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身材高挑,穿著一身高檔洋裝的她臉上帶著淡淡然的微笑,見到王澤鑒嫂子越說越是不像樣,便連忙微微一笑,開口道對王澤鑒的嫂子說道:

「二嫂子你這話就不對了,雖然說海邊撿的東西價格不貴,但是那些東西都是純天然無污染的,在城裡要花很大的價錢才能買到,而且還不一定能有這裡的品質好!」

「哎呀,李夫人你是不知道,你們整天吃著那高級的食材什麼的,偶爾看到鄉下的這些不值錢的食材覺得還不錯,可是對於我們這些鄉下人來說,這些不要錢的東西簡直就是垃圾一般,哪裡比得上你們城裡大人物吃的好東西品質好又高貴!」

聽到這個打扮的氣質高貴的李夫人說不花錢的海鮮不錯,王澤鑒嫂子倒是沒有怎麼回嘴,眼前這女人家裡有點權勢,在這個村裡算是村中最有出息的一家,而且對村裡人還算是比較照顧,離開村子幾十年還經常幫助村裡人。

對於這樣有權有勢的人,她可是不願意,也不敢得罪,不然真的讓人家看著不舒服了,那是絕對不會有自己好果子吃的。

「呵呵,話不能這麼說,這世界上的東西只要是純天然無污染,營養好就算是很好的食材了,咱們漁村裡雖然沒有什麼太出名太名貴的東西,可是很多東西說起來並不比那些出名昂貴的東西差勁,比如咱們海邊的牡蠣,其實和日`本美`國出名的那些牡蠣相比也不差勁,只是名氣不夠罷了!」

李夫人微笑著看了王澤鑒媳婦二嫂子一眼,而後微笑著對王澤鑒妻子點點頭,王澤鑒妻子也微微感激的對她點點頭,這貴夫人還是比較善良的。

「哼,虧得李夫人為你說話,不然今天你就別想提著這臭魚爛蝦的東西進門!」

王澤鑒二嫂子不滿的看了一下王澤鑒妻子說道,那表情好想是給了她多大的恩惠一樣。

王澤鑒妻子再次淡淡然的看她一眼,對於這樣極度勢利眼而且不要臉的人,她是真的懶得搭理,里都沒有理她就提著東西便往裡走。

「哎、、、你這個死丫頭,我給你好臉色你還給我蹬鼻子上臉了,你給我站住!」

這種輕蔑的表情,頓時讓她嫂子暴怒,還有她徑直i往裡走的架勢,讓她嫂子以為她心理發虛,便猖狂的站起來伸手就奪過她手裡提著的東西。

「哎,你怎麼能這樣、、、」

王澤鑒妻子頓時很惱火的道,她嫂子卻是得意洋洋的將袋子打開,頓時露出了裡面青山集團發給王澤鑒這種,算是高層管理人員的東西,像是青山集團出品的,對外出售極少的高等級蜂蜜,一百克裝就要伍佰元人民幣,而且必須是鑽石卡才能限制購買一瓶的。

還有很多限制鑽石卡,或者最低也是金卡才能少量購買的青雲山村出產的頂級山果,雲逸四兄弟合夥開辦的釀酒廠出產的清泉、百花酒,青雲山村產的大米等等等等,都是極少數人才能買到,甚至才能看到的好東西。

「切,我說吧,你來這裡能拿什麼好東西,看看看看,這買了蜂蜜才買這麼一點兒,一百克的小瓶子也好意思拿出來,能值十塊錢不?

還有這大米,才十斤大米,一斤三塊錢能值三十塊錢不?還有這破爛的山野果子,進山不花錢摘一大堆;還有這酒,嘖嘖,還是這種土陶瓶子裝的,你連一瓶十塊錢的蘭陵大麴都不捨得買、、、」

二嫂一邊用挑剔不屑的目光看著王澤鑒妻子帶來的東西,一邊輕蔑的大聲嘲諷著她,簡直把她說成了一個對父母極端吝嗇的女人。

「嘖嘖,秀蓮每次回來看她爸媽,總是帶這些不值錢的東西,真是的,也不知道她老公是怎麼混的,怎麼一點兒錢都沒有?」

「可不是,真是丟盡了張家的人了!」

幾個圍坐在門口的婦女也竊竊『私語』的『小聲』議論著王澤鑒妻子,話里話外也很不客氣。

這樣的情況,讓王澤鑒妻子心理很是惱火,正當她準備推開她二嫂的時候,站在一邊的李夫人忽然驚異的看著她手裡被二嫂拉扯的東西,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

「咦,這些東西好像很不一般啊,好像是最頂級的青山集團推出的頂級食材吧?」 說著,李夫人走到她身邊,仔細的盯著那瓶青山酒坊出產的土陶瓶裝『清泉』,仔細的看著上面那個青雲山的標示。|.[2][3][w][x].

