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一會兒,喬綿綿就被吻到缺氧,呼吸困難了。

身上也越來越無力。

她都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再次被壓到身下的。

盤旋上方的男人像是會吸人精血的妖精,喬綿綿被他弄得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伸出去要阻攔他的手,被他強勢又霸道的按住了。

「寶貝,我餓了。」

墨夜司看著身下臉色緋紅,眼神迷離,渾身都泛出一層淡淡粉色的少女,眸光幽暗的有點可怕,眼裡充滿了侵略性:「寶貝,我要你。」

「不……」

喬綿綿剛開口說了一個字,唇再次被堵住。

她也再次被吻到渾身發軟,大腦一片空白,無力再思考。

就在她被吻到意亂情迷,已經毫無招架之力,任由著他折騰的時候,男人滾燙如火的身體卻忽然撤開了。

隨著他一起撤走的,還有他身上那股極強的侵略性。

喬綿綿疑惑的睜開眼,泛著迷離水色的眸子看向了身旁的男人。

只見墨夜司衣衫凌亂的翻身下了床,他氣息還有些急促,安靜的房間里,能聽到他同樣急促的喘息聲。

他赤著雙腳下了床,轉過身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走了兩步,又停下來,回過頭朝喬綿綿看過來,對上她那雙帶著疑惑的烏黑水眸時,性感的緋色薄唇輕輕上揚了下,聲音沙啞的開口道:「寶貝,等我一下。我去拿個東西。」

喬綿綿眨眨眼。

拿東西?

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他要去拿什麼?

本來,她一開始是拒絕的。

但後來被這個男人調動起了情緒。

他剛剛忽然撤開,她有點難受……

墨夜司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麼,又輕輕勾了下唇角,用越發沙啞性感的聲音低語道:「我去拿避孕套。別急,老公馬上就回來啊。」

說完,他便轉身走進了浴室。

喬綿綿:「!!!」

一瞬間,她小臉「轟」的一下就紅了。

什麼叫她別急。

她一點也不急啊!

*


一個小時后。

沒吃晚飯,再加上又被逼著空腹做了一個多小時「有氧運動」的喬綿綿渾身無力的癱在床上。 「多謝前輩好意,晚輩心領了,不過晚輩已經取得寒玉,無需在麻煩前輩!」洛燕拜謝,說出的話卻引起嘩然.

天空的聖境修士蹙眉,而赤霞宗的諸位長老卻是大驚,這件事他們之前沒有得到絲毫消息!

「洛宗主,此事你可考慮清楚了?!」聖境修士神色不滿,露出怒色。他一怒,影響天地規則,讓眾人心頭如巨石壓頂,場面壓抑。

洛燕卻是無懼,不卑不亢開口「前輩,此事弟子不願,所以懇請前輩不要在提及!」

「好!哼——不識抬舉。」聖境修士冷哼,甩袖轉身離去,任誰都能看得出他對這個回答十分不滿。

「前輩留步!」就在此時,赤霞宗一位長老急忙開口挽留。

聖境修士神色陰沉,冷冰冰說了一句「還有何事!」

「前輩,此事待我等商討一會可好?」長老請求,他們不願見此事就這麼黃了,聯姻對赤霞宗絕對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我已經說過,此事就此決定,還有什麼可商量的!」洛燕溫怒,此事展現出她身為宗主的強勢一面。

「洛燕,你身為一宗之主,應該全心全意為宗門考慮!聯姻之事有和不可?」而宗門內長老更加強勢,底氣十足的喝叱。

一位老嫗也是附和「聯姻之事,對宗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若不是對方看不上老朽我,老朽我願意身先士卒!」

···在空中注視這一切的葉銘感覺渾身惡寒,那老太婆滿臉皺紋,以她道境修為,都不知活了多久!居然恬不知恥說出這樣的話,而且葉銘也注意到,那聖境修士聽到這話時臉色也不怎麼好看。

不過葉銘卻是沒注意到,在他身後的木岡欄與木啼朴此時臉色有些古怪,盯著對面的聖境修士,相視一眼,有些無語,似乎雙方認識!

「既然你這麼想嫁,你嫁好了,哼——!」此時一聲嬌喝響起,似乎很氣惱。

葉銘此時才注意到,一直站在洛燕身後的居然是——雪遷!

呃···葉銘此時不禁撓頭,難道這丫頭是洛燕的徒弟?那要不要幫她一把?也算是對昨日之事的一個謙禮了!

