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烏鴉不想再去找了,它累了,它只想在最後看一眼上古,看一眼上古的星空,看一眼上古的生靈,或許也是本能的想去看一眼上古的他……

烏鴉在星空內化作一道流光,看著一顆顆璀璨的星星從一個光點眨眼變為巨大發著微光的星球,再迅速的化為身後的一個光點,融合在身後漫天的繁星中,感受上古星空窒息的美,感悟時光飛逝。一種莫名的孤獨感悠然而生,而且越來越強烈,壓得烏鴉喘不過氣來,這一刻的烏鴉又一次悲傷地想哭。

歲月悠悠,這孤獨的時光一直陪著烏鴉飄蕩在天地之間,活不知所為卻死而不能!

它努力讓自己的眼變得清晰,它要將上古的一切清晰的刻進自己的記憶里,哪怕在回到後世時,很多記憶還是會丟失,還是會被抹除,但現在它只想將這一切都刻印在心中。只有這種珍貴的記憶才能讓烏鴉感覺到他還活著,他的靈魂還在,雖然這讓自己痛苦難耐!

「嗚哇!嗚哇!……」一聲聲嘹亮的啼鳴響起,星空內無數正在邁步的生靈如同遇到了瘟神一般紛紛避讓,躲到了星空深處。

「嗚哇!嗚哇!」星空里,這是一隻黑色的小烏鴉在叫,看到無數生靈害怕它,小烏鴉更得意了,更加賣力的叫起來。渾然沒有感覺到自己發出的聲音造成了多大的破壞。

「轟!轟!轟!」星空中離得比較近的十幾顆大星球發出痛苦的哀鳴,轟然間停止了運轉,慢慢失去了光澤,變得一片死寂。

「誰家的熊孩子啊!能不能管管,再這樣下去,我們還怎麼活啊?現在連星辰都快被它玩死了,以後等它長大了是不是連天地都會被它弄死啊?」

星空深處,不少生靈愁眉苦臉的看著一顆顆星辰停止運轉,不時發出一片片哀嘆。那可是他們的母星啊,在那小烏鴉的死亡魂音下,都變得半死不活了,估計再聽幾聲叫,他們的母星都要死掉了,更不要說上面的生靈了。

烏鴉看著那隻小烏鴉,他有種很熟悉的感覺,這種熟悉源自靈魂,源自血脈。此時看著這隻小烏鴉,烏鴉有種在看著自己的感覺。烏鴉的身子忽的一怔,那個小烏鴉就是幼年時候的自己!

是的,沒錯了,那個就是幼年的自己,烏鴉腦海中突然湧現出許多支離破碎的記憶。烏鴉百感交集,熱淚盈眶,那個快樂無憂的小烏鴉,那個是屬於自己的歲月啊!

「小黑,你又調皮了!」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卻帶著些許寵溺之意。這聲音好似從無盡遙遠的距離穿透時空而來,在這聲音落下的時候,星空內泛起陣陣漣漪,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漸漸變得清晰。是一個男子的身影,他站在星空里渾身上下沒有一絲氣勢散出,但這整個星空卻都在顫抖,都在敬畏。

「王!」烏鴉獃獃的看著,喃喃開口,星空深處無數生靈也都走了出來,一個個恭敬的參拜。

烏鴉一直在心中有一個王,也知道他的樣子,為此柳風嫌棄他樣貌的時候他還親身演化過這個人的樣子,但若不是親眼看見這個影像真實出現在自己眼前,就無法賦予這種真實的感情!那種如兄如父,如血脈相連的感情!

烏鴉獃獃的看著,它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一滴滴灑落在星空里。這一刻它終於知道眼淚為誰而流,它終於知道自己為誰而泣了。滄海桑田,多少歲月都記在腦海中的一個「王」字,當出現在這個配叫王的人身上的時候,這個多少次記起,卻又無故消失在自己記憶里的人啊!那麼親切,那麼的控制不住的想要擁抱的人!

