僅僅依息過後,董子龍的手掌便重重拍在周雲的身軀上,雖然這隻涌動的雄渾的元力的手掌完全洞穿了周雲的身軀。但是卻沒有任何血跡湧出,周雲的身軀彷彿煙消雲散一般徒然消失。

「哼,看不出你倒有兩把刷子,竟然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躲避了我的攻勢。這道殘影凝聚的速度就連我也未曾看出。」

董子龍眼中難得閃過一絲詫異。他猛然一指點出,一道黑色光芒徒然湧現飛快向著前方的一處平凡的空間轟去。這時候一陣巨大的撞擊聲響起,周雲的身軀緩緩浮現在眾人面前。


硬吃了董子龍的一記轟擊,周雲顯然不太好受。他微微喘著氣眼神充滿了詫異。先前施展了縮地成尺后他便運轉體內的周天虛無萬象經,磅礴的虛空元力暴涌而出將他的身軀緊緊的包裹。原本以為憑藉著這一手能夠暫時隱匿在虛空當中。但是周雲萬萬沒想到董子龍的神識感知同樣敏銳,僅僅數息不到便發現了他的藏身之處。

「看來你的實力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那般強大。原本以為能夠以一己之力滅殺十數化天強者的人,必定是擁有與我一個層次的實力。卻沒想到讓我如此失望。」

董子龍微微搖頭,眼神中充滿了一種俯視螻蟻的感覺。他從周雲微微喘氣的瞬間便判斷出了他的實力。雖然董子龍並不是全力出招,但是依舊毫不留情。然而周雲在危機之下接連施展了縮地成尺后還硬抗了對方的一擊轟擊,這才使得他微微喘氣。卻想到這個細節已經將他的底細暴露了。

雖然自身的實力被董子龍大致判斷出,但是周雲並沒任何的慌張。反而異常的沉著冷靜。他不斷的運轉周天虛無萬象經,體內的元力經過周天十二脈不斷的流轉,最終將起伏波動的氣息平復。此時他雙拳緊握,眼中的殺意逐漸涌動,磅礴的精神力從體內暴涌而出,一股炙熱的黑色火焰互相出現在虛空當中,彷彿一道火焰圍牆一般將他包圍。

在這火牆的包圍下,周雲的氣勢徒然攀升,比之氣更加強大了數倍!

「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周天神羅宮的真正實力,或許隕落在此地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周雲的話音落下,偌大蒼穹中徒然閃耀出一陣耀眼的白光,一座頂天立地的六芒玲瓏塔破空而出,帶著毀天滅地的攻勢轟向董子龍!

… 「轟隆!」

一聲巨大的響聲震動天地,引動了狂暴的空間亂流。霎時間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只見一座頂天立地的六芒玲瓏塔從天而降,帶著毀滅般的攻勢向著下方轟去。

面對實力強大的董子龍,周雲絲毫不敢託大。他動用了體內大半的元力凝聚出這座六芒玲瓏塔,周天虛無萬象經中的本命神通。這座凝聚了濃郁天地能量的高塔彷彿從遠古的仙域中破空而來,帶著一股混沌之氣瀰漫四周。暗黑色的火焰在高大的塔身上灼燒,炙熱的高溫就令的空氣產生了沸騰。刺耳的爆破聲不絕於耳。

這座六芒玲瓏塔是由周雲在虛空當中凝聚而成,趁著先前躲避董子龍的攻勢的那段時間,他趁機借用四周的虛空之力,調用隱匿在虛空當中磅礴的能量。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施展出這道強悍的攻勢。

「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宗的本命神通的威力!」

周雲露出了冰冷的狂笑,隨著他一指點出。六芒玲瓏塔飛快的從天際中降臨,這般速度甚至讓那些實力只有元嬰境的冥魂殿強者捕捉不到痕迹。他們只能看見一道光影閃過,下一刻一股異常磅礴的勁風從他們身邊狠狠刮過,不少人的衣衫瞬間破碎,露出了黝黑的肌膚。

