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我的少商劍專破防禦嗎?」

白衣劍客看著臉色蒼白恐懼的他們,「太弱了,真沒意思,難道南域的人就這麼弱?」

隨後他咧嘴一笑:「記住我的名字,蜀山的少商劍,南宮問天!閻羅殿里報上我的名號。」

「三千劍技,百劍殘!」

南宮問天雙目間一絲冷冽暴漲。

拔劍,揮斬!

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絲拖泥帶水。

血水,殘骸,數十築基境鍊氣境的鍊氣士在一瞬間屠殺得乾乾淨淨。

快,猛,無堅不摧!

帝皓把自己藏的更深,論修為,鍊氣與築基境差距在遇到這樣的天之驕子的時候,越階殺人已經不再可能。劍招上帝皓雖然能看得到破綻,但他的破綻形同虛設,因為自己根本趕不上,太快了,這個人的劍是自己見過最快的一個。

「黃泉,不知道有什麼機緣等著我?」南宮問天收劍立於黃泉水邊。

手一揮,飛出九支血紅色的長幡。

帝皓就隱藏在一邊,看著那九支血紅長幡飛在半空中,落在黃泉上方。

這血紅色的長幡,竟與黃泉中的黃泉水呼應起來。

原本死寂的黃泉水竟開始緩緩起伏,就像一個生命般,一呼一吸,含有奇妙的韻律。

而那些血紅長幡在空中無風自動,舒捲飄蕩,節奏竟然同黃泉水一致,雙方更起了共鳴,躍動的更加強烈明顯。

「這九支血紅長幡,竟然是由黃泉真水祭煉的?」

帝皓目光一閃,心道:「這可是地地道道的魔道靈器,想不到這劍客竟然還有這一手。」


看著黃泉河上飄揚的九支血紅長幡,帝皓心頭一沉,他感覺似乎有一股污濁的力量侵入了他的神魂之中。

這九支血紅長幡竟然可以侵害神魂?

南宮問天飛身到九支血紅長幡的中央,抬手捏了個法訣,身邊九支血河幡一起搖動,幡面上隱隱有黑紫色的陰暗血光流轉。

血光流動間,漸漸融合在一起,並且深入南宮問天腳下的黃泉。

「出來了!」在南宮問天期冀的注視下,一截白玉狀的東西漸漸浮出黃泉水面。

地風水火,水之本源!

帝皓目光一亮,不能再等下去了,在等下自己就什麼都撈不到了,而且有這九支血紅長幡,自己神魂隱身也撐不了多久。

帝皓沒有猶豫,一下跳進了黃泉中,這一跳可不得了,就像在油鍋里扔進火星一樣,整個地宮都轟然動蕩起來,仿若天崩地裂。

南宮問天神情大變,想要飛出黃泉,誰知前一刻還在他掌控下的黃泉水,竟然也突然造反。

無數黃泉水像火山爆發一樣,衝天而起!


「什麼人!」南宮問天面色一冷。

帝皓跳進黃泉中,原以為會受到侵害,但沒想到居然一點沒有事,相反,在黃泉水的浸泡下,自己的修羅化身也有了一點黃泉水的水氣。

帝皓伸手一把抓住那截白玉,從黃泉中一躍而起,黃泉水頓時如出籠猛獸一般,咆哮而出。

從沒想過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南宮問天頓時手忙腳亂,身周的黃泉猶如滔天洪水一般就要將他淹沒,九支血河幡此時就如同風中殘燭,不僅無法幫助南宮問天,反而像歸家遊子一樣,眼看著要投入黃泉的懷抱。

帝皓拿走水之本源就飛身要離開,他可不能停留,一旦南宮問天脫困,那糟糕的就是自己了。

「想走。留下來!」

南宮問天一拍劍鞘,一束比以往更要狂暴的劍光直射要遠遁的帝皓。

南宮問天對自己非常自信,他擁有蜀山六脈劍器中最霸道的少商劍器,也是無盡大陸最霸道的劍術!