「李夫人,你說這是什麼東西?」

二嫂有些疑惑的看著手裡似乎普通的土陶瓶,臉上露出茫然的神情,對於她這種從來都是家長里短,村裡村外什麼都懂得,但是從來不上網的鄉下四十多歲的婦女來說,青山集團是個什麼東東她或許知道。

但是,青山集團究竟是什麼東西,推出了什麼東西,她卻是完全不知道了,甚至還不如知道什麼惡牌子的火柴更加的好用,什麼牌子的衛生紙更加的便宜耐用。

「青山集團是一家全球頂級的農牧公司,生產出來的食材全球都是頂級的,而且供不應求,很多食材都需要一定等級才能買到,甚至等級不夠了很多東西都見不到沒聽說到,那些東西是真正的好東西!」

婚久情不負 『清泉』白酒的標誌。

「你這酒,怎麼看起來有點兒眼熟啊,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似的?」

李夫人一臉迷惑不解的看著那瓶清泉酒,有點似曾相似的感覺,但是就是想不起來這種酒名貴在什麼地方。

…………………………………………………………………………………………………………………………………………………………………

其實這不能怪李夫人孤陋寡聞,主要是這種清泉酒太名貴太罕見。知道的人確實不多。

一開始的時候,清泉在當年剛開始發售的時候比較多,雖然價格貴。但是因為知道的人較少,有錢還是能夠買到的。

但是隨著青山酒坊的出產的酒味道越來越好,口碑在國內權貴圈子中流傳開來后,像是青山酒坊里出產的各種酒水,比如清泉、百花、名士、隱士等等幾種酒水根本就是越來越入不敷出。

這主要是因為青山酒坊限於青雲山村這片地方這麼小,再加上不能肆無忌憚的破壞環境擴大生產,所以每年的產量只有區區那麼幾十萬斤。


幾十萬斤各種品種等級的酒水。咋一看似乎很多,全國這麼多有權有勢的人,似乎每人都能分上一斤;但是計算方法不是這麼算的。很多人每年佔有的酒都不只是一斤,而且越是地位高的人佔據的酒水數量越多。

而且,青山酒坊出的酒每年至少是三分之一以上都用來儲藏,而且像是雲逸還有四兄弟幾人自己私人也要收藏一部分。再加上青山書院。還有青山集團等等關係戶、、、、

這樣算下來,青山酒坊每年出產的幾十萬斤白酒,在儲藏和關係戶、大領!導分配完之後,每年流向配額市場的也不過是幾萬斤,絕對不會超過十萬斤而已。

全國那麼大的市場, 重生醫妃:王爺有喜了

每年幾萬斤。最多不會超過十萬斤的白酒,在青山集團之中自然是會上等級購買限制。只有鑽石卡和金卡會員才能購買,而且限額還很少,比如鑽石卡會員每年只有五斤清泉等白酒的限購額,而金卡更是只有可憐的一斤。

不過,若是以為金卡每年有一斤的購買限額,就能每年買到一瓶清泉,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通常青山集團在分配數量的時候,都是根據每個城市的營業額,還有城市重量級人物,以及鑽石卡數量多少來盡量傾斜的。

所以,越是大城市越是分配的白酒數量多,比如京城、魔都等等,而越是小地方越是分配的少,甚至有的小城市一年也僅僅只有十斤的數量,不像是京城一個城市每年就有兩萬斤多,魔都也有兩萬多斤,兩個城市就佔據了全國數量的一半。

正是因為清泉在市場上如此稀少的原因,所以就連李夫人這位在市裡地位很高的人,也僅僅是曾經看過清泉的牌子一眼,可是卻沒有機會能夠買得到。

………………………………………………………………………………………………………………………………………………………………….

李夫人對著酒瓶苦苦思索半天,就是死活沒有想起來這種酒是什麼東西,一邊的二嫂子這一會兒也從驚訝中反映了過來,以為李夫人是在哪個鄉下的旮旯里見過的不值錢的東西,便一臉挖苦的看著王澤鑒妻子道:

「切,不知道從哪個鄉下旮旯里找出來的破爛,以為別人沒見過就當做是好東西、、、瞅瞅你哪來的那些大米啊、山野果子啊,唯一一個值點錢的蜂蜜,還就是這麼一點兒,一百克,你真是夠精明的啊!」

二嫂子沖著王澤鑒妻子說完,臉上馬上換上笑容,對李夫人討好的道:

