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天君急忙擺手道「二位道友,你們可別誤會。道爺真心是要替龍驕陽道友保管東西而已,他肯定不會死。」 黑色迷霧之中蘊含著黑暗祭祀的特殊力量,讓龍驕陽無比警惕。黑暗神君消失的這段時日,似乎變得更為強大了。

地荒與仙魔坑的距離,其實比天荒到仙魔坑的距離要近,魔胎可以開闢出天荒與仙魔坑的通道,它自然有本事開通從仙魔坑到地荒的神秘通道。

龍驕陽現在就是從這條通道,避開了地荒的神秘殺陣,進入到了最為神秘的仙魔坑之內。

這一個過程極快,龍驕陽來不及捕捉任何的神紋,就已經穿透了地荒,進入到了仙魔坑之內。

黑暗神君,武傲,武麒天三人正在一處黑暗深淵上方注視著他。

二皇子李明忽然清醒過來,他是認識黑暗神君的,在這裡見到黑暗神君,他不由驚疑道「龍驕陽道友,這是怎麼回事?」

武麒天滿懷殺意的注視著龍驕陽,當年在天火區域的恥辱一敗,他可未曾忘記過。

武傲微微一笑道「龍驕陽,數年未見,你都已經成為了可以獨當一面的人物,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龍驕陽直接無視武傲,看向黑暗神君道「黑暗神君,天竺卓瑪與洛鳳呢?」

黑暗神君聳了聳肩,微微一笑道「二皇子,你還在等什麼呢?還不快將龍驕陽的二位紅顏知己放出來?」

李明一怔,厲聲道「黑暗神君,你休想挑撥我與龍驕陽道友的關係,龍驕陽道友的女人怎麼可能在我手上?」


黑暗神君眉宇間透著邪氣,道「你感知一下自己的乾坤仙鏡,看裡面是否有二個女人?」

聽到黑暗神君的話,李明驚愕的去感知自己的乾坤仙鏡,龍驕陽深深的看了黑暗神君一眼,他又一次被黑暗神君算計了。他並沒有真正的抓走天竺卓瑪與洛鳳,而是將她們禁錮在了李明的乾坤仙境之中。

這就是黑暗神君的狡詐之處,他的算計一環扣一環,會最大程度的迷惑對手,讓對手看不穿他的底牌。

李明很慌亂,他的乾坤仙鏡之中,竟然真有天竺卓瑪與洛鳳存在。並且,她們還被捆綁著。

「龍驕陽道友,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李明驚呆的看向龍驕陽。

龍驕陽苦澀道「先將天竺卓瑪與洛鳳放出來吧,事情真相是如何的,我非常的清楚。」

李明非常的迷糊的將天竺卓瑪與洛鳳從乾坤仙境中給放了出來。

天竺卓瑪純潔如冰山雪蓮,眼眸中神曦熠熠,透著責備之色,她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洛鳳埋怨道「龍驕陽,你不該將我們桎梏起來,我們可以幫你。」

天竺卓瑪首先發現了不對勁,因為她感應到了二個強者的氣息,她螓首微轉,看見了黑暗神君與武傲幾人。

「嘿嘿,龍驕陽道友怎麼捨得捆綁你們呢?是本尊的棋子變化龍驕陽的樣子做得。」黑暗神君很是善解人意的替龍驕陽解釋道

「你胡說什麼?誰是你的棋子?」二皇子李明驚怒道

「你不是棋子,誰是棋子呢?」黑暗神君輕笑道

二皇子李明的眼中黑氣閃爍,點頭恭敬道「回稟主人,我是棋子。」

天竺卓瑪與洛鳳都是聰明女子,她們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在放逐之域偷襲捆綁她們的並非龍驕陽,而是二皇子李明。而操控李明如此做的人,是黑暗神君。

「黑暗神君,人族現在危在旦夕,你為何還要對付龍驕陽,而不是去對付仙魔後裔呢?」天竺卓瑪憤怒道

「人族安危與去仙魔界的機遇比起來,算得了什麼?」武麒天見天竺卓瑪如此純美,他動了別樣的心思道「這位美人,龍驕陽今日必死無疑了。但是你卻還有生還的機會,只要你來到我的身邊,做我的女人,我就能帶你去仙魔界,成為那永生不死的仙人。」

「阿彌陀佛,你們這種人就算去了仙魔界,也不可能成仙人!」天竺卓瑪憤念佛號道

龍驕陽替天竺卓瑪與洛鳳解除天蠶網的捆綁,神色凝重道「你們要緊跟著我,小心四周防範。」

黑暗神君並沒有要自己出手,他看向身旁黑暗深淵道「魔胎,我已經按照約定將龍驕陽帶來,你是否該將仙紋強者的血,給我們了?」

嗡!