擊殺這個毛賊,易如反掌。

劍光還沒從劍鞘中躥出,帝皓就感到自己被一股森冷至極的殺意所籠罩,彷彿連靈魂都要被凍結,心裡一個念頭止都止不住:「不要躲了,躲也沒用,這樣強的劍光,必死無疑的……」

待到劍光真的出現在眼前,被劍勢懾住的帝皓更是覺得思維已經停滯,連念頭都無法轉動了,劍光沒有沾著身子,光是帶起的劍風都要把他凌遲切割。

若是沒有準備,帝皓必然毫無懸念的死在這劍之下。

不過有了準備,至少不會很狼狽。

「狂暴丹,劍仙狀態!」帝皓的劍道修鍊極限運轉,目光猶如劍瞳一樣鋒利。

「紂王劍,看破!」帝皓一劍點出,一道如霧如箭的氣息從劍尖泄出。

趕上了!


劍尖直刺在少商劍而破綻上,少商劍頓時被紂王劍擊飛,不過帝皓也不好受,服用了狂暴丹只是讓他暫時提升到凝脈境,劍仙狀態破盡劍道也不是萬能,少商劍強大的劍氣雖然被帝皓破去了攻擊力,但那種勢如破竹的衝擊力卻實實在在的壓制在帝皓神魂上,神魂瀕臨破碎,不過也因為這股衝擊力,帝皓逃離的更快!

「我若不死,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你碎屍萬段!」南宮問天在後憤怒咆哮起來。

黃泉水對神魂有洗鍊的作用,但對肉身卻有消磨的副作用,一絲霜白的髮根在南宮問天的耳鬢出現。

這黃泉水竟然能夠削減人的壽元!

「少商劍,九血混元旗,給我破!」鍊氣四橫,南宮問天猶如一道衝天的劍氣,破開了黃泉水的束縛。

「該死,我十年的壽元就這麼沒了!」南宮問天暗恨,再看這黃泉水也縮減了大半,而且也再度死寂。

「黃泉本源被奪,這裡的黃泉水形同虛設,至少要萬年才會恢復靈性,那人到底是誰,竟然不怕黃泉水的侵蝕!」

南宮問天當然不會想到,出現的人居然是由神魂凝鍊的,因為如今的香火鍊氣士太少了,而他雖然也聽說過,但不會往這方面去想。

「我已經記下了你的氣息,我就不信不能把你挖出來!」

… 如果帝皓知道南宮問天的想法,估計只會笑笑,自從因為修羅磐石開啟六道天書之一的修羅道后,他身上已經沒有了特定的氣息,南宮問天如果以為靠氣息就能找到他,那就是異想天開了,因為就算天道也不能徹底鎖定他!

帝皓神魂遁空而去,片刻不停的回到自己的肉身,雖然破解了南宮問天的少商劍,但少商劍上剛猛的劍氣讓他極不好受,神魂時時有破碎的跡象。


帝皓肉身睜開雙眼,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在嘴邊化成蓬蓬血霧。

神魂離開肉身本就是件危險的事情,如果不是信仰之力的支撐,神魂甚至有可能再也回不了肉身,成為孤魂野鬼。

而且他一直超負荷的運用神魂之力,神魂虛弱無比,只吐一點血的後果也算小的了。

休息,休息。帝皓也不想其他的,在黃泉里拿到了什麼他也不想,倒頭便就合衣而睡,這段時間確實勞累了。

而這一睡帝皓也沒想過竟然會是一個月!

鍊氣士無歲月之觀念,因為一修鍊動輒數月甚至數年,修為更強大的去天橋天門,壽元悠長,所學深奧,可能一修鍊就是百年千年!

帝皓是休息了,不過其他人不會休息,南宮問天洗去了身上的黃泉污水后就出了地宮,但他並沒有通過氣息尋到帝皓的蹤跡,不過這南宮問天也有過人之處,雖然與帝皓只是初次相識,而且僅有幾面,但通過畫像居然還原了帝皓七八分的模樣,之後利用自己蜀山少商劍的身份,下達了通緝文書。

蜀山是中土神州的宗門,而且地位顯赫,更是從上古就流傳下來,前身就是劍之君主創立的劍宗,南宮問天身為蜀山弟子,而且擁有蜀山尊貴的六脈劍器之一的少商劍,他一降臨,周邊哪怕是藏氣境天橋境的鍊氣士都不敢稍加怠慢,而然南宮問天也許下了好處,他們自然努力搜尋。


不過想單憑畫像就找到帝皓本人,確實難,不過有一個人除外,甚至是一個宗門除外,不是黑白學宮,而且獵國宗,也就是封妖宗!

