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進作為古劍門的弟子,他知道自己這一戰必須要取得勝利,這不僅是自己的榮譽,更是古劍門的臉面。

「哈哈哈,看來我們彼此都神交已久,那就來吧!」

墨瘋子大笑一聲,身上的黑袍瞬間鼓動起來,無窮無盡的黑氣從他的身上瀰漫出來,恐怖的魔氣瞬間瀰漫整個擂台。

「好恐怖的魔氣!」


陳宇感受著墨瘋子身上的魔氣,龍騰戰台上面,原本只有一個的墨瘋子,竟然慢慢的凝聚出一道身影。

「天魔解體*,想不到這兩個人一上來,就是殺招,完全不留餘地。」

「墨瘋子的天魔解體*,不知道修鍊到第幾層,聽說就算是古情,也只修鍊到第八層。」

「齊進是上一屆龍騰榜爭奪戰就排名在墨瘋子的後面,我覺得他可能不是墨瘋子的對手。」

齊進身體都被魔氣包裹,他手裡面一柄輕巧的靈階高級靈兵出現,劍光閃爍,使得他的身體周圍的魔氣消失殆盡。

「第五道虛影!想不到墨瘋子竟然將天魔解體*修鍊到第五層,他這才多少歲。」

「我聽說天魔解體*修鍊到第九層,就相當於真正的天級武技,不過天魔宗這麼多年,似乎沒有人修鍊超過第八層。」

「好恐怖的魔氣,要不是柳如龍的靈力包裹著那些魔氣,恐怕我們只要稍微沾染一些,就必死無疑。」

齊進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身上一股圓滿劍意蔓延出來。

「快之劍意?」

陳宇感受著齊進身上的劍意氣息,有些意外的看著齊進,不過隨即他的臉色變得疑惑起來,為什麼齊進還不出手,他在等待什麼。

「呼呼呼……」

齊進身上靈力不斷的翻滾起來,他在準備地級極品武技,他要施展出他最強悍的地級極品武技,用最快的速度打敗墨瘋子。

「第六道,第七道!」

「怎麼可能?」

貴賓席上面,不少六大勢力的高層滿臉震驚的盯著龍騰戰台上面的七道虛影,他們之中有人是知道古情修鍊到第八層天魔解體*的恐怖的,如今墨瘋子竟然修鍊到第七層,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好恐怖的劍意,好恐怖的劍法,怎麼回事?」

「古劍門的超級劍法,萬劍飛花!」

「竟然是這門劍法,齊進竟然修鍊成功這門劍法。」

原本很多人都覺得齊進必輸無疑的時候,哪知道在齊進施展出劍法的那一刻,很多人的預測都動搖了。

只有陳宇緩緩的搖搖頭,看向滿臉激動興奮的齊進,嘆道:「真是可惜,本來可以獲勝的,偏偏要自己尋找失敗,真是可惜!」

冬雷風雪一直注視龍騰戰台,他聽見陳宇這句話的時候,也忍不住眉頭皺了皺。他對於自己古劍門的這門武技,那可是絕對的自信,可是陳宇竟然這麼說,他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一些不屑。

「臭小子,你就算是劍法絕倫,領悟到劍境,畢竟還是太年輕!」冬雷風雪心裏面暗自開口道。

「齊進,想不到你竟然修鍊成功萬劍飛花,不過很可惜,我的天魔解體*,也不是現在這個境界,第八層!」


白富美的仙俠店鋪 ,他的身體再次分化,原本七道的虛影,直接變成八道。

「天魔解體*第八層!」

八個墨瘋子,無窮無盡的魔氣朝著齊進壓迫而去。

「萬劍飛花,給我滅!」


齊進滿臉的震驚,墨瘋子的天魔解體*修鍊到第八層,不僅是齊進始料未及,就連冬雷風雪等古劍門的高層也是滿臉的惋惜。

「嘭!」

無數的利劍,全部被魔氣粉碎,八道漆黑的虛影全部飛舞起來,直接朝著齊進衝擊出去。

齊進只感覺到身上一寒,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一口鮮血噴洒出來,重重的砸在擂台邊上,他知道他輸了。

