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騷亂不斷,在秦寧嚴厲的高壓態勢下,騷亂不斷被制止,而深淵帝國也在這中騷亂和制止當中漸漸都納入到秦軍的管轄範圍內。

秦寧對於人命,還是有著深深的憐憫的。但從長久來看,這種小的騷亂又恰恰是秦軍希望看到的。因為小型的騷亂會使人心惶惶,只要有西戎戰統領的偽軍在。是絕對威脅不到秦軍的。

再說,秦寧縱然有心去管,但也有些鞭長莫及的無力感。所有的地盤要都像藍星帝國內的治安,需要的兵力在百萬數量級。秦軍無論如何也是抽不出這麼多的兵力,索性就睜一眼閉一眼讓西戎戰和陸凌兩個折騰吧。

深淵帝國的事情,就差最後一步了,只要斬殺了夜蘭王二皇子幾個名義上的領袖。深淵帝國就再也興不起大的風浪了。

秦寧已經無需在考慮更多的事情,他的目光,集中到了西戎破所說的天耀之城上面。

關於天耀之城,西戎戰和西戎破都曾聽說過,也都只知道天耀之城是孔三爺帶著夜蘭王幾個首領加上他們隨身攜帶的四十萬軍隊過去修建的。

這幾個首領還有他們手下的四十萬軍隊,倒沒被秦寧放在眼裡,可秦寧非常忌憚孔三爺幾人能夠充分利用這些人。

靈圖城一戰,孔三爺的勇士之輝超級法寶。可是讓秦軍犧牲了十幾萬的戰士。如果孔三爺還有其他的手段把這些武裝起來,還真的不敢小覷這股力量。

西戎戰兄弟大體知道天耀之城的方位,就是深淵帝國極西的靠近海邊的位置。具體在哪裡,還都是一個未知數。

秦寧在往西的方向上,撒出了無數的偵查人員,可這些偵查人員彙報上來的情況,卻是讓秦寧倍感疑惑。

所有的偵查人員幾乎是一樣的彙報結果。在通往西邊大海的方向上,沒有發現任何的大型建築,非但如此,連一個正常的軍事人員都沒有看見過。

有的偵查人員已經跑到了海邊,迂迴偵查好大一個圈子,但還是一無所獲。孔三爺幾個還有那四十萬大軍,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沒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顯示這些人出現在這一區域。

這個情況,讓秦寧萬分警覺。可怕的永遠不是看得見的強敵,而是隱藏起來的隨時能夠咬你一口的敵人。

秦寧命令所有的偵查人員全部撤回。秦寧自己帶著二十名半步元嬰大隊的成員親自去偵察那一片區域。

深淵帝國的極西邊塞。有一座破落的城池,叫做西陲鎮。這個名稱怎麼看,也跟地名大不相符。

說是一個鎮吧,西陲鎮方圓幾百里都是它的管轄範圍。可地域如此之大。其中的人口卻不足萬人。加上駐軍的五千人,這裡不足兩萬。實打實一個小鎮規模的樣子。

穿過了西陲鎮,就是廣袤無垠的蠻荒之地。這地方秦寧曾經來過,雖然是在空中飛行去刺劍峰,但這個地方給秦寧的印象還是很深的。

在人們通常的印象里,荒蠻之地應該是草木茂盛,妖獸縱橫其間,或者是千里赤地,什麼生命都沒有。

可這裡跟別的地方都不一樣,山明水秀,頗有世外桃源一樣的氣息。只不過這裡離深淵帝國的內部實在太遙遠,沒有人類居住的必要用品能夠提供,所以這裡就一直荒涼下去。

從西陲鎮一直往西走,哪裡有什麼東西,秦寧基本上是心裡有譜的。秦寧雖然沒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但走過一遍的地方,基本上能夠記個大概。

一點點朝海邊走,沿途之上沒有設么特別的東西能夠引起秦寧的注意。也就是說,這裡沒有發生過什麼,沒有進行過大規模的改動。

甚至,連大規模人群路過的痕迹都沒有!

