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漩渦,瘋狂旋轉,猶如黑洞一般,一股可怕的吸扯之力,自其中爆涌而出,全城眾人都是驚駭的發覺,體內靈力似乎都要離體而出,實屬駭人。

「該死!」可怕的吸扯之力,直接將九淵冰魄蛟那巨大的身軀吸扯而來,感受著那股難以抗拒的吸扯之力,它也是低聲咆哮道。

掙脫不了那股吸扯之力,冰魄蛟張嘴一口吐息,可怕的寒氣席捲而出,卻是猶如泥牛入海無消息,盡數被那黑色漩渦吞噬了去。

重生之渣受策反 小九,你堅持一下!」在這萬分危急之際,古諺強壓體內的虛脫之感,背後冰寒雙翼伸展開來,一閃之下,竟然直接出現朝著黑袍男子背後飛掠而去。

事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了! 憑藉著冰輪翼的飛行,古諺身形自半空直接飛過那因為操控陣法而無法分心的黑袍男子。


見古諺竟然身懷飛行靈術,黑袍男子也是頗為訝異,不過,以古諺的修為,根本無法威脅到他,當務之急,只要將眼前的大傢伙解決,一切便可高枕無憂。

一咬指尖,殷紅鮮血溢出,古諺雙手猛然結印,一股蠻荒般的氣息,頓時自其體內席捲而出,那種感覺,彷彿沉睡已久的猛獸被驚醒,震人心魄。

「這小子好厲害,竟然能跟重生境的強者交手!」

「這是要召喚獸魂么!」

落霞城內,早已一片狼藉,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天際上的驚人交鋒,驚呼道。

先前黑袍男子發話,說眾人都不許離開落霞城,必須要等待鬥爭結束方可,所以,此刻眾人雖然心驚,可卻無人敢擅自離開。黑袍男子這樣做,自然是讓為了扶持皇族上位,而只要皇族掌控了青木王朝,而他魔焰宗自然也順勢控制住這個王朝。

「咆哮吧,赤鬢龍猿!」

淡淡光華自古諺體內綻放開來,旋即竟然一點點凝聚起來,化為一頭背生雙翼的猙獰巨獸,巨獸出現,頓時仰天震怒,咆哮一聲。

「去吧!」

古諺面色蒼白的可怕,手一點,那虛幻的赤鬢龍猿便是對著黑袍男子飛掠而去。

「赤鬢龍猿的獸魂么,不過對老夫可還差了點!」黑袍男子瞥了一眼身後暴沖而來的巨大獸魂,喃喃道。上次他們魔焰宗也是派人獵殺了一頭赤鬢龍猿,不過,為了將那獸魂給少宗主祭煉,可是吃了不少苦呢。

話雖如此,黑袍男子雖然託大,但畢竟獸魂的力量不容小覷,只見他身軀一震,滔天黑氣交織,化為一道密不透風的漆黑鎧甲,護住后心。

嘭!

赤鬢龍猿呼嘯而至,蕩漾著可怕力量的雙臂猛然揮舞,對著黑袍男子狠狠的砸下,力道之大,連空氣都是生生被震爆了去。

不愧是獸魂,憑藉這原始的駭人力量,硬是將黑袍男子的防禦鎧甲給擊碎開來,不過,它本身也因為消耗過度,再度化為漫天光點,消失了去。

擋下這獸魂,黑袍男子也是舒了口氣,若非他還要專心對付前面的巨獸,自然不會懼怕這獸魂,不過還好,他毫髮未損的承受住了這一擊,接下來,他不再認為古諺還能再度將其召喚出來。

「困死在裡面吧!」看著那已然猶如陷入泥沼般的九淵冰魄蛟,黑袍男子興奮的大笑道。可以想象,活捉一頭重生境的妖獸,是何等令人嫉妒。

獸魂破滅,古諺倒是毫不意外,顧不得此時的傷勢,背後冰寒雙翼一振之下,出現在黑袍男子近前,三道屬性之力,在他出色魂力的操控下,破天荒的開始融合。

「接我這一招!」

冰火雷三道靈力,在古諺的咬牙操控下,竟然粗糙的融合在一起,化為一柄流光溢彩的長槍,旋即被他一把給擲出。


咻!

見古諺還不死心,黑袍男子冷哼一聲,利用餘下靈力護住身子。

噗嗤!

長槍破空而來,竟然刺入黑袍男子的體內,那一縷鮮紅的血跡飛揚,令得全城眾人都是陷入了死寂之中。

凝丹境的古諺,竟然將重生境的強者給傷到了!

