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玄通,而瑤光生,正是玄仙初境的特徵。

每一位玄仙強者蘊生的瑤光都不相同,從中也能看出修為根基和力量的強弱。

弱一些的玄仙強者,所凝聚的「瑤光」宛如「拳頭大形,瑩瑩如夜明珠」。

而尋常的玄仙初境強者,瑤光已能達到「大如蒲扇,光染山河」的地步。

頂尖級的玄仙初境強者,瑤光甚至可以達到「如席如幕,光動九霄」的地步!

不過和世間玄仙初境強者都不同,陳汐的瑤光如「永夜之空,萬星溢彩」,那等浩瀚深邃的一幕,比之頂尖級的玄仙初境強者更大了十倍有餘。

甚至遠遠望去,陳汐整個人如沐浴在夜空之下,被億萬星辰所籠罩,仿若星空之子一般,這等一幕,若被其他玄仙強者看見,只怕非驚掉下巴不可。

由此也可以看出,陳汐的根基有何等之深厚。

……

……

幾乎在陳汐晉級玄仙境那一剎那,他所在的那一家客棧上空,原本晴朗湛藍的天空,驀地如染濃墨,化作漆黑永夜之色,無數清冽星辰,映現其上,流溢下千萬條星輝。

這一幕,登時引起了附近一眾仙人的嘩然。

方圓千里內的街道上、客棧中、商行內,所有的仙人,無論實力高低,皆都紛紛抬起頭,望向了那異象產生的地方,旋即瞠目結舌。

「這是?」

「似乎有人晉級玄仙之境!」

「老天,這該不會是『天玄瑤光』產生的異象吧?」

「永夜為幕,萬星搖動,這等異象,只有當年的六大驕陽晉級玄仙境界時,才能與之相媲美吧?」

「的確,據我所知那碧淵?萬劍生晉級玄仙境時,產生出了『碧空化劍、雲絮生鋒』的異象,和眼前異象相比,也是平分秋色,看不出好壞來。」

「哎,你們又沒親眼目睹過,又怎麼能判斷出來?別討論了,趕緊去看看,究竟是哪家的天才強者晉級,咱們玉京仙城中似乎沒有如此驚艷的人物啊……」

人們嘩然,望著那客棧上空的異象議論紛紛,更有的直接朝那客棧靠攏而去,欲要前往看看,究竟是何人晉級產生的異象。

但令所有人愕然的是,那異象只是出現片刻,就消弭無蹤,那一片永夜星辰重新被清朗的碧空所取代。

而當一部分人趕往那一處客棧時,卻是發現,那裡早已人去樓空。

「唉,不管如何,在晉級時能引動天地異象的,絕對是頂尖級別的人物。」有人忍不住感慨。

其他人也都深以為然。

實則他們根本不知道,這等異象的產生,還是陳汐在星辰世界中閉關引發的,若是在外界的話,只怕整個玉京仙城都會被異象籠罩!

……

……

嗖!

蒼穹下,一道峻拔的身影踩著雲浪,快速朝極遠處掠去。

「沒想到,晉級時居然引起了天地異象,連星辰世界之力都無法隔絕……」

陳汐搖了搖頭,暗自慶幸自己離開的快,否則說不定會惹上什麼麻煩,從而耽擱了前往神藏山的時間。

畢竟他已在玉京仙城逗留了七天之久,距離道皇學院招生的日期已僅僅剩下二十餘天,而他現在還未橫跨神藏山脈進入秋原仙洲,更別說抵達星武仙洲了。

所以,必須抓緊時間了!

「雖說之前參悟『水之劍』耽擱了些時間,可如今居然在機緣巧合之下晉級玄仙之境,也算意外之喜了……」

陳汐一邊飛馳,一邊感受著周身氣機產生的翻天覆地變化,心中愈發輕鬆,不再像前些日子那般心事重重。

原本,在他看來自己掌握了「水之劍」傳承,配合第二分身和星魂仙獸小星的力量,已不必過於擔心那十名空明衛。

而如今,居然又意外進階玄仙之境,這令得他的戰力幾乎一夜之間發生了蛻變,比之以往何止強大了十倍?

這可是一個大境界的跨越!

早在天仙中期時,他都能打敗玄仙境強者,而在天仙圓滿境時,連使用宙光級仙器的梁冰都不是他的對手,而如今,晉級玄仙之境,其戰鬥力已不是跨越一個小層次那麼簡單。

「還是小心一些為妥,那些空明衛可是左丘氏培養出來的死士,乃是從仙界各地層層選拔出來的頂尖人物,一個個歷經千錘百鍊,可絕非尋常玄仙可比……」

陳汐深吸一口氣,徹底恢復冷靜,不再多想,全速趕路。

神藏山便位於玉京仙城之外,三萬里之地的區域,一炷香后,陳汐已是能遠遠看見,一片蒼茫無垠的巍峨山脈橫亘在天邊,峰巒起伏,一眼望不到盡頭。

嗖!