六芒虛空塔的矛頭對準了董子龍。此刻他再也沒有之前的狂妄與自大。雙眸中充滿了濃濃了忌憚,望著這道快若閃電的攻勢,董子龍心頭微沉。他沒想到周雲的反擊如此乾脆利落,這座仙塔內涌動的能量就連他也要為之側目。想要毫髮無損的接下這道攻勢當真談何容易。

然而身為一位實力強大的強者,他的心態調整也是迅速的。董子龍立馬調動體內的元力。這時候一股強悍無比的黑色元力如同瀑布般噴涌而出,強悍的氣勢一瀉萬里。這些肉眼可見的黑色元力在空中凝聚成一條千丈龐大的黑色蛟龍。

黑色蛟龍頭上頂著一根蒼天獨角,厚重的鱗甲覆蓋在它的身軀上,顯得威風凜凜。一張足以將山嶽咬崩的深淵巨口徒然睜開,龐大的氣旋猶如旋風般卷出,漫天烏雲被卷的風起雲湧。一番恐怖的天地變色異景突然發生。

「雖然這座六芒玲瓏塔讓我也感到心驚。但是僅僅憑藉著這一道攻勢就想將我滅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董子龍彷彿恢復了以往的狂妄。他捏掌成拳一拳轟出。這條千丈龐大的黑色巨蟒如同鬼魅般撲向上方,巨大粗壯的蛇信在空中不斷的閃爍,引得虛空一片震動。黑色巨蟒的速度已經超越了眾人視線能夠捕捉的一切。就在眾人沒有反應過來時,一場驚天大碰撞就已經發生了。

千丈龐大的黑色巨蟒扭動著巨大的身軀重重轟擊在六芒玲瓏塔上!

「轟隆!」

一聲巨響猶如巨龍咆哮般震耳欲聾,無盡的黑光與白光如同海浪般席捲四方。這般風捲雲涌的速度已經超越光線的速度。所有修道者臉色徒然驚變,他們感受到這種毀滅性的衝擊波正源源不斷的向他們捲來。眾人生怕被能量衝擊波吞噬,紛紛將自身的速度施展到極限從而退向一邊。

蘭家長老同樣不甘落後,他雙腳重重的踏在虛空之上,身體藉助著這股龐大反衝力量倒飛而出。在他幾經改變飛行方向後終於來到蘭若離與蘇命面前。慌忙之下的蘭家長老用袖袍捲起兩人拚命的逃離。至始至終他的內心都高高懸起,若是一不在意便會被後方的能量衝擊波追上。

「或許他會平安無恙的吧?」

蘭家長老發出了一聲不確定的自語,在他看來周雲能夠施展這種恐怖的攻勢,必定有存活下來的把握。而另一方面他同樣不希望對方隕落,如今周雲是他們的庇護者,若是失去了這個能夠震懾他人的周天神羅宮宗主,他與蘭若離能不能活著見到蘭家的大部隊還是個問題。

「兩位放心,我能感覺到師父的氣息依然存在。我們只需要保護好自身的安危,不要拖累他就是萬幸了。」

蘇命向著兩人叮囑道,他明白他們三人當今尷尬的處境,就是屬於沒用的醬油瓶。那種層次的鬥法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若是貿然被捲入其中,恐怕不用董子龍出手,僅僅一道能量餘波就會將他們三人震死。

「但願周前輩能夠戰勝那位冥魂殿分殿主。」

蘭若離的聲音細如清水,帶著一絲急切的擔憂。若是周雲死了她們的處境就會變成絕境。

天穹上狂暴的能量衝擊仍然在僵持,磅礴的光影將兩人的身影淹沒。從外界看來兩人都是處於生死未卜的狀態,若非蘇命能夠感應到周雲的氣息,恐怕他們也以為對方隕落了。

冥魂殿的人臉色陰沉,他們對於董子龍的狀況並不知情,但是後者長期建立的威信告訴他們絕不可能就這樣隕落。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期盼董子龍的身影再度出現。

