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這,楊寧心頭一陣后怕,還好他剛剛衝過去被絞碎的意識只是一小部分,要是他全部的意識衝過去,恐怕現在已經是重傷了。

然而,他這次衝過去的意識雖然很緩慢,但是最終還是被這股排斥你絞碎。當即腦海中又是一陣難以形容的劇痛。

看著樣子,宮殿不是楊寧能打開的,想要打開這宮殿,似乎少了很關鍵的鑰匙。

楊寧心頭有些遺憾,知道這宮殿絕對不俗,但是卻無法開啟。

「哎。」他心裡嘆息一聲,意識就要從退出來。然而,異變就忽然在此刻發生。


只見他手上那枚空間靈戒泛起一絲肉眼難見的光芒后,便是發出一道神秘的氣息,緩緩鑽入他腦海中,最後完全融入他他意識中。

頓時,楊寧只感他意識中憑空出現一個個神秘的符號,神秘符號一陣蠕動,隨即朝著一個方向匯聚,竟然形成一把金色的鑰匙。

金色鑰匙剛剛出現,便是呼嘯著帶起楊寧的意識沖向那宮殿。

楊寧心裡大吃一驚,但隨即反應過來,這空間靈戒便是開啟宮殿的鑰匙啊。



果然,有了這金色鑰匙加入,楊寧的意識直接穿過這層恐怖的排斥力,霎那間他只覺得眼前光芒一陣變換,頓時開始時空錯亂,空間扭曲起來。

很快,他只覺得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一望無垠的地方,令得他眼珠驚得差點掉下來的是,這個地方入眼的只有書籍。

這是一個書籍的世界。

「大道三千,書使人不惑。」

隨著楊寧剛剛出現在這個世界中,他頭頂上赫然凝聚出來這幾個金色大字。

金色大字沒有出現多久,便是緩緩消散,隨即一道身影慢慢的浮現出來。發出異常滄桑的聲音:

「本尊黑暗殿主,但凡能進入黑暗神殿者便是有緣人,接受神殿傳承!」 隨著半空的聲音落下,那道人影開始漸漸變得凝實起來,他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下,看不出具體的長相,整個人給人一種神秘詭異的感覺。

楊寧僅僅只是被黑袍人看了一眼,渾身立即一震,如同水波一般蕩漾扭曲起來,他身子在此刻好像要消散一般。他才反應過來,如今進入這個一望無垠書海世界的是他的所有意識。

黑袍人出現后,頭罩下眼睛處的位置立即散發出來兩道黑光,並且身上竟然也有黑色的火焰燃燒起來,渾身氣息變得更加詭異和陰森。

楊寧身子剛剛被黑袍人掃過的瞬間,立即覺得身子變得透明起來,心上開始充斥著濃郁的危險之氣。

他能感覺到,這黑袍人比當初遇到的鐘離愁還要強大!

「黑暗殿主?」楊寧神色鄭重,死死盯著半空的黑袍虛影。

黑袍人眼中散發出來的黑色光芒緩緩消失,身上燃燒著的黑色火焰也漸漸歸於平靜。輕輕點了點頭。

楊寧微微鬆了口氣,覺得這黑袍人似乎並沒有惡意。

「年十七,感靈境中期,修有一門極邪功法,只差一個突破的契機便可突破。動用外力導致全身經脈斷裂,后被人用秘法接上。」這時,黑袍人忽然說出楊寧身上所有的大秘密。

楊寧悚然一驚,原本稍微有些放鬆的心神在此刻又緊緊的綳起。

見此,黑袍人呵呵一笑,似乎有些意外,繼續說:「好警覺的小子,也罷,本殿主送你一場小小的造化。」

說著,他袖子緩緩揚起,無數的黑氣翻滾著形成一條手臂,輕輕對著楊寧點出。

頓時,一道黑線急速從他手中激射而出,在半空中蠕動著形成一張書頁,飛快打進楊寧的身子中。

楊寧在一瞬間感覺到心神是那麼空靈,很多武學上的疑團紛紛迎刃而解。

下一刻,還不等他吃驚,他腦海中就忽然傳來一聲水泡被針刺破的聲音。隨後是轟隆隆的巨響,他身上的氣勢開始拔高,很快就已經突破了感靈境中期,抵達後期!