「嗚哇!嗚哇!」黑色的小烏鴉看到那麼多人圍過來,好似很不滿,再次發出叫聲。

無數生靈面色大變,轉身就要逃走。

「你啊!什麼時候能長大?」這時那男子搖搖頭,在小烏鴉額頭輕輕一敲,接著他隨手一揮,那擴散出去的無數音波竟然倒退著返回,如同時光逆轉。

「等你有一天長大了,或許我們都不在了,那時候你一個人要好好的活著,知道嗎?」那男子輕輕撫摸著懷中的小烏鴉,艱難開口,他的目光卻看向星空,那裡正是烏鴉所在的位置。他的目光蘊含著複雜和滄桑,隔著無盡歲月,隔著現實和虛幻,他好似依然能看到烏鴉,能感受到它……在那裡。

「王!」烏鴉再也忍不住,它的眼淚不斷滑落,一滴滴灑落在星空,卻很快消失不見,這裡是夢,它的一切都不容於這個時空。

烏鴉多想再次回到王的懷中,多想再和他一起馳騁星空里,縱橫天地間!然而回不去了,這一切都早已湮沒在歷史塵埃中,徹徹底底的回不去了!

「以後要好好活著啊!」王再次深深看了一眼烏鴉所在的地方,目光中包涵著多少放不下的心事,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吧,他轉過身,抱著懷中的小烏鴉,消失在星空里。

「好好活著!」烏鴉喃喃開口,眼角的淚卻不斷地滑落:「沒有您的陪伴,沒有您的關懷,沒有了那些曾經的美好,就我一人,怎麼好好活著啊?」

烏鴉多想追隨王一起離去,然而它知道那是虛幻的,它只是在追尋一個虛幻的夢而已。夢只是夢,夢醒了,就是現實!

「總有一天,我會去追尋你的!等著我!」烏鴉用那雙肉翅擦乾眼中的淚,目光卻一直注視著王離去的方向,久久沒有移動!

。 「你丫跑哪去了?是不是想拋下我一個人不管啊?你太不負責任了?把我一個人留在這你放心嗎?我被狼吃了怎麼辦你賠啊,還說保護我,有你這樣保護的嗎……」烏鴉剛看到柳風,還沒來得及開口,迎接它的就是一頓狂風暴雨式的質問。

柳風的靈魂和死亡本源的融合早已結束,等他醒來卻看不到了烏鴉的身影。柳風不禁暗自著急,現在上古之門被後世的星空意志封印,沒有烏鴉的幫助柳風根本回不去。

而烏鴉一直以來都很詭異,柳風也捉摸不透它在謀划著什麼。他擔心烏鴉在上古會不會出現了什麼意外,不然他都等了一年了,還不見烏鴉的影子。柳風有心想去找一找,但上古那麼大,星空無盡,柳風那蝸牛般的速度又能走到哪?

於是柳風只好坐在原地苦苦的等待,這麼一坐就是一年。直到今日,柳風終於等到了烏鴉。心中的喜悅剛一出現立馬就被憤怒取代,於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完全不顧自身實力,於是就有了剛才的狂風暴雨。

「呃……」烏鴉想解釋什麼,但話到嘴邊卻又變得無言,唯有默然。在上古觸動自己心結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好多事情縈繞在心頭無法散去,實在是提不起興趣跟柳風對罵。

柳風斜眼瞟了一眼烏鴉,他發現這一刻的烏鴉和以前不一樣了,好像是經歷了什麼慘痛的事情,還沒恢復,看起來心事重重地樣子。

莫不是在這裡被人打了吧,應該不可能啊,只是一個夢境,還有誰能在別人夢裡把人打了?莫非是看到了原來自己凄慘的經歷了,哈哈,有可能啊!

於是柳風忍不住笑著問道:「你咋了?在上古溜了一圈,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來跟我說一說,讓我高興一下!」

看著柳風一臉賤笑,烏鴉再也忍不住了,一張翅膀直接撲了上去。也不管是臉還是屁股,一通亂打。

「你大爺的!能不能別往臉上招呼!」

「啊!我受傷了!」慘叫完順勢向烏鴉那裡一倒,非常巧妙的施展了一記猴子偷桃,正好抓在烏鴉下體上,還真讓柳風抓住了一點東西。

「卧槽!。。。」還沒等柳風反應過來,烏鴉就是一記上撩腿,但是速度沒敢太快,萬一柳風那個混蛋撒手不及,疼的還是自己,烏鴉很明智的減緩了幾道力氣!

烏鴉怒了,下手狠了,柳風。。。慘了!