甫一抵達此地,陳汐整個人猶如一抹流虹,倏然沖入那山林之中,開始在重重林木之間穿梭。

如果繼續飛行在空中,太過醒目,極容易被對方給發現了。

並且陳汐也不敢確定,對方是否全部都駐守在了雲光仙橋之前,所以安全起見,還是藉助山林天然的遮蔽之力前行為妥。

神藏山號稱擁有「十萬巨山、百萬山巒」,的確是廣袤無垠,其間不僅山林密布、峽谷交錯,且充斥著諸多兇險之所在。

陳汐在其中僅僅飛掠一刻鐘,已感知到了諸多凶厲無比的妖獸氣息,其中最為強悍的,甚至不弱於大羅金仙!

幸好陳汐是斂息前行,有驚無險地避開了這些極為危險的氣息。

一個時辰后。

前行中的陳汐眉頭一皺,倏然駐足,在他的仙識之中,感知到了一股強烈的戰鬥波動,並且那一股波動,正在朝自己這邊快速蔓延而來…… 就在他嘆氣的一瞬間,忽然想起剛纔那怪物說的一句話…….

“別啊,千萬別!我的東西全都在我的王座下!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東西了!”

…….

“對了,就是在王座下面!”刑天想起,連忙朝着後面的漆黑的王座跑去。

用力地推開王座,果然,下面一個大坑,裏面金光閃閃的,還有2件面相不凡的裝備和幾件不怎麼起眼的裝備。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材料和寶石!以及一本技能書!

撿起來細細一數,一共有387枚金幣,沒有銀幣!

“哈哈,還是打BOSS爽啊,雖然很危險,但是收穫還是很大的!”

一一拿起看起來,全部都是未鑑定的狀態,除了寶石材料和那本技能書。

當刑天看見那本技能書的屬性的時候,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靠!極品啊!”

翔擊:

簡介:用手上的武器攻擊敵人,帶着敵人向上空飛去,自身處於不可攻擊的狀態。造成傷害與自身攻擊力有關。

學習要求:無,所有近戰職業皆可學習。

…….

好技能,刑天二話不說立即揉碎學習了,現在他的技能可以說是少得可憐,對付怪物時總有一種以意猶未盡的感覺,所以現在他迫切的需要技能來充實自己。

若是刑天的這些想法讓別人知道了話,絕對會被口水淹沒,現在70%的玩家都只能用升級學習的那點技能,25%通過技能書學習了一個或者多個新技能,只有5%的玩家纔有修煉出了或者領悟出了技能!

修煉,顧名思義,就是通過一味的學習,使用某個技能從而使那個技能產生變異或者其他的變化,形成新的技能。

看着技能欄裏那個多出的技能,刑天霎時間升起一股豪邁之氣,站起身來,在這個幽暗而且空無一人的地宮裏大喊道:“哈哈哈,今天我刑天在此立誓,若我報仇後,我便入江湖,若我入江湖,我便爲王。”

現在的刑天頗有一股一劍在手,天下我有的風範,說完之後,他的氣息更加的內斂起來,遠遠看去,絕對不會有人把他當作高手,除非心境修爲超過刑天一大截。

輕輕的舒了一口氣,彎下腰撿起地上的裝備,全是未鑑定的裝備,所以刑天也不去細細的看了,現在他準備回城尋找鑑定師的腳步。

細細在揹包裏看了一下,已經有很多件裝備了,這些可是他的寶貝和金幣,所以現在他可以暫時放下升級大計,先把這些裝備弄好再說。




有了好裝備升級那還不是唰唰唰的往上升。

走出地宮,看着外面的白色霧氣,刑天拿出揹包裏的傳送卷軸,此時,刑天已經可以使用傳送類的工具或者卷軸。

可是就在刑天剛剛準備捏碎的時候,系統姍姍來遲的通告出現在他的耳朵邊上。

系統:你完成任務,獲得獎勵經驗100000點,獲得本副本的一週使用權,在一週之後本副本將公之於衆。

刑天一驚,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手裏便出現了一個書本摸樣的東西。

探查術!

副本傳送裝置:

使用時可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傳送到本副本。

剩餘使用時間:六天23小時58分。

…….

好東西,刑天收進揹包,連忙撕開手中的傳送卷軸!

