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正確,你們殺的人越多,得到的圖騰印章越多,就越值錢,對了,這個小島上沒有任何法律約束,你們想做什麼都可以。」將軍男人得意地笑了起來,「就算是回歸原本的生活后,也沒有人會追究你們的罪行。」

聽到不會被追究罪行,人群中的嘈雜聲更響了,大多數人是惶惶不安,而一小部分,則是充滿了期待,已經開始大量尋找他們的目標了。

唐崢在心底大罵,這傢伙的言辭完全就是在蠱惑眾人犯罪,釋放他們心中的惡念,白果聽到這話嚇的臉色慘白,不只是笨蛋空姐,整個機艙中的半數女人臉色都不太好。

「現在補充一點,這個圖騰印章不能損壞,它連著你們的血管和神經,一旦有任何缺損或者想要被割下,你們也會立即死亡,當然,砍斷左胳膊的話人不會死亡,你們也不會失去資格,只有圖騰印章數目足夠即刻離開。」

……….

感謝書友雷歐娜慷慨打賞!

求推薦票,收藏! 仙府學院有輝煌的歲月,曾經培育出三位天仙境的無敵存在,同樣也是各大州的年輕強者,進入各個神殿的捷徑之路。在仙府學院學習三年之後,這裡的學子一般都能被選入各大神殿。

當然只有真正有實力的學子,才可能在各大神殿成為精英弟子。一般的學子,只可能是進入各大神殿做雜役。

而仙府學院的天才府邸中居住的人,必然是能夠進入各大神殿精英弟子的人。在龍驕陽入住天才府邸之前,這裡面只有三個府邸有主人。

而這三個人,在仙府學院都已經接近三年,很快都將去往他們嚮往的神殿。他們在仙府學院的戰績,也是異常彪悍,從未有過敗績的。

龍驕陽在外界的戰績,比這三人都要震驚駭人,可是他用的並非修為境界,以至於眾人對他能進入天才府邸很不服氣。

「龍驕陽雖然是丹王,可是他並沒有資格進入仙府學院的天才府邸,我要去挑戰他,讓他從天才府邸之中出來。」有一個位帝紋級學子怒道

「陸火道友所說不錯,我們雖然有求於龍驕陽,可是該堅守的榮譽,我們絕對不能丟棄。」有人附語道

「走,一起去天才府邸區域。龍丹王或許還不知道仙府學院的這個規則,我們可以去提醒他。」有人道

「諸位道友,你們別在這裡爭執了,蔡游龍與烏震二人已經去了天才府邸,我們快去看圍觀吧!」

「……」

蔡游龍與烏震是帝級境初期,他們二個人,一個是神血血脈,一個人則來自金烏一族天生強勢,他們二人本來是第四間天才府邸的有力競爭者。只是他們二人爭鬥了二年,都沒有能奈何對方,所以一直未曾進入天才府邸之中。

吳星河院長曾經提議他們二人一起進入天才府邸,結果被他們二人給否了,他們明確表示,他們之間只有勝利的人,才能夠進入到天才府邸之中。


如今他們還未曾分出勝負,一個什麼破丹王,竟然在入學之時,直接入住了天才府邸,這讓他們二人不能容忍。

吳星河就是非常清楚,這二人必然發怒去找龍驕陽,所以才會讓龍驕陽入住天才府邸。

龍驕陽早已經不是當年在正氣宗的小呆瓜,他經歷的事情,讓他迅速成長起來。他以威脅的方式進入仙府學院,吳星河的心中必然是氣怒的,他安排自己入住天才府邸必然別有用心。

不過龍驕陽現在沒有心思考慮吳星河如此做的用心何在,他要完成在帝山秘境的飛瀑潭中,未曾完成的領悟。他要將道紋又聖轉帝,邁入帝紋級。

楚玲兒立於天才府邸的前院,替龍驕陽護法鎮守四方。

龍驕陽盤坐在前院的蒲團區域,這是天才府邸凝聚地之靈氣的巧妙之陣,在這個地方能更快的吸收來地之靈氣。龍驕陽的身上正魔道紋環繞,他閉著雙眼,眉心處閃爍正魔太極八卦圖。