現場的氣氛詭異的僵持,時間緩緩的流逝。數百息過後,天穹上的能量光團終於出現了消散的跡象,這時候一道身影隱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那道身影身上,當他們認出了此人是董子龍后,冥魂殿那邊的修道者爆發出了一陣驚天的歡呼聲。顯然在這場神通對決當中董子龍徹底勝出,而周雲則被狂暴的能量淹沒了。

董子龍身上的衣衫雖然破碎不堪,並且體內的元力漂浮不定。但是他的雙目卻是眸光懾人,雖然受到了創傷但是卻沒有到致命的程度。只見他目光怨毒的望著前方,眸中瘋狂的殺意涌動。這一次若非他依仗著自己元力雄渾,硬生生爆發出體內的所有元力,絕不可能這麼輕鬆的勝出。即便不死也會受到致命的重傷。

然而如今雖然並不大礙,但是他心中的危機感仍未放下,他警惕的凝視前方殘缺的能量光影,內心依稀感覺到周雲並沒有死去!

… 雖然董子龍的身影率先出現,但是他本人卻沒有感到任何輕鬆,內心的警惕感反而變得更加強烈。

反觀冥魂殿的諸多修道者則一副歡天喜地的樣子,他們爆發出一陣巨大的歡呼聲。同時望向蘭若離三人的目光中帶著一種深入骨髓的冰冷。在他們看來周雲已經徹底的死去了,至於他們三人除了蘭家長老稍有威脅力外,蘭若離以及蘇命完全是不堪一擊。

「真是不知好歹,膽敢挑釁我們冥魂殿的威嚴就是這樣的下場。」

「就憑你們這般蝦兵蟹將也敢挑釁我們冥魂殿,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既然你們的宗主已經死去了,接下了就輪到你們了。放心,我們會讓你們嘗試到生不如死的滋味的。」

這時候一道道冰冷的嗤笑聲徹底響起,這些笑聲中帶著冰冷無情的嘲諷以及滔天的殺意。在冥魂殿的修道者看來,蘇命三人已經如同死人一般,在絕對實力面前只有死路一條。

蘇命憤怒的緊握雙拳,試圖凌厲的反擊的。但是最終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他強忍住心中的暴怒目光鎮定的掃視冥魂殿眾人。他發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殺盡所有冥魂殿人,將這個邪-惡的宗門滅亡。

就連一向被家族內視為掌上珍寶的蘭若離也受不了這種冷嘲熱諷,若非如今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她寧可拼得隕落的下場也不願意被對方俘虜作為階階下囚苟且偷生。

董子龍對於下方的一舉一動置之不理,此刻他的心思全部集中在前方那片正在緩緩消散的光影當中。他內心產生的那種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以及與連他的本能的警惕感也被引發。他總感覺前方醞釀著一道兇悍的攻勢,這道攻勢或許比先前的六芒玲瓏塔更加強大。

「我知道你沒死,現身吧,不要像過街老鼠一般躲躲藏藏。」

事到如今董子龍終於確認了周雲並沒有死去,他的聲音猶如天雷般滾滾流動,整片蒼穹都能清晰可聞。

「什麼,董殿主剛才說那個人並沒有死去?這怎麼可能!」

冥魂殿的人目瞪口呆的大聲驚呼,他們深深感受到那道能量風暴的恐怖,就連以往在他們心中高高在上,向來是無敵形象的分殿主董子龍都受到了不小的創傷,對方怎麼可能才能活下去。

「不愧是董殿主,果然瞞不過你。只不過我要好好感謝你,你再一次給我凝聚神通的機會。哥還真的不得不為你點個贊!」

周雲的聲音猶如鬼魅般突然從能量光影中傳出。蘇命三人驚喜的抬頭,卻聽見轟隆一聲后所有能量光影在頃刻間煙消雲散,一道身穿白袍的消瘦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正是周雲。

雖然如今周雲形象極其狼狽,上半身的衣衫幾乎完全破損。體內的氣息虛浮不定,肌膚的表面出現了眾多讓人心生膽寒的裂痕,猩紅的鮮血從中不斷滲透,使得周雲看上去多出了一分猙獰的感覺。

現在那股能量衝擊波中他受到了重大的創傷,若非周天虛無萬象經的玄妙性,能夠使得自身與四周的虛空相融合。周雲憑藉這一手段將大部分的能量風暴衝擊躲避,但是由於他的實力並沒有董子龍這般強大,所以即便躲避了大量的能量衝擊,依舊受到了重大的創傷。

更重要的是,他憑藉著這段隱匿在虛空當中的時間,再一次凝聚出了一道驚世駭俗的神通,五靈屠魂陣!

