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吳賴,騰炎嘴角不斷的抽搐著。


搶劫天寶閣?

搶劫整個中域?

兩個瘋子!!

財迷,視財奸詐;

吳賴,猥瑣狡猾;

這兩人聯合在一起,騰炎實在是難以想象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是整個中域所有人,乃至所有勢力的噩夢,這兩人絕對能夠把整個中域鬧的雞犬不寧。最重要的是財迷還是財家的小少爺,作為財三千的兒子註定了沒有太多人敢『為難』他。再看吳賴,似乎現在的吳賴身份也不簡單。當即,騰炎看著遠處吳賴的人馬直接問道:「先不說這個,你說說這些人是怎麼回事?還有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的修為又是怎麼回事。」

地皇三段。

吳賴提升修為的速度堪稱恐怖。

額?

聽著騰炎的詢問,吳賴微微一愣。

「這個……」

「不方便說?」

「不是,這事情說來話長。」

「本少有時間。」

看著騰炎,吳賴臉色微微泛紅,神色之間更是帶著一抹的羞澀。這一幕更是讓騰炎好奇至極,畢竟羞澀兩個字和吳賴的距離實在是太遙遠了,然而現在……不等騰炎多想,吳賴便已經再次開口道:「其實這要從咱們在望斷山脈外面分別的時候開始說起。」

當即,吳賴開始講述起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

吳賴仔細的講;

騰炎仔細的聽;

半個時辰之後,騰炎大概了解了吳賴這段時間的經歷,當吳賴講述完之後騰炎更是一臉驚愕的看著吳賴,道:「你是說在我們分開的第三天,你遇到了一個很萌很可愛的少女,然後你就喜歡上了人家,最後你就把人家強了?」

聞言,吳賴臉色瞬間一片通紅。

「炎少,你可別亂說,什麼強了?我們那是兩情相悅好不好,而且……而且是雨兒主動的好不好。」當即,吳賴更是低著頭反駁道,聲音卻是越來越小,似乎連吳賴自己都做賊心虛一般。

看著吳賴,騰炎臉上露出了一絲壞壞的笑容。


「兩情相悅?」

「當……當然。」

「可是你也說了人家根本就什麼都不懂。」

「好,我承認雨兒是因為好奇才和我??……可是這能怪我嗎?當時我剛來中域,對於這裡的風土人情又不是很了解,我以為中域的女子都是如此的豪放,也把雨兒的好奇當成了暗示,你說人家女孩子都提出要求了,我能拒絕嗎?不過,我本來就對雨兒一見鍾情,而且……而且雨兒也挺喜歡我的,這難道還不算兩情相悅嗎?」看著騰炎那壞笑的樣子,吳賴一臉凌亂的解釋道。

「算,本少沒說不算啊。」騰炎一臉壞笑的說道。

「後來呢?你那雨兒的父親出現了?」

「可不就是那老頭子出現了,當時可是把我嚇了個半死。炎少你知道嗎,我和雨兒剛做完那事,一個滿身殺機的老頭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就是那麼憑空的出現,之前根本沒有任何的徵兆。那氣勢、那眼神、那殺機,我這輩子都是忘不了了,甚至那一秒我感覺自己整個靈魂都被冰潔了一般,全身一動都不能動。不過,那老頭看到我之後也是傻眼了。」

「就因為你長的像他死去的兒子?」

「可不就是,也是因為這樣我才保住了一命。當然,那老頭不殺我也是因為我和雨兒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看著騰炎,吳賴沒有絲毫保留的說道:「後來我才知道,雨兒原來是從家裡面跑出來的,而且在這之前根本沒有離開過家門半步。當然,老頭子在雨兒跑出來的時候也派了人暗中保護,可是不知道怎麼的那幾個不朽境被雨兒給甩掉了,你說說……雨兒只是一個地皇,竟然把兩大不朽境甩掉了,這奇不奇怪?我到現在都沒搞明白她是怎麼把那兩個不朽境給甩掉的。」

「兩個不朽境發現跟丟了之後就開始尋找雨兒的下落。因為雨兒是老頭子一百多歲的時候所生,可以說是老來得女,兩個不朽境自然不敢把跟丟了的事情上報上去,所以就那麼繼續尋找。正好在這期間就發生了我剛才說的那些事情。後來老頭子因為感應到雨兒被破了身才出現的,而且雨兒家距離我們當時所在至少也有數萬里,但是那老頭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出現在了我們面前,那是我第一次見聖人,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聖人的恐怖。」

「後來老頭子看事情已經發生了無法改變,而且也知道我是剛來到中域,又加上雨兒本身就喜歡我,就把我和雨兒帶了回去,當然一部分原因是我長的跟老頭子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兒子長的很像。從那之後我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聖人級的岳父,而且我這一身修為也是老頭子用各種天材地寶砸出來的。」

無知少女、天降艷遇、聖人岳父、修為飆升……

一場偶遇;


一段機遇;

騰炎看著吳賴一臉的獃滯,嘴角更是時不時的抽動一下。

不得不說,吳賴走狗屎運了。

美艷少妻;

聖人岳父;

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啊,然而吳賴剛到中域不到一周就全部擁有了。

羨煞旁人!!