聖級境修者與天地大道融合一體,帝級境修者則超於天地大道,凌駕於在天地大道之上,如此才能開創出屬於自己的道。

龍驕陽早已經具備了凌駕於天地大道之上的威勢,可是當他要完成這一步,依舊是風雲色變,萬里晴空瞬間烏雲壓城。這本是不應該出現的,因為龍驕陽並非要帝劫,而是領悟帝紋而已。

蔡游龍,烏震等人以及來到天才府邸區域,他們還未闖到龍驕陽所在的府邸,即刻被烏雲壓城的異樣驚的停下腳步,這是有人要渡劫,眾人現在過去,很可能會受到連累。

「是三位天才的其中一個要渡劫了嗎?」有人小聲道

「應該不會,這幾位都是帝級境中期,他們只有觸及到地仙境的時候,才可能招惹出天劫。」有人說道

「莫非是新來的龍驕陽要渡劫?」有人說道

……

眾人無比驚疑之時,龍驕陽睜開眼睛望著烏雲壓成的蒼穹,他有一種直覺,這一次的天雷比五雷轟頂還要可怕,他走的路與眾人不同,只是領悟帝紋也會招惹出天劫,並不奇怪。

「玲兒,你到院外去,不要太過靠近。」龍驕陽沉聲道,龍驕陽不懼怕天劫,但是他怕因果劫難出現。

楚玲兒點頭閃現離開院子,她清楚現在不能讓龍驕陽有任何的分心,渡劫之時分心,極可能被劈成劫灰。

「來吧,我無懼天劫。」


龍驕陽凝視蒼穹,帝紋覆蓋了他的整個軀體,他眉心處的正魔太極八卦圖逐漸演化成一個小人兒,這個小人兒形態如龍驕陽一樣,這是道種的演化。

霹靂霹靂霹靂……

頃刻間雷光如海,從劫雲之中衝出,它們並非五雷轟頂的禁忌神雷,而是一道一道可怕之極的符紋雷電!天才府邸附近的人們,看到目瞪口呆,因為他們見到了最詭異的情況,秩序火道紋,秩序水道紋,秩序金道紋等等道紋,居然融入在雷電之中,轟擊了下來。

這樣的秩序道紋,是絕對本源與最強悍的,它們毀滅虛空與萬物,頃刻間就能完成。這就好像蒼天要滅眾生,降下來的毀滅雷劫。


龍驕陽雙目開闔,正魔太極八卦圖,從他的雙眼之中射出,將這毀滅天劫攔截下來。

霹靂!

龍驕陽成功攔截下這些秩序雷劫,緊接著一隻雷霆形成的巨掌從烏雲之中拍下來,龍驕陽的神色變了,他從這巨掌之中,感應到了一種極度可怕的道意。

龍驕陽無法用巧妙之術對抗,他只能以自己道去硬碰。

轟!

龍驕陽衝殺而上,直接催動了最強戰力,對決這雷霆巨掌。

噼啪……

龍驕陽抵禦下了雷霆,但是卻被這巨掌中的道意力量震傷,接著無數雷霆巨掌轟擊而來,讓龍驕陽的肉身幾乎裂開,但是龍驕陽沒有怯意,他在道的對決之上,還是佔據上風的。

這場蘊含無盡道意的雷劫,是完全針對正魔雙修鎮壓萬道的特性的,龍驕陽想要鎮壓萬道,就必須要挺過天地間所存道意的挑戰。

(推薦好兄弟的新書《紫血聖皇》,作者唯易永恆,書號1059329,書荒的書友們,快去看吧。)

!! 「不會死才怪呢,孤島上沒有藥品,一個頭疼腦熱都可能要命,更別提斷胳膊這種事情了。」人群中有人激憤地喊了出來,可是換到的卻是將軍男人的嘲弄。

「所以你們要努力廝殺,儘快的離開小島,這個遊戲前十屆的最快生還記錄,是25小時,希望你們可以超越。」將軍男人在人群中看到幾個熟面孔,朝著他們揮了揮手,不過沒有人回應,他們不傻,絕對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暴露自己。

