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十幾頭怪,此時只不過留有幾頭半死不活的怪,支撐着。

勝利就在眼前,所有人都在內心歡呼——

當然,這只是大多數人。

只有真正接觸末日法則並深有體會的小部分人知道,天下沒有免費吃的午餐!

“啊!”

突如其來的大叫聲,連正在襲殺一隻怪的陌寒塵都有些發愣,甚至差點被那隻怪反偷襲。

原因無它,這聲音的來源赫然來自楊婷瑤。

在陌寒塵詫異的眼光中,她竟然將那把唐刀插在地上。手變掌,對準一方的怪,嬌喝一聲。

然後奇蹟出現,肉眼可見的一道圓形光波轟然出膛!

“這……這是氣功?”陌寒塵心中震驚,如果楊婷瑤只個普通人,那麼陌寒塵只會當她和林瀾一樣是個異能者,可是對於楊婷瑤知根知底的陌寒塵,心中豈能不震驚?

她是喪屍啊!

難道……這是她的天賦?不對!她的天賦應該是一種偏向速度或者可以堪稱天生的戰鬥者纔對。

可,眼前的難道是她的第二個異能?

或者是當初自己意識進入她腦中,那點白光所導致的嗎!

“轟!”

短短一瞬間,靠近楊婷瑤的那隻怪,竟然轟然爆炸,威力可見一般。

好在楊婷瑤似乎下意識感知到危險,迅速向後移動。才躲過大量酸液飛濺!

至於林瀾那邊,也發生了陌寒塵不可想象的東西,在他看來林瀾起碼也要到半月、甚至一月後才能釋放第二個異能。——不過,很明顯。陌寒塵並不知道林瀾腦中會有神靈和魔靈。

甚至林瀾!她並沒有發現自己有多麼的特殊。爲什麼在昨夜12點仍清醒着。並且還和陌寒塵做了**的事情。

她可以說根本就沒有細想,或許冷靜下來。


她會發現少許異常,包括陌寒塵。今天早晨,他根本沒有細想昨夜離12時只有一分的時間,怎麼會呢?

除非,林瀾打破了上輩子全世界昨夜12點地球人昏迷的邏輯。

而這個邏輯卻也是陌寒塵曾聽那個林博士說到的。

之所以陌寒塵能從林博士瞭解那麼多,是因爲——林博士想獨佔他,但是通過三年的實驗、折磨,他無奈的讓陌寒塵脫離他的實驗室。

但在那三年間,除了每天暗無天日的折磨。他也瞭解到了許多,關於末日!

“黑霧術,凝聚!”

隨着一聲道出,閉着眼眸的林瀾身上開始冒出了黑煙,隨後慢慢越來越濃,卻始終凝聚在林瀾的身邊。

“真是不可思議。”江曉月坐倒在林瀾腿腳邊,看着眼前宛如神話的一切,眼眸一眨一眨。

她從小就喜歡看西遊記,然後長大點就看一些神怪雜誌,直到上了高中一直在課餘看一些神話小說,對於其中描述的仙俠世界,曾經憧憬無比。

可惜,如今末世來了。

她也有了常人沒有的異能,可是卻如此普通。只是一個速度型的異能者,而且還被那個男人輕鬆制服。

想起之前陌寒塵對她的欺辱,江曉月狠狠的瞪了一眼遠處的陌寒塵。

畢竟她的禁區,初吻都被陌寒塵奪走了。

她可是江家大小姐啊,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而這時,林瀾身邊的那團黑霧開始不斷蠕動,醞釀了兩三秒鐘,最後竟然彷彿要化成汁液一般!

“神靈,救命啊。。我發不出去了!”看着自己手中的成功,表面沒有異常的林瀾,心中卻有些着急。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感覺快壓抑不住了。它的控制力,還是不夠。

“不要擔心,不要擔心啦。”神靈永遠是那麼懶散,當然只是在不是危急情況下。

“什麼不要擔心,我快控制不了它了,我感覺它要爆炸了。”林瀾翻了一個白眼,心中急道。

“好了、好了,我就幫你一次,不過,林瀾。下一次,就只有靠你自己了!”神靈嘟囔着。

顧不得回覆神靈,持續三秒後。

額前冒汗的林瀾驚喜的感覺到腦中一股清冷之意直達腳底,隨後向自己的手中涌出。

在驚詫中,林瀾感覺那股清涼繞着自己的手心轉了幾個隱祕的彎,隨後身邊的黑霧,竟然迅速齊聚成一小團汁液,然後迸射而出。

“吱!”

