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爲風點點頭,示意她坐下來! 坐下來之後,蕭雪兒直接忽視掉了一旁的李寧,寒着臉看着爲風。

“你們談,我先回去!”李寧也覺得有些尷尬,於是自己就選擇了離開,他衝爲風與蕭雪兒笑了笑,站起身來,走向飯堂出口。

“說吧!”蕭雪兒面色冰冷,渾身上下透着一股寒意,如同冰霜芙蓉。

“你很像我一個故人!”爲風開口說道,“有一次她突然離開我,說找到了自己的家庭,從此我們就在也沒見過,但我卻能清楚的記得她的面容。”

“和我一樣?”蕭雪兒冷笑道,以這樣的理由來接近她的人很多,爲風也只是萬衆之一,當爲風說出這句話之後她也就下意識的將爲風當做是這類人,以爲爲風是要接近她。


“對,一模一樣,不過她不會修煉,是個普通人,也沒有你這樣冰冷!”爲風說道,他眼裏露出一絲黯然。

從婉兒獨自離開,爲風心裏的溫馨感就陡然消失,緊接着糖糖也不辭而別,他又淪爲孤單之人,雖然有葉兒在,但是葉兒給他的感覺遠不如這兩人,至少在與葉兒相處時他沒找到家的感覺。

“這就是你想說的話?”蕭雪兒聽後面色更多了幾分寒霜,爲風說的這些和其他人一模一樣,此刻她也忍不住有些惱怒。

從進入武神學院開始,班級裏的一些人或者其他年級的富家公子就以着這樣那樣的理由來接近她,大多的理由都和爲風說的一樣,說自己像他的什麼故人,起初她還半信半疑,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她看透了那些人的想法,之後對於這些東西理由她就生不出一絲好感,再加上她的身份,這一切就顯得更加明顯了。

“嗯!”爲風點點頭,他雖然察覺到蕭雪兒的語氣中帶了一絲憤怒,但依舊神色不變。

“你知不知道,有許多人都是用這個藉口來接近我?”蕭雪兒站起身來,細手之上漫出一股寒冷,一層薄薄的堅冰緩緩的覆蓋。

“信不信隨你!”爲風淡淡的說道,此刻要說蕭雪兒是婉兒,打死他都不信,如果真是婉兒的話那她絕對不可能這樣對自己。

“哼!”蕭雪兒冷哼一聲,此刻她見到爲風的表情,在心裏略微思考了一番,看爲風的神態不像是在說謊,隨後她細手上的那層薄冰緩緩的褪去。

“暫且相信你!不過你若是以這個理由來接近我,那麼你會後悔的!”蕭雪兒說道。

“我沒那麼多閒心來理你,現在事情確定了,我也沒什麼事找你了,而且我不用費心的來接近你,因爲你沒那個讓我心動的地方!”爲風淡淡的說道,隨即站起身來,背對過蕭雪兒。

恰逢其時,一道俏麗的身影正緩緩從飯堂二樓走下來,她見到這邊的景象,眼睛一亮,隨後露出一個笑容,走了過來。

“寧爲風!”

一道甜甜的聲音傳進剛要離開的爲風耳裏,隨即一道粉紅的身影便出現在他視線之中。

他見到紫晗正笑着衝自己走來,她身後跟着幾個身影,那是她的保鏢。

今天的紫晗穿着一身粉紅色的衣服,一張景緻的面龐上露着愜意的笑容,一雙粉嫩的小手裸露在空氣中,潔白的大腿泛起點點熒光,整個人如同下凡仙女,美的不可方物。

“紫晗!”

爲風衝她打了個招呼,兩人的關係本來連朋友都不算,但因爲紫晗的那一吻變得不清不楚了,爲風見到紫晗也有一些尷尬,對紫晗,他沒太多的映像,不算好也不算壞。

“恭喜你進入了五強!”紫晗笑着伸出潔白的小手,臉上閃着一個酒窩,兩顆小虎牙露在空氣中,倒有了幾分可愛的意味。

“呵呵……”

爲風訕笑道,伸出手同紫晗的小手握在一起,五強,如果紫晗沒認輸,沒受傷那麼勝負還難說。

隨即,爲風想收回手的時候卻發現紫晗的小手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手,他怪異的看了紫晗一眼,卻發現她正敵視的看着蕭雪兒,這時她也不好用力抽出來,只能與她的小手握在一起,此時場面又有了幾分尷尬。

紫晗的小手柔滑細膩,握住的時候有一股溫熱感,爲風突然心中一暖。

“這是什麼感覺?”爲風在心裏喃喃道,這時候,紫晗的身體緩緩的靠了上來,拉進來兩人的距離,將尷尬略微緩解了,兩人身體相距很近,爲風能清楚的嗅到紫晗的體香,如同茉莉花,淡淡的清香。

“公主殿下,好久不見!”