「我們用什麼來戰鬥?肉搏嗎?那樣我們女性也太弱勢了。」一個穿著西裝OL制服,踩著白色高跟鞋腿上裹著黑色絲襪的年輕女人吼了出來,她很不滿這種苛刻的條件,「這對女性來說不公平。」

「武器在你們腰間的白色腰包里,至於怎麼使用,請自行摸索,對了,裡面有一個小型智能只能雷達,可以搜索敵人。」將軍男人看著她,舔了舔嘴角,「從你們被電暈帶上飛機,一切流程都是公平的,瞧,我們甚至沒有動你的手提袋,你要是在裡面藏著一把匕首而不是換洗的內褲或者衛生棉,那麼你就比別人有優勢。」

聽到這種戲謔的對話,男人們都下意識地盯向了那位黑絲OL,上下打量她。

「你。」OL女郎氣的臉色鐵青,不過沒說什麼,而是轉過頭,向她身旁的一個女人說話。

「放心吧,除了你們腰包中的武器,整個小島上找不到一件熱兵器,也別擔心別人擁有槍械之類的武器,總之這一切,都是為了遊戲的公正和公平。」

「好了,死亡島到了,現在開始投放參賽玩家,恩,祝你們旅途愉快!」隨著將軍男人的手勢,機艙尾部的艙門向下打開,寒冷的氣流立刻涌了進來,吹亂了眾人的頭髮,吹的衣服獵獵作響。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們跳下去的?」人群下意識地向後挪動,想要遠離艙口。

唐崢沒有動,而是走向了艙口,看著海面和那座小島,正在飛速地計算得失。

「快跳,你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不用擔心,等降落到三千米地高度,你們背上的傘包會自動打開,如果運氣好,會安全降落的。」男人開始催促眾人,同時做出了保證,可是這裡的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沒有跳傘經驗,就算有,估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傘包是否完好。

「卧槽,風速什麼全都不知道就讓我們跳。」林衛國大罵,他到不擔心自己,雖然最後一次跳傘訓練距離現在已經快八年了,可是唐崢秦嫣她們怎麼辦?就因為別人一句話玩跳傘,難度太大了,林衛國知道,有很多兵都沒能完成從機艙中躍出的那一步,壓力和心中的恐懼會在這時成倍數的增長。

「尼瑪,拼了,老林,秦姐,大家別猶豫,往下跳,先跳人少,至少不會被圍攻。」唐崢吼完,叫李欣蘭她們過來,他則是站在艙口不遠處,冷風刮在臉上,割的皮膚生疼,其實先跳的話還有其他的優勢,但是唐崢不能都喊出來,不然別人都醒悟過來怎麼辦?

老林,龐美琴,李欣蘭沒有任何猶豫,想要擠開人群走出來,可是白果,秦嫣,周舟都沒有那麼幸運,她們太靠後了,身前擠了很多人,白果急的滿頭大汗,可就是沖不過去。

一些膽子大的聽到唐崢的話,詫異地看了他一眼,轉念一想,覺得很有道理,畢竟先跳的的確有優勢,可是從艙口往下望,幾千米的高空足以打消他們那點想跳出去的勇氣。

唐崢沒工夫關心這些未來的敵人,他就想把空姐們活著帶回去,在等待的十幾秒內,有兩個男人跳了下去。

「呵呵,有意思。」那位身穿白大褂的黑長直御姐瞟了唐崢一眼,第三個跳出了艙口,姿勢很優雅,也很正規,她覺得唐崢這傢伙很不錯,至少在智商和膽量上沒有任何問題。

張浩猶豫了一下,神色捉摸不定,本想在等等,可是屏幕中的將軍男人一臉寒氣地罵了一句,揮動了手臂。

「敬酒不吃吃罰酒,警備隊,把他們趕下去。」二十個軍人舉起槍口,瞄準前面不肯走的直接開槍,射出的子彈打在身上,立刻竄出了一道電流,將他們擊暈,然後警備隊的傢伙們直接拽住這些人的衣領,把他們拖到了艙口,接著向丟垃圾一樣丟了下去。