「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又干起了強盜?」片刻之後,騰炎又是忍不住問道。

「這個……老頭子說我修為提升的太快,現在只是地皇級別沒有多大的問題,但是如果繼續這麼快速突破下去會導致根基不穩,對以後的修鍊沒有好處,所以就讓我出來歷練一下,鞏固一下現在的修為。至於為什麼選擇了做強盜,那老頭本來就是一個強盜,而且他手下那些人以前也是他強盜團之中的成員,只不過老頭子隱退了很多年他手底下的人也就沒有繼續在這流寇之地現身而已。我現在這樣頂多是子承父業了,嘿嘿!!」

「……」

聽著吳賴的話,騰炎嘴角微微一抽。

子承父業?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畢竟做強盜風險很大,得罪的人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沒有絲毫的遲疑,騰炎看著吳賴叮囑道。作為兄弟,騰炎對吳賴這番機遇感到欣慰,同時又不得不提醒吳賴注意安全。

「沒事,老頭子給我派了八大不朽境,其中還有一個是巔峰不朽境,聖人之下根本無所畏懼。而且……老頭子說了,要是真遇上聖人那就直接報他的名號,整個中域不管是哪一方勢力的聖人強者都會給他幾分面子。」聞言,吳賴一臉自信的說道。

「額?」

聞言,騰炎一愣。


「你那岳父很厲害?」隨即,騰炎又是忍不住問道。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那老頭自己說在中域聖人榜之上,他的實力絕對排在前十。不過我感覺他是在吹牛,前十?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幹嘛躲在那山溝溝裡面?」

嗡!!

騰炎的身體卻是猛的一震。

聖人榜?

中域前十?

雖然騰炎不知道這聖人榜究竟是什麼東西,不過按照意思應該就是中域所有聖人實力的一個排行榜,如果能夠進入前十,那無疑就意味著這是站在中域真正巔峰的存在啊。而且,吳賴雖然說他那岳父是在吹牛,但是騰炎卻不這麼認為。

「你那岳父叫什麼?」隨即,騰炎更是直接忍不住問道。只有知道了對方的名字,那麼騰炎才能夠打探吳賴這位岳父究竟是什麼人,究竟是不是如他所說的中域前十的聖人強者。

「屠!!」 「盜天團?」

死亡山谷右側的山脈之上,騰炎和吳賴兩人站在大隊數百米的地方。騰炎已經了解了自己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情,此刻看著吳賴一臉怪異的問道:「你真打算和財迷一起……『落草為寇』?」

「對啊。」

吳賴弱弱的聲音回應著騰炎,隨即又道:「炎少,難道你覺得有什麼問題?」

「你覺得呢?」

「其實我覺得挺好的。強盜多好啊,自由自在,無拘無束,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最重要的是這絕對是獲取資源最快的手段,只有擁有足夠的資源那實力在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得到最大的提升。中域之中,強者為尊,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誰會在意你是什麼身份?強盜又如何?更何況我本來就是一個強盜,嘿嘿!!」看著騰炎,吳賴一臉堅毅和猥瑣的說道。

「強盜沒什麼問題,可是和財迷一起就……」說著,騰炎忍不住看了一眼遠處的財迷。雖然和財迷相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對於財迷騰炎也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這貨簡直就和財三千一個德行,甚至比財三千還要『危險』,和他合作,簡直就是『與虎謀皮』。

「就怎麼?」

看著吳賴,騰炎嘴角微微一抽,問道:「你和這傢伙認識才多久?你不知道這貨是財三千的兒子?而且他比財三千還要財三千。」說話間,騰炎臉上帶著一絲提醒之意,騰炎實在是擔心吳賴被財迷賣了還在給他數錢。

「知道啊。」

「知道你還?」

「炎少,如果他不是財三千兒子,我還不和他合作呢。」

「額?」

騰炎一愣。

「為什麼?」隨即,騰炎又是問道。

「炎少你想啊,如果沒有他我們怎麼去搶劫天寶閣?」看著騰炎,吳賴訕訕的說道,神色之中更是帶著一抹興奮的神色,沒有絲毫的抑制,也是沒有絲毫的掩飾。

「什麼?」

騰炎一驚,看著吳賴嘴角又是微微一抽。

「你和財迷,搶劫天寶閣?」

「對啊,如果不是這樣,炎少你以為我會和這小胖子合作?不僅如此,我們兩連計劃都想好了。到時候由財迷提供消息,我們專挑財家那些沒有聖人坐鎮的天寶閣,搶了之後再利用財迷離開。炎少,你想想啊,天寶閣啊,那隨便搶一家可能我們這一輩子什麼都不用幹了,更何況我們還要搶他第二家、第三家……當然,天寶閣只是我們的第一步,我們的終極目標是搶劫整個中域,嘖嘖,想想都讓人興奮。」吳賴搓著雙手說著,一臉的興奮。

「……」

看著吳賴,騰炎嘴角不斷的抽搐著。

搶劫天寶閣?