這就奇怪了,孔三爺五人,可是帶著四十萬大軍路過這裡啊,就算是沒有建築,這裡總該留下點那麼多人經過的痕迹吧?要知道,四十萬人,一路踩過去,那可是會形成一條堅硬無比的路面啊。

現在,所有的草木依然保持著原來的樣子,好像根本就沒人經過一樣。這麼多的人,難道是人間蒸發了?要不然,這裡的景象怎麼也不符合知道的情報啊。

一路前行二百多里,秦寧都已經看到了海灘了,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秦寧停了下來,仔細觀察周圍,不禁陷入到了沉思當中。

難道是西戎戰兄弟的情報有誤?應該不會啊,他們可是在孔三爺身邊親耳聽到的消息,這點是不用懷疑的。哪怕是他們兄弟有詐,也應該把人帶到陷阱中,而不至於帶到這樣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吧?

難道是孔三爺故布疑陣?故意說出這樣一個不靠譜的消息,知道西戎戰兄弟必然會投降,來誤導秦軍的視線么?

也不會!孔三爺既然帶著夜蘭王幾個首領,那就是說孔三爺還有底牌翻盤,斷然不會用假話來忽悠夜蘭王幾個首領的。

如果被人識破是謊言,那麼這些人對孔三爺的信任勢必會驟然跌到冰點,這對於孔三爺用人來說,是個天大的忌諱。

這樣一想,孔三爺那些人應該就在附近,可為什麼就是偵查不到呢?

難道是隱藏陣法?秦寧想到這裡,不禁皺起了眉頭。以孔三爺的底蘊,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秦寧可是陣法的大師,就算是孔三爺布下了一個秦寧都無法破解的陣法,秦寧破不了但不代表秦寧發現不了啊。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秦寧帶著二十名半步元嬰大隊成員沿著這片區域往來穿插了幾回,在這個過程中,秦寧釋放出自己的神識,希望通過神識探查來發現一點端倪,可繞了好幾圈,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

秦寧一咬牙,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一個藥瓶,從裡面倒出了一些銀白色的粉末狀物質。

這可是秦寧的心肝寶貝,這種煉金產品被秦寧命名為顯影粉,它本身是以咫尺天涯大陣中上古的陣法基石的粉末為主要原料,再加上特殊的煉金材料煉製完成,顯影粉有一種極其特殊的功能,就是能夠在撒出的同時,自動去探詢所有的陣法基石。

也就是說,所有的陣法,都會在顯影粉之下無所遁形!

在煉製顯影粉的時候,秦寧消耗了大量的心血不說,咫尺天涯大陣的陣法基石,卻是不能夠破壞得太厲害,否則咫尺天涯大陣就再也無法擺出了。因而秦寧對於這些顯影粉金貴得很,一直不捨得用,因為用了就沒了。

今天,秦寧不得不把這顯影粉拿出來,偵測周圍到底有沒有高手布下的不被察覺的特殊陣法。

顯影粉被倒在了秦寧的手中,看著這些寶貝粉末,秦寧一狠心,手往空中一揚,顯影粉頓時消散在半空之中。

這些顯影粉的顆粒極小,在空中被空氣攪散,馬上就不見了蹤影。

半步元嬰大隊的成員面面相覷,真不知道秦寧這一手是想幹什麼。

過了半天,半步元嬰大隊成員見秦寧雙眼緊盯著四周,小隊長忍不住問道:「陛下,您這是幹什麼?如果有事情要辦,您完全可以交代給我們啊。」

秦寧猛的瞪大雙眼,手指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緊接著,秦寧小心翼翼朝一個方向躡手躡腳走了過去。

這個舉動,更讓隊員們疑惑了。在他們的眼裡,周圍根本就沒有什麼,為什麼皇帝陛下會這樣謹慎小心?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令隊員們更加驚奇的是,秦寧忽然蹲下,然後趴在了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面前的一棵小草。

隊員們紛紛圍了上來,在秦寧的周圍做好警戒后,小隊長也把眼睛盯向了秦寧看著的小草。

看了半天,也沒發現這棵小草有什麼異常,但看秦寧,卻是一臉的興奮!

秦寧悄悄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根繩子,輕輕一扯,拽下了一節繩頭,然後小心翼翼把這棵小草標記上,然後囑咐半步元嬰大隊的隊員們,不要碰做了記號的這棵小草。

然後秦寧站起身,默默計算了一下方位,朝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未完待續~^~) 半步元嬰大隊的成員有些傻眼了,真搞不清秦寧這是想幹什麼,因為在他們的眼裡,秦寧所觀察的東西,無論他們怎麼看,都是跟周圍的一切沒有任何的差別!