「該死的小子!」被那長槍刺入體內,雖說不深,可三股靈力的肆虐,令得男子面色猙獰的叫出了聲,若非前方還需要操控大陣,怕是早已出手將古諺擊殺。

然而,還沒等男子的痛楚消失,那長槍猛然崩碎開來,一道源自龍族的可怕氣息,陡然宣洩開來,將黑袍男子震的氣血翻騰,連氣息都是為之紊亂起來。

「好機會,小九!」見男子被龍族精氣所傷,古諺對著那狼狽不堪的冰魄蛟大喊道。

冰魄蛟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渾身鱗片陡然怒張,恐怖的力量傳盪開來,直接是將周身的黑氣震散,衝破出去。

見冰魄蛟脫困,黑袍男子面色陰沉的可怕,身形一動,竟然對著那徐徐下落的古諺飛掠而來,於他而言,古諺今日必死無疑。

「該死!」見黑袍男子如此果斷對著自己衝來,古諺也是暗罵一聲,此刻的他,已然是強弩之末,再也沒了力氣反抗了,而九淵冰魄蛟,則是因為距離太遠,加上反應不及,根本來不及救援。

「古諺,小心啊!」唐舞兒見古諺命懸一線,美眸噙著濃郁的擔憂,那桃花般的眸子中,竟然有著一縷奇異波動瀰漫開來,那無形的波動,化為攻勢,對著那黑袍男子暴掠而來。

「這是精神攻擊……」黑袍男子大手抓下,眼看就要觸及古諺,卻沒想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猛然衝擊而來,令得他腦袋為之一蒙,不免有些驚駭。

在黑袍男子失神間,古諺雙眸之中,悄然爬上一縷妖異的黑芒,那久違多日的詭異黑芒,再度被其祭出。

嘭!

古諺手一抖,那鋒銳匕首閃現掌心,旋即對著那迎面而來卻短暫失神的黑袍男子狠狠的刺去。

噗嗤!

匕首沒入小腹之中,劇痛令得男子反應過來,顧不得那許多,大掌彎曲成爪,對著古諺腦袋猛然抓下。

「怎麼回事?靈力在流逝!」

然而,黑袍男子還未來得及將古諺擊殺,其雙瞳卻是猛然一縮,原本用力抓下的手掌,突然癱軟下來,再看那沒入自己體內的匕首,一縷縷詭異的黑芒爬滿了自己的身子,而他體內的靈力,更是飛速被吞噬著。

「我們要找的,就是這小子么……」見古諺施展那詭異而又略顯熟悉的黑芒,黑袍男子喃喃出聲,似乎認出了什麼。

「既然找到了你,那麼,給老夫去死吧!」黑袍男子畢竟是二印重生境的強者,靈力充盈,在一陣無力感之後,再度爆發出可怕的力量,對著古諺咽喉閃電般的抓去。

嘭!

在這電光石火般的瞬間,一道銀芒閃過,黑袍男子的身子卻是猶如炮彈一般,自天際之上倒飛而去,徑直撞在遠處的巨型古鐘之上!

咚!

伴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鐘吟之聲,數尺厚的大鐘被男子撞的碎裂開來,而後威勢不減,男子的身子狠狠的撞進廣場旁的宮殿之中,竟然將那十數丈高巨大柱子擊得粉碎,連帶後方的宮殿也是坍塌而去。

九淵冰魄蛟的力量,竟然這般恐怖,隨著那二印重生境的黑袍男子扎進宮殿廢墟之中,現場眾人噤若寒蟬,死寂無聲。

「小九,斬草除根!」古諺自半空墜落下來,卻是被唐千鴻等人接住,而此時黑袍男子也是被冰魄蛟擊飛,當即對著天空上的巨獸大喊道。

不用古諺說,冰魄蛟也知道此時要幹什麼,斬草除根的道理,對於生活在妖獸山脈的它來說,無疑理解的更加透徹。

冰魄蛟巨大的身軀掠至那坍塌的宮殿上方,巨大的蛟尾對著下方蠕動的人影狠狠的砸下。

嘭!嘭!嘭!