唰!

一道白光閃過,刑天出現在夜色城的街頭,一步也不停留,向着先前劉彥帶着他們去的那個巷子跑去,在路上的時候,刑天還發信息把劉彥,王婷兒和其他忠誠的人叫到哪裏,說有要事吩咐!

等刑天來到那裏的時候,藍海還在那裏訓練那些玩家,這時他們的眼裏已經不只是有非抽的火焰,還有熱血和忠誠!

形體像奶奶給不到這麼一會兒藍海竟然能把他們訓練成個樣子,沒有打擾他們的訓練,刑天悄悄的走到藍海的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在藍海的旁邊說道:“哈哈,想不到你還有這麼一手,這麼一會兒就已經把這些人訓練成了這個樣子!”

“哈哈,這些都是小問題,想當初我在邊境當僱傭兵的時候,那是一個風光,交出了好多的弟子…….”

話剛一說口,刑天就後悔了,知道藍海就是一個話匣子,只要一打開就停不下來。

…….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吵鬧聲,刑天連忙說道:“好了,好了,知道你偉大,你牛*逼行了吧,現在劉彥他們也來了,等下我有一件大事要交給你們去做!有大好處!”

……..

“老大,怎麼了?叫我們來幹嘛?”劉彥一進來就大聲嚷嚷道。

可是現在刑天的目光沒有看他,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後面的一個法師。

王婷兒!

手拿一個白色的法杖,看其光華內斂,一看就不是便宜貨色,再看其他,不論是身上的法師袍還是戒指,項鍊都一個不少,而且都是好貨色。

但是這些刑天都是一掃而過,沒有過的注意,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王婷兒的身上,胸前的飽滿在寬大的法師袍遮掩下也凸出很多,一個細絲束縛住她的***,把後面的翹起凸出了出來。

刑天看的直吞口水。

……..

王婷兒看着刑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不由得面色發紅,感覺自己的身上突然發熱了起來,特別是被刑天看過的地方,一陣火辣辣的感覺,甚至連下面都有感覺了。

感覺到下面的溼潤,她的臉上更加的嬌羞起來,粉紅粉紅的煞是好看。

刑天看得再次呆了起來。

劉彥看着刑天,又看了看後面的王婷兒,恍然大悟,不過現在可不是讓他們調情的時候,他看了看藍海,示意他上去叫醒兩人,可是看藍海一點也不理他,只得暗罵一聲:“劍人!”然後走向前去在刑天的面前咳了一聲。

“咳咳!”

【第一更,不知道還能不能寫出下一更。推薦一大叔的書《草根戰神傳》!】 那一股戰鬥波動頗為激烈,所過之處,山嶽崩塌,古木成粉,無匹狂暴的亂流將一切都一切都碾壓爆碎。

陳汐原本打算繞開這一股戰鬥波動,可當仙念中映現出那戰鬥雙方的模樣時,眼眸一凝,閃過一抹訝然之色,登時就改變了注意。

下一刻,他整個人反而迎沖了過去。

那戰鬥的雙方,一方是一個灰衣青年,樣貌平淡無奇,可實力卻極為強大,正是陳汐在玉京仙城酒樓中見過的那名青年。

當時那名灰衣青年和排名在雲蟄青雲榜第二的妖刀王拓在一起,似乎名叫烈冰寒,其排名比妖刀王拓更高,位居雲蟄仙洲青雲榜的第一名。

令陳汐改變主意的,當然不是這烈冰寒,而是正在追殺烈冰寒的那兩人。

那兩人一個身影枯瘦,面容漆白,生著一對碧油油的眼瞳,另一人骨骼粗大,一襲麻衣,燕頜虎鬚,儀態威猛。

從這兩人身上,陳汐敏銳地察覺到了和那蔣寧、岳震同樣的氣息,那就是肅殺、冷厲、無情,整個人的氣質猶如一柄殺戮兇器般。

若陳汐猜測不錯,對方必然是兩名空明衛無疑!

這才是陳汐改變主意的根本原因。

……

……

山林深處。

「混賬東西,居然敢打傷我等的同伴,好大的膽子!」


「趙鼎,廢話那麼多幹什麼,莫忘了陸塵師兄的交代,無論是誰,膽敢硬闖雲光仙橋者,殺無赦!」

「秋岩師兄所言極是。」

一陣冰冷的交談聲中,那名叫趙鼎的枯瘦青年,和名叫秋岩的麻衣青年,死死追著那烈冰寒不放,儼然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

烈冰寒氣喘吁吁,神色蒼白,肩膀、肋下鮮血流淌,明顯在這場追殺中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