「我輸了!」

齊進滿臉失落的從地上面站起身來,。古劍門只有一個人闖入前十,他代表的是古劍門,如今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敗在墨瘋子的手裡面,使得齊進內心都是內疚,要知道這些年,古劍門在他身上花費了太多的心血,更是讓他能夠接觸到萬劍飛花這樣最極品的劍法武技。

「墨瘋子獲勝!」

柳如龍站在半空,蒼老的雙眼裡面都是期待,接下來總算是要到達自己飛羽宗了,希望趙偉千萬不要讓自己失望。

齊進滿臉失望的回到陳宇身邊,轉過身對著冬雷風雪愧疚的鞠了一躬,甚至都不好意思抬頭去看站在冬雷風雪旁邊的天地二劍。

陳宇這些年,被天地二劍多次拯救,心裏面也有些悵然,當下開口道:「你可知道,你剛才為什麼會輸?」

陳宇這句話一出,原本輸了戰鬥就很不爽的齊進,頓時有些不高興的看向陳宇,忍不住開口道:「陳宇,你別以為你打敗了曹過,婁奎,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

貴賓席上面的冬雷風雪陡然站起身來,雙眼裡面散發出精光,看向齊進,開口道:「齊進,不要廢話,聽陳宇兄弟說!」

冬雷風雪想起剛才陳宇在兩人戰鬥之前的話語,那個時候齊進還佔據上風,為什麼陳宇就知道齊進要輸了,這讓他都忍不住有些期待起來。 「啊!掌門!我……」

齊進聽見冬雷風雪的呵斥,頓時有些不滿的看向陳宇,卻沒有再次駁斥陳宇,他心道:「我倒想要看看你如何分析,要是分析的沒道理,就是自取其辱。」

「哈哈哈,冬雷掌門,你對這個小子也太自信了吧?天魔解體*修鍊到第八層,齊進又怎麼可能是墨瘋子的對手,就連我這個老傢伙都自愧不如。」

古情對於墨瘋子戰勝齊進很是激動,要知道他修鍊這麼多年的天魔解體*,也不過是第八層巔峰,根本無法突破到第九層,如今墨瘋子如此年紀突破到第八層,這簡直是讓他古情看見天魔解體*第九層的希望。

墨瘋子也是有些好奇的退到眾人的位置上面,有些不屑的看向陳宇,笑道:「天魔解體*第八層,根本就是無解,除非你擁有天級低級武技。」

「可笑,沒有任何一門武技是無解的,天魔解體*不見得就有多強,我怕我當眾說出來,你們天魔宗以後這門天魔解體*的威力就會大打折扣了。」

陳宇微眯著雙眼,他和天魔宗無仇無怨。

甚至上一次在天蟄山脈裡面,自己還欠下天魔宗太上長老一刀漫天一個過命的人情,自己也不能夠做得太過分。

「大言不慚!」

古情有些憤怒,要知道整個天魔宗,沒有人不知道天魔解體*是一門天級低級武技, 極品罵人系統

「掌門,我覺得這小子不是信口開河的人,還是讓他慢慢說,我們都老大不小的人,何必動怒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刀漫天從古情身邊站出來,算是給古情一個台階下。

