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冷眉嘴裡的冰冰,指的是她妹妹冷如冰。

冷如冰怎麼會出事了?

老公,情深不淺! ,問:「嫂子,你慢慢說,如冰姐是怎麼了?」

冷眉告訴她,夜晚她本來是想留在公司宿舍和唐嫣住一起的,可是,剛洗完澡,就他分別接到魚雷和曹天威的電話,讓她趕快回家,說冷如冰身上中了槍,一直昏迷不醒……

至於冷如冰怎麼中了槍,估計冷眉是嚇壞了,在電話里哆哆嗦嗦地也說不清楚。

蕭雲道:「嫂子別急,我馬上過來。」

安怡然焦急地問:「蕭雲,是誰打的電話,出了什麼事?」

蕭雲收起手機,站起身來道:「是冷眉打來的,她妹妹出了一點事,我得過去看看。對了,怡然姐,你送小倩上樓去睡,順便照顧一下雲秋月!」

「好,你去吧,自己小心一點!」安怡然道。

蕭雲開了車子,很快來到了盧府。

盧府門口守著幾名保鏢,魚雷看到蕭雲來了,連忙帶他進了屋,然後來到後院的一間屋子內,又推開裡面的一道門,移動地板,原來下面還有一間密室。

進入地下室內,燈光下,冷如冰正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冷眉和曹天威以及四大分堂的堂主,都焦急地守在旁邊。

「蕭雲你來了啊,冰冰身上中了槍,到現在一直未醒……」冷眉見到蕭雲來了,就像溺者撈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撲了上來。

「嫂子,你別急,讓我看一下如冰姐的傷勢!」

其實,在蕭雲一進門時,他已經打開神識,看到在冷如冰的左胸口上中了一槍,好在子彈卡在胸間的肋骨間,沒有傷到致命的地方。

蕭雲來到床前,掀開了蓋在冷如冰身上的被子,發現她的左胸幾乎被鮮血染紅了,看到鼻息平穩,只是暫時昏迷,沒有什麼大的問題。


蕭雲道:「問題不大,你們放心,我來幫她取出身體的子彈!」

說到這,他運用起隔空取物的方式,將手掌覆蓋到冷如冰左胸的部位,輕輕一晃,嗖地一聲,那粒子彈頭便到了他的手掌心裡了。

呃,曹天威等人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玩魔術也沒有他這麼厲害呀。

隨後,蕭雲又在冷如冰受傷的部位打進兩道靈氣,只片刻工夫,只聽得冷如冰呀地叫了一聲,睜開了兩眼。

「冰冰,你怎麼樣了?」冷眉上前急切地問道。

冷如冰從床上爬坐了起來,用手按了按左胸,一點也不疼了,笑道:「姐,我沒有事了,呃,就像沒有受過傷一樣。」

旁邊的人都吃驚地打量著蕭雲。

這傢伙簡直不是人!

是神啊!

這時,冷如冰一眼看到站在旁邊的蕭雲,驚道:「蕭雲你來了啊,是你幫我從身上取齣子彈的?」

蕭雲笑了笑道:「是啊,還好,從子彈上看,是土製的槍,殺傷力並不是太強,好在也沒有傷在你的要害,否則,還真不好辦了!」

旁邊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姓蕭的簡直脫離了地球人的節奏了,這一眨眼的時間就治好了冷如冰的槍傷,難道他真的是神嗎?

「蕭雲,真的謝謝你了,謝謝你救了我的妹妹!」冷眉淚眼投送到蕭雲臉上,咽語欲泣地道。

蕭雲暗嘆一口氣,他從冷眉的語氣聽得出來,知道她心裡的想法。

先前,她能將身體給他,其實他也知道,除了一個女人當時的衝動,其實更多的是在無助徘徊中,想尋求他的保護。

——因為她失去了靠山!

在這個世上,弱肉強食好像成了不變的定理,儘管猛狼幫忠心耿耿的四大堂主在身邊,作為總堂主的夫人冷眉還是少不了心如孤鶴,她真的害怕。

她害怕什麼?

因為盧九堂不在了,還有比老公更能維護她的人么?

