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見,她聳立在死谷的山丘上,大約十七、八歲,一襲灰衫隨風漂動,靜靜的凝視著倒地的第五葬情,一雙水眸如兩潭清水,使人魂牽夢繞!

不僅如此、她的肌膚白的勝雪,精緻的五官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自慚形穢、不敢褻瀆。但那冷傲靈動的氣息,猶如冰霜美人……

是的,她來了……

第五葬情生命中的第二個女人!

她高貴、她冷艷……

她至死,也沒有暴露過她的愛意。

但她的愛、將會如她的人一樣……

會將第五葬情畢生的愛情……

徹底冰封!

眼下,驟見她的無故出手,步少秋登時火冒三丈,一步一步徐徐上前,冷笑道:

「臭娘們、你和他有何淵源……」

「為何出手相救?」

聞言,婉清兒的水眸瞟了步少秋一眼,語氣漠然的吐出三字:

「不、知、道!」

赫聽她的語氣如她性子一樣冷漠,步少秋邪笑道:

「不知道?哼哼……」

「我知道、你他媽的是不是思春了?」

「救這樣的廢物、我們這裡有這麼多兄弟」

「你還怕我們喂不飽你……哈哈!」

狂笑間,赫聽「嗖」的一聲,一道人影從他後方飛射而來,更催化一柄巨刃,疾斬步少秋的腦後。

而這條人影,正是撲跌倒地的……

第五葬情!


變生肘腋……

步少秋也是一愣,勢難料到第五葬情,怒而出手、全然不顧自身的傷痛。

就在第五葬情的巨斬,離他半寸便斬中腦門剎那,火石間、步少秋竟以絕不可能的速度,回身一踢,赫然踢中闊刃的刀身……

「彭」的迭響,僅是一腿,便將幽綠的闊刀止住,遂然間、腿勢急抽,徑直踢向第五葬情的胸腹,當場將他轟飛數丈遠!

若是平日,步少秋斷然不能一腳破招,只因如今的第五葬情渾身眾多內傷,幽神醫療的炎氣,將他的抽到炎氣枯竭……

第五葬情的偷襲,猶如奏起血戰的離歌!


但聽周遭「唰、唰」的響聲,二十多學員雙目一翻,臉色一灰,猝然間、窮凶極惡的向婉清兒一擁而上!

眼見眾少年來勢洶洶,眸子里猶閃著**,婉清兒臉色登時下沉,隨即水袖一揚,一道冰寒刺骨的冰炎,漸漸的凝聚掌中……

… 只見她玉手單揮,一道半弧的耀目冰光一閃,嬌喝道:

「冰之力–冰斬!」

話音剛落,一道刺骨的冰斬,徑直斬向近在咫尺的眾人,僅是「嚓」的一聲,赫然將首當其衝的數名學員膝蓋斬碎……

登時血花鋪天,那數名學員雖沒有中刀身亡,膝蓋也重創倒地,很難支撐而起!

眼見婉清兒如此強橫,其餘十多名少年儘管瘋狂,一時間也被唬得悉數止步,暫且按兵不動,唯有虎視眈眈地盯著她。

同時間,婉清兒突聞一陣掌聲,陰笑道:

「好、臭娘們不愧是第五強者……」

「沒想到早修行到五等–高階級別!」

聞言、婉清兒、第五葬情抬首一望,只見步少秋站在不遠的山丘上,像隔岸觀火,看著他們被十多人圍困!

驟見他的陰險,第五葬情心生怒氣,罵道:

「你真是……混蛋!」

混蛋?

步少秋咧嘴一笑撇了撇他們,不屑道:

「嘿、你他媽的嘴還真是硬!」

「躲在娘們背後,你還有臉說……」


說著,緩緩望向婉清兒,一臉的yin欲道:

「臭娘們、你現在若不肯走……」

「呆會兒,我就叫你品嘗下女人的滋味!」

婉清兒面色一沉,語氣漠然道:

「我想救他、你管我?」

說來說去,她絕不會棄第五葬情不顧……

聞言,第五葬情湧出一股感動,正色道:

「婉姑娘的好意,我心領了!」

「這裡很危險,不如你還是先退吧!」

他這番話,其實就是客套話,誰料……

婉清兒猝的舉首望著他,一字字徐徐道:

「我不喜歡被人命令、更不愛多言!」

「閉……嘴!」

一聲閉嘴,第五葬情不禁失笑,只覺女孩兒的語氣冷漠,獨斷專行、活生生的七夜!

不!她比七夜更冷漠、更獨斷!

但這樣的婉清兒,為何無故出手呢?

還是說,她早對第五葬情心生好感!