那黑色的汁液噴到不遠處的一隻怪的身上,那隻怪呆了呆,然後狂性大發,嘶叫不已,紅着眼睛就朝距離它最近的同伴撲了過去!

陌寒塵自然發現場中的異常,轉向似乎累的筋疲力盡的林瀾,以及場面上那隻發狂的怪,看得一陣驚奇,他還真不知道林瀾竟然可以釋放這種遠程混亂的術法!

不過,這技能太有效了,竟然帶有“敵我混亂”的效果,只要噴中一隻怪,就等於暫時搞定了兩隻怪,敵衆我寡的情形頓時得到了緩解!

就這樣,在陌寒塵和突發變況的楊婷瑤的聯手下,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只用了不到一分鐘,十頭完整的怪與六頭重傷的怪便慘遭毒手,悉數伏誅!

大廳裏,昏暗的光線下。

剩餘不足的兩百人看着不時挖取晶核的楊婷瑤,拿着滴血的開路斧的陌寒塵和似乎有些疲累的林瀾,眼神全部變了。

敬佩、崇拜、震驚、狂熱,還有一些複雜的情緒……


目光火熱如烈焰,就像是看着降臨人世的神邸。

就連剛纔被陌寒塵硬邦邦回了一句的樑婉卿,也驚奇地看向陌寒塵等人,充滿了凝重和敬佩。

她真的很想知道……眼前那個身穿風衣,帥氣得一塌糊塗,卻又冷冽如冰霜的男人是怎麼做到的,那個渾身血氣沖天的長髮妹子,她就不感到害怕嗎。

還有那個似乎已經累倒的風衣妹子,拼命地守護所有人,勇敢地與那些怪物戰鬥。他們就是個光芒萬丈的英雄!

之前那場喪屍之災,一共有十八個人覺醒纔對。什麼時候隱藏着這三個超級異能者?爲什麼之前沒有見到呢!

而在此時此刻,幾乎所有人都想要知道——

他是誰?她是誰?她又是誰?


總裁父子侍一女

顯示屏下。

“說說你們的看法吧。”緩步走到顯示屏前,董淑貞靜靜的吐出最後一個菸圈,甩手扔掉手中的菸頭。

扭頭看向情緒各具變化的衆人。

“我不是那個血衣女子的對手,她的速度在我之上,而且似乎在末世前修習過格鬥術。我的異能是力量型,目前我的力量差不多是常人的四五倍。她完全可以纏鬥我,然後用那種氣波殺死我!”卻是之前那個藍衣青年,此時面色凝重率先說道。

“他們之中, 超級高手在校園 ,沒有什麼亮點。有的話,就是速度和力量差不多,類似於力敏結合的異能者。那個風衣女可以發出兩個魔法,雖然不能持久,但是威力巨大,命中率極高。”之前那個短尾女子,也即小茶。此時說出自己的看法。

“不對,你們難道沒有發現,那兩個女人似乎都以那個男人爲首嗎。我猜,他可能,不,是一定隱藏了實力。”其中一個戴眼鏡的、體質偏弱的男生,繼續說道。

而四周,不少人似乎對他比較信服,紛紛點頭道。

不多時,幾人說出自己的看法。

然後轉向董淑貞。

“副校長,你怎麼看?”依舊是之前那個藍衣青年率先發聲。

“去支援剩餘三個大廳吧。”董淑貞卻沒有回答他,而是看向身後屏幕。

曼妙的身子緩慢搖擺,盡顯熟女風騷。

走到一旁的備用箱子,伸手取出一瓶香檳。

“砰”的一聲輕響,清醇的酒香立刻飄遍房間的每一處。

沒有在意四周男生咽口水的聲音,董淑貞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灌了幾大口酒,甚至不少酒水順着嘴角流了出來。滴落在那波濤洶涌之中。

藍衣青年看着董淑貞,眼中閃現陰鬱。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眉頭微皺,看向所有人:“副校長說的也對,死了這麼多人,我們的預備糧也夠了。大家去殺掉那些怪物吧。小茶、清問、妮戀、石峯,你們和我去C區。”

“嗯。也好!大家快些去吧。”小茶頓時點點頭,開口應道。

“正好,壓抑了這麼久。我的異能總算可以派到用處了。”

“是啊。”

……

聽着耳邊的腳步聲逐漸散去,董淑貞眼眸迷離,喝掉最後的酒水。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酒瓶便碎成渣渣。

轉身看向雜物室的門口,悄無一人。董淑貞卻是不苟言笑的默唸了一句。

“掌嘴,然後爬着走出去!”