楊寧早在一個月前就有要突破的跡象了,他一直在等一個契機。沒想到他辛辛苦苦等待月余未到的契機在黑袍人口中只是一個小小的造化。

由此,他更加認定眼前這黑袍人的恐怖之處了。

「好了,本殿主對你並無惡意,時間不多了,你且聽我說。」看著楊寧突破后,黑袍人輕輕嘆息一聲說道。

楊寧點頭,雖然沒有感覺到黑袍人的惡意,但是心裡依然多了一個心眼。

「本尊乃是星流古域的黑暗殿主,隕落在一千三百年前,全憑一身大神通和黑暗神殿保住一絲靈魂等待有緣人。 前夫,婚來無恙 ,就是本尊要等的有緣人。按照本尊的吩咐去做,你可得到天大的機緣。」

聽著黑袍人的話,楊寧心中立即掀起了驚天巨浪,沒想到不滅大陸外還有這個星流古域。同時,隕落在一千三百年前的人還能將一絲靈魂保留到現在。

沒有理會楊寧的震驚,黑袍人繼續說:「此神殿一共九層,每開啟一層你都能得到相應的大造化。這第一層名為『大道三千』,接受此傳承后,以後可無視一切修鍊屏障,積蓄靈力就能自行突破。」

此刻,楊寧再也忍不住了,眼睛發亮,無視一切的修鍊屏障?要知道境界上的屏障是所有修鍊者的攔路虎,他所知道大武帝國上的很多絕世強者,都是因為邁不過境界上的屏障,終生止步不前。

可是,楊寧以後卻能無視修鍊屏障。這使得楊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小傢伙你現在可不要高興太早了,想要破開一切的修鍊屏障那得接受這一層的『大道三千』。」

「怎麼傳承?」

「很簡單,把這裡的書冊全部記在腦海中,以後隨著你實力提升,你自然會領悟這些書冊內容的意思,修鍊屏障自然而破。」黑袍人指著一望無際的書冊海洋,很隨意的說道。

然而,楊寧卻是倒吸一口涼氣,記下這裡所有書冊上的內容?

單單數一下這裡的書冊有多少本,楊寧都不知道要數多少天,更別說是記下上面所有的內容。他實在不敢想象這是多麼龐大的一項任務。

「這老傢伙沒開玩笑吧?」楊寧嘴角肌肉急速跳動,心中這般想著。

這時,黑袍人不懷好意的聲音又響起,「對了,你要是無法完成第一層『大道三千』的傳承,將永遠無法離開這裡。」

「什麼?」楊寧這下的吃驚更厲害,饒是他心性堅定,也險些從地上跳起來。

黑袍人淡淡一笑,說:「這世間哪有那麼好的事,要是隨便能獲得的傳承,又豈能破開一切的修鍊屏障?另外,『大道三千』里包羅萬象,你融會貫通后,天文地理、醫史經書無可不通。」

聞言,楊寧身子一震,一臉的震驚,對這「大道三千」很是嚮往。

那上面八層還有些什麼傳承?楊寧聲音有些發乾,眼神極為火熱。

「上面八層,呵呵,這個靠你自己去探索了。」黑袍人搖搖頭。

「好吧。」楊寧有些無奈,聳聳肩。

「小傢伙,本殿主很看好你。希望你能開啟……第五層的傳承。」黑袍人話語有些凝重。

「第五層?那裡有什麼?」楊寧問道。

「有……」提起第五層,黑袍人似乎很是激動,不過隨即他又輕輕嘆息一聲,用只有他自己才能聽到的話喃喃說道:「第五層,哎,他怎麼可能開啟第五層。」

「有天大的傳承。」隨後他補充了一句。

接下來楊寧沒有再問,黑袍人也沒有再說,一時間,宮殿里陷入了詭異的平靜中。

過了一會兒后,黑袍人才開口,「這黑暗神殿有諸多通天之處,本殿主雖然是它前任的主人,但是其中的很多用處我也沒能探索出來,希望你在使用時多思考,多觀察。」

楊寧微微一怔,隨即看向黑袍人,問道:「前輩您這宮殿從何而來的?」

「一個上古洞府。」

「呼。」楊寧輕吸一口氣,能在上古中出現的豈會是凡品。

黑袍人繼續說:「在本殿主之後,這黑暗宮殿一共落入過兩人手中,那兩人一個是大武帝國的帝君,一個人是冷夜帝國的大君。他們兩人都沒有開啟過傳承,你是第一個,這說明你比他們都要厲害。」

