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鬧,怎麼搞的,趕緊找到那幾個人,直接斬殺,不能讓他們隨便亂闖!」有黑旗軍的高層冷冷開口道,下了誅殺令。

頓時, 模擬人生者 ,四處探查,尋找丁岳幾人的身影。

「老大,我們剛才殺的那些人好像不是一般人,每個人的神通都不弱啊。」幽磨沉著臉對丁岳說道,目中有些憂色。

此刻他們四人都是隱去了身形,小心翼翼的行走著。

「我知道。」丁岳說道,眉頭微微皺著,心中思慮著。

剛才那些人個個都是很強大的修士,紀律嚴明,像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般,修為最低的都是混元境初期,出手狠辣。

如果只是搶一些財務的話,丁岳可能也就直接花錢免災,交些過路費就可以了。

但讓丁岳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傢伙竟然讓他束手就擒,說是這片區域已經被封鎖,束手就擒,之後自有人會送他們進入神尊山地域。

開什麼玩笑,丁岳自然不會把zi的性命交到別人的手上,一言不合。打了起來。但面對丁岳四人。那老三等十幾人卻是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不消片刻,便是紛紛隕落。

殺了人,自然不可能善了了,丁岳也能感受到了這片區域的異常,氣氛很緊張,一道道神念都是瘋狂的掃過掀起的強烈的波動。

「停下!」丁岳低聲一語,四人立刻停住腳步。氣息收斂,隨之丁岳一揮手,一道瑩瑩仙光微微一閃,籠罩住了四人,四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唰唰!!!」一道道身影從丁岳幾人身前不遠處劃過,氣息激蕩,都是身穿黑色戰衣,目光如電,掃視著四周。

「找不到!」很快,消息匯聚。在那片區域已經沒有找到那四人的蹤跡。

「倒是有些手段。」有黑衣軍的統領冷笑,並對身旁的一人說道:「明兒。拿著你的法寶去把他逼出來。」

沒有多久,一道身影便是降落在了那片區域,帶著高傲,手中托著一面寶鏡,光芒璀璨!

頓時,一片驚天的神光橫掃而出,眨眼間,便是覆蓋了一大片區域。

「不好!」不遠處的丁岳目光一縮,暗叫不好,再看那道身影手中法寶一轉,神光就要落在他所在的區域后,丁岳目光不由得為之一厲!

「轟……」丁岳身形一晃,顯出形來,他如同一道閃電般,帶起一陣轟鳴大響,眨眼間便是到了那道身影身前,抬手一掌落下,要滅殺對方。

「哈哈哈……早就等你多時了!真是膽大,敢殺我黑旗軍的人!立刻誅殺!」

但不等丁岳得手,附近,一道道身影顯出,每個人都是混元境後期的修為,其中一人-大喝一聲,手中法寶便是打了過來。

同時,那件拿著法寶把丁岳逼出的身影也是冷冷一笑,身形倒退,準備離去,並有幾人連忙上前保護對方!

丁岳目光一轉,目光一凝,突然,他身上光芒連動,三道身影從他體內分出,每一人都是氣息強大,手中拿著靈寶,目光如電的沖向了周圍的人。

頓時,仙光如刀,橫掃而出,砰砰砰的一陣連響響起,並帶著一絲絲驚恐的戛然而止慘叫,眨眼間周圍為之一空,代表著十幾位混元境後期的修士已是全部隕落!