搶劫整個中域?

兩個瘋子!!

財迷,視財奸詐;

吳賴,猥瑣狡猾;

這兩人聯合在一起,騰炎實在是難以想象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是整個中域所有人,乃至所有勢力的噩夢,這兩人絕對能夠把整個中域鬧的雞犬不寧。最重要的是財迷還是財家的小少爺,作為財三千的兒子註定了沒有太多人敢『為難』他。再看吳賴,似乎現在的吳賴身份也不簡單。當即,騰炎看著遠處吳賴的人馬直接問道:「先不說這個,你說說這些人是怎麼回事?還有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的修為又是怎麼回事。」

地皇三段。

吳賴提升修為的速度堪稱恐怖。

額?

聽著騰炎的詢問,吳賴微微一愣。

「這個……」

「不方便說?」

「不是,這事情說來話長。」

「本少有時間。」

看著騰炎,吳賴臉色微微泛紅,神色之間更是帶著一抹的羞澀。這一幕更是讓騰炎好奇至極,畢竟羞澀兩個字和吳賴的距離實在是太遙遠了,然而現在……不等騰炎多想,吳賴便已經再次開口道:「其實這要從咱們在望斷山脈外面分別的時候開始說起。」

當即,吳賴開始講述起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

吳賴仔細的講;

騰炎仔細的聽;

半個時辰之後,騰炎大概了解了吳賴這段時間的經歷,當吳賴講述完之後騰炎更是一臉驚愕的看著吳賴,道:「你是說在我們分開的第三天,你遇到了一個很萌很可愛的少女,然後你就喜歡上了人家,最後你就把人家強了?」

聞言,吳賴臉色瞬間一片通紅。

「炎少,你可別亂說,什麼強了?我們那是兩情相悅好不好,而且……而且是雨兒主動的好不好。」當即,吳賴更是低著頭反駁道,聲音卻是越來越小,似乎連吳賴自己都做賊心虛一般。

看著吳賴,騰炎臉上露出了一絲壞壞的笑容。


「兩情相悅?」

「當……當然。」

「可是你也說了人家根本就什麼都不懂。」

「好,我承認雨兒是因為好奇才和我??……可是這能怪我嗎?當時我剛來中域,對於這裡的風土人情又不是很了解,我以為中域的女子都是如此的豪放,也把雨兒的好奇當成了暗示,你說人家女孩子都提出要求了,我能拒絕嗎?不過,我本來就對雨兒一見鍾情,而且……而且雨兒也挺喜歡我的,這難道還不算兩情相悅嗎?」看著騰炎那壞笑的樣子,吳賴一臉凌亂的解釋道。

「算,本少沒說不算啊。」騰炎一臉壞笑的說道。

「後來呢?你那雨兒的父親出現了?」

「可不就是那老頭子出現了,當時可是把我嚇了個半死。炎少你知道嗎,我和雨兒剛做完那事,一個滿身殺機的老頭就出現在了我們面前,就是那麼憑空的出現,之前根本沒有任何的徵兆。那氣勢、那眼神、那殺機,我這輩子都是忘不了了,甚至那一秒我感覺自己整個靈魂都被冰潔了一般,全身一動都不能動。不過,那老頭看到我之後也是傻眼了。」

「就因為你長的像他死去的兒子?」

「可不就是,也是因為這樣我才保住了一命。當然,那老頭不殺我也是因為我和雨兒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看著騰炎,吳賴沒有絲毫保留的說道:「後來我才知道,雨兒原來是從家裡面跑出來的,而且在這之前根本沒有離開過家門半步。當然,老頭子在雨兒跑出來的時候也派了人暗中保護,可是不知道怎麼的那幾個不朽境被雨兒給甩掉了,你說說……雨兒只是一個地皇,竟然把兩大不朽境甩掉了,這奇不奇怪?我到現在都沒搞明白她是怎麼把那兩個不朽境給甩掉的。」

「兩個不朽境發現跟丟了之後就開始尋找雨兒的下落。因為雨兒是老頭子一百多歲的時候所生,可以說是老來得女,兩個不朽境自然不敢把跟丟了的事情上報上去,所以就那麼繼續尋找。正好在這期間就發生了我剛才說的那些事情。後來老頭子因為感應到雨兒被破了身才出現的,而且雨兒家距離我們當時所在至少也有數萬里,但是那老頭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出現在了我們面前,那是我第一次見聖人,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聖人的恐怖。」

「後來老頭子看事情已經發生了無法改變,而且也知道我是剛來到中域,又加上雨兒本身就喜歡我,就把我和雨兒帶了回去,當然一部分原因是我長的跟老頭子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兒子長的很像。從那之後我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聖人級的岳父,而且我這一身修為也是老頭子用各種天材地寶砸出來的。」

無知少女、天降艷遇、聖人岳父、修為飆升……

一場偶遇;

一段機遇;

騰炎看著吳賴一臉的獃滯,嘴角更是時不時的抽動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