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莫無奈地說道,蘇婉兒這丫頭精明的很啊,怎會說出這破綻百出的話呢?

「反正我什麼都沒有看見!」蘇婉兒嘟囔一聲,旋即靠近凌莫,帶著一臉壞笑。

「我說啊,什麼時候抱得美人歸了?英雄救美的時候?」

「噗——」

凌莫險些一口老血嗆出,蘇婉兒果然還是誤會了嗎?

「說說看嘛。」蘇婉兒像個好奇寶寶一般,追問著凌莫。


「婉兒,不是你想的那樣。」凌莫額上三道黑線劃下,女孩子都是這般八卦嗎?

「那是怎樣的啊?」蘇婉兒的一句話又是將凌莫噎住。

「好了,婉兒,你來這裡肯定不是為了這事對吧?」凌莫連忙轉移話題,再接下去難保這好奇寶寶想到更遠的地方。

「擔心你來看看你信不信呢?」蘇婉兒眯起眼的樣子像極了一隻狡猾的小狐狸,說道。

「信,不過還有別的事吧。」凌莫一瞥那小狐狸模樣的蘇婉兒,說道。

「你難道忘了嗎?你爭取的東西。」蘇婉兒一挑眉,說道。

「東西?王恩是人好吧。」凌莫一彈蘇婉兒額頭,說道。「別那麼沒禮貌。」

「誰說他啦?!」蘇婉兒沒好氣地捂著額頭,說道,「那個煩人的傢伙死活要加入咱曦門,洛依怎麼打他都不走呢。」

「死活要加入曦門?」凌莫暗吃一驚,沒想到高傲如王恩,也會做到這一步,王恩雖高傲,卻一諾千金,另凌莫對他的好感增加一分,「你倆個小姑奶奶,我好不容易拉來的人,你們說攆就攆啊?」

「額,這個已經安排下了,不過還是被洛依泄憤一頓呢。」蘇婉兒白了一眼凌莫,說道。

「泄憤?她怎麼了?」凌莫愕然道,他昏迷這幾天,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打翻醋罈子了唄。」蘇婉兒隨口說道。

