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由的,孫言心中驚駭,這是生命垂危,迴光返照的人才有的徵兆。

「奶奶個熊,辰姐姐,你可別這樣就掛掉啊」孫言手足無措。

「我勒個擦,你這個吃貨,怎麼就那麼衝動?面對名八級武者,我也是有辦法的呀,你這胸大無腦的笨妞,怎麼就不相信我?」

連續灌輸元力近10分鐘,依舊不見少女有任何醒轉的跡象,孫言徹底的慌了,口不擇言:「這世上少了你這個大胸美妞,可是會有相當缺憾的。」

噗哧,一聲輕笑從昏迷的少女口中傳出,辰清漣睜開雙眼,注視著少年,笑罵道:「你這小子,有你這樣說話的么?就算是死人也被你氣活了。」

「呃,辰姐姐,你……」

望著俏然站立的少女,孫言目瞪口呆,他猛地反應過來,臉色一黑,「該死的,你這都是裝的?」

見孫言咬牙切齒的模樣,辰清漣得意一笑,道:「身為辰家的繼承人,當然要學會各種保命的手段。剛才那門武學,乃是我曾祖一輩的一位先輩所創,名為虎威功】。這門功法運轉之後,其外象與辰家的獨門秘技【八荒轉輪印】相似,不過,威力就根本沒有了。」


「靠,虎威功】這世上還有這樣的武學?」孫言立時絕倒。

忽然,辰清漣臉色一變,縴手捂著紅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順著指縫流淌下來。

孫言立時大駭,趕忙上前扶住她,「辰姐姐,你怎樣了?」

捂著紅唇,辰清漣微微搖頭,輕笑道:「狐狸想借老虎的威風,事後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過,總比丟了性命,或者落入猛獸的手中,任人魚肉要強,不是么?」

說話間,少女眼中湧出莫名的神情,憂傷而迷離。

蜷著身子蹲在地上,辰清漣痛楚的喘息著,輕聲道:「我十歲時曾立下誓言,其中包括兩個方面,言弟弟,你想知道么?」

孫言也蹲下來,握著辰清漣的小手,不斷灌輸著元力,默默地點了點頭。

「我十歲那年這樣發誓,第一,如果遭遇綁架的事件,我寧願死,也不會再落入別人手中;第二,如果有人意圖對辰家不利,哪怕那個人對我再重要,我也會將其碎屍萬段。」

夜色下,少女說話時的語氣冷酷森然,讓人不寒而慄。

晚風吹過,孫言渾身莫名一涼,感到背脊生寒,暗中思忖,這次軍部的任務,到底算不算對辰家不利呢?應該,或許,可能,大約,不算吧……

這時,辰清漣抬起頭,注視著少年,嫣然一笑:「至於那個人對待我如何的苛刻,都是無所謂的。」

孫言略一沉默,道:「辰姐姐,我相信你身邊的人,對辰家都不會有二心,包括我在內。」雖然從小到大說了無數的謊話,但是,這一次,少年莫名的感到發虛。

「嗯,我也希望,抱我回去吧……」辰請漣柔聲道。

「抱嗎?我看還是背你來的省力點。」孫言皺眉道。


「哼想都別想,你這小色狼的小算盤,我會不清楚么?是想用背部,體會一下姐姐我的胸部么?」

「辰姐姐,你何必說的那麼直白。我覺得背你回去,對咱們彼此都是很享受的過程。」

最終,孫言還是抱著辰清漣返回辰家的,見到辰清漣受傷,辰家莊園上上下下立時一陣雞飛狗跳,一群醫療專家圍著辰清漣,進行各種診治。 辰家的護衛部隊立刻全面行動,辰烙率領辰家保鏢部隊,駕駛著大型星際戰車,天空中數萬架的戰機橫掠,轟然竄出了辰家莊園,對整個辰風市進行地毯式的搜查。整個辰風市上空,都響起了急促的警報聲。