另外,秦寧對這些小草未免也太溫柔了,他伸向小草的手就像是抓一條機警無比的魚兒一樣,把手放到小草的身上,也不敢用絲毫的力道,連撫摸都算不上。

就這樣,秦寧一直兜圈子查看了無數的小草,才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了一抹十分凝重的神色。

半步元嬰小隊隊長等的時間太長,忍不住問道:「陛下,您這是怎麼了?有什麼問題么?需要我們做什麼?」

秦寧這才回過神來,沖著隊長凝重說道:「我們恐怕是遇上大麻煩了,如果我們猜錯的話,我們應該是碰上了一座超級詭異的陣法。」

「什麼?」小隊長頓時驚呆了,他知道,秦寧在秦軍的心目中,永遠是勇者無畏的那種存在,在秦寧的眼裡,根本就沒有什麼麻煩這一詞,只要是秦寧說了,那這個麻煩就真是個麻煩。

想到這裡,小隊長一揮手,大聲喝道:「保護陛下!」

呼啦,二十名半步元嬰小隊成員把秦寧團團圍在垓心,向周圍做著警戒的隊形。

秦寧啞然笑道:「別緊張別緊張,是我的用詞有些不當。我所說的大麻煩,不是我們遇到了危險,而是我們碰到的情況不好解決。大家不用這樣,放鬆放鬆。」

說完。秦寧帶著這些隊員往東面的西陲鎮撤去,掏出通訊器材,聯絡上了後方的人員。秦寧讓妖族的軍團先過來,並帶上冰火龍王火瞳兩世猽和冰獴之王。

同時。秦寧命令陸凌和穆雄天各帶三十萬秦軍,攜帶所有的重武器開進西陲鎮,但行軍序列在妖族大軍之後。

下完命令,秦寧就帶著半步元嬰小隊在西陲鎮等候。

過了一天。妖族軍團率先趕來,秦寧馬上把金角牛王叫到一邊。

「牛大哥,這回恐怕需要妖族兄弟的努力,才能夠有所建樹了。」秦寧沒有轉彎抹角,直接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金角牛王笑道:「兄弟,妖族這回雖說只來了這些人,可基本上全是妖族的精英。妖皇陛下也交代過了,無論兄弟你有任何的要求。妖族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幫助。如果有必要,只要我傳回去一個消息,還有源源不斷的援軍會過來。」

秦寧連忙擺手道:「這個就不必要了,現在的人手夠了,但要過眼前的這個難關,還必須是要藉助妖族兄弟的特殊能力才行。」

金角牛王微微一怔道:「兄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特殊能力?能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么?」

秦寧凝重說道:「牛大哥。天界降臨之人帶著一些特殊的東西降臨到修真大陸,其目的就是幹掉我和整個的藍星族人。這些東西,對於修真大陸的所有人類來說,有著巨大的迷惑性,即便是元嬰期的高手,都會被迷惑住,但對於你們妖族來說,則影響不是那麼大。」

金角牛王聽了不覺一驚:「什麼?居然這麼邪門?兄弟,難道你也不能對付么?」

秦寧長嘆一聲說道:「我倒是能夠識破,也能夠從中全身而退。但要想破解。以我一人之力也不是不可以,可消耗太大,我還要對付幾個十分厲害的天界降臨之人,所以就只能向牛大哥求援了。」

金角牛王一拍大手說道:「兄弟。你這話就見外了,什麼求援不求援的。你用到大哥是你看得起大哥。說罷,你要大哥怎麼做?」

秦寧帶著感激的神情說道:「大哥,孔三爺布下了一個奪天地造化之法的大陣,名喚海市蜃樓。這海市蜃樓大哥想必聽說過,是虛幻的東西。可這座大陣的厲害之處就在於能把一些機關陷阱植入虛幻的景象當中。只要是被虛幻的景象迷惑住,就一定會被算計到,厲害無比啊。」

說起來,還真是有些僥倖。如果西戎戰兄弟沒有告訴秦寧夜蘭王幾個的下落,秦寧還真的就未必能夠這麼上心來尋找,即便是為了找夜蘭王這幾個人的下落,也不會這樣細心。搞不好,還真的被矇混過去了。

秦寧遍尋不到這些人的下落,就懷疑孔三爺用什麼特殊的方法把這些人隱藏起來了。於是秦寧就把自己壓箱底的顯影粉給祭出來,看看是不是孔三爺用了什麼陣法。

這一試之下,把秦寧也給震驚了,孔三爺竟然用的是海市蜃樓!