當初帝皓殺了封妖宗隱藏的少主錢文,奪走了擁有妖靈的狗寶,帝皓此人已經被封妖宗列入關注名單。南宮問天雖然找上了他們,但他們卻不會告訴南宮問天帝皓信息,因為沒必要。

封妖宗的是比不上蜀山的,不過他們卻不是真正的人類,他們有著妖族的血脈,他們妖族看上的絕不會讓其他人插手。

南宮問天原本想要拜會黑白學宮,劍雲城這樣的大宗,不過去的時候卻得知這些宗門都關了山門,甚至在外駐守的弟子也寥寥無幾。

而且這些大宗門都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關閉了山門,至於什麼事情,除了這些大宗就再也沒人知道了。

不朽王朝也在忙,不過忙的很隱蔽,而且是在為帝皓忙。

天河潰堤,帝皓神魂化身河神,把這些百姓救了下來,已然獲得巨大的民心,原先不朽王朝藉助宋國只是替帝皓建了幾座神廟,雖然如此但信奉的人不多,信仰之力的收集也稀少,不過經此一役,信奉的更多,即使朝廷暗中引導,這些百姓也替帝皓宣揚,甚至自掏腰包捐建神廟,信仰之力空前巨大!

得民心者,得天下!

一個月後,帝皓轉醒,神魂的疲憊感總算是完全消退了。

「咦,這是怎麼回事?」只是休息了一個月,帝皓突然驚奇的發現自己神魂中的神位變了。

原先上面寫的是大宋鄧州青城郡天河神位,而現在卻是大宋天河神。

名稱的改變沒有對他有實質的幫助,但所管轄的範圍卻擴大到了整個大宋國,也就是說,只要有誰的地方就可以傳遞帝皓的意志。

稍稍溝通神位,帝皓就知道原來是因為信仰之力的空前膨脹。

通過信仰之力展開,帝皓看著許多自己的廟府內絡繹不絕的人流,有檀香氤氳流轉。在殿中的神像若隱若現,顯得神秘和威嚴。香客信徒的信仰之力在神像中流轉,無形中淬鍊著神像,不過因為神像裡面沒有半點靈性,所以無法接納香火。

帝皓的意志攜帶神力轟然而下,進入神像體內。天地變化,在神像的體內帝皓的意志欣喜,這個是因為無數的信仰之力的淬鍊,這個神像的材質早就發生了質一樣的轉變。神像的紋理恍如天成,有淡香溢出,帝皓的神力在中間流轉不止沒有絲毫的消耗,甚至還隱隱有所增強。

帝皓一入駐神像,無數的信仰之線一窩蜂的蜂擁而來,信仰若如濤濤洪水浩浩蕩蕩的流進潘浩的意志內。遠在宋國京都的帝皓突然身體一震,努力的吸收這股強大的信仰之力。這是一股信仰的洪流,在這一刻被帝皓完全吸收。

轟轟轟……

洪流滾滾而來,震耳欲聾,帝皓的神魂在洪流中堅定的吸收著。幸好帝皓的神魂強大,否則如果是縮小的神魂,恐怖早已經被滾滾的信仰洪流給磨滅,同化。

嗷……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響起,在信仰洪流中一頭黑色的神龍在滾滾浪花中穿了出來。這神龍鱗片黝黑,泛著金屬般的質感,齒牙尖銳,腥臭無比,兩角擎天。兩角鋒利有黑光繚繞,生有四腳,每一個角有五指,尖利恐怖的龍爪透露著寒光。

黑龍一出來,血紅而寒冷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帝皓,猛的撲向帝皓。這是信徒雜念產生的黑龍,無窮無盡的七情六慾已經讓這個雜念沉澱了,赫然已經生出了形體。

本來這些雜念並不足為俱的,因為除了這些負面能力的雜質之外,還有真善美的正面信仰,這些信仰可以壓制它,只要有這些正能量,雜念可以被神靈輕易的磨滅雜質。

「哼!」

帝皓一聲冷哼,這條雜念黑龍是要趁機奪舍自己嗎?那未免太異想天開了,以為信仰洪流會衝垮我的神魂嗎,不過是費些力氣而已,既然你敢出現,我就讓你永遠消失。

神魂在虛空中發出燦燦金光,一種宏偉尊貴的氣息散發出來,本來轟隆聲的信仰洪流在這一刻也變得渺小起來。

天帝狀態,開啟!

