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中的議論並未持續多久,便被侍者接下來宣讀的消息再次吸引了注意力。

「此次追殺,不止是葉氏採取了行動,少昊氏、太上教同樣對此做出了反應。」

「但據得到的消息稱,南渡帝君一行人全軍覆沒,悉數折戟在了那神衍山弟子陳汐手中!」

此話一出,大殿氣氛頓時一靜,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眼瞳一縮,面露一抹難以置信之色,那個陳汐……居然殺死了一名帝君存在?

這怎麼可能!

他們分明記得,前些年陳汐第一次出現在人們視野中時,才不過是一位靈神境存在。

可這才過去多少年,他修為哪怕晉級的再快,充其量也只能擁有祖神境的力量而已,又如何能跨越境界滅殺一位帝君?

縱觀整個上古神域,自古至今可從未曾發生過如此駭人聽聞之事!

「這怎麼可能?」

「胡扯,這消息一定是假的!」

不少大人物出聲,斥責消息言過其實。

「正如消息所言,南渡帝君的確是被陳汐所殺,此事……甚至已得到了葉氏自己確認。」

這一刻,申屠清遠出聲,寥寥一句話,令得大殿中的嘩然聲頓時消失,重新變得沉寂。

居然是真的!?

眾人面色有些凝固,心中不可抑制地掀起一片驚濤駭浪,依舊無法想象,那陳汐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步的。

申屠嫣然卻是瞥了一眼身邊的陳汐,心臟不可抑制地砰砰直跳,咬了咬櫻唇,最終強忍著好奇沒有問出聲來。

「不過,在那陳汐在和南渡帝君的對決中,是否有人出手相助,卻是無法確定。依照我推斷,單憑陳汐一人,哪怕他戰鬥力再逆天,只怕也難以辦到這一步了。」

申屠清遠接下來一句話,令得不少人皆都皆莫名其妙地暗鬆一口氣。

聞言,原本無動於衷的陳汐倒是不禁有些佩服這申屠清遠的推斷力,當時在和南渡帝君對決時,若沒有小寶援手,他的確很難辦到這一步了。

「其實這些都不是重點。」

申屠清遠忽然話鋒一轉,道,「接下來的消息,便由我來告訴諸位吧。」

眾人頓時一愣,難道還有比之前更駭人聽聞的消息沒有宣布出來?

「你們如今也已知道,此次出動的不止是葉氏一方勢力,那少昊氏同樣派出了泰鏡帝君一行人,而太上教也派出了五靈神將出動。」

申屠清遠平靜道:「只不過就在半個月前,無論是泰鏡帝君一行人,還是五靈神將,已齊齊喪命在亡靈星系,據說……殺死他們的乃是八千年前便已銷聲匿跡的一位大人物。」

少昊氏泰鏡帝君一行人死了!

太上教五靈神將也齊齊隕落了!

得知這一消息,大殿中又是一陣嘩然,心神搖曳不已,那可都是帝域中一個個帝君境存在,屹立至今不知多少歲月,可如今卻竟齊齊身隕道消了!

「那位大人物是誰?」

有人忍不住問出聲來。

「紫薇帝君東伯文。」


申屠清遠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擲地有聲。 昊天帝國有名的雲天峯,這裏是雲天宗的宗門所在。雲天宗身爲昊天帝國第一大宗門,傳承已經上千年之久,宗門連星主強者都有好幾位。

這個時候,在雲天宗宗主的房間內,一個雲天宗弟子拿着一封密函來到了宗主楊天的房間內。

“宗主,有你的密函!”那弟子恭敬的說着。

楊天微微點頭道:“知道是誰發來的嗎?”身爲雲天宗的宗主,幾乎隔三差五就會有從各地傳來的密函。

那弟子老實道:“這密函只是署名給宗主您的,我們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也沒有具體的地址。”

楊天不由的看着手中的密函,果然上面只有他的署名,其他什麼也沒有寫。於是說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隨着楊天看完信上的內容,臉色也逐漸的變化了,嘴裏喃喃道:“居然是武神盟的密函!”