秦寧所看到的跟以前看到的一模一樣的大草地,就是海市蜃樓的一部分。

孔三爺高明之處就在於用那些天然的小草作為陣法基石,他只要把一種特殊的微量的煉金產品植入小草當中,就形成了一個能夠隱藏十分龐大的物體的海市蜃樓影像。

秦寧甚至可以斷定,西戎戰兄弟提供的情報是正確的,那個什麼天耀之城,有可能就隱藏在海市蜃樓之下。

就孔三爺的手段而言,已經超出了宗師級別的手段,因為海市蜃樓固然能夠隱藏天耀之城,可卻無法讓秦寧用神識探查不到。

也就是說,在海市蜃樓的深層次層面,應該還有一個隱藏氣息的陣法,連秦寧都無法探查的超級大陣!只有連續攻破這兩道妨礙,天耀之城才可能顯露出本來的面目。

就這樣連環的設計,已經超出了脈穴迷宮,滅靈攝體花石林還有絲焰孽爐的組合。

這樣的超級大陣,秦寧能夠研究出破解的方法,但憑藉秦寧的一人之力,是無法完成破解的。而且因為海市蜃樓的超迷幻特點,哪怕是把半步元嬰大隊全調上去,都沒有十足的把握。

可這世界就是這麼奇怪,用修為高深的修者沒有用處,但是有著特殊感覺的妖族,卻是能夠勝任這一角色。於是秦寧就向金角牛王提出,讓妖族過來幫忙。

金角牛王聽了,哈哈大笑道:「兄弟,我還擔心我們軍團來了幫不上忙呢。能夠用到我們確實是讓我們高興的事情。兄弟,我們妖族雖然比不上人類這麼有智慧,但錦上添花這樣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屑為之的,能夠雪中送炭,也算是為兄弟你排憂解難了。」

秦寧大喜,讓金角牛王把妖族的軍團分八隊準備好,妖族四大天王每個率領一隊,另外,冰火龍王帥一隊,冰獴之王帥一隊,火瞳兩世猽帥一隊,秦寧自己帥一隊,向那片發現陣法基石的草地靠了過去。

海市蜃樓這座大陣,對於修真者或者說是人類的的各種感官欺騙性是最大的。無論是誰,哪怕是秦寧,過來的時候都沒有發覺到異常。可這些妖族軍團過來,可以明顯但覺到周圍的異常,有些妖族軍團的戰士甚至已經寧神戒備了。

秦寧不得不感嘆造物主的神奇,看來還真是眾生平等,人類或許有智慧,可妖族卻是有著異於常人的本能的直覺。常人也不是沒有直覺,只不過因為日常中太多依賴感官,直覺就慢慢退化了。

甚至連秦寧這樣的有著敏銳直覺的人,都會遇到事情第一時間依靠感官,而不是直覺。

有些東西,或許能夠欺騙感官,但絕對欺騙不了那種直覺。


到了近前,秦寧示意妖族軍團停下,自己小心翼翼上前,尋找到了一個被顯影粉標記的小草。

這株小草,看上去跟別的小草沒有區別,只有在秦寧的眼裡,才能夠發現一點異樣。在小草的葉尖上,有那麼一點銀白色的亮芒,這是顯影粉粘上去顯現出來的。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點露水在上面閃閃發光呢。

秦寧示意所有人小心,自己則是慢慢伸向了小草的根部。

猛地,秦寧一使勁,想要把小草拔出來。但沒成想,這根看上去無比纖弱的小草,竟然猶如萬斤巨石一般沉穩。

啵啵啵……

幾聲輕響之後,秦寧就覺得從手上傳來陣陣的刺痛。


低頭一看,纖弱的小草頓時換了一幅模樣,在它的身上,跳躍出無數纖細的銀芒。這些銀芒正往秦寧手中扎刺。

吼!秦寧一身怒吼,強忍著手上傳來的刺痛,使出全身的力氣,把這株小草給拔了出來。

轟!秦寧拔出的小草彷彿不是一棵小草,而是打開了一道地獄之門。火紅的岩漿從小草的根部衝天而起,周圍的景緻大變,明媚的春光剎那間變成了人間煉獄一般。

到處都是緩緩流動的岩漿,秦寧和妖族軍團眨眼間就被緩緩流動的岩漿給包圍住!