… 嗷……

高亢的龍吟聲高升,黑龍近在眼前,它是萬民的惡念,無所懼怕,哪怕天道也照樣咆哮。帝皓雙眸泛著金光,天帝狀態下,手裡一個小巧古樸的玉璽突然升起,這枚玉璽比第一次出現的雕飾更加簡單,但是有更加神秘的氣息散發。

玉璽上雕刻著幾個奇異的文字,這些文字不屬於人間的任何文字,似龍鳳在升騰,又像龍龜伏海,白虎傲嘯百獸。

這是新的神道帝文,天道加持的玉璽。受命於天,代天的意志,管理眾生。

不過現在帝皓替的還不是自己的天!

轟……

燦爛華貴的紅光在玉璽中射出,小巧的玉璽陡然變得磨盤一般大。狠狠的砸下黑龍的龍首,頓時黑龍一聲哀鳴,黑色猙獰的鱗片脫落。墨黑腥臭的龍血彷彿開閘的水龍頭,嘩啦啦的涌了出來。

「孽障,受死!」帝皓對於這個惡念形成的黑龍,絲毫沒有憐憫。因為如果這個黑龍不死,自己收取的信仰就威脅更大。

巨大玉璽上的紅光越加濃郁,帶著萬鈞之力狠狠的砸下黑龍身上。黑龍發出陣陣的嗷嚎,渾身鱗片破裂,凄凄慘慘。

嗷嗷……

黑龍猩紅的眼睛已經充滿了瘋狂,腥臭的龍口一吐,一個黝黑的散發著邪-惡、罪孽的圓珠在虛空中滴溜溜的旋轉。濃郁的黑暗恐懼的氣息在瀰漫,甚至有一股黑霧漫出,碰到金光彷彿水和油一般,不可兼容。黑霧在不停的翻滾消融,茲茲的聲音清晰可聞。

帝皓一愣,繼而神情越加冷峻,想不到這個黑龍居然將雜念凝聚成為了龍珠,這個龍珠上面的邪-惡的氣息極為濃郁。

這些氣息一股凡人哪怕是沾到一絲,就會立馬的變成瘋魔,渾身潰爛而亡。哪怕是練氣士吸入,也會引發心魔,如果不及時解決,也只有道消身死的下場。

「沒想到你居然發展如此之快,更留你不得!」帝皓目光一聚,金紅色的閃光更加耀眼。

轟轟……

玉璽的紅光大放,在虛空中彷彿憑空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太陽,耀眼奪目。紅光流露出尊貴至尊的氣息,這個就是天地秩序的力量,就是萬民信仰的力量。

轟的一聲,磨盤大小的官印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砸下去。

嗷嗷……

渾身黑霧繚繞的黑龍狂吼,高亢而瘋狂。黑漆漆,滿是邪-惡和罪孽的龍珠帶著無所畏懼的氣勢沖向玉璽。

嘭嘭……

兩個不同能量的物體在相撞,在虛空中產生了巨大的爆炸聲。

黑霧和紅光勢如水火,在虛空中彷彿產生極可怕的化學反應。虛空千米空間居然不停的泛起波瀾,不時黑漆漆,如同刀鋒一樣的有空間裂縫產生。從裂縫中甚至可以隱約看見外面不停在上香的香火信徒,雲煙渺渺,檀香四溢。

虛空紅光大放,黑霧繚繞,轟轟……

十幾次撞擊,黑霧被紅光撞散了不少,同時紅光也暗淡了一些。帝皓神情冷峻,眼睛深邃而冷幽,大喝一聲:「紂王劍,疾!」

一柄尊貴華麗的長劍憑空出現,長劍渾身暗紅色,鋒利清冷,讓人心寒膽戰。劍身厚重,雕刻有神秘而古樸的花紋。

紂王劍在帝皓神魂狀態下也變了模樣,或許這才是紂王劍真正的模樣!

這把劍一出現,身邊頓時隱隱約約之間有虔誠的吟唱聲、祈禱聲響起!

紂王劍一開始就是。帝道之劍!

吟……

長劍獨鳴,劍身在顫動,突然長劍彷彿一把利箭射向黑龍。速度極快,在虛空中的虛影還未消失,轉眼之間卻來到了黑龍的眼前。

噗,嗷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