門外,突然傳來一聲猛哼。

然後,一道身影竟然從虛空閃現,並且不時的打着自己的嘴巴。

身影閃現出來,卻是一個長髮妹子,看起來雖稱不上美女,但也耐得住看。

只是,此刻卻雙手不受控制的打着自己的耳光,並且腿腳不受控制的跪趴下,往外爬去。

頗爲狼狽。

直到爬到十米開外,才漸漸恢復正常。

不過那張清秀的臉蛋,此時已經紅腫,甚至嘴角竟然出現一絲血跡。

“騷*女人,我範曉瑩今天的恥辱,以後一定會加倍還給你!”

眼眸含淚,範曉瑩狠狠的瞪向雜物室的門口,悲憤的向外走去。

……

“好了,現在似乎沒人了。校長大人,就讓我來陪陪你吧!呵呵~”一陣神經質的笑聲,董淑貞扭轉蠻腰,走到房間內一處隱祕的牆角,彎下腰軀。

混圓的臀部在腿的兩側擴展開來,大腿的曲線在短裙的映襯中,愈發完美,嘴角微彎,伸手輕輕一按。

一陣宛如機關門卡的聲音,吱吱作響。

之後就在剛剛那十來個異能者站着的地方,竟然開始分離,最終完好的地板之上憑空出現一個大洞…… 在同一個時間。

一樣的陰暗,卻是另一個地點。

未知洞穴深處——

傳出一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剛剛睜開眼眸,看着此刻處境的胖子再度發現自己撞大運了。

自己沒死!

但是,抱着鑽石蛋的胖子看着四周,心中除了絕望,還有深深的無奈。

他沒想到睜開眼眸的剎那,竟然還是在黑洞裏,好在似乎身上沒有什麼傷口。只是四周陰風颼颼,惹得胖子渾身發軟。

“又是洞?尼瑪的!到底讓老子掉幾個洞啊?”

看着幾米,那個深不可見底的洞穴,胖子低聲暗罵。

抱起手中的蛋。一個閃身,毅然進入了那個洞穴之中,這洞穴之外看起來陰森可怕,就好比是一隻擇人而噬的怪獸一般,其內部卻是也是不遑多讓。

只見一隻只骷髏頭骨隨意的丟擲在地上,粗粗一掃,就有不下上百的骷髏頭,越是往裏靠近,地上的骷髏頭卻是越發的密集,就這短短上百米的距離,地上的骷髏頭收集起來足以堆成一座小山了,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之中莫不是隱藏什麼驚世大魔頭不成?莫非是傳說中的寶物在此地不成?這神祕洞穴不僅滿地的白骨,顯得陰森可怕,而且還猶如迷宮一般,一條條岔道多不勝數,稍有不勝,就會有迷失在其中的危險。

胖子緊緊的抓着手中的蛋,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安心少許。

七拐八拐,花了大約數分鐘的時間,胖子忽然嚇得腿腳一軟。

“他孃的,又是這吸力?”胖子低聲罵娘,眼神卻開始四處查看,剛纔在他的後腳跟處傳來一股吸力,明顯是有什麼東西造成的。洞中極有可能有些特別東西。

“希望不是鬼……鬼吧…呸呸!真是晦氣,什麼鬼不鬼的,說不定是寶物也不定。胖爺的運氣沒那麼差吧?嗯~蛋,你說呢?”胖子自顧自的說着,最後輕輕拍了拍手中的蛋。

一陣鬱悶!

這條洞穴的溶洞四通八達,似乎除了之前胖子掉下的洞口處有少許的風聲之外,四周深處都是寂靜無聲的,深處也沒有一絲的亮光。

胖子也只好憑藉自家的天賦,壓抑住恐懼,把手搭在那些骷髏上,感受了一會兒,隱隱約約才感知出一股微弱的寶物氣息,向着溶洞的深處流動,而且是在身體左邊的方向。

臉上驚喜之色,一閃即逝。

趕忙拿起手,晦氣的朝地上的骷髏頭唾了一口。迅速抱起地上的蛋慢慢地向那個方向走去,不過越走越黑,轉了幾個彎之後,周圍一片黑暗,更深的地方忽的有些異聲傳來。

胖子悄悄壓低身子。細細一聽,是水滴滴入水潭的聲音,可是還隱隱夾雜有絲絲的呼吸之聲。這使得胖子更加的小心。但是胖子還是抱起蛋向深處慢慢地走着,因爲胖子也好奇,也貪心,他也希望溶洞的深處是天地孕育的寶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