「哈哈!別打了,哈哈,我錯了,我錯了神鴉大哥,我不該抓你的小鳥,不,不,大鳥,是大鳥,哎喲!你再打我可真死了!哈哈!」柳風一邊樂得不可開支,一邊又連連求饒,實在是有點疼了啊。

烏鴉看著柳風嬉皮笑臉的求饒,更是羞愧難當,媽的,老子的小鳥多少年都沒用,除了母烏鴉誰都不能碰,自從鴉族滅亡,老子都快忘記它的存在了,盡然今天光天化日之下被一個男人抓了,雖然沒人看見,但仍然讓人羞澀。氣死本鳥了,額。。額。。大鳥,我是說我屬於鳥類,本鳥就是本烏鴉大人。烏鴉在心裡默默地為自己齷齪的心靈開脫。

神鴉大人偶爾酒足飯飽,百無聊賴的時候也是有需求的,於是滿天地的晃悠,尋找大的母烏鴉,沒辦法,每當他手裡捧著一直小母烏鴉的時候,老是看著自己的下體感嘆,太大了,真的是太大了。。。


這絕對沒有裝逼,這絕對沒有做作。其實這也是烏鴉想死的原因。恩,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伴隨著柳風的慘叫聲不斷傳來,只看到一直禿毛烏鴉上下翻飛,左勾翅,右擺腿,對著一個人影撲來撲去。那慘叫聽起來很是凄慘,但聲音中卻隱隱夾帶著說不出的笑意。

終於大半個時辰之後,烏鴉累了,停了下來。柳風站在不遠處,全身幾乎沒有一處好地方,到處都是抓破的痕迹。臉上都有幾道爪印,還好不深,要不毀容了。

柳風一臉悲憤的看著烏鴉道:「我受傷了,傷的很重,而且是你故意傷害的我!你責任重大,趕快把你的死亡本源拿出來替我療傷!」

柳風看似一臉悲憤,但眼中卻帶著奸計得逞的笑意。融合了一絲死亡本源,柳風發現自己的靈魂好似進化了。那是一種從低等級向高等級的進化,柳風現在的靈魂現在已經超越了人族的界限,向著不死生靈接近著。只是那絲死亡本源太少了,還不足以讓柳風的靈魂徹底蛻變。於是柳風便千方百計的想要再勒索一點死亡本源,現在正好藉助苦肉計,天賜良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本大鳥,額,本大人下手自然知道輕重,就那點小傷對你來說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能痊癒,你丫還想騙本大人!真是討打!」烏鴉斜著眼睛很不屑的說道。

「嘿嘿!俗話說『看破不說破『啊!」

「你好歹再給我點吧,一點就好了,我不多要,真的,你別多給我,多給我我也不要,做人要講原則!最主要的是我挨打了,下手的是你!當做是對我挨打的補償算了。」奸計被揭穿,柳風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恬不知恥的說道。

「你就知足吧!給你那一絲本源,對我來說代價也很大。而且那一絲本源不但治好了你的靈魂之傷,更有一絲真真正正的融入了你的靈魂。是跟所有人都不一樣融合,你知道這一絲融入你靈魂的死亡本源對你來說代表什麼嗎?」

「代表我無敵了?哈哈!不是吧!我還沒開始修鍊,這麼就無敵了,簡直不敢相信啊!」柳風滿眼小星星,一臉驚喜的道。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你現在連個屁都不是,這一絲死亡本源僅僅是給你一次復活的機會而已!」烏鴉開口道。

「哎,我想也是啊,幸福不會這麼突然間就來的。。哎,等等,我現在怎麼就不算個屁了,我就是個屁,呸!。。我說我能生產屁呢,你要不要見識一下,在免費送你一份大便,看你還沒吃飯吧,恩?」柳風賊笑著,順勢就要解褲腰帶!

烏鴉以翅扶額,無話可說!

「算了,不追究這個,你說復活的機會?什麼復活的機會?這到底幾個意思啊?」柳風好奇的問道,復活,聽起來很牛逼的樣子。

「就是說,即使有一天你被人打得魂飛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有這一絲死亡本源,你也可以再復活!懂?如果沒有被人打得魂飛魄散的話這絲本源將一直存在,而且還會慢慢地發揮它的作用!這將成為你的一大殺器。」

柳風不滿的道:「我怎麼可能被人打得魂飛魄散,我看你才可能被人。。。「

「咦!這麼說,你可以一直不死咯!」柳風羨慕的看著烏鴉,我的靈魂中僅僅有一絲死亡本源就可以擁有一次復活的機會了,烏鴉整個靈魂可都蘊含著死亡本源呢,那豈不是烏鴉可以無限復活,永遠不死了?