其實蕭雲想告訴她,盧哥不在了,他既然將你交給了我,我肯定會……

不過,他不知道怎樣才能讓她明白他的心。

「嫂子,不用客氣了,」蕭雲轉而問冷如冰,「告訴我,我現在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是我說吧!」曹天威道。

他告訴蕭雲,其實他們早就懷疑堂主之死,與飛虎幫的洪其昌有關了。

為給盧總堂主報仇,早在兩天多前,他們就開始策劃,如何找到對總堂主開黑槍的兇手。

按他們的想法,即使要對手,洪其昌不會親自出面的,肯定是他手下五虎將動手的。

為了防止冤殺無辜,於是,他們便派人暗中調查,在盧大堂主出事的那一天,那五將都幹什麼去了。

幾經周折,結果,他們查出是飛虎幫五虎中的刀鋒,在那一天帶人到了國購超市,而且那些人身上都佩帶了土製手槍。

什麼都清楚了。

冷如冰告訴曹天威,緊盯著刀鋒。

也就是今晚,有人向冷如冰報告,說刀鋒帶了一些人,到了一家酒店。

冷如冰說知道了。

同時她向報告的人說,這事不要告訴任何人。

但這話很快傳到了曹天威的耳朵里,他知道事情有些不對。

——不對的地方,是冷如冰獨自想給盧堂主報仇,她從頭到尾設計好了一個計劃,讓猛狼幫轉向正當行業,到時萬一出了什麼事,那都是她冷如冰一個人的事情了。

冷如冰當眾讓魚雷弄槍,可她獨自一人去了。

顯然,即使是弄槍,也是一個幌子,冷如冰想讓大家知道,給盧堂主報仇,大家一齊動手。結果卻是她一個在暗中準備動手。

原來冷如冰不想連累猛狼幫的任何一個人。

曹天威發覺了事情不妙,立即通知了其他兄弟,暗中帶好了武器,立即趕往那個酒店,可已經遲了。

冷如冰在酒吧殺了刀鋒和她身邊的人,但她自己卻中了槍,躺在了血泊之中。

曹天威知道很快警察就會趕到,畢竟是出了出條人命,而且冷如冰的身份也暴露了,他也不敢將她送到醫院,就帶她到了盧府的這個地下室。

聽完曹天威的敘述,蕭雲沉默了一下,問冷如冰:「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我知道這次殺那刀鋒做得太明顯了,警方肯定在抓我了。如果我能離開銀河,我想到伏蛇鎮去。」冷如冰道。

冷如冰告訴蕭雲,伏蛇鎮是靠華夏與緬甸的交界處,因為地理位置特殊,是沒有政府管的地方,她早幾年在學武的時候,有個師兄,如今在伏蛇鎮自創了一隻軍隊,在那兒稱霸一方,她想投奔他去。

「你能幫我離開銀河鎮么?」說到這裡,冷如冰問蕭雲。

她也知道,自她殺了猛狼幫的刀鋒后,只怕銀河市區內到處都有警方在追捕她了。

這次她的行動太衝動了,在她用刀砍向刀鋒的時候,幾乎在場的好多人認出了她是燃情酒吧的老闆娘。

在被蕭雲救活后,她才知道衝動是魔鬼,她不想死。

她不僅不想死,還想強大。

還沒有等蕭雲回答她問話的時候,有人跑進來道:「不好了,門外來了一幫警察!」

蕭雲問:「領頭的是誰?」

那人道:「是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歐陽冰。」

暈,蕭雲知道,歐陽冰來到這裡,那麻煩可大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以歐陽冰那霸王花的個性,知道冷如冰殺了人,躲在了盧府,肯定不會放過她,立即就會將她帶走。

蕭雲在歐陽冰的面前,雖然還有點面子,但眼下畢竟事關幾條人命的大案,絕對不會給他一點面子的。

歐陽冰性格冷冽,內心溫柔,雖然她在很多事情上,可能會偏向蕭雲這一方,但在大是大非上,卻絕不會退讓一步的。

更何況在那個暴力警花的眼裡,冷如冰本身就不是他蕭雲的什麼人。

「這……怎麼辦?」冷眉到底是女人,遇到這種事,已經嚇慌了。


其中一個名叫方雄的堂主,眼神一冷,咬著牙道:「我叫上兄弟,殺開了一條血路,保護冷堂主衝出銀河市區。」

蕭雲一聲冷笑道:「你當這是在古代啊,還殺開一條血路?怎麼殺?」

呃,聽到蕭雲的質問,方雄一怔,知道自己這辦法的確是太愚蠢了,和警察對著干,這不是明擺著要毀了猛狼幫嗎?

到時估計要讓洪其昌樂得連屁股都要開花了。

曹天威還算冷靜,道:「就讓冷堂主藏在這裡,等情勢緩和了一些,再想辦法護送冷堂主出城。」

「只怕這個辦法也行不通,以歐陽冰的機警,估計她已經發現了如冰姐的行蹤,否則她不會這麼快追趕到了這裡。」蕭雲道。

冷眉的眼睛又紅了,在這些人中,她知道最有本事的,也只有蕭雲,她只能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除此之外,她沒有別的辦法了。