楊寧有些不好意思,尷尬笑了笑。堂堂大武帝國帝君和冷夜帝國的大君可都是公認的大能之人,沒想到這殿主竟然這般讚賞他。

「這黑暗神殿以及傳承的事以後只能你自己一個人知道,要是被第二個人知道,你將會面臨星流古域那面強者無盡的追殺。」黑袍人神色極為的鄭重,對著楊寧囑咐起來。

楊寧心裡好奇心大起,問道:「星流古域那邊的人很厲害嗎?」

「嗯,非常厲害。」黑袍人語氣嚴肅:「你們這片大陸的頂尖強者放在星流古域都只能算是二流之人。那面的人隨便一個強者都能輕易屠戮整個大陸。」

楊寧長吸一口氣,後背不覺生出一股涼氣,這也太恐怖了吧。

黑袍人想說點什麼,卻忽然嘆息起來。

楊寧皺眉問,「前輩,你還有什麼為交代的,小子要是能幫到你,一定竭盡全力。」

「你……本殿主說的是如果,你真能走出這片大陸,前往星流古域,一定要到聖靈之巔,到了那裡,你能找到我留下的一些東西。同時,你也可以獲取我一生的傳承。」黑袍人緩緩說道。他神色有些暗淡,對於楊寧能走到聖靈之巔他並不抱太大的希望。現下之所以告訴他,全當死馬當活馬醫,試試運氣了。

「前輩,我會儘力。」楊寧點點頭,知道這些事情都是很久以後的事了,沒有足夠的實力,他貿然踏入星流古域,無疑是自尋死路。

「還有,你那個戒指名為黑神之戒,裡面也有一些傳承。其中有一部我早年的防禦武學『黑靈法身』,你可以試圖修鍊。不過,其中的難度有些大。能不能修鍊成功就看你造化了。」黑袍人此刻的身子已經漸漸變得虛幻起來,明顯有靈魂力就要消散的跡象。

見此,楊寧一驚,「前輩,您?」

「時間就要到了,本殿主靈魂力很快就要消散了,切記,這黑暗神殿中每一層的傳承都極為驚人。但是,其中也充斥著無盡的危險。稍有不慎,將會殞命在其中。這第一層的『大道三千』,考驗的是耐心和智慧。不可焦躁和魯莽,切記切記……」

隨著黑袍人這道聲音落下,他身子漸漸虛幻起來,最後化為一個黑色光點消失在了半空中。

楊寧深深對著半空一拜,隨即眼睛落在這麼海洋一般的書冊上,苦笑起來:「該開工了。」

接下來註定有楊寧的苦日子,如此磅礴的書冊子恐怕真能將他腦袋漲破。另外,要幾下這些書冊子,他會需要多長的時間?

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或是一輩子? 戰車上的申敏,看著楊寧雙眼緊閉,只道是他又沉浸到了體內打通經脈。她望著楊寧如此爭分奪秒的修鍊,眼睛中當即閃過一絲異色。