「這也是我的煩惱啊!想死都死不了,鳥生寂寞如雪啊!」烏鴉開啟裝逼模式,柳風已遠遠卧倒在地,不卧倒不行啊,都卧倒了還想爬起來海扁烏鴉一頓呢!

其實只有烏鴉知道,上古修士的融合起的作用僅僅是有魂飛魄散的危機時,死亡本源能抵擋住這種危機,讓靈魂少受到一些傷害,之後死亡本源就會立即消失了,即使不用死亡本源,死亡本源也會慢慢地消失。

柳風的不一樣,柳風的萬一被人打得魂飛魄散了,死亡本源就可以發揮職能,能慢慢再次演化出完整的靈魂,復活不在話下。沒有魂飛魄散的話,這絲本源將一直存在,不會消失!以後在慢慢融合一些,估計天地之間又一位精彩艷艷的大神出來了!

。 柳風忽然想到了曲鏡神崖,據李賀同所說,那上面可是刻著一個真名。柳風一直在猜測那個留下真名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生靈,現在看著烏鴉,柳風猜測是不是烏鴉在曲鏡神崖上留下了真名。不然烏鴉又怎麼能一直不死呢?

當然即便是烏鴉留下的真名,烏鴉也不會知道的。天地抹殺一切隱秘的記憶,曲鏡神崖自然也在其內。

「這麼說這禿毛烏鴉是真靈?」柳風斜眼看著烏鴉,看到它全身光禿禿的,一雙小眼睛賊兮兮的,一副猥瑣的樣子,柳風忍不住搖頭,這尼瑪猥瑣樣都能成真靈,那還有天理嗎?若說烏鴉是真靈,柳風打死不信!

這樣正在看著烏鴉一時感覺莫名奇怪,說的好好地怎麼這種眼神,還一直在看,一會搖頭一會嫌棄的樣子,讓烏鴉很是不爽。

「喂!小瘋子,你那是什麼眼神?你居然敢用這種鄙視的眼神看本大人?你是不是欠揍啊!」烏鴉看到柳風的眼神,憤而開頭道,兩雙肉翅支了起來,看起來又要撲了上來。

柳風嘿嘿笑道:「我當然是在仰慕你啊!我突然為你想到了一個震爍古今的偉大稱號,想聽聽不?」

「說!」烏鴉淡淡開口,看起來很不在乎,但一雙耳朵卻已經支了起來。

「以後就叫你不死神鳥,怎麼樣?」柳風哈哈大笑起來,這樣調侃烏鴉他感覺很爽快。

柳風知道烏鴉的最大願望就是死掉,現在給他個不死神鳥的稱號,這下子一定能把烏鴉給氣個半死,剩下個半死就靠它自己完成了,哈哈,柳風內心暗爽不已。

「呃……你怎麼了?」想著烏鴉聽到自己這樣說肯定氣的跳腳,已經做好逃跑準備的柳風頓時沒了興緻。柳風看到烏鴉一副失落的樣子,柳風笑聲也戛然而止,他看到了烏鴉的落寞和傷悲,自從認識烏鴉,柳風還是第一次看到烏鴉這樣的神情呢。

一種經歷人世悲歡離合,飽經滄桑的且悔不當初的表情,連眼神都縹緲不定,就連附近的空氣彷彿都染上了悲哀的色彩。

「沒什麼!要趕快回去了,我們在這已經呆的太久了,再不走會被上古歲月同化,會沾染上詭異和不詳的!」烏鴉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信口扯了謊道,然後就轉身飛到一邊,開始尋找時空薄弱的壁障。

