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騰炎終於有機會打量這位地皇強者了。

老來得女。

之前騰炎已經了解到白靈是眼前這尊地皇在五十多歲的時候所生,如今白靈十四歲,也就是說這尊地皇至少也有六十四歲。然而此刻他看上去卻像是一個中年男子,這讓騰炎心中不由的一陣好奇。騰炎不知道,人類隨著修為的提升能夠存活的歲月也就越長,即便是剛剛邁入地皇的強者只要不出現意外,都能夠活到三百歲左右,保持容顏那自然理所當然。

至於唐三?

唐三雖然是天尊級強者,但是他先前身重劇毒,導致丟為跌落,同時還要承受著劇毒的折磨,所以他才會變得如此的蒼老,變成一個佝僂老者。如若不然,唐三現在看上去可能比眼前這尊地皇還要年輕。

片刻間,白靈已經跑到了白雄面前。

「呵呵,靈兒今天都幹嘛去了啊?」看著身邊的白靈,白雄微笑的問道。

「靈兒今天去逛街去了。」

「哦?」

「其實……其實靈兒是去找跟班了。」

「是嗎,那你找到了?」

「嗯,找到了。」

「是他?」白雄說著那隱晦的眼神看了騰炎一眼。

「對呀,就是炎炎。」白靈應聲道,「爹爹你看,這是炎炎的戰寵,它可好玩了,而且它還能吃金幣呢。」隨即,白靈將毛球放在了白雄面前的桌子上一臉痴迷的說道,此刻有著騰炎的要挾,毛球也只是老老實實的停留在桌子上,根本沒有亂動的跡象。

嗯?

白雄掃了一眼毛球。

金色毛球?

未知的武獸?

吃金幣?

白雄的心底閃過一絲的驚愕和好奇。

「爹爹,你也給靈兒抓一個好嘛。」不等白雄想明白毛球是什麼武獸,白靈便已經抓住了白雄的手臂,搖晃著他的手臂,白靈那撒嬌的聲音響起「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好好好,爹爹給你抓一個。」

「真的?」

「當然是真的,爹爹什麼時候騙過靈兒?不過……這種武獸爹爹以前沒有見過,也沒有聽過,很可能是稀有武獸,想要抓一隻一模一樣的可能會有點難度,也需要時間。再說了,你這不已經有一隻了嗎。」白雄如實說道,抓捕一隻稀有武獸?那即便是他這樣的地皇強者也沒有絕對的自信。

「啊,可是這是炎炎的。」

「他不是你的跟班嗎?」

「我……」

「好了,這段時間你就先玩這隻,爹爹一定想辦法在最短的時間內給你抓一隻回來。」看著白靈那一臉委屈和不滿的樣子,白雄微笑的說道。一瞬間,在白雄的定義之中,毛球直接成了一隻玩物。同時,似乎騰炎成了白靈的跟班之後,騰炎的一切就都歸屬於白靈了一般,白雄絲毫沒有客氣的樣子。最重要的是,白雄至始至終只看了騰炎一眼。

呵……


看著眼前的父女,騰炎心中淡然一笑。

羨慕至極。

母親,父親?

雖然在世俗最後一戰的時候騰炎也見到了自己的生父,可惜兩人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騰玄風就被阿福帶走了。對於這種父子之情騰炎可以說從來都沒有享受過,此刻看著眼前的一幕或多或少心中都有少許的羨慕。

母親!!

同時,騰炎想到了須彌戒之中那一塊紫色令牌。

母親的信物。

這也是尋找母親唯一的線索。

「好了,靈兒先出去,爹爹有話跟你這個跟班說。」突然,白雄摸了摸白靈的腦袋,淡淡的說道。同時,騰炎也瞬間回過神來,那詫異的眼神看著白雄,這個地皇有話對自己說?這讓騰炎心中很是詫異。

嗡!!

白靈的身體卻是不由一震。

刷……

她直接撅起了嘴,那不滿的眼神看著白雄,道:「爹爹,你不許那樣做。」

額?

聞言,騰炎一愣。

白靈,什麼意思?

呵呵。

白雄卻是淡然一笑:「靈兒放心,爹爹不會的。」

「真的?」

「真的。」

「那靈兒出去了哦。」

「嗯。」

看著白雄,白靈再次抓起了毛球,然後直接向著大殿之外走去,當白靈走到騰炎身邊的時候,她腳步一陣停滯,更是看了一眼騰炎。隨後,白靈直接轉過身看著白雄,道:「爹爹,你真的不能那樣做,要不然毛球會死的,靈兒會傷心的。」

嗡!!

聞言,騰炎的心猛的一顫。

毛球會死?

什麼意思?

這白雄會對自己做什麼?

刷……

看著白雄,騰炎心中一陣忌憚。

難道他要殺自己?