如果說六芒玲瓏塔是他創立周天虛無萬象經后領悟出的神通,那麼五靈屠魂陣就是創立至尊神獸篇后參悟出的一招更為強大的神通。這種神通是他不斷參悟護山虛空大陣所領悟的一招,具有極其龐大的毀滅能量。

「身受重傷依然氣度不凡,不得不說你是本座見過心性最為堅韌的人。只不過很可惜你的下場到此為止了。」

董子龍冷笑一聲彷彿對周雲先前的話語置之不理。在他看來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就連體內的氣息也變的虛浮不定,更何從去凝聚新的神通。正當他身影暴掠而出將要對周雲展開雷霆一擊時,內心那股強烈的危機感再度浮現了。

「糟糕了,事情有變!」

董子龍面色驚變,他的身影已經暴掠而出,距離周雲只不過幾十米遠。可以說若是他再前進一步展開凌厲的攻勢,便可以輕易奪走多方的性命。然而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卻令他的腳步不得不停下,反而狼狽的掉頭逃亡。

「現在才發現晚了,今日就讓這偌大的落日平原成為你的葬身之地吧。」

周雲冷笑一聲雙手猛然合十,這一剎那他四周的空間彷彿撕裂了一般,五道光芒快速的射出。與此同時他的腳下出現了一道道由飄渺虛無的白色元力凝聚成的陣紋,這些陣紋化作一道巨大的棋盤落在他的腳下。五道顏色各異的亮光閃耀在董子龍的身旁,隨著周雲的一指點出,這五道亮光化作五隻氣勢磅礴的至尊神獸,威震天地。

「五靈屠魂陣!」

隨著周雲的一聲大喝,青龍、朱雀、白虎、玄武以及麒麟神獸都齊齊現身。五道以往只存在於傳說當中的虛影同時降臨在天武世界,一股無法形容的至尊威壓如同狂風暴雨般猛烈擴散。四周的虛空急速震蕩,蒼穹寰宇不斷的扭曲,一股詭異的末日景象。

「怎麼可能,你竟然能夠將至尊五神獸的虛影同時召喚!」

董子龍雙目徒然睜大,他終於明白內心那股強烈危機感的源頭,正是這五道威震天地的神獸虛影。此刻他由於一時的震驚竟然被強大的威壓定住的暴退的身影。雖然在片刻后董子龍的心境便重新恢復平靜,但是僅僅這短暫的瞬間,他已經失去最好的逃亡時機。

周雲當然不會輕易讓董子龍逃亡,他猛然一指點出,五隻神獸齊齊發出驚天-怒吼。它們在眾人驚惶的目光下向著董子龍鎮壓而去!

… 騰雲駕霧的青龍、浴火重生的朱雀、威風凜凜的白虎、穩如泰山的玄武以及祥瑞聖潔的麒麟!

五大至尊神獸沐浴在神聖的光芒中,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恐怖攻勢向著董子龍轟去,從它們身上傳出的至尊威壓已經凝成了實質,彷彿一層粘稠的液體與空氣中的水分融合形成了一副傾盆大雨的場景。

眾人任由雨水打在身上卻感覺一種重如泰山的強大威壓,他們目瞪口呆的抬頭仰望天空,心頭皆掀起了軒然大波。無論如何他們也想不到周雲的神通竟然具有這般神通廣大的威力,能夠引起天地異變。這種以一己之力影響方圓數百里內的天氣是他們第一次親眼所見。

此時董子龍已經徹底方寸大亂,那種強烈的威壓已經深入骨髓,引起了他內心的強烈震動。董子龍雙目大睜彷彿牛眼一般,不可思議的喃喃道:「不可能,僅僅憑藉你這的實力絕不可能凝聚出這樣的攻勢!」

話雖如此董子龍的神經卻像彈弓一般緊繃,五靈屠魂陣的威力已經遠遠出乎他的意料,讓他絲毫不敢託大。董子龍內心十分清楚若是稍有失誤便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這一次真正與生死攸關!