「哎呀李夫人,這些不值錢農村的東西有什麼好看的,像是您這樣有身份的人,平時哪裡能夠看的上這些破爛玩意,也就是偶爾嘗嘗鮮吃點兒罷了!」

李夫人聞言,微微抬頭淡然的看了她一眼,臉上帶著奇怪的表情,語氣很是古怪的道:

「二嫂子,有個地方你還真是說對了,這些東西我平日里確實是很少吃到,不過不是我不喜歡吃,而是澤鑒媳婦她拿來的這些東西都是青山集團出品的最頂級的食材,都是頂級的鑽石卡才能買到的食材,而且限制還比較高!」

李夫人語氣古怪的說道,這話立馬讓二嫂子愣住了,這開什麼玩笑,難道這些王澤鑒妻子提來的這些東西連李夫人這樣的人物都很難隨意的吃到,那王澤鑒妻子是不是身份在某種程度上也和李夫人差不多?

這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想象。

「而且,還不止這樣呢!」

李夫人淡然的看了一眼二嫂子,而後微笑的看著王澤鑒妻子,道:

「澤鑒媳婦,你提的這些東西都是青山集團最頂級的食材,而且應該都是用鑽石卡才能買到的是吧,至少我家的金卡,似乎都買不到那瓶蜂蜜,那應該是青山集團最頂級的青雲山村蜂蜜吧?

也就是說,你手中應該有一種,只有咱們小城市市長和書!記才能被贈送的鑽石卡吧?」

這話一出,更是深深的震撼了二嫂子和一群村婦,天啊,這開什麼玩笑,什麼時候王澤鑒那個出海的漁民,能夠弄到這聽起來似乎很牛逼的東西了?

王澤鑒妻子有些奇怪的看了一下李夫人,好一會兒后才疑惑的輕輕搖頭道:

「李夫人,你說的那鑽石卡是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不過我們家這些東西不是用什麼鑽石卡買的,而是我們家澤鑒在青山集團公司發的福利,這些都是,還有那什麼酒都是!」

李夫人愣了一下,看著王澤鑒妻子一臉驚訝不敢相信的道:

「你說什麼,你老公在青山集團上班,這些頂級食材都是公司發的?你開什麼玩笑,能夠發這些青山集團頂級食材,你老公難道是青山集糰子公司或者分公司的經理?

這怎麼可能,青山集團一個」子公司或者分公司的經理,那地位絕對是相當的高,甚至孩子都很有可能被送到青山集團預科班去讀書,那可是一個縣級市市長和書~記都未必能有點待遇!」

李夫人一臉不相信的表情,這怎麼可能啊,這樣的人物,她作為小城這邊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女人,怎麼可能不認識啊?

「那,我聽我家澤鑒說,他好像現在被青山集團任命了海洋產業部的海上生產經理,應該算是吧!」

王澤鑒妻子有些怯生生的道,她這話一出,李夫人馬上臉上微微一變,隨即掛上一臉春風的表情,上前挽著她的手道:

「哎呀,那可是恭喜你了妹妹,你老公以後那算是不小的人物了,在咱們小城這邊絕對算是一號人物、、、對了,你最近有沒有什麼要忙的,不然明天我帶你去參加一個聚會,都是咱們小城這邊官場上的婦人,比如公~安局、工商局、勞工局領~導的夫人們等等、、、」(未完待續。。) 李夫人的地位,在這個小村莊里絕對算的上是身份最頂尖的人,她老公也是這個村權利最大的官,一個堂堂的小城市局的副局長。“x`

這樣的村子出了這樣一個身份地位的人,那自然是小村莊的榮譽,並且小村裡的人要是去做點什麼事情,也經常能用到李夫人的老公,這也是讓李夫人一家人在小村莊里更加的受到尊重和膜拜。

可是,眼下這個平常在二嫂子她們這些農村婦女來說,高不可攀的貴夫人竟然熱情的拉著自家過去被看不起的小姑子的手,熱情的邀請她去參加小城權貴夫人們的聚會,這讓幾個村婦頓時震驚的目瞪口呆。

以二嫂子為首,一個個農婦都一臉羨慕嫉妒的看著王澤鑒妻子,人家這以後可是成了和官老爺夫人一樣的人了,再也不是自己這種小老百姓能夠比的上的了。

「秀蓮,你看你提著這些東西也累了,趕緊我幫你提著點兒吧!」

二嫂子這人的臉皮真是厚到了極點,馬上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上前要幫著王澤鑒妻子去提東西。