一聲嗡響,整個黑暗深淵宛如白晝一樣明亮,接著這個血腥味十足的浮現一片血海,在學海之中,盤坐著一個巨大的胎盤形態的魔胎,它的上面布滿細小的血脈,每一次縮小呼吸都會將血海之中的鮮血吞吸大半進入體內。

這個場景極為嚇人,武麒天這一個膽大包天之人,都畏懼的後退了幾步。

武傲的神色也很凝重,他感應到了魔胎的可怕,這絕對是一個邪惡之極的魔王。

「龍驕陽,你可知我有多麼想你?」魔胎髮出了聲音,怨念極重!

龍驕陽臉色異常難看,當年在天荒石人族的血祭之地,沒有能殺死魔胎,真是後患無窮了。

「魔胎,請先完成我們之間的約定!」黑暗神君無懼魔胎的威勢,開口道

「約定?!什麼約定呢?本尊答應過你什麼了嗎?」魔胎笑語譏諷,翻臉不認人。

武傲臉色一變,急忙說道「魔胎前輩,我們剛才可是說好的。黑暗神君道友替你將龍驕陽帶來,然後你就會給我們仙紋強者的鮮血的。」

「說好了又怎樣?本尊又未曾立下誓言,只是口頭答應算得了什麼?而且,你們這群卑微的人族螻蟻,又有什麼資格跟本尊談合作?」

魔胎不屑嘲諷,話語中充滿了對人族的鄙夷。

「你太過分,剛剛說過的話,都能反悔,你以為我們殺不了你么?」武麒天怒聲道

「想要殺我是嗎?那本尊就先吃了你!」魔胎直接出手,血海之中的血浪演化成一道道血色秩序神紋,如滿天齊飛的箭矢,全部在瞬間刺入武麒天體內,下一刻武麒天被直接吞吸成了白骨骷髏慘死當場。

「天兒……」

武傲震怒悲吼,他的一個兒子當著他的面被殺,這樣的怒火他無法忍受。武傲出手,直接催動了正道盟的帝級法寶,一顆明亮如星辰的神靈法相! 神靈法相,在武傲的催動下,爆發出鎮壓九天十地的蓋世帝威!

帝紋強者催動的帝級法寶,其殺傷力已經接近頂峰。神靈法相,蘊含無盡神威,直接鎮殺向血海之上的魔胎。

魔胎咕嘟嘟潛入血海之中,一道一道血色秩序神紋衝擊而上,爆發出了仙紋與帝級法寶交鋒。

這個地方瞬間成了毀滅戰場,龍驕陽幾人腳下的大地在下陷開裂。

龍驕陽想要帶天竺卓瑪,洛鳳,李明三人逃走,但是魔胎卻不會放過龍驕陽,一個一個血人從血海池中衝殺而來,截斷了龍驕陽的逃離之路。

血戰瞬間爆發,洛鳳與李明的實力太弱,一開始就被血人給重傷。

龍驕陽只能將二人收入到乾坤仙鏡之中,而在這個時候,龍驕陽看見了乾坤仙鏡之中的凌無敵與沈小玲幾人,他直接將凌無敵幾人放出道「快點向你們各自家族的人求援。」

凌無敵幾人吃下龍驕陽給的解藥,暫時解除了禁脈丹的藥效,他們恢復了戰力,不至於一出來就被血化成的敵人給殺死。

被龍驕陽放出的仙魔後裔們,發現這裡是仙魔坑之後,立即施展出了求援之法。龍驕陽將巨蛋也放了出來,道「為自己而戰吧。」

巨蛋被困在乾坤仙鏡之中的日子,它心中的怨念與怒火在逐漸消失,但是這不代表它對龍驕陽沒有怨念。

「你終於被人逼入絕境了?」巨蛋冷哼道

龍驕陽一手戰滅數個血色人影,他沒有理會巨蛋的嘲諷,因為他不能分心,要不然就將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魔胎非常可怕,武傲催動的帝級法寶,已經無法對抗的被震裂墜落。