柳風看到烏鴉故意轉移話題,他也不好再多問。柳風看著烏鴉落寞的身影,嘆息道:「這是一隻有故事的鳥啊!」

烏鴉在周圍飛來飛去,它的眼睛里隱隱有淚花閃爍。柳風剛才的話又勾起了它那塵封在靈魂深處許久的記憶。

浩淼星空的一角,群山環繞著一座古老的方形祭壇,祭壇四個角各有一根柱子,隱隱的天地靈氣被四根柱子吸來,鎖到方形祭壇之內,裡面靈氣像白霧一樣瀰漫。祭壇中心位置擺放著一個石頭雕塑,遠遠看去看那雕塑的樣子好像一隻巨大的烏鴉。在如霧狀的靈氣環繞下忽隱忽現,只是這祭壇存在了不知多少歲月了,上面厚厚的鋪滿了灰塵,還有歲月斑駁的印記。

「祖爺爺,問你個問題。我們死鴉族天生有死亡本源,是不是就能一直不死啊?」一隻黑色的小烏鴉落在那祭壇雕塑上,嗚哇嗚哇著開口。

那不知塵封了多少年的雕塑好似動了一下,滿身灰塵簌簌的往下掉落它的眼睛緩緩的睜開,慢慢散發出光彩,眼中露出一絲無奈還有一絲溺愛,雕塑嘆氣道:「祖爺爺快死了,沒事不要再叫我!叫醒我一次,我就折壽數萬年呢!」

原來這石頭一樣的雕像居然是一直一再修鍊的烏鴉,正是想要藉助這個祭壇內濃郁的靈氣突破更高一層的境界。想來已經是靜坐修鍊多年,滿身布滿灰塵,如果不動的話,跟一尊石頭雕像沒什麼區別了。

「我們死鴉族不是可以永恆不死的嗎?祖爺爺你怎麼會死?」小烏鴉很不解的問道,它那兩隻小眼睛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這個天地內,沒有誰能不死。就是這天地也有死去的那一天,更不要說我們這些生靈了!我們死鴉族只是活的比其他生靈長一點罷了!終究還是要死的啊!」老烏鴉嘆著氣說道。

「啊?我不想死啊!死了以後就去了黑暗裡,看不到光,好可怕啊!」小烏鴉明顯被嚇到了,大叫道:「我不要死!我要一直活下去!我要做不死神鳥!」

「呵呵!那你就抓緊時間修鍊,提高自己的修為,去尋求大道,壽命超天躍地。不過話又說回來,傻孩子,永恆的活著有時也是一種苦惱啊!等你有一天真的成了不死神鳥,那時候你會明白的!」那雕塑發出滄桑的聲音。

「我不管!我就要一直活著,我要成為傳說中的不死神鳥!」

「唉!要想返祖成為不死神鳥,需要我死鴉族所有族人的靈魂為你獻祭,為你開啟族源啊!」雕塑聲音很小,當時的小烏鴉沒有聽清,當無數年後,一個個族人為它獻祭了靈魂,走向永恆死亡之時,小烏鴉終於明白了。

「不死神鳥啊!」烏鴉喃喃開口,聲音沙啞,似哭似笑。「難道做不死神鳥的結局就是我這個樣子的嗎?為什麼當年我沒有隨著它們一起去死?你們甘願成全了我,可你們知道我活的有多痛苦嗎?生不如死卻又死而不能!」

烏鴉經歷這麼多歲月洗禮,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天真的小烏鴉了,他明白了好多事情真的比活著更重要!更有價值!

柳風默然的看著烏鴉,這一刻好似整個星空都變得悲傷起來,一股哀傷的氣息在星空里瀰漫。

「小瘋子,快過來!我們馬上離開這裡了,做好準備!」烏鴉全身散發著烏光,它在極力召喚上古之門的出現。伴隨著烏光散發,一道石門在星空內若有若無的閃現出來。

「你即便將上古之門封印,以本大人的本事想要把它召喚出來,那還不是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嗎?沒有什麼能夠阻止我,哈哈!」烏鴉看見石門出現,先前悲傷的氣息頓時看不見了蹤影,一股豪邁之情迸發而出,一副天下捨我其誰意氣風發的樣子。

轟!一道浩瀚的意志轟然從星空內降臨,直接轟在那道石門上。那道石門猛地一震,石門上面裂紋的紋路像閃電一樣從中心向四周蔓延,紋路裡面散發出耀眼的白光,好像馬上要崩碎了一樣,終究沒有崩碎,那道石門就這樣慢慢地消失不見了,周圍也瞬間恢復了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呃啊!」烏鴉正在大笑,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它的大笑戛然而止。烏鴉如同被卡住了脖子,整個人都呆住了,一動不動,一臉的震驚。

「這是怎麼回事?該死的!為什麼連上古的天地意志都來阻撓了?」烏鴉急的跳腳,在星空內飛來飛去,現在它是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烏鴉施展了夢回上古的神通才送柳風進入上古,而且是以靈魂狀態來的,對上古的一切造不成絲毫影響,自己本身更不會有啥影響,都來了好幾次了,烏鴉實在不明白到底出現了什麼事了!