黑暗神殿中,楊寧緩緩走到這些堆積的如同山嶽一般的書冊邊。如此的多的書想要記下來得有計劃才行。

楊寧在腦海中已經將這些書籍做了一些簡單的分類。

大致分為天文、地理、醫學、歷史、道經和修鍊心法。

然而接下來讓得楊寧有些無語的是,他手剛剛伸出才放在書冊上,卻發現他根本無法拿動這些書冊,書冊好像是是被鐵水澆築起來的一般。

楊寧微微一怔,當即手上加勁,卻發現依然無法拿動。

「有意思。」楊寧眼睛微微眯起,隨即摩挲著下巴想了想,忽然他靈機一動,眼睛盯在了手中那個黑神之戒上。

他能進入這黑暗宮殿,完全是靠著黑神之戒,想必黑神之戒也是御動這些書冊的關鍵。

果然,他意識才輸入黑神之戒,臉上立即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起!」

他手輕輕對著身前的一本書冊一招,頓時,書冊便是朝著他飛了過來。

「大周全史。」

印入楊寧眼帘的是四大銀色大字,隨即翻開后,全是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

楊寧苦笑一聲,盤膝坐地后,開始細細的看起來。

大周全史前面記載的是簡介,後面是大周王朝的重大事件、有多少帝王和一些赫赫有名的大功臣以及生平事迹。

其中,讓楊寧印象最為深刻的是,裡面記載的大周四十九為神將的生平事迹和大周的開國之戰。

在大周全史上,大周的這次開國之戰稱為平秦之戰,是典型以少勝多的戰役。周朝以一百萬軍隊一舉擊敗大秦的五百萬雄兵猛將。

這場戰役的領軍人正是大周王朝第一神將楊笑天。

楊寧不由得感嘆,要是大武帝國也能打出這樣的漂亮之仗,他們估計也不會和冷夜帝國僵持一千多年了。

另外大周朝還有一個人周雲天讓楊寧肅然起敬。

大周王朝建國二十年後爆發的叛亂中,周武帝被叛軍圍困在西峰城,形勢異常的危機,虧得第一神將楊笑天拚死保住周武帝才殺出重圍。而西峰城在之後之所以能守住,全靠周雲天。面對叛軍的圍攻,周雲天將四面大門洞開,自己跑到城牆上喝酒行令。

奇怪的是,叛軍沒有一人敢殺入西峰城,叛軍最後不戰而退。

最終這場西峰守城之戰被大周王朝所有人津津樂道的談論,其中周雲天就是在這仗中脫穎而出來的,隨後周雲天被周武帝親自提筆封為三軍統帥,在他帶領下,大周在平叛中取得一系列的戰果。

五日後,楊寧終於將這本大周全史記完。

楊寧咋舌,一本書就要記這麼長時間,這麼多的書冊要多長時間?

不過,現在除了硬著頭皮記還能有什麼辦法?

「史書。」楊寧手輕輕一揚,頓時鋪天蓋地的書飛過來,圍著他身子旋轉,這些全部都是記載歷史的書籍。

……

時間流逝,轉眼已經是一年過去了。

楊寧身邊旋轉的歷史書冊依然多如牛毛。不過經過一年的時間,楊寧現在看書的效率已經大大提高,幾乎可以說是一目十行。

其中,令得他詫異的是,隨著他看書的增長,他記憶力也是越來越好,最後幾乎只需看一遍,就能完全記下書冊上的內容。

這就是讀書的好處,不僅能增長見識,而且也能錘鍊靈魂力。靈魂力越好,記憶力自然越強!

在黑暗神殿中修鍊了不知多長時間,楊寧已經完全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他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見聞越來越多,下頜上的鬍鬚也越來越長。

當楊寧下頜上的鬍鬚長到腹部時,他終於將所有的歷史書冊記完。

「經書。」楊寧手輕輕對著虛空一招,頓時,經書已經匯聚成巨龍一般,對著他飛來。

「多彌心經。」

楊寧淡淡一笑,將這泛著金光的書冊打開了。

經書甚是無聊,還好楊寧已經看完了所有的歷史書籍,心性和見識已經遠非以前的他所能比的,他依然能心平氣和的看下去。

不過經書中也記載過一些有趣的事件和人物。

在兩千多年前,不滅大陸乃是由佛教、天音腳、道教三大勢力所掌握。

佛教之人講究心存善念,舍已為人,其中心的思想就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天音教則是追求自我,世間的一切功名、武道都應該由自身出發,他們所有的行事風格都可歸結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上。

道教追求自由,順其自然,從大自然中領悟到無上的功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