武傲退避一些,將仙棺拋出道「鬼魔仙大人,你一定要替我兒復仇。」

仙棺綻放無盡神能,要展現最強大力量。

黑暗神君飛入虛空,他渾身黑暗的宛如魔神的在裂開虛空,要讓一個真正的宇宙黑洞出現,將這裡吞噬的萬劫不復。

魔胎在一刻,卻突然拋出一個血色之物道「二位道友,本尊不想與你們死戰,這是你們想要的東西,帶著東西離開吧。」

黑暗神君化為黑煙,將這血色之物給收走,仙棺追逐著黑暗神君化成的黑煙迅速離開此地。

武傲驚怒低吼道「你們怎麼能這樣?」

錚,錚,錚,錚,錚……

血色箭矢席捲蒼穹,武傲避無可避,直接被萬箭穿心,隨後被拖入到了血海之中。他臨死之前瞪大雙目,盯著龍驕陽喊道「救我……」

帝級法寶被震裂,帝紋強者被秒殺,這是絕對震撼人心的衝擊。

天竺卓瑪的臉色都慘白了,她彷彿看見了自己與龍驕陽接下來的命運。

「不要怕,有我在。」

龍驕陽感應到天竺卓瑪的恐懼,他一手按在天竺卓瑪的背後,沒有任何的絕望之感。

「桀桀桀,龍驕陽你以為自己手中的戰鬥仙鱗,能對付本尊嗎?」魔胎邪笑震天道

龍驕陽沒有廢話,他直接催動了戰鬥仙鱗,這是他最大的依仗,能否生還離開,就看這一擊!

我家系統能改運

可是魔胎卻輕而易舉的將戰鬥仙鱗斬出的力量給阻攔下來,這讓龍驕陽心涼萬分。

戰鬥仙鱗都無法對付魔胎的話,他可就沒有任何辦法對付魔胎了。

「桀桀桀……怎麼樣?現在相信本尊的話了?」魔胎的笑聲如惡魔,它極度的張揚與興奮,因為它覺得今日終於能報仇雪恨。

當年在天荒,他本來已經要出世,卻被龍驕陽以不死劫樹硬生生的阻斷。

魔胎狂笑間,散發出無盡的血色箭矢,要是被這箭矢擊中, 並蒂緣定星辰——盛世騙婚 ,武麒天將是一樣的。

龍驕陽吃下神獸附體丹,將自己的力量催動到極致,旋即他以戮仙劍施展斬仙術,要斬滅血色箭矢之中蘊含的仙氣。


斬仙術綻放的道紋,將第一波血色箭矢給斬滅。

魔胎凝聚萬千血浪,將自己融入在了死去的武傲體內,武傲黯淡的眼眸之中,閃爍出紫色神光,接著十翼魔翅從武傲背後生出。

武傲的肉身,是徹底被魔胎給佔據,這魔化的狀況不是修鍊正道盟之術的武傲能展現的。

「龍驕陽,今日你必死無疑!」魔胎殺意衝天,十翼魔翅全部染成了血色,斬動無盡仙氣,將龍驕陽與天竺卓瑪給包裹襲擊。

天竺卓瑪身上佛光浩瀚,但是依舊無法阻攔魔胎神威,天竺卓瑪已經被攔腰斬斷一次,如果不是她修成了羅漢金身,剛才已經慘死。

龍驕陽想要將天竺卓瑪收入到乾坤仙鏡之中,天竺卓瑪沒有同意,她要與龍驕陽並肩作戰。

「殺……」

魔胎狂暴異常,它似乎沒有恢復到仙紋強者的實力,但是卻已經快要觸及,加上它的每一招都蘊含有仙紋。龍驕陽很快重傷,比天竺卓瑪還要不堪。

天竺卓瑪長嘯一聲,以佛心加持之法,勉強讓自己進入到佛的境界。

七朵金色佛蓮在她身邊綻放,這七朵佛蓮在巨變,在凝聚成第八朵與第九朵!

錚,錚,錚,錚!

魔胎無情出手,十幾道血色箭矢刺破金色佛蓮的防禦,刺入天竺卓瑪的肉身,一瞬間天竺卓瑪與魔胎之間出現了聯繫。魔胎一呼吸,這接連在天竺卓瑪體內的血脈就會涌動,將天竺卓瑪的精血送入到它體內。

「嘖嘖,好美味的佛血,真是大補之物啊!」魔胎斜眼看著墜落在地上,有戰鬥仙鱗庇護的龍驕陽,他要逼迫龍驕陽用戰鬥仙鱗繼續攻伐,將戰鬥仙鱗的戰力消耗殆盡。

天竺卓瑪嘴角帶血,她沒有言語,雙手捏著佛指,整個人沉靜天宇間,彷彿不知道自己被十幾道箭矢穿透了身軀,現在只要魔胎多呼吸幾次,她就要斃命。

「天竺卓瑪,不要管我了,快點阻止他!」龍驕陽眼眶欲裂怒吼道

天竺卓瑪沒有動彈,她身上佛性越來越濃烈,她身上的七朵金色佛蓮在變成九朵! 金色佛蓮象徵著佛陀之力,代表著佛心與佛道融合程度。天竺卓瑪的佛心曾經因龍驕陽而生出裂痕,她也為愛痴狂,深陷情劫之中。如果不是龍驕陽煉製的忘情丹,她或許早已經隕落。