眼看著五大神獸的虛影越來越靠近,董子龍臉色青筋暴涌變得異常猙獰。這一刻藏於心底的狂暴殺戮完全被激發,董子一步踏出,渾身上下的元力如同深海汪洋般轟然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這股異常磅礴的元力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千丈龐大的黑色元力洪流,所到之處空氣中的水分統統蒸發被吸入洪流當中。隨著四周的水分源源不斷的湧入,這道龐大的元力洪流達到了飽和的狀態,仿若厚重的城牆一般密不透風。

「黑城天鎮!」

董子龍雙目通紅的怒喝一聲,那道千丈龐大的元力洪流彷彿具有靈性一般向著他四周迅速靠攏。這些滾滾流動的元力搶在五大至尊神獸的虛影之齊納來到了董子龍的身邊。僅僅片刻的時間,所有元力洪流在他身邊化作一道穩如磐石的城堡。

這座城堡的體積並不大,僅有幾十丈的範圍。但是城堡上黑光閃爍的表面有著無數道黑色紋路緩緩流動,這些紋路彷彿具有魔性一般散發出一股奇異的能量。若是從遠處看上去便會赫然發現所有紋路恰到好處的化作一隻黑色的骷髏,骷髏陰森恐怖讓人情不自禁的毛骨悚然。

「沒想到董殿主竟然被逼到這種程度,黑城天鎮可是我們冥魂殿中也稱得上小有名氣的防禦神通。」

那十數名在遠方躲避能量風暴的冥魂殿強者皆震驚的望著那座堅不可摧的城堡,他們萬萬沒想到董子龍會使出黑城天鎮。這也讓他們看向周雲的目光宗帶著一陣忌憚。

「即便你躲在黑城堡里本宗也要將你轟趴下,給我破!」

周雲眉頭緊皺的怒喝一聲,以他的眼裡自然能夠看出黑色城堡內流動的恐怖元力。五靈屠魂陣是他最大的底牌,若是連這招都無法鎮壓董子龍,那麼今日最壞的打算就是帶著蘇命三人逃之夭夭。

在周雲話音落下的下一刻,驚天的碰撞爆發,五大至尊神獸虛影在眾目睽睽之下轟擊在黑色城堡上。虛空當即被震出了無數道肉眼可見的波紋。四周的空間憑空坍塌,漆黑的空間亂流不斷的流動。整個這一片的天地能量已經紊亂,漫天烏雲捲動遮天蔽日。

地面以神通碰撞為中心,裂出了數百道觸目驚心的龐大裂痕。整個落日平原變得一副飛沙走石,地動山搖的恐怖景象。而在四周觀戰的冥魂殿強者以及蘇命四人迅速向遠方逃去,生怕被這種恐怖的能量衝擊捲入其中。這種程度的神通對決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彷彿天威般狠狠的震懾他們的心頭。

咚!咚!咚!