當楊天看完密函信息之後,手中的密函居然自發的燃燒了起來,最後化爲了飛灰。

“雲峯,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世界上最心狠手辣的人。爲了鍛鍊自己的學員,居然故意泄露他們的行蹤。”楊天喃喃的說着,臉上卻對雲峯產生了一種敬畏之情。

“來人,叫紫陽過來。”楊天隨即對着門外的弟子吩咐道。

楊天一邊在太師椅上坐下,一邊開始替自己泡起了茶葉。腦海卻在想關於雲峯說的事情。

雲峯的密函很簡單,就是告訴楊天羅羽的行蹤所在。同時要求雲天宗要對付羅羽的話,不能派遣不可逆轉的星主強者前往。

其實,這對於那些知道武神盟存在的人強者來說,這早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了。武神盟後天組的組長雲峯,爲了歷練自己的學員,從來都是無所不用其極,替學員尋找對手。

也因此,雲峯在許多強者心中,那就是一個殘忍到極端的變態。後天組的學員,雖然絕大多數都是後天製造的天才,可怎麼說,也是天才。這麼殘忍的逼迫後天組的學員,只怕天底下也只有雲峯做得到。

比如雲天宗,如果有一位後天組的天才,只怕會供着,當寶貝一樣愛護。只有武神盟的後天組,纔會爲了製造超級強者,而糟蹋那些超級天才。

楊天卻不知道,於此同時,天蝕宮的人也得到了同樣的密函。天蝕宮和雲天宗不同,雲天宗雖然想要抓羅羽,但是仇恨並不是特別的深。而天蝕宮,爲了羅羽,絕對會不擇手段。

在落葉山脈的絕地之一的落日山谷的南方的一個隱蔽的叢林之中。兩個人影一動不動的隱藏在其中。這兩人,正是被星主強者送來的後天組的兩個天才——羅羽和楊修。

楊修和羅羽是室友,被迫和羅羽組隊。這對楊修來說,絕對是一個累贅。羅羽雖然是先天超等天才,可是經歷的太少,尤其是在這種落日山谷的絕地生存中,一點經驗沒有,很容易引來恐怖的災難。

“楊大哥,我們爲何要躲在這裏?我們不是應該抓緊時間,賺取足夠的功勳,然後趕回基地嗎?”羅羽小聲的貼着楊修的耳根旁詢問道。

楊修既然已經和羅羽組隊,而且,一旦羅羽死亡,他要被扣除十萬功勳,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楊修也不過來這基地生存不足一年的時間,總功勳也就十萬出頭。一旦被扣除了這十萬的功勳,無疑就是給他楊修判死刑。

“羅羽,接下來的所有一切行動,都要聽我的。 葬之妖魂啊我見青山多嫵媚 ,我告訴你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牢記。你死了不要緊,可我楊修還不想死!”楊修沒有正面回答羅羽的問題,而是鄭重的對羅羽交代着。

羅羽微微點頭,他看得出來,這一次如果不是上頭的命令,楊修是絕對不會帶着他的。而羅羽,也不想因此連累楊修,羅羽也想借着這次野外生存,讓楊修知道,他羅羽做他的隊友,絕對不是包袱。

“這裏是落日山谷,有名的絕地之一。這裏不僅七級、八級妖獸多的數不勝數,最重要的是,這裏還有九級、十級的星主級存在的妖獸。這些強大的妖獸,我們遇到任何一頭,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楊修根據自己的經驗,一點一點的解釋給羅羽聽。

“所以,爲了保命,我們每到一處,第一件事便是藏匿。第二件纔是賺取功勳。”楊修如此對羅羽說着,猶如一個老師,教導自己的學生。

羅羽虛心的聽着楊修的經驗之談,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連黑影都出來了,默默的聽着楊修的話,偶爾的露出讚賞之色。

羅羽和楊修兩人在這叢林雜草從之中,隱蔽這身影,控制着身體的氣息。直到旁晚,楊修纔對羅羽說道:“這一片區域是安全的區域,我們可以狩獵了。”

羅羽不解的問道:“爲何?難道你能夠發現四周沒有強大的妖獸藏匿?”

楊修解釋道:“我問你,我們藏匿在這裏大半天,發現了多少妖獸經過?那些妖獸的實力怎麼樣?”

羅羽回想了一下,隨即說道:“前後一共發現了十三頭妖獸經過,最弱的是五級妖獸,最強的是六級妖獸。”

說到這裏,羅羽恍然大悟,一臉笑容的看着楊修道:“楊大哥,我明白了。因爲妖獸比我們人類更加有等級觀念,強大的妖獸的領域,是不會允許別的妖獸靠近的。而之前我們前後發現了十三頭妖獸,實力都在五級,六級之間,這就說明了,這裏是五級和六級妖獸的聚集地。”

聽到羅羽說出了一大串,楊修臉上難得出現了一絲笑容,笑道:“不愧是超等天才,有點腦子。不過,你少說了一項!”