「算了二嫂子,這些東西不重,我自己提著就行!」



王澤鑒妻子還是那樣神情淡然的拒絕了二嫂子,而後提著東西進了家門。

中午的時候,自然是王澤鑒妻子父母做了很多菜,擺了滿滿的一桌子,要是過去的話父母是絕對不敢這樣招待她的,不過因為這次是有李夫人在這裡。娘家父母也正好可以多做點閨女喜歡吃的東西。

不過,就算是沒有李夫人的大駕光臨,相信二嫂子也不會說什麼,畢竟她現在也算是明白自己這個小姑子的身份地位,因為她男人而變得絕對不同了。

所以,在席上的時候,二嫂子對王澤鑒妻子的態度那可是大為轉變,讓兩位老人都是大惑不解,還以為自己這個勢利眼的兒媳婦變好了似的。

…………………………………………………………………………………………………………………………………………………..

雲逸是絕對不會想到,自己為了青山集團海洋戰略布局。提拔王澤鑒當了海洋產業部海上生產經理。會給王澤鑒家裡帶來這樣巨大的變化。

雲逸選擇王澤鑒,提拔他當做海上生產總負責的經理,自然是因為相信他的能力和人品,而王澤鑒也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在他的指揮和監督下。青山集團海洋工作做得讓雲逸很是滿意。

不管是海帶的收割工作。還是扇貝的吊養問題,以及海帶架子地的整理等等,雲逸對王澤鑒的工作是非常的肯定。

現在。海上最忙的仍然是海帶收割工作,這是一年中最忙的任務,也是一年中目前主要賺錢的項目。

不過,因為每年收割海帶的工作至少要持續三個月才能結束,雖然收割海帶的兩億四千萬資金對於整個青山集團都很重要,可是雲逸畢竟是整個青山集團的總裁,不可能單獨為了一個海洋產業部就留在這裡三個月。

……………………………………………………………………………………………………………………………………………………………………

巨大的播音747客機在蘇市飛機場呼嘯降落,沒多久飛機就在停機坪上緩緩的停了下來,一位位旅客提著自己的行李步履從容的走下飛機舷梯。

坐飛機,自然是大部分有點錢但是不多的人坐經濟艙,而稍微有點錢,或者公司掙錢能力比較多的白領坐商務艙。

而像是雲逸這種大老闆,就算是對於自己的面子不在乎,可是他的下屬也不允許他做商務艙,更不可能是經濟艙,只能是頭等艙。

在盧婷的陪同下,雲逸下了飛機,在頭等艙專用通道剛出去,馬上就被蘇市分公司的人接上了公司派出的專車。

………………………………………….

這次雲逸來蘇市考察指導工作,主要就是為了讓蘇市這邊為代表的一大批華東城市,儘可能的加速擴大產能和銷售量,一方面也是公司本來就有這方面的目標,而另外一方面則是不得已而為之。

前一陣子,青山集團海洋產業部各種漏出來的問題,還有銀行忽然收緊銀根,尤其是針對類似青山集團這樣的農牧集團更是一分錢不給的行為,讓所有高層都察覺出了不對勁。

雖然很多家銀行的負責人都解釋說,這是因為受到張家島集團冷水團事`件的影響,說是銀監會要求各家銀行審查。

聽起來這個理由似乎沒有問題,畢竟張家島集團的那個事情太好笑了,可是青山集團的這些高層都是一個個職場老油條,馬上通過對整個公司的財務進行審計、對比,馬上就察覺出了海洋產業部的危險,資金的使用上可能會拖垮整個集團的現金流。

而以當時海洋產業部的投入。青山集團不肯能停下來,所以青山集團高層馬上召開緊急會議,決定終止每年正常的擴張計劃,囤積現金流,防止背後的陰謀集團借著海洋產業部來打擊整個集團。

不過,這個高層集體作出的正確的決定,卻是在通知雲逸審批的時候,稍微一猶豫就馬上拒絕了。

高管們集體認為青山集團應該屯集現金流,暫時放慢正常的擴張速度,可是雲逸卻是認為不能停止擴張。青山集團面臨的困境只能越做越大。讓背後的整個既得利益團體顧忌青山集團的龐大規模和影響,這樣才能保證青山集團的安全。

而顯然,背後的那個團體現在都已經強大到了,能夠讓幾乎是所有的國內銀行都不敢貸款給青山集團的程度。可見他們的厲害。

而未來。雲逸心理明白。隨著青山集團更加的龐大,利潤更加多,這種來自各地諸侯以及高層的覬覦必定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快,所以青山集團一定要拚命的發展才行。