這個時候,孫言才算真正見識到了辰家的能量,整個城市在5分鐘內進入戒嚴狀態,一隊隊的飛行器出動,在城市的上空匯聚成一片烏雲,那駕駛足以將整個辰風市瞬息間摧毀。

不過,這一切已與孫言無關,被辰管家追問了幾句,他借口元力損耗過度,便溜回了自己的住處。

穿過狹長的走廊,來到樓上盡頭處的卧室,關上門,孫言並沒有開燈,也不需要開燈。窗外,整個辰家莊園燈火通明,人聲鼎沸,辰清漣的遇襲事件,觸動了辰家所有人的神經。相信再過片刻,整個谷風星都會被全面封鎖,沒有一艘宇宙飛船能飛走。

站在陽台的落地窗前,孫言默然不語,他並不是在思索那些襲擊者的來路,腦海中盤旋的則是少女不久前的話語。

「……如果有人意圖對辰家不利,哪怕那個人對我再重要,我也會將其碎屍萬段……」

靜默良久,孫言罕有的一聲嘆息,他不明白為何辰清漣會有這樣一說,是憶及往事,觸景生情,還是,別有所指?

莫名的,生平第一次,孫言心中滋生出愧疚的情緒,軍部的這次行動完成之後,一旦辰清漣知曉真相,不知道少女會怎麼對待他。

兩人相識時間雖短,卻相處甚歡,孫言已將辰清漣當成好朋友,而欺騙朋友執行任務,卻與少年行事的準則相左。

「希望到時候, 豪門王者 。」孫言輕聲嘆息。

汪汪汪……

這個時候,風衣的口袋中傳出一陣輕微的叫聲,小狗崽樂樂鑽了出來,小傢伙顯是睡飽了。.ysyhd.哧溜一下竄出口袋,沿著少年的手臂,四隻小爪子熟練的爬騰著,一下子就攀上了肩頭,然後,扯著孫言的頭髮,跳到了他頭上,細小的身體撒嬌的翻滾著。

孫言啞然失笑,嘀咕道:「樂樂,你這小傢伙倒是悠閑。剛才發生那麼多事情,你這小崽子還能一直睡到現在。」

汪汪,樂樂在頭頂,又是兩聲叫喚,隨後傳來細微的喘息聲,孫言可以想象,這小傢伙肯定是眯縫著眼睛,吐著小舌頭撒歡呢。

突然,樂樂停止撒嬌,從頭頂爬下來,躍到左肩上,盯著孫言左耳的一個細微凸起,發出好奇的嗚嗚聲。

「呃?」

見狀,孫言先是一愣,繼而一驚,失聲道:「你這小傢伙,怎麼知道這東西的。」

左耳的那個細微凸起,即使湊近仔細觀察,也很難發現異樣。這是離開嶺夕星前,老鄭為他植入的軍部最新通訊裝置,也得到了羅教授的認可。以老鄭得意的語氣來說,軍部的這種最新通訊裝置,比時下的通訊技術,足足領先了10年,堪比現在中央五大星域的尖端通訊技術。

這時,一道極細微的聲波響起,傳入孫言耳中:「阿言,阿言,現在接聽通訊方便么?」

這一道聲波,猶如大武者的「凝元成絲」,僅在傳入孫言耳中,其他人哪怕是站在其面前,也難以發覺端倪。這種通訊技術,現在是軍部的絕密,如果不是為了此次任務,孫言根本接觸不到。

這小傢伙怎麼發覺這個裝置的?難道是巧合?

望著一直舔爪子的樂樂,孫言心中驚疑,隨即拋開疑慮,喉頭滾動,一道極細微的聲音傳出,「我在辰家自己的住處,沒有其他人。老鄭,是有下一步的行動指示么?」

此刻的孫言心境有了變化,他迫切希望趕快結束任務,然後,向辰清漣坦言一切。對於朋友,他不希望隱瞞什麼。

「下一步行動已經展開了,我現在就是詢問一下辰家大小姐的傷勢。如果她出現意外,後面的行動就不方便展開了。」老鄭語氣有些急切。

「什麼?那些偷襲的混蛋是軍部的軍人?」孫言臉色頓變,相當難看。

通訊另一端,老鄭輕嘆道:「原計劃部署的那名特種軍人,只是想配合你演一齣戲,以便使你快速取得辰家大小姐的信任。卻沒料到辰家大小姐會貿然動用【八荒輪轉印】,這樣的結果出乎我們意料。現在情況如何?」