羅羽疑惑的看着楊修,只聽到楊修說道:“你剛剛的分析很對,可惜你忘記了一件事。因爲前不久我聽到妖獸的打鬥聲音,加上這一點,我纔敢肯定,這裏絕對沒有強大的妖獸藏匿。”

羅羽剛要追問原因,只聽到黑影說道:“因爲,如果是星主級別的九級、十級妖獸,他的領域是會同樣允許少量妖獸活動的。而有打鬥聲,就說明了,這裏沒有星主級的九級、十級妖獸存在。九級、十級妖獸智慧比之一般人還高,絕對不會讓手下的妖獸自相殘殺的。”


果然,楊修接下來的解釋和黑影的解釋一模一樣。只是,羅羽卻不知道,他有黑影在,如果有什麼巨大的危機潛藏,黑影完全可以第一時間發現。

不過,黑影並沒有告訴羅羽,因爲他不想因此,讓羅羽依賴他。一個人要變強,最重要的還是依靠自己。所以,在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下,黑影是不會幫助羅羽的。

楊修隨即帶着羅羽出了草叢,小心翼翼的朝着基地方向所在走去。同時,楊修說道:“在落日山谷,沒有絕對的安全之地,所以,就算我們知道附近沒有強大的妖獸,也要小心行事,以免泄露行蹤引來強大的妖獸追殺。”

兩人漸漸的離開了原地,一路小心行走,沒多久,天色已經完全昏暗了下來。

“晚上,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絕對不能夠趕路。因爲,妖獸的敏覺度很高,比我們人類天生就強大的多。晚上趕路,極容易被妖獸偷襲,甚至會因此遭到妖獸的圍攻。”楊修帶着羅羽隨即找了一處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楊修帶着羅羽繼續趕路。終於,在一個山林內,他們發現了一頭五級妖獸風狼。

“是五級妖獸風狼!”羅羽有點激動,他們野外生存三個月,最重要的是要收集一萬功勳。

一顆五級妖獸的內丹,能夠換取十點功勳,六級妖獸是五十點功勳,七級妖獸是五百點功勳,八級妖獸是一千點功勳。九級妖獸更是高達一萬功勳。十級五萬功勳。

也就是說,羅羽和楊修他們,在三個月的時間內,如果殺五級妖獸的話,要整整殺一千頭之多,平均每天要殺十頭以上的五級妖獸才能夠完成任務。

所以,看似一萬功勳不多,其實,對於羅羽來說,這絕對是個很大的數字。即使楊修這種老手,也會感到有壓力。

“在這裏戰鬥,最忌諱的是纏鬥。 旭總你壞 ,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殺,並挖掘走內丹,速速離開。所以,這種五級妖獸,對於你這樣的新人來說,是最好的獵物。”楊修如此說着,卻阻止了準上前獵殺風狼的羅羽。

楊修話鋒一轉,說道:“可是,現在你不是一個人,你和我是一個隊。所以,我們的最佳動手對象是六級妖獸。”

“六級妖獸?”羅羽微微一愣,他的實力,一旦狂化之後,當然能夠和六級妖獸抗衡,但是短時間內擊殺六級妖獸,很難。尤其是遇到厲害的六級妖獸,羅羽最多能夠自保。

楊修知道羅羽心中的想法,說道:“放心,有我在,再厲害的六級妖獸都不可能躲得過我們的合擊。當然,既然是賺取功勳,我們儘量找那些軟柿子下手。”

“嗯,一切聽你的安排!”羅羽嘴裏如此說着,可是心裏卻很不是滋味,他不想成爲別人的包袱,更不想依靠別人。心中暗道:“九轉金身,我一定要練成!”

爆發通知:明日起,這一星期連續三更。所以,鮮花,收藏,票票都砸過來吧! 紫薇帝君東伯文,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蓋世帝君,在上古神域中的地位之高,足可以和真武帝君、勾陳帝君並列。

在修行界中,有關東伯文的傳奇經歷有很多,例如有傳言他的本體乃是誕生於「混沌紫霞」中的一縷靈體,天賦超然無雙。

也有傳言說,東伯文是當今世上所有九星帝君中,最有希望晉級道主之境的一個。

但不管傳言如何,紫薇帝君東伯文的實力,的確是毋庸置疑的強大,這一點無人敢於去質疑了。

只不過此時當得知,一向行蹤飄忽,宛如閑雲野鶴般的東伯文,竟突然下狠手,於半個月前一舉滅殺泰鏡帝君一行人和太上教五靈神將,在座一眾申屠氏大人物們終於被徹底震撼,面露一抹驚色。

無論是泰鏡帝君,還是那太上教五靈神將,可都不是尋常之輩,可東伯文卻居然出手殺了他們,這不就等於徹底得罪了那少昊氏和太上教?