最終,高層的決定被雲逸打回,而且雲逸還指揮著盧婷回到總部,以雲逸的名義召開了新的會議,決定了照常發展擴張的速度。

……………………………………………………………………………………………………………………………………………………………………

蘇市,位於天朝的長三角,是天朝的核心精華經濟地帶,蘇杭滬這一帶城市圈的經濟發展水平,比發達國家也毫不遜色。

而在天朝,蘇杭滬城市圈則是佔據了國內經濟總量的一半以上,以百分之一的國土面積,創造了將近一半的經濟,可見這裡的發達程度。

所以,青山集團對於這裡自然是極為重視,而之前就在這裡開設了最多的直銷店。

不過,也是因為經濟發達的另外一個後果,這裡的環境不是太好,很少能夠找到合適生產頂級蔬菜等食材的基地,導致了這裡的蔬菜絕大多數都依賴外調。

而青山集團的蔬菜和牛奶以及禽蛋等等,在運輸上有很高的要求,而且對於時間上要求也很多,這不僅導致了成本的急劇增加,而且還讓青山集團在這塊天朝的經濟膏腴之地擴張受到了嚴重阻礙。


所以,這也是雲逸作為總裁不得不親自前來的原因,畢竟雲逸不僅是能夠做很多青山集團高管不能做的決定外,他還在國家政斧內部有很不少朋友,,而且他的身份也能夠讓很多官`員忌憚。

不說他和國內幾位退休和在位大佬的關係,就是他在青山書院的地位,也得讓很多官`員掂量下,得罪雲逸而讓自己的孩子未來不能上世界頂級的青山書院,這是否值得。

………………………………………………………………………………………………………………………………………………………………….

天朝到處流行酒場,尤其是官場上的人打交道更是這樣,儘管雲逸貴為青山集團總裁,而且還是青山書院副院長,可是面對蘇市的兩位大佬,他仍然不得不親自到場寒暄幾句,和兩位當地的父母官說幾句場面話,喝杯酒。

不過,以蘇市兩位大佬,不過是副省級幹部來說,還真的不配讓雲逸一直陪著喝酒,所以雲逸說了幾句話,喝了一杯酒後,就笑呵呵的在兩位大佬的殷勤相送下告辭了。

酒場還沒有結束,雲逸用不著陪著兩位蘇市的大佬,可是盧婷作為青山集團在蘇市除了雲逸地位最高的人,缺水必須得陪著,所以雲逸就在幾個蘇市分公司的人陪同下,出了蘇市政`府的定點酒店,慢悠悠的沿著大街逛街。

蘇市號稱美女多,這也有點道理,沒幾步雲逸就到了一個中學門口,一群美少女學生說說笑笑的就走了出來,到了雲逸面前,雲逸忍不住多看了一群這些青春靚麗的小姑娘,結果這下出事了、、、(未完待續。。) 對於男女而言,各自喜歡的對象都是不同的,比如女人在不同的時期喜歡的男性都是不同年齡的,有的時候喜歡大叔,有的年齡喜歡正太。

不過對於男人而言,相對女人男人就是比較『專一』了,男人永遠喜歡的都是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二十歲左右,是平均男人最喜歡的女人年齡。

不過,凡是也都有例外,有的男人最喜歡的就不一定是二十歲左右的女人,而是喜歡其他年齡的女人,比如有的男人喜歡三四十歲風情萬種的少^婦,而有的男人則是喜歡很清純的甜甜小蘿莉。

而雲逸,大概就是一直都很喜歡十六七歲的少女吧,從第一次見到大丫,這些年來雲逸的審美觀念就一直沒有變過,一直喜歡的都是那種身子纖細苗條,臉蛋清純帶著點稚^嫩少女的女孩。

…………………………………………………

而此刻,一群十六七歲,穿著校服清純無比,身材纖細苗條,性格活潑的女學生們說說笑笑的背著書包從遠處走來。

看著這些青春陽光燦爛的女學生,看著她們臉上那綻放著青春的臉蛋,雲逸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和她們這麼大年紀的時代,忍不住在心理感慨著自己真是老了。

這些少女一個個是那麼的清純、活潑,那麼的快樂無憂,她們正是青春燦爛的十六七歲年紀,她們一個個都是長的那麼高高挑挑的,她們以後或許會找一個同樣年紀輕輕,長的高高挑挑白白凈凈的帥氣小男生當男朋友,展開一段甜美的戀愛……..

看著這些小女生,雲逸再看看自己,自己已經三十多歲了,雖然臉上仍然顯得很嫩,可是稍微仔細一看就能看的出來,雲逸的年紀絕對不在年輕了。

那深沉有氣度的神情雖然讓雲逸看起來很威嚴很有氣勢,可是同樣也在告訴人們,雲逸他也是一個年輕不在的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