孫言默然不語,心中有些惱怒,沉聲道:「老鄭,既然我是這次行動的主要執行者,就該告訴我任務的具體目標,總是這樣遮遮掩掩的,才會鬧出這樣的波折。軍部都是這樣布置行動的么?那也太低端了點。」

「呃,阿言你……」老鄭一愣,他顯是聽出孫言的怒氣,苦笑道:「阿言,我知道你和辰家大小姐以前就是朋友,我也清楚你對待朋友的態度。不過,這次的行動事關重大,並不是不想告訴你詳情,就算是我也所知甚少。僅知道這件事一旦曝光,必定引起整個奧丁星域的動蕩。」

「整個奧丁星域的動蕩……」孫言喃喃自語,臉色稍緩,「行了,剩下的事情我來負責,你不要再擅自安排行動,節外生枝。掛了」

說著,孫言便切斷了通訊。

通訊另一端,老鄭身處巨盾型飛船的一間指揮室中,正拿著話筒,聽著裡面傳來的忙音,有些怔神。

「嗯,這小子擅自掛斷了上司的通訊?毫無紀律性。」

一道冷然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老鄭聞聲渾身一顫,轉身,立正,敬禮,「風少將,您不該擅自闖入行動指揮室的。」

身後,風震少將不知何時站在門邊,俊朗的臉龐帶著冷笑,面沉如水,緩步走了過來,自顧自道:「如果我不進來,又怎麼知道任務執行者是這樣一個刺頭。哼把這小子的資料給我調出來,我要好好調查一下,說不定這小子有什麼問題。」

「風少將,您這是逾權的。」老鄭擋在中間,不讓風震接近通訊控制台一步。

這個時候,指揮室的艙門滑開,程臣上校竄了進來,一把抓住風震的肩膀,氣急敗壞道:「風震,你這傢伙於什麼?就算你是第一集團軍的少將,也沒有許可權進入這裡,給我出去。這次行動執行者的資料,你別要染指挖人,想都別想」

被抓了現行,風震瀟洒聳肩,微笑道:「老程,你這麼急於什麼?我只是擔心這次行動的成敗,瞧你說的那麼難聽。挖人?我麾下的三個師,那些人一個個是精兵強將,我至於么?」

轉身,風震少將摟著程臣的肩膀,異常親熱的朝外走去,眼角瞅向控制台上的那台光腦,掠過一道志在必得的精芒。

見狀,老鄭趕忙合上光腦屏幕,如同防賊一樣注視著風震,直到兩人出了控制室,老鄭才嘆了一口氣,苦笑搖頭,喃喃道:「風老虎挖人的本事,還是和以前一樣厲害啊」

軍部之中,對於風震的評價有這麼一條——風老虎揮鋤頭的本事,堪比他領兵打仗的才能。

與此同時,掛斷老鄭的通訊后,孫言本想倒頭就睡,把一切事情暫且拋諸腦後。怎奈整個辰家莊園現在都鬧翻天了,喧鬧的聲音不斷,他即使有「睡神」之名,可事情的起因與自己有關,他又哪裡睡得著。

躺在床上,逗弄著小狗崽樂樂,孫言很想去看望一下辰清漣,但又擔心自己言辭不當,可能會露出馬腳。翻來覆去,少年自記事起,少有的失眠了。

良久,孫言在確認無法入睡后,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取出腦波辨識頭盔,登陸進虛擬之城河卑斯城。

再次進入阿卑斯城時,這座虛擬之城的時間正值清晨,天微微亮,天空雲霧繚繞,空氣清新。

站在窗前,望著遠處山腳下蜿蜒流淌的河流,孫言心緒緩緩放鬆,煩惱漸去,他生性就極為樂觀,對於解決不了的事情,一貫奉行船到橋頭自然直。

打開通訊器,上面只有一個聯繫人,也是孫言在阿卑斯城唯一的朋友——傑克。

通訊錄中,傑克的名字呈現灰色,此刻想必他還沒有上線。對於這個金色短髮青年的現實身份,孫言了解的並不多,他也無意去探究。

只不過,上一次下線時,曾聽傑克說起,他正在申請繼續暫住阿卑斯城的手續,這些手續的審核是相當繁複的,並且,審核通過的門檻很高。

對於那些非常駐居民來說,在阿卑斯城工作一段時間后,城市暫住證到期,一般是不允許續辦的。除非,成為某位常駐居民的直屬僱員,並且,這位常駐居民的卑斯幣存款要超過50萬。這個續辦條件,可謂是相當的苛刻,一般的暫住居民很難在規定時間內達到這個要求。