誠然,東伯文在帝君境中位列巔峰之位,足可以傲視世間大多數人,可別忘了,那少昊氏可是永恆世家,其宗族中可是擁有道主境老古董坐鎮。

至於太上教……那就更可怖了,乃是帝域五極之一,且行事無情,手段冷酷,得罪這樣一個大勢力,哪怕就是東伯文這般存在,只怕都得掂量掂量後果吧?

可是偏偏地,東伯文如此做了,他……又是出於什麼原因才做出這等事情的?

一時之間,大殿中一片沉寂,皆都被這個消息所震撼。

「諸位可曾聽說過,很多年前,東伯文曾欲拜入神衍山,尋求晉級帝君境之法門,雖被神衍山之主拒絕,但卻是偶然得到了大先生巫雪禪的指點。」

一片沉寂中,申屠清遠緩緩開口,說出一段許久之前的秘辛,「也正因為這一次指點,東伯文方才能夠順利晉級帝君境。」

眾人一怔,很快不少人隱約猜到了什麼,皆都目光一凝,面露恍然之色。

「這麼說,紫薇帝君此次出手,竟是為了保護那個陳汐?」

「定然如此了,無論泰鏡帝君一行人,還是那太上教五靈神將,可都是為了追殺那神衍山傳人陳汐,如今卻齊齊喪命在紫薇帝君手中,再加上紫薇帝君和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的這層關係,顯然表明,紫薇帝君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全那陳汐的性命!」

「怪不得,怪不得紫薇帝君敢於這麼做,原來是為了報答當年大先生巫雪禪的指點之恩。」

眾人議論,夾雜著驚嘆。

唯獨陳汐自己清楚, 重生之悠閒

「若是如此分析,當這些消息傳入整個帝域時,的確足以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了。」

申屠豹感慨出聲,他曾見過陳汐,清楚那個年輕人天賦是何等之不凡,只是他也沒有想到,才幾年沒見,對方竟已做出了這麼多堪稱是驚世般的事情。

此話一出,得到了不少認同。

不過那申屠清遠卻是搖頭道:「若是如此,倒也不值得過多關注,可惜,這世上可沒有如此簡單的事情。」


眾人頓時愕然,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比這更勁爆的消息?

不止是他們,連陳汐也不禁怔了怔,有些疑惑申屠清遠究竟想說一些什麼。

很快,申屠清遠便揭曉答案:「就在三天前,莫勒域界傳來消息,太上教聖祭祀『摩臨』,被神衍山大先生一舉鎮殺,魂斷九曲深淵,徹底喪命!」

轟!

大殿眾人如遭雷擊,徹底獃滯在那裡,內心遭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衝擊。


太上教聖祭祀摩臨!

這可是一位道主境存在,近乎金剛不壞,亘古不滅,擁有著無上通天手段!

可如今,就是這樣一位大人物,居然隕落了……

這簡直太過駭人聽聞,令人都難以想象。

畢竟,遍觀整個上古神域,實力能夠臻至道主層次的,僅僅只有一小撮而已,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堪稱是上古神域中位列金字塔尖的存在,可以用鳳毛麟角來形容。

而在眾人的記憶中,已經太久沒有出現過道主隕落的例子了,距離至今最近的一個道主隕落,也已經過去數千萬年歲月。

那位隕落的道主便是來自鯤鵬一族的鯤鵬道主,不過他乃是遭了天譴劫數而身隕道消,和太上聖祭祀摩臨被鎮殺而亡完全不同。

故而,所造成的震撼也是不可同日而語。

這一刻,就連陳汐也禁不住心生驚嘆,但和其他人不同,他此刻心境卻是一片輕鬆和喜悅。

早在離開太初觀時,他就知道大師兄巫雪禪正在和太上教聖祭祀摩臨對決,這一場戰鬥甚至持續了數年之久。

只是連他也沒想到,就在自己剛抵達帝域時,大師兄便已經取得了這一戰的勝利。

「多少年了,居然再次有道主隕落!神衍山這是要做什麼,難道真打算徹底和太上教開戰嗎?」

「沒想到,大先生隱世不出這麼多年,修為愈發恐怖了,連摩臨道主都喪命在其手中,這般手段簡直是匪夷所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