「怎麼可能?」那位手持法寶的身影大驚失色,失聲叫道,同時,他也露出了面容,是一個面色有些蒼白的少年,其修為不過混元境初期罷了。

同樣,他旁邊的幾人也是為此心中一寒,暗叫不好。

「快走!」其中一人連忙喊道,同時,抓著那少年就要遁走。

「還想走!」丁岳冷哼,身形一閃,瞬間到了對方面前,抬手一拍,砰的一聲,把那人手臂都是拍的爆碎,身軀四裂的倒飛而出。

剩下的那少年被嚇的驚慌失措,連忙倒退,手中一件件的法寶打了過來,同時口中驚叫著,:「我父親乃是黑旗軍的統領,你敢殺我,你會死的很慘!」

「統領?就是造化境的兒子我也照殺不誤!」丁岳冷笑,隨手一揮,仙光劃過,一顆頭顱便是帶著濃濃的不甘飛了起來。

隨手收了一下戰利品,丁岳不敢耽擱,連忙收了三大化身,帶著幽暗三凶遁走。

丁岳在隱藏蹤跡方面並不怎麼在行,鑽研不精,尋常方面還算可以,如果面對專門破解隱跡方面的神通或者法寶他可能就會無所遁形。

所以,在看到對方有專門的法寶來尋找他時,丁岳只能選擇出手了,以雷霆之勢三大化身一同出手,才能迅速滅殺那麼多的混元境後期的修士。

也幸虧沒有混元境巔峰的修士chuxian,不然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不過殺了一位所謂的統領之子,丁岳也心知後面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只能儘快進入神尊山的地域,才能擺脫這些人。

而幽暗三凶則是心中更加吃驚,三大強大的化身?

這個有些超出他們的想象了。

「還想走!殺!!!」

沒有多久,便有強者追了上來,混元境巔峰的強者足有十人,都是黑旗軍隊長級別的強者,這些人氣息強大,聯手之下直接逼出了丁岳,殺氣騰騰的喝道。

「轟……」瞬間,浩然一片的神通落下,丁岳面色一變,手中寶劍反手就是一斬,撕拉一聲,直接撕開了這片神通,直接遁走,但即使這樣,丁岳也是口中不由得的溢血,受了不輕的傷勢。

但十位混元境巔峰的修士其中也有遁光迅速的人,根本沒有給丁岳擺脫幾人的機會,而且,在四面八方,一道道強大的氣息都是飛了過來,要截殺丁岳!

「左邊有片大陸!」但這時,幽磨突然大叫了一聲,提醒丁岳。(未完待續……)

ps:求支持! 「左邊方向有片大陸!」

丁岳扭頭一看,只見左邊方向,有一片大陸沉浮在那裡,那大陸被一層層厚重的雲層環繞著,丁岳雙目生光,可以看透其上山巒迭起,從中透出了一股凶煞之氣,讓隔著很遠的丁岳都是感覺心中一堵,有些呼吸困難。

什麼地方?好像那大地都是血色的?

「走!」丁岳的目光只是微微一凝,便身形一轉,帶著幽暗三凶,青光一劃,直接沖向那片大陸。

但讓人奇怪的是,那些黑旗軍看到丁岳沖向那片大陸時,一個個的面色都是笑了,但卻是冷笑。

「真是自找死路!」有人冷笑說道,說著的時候還停了下來,目送丁岳。

這一幕丁岳自然看到,但他卻毫無辦法,只能往前沖。

「唰唰唰!!!」這時,就在丁岳要沒入那塊大陸之中的時候,那大陸旁邊chuxian了一道道身影,每一人都是身穿黝黑的神甲,山如同一堵牆一樣擋住了丁岳的前路。

這些身影雖然人數不多,但氣息卻是都比那什麼黑旗軍強了不止一籌,身形都是有十丈高大,頭上長著血色雙角,面色都是猙獰恐怖,如同修羅族一般,讓人生畏。

這些人之中為首一人更是達到了半步造化的境界,身形也是高其他人一頭,而他此刻正目光譏諷的看著丁岳飛來,如同看一隻飛蛾撲火般。

「不聽勸阻,竟然還敢闖到這裡來,給我殺了。」那半步造化的強者冷笑說道。

頓時。黑甲甲士應諾。手中都是握著雙手大刀。帶著狠厲之色沖了上來。

「半步造化!」幽暗三凶都是失聲叫了一聲,目光有絲絕望產生。

半步造化,那神通道行可是遠勝混元境巔峰的強者,何況,即使沒有那位強者,眼前的這些甲士也是讓人生畏。

「這是天煞族的人!」幽磨驚聲說道。

天煞族,丁岳心頭一稟,頓時凝重了起來。

天煞族是天幽神國內的一大種族。實力極強,是一個擅長戰鬥的種族,性情極為兇狠,如同洪荒天地的修羅族一般。

這個天煞族的實力很強,據說,他們連造化境的老祖都是有好多位,雖然沒有真道霸主產生,但在天幽神國也是有很高的地位。

丁岳沒有想到在這裡竟然會碰到天煞族的人,現在看去,這些天煞族的強者很可能就是天幽神國的軍士。

一般正規軍士和修士之間的qishi有很大的不同。很容易就能夠認的出來。

「殺!」這些甲士無不是混元境後期的強者,目光含煞。一個個沖了上來。

前有狼後有虎,丁岳目光更是森寒,突然,他的速度再次提升,如同一座神山般,唰的一聲,直接就撞在了一位天煞族身上!