這樣的舉措, 豪門前妻,總裁你好毒 ,也反映出調配師群體的高傲。

「傑克這傢伙,如果被禁止再進入阿卑斯城的話,那我在這裡就一個朋友也沒有了。」孫言微微皺眉。

50萬卑斯幣的存款要求,對於現在的孫言來說是一筆巨款,雖說他在現實中是頗有身家,但是,在這座虛擬之城中,他的存款到現在沒有變化,依舊是

「該去賺錢才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錢到用時,方恨少啊

孫言深感囊中羞澀的尷尬,轉念一想,他記起了神秘少女沐小西的那個級任務-與騎豬南下比拼調配基礎手法,這個級任務的酬金是10萬卑斯貨,如果能夠順利完成,對於目前的他來說,也是一筆巨款了。

「騎豬南下,阿卑斯城東部街區有名的見習調配師,3年來接取該任務,最後的下場都相當凄慘……」

調出這個級任務的資料,孫言眉頭微皺,接任務的時候,他並沒有考慮太多。因為單是比拼調配基礎手法,他有著相當的自信,即使是身為中級調配師的卡洛斯老師,也對自己的基礎調配手法讚不絕口。

不過,既然騎豬南下能在3年間,依靠調配基礎手法,擊敗7位調配學天才,這7個人當中,甚至有人是七重門第一重難題的有力競爭者。

由此可見,騎豬南下必定是原液調配學的頂級天才,出類拔萃,極難應付

「這任務接的有些魯莽啊」孫言自言自語,忽然想到一事,「對了,沐小西小姐給了我那個資料,說對完成任務很有幫助,到底是什麼呢?」

左右無事,孫言走到大廳,坐在搖椅上,將那段資料調了出來。

腦海中畫面一閃,一幕景象呈現,同時,一道電子合成音響起,「即將播放的資料,屬於奧丁星域原液調配委員會所有,僅供調配師之間觀摩學習,嚴禁向外界流傳。一經發現,奧丁星域原液調配委員會將嚴厲懲治。該資料名稱——宋峰大師基礎調配手法(搖法)。」

孫言渾身一震,「宋峰科武再興的倡導者,原液調配學大師-宋峰。」

自接觸基因原液調配學以來,孫言才逐漸了解到這位調配學大師的傳奇事迹,據說,宋峰是奧丁星域唯一一位,能夠與zhongyāng五大星域調配大師平起平坐的真正調配大師。在基因原液調配方面,宋峰引領了整個奧丁星域整整UU年的導向,並且,時至今ri,他取得的成就已是一座座豐碑,地球聯盟中無人能夠超越。

這位調配大師與元能機械學的大師胡超凡一起,倡導了影響極為深遠的「科武再興」運動,使得地球聯盟的文明發展得到了極大的提速。在50年前,星際大航海時代最偉大的人物評選中,宋峰被選為大航海時代五位偉人之一。

傳說,宋峰大師進行基因原液調配時,四種基礎調配手法-濾、搖、凝、照,他只採用其中的前兩種濾法和搖法,便能調配成H級以下的基因原液,並且,往往還是特優的品質。

對於這種說法,孫言其實是並不相信的,基因原液調配的四種基礎調配手法,前兩種的濾法和搖法,只能將原液的材料進行融合。誠然,前面兩種手法如果掌握的jing妙,配製出的基因原液品質也會越高,不過,後面兩種調配步驟-凝法和照法,同樣不可或缺。