看到大事不妙,張浩也咬著牙跳了下去,看都沒看嬌嬌一眼,至於黃牙漢子和小年輕對望了一眼后,決定在等等。

「你們自己跳,還是讓我的人把你們丟下去?」男人很享受這些人掙扎的表情,「自己跳還能安全著落,暈倒的話可就完全看運氣了。」

四十個軍人配合的舉槍,一支正好瞄準了站在前面的唐崢。

「卧槽尼瑪,不能等了。」唐崢可不想被電暈,失去主動權,瞅了身後離著他七米多遠的龐美琴一眼,嘆了口氣,然後前沖了幾步,躍出了艙口。

眾人還是有一些恐慌,不敢跳,不過被警備隊再次電翻了七八個,丟出艙口后,這些人也開始像下餃子似的撲騰撲騰跳出機艙。

一些膽小的人叫了出來,可是很快又因為氣流灌進了口腔里不得不閉上嘴巴,因此高中全是一聲短似一聲的尖叫,凄厲而又悲慘。

耳邊全都是氣流衝過時呼呼的風聲,唐崢額頭上冷汗直流,左右手在背後快速地摸索著,他找不到打開傘包的拉繩,看著下面的小島越來越近,他只能祈禱那個將軍男人沒有說謊。

短暫的幾秒鐘,猶如噩夢般讓人恐慌,心臟砰砰的跳動,胸腔膨脹到極限,幾乎都要窒息了,唐崢想做幾個深呼吸平穩情緒,可是高空的氣流卻不給他這個機會,一張嘴就會瘋狂的灌進口腔,甚至刺的眼睛都有點睜不開。

砰的一聲,傘包終於打開了,當唐崢感覺到急速下墜的身子猛的一頓,隨即開始平穩的落下后,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得逃大難的慶幸。

「心臟不好的非得嚇死不可。」唐崢抱怨了一句,向著天空望了一眼,一個個跳出機艙的人都是滿臉的慌張,手舞足蹈不知所措,不過好在到了預定位置,背上的傘包都自動打開了,一朵朵潔白的降落傘就像蒲公英,伸開在天空中。

隨著海風,三百六十個殺戮遊戲的參賽玩家飄向了孤島!

……….

感謝書友小米mi慷慨打賞!

求推薦票,收藏! 道意雷劫所蘊含的恐怖道意,太過可怕,讓整個仙府學院的人都無法避免的感應到。

吳星河,任阡等人無不從居住之地快速趕到天才學院附近,在天才學院之中閉關的另外三個強者,也不得不從閉關之地出來,因為這一個區域,都被恐怖道意天劫所覆蓋,隨時可能牽連到他們。

龍驕陽浴血對抗巨掌天劫,已經一步一步打上天空,走向了劫雲匯聚最濃郁的地方。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龍驕陽,眼皮子不由抽搐,這一刻只有是內心還有點譜的人,都不會再覺得,龍驕陽的戰績完全是依靠丹藥與毒液的,他這個人本來就很可怕。

「這是什麼天劫,以前從未聽說過啊?」蓋世帝者任阡,深深皺眉喃喃道

龍驕陽打入劫雲之上,眾人無法在看見他的身影。而龍驕陽自己卻如闖出井底的青蛙,他看見了最可怕的一幕。劫雲上方,一尊一尊無比莊嚴的強者們,環繞而存。龍驕陽知道這些人,必然是仙魔界的蓋世人物,他們可能早已經成仙,也可能變成了一捧黃土。

但是他們曾經在仙魔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道意,龍驕陽要以正魔雙修之道鎮壓萬道,必須要鎮壓這些人!

「殺……」

密密麻麻的尊者,一起怒吼,他們全力出手,打出最強的道力。龍驕陽的頭皮發麻,但是他的心中無懼,這些都不是真正的人,他們只是一種道意的虛影!