本來龍驕陽已經決定不見天竺卓瑪,讓天竺卓瑪成佛,可是命運讓他們再次相遇,天竺卓瑪再一次墜入到龍驕陽布下的情之中。

「經文上說,要掙脫七情六慾才可以見道真佛。可是魚兒在水中,鳥兒在天空翱翔,這是天命使然,何以能去掙脫。」天竺卓瑪睜開了純潔無暇的雙眼,這一刻她聖潔光輝,萬道佛光震撼爆發,演化成六字真言的佛訣鎮壓向魔胎。

魔胎驚悚無比,想要抽回刺入天竺卓瑪體內的血色箭矢,但是它遲了一步,這血色箭矢形成的血管,被注滿了佛氣,讓魔胎異常痛苦的墜落回到血海之中。

在襲殺凌無敵,巨蛋等人的血影人,也在這一刻全部被佛光斬殺抹平,浩瀚的佛音普度而鳴。黑暗深淵的周圍浮現詭異道紋,在吞噬這佛光。

「我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這是葬仙墳,可以吞吸走任何攻擊之法的大半力量!」有一個仙魔後裔驚叫出聲。

龍驕陽眼眶欲裂,理智幾乎喪失,這一個仙魔後裔的驚叫聲,讓龍驕陽的理智恢復過來。因為這仙魔後裔的話,讓龍驕陽發現,他手中的戰鬥仙鱗無法傷到魔胎,並非是魔胎超強了,而是這個地方太詭異,可以吸走大半的攻伐力量。

「這地方能吸走大半的力量?為何它們不去吸收魔胎的力量?」龍驕陽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但是我們要馬上離開才行,這個地方不會有人敢闖入來救我們的。」仙魔後裔驚恐道

魔胎聲音桀響道「桀桀……你們誰都逃離不了,都要死!」


天竺卓瑪身後的七朵金色佛蓮完成終極變化,顯化出了九朵,她宛如真佛臨世,有著飄然出塵的氣勢。

「佛道輪迴!」

天竺卓瑪出手,金色佛氣形成一輪巨大的圓月,罩向整個黑暗深淵。

魔胎嘖嘖一笑,忽然帶著血海隱藏消失。天竺卓瑪鎮下的圓月照亮了整個黑暗深淵,這裡面群墓環繞,帶有詭異的邪性。天竺卓瑪的一擊,直接被化解於無形。

下一刻,黑暗深淵之中斬出驚人的烏光,這其中蘊含滅道之力,一擊將天竺卓瑪斬成了二半,血染蒼穹。

這個地方真是太詭異,魔胎根本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任何人的攻擊都要先面對葬仙墳。

天竺卓瑪的羅漢金身,讓其身軀再度融合,可是她的神色明顯弱了許多,剛才這一擊對她的傷害太大。

龍驕陽怒火衝天,他直接取出天地石心融入在自己的體內,這個時候,龍驕陽只能藉助天地石心來破葬仙紋的奧義。

天地石心融入在龍驕陽的體內,龍驕陽眼前的虛偽全部消失,他看見了一座巨大的墳墓,這其中埋葬著蘊含仙氣的戰甲與骨頭。任何人在這裡發起的攻擊,都會被這墳墓中的法寶與仙骨所分別吞噬,並且這裡設有防禦大陣,如果有人攻伐,墓地上的陣法就會啟動。

龍驕陽看見了魔胎,它處於防禦大陣與葬仙墳之間,這就是它立於不敗之地的原因,它可以藏於葬仙墳的防禦殺陣之中,讓人無法真正傷到它。

龍驕陽已經紅了眼,天竺卓瑪慘烈的樣子,讓他近乎瘋狂。龍驕陽直接取出了破界果,催動虛空仙符瞬間沖入到了葬仙墳之中。

「魔胎,這一次,我一定要你死!」


龍驕陽以破界果跨過葬仙墳的防禦大陣,殺入到魔胎周圍,旋即他直接催動了戰鬥仙鱗,斬向魔胎。

戰鬥仙鱗爆發最強戰力,轟擊在魔胎身上,魔胎身上的仙紋被斬斷,整個魔胎都在流淌鮮血。

魔胎卻沒有懼怕,它似乎早就料到龍驕陽能來到它的身邊,它很淡定的面對著龍驕陽,邪聲道「龍驕陽,如果你親手殺死了自己所愛的女人,你會不會心疼?會不會內疚到死?」

龍驕陽冷哼道「我不會殺死自己所愛的女人!」

魔胎在戰鬥仙鱗的力量之下,逐漸裂開,它隱藏著的血脈神紋浮現,這血脈神紋接連在葬仙紋之外的天竺卓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