「醋罈子?」凌莫幾乎是雲里霧裡了,他似乎越來越不明白了。

「因為某人唄。」蘇婉兒拍拍腦袋,道。「不說這個了,沐靈大賽的獎勵啊,你不記得了?」

「藏書閣?」

凌莫終於回想起來,一拍腦袋說道。

「嗯,院長說我們隨時都可以過去。」蘇婉兒背著手,一甩那兩條長長的粉色馬尾,說道。

「等梔璃休息好了,我們便去吧。」凌莫沉吟一會兒,點頭說道。

「好好對待她吧,其間我有說過要替她照看你一段時間,她都不放心呢。」蘇婉兒點頭,「她三天兩夜沒合眼了吧,真是個倔強的姑娘。」

「我會的。」

……

下午二時

藏書閣


兩片山峰遙遙相望,其中下是一片霧氣繚繞的深淵,在其兩處,有一座深寒鐵索大橋架立,觀其表面光滑無比,帶著森森寒意,令人心生畏懼。

「小傢伙們別怕,這橋可是結實的很呢。」引領在前的孤長老呵呵一笑,說道。

聽得這話,蘇婉兒蒼白的臉色緩和了些,只是她身後的靈兒仍緊緊抓住她的衣角不放,粉嫩的小臉白的嚇人。

凌莫搖搖頭,自從他回來后,小丫頭也不在粘著他了,天天與蘇婉兒在一起,要麼就是與汐靈那裡研究醫術,他的回歸幾乎對靈兒來說可有可無了,這讓得凌莫極其尷尬。

「靈兒。」

凌莫俯身輕喚一聲,靈動的大眼睛眨動,看著凌莫沒有回話。

「別費勁了,我的小靈兒是不會跟你的。」蘇婉兒似乎也忘記恐懼,摸了摸靈兒的小腦袋,嘻嘻一笑說道。

「切。」

凌莫翻翻白眼,表示懶得與她鬥嘴。

冷月站在凌莫身邊,洛依那嬌小的身影走在最前面,依舊是那身黑色大衣,破損之處都是細細補好,足以見得她的心細。

「各位,我們到了。」

孤長老輕輕說道,眾人聞言抬頭看去,一道石門坐落在山口,石門上方是一刀刻的龍飛鳳舞的三個大字,曰:藏書閣。

「這就是藏書閣了嗎?」凌莫抬頭看去,平靜的眼神中卻遮掩不住驚異。

隨著眾人的靠近,這座建立在山中的神秘藏書閣緩緩浮出眉目,兩道蒼老的人影同時浮出,一臉平靜地打量著眾人。 咻——

一道如鷹隼般銳利的目光掃過眾人,凌莫抬頭看去,身體卻是一怔,體內熾火隨之一沸,但很快便被壓制而下。

「呵呵。」

右邊的老者向凌莫微笑著點點頭,威壓隨之自凌莫身上解除。

「這般威壓……」凌莫暗自沉思道,這沐靈學院果然卧虎藏龍,恐怕這兩位看守藏書閣的老者,實力要比孤長老還強。

空靈狀態展開,凌莫的精神力探向兩位老者,卻發現老者身上有著一層無法逾越的隔膜,將他的精神探查格擋在外。

左邊老者緩緩睜開雙眼,只見那雙眼澄澈如水,一眼看去卻猶如深寒潭水,透著一股深不可測的感覺。

隨著老者的雙眼睜開,凌莫的空靈狀態竟自動潰散,凌莫汕笑撓頭,這等實力,果然不是他可以探查的了啊。

「孤,這是今年沐靈大賽的新生佼佼者嗎?」右邊老者問道,盤膝而坐的身形依舊巍然不動。

「今年的這些小傢伙們可不簡單啊。」孤長老點頭,微笑說道。

「呵,不錯,不錯。」右邊老者點頭,把眼光移向凌莫,「這個小傢伙身上的東西我還是蠻感興趣的。」

刷!

老者伸手一探,只見得凌莫胸前的藍寶石項鏈猶如風吹起一般,一柄被青藍色冰晶包繞的長刀徑直飛出,緩緩落在他的手上。

「刀之村雨,不錯,想不到這刀還能夠再現世啊。」老者輕輕撫摸著村雨,隨著他的撫摸,冰晶隨之融化。

「只不過戾氣太重,你現在無法掌控。」老者手指旋即輕輕一抹,村雨停止嗡鳴,猶如睡著一般。

「它的戾氣被老夫封印,直到你有能力破開那道封印使用戾氣,在此之前,放心地使用它吧,威力自然不會差了。」老者將村雨還給凌莫,說道。


「多謝前輩了。」接過村雨,村雨安靜地被握在手中,無絲毫反抗之意,凌莫對著老者鞠躬抱拳,道謝道。

「無妨。」老者淡淡說道。

「既然是沐靈大賽的勝者,」左邊老者那深邃的目光掃過眾人,開口說道,「那麼,沐靈藏書閣的大門為你們敞開。」

「隨我來吧。」

隨著轟隆一聲巨響,石門緩緩開啟,一道雲霧飄繞而來,眾人只覺腳下一軟,視野清晰時已然站在雲霧之上,四周是一片不同顏色的圓形空洞,其上星辰點點緩緩旋轉,絢爛無比。

「藏書閣會為你們的情況選擇要去的書閣,誰先來?」老者緩緩說道。


「我來!」

洛依一步踏前,自信滿滿的說道。

「嗯。」老者點頭,繼續說道。「進入書閣后,選取適合自己實力所需的法訣或者靈藥,機會只有一次,最好看中了再選擇,時間為三個時辰,你們可明白?」

「明白!」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好,那就開始吧。」老者大手一揮,一圈光暈自洛依腳底盪開,洛依只覺身體精神被審視了一般,極其地另她不適。

好在那種不適感並未持續太久,旋即一道光束自洛依頭頂照到腳底,同時一道古老的聲音響起:

「身肩巨任,著實不易,意識堅定,頭腦精明,若不為情所困定能更上一層樓,學會拿的起而放的下,有些事物並非強得……送往甲門,尋求自己的機緣。」

一番話說得眾人云里霧裡,只有洛依自己陷入沉思,拿的起放的下嗎?

刷!

光束帶著洛依的身形沖入面前緩緩旋轉的星辰傳送門內,傳送門緩緩關閉,只留得一個「甲」字。

「接下來呢?」

「我來吧。」

冷月開口道,不知為何,她心裡總是有股要與洛依比的衝動感。

「潛力巨大,身含三道力量,所受磨難絕非常人所能忍受,力量越大,代價越大,正邪皆在一念間,保持理智而清醒的頭腦才能免於外製……送往申門,尋求機緣。」

古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冷月的身形隨之消失在眾人面前,同樣的,一個「申」字留在傳送門上。

凌莫看了眼蘇婉兒,蘇婉兒輕輕頷首,示意凌莫先來。

「那我先來吧。」凌莫點頭,身形站出,一道光束照耀在其身。

嗡——

一股嗡鳴響起,旋即數十道光束打在他的身上,凌莫一皺眉頭,這是什麼情況?