古情有些驚詫的看向一刀漫天,要知道一刀漫天可是自己天魔宗太上長老,而且一刀漫天在天魔宗威望極高,如今她這麼一說,就連古情自己都好奇起來。

「我想問你,你領悟快之劍意,是用來做什麼的?」

陳宇看向齊進,他真沒想到,堂堂的快之劍意,竟然被齊進用來融入武技裡面,簡直是暴殄天物。

齊進聽見陳宇這麼說,有些不忿的道:「我的快之劍意自然是要融入我最強的劍法萬劍飛花裡面,好讓我的劍法變得更快,更加凌厲。」

「可笑!可笑之極!」

哪知道在齊進說完之後,很多古劍門的人都覺得齊進說的很對,卻被陳宇絲毫不顧情面的批評起來。

古劍門一個長老,也是百劫境大圓滿修為,就要站出來教訓陳宇,卻被天地二劍攔住:「齊峰,不要激動,你孫子說不一定會受益匪淺。」

「陳宇,我承認你的實力很強,可是你也不能夠侮辱我的劍法,侮辱我們古劍門超級武技萬劍飛花。」

齊進看向陳宇,這次真的是有些怒了。

「是嗎?那我請你接下來看清楚了,最好給我看清楚了。」

陳宇看向陳宇,絲毫不在意憤怒的齊進,而是對著齊進開口道。


「嗤!」

還沒等齊進反應過來,陳宇身上一股恐怖的劍意就蔓延出來,他手裡面虛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柄劍就這樣頂在齊進的脖子上面,要是陳宇下殺手,恐怕現在齊進已經是一個死人,就連貴賓席上面的古劍門不少高層都深吸一口氣。

齊峰蒼老的面容上面,忍不住抖了抖。

天地二劍滿臉的笑意,慕容天笑道:「齊峰,恐怕經過這一次,你要去好好感謝那個臭小子,你這個孫子經過他的點撥,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他走錯路,陳宇對他完全是再造之恩!」冬雷風雪想起自己前面在心裏面對陳宇的小覷和詆毀,臉上也有些愧疚。

「怎麼可能?你的劍法,快到這個地步?」

齊進滿臉的駭然,他雙眼凸起,內心裏面被他認為二十多年的劍法知識,徹底的被顛覆了,他的情緒也變得有些暴亂。

「不是我的劍法快,而是你的反應太慢,如果不是我,換成是你的對手,你已經是一個死人!」

陳宇收起手裡面的虛劍,緩緩的看向不遠處站著的墨瘋子,笑道:「如果是我,絕對不會愚蠢的去和你對拼武技,你的武技需要準備時間,而我的武技不需要準備時間,這段時間差,完全足夠殺死你,甚至你沒有任何還手之力,你現在還覺得我大言不慚嗎?」

墨瘋子神情變得有些木訥,陳宇的話語對他如同一道狂雷。

古情滿臉駭然,雙眼裡面似乎想到什麼,爆發出陣陣精光,看向陳宇:「陳兄弟,你對天魔宗的大恩,在下感激不盡,你竟然能夠看出天魔解體*第九層的修鍊方法,我古情剛才對你的言語侮辱,萬分抱歉!將來若是你有用著我古情的地方,儘管開口,赴湯蹈火!」

「古掌門悟性果然高絕,昔日一刀漫天長老在天蟄山脈的不殺之恩,晚輩銘記於心,今日也算是報答昔日大恩!」

陳宇知道天級武技就是沒有破綻的武技,他修鍊的飛龍劍法就是如此,那麼天魔宗的天魔解體*也是如此。

天魔解體*的破綻就是這門武技,要分化出天魔分身,需要不短的時間,如果能夠做到心神合一,瞬間分化出來,那麼天魔解體*第九層,自然而然就修鍊成功了。

五洲山海夢聞錄 ,人多口雜,也就笑道:「將來若是有機會,我可以給掌門慢慢說來。」

「齊進,現在你知道如何戰勝墨瘋子了嗎?」

陳宇看向齊進,緩緩的道。

「多謝指點,再造之恩,齊進銘記於心!」

齊進眼神有些複雜的看向陳宇,更多的是感激,如果不是陳宇的指點,或許他這輩子的快之劍意真的領悟到頭了。

「你要記住,只要你的劍法足夠快,你的劍意足夠快,你的武技就會足夠快,你的武技萬劍飛花就會更加快,那樣你施展出來的萬劍飛花,恐怕也不會比天魔解體*的第九層差多少!」

陳宇對於快之劍意的領悟,可以說已經到達極致,他自然一眼就看得出來,齊進的快之劍意運用錯誤,而且不夠快,也沒有到極致。 (今天三更,跪求支持!跪求訂閱!謝謝!)