「你···」那老嫗被氣得話結,怒指著雪遷,卻不知該如何喝叱。

葉銘知道,該自己出場了,不然這事難有結果,洛燕就算是一宗之主,但顯然還沒有到一言堂的威信,畢竟她才剛繼位不久!

「咳咳,雪遷姑娘說得是,這樣的老不羞真是恬不知恥,別人出嫁都管,難道是因一生都沒嫁出去,所以心中嫉妒,想將雪遷許配一個醜八怪?」

葉銘走出來,手中的摺扇很刺目,但他說的話更加刺耳。而且特別陰毒,該罵的一個沒落下。

老嫗被葉銘一句話氣得臉色漲紅,張嘴欲要喝叱,但有人比他更先開口「你是何人,敢辱罵我孫侄!」

葉銘回頭看著開口怒喝聖境修士,雙眼冰冷,先前對方用了道音,不過被邱世輝化解了,不然自己多半得被對方一聲吼死。

「你何時聽到我罵了你孫侄?我剛才明明在誇讚他,誇他恬不知恥,誇他無恥下流!」葉銘冷笑,完全是往死里罵,後方有不少人都被逗笑了,不過又不敢出聲,只能死憋著。

「你…找死!」聖境修士呼吸急促,指著葉銘眼中露出殺機。

「候天道友息怒,消消氣,別動怒!」此時木啼朴連忙現身打圓場,臉上卻是堆滿了笑容,不過心中卻是苦笑。

這夏侯天可是親家,若是此次自己與兒子的傷勢能恢復,想來自己孫子也可以儘快與對方侄女完婚,所以他此時也只能出面阻止!

他可是知道葉銘身後一直沉默不語如同跟班的邱世輝有多恐怖,和木家白樺古祖一個年代的人物,修為深不可測,當世難有人匹敵。

若是夏侯天將此人惹怒,不死也得廢掉,雖然夏家強勢,但也並非人人畏懼!

「呵呵,木啼朴你還沒死呀!我剛才還在疑惑這小子怎麼憑空出現,原來是你在暗中幫襯。」夏侯天冷笑,陰陽怪氣開口。

木啼朴無奈苦笑,這怎麼可能是他動的手腳?他修為雖然勝過夏侯天,但想神不知鬼不覺潛入對方身邊,這種事他也做不到,更別說還帶著三人了。

而此時赤霞宗所有人都沉默不語,葉銘剛才出言辱罵時就將他們嚇了一跳,如今看來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就連洛燕此時都沉默不語,看向葉銘的目光透出複雜!她是赤霞宗宗主,她可以為自己弟子拒絕訂婚一事,但卻不敢得罪聖境修士,因為這樣會給赤霞宗帶來滅頂之災!

所以在葉銘辱罵聖境修士時她心中也是忐忑,為其擔憂,不過如今看來,葉銘身份似乎也不一般,這就讓她不由沉默了。

倒是她身後的雪遷眼神異彩的看著葉銘,眼中滿是驚奇!

葉銘見雙方認識,不由無趣掏了掏耳屎,但還是沒有放過對方的打算「你倆給去把對面的傢伙揍一頓,打得他媽都不認識!我就出手治療你倆的魂傷。」

木岡欄與木啼朴一驚,震驚葉銘一語道破他倆的魂傷!不過臉上還是露出為難之色解釋「前輩,他可是夏家···」

「糙!老子揍人從來不管對方身份,你倆要是不出手,我讓我孫子親自動手滅了他。」兩人話還沒說完就被葉銘霸氣打斷,葉銘本就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狂妄到沒邊的主,怎麼可能關心對方是夏家還是冬家?

木岡欄與木啼朴掙扎一會,最終還是咬牙對夏侯天說道「候天道友,得罪了!」

木啼朴對面前少年的稱呼引起夏侯天注意,但見兩人真的要為此動手,他臉色迅速陰沉下來了「木岡欄、木啼朴,你倆考慮清楚了?真要跟我動手!?」

「候天道友,還是雲間一戰吧,不要波及無辜!」木啼朴抱拳,口中話語表露出自己態度。

「哼!怕了你們不成?」夏侯天冷笑,隨即三人化作流光沖入雲間,下方只有少數幾人可見雲間狀況。

而葉銘如今修為不夠,肉眼還無法望透雲層,不過邱世輝揮袖間一道神通凝練成天鏡,將雲間景物清晰映照,讓所有人都可清晰觀看。

「孫子,你說那邊會勝?」葉銘看著對峙的三人,笑著詢問邱世輝。

「木啼朴修為最高,不過他與木岡欄都是重傷之軀,這一戰——不好說!」邱世輝搖頭,感覺雙方五五開,不過若是久攻不下,木家兩人必敗!