「冰獴之王,冰火龍王,看你們的了!」秦寧大吼道。

「沒問題!特么的,哥是什麼人?那可是見過了大場面的,就這點小菜,還不夠哥塞牙縫的。」

冰火龍王不管幹什麼,先牛掰一頓再說。它和冰獴之王雙雙發力,噴出一道道寒氣,把這些緩緩流動的岩漿瞬間冰凍成了一塊塊無比堅硬的岩石。(未完待續~^~) 「大家趕快跳上岩石,綠毒風豹,看見岩漿中銀灰色的亮點沒有?馬上過去把那個亮點給我拿來!」到了這個時候,秦寧也就不客氣了,反正白兒已經跟秦寧說好了,一切就按照自己的軍隊指揮,妖族成員是無人敢於反抗命令的。

綠毒風豹一聲低吼,整個身體往下一伏,巨大的尾巴稍稍搖晃了幾下,嗷的一聲巨吼,奔著岩漿中的一個銀灰色的亮點沖了過去。

因為速度奇快,綠毒風豹的腳掌雖然踩到了滾燙的岩漿,可因為接觸的時間極短,岩漿根本就對綠毒風豹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

相反的,在綠毒風豹飛奔的一路上,岩漿被綠毒風豹撩起了串串的岩漿,好像是一串火花般絢爛,煞是好看。

妖族天王們齊聲喝彩,大聲為綠毒風豹加油鼓勁。

「紅翎彩雀,快,支援綠毒風豹!」秦寧看到綠毒風豹奔向的銀灰色亮點處有些異樣,趕緊命令紅翎彩雀去幫助綠毒風豹。

紅翎彩雀一抖背後的雙翅,呼的一聲飛上半空,幾個盤旋飛到了綠毒風豹的身後。

就在此時,綠毒風豹已經接近了那個銀灰色亮點。就在綠毒風豹一撩手想要抓住那個銀灰色的亮點的時候,岩漿陡然一陣涌動,從岩漿當中躥出了一個渾身滴滿岩漿的人形怪物。

這個怪物一涌身,直接就往綠毒風豹的身上撞。

綠毒風豹知道,不能跟這個怪物直接碰撞,大尾巴一搖。身體陡然換了一個方向,急速向前的身體在熾熱的岩漿上劃了一個弧線,繞著彎向那個銀灰色的亮點飛奔過去。

那怪物一下落空,馬上轉身想要去追綠毒風豹。這個時候,紅翎彩雀到了。

「著!」隨著紅翎彩雀的一聲輕喝,無數帶著流光溢彩的羽毛,如同箭羽一般射向了那個怪物。

啵啵啵……

所有的彩羽全部射上了怪物的身體。但是一陣陣焦糊的氣味過後。紅翎彩雀發出的彩羽,竟然被怪物恐怖的高溫全部給灼燒成灰了。


紅翎彩雀的攻擊雖然沒有傷到怪物,但卻是稍稍阻礙了一下怪物,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綠毒風豹已經跑到了銀灰色亮點的附近,手一撩,已經把銀灰色亮點撈在手中,仔細一看。還是一株小草一樣的東西。

那怪物吼叫連連,過來就追綠毒風豹。可那怪物的速度那裡比得上綠毒風豹?綠毒風豹三下兩下就跑到了秦寧的面前,把那株小草遞給了秦寧。

秦寧見那怪物還在不要命往這邊追趕,拽出通靈霸刀,對著怪物虛空劈砍幾刀,幾道凌厲的刀芒劈出,把這個怪物劈成了好幾段。那怪物身體一軟,融化在了岩漿當中。

「哈哈哈,原來就是這樣破陣啊,兄弟,看我的!」冰火龍王眼看著綠毒風豹出了風頭,它怎麼能夠容忍風頭讓別人出了呢?一搖身體,馬上變成了百餘丈的巨龍,一個盤旋就來到了一個銀灰色亮點的近前。

這個時候,秦寧剛剛收刀,一看冰火龍王這麼莽撞。大聲叫道:「大哥。小心,這東西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快回來……」

還沒等秦寧說完,冰火龍王的大爪子已經伸向了它面前的那個銀灰色亮點。

通通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