「放心,爹爹說了不會就不會。」這個時候,白雄看著白靈微笑的說道。白靈聞言直接看向了騰炎,道:「炎炎,要是爹爹欺負你,你告訴靈兒哦,靈兒幫你教訓爹爹。」話落,白靈直接跑出了大殿。

轟!!

騰炎,卻是呆立在了原地。

白雄?

欺負自己?

騰炎心中不由的想到了一種不可能的可能,也是一種很有可能的可能。那就是……之前白靈那些跟班全部都是慘死在白雄的手中,白靈此刻說這些話無疑是不想讓自己和之前那些跟班一樣,因為毛球。

砰砰砰!!

想著,騰炎心臟忍不住猛烈的跳動著。

呵呵。

白雄一直笑著看著白靈離開了大殿,可是當白靈離開大殿之後,白雄臉上的微笑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的陰冷還有……那眼神之中凌冽的殺機,這一幕,更是讓騰炎心猛的一緊。

刷……

白雄直接站起了身。

刷……

他那深邃的眼眸一瞬間落在騰炎的身上。

嗡!!

騰炎的身體忍不住猛的一震。

那個眼神……彷彿要將騰炎的靈魂都看穿一般!!!! 嗡!!

看著白雄,騰炎全身一陣冷汗直冒,心中更是一陣防備。尤其是白雄的那個眼神,彷彿要直接看透騰炎的靈魂一般。這一幕更是讓騰炎緊張到了極致,難道白雄看破了自己的肉身,知道自己隱藏了修為?

白雄。

地皇強者,不怒而威。

咻~~

突然,白雄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他那身形剎那間便來到了騰炎的面前,甚至都不給騰炎任何反應和反抗的機會。下一秒,他右手直接掐住了騰炎的脖子,怒道:「你們真當以為我白雄好欺負嗎?難道我的警告你們忘記了?難道你們真要*我翻臉?」

轟!!

白雄的話讓騰炎心中一震。


什麼意思?

你們,又是誰?

嗚嗚嗚……

但是不管怎麼樣,此刻騰炎雙手還是本能的抓著白雄掐著自己脖子的右手,同時身體不斷的掙扎,看著白雄那眼神之中閃過一抹恐懼,口中更是發出一陣哽咽聲,那樣子彷彿將要窒息一般。當然,這一切都是騰炎裝出來的,僅憑玄帝級肉身,白雄這點手段還不至於讓騰炎如此狼狽。

嗯?

看著騰炎,白雄眉頭一皺。

砰!!

突然,他右手一用力,直接將騰炎摔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

倒在地上,騰炎故作輕咳。

刷……

同時,騰炎的臉色更是一片煞白,那眼神之中也滿是恐懼。片刻之後,稍微緩和了一下之前窒息的感覺,騰炎便直接跪倒在了白雄的面前,大丈夫能屈能伸,當然這一切還是騰炎裝的。當即騰炎慌亂道:「大叔,饒命,饒命啊,我,我,我,我不做小姐的跟班了,不做了,我也不要好吃的,不要好玩的了。」

嗯?


騰炎的反應讓白雄眉頭又是一皺。

哼!!

白雄冷哼一聲,那冰冷的眼神死死的鎖定著騰炎,怒道:「裝,接著裝,現在知道怕了?現在知道求饒了?你早幹什麼去了?難道他們讓你行動之前沒有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人死在我手裡的已經有998個了嗎?」

轟!!

白雄的話讓騰炎心猛的一震。

998人?

果然,那些人都是死在白雄的手中。

他們?

似乎這之中還另有隱情?

「說,究竟是他們兩個之中誰派你來的?」當即,白雄那冰冷的聲音響起。

「我,我是自己來的。」

「怎麼,你不想說?」

「我……真是自己來的。」

「哼,給你三秒鐘考慮的時間,如果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答案,我立馬就殺了你。」看著騰炎那遲疑,猶豫的樣子,白雄那冰冷的聲音直接響起。卻不知道騰炎根本就不是在遲疑和猶豫,而是騰炎根本就不知道白雄說的他們是誰。

殺機!!

騰炎從白雄身上感受到了凌冽的殺機。

三秒后?

他或許真會殺了自己。

騰炎的心不由的一緊,同時那一瞬間臉色更是猛的一變,那雙瞳之中更是湧現出一絲濃厚的怒意,眼前的局面必須要反客為主。當即,騰炎指著白雄直接怒道:「神經病,你腦子有問題?」

額?

白雄不由一愣。

騰炎這態度前後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我娘說了,出門在外能不惹事就不惹事,你麻痹的,要不是老子身上金幣全被那該死的毛球吃完了,你以為老子想干跟班啊?你以為老子想這樣低聲下氣啊?問問問,老子都跟你說老子是自己來的了,你不信也就算了,你還要殺老子?有錢人怎麼了,有錢人了不起啊?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人老子見多了,在我們那地方老子一定把你往死里揍。」不等白雄反應過來,騰炎那憤怒的聲音便已經再次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