「我說臭小子,你這是兩邊不得罪啊!要是下一場戰鬥,墨瘋子遇見齊進這傢伙,那不是只有認栽的份!」

古情也反應過來,自己天魔宗天魔解體*第九層的修鍊難題迎刃而解,可是墨瘋子想要修鍊到第九層,也未必是簡單的事情,可是接下來第二輪的戰鬥就要開始。

「這!」

陳宇對於古情的質問,只是尷尬的笑笑。

另外一邊,冬雷風雪卻哈哈一笑,開口道:「既然古掌門這麼盛情,看來下一輪比賽,齊進要是不抽到墨瘋子都對不住古掌門了,哈哈哈!」

冬雷風雪眼看著齊進盤膝而坐有所領悟,心裏面更是激動萬分,他知道經過陳宇的點破,齊進的實力恐怕會突飛猛進了,自然心情無比暢快。

陳宇看著齊進盤膝而坐,身上快之劍意時不時的散布開來,滿意的點點頭,看來他點撥齊進已經起到作用。

「第四場戰鬥,趙偉對戰丁風!」

隨著柳如龍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身材壯碩,臉型寬大的漢子登上擂台,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

要不是陳宇從趙偉的笑容裡面感覺到一絲危險的韻味,他甚至都以為這個趙偉是個普通人,根本不是武者。

「你好,我叫趙偉!」

趙偉很是客氣,對著站在對面的丁風開口道。

「在下丁風!」

丁風穿著一身灰白色的長袍,他和陳宇兩個人算是真正的黑馬,都是上一屆龍騰榜沒有出現過的人。

「你先動手吧!」趙偉看著丁風,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兩個拳頭慢慢的捏起來,身上一股渾然天成的氣勢瀰漫出來。

「什麼氣勢,竟然和天地相合,飛羽宗這個趙偉不簡單。」

陳宇感受著從趙偉身上傳來的那股渾然天成的氣息,忍不住心裏面有些疑惑起來,暗自對趙偉警惕起來。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丁風知道自己的身法速度很快,他要用身法去對付趙偉,先下手為強,勝算會更大一些,不然丁風在龍騰榜前十裡面,他的實力和底蘊都是最差的。

丁風身上恐怖的氣息瀰漫出來,百劫境中期修為爆發出來。龍騰榜前十裡面,也只有陳宇一個人不是百劫境中期修為。

呼呼呼呼……

隨著丁風身體移動起來,一陣陣的狂風從他的身體周圍散布開來,狂風呼嘯,丁風的身影變得飄忽不定起來。

「不錯,很不錯的身法,能夠修鍊到這個境界實屬不易。」飛天雪坐在貴賓席上面,他作為神宮使者,對於龍騰榜前二十以內的人都很熟悉,自然知道丁風和陳宇一樣,都不是神武王國六大勢力的人,而且丁風年紀也比曹猛他們要小好幾歲。

「吃我一掌!隨風如意掌!」

丁風那飄忽不定的身影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朝著站在原地沒有動作的趙偉,一掌直接拍出去。

一掌落下,如同狂風呼嘯,奔騰不息。

「來得好,給我退!」

趙偉感受著丁風的攻擊,原本壯碩的身軀也動起來,身上一股渾然天成的氣勢瀰漫開來,兩個拳頭上面無數的靈力匯聚。

「嘭!」

兩個巨大的拳頭直接和丁風的手掌對碰在一起,只見趙偉拳頭上面,天地靈力不但的匯聚,變得恐怖無比。

「好恐怖的氣勢,簡直聞所未聞?」

丁風直接被趙偉一拳擊飛出去,落在擂台上面,身影再次飄忽起來,丁風的神色有些驚詫,他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