每一次砸下,都能帶起一陣沉悶的炸響,伴隨著大地的陣陣顫動,一道道粗大的漆黑裂縫瞬間爬滿廣場,那原本就坍塌的宮殿,也是徹底化為廢墟。

「這下可真是徹底得罪魔焰宗了啊……」唐蒼苦笑一聲,嘆息道。

「唐叔叔此言差矣,從魔焰宗動手開始,這個結果就註定了!」古諺在唐千鴻攙扶下,緩緩來到唐蒼面前,旋即直接坐在地上。

唐蒼看著這個少年,欲言又止,但那眼中的讚賞之意,前所未有的濃郁。

「你沒事吧!」唐舞兒小跑而來,看著那整個一血人的古諺,焦急的問道。

「應該死不了吧!」古諺咧嘴一笑,便欲起身,卻是眼前一黑,癱軟下去。

「古諺……」唐舞兒見狀,連忙扶住那搖搖欲墜的少年,打算再度讓他坐在地上。

誰知古諺身子不退反進,緩緩湊到唐舞兒耳畔,輕咳了幾聲,低聲道:「扶我去那黑袍男子身旁……」

唐舞兒黛眉緊蹙,雖不知道古諺要幹什麼,但遲疑片刻后,還是扶著他一步一步朝著那廢墟一般的宮殿走去。

「夏桀,你既已投靠大漠王朝,那就是我青木王朝的罪人,受死吧!」唐蒼雖然身受重傷,但畢竟是重生境的強者,有著神奇的重生之力修復,此刻也恢復了些許行動之力,而且,他知道此時是除掉皇族的大好時機。

「哼!得罪我皇族,就是與魔焰宗作對,你們承受的起嗎?」夏桀見黑袍男子被打敗,雖然心驚,但畢竟有著魔焰宗做後台,當即沉聲道。

「唐掌教說的不錯,夏桀這狗賊,居然想讓我青木王朝依附在大漠王朝之下,實在可惡至極!」


蕭術此時站了出來,他知道,若是讓皇族依附上魔焰宗,到時候率先被抹除的必然是三大勢力,他天鴻門危矣。還不如趁此機會,將內部危機解決,沒了皇族,魔焰宗的觸手也難以伸到青木王朝來。

古諺在唐舞兒的攙扶下,終於來到那廢墟般的宮殿處,在那巨大深坑中央,鮮紅的血跡,染濕了大地,此時男子的黑袍早已破爛不堪,露出一張森白的臉龐,約莫四十來歲的樣子,只不過,此時男子身上詭異的黑氣褪去,看上去不過跟普通人無異。

「小子……得罪魔焰宗……你會死的很……」

見到古諺來,黑袍男子胸膛微微起伏,可他話語還沒說完,古諺躬下身子,在他身上摸索了片刻,而後一塊品相精緻的空間石閃現在手。

「謝了!」

「你……」見古諺竟然將他的空間石掠奪而去,黑袍男子本就萎靡的氣息更加紊亂,滿臉的不甘,剛欲咆哮,卻是無力出聲。

唐舞兒也是明白了,古諺之所以堅持過來,是為了什麼,當即無奈搖搖頭,這傢伙還真是……

「走吧!」收起空間石,古諺徐徐伸出右手,摟住唐舞兒的香肩,見到空間石時的精神奕奕稍縱即逝,再度變成那虛弱的樣子。

要不是目睹方才激戰的全過程,唐舞兒甚至覺得古諺在逗她開心了,略作沉吟,還是伸手玉臂扶住少年,朝著廣場走去。

「小九,殺了他!」古諺頭也不回,對著天空之上的巨獸沉聲道。 廢墟旁,少年那不帶感情的話語,直接宣判了這黑袍男子的死刑。

九淵冰魄蛟聞言,巨大身軀在半空翻轉著,旋即怪笑一聲,道:「先前他不是要煉化本座的獸魂嘛,那本座就先將他的元神給煉化了!」

「隨你了!」古諺不再管它,在唐舞兒的攙扶下,一步步遠去。

「哈哈,煉化老夫的元神,如你所願!」黑袍男子一反常態,雖然氣息萎靡,卻是放聲大笑起來。

「小子,即便老夫今日消亡,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哈哈!」

古諺眉頭微皺,不明白此話是什麼意思,徐徐轉過身來,看著那狀若瘋狂的黑袍男子,眼瞳卻是猛然一縮,猛然抱住唐舞兒的纖細腰肢,來不及感受那溫軟香玉的美好,朝著前面地上撲了下去。

轟隆隆!


黑袍男子體內光芒大作,整個身子猶如氣球一般迅速膨脹,下一霎,直接炸裂開來。頓時,可怕的風暴宣洩開來,瞬間席捲整個落霞城,以黑袍男子為中心,方圓上百丈地段都變成一片廢墟,青石磚牆皆被震成齏粉,在勁氣下飄散開來。

只是誰也沒有發現,在男子自爆的時候,一道漆黑的死亡印記暴掠而出,消失在天際,另一道漆黑印記,射向古諺,沒入其體內。

「竟然自爆元神,真是個果斷的傢伙!」九淵冰魄蛟身形掠出好遠,看著那能量炸裂中心,獸瞳之中滿是震撼之色。

世界末日般的爆炸持續了好久方才徐徐消散,從天際之上看去,一個上百丈的真空地段赫然出現。

「古諺……你沒事吧!」許久之後,唐舞兒甩了甩髮昏的腦袋,看著那將她壓在身下的昏迷少年,滿是擔憂的急聲問道。方才爆炸之時,古諺用身子替她擋下了大部分的衝擊,此時的她倒是並無大礙。