葉銘點頭,隨即靜靜觀看雲間大戰。

————————大家猜猜夏侯天是誰??書海只在這無恥滴笑笑——嘿嘿嘿···

… 而身旁的男人,卻還是精神奕奕的。

就像是一隻剛剛吸飽了精血的狐狸精。

而喬綿綿,就是那個被吸幹了精血的女人。

都說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

沒什麼事情,是睡上一覺不能解決的。

如果不行,那就再睡第二次,第三次……

喬綿綿有氣無力的翻過身,眼裡帶了點怨氣的看向身旁的男人,開口,聲音沙啞的厲害:「墨夜司,我餓了。」

「嗯,寶貝想吃什麼?」

「我想吃什麼,都可以?」

「嗯,當然。」


某方面得到了滿足的男人心情極好,眉梢眼角都帶著愉悅的淺笑,伸手在她臉上輕撫著,聲音溫柔極了。

要說墨夜司有多滿足,也不是。

他覺得,他永遠都要不夠喬綿綿。

他的滿足,更多的是來自於心裡的一種滿足,而非身體上的。

每次要她的時候,他都極其享受那種能將她完全佔有的感覺。

那一刻,他才能感覺到,她是徹徹底底的屬於他。

喬綿綿想起他剛才把她欺負的那麼狠,便帶著怨氣的瞪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不想吃外賣。」

墨夜司勾唇,點頭道:「好,不吃外賣。」

「我也不想出去吃。」

「好,那就不出去吃。」

「你給我做!」她知道他不會做飯,故意刁難他,「我想吃糖醋排骨。」

墨夜司沉默了一瞬。

喬綿綿馬上就拍開他的手,裝出生氣的樣子:「算了,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我剛才也就是隨便說說,你一個從小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會做什麼飯啊。」


「我還是點外賣算了。」

她伸手將床頭柜上的手機拿了過來,翻出外賣APP。


剛點開,就聽到身後的男人用一種有點糾結又有點猶豫的聲音說道:「你真的……想吃我做的飯?糖醋排骨我沒做過,不過你真的想吃,我可以現在就去學。」

喬綿綿這才轉過頭看向他:「你真的願意做?」

墨夜司點頭,有點無奈,眼裡卻帶著濃濃的寵溺:「你想吃,我就做。寶貝,只要你開心,我沒什麼事情是不能去做的。不過,你到時候別嫌難吃就行了。」

他對自己的廚藝,沒多少信心。

除了那次給她熬紅糖水,下了一次廚。

其他時候,他就沒進過廚房。

但是,她真的想吃他做的飯,他可以為了她去學。

喬綿綿本來也沒想過墨夜司真的會答應。

她就是心裡還有點怨氣,所以才會故意刁難他。

他會做什麼飯啊。

估計連個番茄炒蛋都做不好,更別說是糖醋排骨了。


但等他真的點頭答應了,她又忽然有了興趣。

她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眨眨眼,眉頭蹙了下:「可是,這裡沒有廚房,也沒有食材。」

「這些都不是問題。」

墨夜司沉默幾秒后,翻了個身,拿起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喬綿綿聽到他壓著嗓子低聲說道:「我需要一套住房,還有,準備好做糖醋排骨的食材。嗯,其他的也買一點,要女孩子喜歡吃的。」 雲間大戰爆發,三人都是大能存在,動輒山崩地裂。如今在雲間,第一招對決就排雲見日,露出一片萬里晴空!

雙方激烈大戰,二對一,但正如邱世輝所言,木家二人有傷勢在身,實力不及全盛時期一半。二打一的情況下也未能取得優勢!

不過爆發出的戰力還是恐怖無比,道術神通揮手就是十幾種,各種符文在虛空綻放,規則之力被演化成殺器進行攻伐。

整片天空都被打崩了!空間在塌陷,虛無氣息外溢,就算聖人也要避開,不過幸好破碎的空間又會極快癒合!

不過若是在地面開戰,絕對是焦土成片,別說赤霞宗,整片落月湖連同周圍的赤霞城都得覆滅。

「殺!」木啼朴大喝,雙手演化星辰,橫推向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