絲絲混沌仙光四溢,剛猛無匹,砰的一聲,直接就是把這人的身軀撞的四裂,一團血肉爆開,讓四周的天煞族都是為之心中一寒。

「嗡……」而這時,那血肉中亮起了一道犀利劍光,隱隱的,也有劍鳴之聲傳來,連著噗嗤兩聲,前方便是又有兩人身首異處。

光芒一閃,丁岳的身形便是直接衝過了這些天煞族的阻擋。

「就這樣衝過去了!」後面黑旗軍中有人失聲驚道。

「好強烈的手段!」 帝國莽夫 ,目光一凝的看向了丁岳。

有些黑旗軍反應過來,甚至都是心頭一寒,暗自慶幸剛才沒有追的太急,不然的話誰殺誰就不一定了。

「找死!」半步造化的強者頓時被驚怒了,這人竟然敢在他面前斬殺他的三個族人,shizai是太讓他生怒了!

沉喝一聲,半步造化的強者向前了一步,一桿長槍在握,qishi驚天,嗤的一聲輕響,長槍便是閃電般的擊出,直點丁岳眉心!

丁岳心頭一跳,感覺有股生死危急籠罩zi,面對半步造化的這一槍,他有種元神都被撕裂的感覺,身體都好像被禁錮了。

「破!」丁岳面色沉凝,念頭都是想也不敢想,直接徹底出手,轟鳴一聲,他手中chuxian了一方寶印,氣息流轉,讓四周的混沌之氣都是蕩漾出去,虛空都是掀起了陣陣漣漪,晃動不已。

「轟……」不周印飛起,緩緩旋轉,其上身上帶起了一道道沉凝的混沌之光纏繞,雖然不過巴掌大小,但其威勢卻驚天,讓那即將點在丁岳眉心的槍尖都是慢了下來,四周的混沌虛空似乎都是凝固了!


接著,砰的一聲大響,不周印直接砸在了這桿長槍之上,嘎吱一聲,這桿長槍之上直接就是chuxian了一道道裂紋,咯嘣一聲,斷裂了數截!

這是至寶的威能!

在這混沌之內,不周印也終於展現出了zi的風采!

「至寶?!」那半步造化的強者身軀一震,目光不可思議的看著不周印,大叫了一聲,同時,他眼中也chuxian了一絲濃濃的貪婪之色!

但這時,丁岳目光一厲,手中一揮,轟鳴一聲大響,不周印瞬間便是化作了數十丈高大,轟隆隆的巨響中撞向了半步造化的強者。

「不好!」半步造化的強者心頭一個激靈的清醒了過來,面色一變,連忙倒退。

「噗!!!」但他終究反應慢了半拍,不周印擦著他的身子而出,頓時,他半邊身子都是四裂了,頭上的雙角也是崩斷了一根,讓他口中連連吐血,驚駭無比的飛退!

「啊!!!」同時,不周印所過之處也是響起了一聲聲慘叫之聲,眨眼間,足足有十餘位天煞族的甲士被不周印而死!

「什麼?」而在後面,那些黑旗軍的修士都是愣住了,看著這一幕都是感覺zi是不是眼睛花了,看錯了。

難以相信!

剛才還說威勢驚天的半步造化強者此刻竟然重傷倒退,倉皇逃遁,其中反差讓他們shizai有些相信不了。

而這時,丁岳面色不變,伸手一把抓住了不周印,身形一縱,帶著幽暗三凶投入了前面的那塊面積極廣的大陸之上,嗤的一聲,直接撕開了厚厚的雲層,進入了其中。

「不好!」半步造化的修士看到丁岳竟然進入了這塊大陸之中,頓時面色一變,失聲叫道!(未完待續……)

ps:求兄弟們的支持! 「發信號,快點通知小侯爺有人進入其中了!」那半步造化的強者叫道!

同時,半步造化的強者又目光森寒的掃了一眼不遠處的黑旗軍,寒氣騰騰的說道:「你們竟然敢放這人進入此地,shizai難辭其咎,此事過後,再和你們算賬!」

「請贖罪!」黑旗軍的人也嚇了一條,他們都沒有想到那人竟然闖過了半步造化強者的阻攔,沖入了這片大陸之中。

至寶?