「蕭雲,你給想個辦法吧,我只有這麼一個妹妹,我不想讓她有任何損傷!」冷眉哽咽道。

蕭雲將眼光轉向冷如冰,問:「你真的要到伏蛇鎮去?」

冷如冰點頭道:「是的。」

「冷姑娘,」曹天威道,「你一個人在路上不安全,我陪你去。」

曹天威年紀在猛狼幫里算最大的了,就連盧九堂在世時,也得叫他一聲曹叔。

他很有眼力,聽到蕭雲那樣問冷如冰,就已經知道他的辦法了。

冷如冰搖頭道:「曹叔,我走了,這堂主的位子就是你的了,你不能離開猛狼幫,這一大家子的事,還得由你撐著呢。」

曹天威道:「不行,我不放心冷姑娘一人出門,伏蛇鎮那地方我去過,非常的亂,再說,你那位師兄也是多年沒見面了,在那種地方,誰知道他會變成什麼樣的人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蕭雲點頭道:「曹叔說的對,如冰姐,以我的意見,就讓曹叔陪你去吧,另外,曹叔可以多挑幾個身手好的兄弟,多一份自己的力量,到時也能相互有個照應。」

魚雷也跟著道:「冷堂主,我也和你一道去!」

「那猛狼幫怎麼辦?」冷如冰還是不放心地問了一句。

畢竟,這猛狼幫化了姐夫多年的心血,如果在自己的手裡毀了,姐夫在地下有知,他能不傷心嘛!

其他三個堂主都相互望了望,雖然他們很想出頭坐上總堂主這個位子,但自忖怕也伏不住眾,畢竟他們的資歷都太淺了。

曹天威將眼光投到了蕭雲的身上,道:「蕭先生,我有一句冒昧之言,不知當說不當說?」

蕭雲笑了,道:「曹叔,這裡沒有外人,有什麼話直說無妨。」

「你能否幫一下忙,挑起猛狼幫這副擔子?」曹天威遲疑著說道。

此言一出,眾皆一驚,唰,都將目光集中在了蕭雲的身上。

他們都知道,如果論誰最有資格和本事,坐猛狼幫總堂的位子,在場的人,恐怕沒有誰比蕭雲更適合的了。

他要是坐上猛狼幫總堂主的位子,在銀河市區一帶,還有誰敢碰猛狼幫?

可是,他會答應嗎?

冷如冰兩眼緊盯著蕭雲,道:「蕭雲,求求你了,看在我姐夫的面子上,你就答應吧。」

蕭雲笑道:「對了,如冰姐,我好像聽你說過,要給猛狼幫改名,成立一個公司集團?」

冷如冰道:「是的,我和四大堂主也都商量過了,可後來考慮到下面一些兄弟,一下子讓他們全部走進公司,一切按程序化來做事,恐怕一個時還不習慣。所以大家說,公司集團要成立,猛狼幫這個組織也先放著,循序漸進,慢慢地融化到公司里來。如果過於急躁了,怕要鬧亂子的。畢竟下面一些兄弟自由散漫慣了的,得一步步地來。」

「你說的也有一些道理。不過我有一個想法,你和曹叔、魚雷先到伏蛇鎮那兒站穩腳跟,想辦法擴大你們的勢力,到時這裡的一些兄弟真的不能進入公司的,就全部調到你那裡去。」

「對,這個辦法好,」曹天威拍手贊成,又沖著冷如冰道,「就看你那位師兄為人怎麼樣了,如果不行的話,我們就想辦法拉籠他的一些人,來個梁山泊火拚王倫。」

對於曹天威的話,蕭雲心裡不由得給點了一個大讚。

如果真的在那裡建上一支隊伍,這對於他以後對付一些國外的邪惡勢力來說,也是可以利用的力量。

不過,這事風險也很大,弄得不好,冷如冰和曹天威的性命會丟在那裡。

伏蛇鎮的那個地方,可是一個沒有法制約束的地方,每天明槍暗刀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沒有一點實力根本就在那站不住腳。

蕭雲沉思了一會,道:「曹叔,你的想法好是好,但凡事都得三思而後行,安全至上。」

其實,他也知道,曹天威算是個老狐狸了,眼光獨到,做事穩重,不是那種愣頭青腦子容易發熱的人。

「放心,冷姑娘在那兒,一切我都會從她安全的角度考慮的。」曹天威道。


蕭雲笑了笑道:「好,既然這樣,猛狼幫總堂主這副擔子,暫時由我頂下來吧!」

此話一落地,四大分堂的堂主,以及冷如冰、魚雷等人,撲嗵全跪在了地上,拱手齊聲道:「叩拜總堂主!」

「快起來吧!」蕭雲慌忙伸手將幾個人一一從地上攙扶了起來。

曹天威熱淚盈眶地道:「蕭堂主,以後猛狼幫的兄弟全部拜託給你了,現在我可以告訴你,等冷姑娘在伏蛇鎮能站穩腳跟,建起自己的勢力,那裡的兄弟也都隨意聽你的指揮。」

蕭雲要的就是他這一句話。

江湖中人,最重的是信諾,他知道,姓曹的此言一出,也就是鐵板上釘釘的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