「我正魔雙修,鎮壓萬道,當吞滅萬道!」

龍驕陽心中低吼,一個人沖入密密麻麻的尊者之中,無盡道意雷光將這裡徹底覆蓋,龍驕陽身影被埋沒在裡面。

仙府學院上空的劫雲迅速收縮,接著一起爆裂,天劫降臨毀滅眾生的威勢,在頃刻間消失無蹤。

眾人緊緊盯著虛空,他們在等待結果,龍驕陽是被天劫劈成了灰燼,還是渡劫成功。

結果,當劫雲徹底消失,天空中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龍驕陽消失無蹤。

眾人等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有人終於開口道「丹王只是丹王,他遠遠成不了天才府邸的主人,這裡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擁有。」

「本以為會看見龍爭虎鬥的場景,誰知道龍驕陽自己連渡劫都失敗,真是掃興。」

「一代凶人,如此落寞,不知道多少人睡覺都會笑醒呢。」

「龍驕陽怎麼就死了,我爹可是讓我來找他求丹藥的。」

「……」

眾人在議論紛紛,這一次多數人又不希望龍驕陽死了,因為他們還想著從龍驕陽手中買丹藥。龍驕陽這樣暴斃,讓許多人來仙府學院的目的,無法完成了。

「哈哈,敢威脅本院長,你死有餘辜。」

吳星河以強大神念探查虛空,發現真是沒有了龍驕陽的氣息,他歪斜的嘴勾勒出冷酷的笑容道

任阡眯著眼睛,盯著天才府邸的上空,他也無法探測到龍驕陽的氣息,可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龍驕陽還沒有死,他還活著。

一頭金髮的烏震,鼻如彎鉤,小眼如鳥,薄唇微抿道「天才府邸豈是徒有虛名之輩能入住?」

說話間,烏震的目光望著了天才府邸外面的楚玲兒身上,它目光窺欲之色道「此女道心通玄,是最佳的同修道侶,她歸我了。」

蔡游龍的身體並不高大,但是他的手臂極長已經垂落打了膝蓋處,他沒有去看楚玲兒,冷聲道「修道就該心無旁騖,你要靠一個女人來突破桎梏,是最懦弱的選擇。」

「你這樣的修鍊瘋子懂什麼?有此女相助,我數月之後就可擊敗你。」烏震自信滿滿道

蔡游龍冷哼一聲,轉身就要離開,他是來對付龍驕陽的,龍驕陽被天劫劈成了劫灰,他沒有心思在待下去。

烏震眼中閃爍灼熱之色,向楚玲兒走去。

「小美人,龍驕陽已經死了,你跟我走,我會給你似錦前程,讓你的修為百尺竿頭。」烏震自通道


楚玲兒冷冷看向烏震未曾說話,當烏震還想說什麼之時,天空中一道恐怖雷電劈來。烏震躲避不及,被劈的皮開肉綻,鮮血橫飛。


烏震驚愕不解的抬頭看向虛空,它又沒有渡劫,為何會招惹來天劫?

這一抬頭,烏震的臉色大變,它看到龍驕陽從天而降,他沒有死。這可是一位毒丹王,他手中可是有不滅金丹。

「你無需害怕,我不會動用丹藥與毒液,也不會殺死你。但是你想要搶我的女人,我要廢了你的修為,讓你永遠無法在仗勢欺人。」龍驕陽沖烏震一笑道

烏震聽道龍驕陽說不會動用丹藥與毒液,鬆了一口氣。可是聽到龍驕陽後面的話,它徹底怒了,這龍驕陽是在輕視它。

「龍驕陽,你以為自己渡劫成帝級境初期修者,就可以戰勝我嗎?不動用丹藥與毒液,你必敗無疑。」烏震怒道

「我未曾渡帝劫,我只是領悟了帝紋而已,但是我覺得要戰勝你,綽綽有餘。」龍驕陽自通道

烏震脾氣一直很火爆,它是金烏一族的人,天生傲嬌,怎能受到這樣的挑釁,它悍然出手,化為一顆小太陽沖向龍驕陽。

帝級境初期修者演化出的小太陽,直接焚虛空,焦大地,讓天才府邸的神曦靈石與聚靈石炮竹一樣的炸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