一聲又比一聲高的能量碰撞聲傳出,引起了一陣刺耳的轟鳴聲。周雲上次吃了大虧后,這次懂得分寸。在五大神獸虛影轟擊在黑色城堡的那一刻便施展縮地成尺向著上方進行空間挪移。他明白五靈屠魂陣的威力,若是被捲入其中恐怕他會當場隕落在落日平原。

「希望這一次能夠將你徹底滅殺,董子龍!」

周雲眼神猶如尖刀般鋒利,他雙拳緊握緊張的望著下方的能量風暴。可以說這次神通碰撞間接決定了他們的命運,因為施展了五靈屠魂陣后他體內的元力已經接近枯竭,只剩下逃亡的力氣。若是董子龍抗下這道攻勢,他們將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時間一分一秒的緩緩流逝,董子龍的生死牽動了眾人的心神。他們透過細微的空間裂縫依稀看到了黑色城堡被不斷的侵襲,原本堅固如泰山的城牆已經分崩析離,就連藏在其中的董子龍的身影也能模糊的看見。

「糟糕,莫非董殿主抗不下這道攻勢了。」

看到黑色城堡被摧毀,冥魂殿的人面如死灰。他們提心弔膽望著站立在天穹上的周雲,重重的咽下了一口唾液。若是董子龍死去了,他們可沒有把握對付這個可怕的殺神。

然而僅僅十數息后,冥魂殿的人便將這種擔憂拋之腦後。他們驚喜的發現一股百丈龐大的黑色旋風拔地而起,霎時間所有能量風暴被卷的煙消雲散。而殘缺的黑色城堡也出現在眾人面前。

如今的黑色城堡已經破碎不堪,頂上的城牆幾乎消失殆盡。董子龍渾身是血的站立在城堡中,他的氣息雖然萎靡不振,但是在眾人看來依然極度強大。他成功抗下了五靈屠魂陣並沒有死去!

董子龍強行穩住身形,一雙充滿了驚天殺意的雙目停留在周雲身上,冰冷無情的聲音傳出:「竟然將我逼到這種程度,今日本座必定將你碎屍萬段!」

周雲望著接近瘋狂的董子龍,臉色他徒然驚變。此刻他的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亡!

… 「今日本座必定將你碎屍萬段!」

董子龍的聲音冷若冰霜,蘊含了無與倫比的驚天殺意。


「糟糕,要趕緊逃,否則今日此處便是我等的隕落之地。」

周雲感受一股驚人的殺意迎面撲來,感覺到自身猶如被遠古凶獸叮住一般渾身汗毛倒立。此刻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趕緊帶著蘇命逃之夭夭,天知道一個發瘋的強者會做出怎樣喪心病狂的事情。

不等董子龍動身,周雲便接連施展縮地成尺來到了蘇命身邊。他袖袍揮動捲起尚在愣神當中的蘇命向著遠處的天際飛去。在這般生死攸關的時刻他甚至顧不上蘭若離的安危,身形如箭飛快的向遠方逃去。

「若是讓你輕易的逃了本座也不配當上分殿殿主。」

董子龍望著周雲狼狽逃亡的背影,腦海中重新恢復了幾分理智。他戲謔望著漸行漸遠的師徒二人,一步踏出身影竟然駭然的消失了。下一刻,只見周雲身後不遠處的空間一陣扭曲,董子龍的身影再度浮現,這時候他與周雲師父的距離僅有數十丈不到。

「該死的他的身法竟然這麼快!」

周雲光華的額頭上滴落數滴冷汗,原本以為趁著董子龍陷入瘋狂的這段短暫時間內能夠拉開一段距離,卻萬萬沒想到陷入瘋狂狀態的董子身法速度同樣驚人,僅僅一次空間挪移便快要追上他。若是照這樣情形下去,恐怕下一次空間挪移董子龍便會出現在他們身前。

下方的蘭若離幽怨的看著周雲師徒離去的背影,只能無奈的嘆氣。她明白雖然冥魂殿對她們帶有敵視,但是真正的目標卻是周雲師徒。她並不責怪對面將她拋下,反而十分了解周雲的立場。再說這段時間內周雲也的確履行承諾盡心盡責的庇佑她的安危。蘭若離望著伺機而動的眾多冥魂殿強者,清澈的美眸不斷的閃爍著光芒,內心同時在算計逃亡的路線。

另一邊,周雲眉頭高高掛起。他們師徒二人如今距離鬼門關只有一線之差,若不能在短時間內甩開董子龍的話。師徒兩人都會命喪黃泉,面對一個瘋狂的分殿主他們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哥不該命絕於此,想要滅殺我們你也得付出代價。」