「此子心性極高,性子較為沉穩,若發展下去必能造成四界格局大變,沐靈學院此番遭遇大劫,若毀若留,全憑他一念之間……送往午門,尋求機緣。」

「什麼?!」

左邊老者平靜如潭水的眼中猛地一動,波瀾四起,眼睛緊緊盯著凌莫,看著他的身形被扯入一道光暈中,一個「午」字樣緩緩浮出。

「沐靈學院大劫?!毀留在我一念之間?!」

凌莫同樣也是震驚不已,這,這究竟是何意?

……

強光閃過,腳底在觸那堅硬的地面,踏實的地面感傳來,凌莫緩緩睜開雙眼。

沐靈藏書閣,午門

周圍是一片充滿白色的房間,與外面雲里霧裡的不同,這裡布置便顯得十分簡單了,一道道書架圍繞著凌莫擺開,且在緩緩移動著。

「孤長老說這裡有適合我精神修鍊的法訣,三個時辰的話……應該足夠了!」

凌莫並未多想那段話的含義,畢竟三個時辰,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趁這段時間儘快尋找法訣才是正道。

「玄靈果,無障礙晉陞魂皇,一生僅用一次,無副作用。」凌莫眼光掃過那書架,一個青色的果實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竟然連這等天材地寶都有。」凌莫猛咽一口口水,這等藥材誘惑,連得他也是忍不住要伸出手去。

但凌莫並未伸手,他知道此行的目的並不是靈藥,而是真正對他有幫助的精神修鍊法訣。

不舍的從玄靈果上移開目光,凌莫繼續向一邊望去,各式法訣湧入目光內。

「淬火掌:將自身火屬性集中在掌內,按照法訣指示,將掌中火屬性揮盡為止,地階初級法訣。」

「這種法訣倒是一記拚命技。」凌莫點點頭,繼續看道,「火屬性,熾火應該可以。」

「木林訣:拳法地階初期法訣,大成后可千拳同出,木屬性者可操縱。」這本法訣倒是簡潔明了。

「蛇目果,短暫提升實力,持續五個時辰,五個時辰后陷入虛弱……木靈訣、風影訣……」各種法訣與靈藥一字排開,琳琅滿目的模樣令人目不暇接。

這樣找下去顯然不是辦法,畢竟只有三個時辰,而午門裡存在的法訣與靈藥實在多的超乎凌莫的想象。

「不能這樣。」凌莫沉吟一會兒,緩緩盤膝坐下,空靈狀態展開,精神化海洶湧流動,精神力瞬間達到最大化。

「既然是精神法訣,那很有可能與精神力有著感應。」精神化海下的空靈狀態很快籠罩住全部,凌莫腦中數據不斷反饋,呈各種影像浮現在凌莫腦海。

一絲綠光在眾多法訣中緩緩亮起,凌莫心中一動,旋即將精神籠罩而去,隨著精神籠罩,那絲綠光越發強盛起來。

「就是這個了!」


凌莫猛地睜開雙眼,身形一動,盤坐的身影飛出,直向那綠光的方向掠去。

書架在不斷地移動,但凌莫的精神一直鎖定著那道綠光,倒也不會丟失了方向,很快便來到那綠光面前。

這是一本呈現綠色的法訣捲軸,其上綠光蕩漾著磅礴的生命力,下面淡色的光芒呈現著其綠色法訣的作用性。

「馭靈心法訣:天階下品心法類法訣,修鍊后掌握精神力的釋放,對精神力的恢復與控制有著極大的益處,大成者可精神分離而出,精神分離擁有本體一半實力。」

「心法嗎?看起來正是我需要的精神法訣呢。」凌莫暗喜,精神分離,那是什麼概念?加上心魔,在操控這精神分離,他便相當於三對一了,這等法訣,實在難以讓人不心動啊。

「嗯?」伸手摸向那本法訣,卻發現手在那隔空之處停下,凌莫略一沉吟,手中又加大力度,穿過那層屏障向其探去。

綠色形成一層屏障,不停阻撓著凌莫,凌莫眼中劃過一絲冷厲,好啊,你不讓我拿我偏要拿!

一本小小的法訣,也是它能所抵擋的?!

青藍色魂氣洶湧而出,綠色屏障越是抵擋,凌莫的想拿到的心便越強,凌莫的手逐漸探入法訣上。

「拿到了!」觸手那法訣,一股磅礴的精神力湧來,另得凌莫精神大振,這法訣,果然是好東西啊!

嘭!

一道凌厲攻擊向凌莫肩膀劈來,凌莫閃身一躲,下意識鬆開手中法訣,身形已然閃出數米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