這就好像是做菜一樣,配菜、切菜固然重要,但是,不經過炒、燒、煮、燉等等工序,那還能稱之為菜式么?除非是涼拌的。

因此,孫言一直覺得這種說法,大概是外界流傳出來的,身為一名調配師,那是絕對不會胡亂編撰這種說法的,完全沒有科學依據。

這個時候,腦海中畫面一變,孫言已置身於實驗室中,這是一間寬敞的實驗室,不過,裡面放置的設備顯得相當落後。

「這麼落後的調配儀器,這一段視頻難道是UU年前,宋峰大師的調配現場?」孫言心中有這樣的猜測。

因為這個實驗室中,只看到黃晶砂器皿。眾所周知,基因原液調配的器皿是由砂晶製成,有低級到高級,分別是紅、橙、黃、綠、藍、靛、紫、白、黑,共分九個品級。

如果放到現在,以宋峰調配學大師的的身份,使用的器皿盒至少該是靛晶砂器皿。不過,考慮到UU年前的技術,在實驗室中使用黃晶砂器皿盒,已是相當奢侈的事情了。

實驗室中,一個光影站在實驗台前,面容模糊,看不清真面目,不過,這個光影的身高很高,超過m身材瘦削,氣度不凡。

「嗯。」孫言默默點頭,「老宋在那個時代,估計也是風流倜儻,風靡萬千少女的帥哥。又是調配學大師,肯定有無數美女倒追啊真幸福。」

少年一個勁胡思亂想,這個時候,他看到那個光影動了起來,取過一個黃晶砂器皿盒,又開始拿出一份份材料。

「、、……,靠,這是在配製級基因原液啊」

對於級基因原液的材料,孫言最是熟悉不過,一眼就看出這個光影在配製什麼,不禁大失所望,他還以為能看到高級基因原液的配製現場視頻呢。

「老宋,你好歹也是地球聯盟原液調配學第一人,配製級基因原液,是不是太掉價了點?」孫言自言自語。

顯然,這個光影是不會回應孫言的不滿的,將一件件材料放置於一支支試管內,再將一片濾網蓋在器皿盒上,隨後,又將一支支試管的液體倒在濾網上……,光影演示的是四種基礎調配手法的濾法。

瞧著這個光影的動作,孫言越發感到失望,這一步驟從頭到尾,只能說中規中矩,根本沒有任何值得借鑒的地方。

「nǎinǎi個熊,沐小西這美眉,不會是晃點哥哥我?還是覺得我是剛入門的菜鳥,對於基礎調配手法一無所知?」

孫言無奈搖頭,心中下達退出這段視頻的指令,可是,卻發覺這段視頻開始后,必須一直觀看到結束才行。

無奈之下,孫言只能作罷:「唉,哥哥我就當重新溫習一遍,這四種基礎調配手法。」

站在一旁,觀看著光影一絲不苟的調配步驟,孫言有些百無聊賴,他接觸原液調配學的時間雖短,但是,說一句不自誇的話,這四種基礎調配手法,他就算閉著眼睛,也能標準的完成。

或許,這就是卡洛斯教授所說的,其在調配學方面的卓越天賦。

等待了許久,終於等到這個光影將第一步驟的濾法完成,望著黃晶砂器皿盒中的濾過液,孫言無奈的點評:「不錯,這些材料濾過的很均勻。」

濾法的關鍵, 錦羅春


這一步驟並不難,即使是毫無天賦的人,只要願意長年累月的練習,也能熟能生巧。

「嗯,這是於什麼?」

孫言目光一動,愕然看到,那個光影在完成濾過之後,從試驗台上取過一支大號試管,將器皿盒中的濾過液全部倒了進去。

看到這一情景,孫言有些納悶了,同時,也產生了一點興趣。

四種基礎調配手法的搖法,一般調配師是握著扁平的器皿盒,進行搖動,使之原液的材料進一步融合。

搖法,也是考校一位調配師水平的標準之一,一份高品質的基因原液,其關鍵也在於這一步。

「外界說老宋只有濾法和搖法,就能調配出高品質的基因原液,這種說法肯定是不可信的。不過,空穴來風,必非無因,難道說,老宋在搖法方面有獨到之處。也對,用這麼粗大的一根管子,搖起來怎麼也比器皿盒帶感,哥哥我學到了一手啊」

孫言暗自感嘆,卻是聚jing會神,注視著這個光影的每一個動作,希望從中汲取有益的經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