柳風看著那道石門被天地意志轟退,他的心裡隱隱間有了猜測。

「或許是因為我吧!」柳風小心翼翼的開口。

給讀者的話:

本書群號:139481377,歡迎各位朋友一起討論交流,有疏漏之處歡迎指正,謝謝大家!

。 「啥?」烏鴉氣急敗壞的出現在柳風面前。「這是你搞出來的?你怎麼這麼調皮呢?」烏鴉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指著柳風。

「完了!先前只有後世的封印,我還有點把握能打開上古之門,現在連上古的天地意志都出來干擾了,就真的很麻煩了!」烏鴉一副頹然的樣子。

「那怎麼辦?我們就一直留在這裡?回不去了?連無所不能的神鴉大人都沒辦法了嗎?」柳風問道,他看出來了,烏鴉絕對有辦法,只是不刺激一下,這貨是不會將全部手段顯露出來的。

「誰說我沒辦法?你居然敢輕視偉大的神鴉大人?」果然烏鴉一下子跳了起來,它很憤怒的指著柳風,一臉的怒氣。

「你行你上啊!」柳風淡淡的話語讓烏鴉更加怒不可遏。

「你小子,你等著!讓你看看偉大的神鴉大人是怎樣轟開天地封印的,到時候別亮瞎了你的眼!」烏鴉一臉桀驁,傲氣橫生。

「切!」對此柳風直接伸出一根中指。

「啊!本大人怒了,我決定了,一定要亮瞎你!」烏鴉很生氣,它不再理會柳風而是看著遠方的星空,小眼珠子轉來轉去,嘀咕道:「看來本大人要使出禁忌之術了!只是,很久沒用過這一招了,第一招是怎麼用的來著?」

「你到底行不行啊?」柳風催促道。

「啊!魂亂天地,第一式,天地無極!」烏鴉一隻肉翅指向天空,它全身再次散發烏光,烏光璀璨到了極致,就連整個星域都被籠罩了,磅礴的混亂氣息在星空里攪動。

時空在這一刻都變得混亂了,有無數虛影在柳風周圍閃現。星空中時而有無數生靈呼嘯而過,時而出現有驚天大戰爆發……這是上古以前的投影,時空混亂了這些投影,全部顯化出來。

這時星空里上古之門再次出現,隱隱約約,一道道古樸的氣息散發出來。星空里天地意志再次凝聚,又要轟退上古之門。然而天地意志轟然間降臨,石門卻沒有一絲動靜。石門好似變成了虛幻一般。


「本大人施展天地無極,擾亂了時空,此刻就連本大人都知道上古之門藏在那段時空里,哼哼!嗯?小瘋子,我剛才施展的是什麼?」烏鴉臉上露出狐疑之色,它有些不確定的問柳風。

「你剛才不是喊了嗎?魂亂天地,第一式,天地無極啊!怎麼了?」柳風有種不好的預感,好似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卧槽!弄錯了,第一式應該是天地極變才對啊!」

「啥?」柳風很震驚的指著烏鴉,只覺得頭頂天雷滾滾,又好似一群群烏鴉嘎嘎飛過。他直接被震驚的無語!

「會有什麼影響嗎?」柳風很快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急忙問烏鴉,這才是柳風真正關心的。

「咳咳……沒啥影響!」烏鴉急忙說道,只是看它那躲躲閃閃的眼神,就知道此話很假。

「真的?」柳風狐疑的看著烏鴉。

「比珍珠還真呢!」烏鴉信誓旦旦,然而它話還沒說完,混亂的星空氣息頓時變得狂暴,一個巨大的時空漩渦在星空內憑空出現,時空漩渦實在是太龐大了,柳風感覺就連整個星空,整個天地都變得渺小起來。

一道流光嗖的一下飛過,直接穿越了時空,奔向星空深處!「快逃啊!」這時烏鴉的聲音才傳了出來。

「卧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