本就是強弩之末的少年沒能回答她,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冰冷的地面上。

廣場上的眾人,滿臉驚駭的看著男子自爆的方位,幸虧男子自爆遠離了他們,如若不然,在場眾人估計會屍骨無存。

「小子,可別死了啊!」九淵冰魄蛟巨大身形一閃,化作虛幻獸魂狀態,鑽入古諺體內,先前生死一戰,高傲如它,都是對古諺刮目相看。

冰魄蛟一進入古諺體內的墓碑,發覺這平日飛速運轉的靈力都是變的死緩起來,雖然還在運轉,但那種速度猶如龜爬,似乎一個不注意就會徹底停下一般。

「傷的夠重啊……」

誰也沒想到,武會竟以這種結局拉下帷幕,最終,在玄雲閣跟天鴻門的瘋狂打擊下,皇族眾人不敵,傷亡慘重,夏桀等人被廢,然後帶著一干人狼狽遁去,皇族名存實亡。

……

大漠王朝,與青木王朝屬於鄰國,在大漠王朝中域,有著一座規模宏大的城市,佔地面積比落霞城還要大上數倍,名為魔焰城。

魔焰城中,動輒上百丈的建築隨處可見,一片繁華,城內一座幽靜的山峰上,有著一座略顯古舊的亭子,此時有著七道人影端坐其中。

「老八自爆元神了……」亭子中,居中而坐的一名滿頭銀髮的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的吐出了這句話。

「不管什麼原因,若是無法讓老八瞑目,那我們魔焰八聖也無臉面可言了!」另一名身著花袍的男子接過話,粗獷的聲音之下,竟然長著一張妖異的臉龐,特別是嘴唇上,有著濃濃的唇脂。

「老八臨死之際,在那兇手身上留下了死亡印記,他跑不掉,而且,那兇手,應該是我們要找的人!」

「不過就算是那小子,也無法威脅到老八吧?」

「不管怎麼樣,老八也算是完成了任務,老五,麻煩你先走一趟,我們隨後就來!」銀髮男子閉目品著茶,悠悠的道。

「大哥放心,沒等你們到來,我便能將那傢伙解決!」一名青袍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的接過話,而後起身朝著天際之上掠去。

在那青袍男子走後,銀髮男子偏過頭,面色凝重的看向某處虛空,而那裡,徐徐浮現出一道魔氣幻化的人影。

……

數日之後,落霞城,一座恢弘的閣樓之中,唐蒼等人依次端坐,目光都是帶著些許複雜的看著那緊閉多時的木門。

吱!

「老爺子,古諺怎麼樣了?」見木門被打開,唐舞兒對著一名灰袍老者急聲問道,看其模樣,正是那玄雲殿前掃地的失明老者。

老者聞言,微微沉吟片刻,面色複雜的道:「這位小友好生古怪,乃是大福緣者,傷勢雖重,卻還死不了,但卻是失血過多,當務之急,是要為他輸入血液!」

聽到需要血液,眾人也是一喜,這就好辦了。

「用我的吧!」唐千鴻等人同時起身說道,顯然,現在古諺是他們的大恩人,他們不想放過任何一絲報恩的機會。

「先聽老朽說完,古諺小友雖然需要血液,但他體質頗為特殊,一般血液無法融入其體內,必須要強大的血脈才行!」老者擺擺手,示意大夥不要著急。

此話一出,眾人都是難為住了,一般人的血液不行,那怎麼辦。

魔法世界之機械召喚 如果用這傢伙的血,想來就能成功了!」老者微微偏過頭,面對著那獸魂狀態的九淵冰魄蛟,凝聲道。

此話一出,唐舞兒等人皆是看向那漂浮的光球,雖然他們都不知道九淵冰魄蛟的來歷,但顯然是個厲害的主。

「前輩,請出手救救古諺吧!」唐舞兒不知道冰魄蛟與古諺什麼關係,但想來也必然關係不錯才對,畢竟這傢伙一直藏在古諺體內,何況當時還一起並肩作戰。

「到最後,還得靠本座出手,看在這小子表現還不錯的份上,本座就可憐這他一次!」冰魄蛟來回漂浮著,半響后,那懶洋洋的聲音傳出,讓唐舞兒等人也是頓時歡喜起來。

……

時間流逝, 魏武霸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