周雲雙目通紅徹底陷入瘋狂中,他反手一揚龍炎血刃出現在手中。周雲舉起龍炎血刃高高劈下,一道百丈的黑色火龍憑空出現,張牙舞爪的撲向董子龍,試圖延緩他前進的腳步。

然而看似威武不凡的黑暗火龍在瘋狂的董子龍面前宛若白紙般脆弱,他僅僅捏出一道拳印便將這道火龍轟破。霎時間狂暴的火焰四處涌動,趁著這個機會周雲雙眸內異相浮現,再次施展縮地成尺。以此同時,他的的腳底下璀璨的金光涌動,強悍的金翅大鵬之力蕩漾而出。在縮地成尺以及金鵬急速的雙重挪移下,周雲的身影瞬間浮現在百丈開外,再次與董子龍拉開一段距離。

「真是狡猾的傢伙,僅憑這種雕蟲小技就想逃出我的手掌心,真是異想天開。」


董子龍冷笑一聲,他望著數百丈開外的周雲並沒有絲毫焦慮,彷彿一切盡在掌控當中。下一刻他的雙手不斷的結印,體內湧出磅礴的元力,雖然他這種釜底抽薪的做法加速的傷口的崩壞。但是董子龍卻一點都不在乎,如今他的腦海被狂怒佔據了大半,只要能立馬擒下周雲將他擊斃,就算付出一點代價也是值得的。

這些磅礴的元力在董子龍面前化作一雙巨大的黑手。黑手上黑色的紋路密布,隨著董子龍的手掌緊握,這雙黑色大手彷彿具有天生神力一般,蠻橫的撕裂空間硬生生開闢出一處空間通道。董子龍嘴角掀起一道邪笑毅然踏出空間通道中。

「糟糕,沒想到他竟然能夠憑藉著自身的元力硬生生的開闢出空間通道,能當上分殿主的人果然不容小覷。」

周雲面色驚變,他能夠感覺到一道強悍的奇襲者正在虛空內飛快的接近。這一次他那雙通紅的雙目同樣湧上了一絲瘋狂,周雲雙手不斷的結印,同時冰冷的聲音傳出:「周天虛無萬象經的本質便是修行空間大道,雖然我的實力並沒有你那般強悍,但是同樣能夠憑藉鎮宗功法開闢虛空通道,只不過我要付出的代價卻是沉重的!」

周雲咬緊牙關,將體內的所有元力抽出。最終在董子龍破開空間之前,他手中的術印也凝結成功。此時周雲仰天突出一大口精血,氣息便的萎靡不振,幾乎處於風雨飄搖的地步。然而這種損害自身氣血的方式卻是有回報的,就在身後空間即將裂開的一瞬間,周雲面前的空間也同樣狂暴的撕裂,一道細小的空間裂縫隨之出現!

「砰!」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周雲身後的空間徒然破碎。殺意涌動的董子龍出現了。他看見周雲竟然也開闢出空間通道的同時雙目湧上了一道不可思議的神色。但是這種變化一消即逝,他那雙緊握的雙拳狠狠的轟出,一道可以將化天巔峰強者秒殺的勁風呼嘯而出,試圖將周雲絞殺。

此時周雲的身軀已經完全沒入空間通道內,他的嘴角溢出鮮血,目光怨毒的望著董子龍。在他面前那道空間之門正在緩緩閉合,就在董子龍轟出的拳風即將迎面轟中時,空間大門也正好完全閉合。使得拳風轟擊在屏蔽的空間上,震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

雖然周雲師徒已經消失在虛空當中,但是最後一刻他的聲音還是從中傳出了。

「董子龍,本宗發誓下次見面必定親自將你手刃,以報今日落日平原的恥辱!」

這道聲音猶如風暴一般飛快在這片空間內傳出,驚天的殺意滾滾流動。無論蘭若離還是冥魂殿的人聽到這道聲音后都感到毛骨悚然,他們似乎看到一頭遠古凶獸的覺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