黑旗軍的人心頭都是一動,其中一人更是身形一晃,直接轉身離去了。

沒有多久,一道道qishi驚天的身影便是降臨在了這片地方,有七八人之多,個個qishi驚天,周身有煞氣環繞。

他們都是半步造化,而且都是面目猙獰,頭生兩角,都是天煞族的強者。

本來他們都負責守護這大陸的一方,但此時看到信號,都是連忙趕了過來。

「天斂,怎麼放人進去的?」其中一人開口道,直接逼問之前那位半步造化的強者。

「那人身上懷有一件威能強大的至寶,被其偷襲,趁機闖了進去。」天斂沉聲說道。

此刻他身上的傷勢已然看不出什麼了,之上氣息明顯的弱了下來,不周印的一擊,讓他很不好受。

「竟然有至寶?」頓時,七八人都是心頭一跳,目光頓時熾烈了起來。

整個天煞族也就幾位老祖有至寶在身啊,別看半步造化很風光,但手裡也沒有至寶啊。

「混元境竟然有至寶在身。看來來歷不小。」有人開口道。

「管他什麼來歷。敢殺我族之人。今日必須誅殺此人,再大的來歷,難道還能在我天幽神國放肆嗎?」有人開口冷笑道。

其他人也是點了點頭,他們對丁岳的來歷一點都不好奇,現在,五大神國佇立混沌之內,還從來沒有怕過誰,即使是道尊。也不敢在五大神國胡亂來的。

他們只在乎那件至寶,如果天煞族再多一件至寶的話,那麼天煞族的實力肯定又會增加一籌,對天煞族有天大的haochu。

至於那小侯爺,呵呵,除非是侯爺親自來了,不然一個小侯爺,還不能阻擋他們要收取那件至寶。


當然,那件至寶如果被zi掌有那就更好了。

頓時,幾位半步造化強者的目光都是微微一交匯。各種意味一閃而過。

「進去追捕那人,務必不能讓他驚擾了小侯爺。」有人開口道。要帶人進入大陸之中。

「只是,小侯爺不是已經嚴令我們不能進入其中嗎?」但有人又開口,遲疑道。

「此事已經出了變化,遲則再生變,不能耽擱,進去!」一人揮手說道,頓時,其他人都不說話了。

但這時,遠處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電射而來,同時,又有話傳了出來:「幾位將軍,此事是我黑旗軍的失誤造成,我黑旗軍願與諸位一同去緝拿那人!」

說著,話音剛落,遠處一道道身影便是落在了天煞族強者的身前,有五人,每一人都是身穿黑色戰衣,氣息和天煞族的強者相比也是不弱分毫。


「幾位統領的好意心領了,但此地被小侯爺嚴令旁人不能進入其中,所以,本將也不能放諸位進去,還請見諒。」天煞族的一位強者開口說話,但語氣卻很不容置疑。

「剛才那人殘害了我五弟的獨子,此仇不報我黑旗軍難以平怒,還請幾位將軍通融,讓我等去手刃那人!」黑旗軍的大統領開口說道,話語也是堅定不移。

至寶?即使是和那小侯爺翻臉,那也值得了!

黑旗軍和那小侯爺也不過是利益交換而已,這種關係,在至寶方面卻是要多薄弱就有多薄弱,所以黑旗軍幾位統領一聽說有至寶現身,而且還是一位混元境後期的修士拿在手中,頓時都是忍受不住了。

「轟……」頓時,雙方的qishi撞在了一起,目光也衝撞在了一起,掀起了一陣強烈的風浪,讓其他人面色大變,遠遠避開!

不過黑旗軍統領也不過五人,和天煞族的強者相比數量相差懸殊,沒有多久,黑旗軍的統領便是有些支撐不住了,qishi被反壓!

但這時,那大統領手中一動,chuxian了一面寶旗,旗面有一米平方,好像是由漆黑如墨的布編製而成的,絲絲黑色神光繚繞著,獵獵作響,從中透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

不過這面寶旗卻是有些殘破,漆面也是殘缺了一個角,卻是一件殘破的法寶,雖然不像至寶,但其中的威能卻是不輸於一些至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