豈料,步少秋聽聞婉清兒的話,登時獰笑:

「臭娘們、真是賤貨……」

「統統給我上!」

一個「上」字,將他們包圍的十多學員,如魔如獸呱呱厲叫,「唰、唰」的飛身而上,向他們撲噬而來……

第五葬情心知這些學員,皆是百名強者,極其不好對付。


想至此,他即時一馬當先縱身躍起,喝道:

「木之力–寒木千刃!」

「嗡」的一聲,千道木簽鋪天蓋地的疾射而去,但對方人多勢眾,僅是十數人躍起刀影不絕後,漫天的木簽便被徹底擋下……

沒錯,他僅是六等–中階!

炎氣枯竭的第五葬情,還是太弱了……

而,第五葬情的危機,也盡看在居高臨下的步少秋眼中、只要他應接不暇,就會露出破綻!而目下……

他已看出第五葬情的一個致命破綻!

半空中,急墜的他將躲無可躲。

而這個破綻,第五葬情將會必死無疑,屆時婉清兒將會勢孤力弱!

一念及此,步少秋驀然十指一揚,「嗖」的一聲,急旋如鑽的他,閃縱間殺至他腦後數尺、身在半空的他,根本來不及回掌抵擋步少秋……

火石間、赫聽「彭」的一聲巨響!第五葬情的背門被步少秋的雙掌震飛,「嗖」的重重撞到山丘上,接著……

第五葬情赫覺一股雷電的氣息,自步少秋的雙掌直透而入,閃電間直竄五臟六腑……

「嘩啦」一聲,第五葬情嘴裡狂噴大蓬鮮血,人更不支而倒、昏迷了過去!

「啊?……」

眼見第五葬情狂噴鮮血,婉清兒當場色變!

她心頭也同時湧起一陣急怒,她在極怒下,赫然不顧一切,催化出冰屬性最為強悍的一招……

「冰之力–萬里冰斬!」

只見刀光一劃,充滿寒意、怒火的刀鋒,赫然「嚓」的一聲斬向背馳而立的步少秋……

驟覺背後的那股寒意,步少秋當場臉色鐵青,欲抽掌轟出。

但、來不及了……

「彭」的一聲,步少秋被凌厲刀勁轟飛老遠,連綿不絕的鮮血,更登時在半空中劃下一道血虹!

而萬里冰斬仍餘威未止,但見刀鋒急回,又是連串的破空聲倒卷而出,激蕩的死谷揚起漫天的沙塵、石屑……

茫茫天地,飄逸著瑩瑩晶亮,瞧真一點兒,那是漫天飄揚的冰屑……

好恐怖的一刀!好霸烈的萬里冰斬!

如今、眾學員及重傷的步少秋,怔怔的望著婉清兒心生恐懼,但也猶疑、錯愕……

蓋因,他們真的不懂……

婉清兒向來冰冷、倨傲,從不喜捲入爭亂,但如今、為何會為萍水相逢的第五葬情,不惜孤身奮戰呢?

也許、他和她一直不是萍水相逢!

沒錯。那是婉清兒埋在心底的秘密……

那件事,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事情發生在婉清兒五歲的時候……

那年,她孤苦伶仃的昏倒在萬仙鎮,被一名七歲的小孩子救回府里,而那小孩兒,喚為……

小五!

自那后她得到小蝶、小五的照料,漸漸的入住府邸,誰料,她僅僅來的第三個月,就遭到別人的嫁禍……

一名侍從偷了不少銀兩,卻嫁禍給年歲幼小的婉清兒。

她實在可憐得很,不但父母雙亡,舉目無親,還要被那卑鄙的侍從栽贓嫁禍,若要將她轟出府邸,她將生死兩難……

幸而,那名侍從偷取銀兩的事,被小五無意間窺見了。

縱使人情冷暖,縱使沒人願助孤立的婉清兒,當時年僅七歲的小五,竟然義不容辭,一口應承為她求個清白,決定對她施予援手!

可惜,小五的地位向來低微,在第五族長眼裡,他也僅僅是個外人!

他,當然不會信外人所說的話!

那時的族長,冷冷對小五吐出一句話:

「若要我、信你的話……」

「你就在府里的寒潭站六天六夜!」

這、絕不可能!


蓋因,寒潭如冬殘暮雪,別說七歲的小五,即使是第五族長修行,也不能超出五日!

聞言,所有人盡皆然變色,他們心裡知道,他是刁難小五,但敢怒不敢言!

豈料!小五縱然年紀尚小,卻在眾人的震驚下,他毫不動容,更沒再張口回話、他一言不發地步進寒風刺骨的寒潭。

他、用行動回答!

眾人勢難料到,七歲的小五竟會如斯勇敢!

可惜,他畢竟只是個小孩,憑憑多麼強意志,縱能熬上一日一夜,卻未必真的能熬上六日六夜。

豈料,他們真的錯了……

任憑婉清兒如何哭訴,小五始終未踏出寒潭!

就在第六日的黃昏,他的雙唇冷得發紫,他的生命也被折磨的氣若遊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