這時紫晗突然說道,下一刻蕭雪兒的身形緩緩的走過來,依舊是那樣的冰冷。

“好久不見,紫晗!”蕭雪兒說道,隨後冷眼的看了爲風一眼,此刻她看到兩人的親密心頭竟然有一絲苦澀,一股淡淡的憂傷瀰漫在心間,但是她習慣了冰冷,所以這一切並沒人能夠感覺出來。

“爲什麼我會有一絲苦澀?”蕭雪兒在心裏問道。

這一刻,留在飯堂中沒離去的衆人聽到公主殿下這幾個字後身體一震,紛紛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望着蕭雪兒,這一刻那些人追求蕭雪兒的目的也就凸顯出來,這一切或許都是爲了錢與無上的地位。

“這是君主託我父親讓我帶給你的!讓你記得和他的約定!”這時,紫晗鬆開與爲風握在一起的小手,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根玉簪。


“我知道!”蕭雪兒身形一震咬着嘴脣說道,此刻,爲風能夠清晰的看到她的表情,尤其是在紫晗拿出那玉簪的時候。

“公主殿下不用這樣,我只是傳達君主的意思,我們的關係不會被影響!”紫晗笑道,小手又拉住爲風的手臂,似乎在說一件事,他是我的,你不要碰!

“哼!”

蕭雪兒從紫晗手中拿過玉簪,冷哼一聲便離開了,那一刻,她清澈的眼眸中有幾絲渾濁,一滴淚水花落,嘀嗒,落在玉簪之上。

這一刻,爲風突然感到幾絲苦楚,他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在一個角落,一道綠光微微亮起,一根玉簪輕輕的晃動着,似乎在淺唱着自己的悲傷。 時過境遷,來去匆匆,爲風與紫晗的關係尷尬,因此他也沒與她多說幾句話,匆匆的離開。

不時,下午來到,此刻的決鬥場中依舊人山人海,一個個整齊的方隊,每個人都擡頭望着天空,那五個閃亮的名字是他們崇拜的對象。

過了一陣,爲風等五強也終於登場,上午一共十場比鬥,五人沒人兩場,除了蕭雪兒和唐浩之外都是一敗一勝,五場,每人完成了四場,只剩下下午的三場。

就在衆人登臺之時,玄老踩點來到,他看了看五個閃光的名字。

“由於上午最後時段抽籤盒出了問題,現在改變一下比斗方式,下午的比鬥由你們自己向對手發出挑戰,贏家會得到對方的所有積分,每人最多挑戰兩次,積分最高的便是本次新生比斗大賽的第一!”玄老說道,隨後爲空中那懸浮着的擂臺填充滿能量,頓時,整個擂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它獨自分做三個場地,每個場地都各不相同,如同銘刻了三大元素力量一般,這場地此刻充滿了詭異。

做完這一切之後,玄老暗自點點頭,上午不知道怎麼回事,那抽籤盒突然失去了作用,而經過衆人商議之後便做出來這一個決定,他凌空飛到一旁,將空間交給了爲風等人!

五人各自望了一眼,隨後沉默下來思考,他們選擇的對手的強弱,對對手的熟悉度就決定了這一切的成敗。

隨後,五人開始有了一系列的動作,不過他們都識趣的避開蕭雪兒,沒人敢向她發出挑戰,因爲在上午的戰鬥中她所展現出來的強大是有目共睹的,就連唐浩這四星武帝也避過了他。

此刻,爲風一臉淡然,他靜靜的等着那個人來向自己發出挑戰,他知道那個人會按耐不住的,會自動來找自己,依照他從唐宇嘴裏瞭解的唐浩,他一定忍不了,他會嫉妒,會來挑戰他!

不過,爲風等待了幾分鐘之後卻發現唐浩並沒來挑戰自己,他擡頭望去,只見唐浩正向李寧發出挑戰。

“什麼時候他能忍受了?”爲風喃喃道,隨後一個聲音傳進他耳裏。

“我蕭雪兒向你發出挑戰!”

他回過頭去,卻見到蕭雪兒正站在自己身旁,她面目上沒有一絲表情,依舊冰冷。

爲風苦笑兩聲,隨後搖搖頭,走向不遠處的天齊身旁。

“我寧爲風向你發出挑戰!”爲風的聲音不大,但卻能讓衆人聽到,他一個三星武皇,向一個七星武尊發出挑戰衆人聽着總覺得有些彆扭,但擡頭看去卻發現這人是寧爲風,便也不覺得奇怪了。

“我,天齊,接受你的挑戰!”天齊咧嘴笑道,他早已經瞄準了爲風,就算他不來挑戰自己,他也會去挑戰他,因爲在他眼裏他爲風就是一個軟柿子,傳言的強大他並不當真。

而另一旁,蕭雪兒冷哼一聲,一股寒意突然出現,她冷眼看着爲風,腦海中閃過一些奇怪的念頭,但隨即又拋開,自己一個人站在擂臺下方。

這時,兩人的比賽都開始了,在兩人達成戰鬥的時候擂臺就放出一股奇怪的吸力,似乎有靈性一般,將他們分別拉近一個場地中。

“戰吧!”

首先爆發的是李寧,一生嗜戰,好戰不然他也不會答應唐浩的挑戰,在他看來除了有實力之外等級也是一個重點。

李寧暴喝一聲,渾身溢出一層血霧,雙眼不自覺的泛起紅光血霧將他渾身覆蓋,隨即一道紅光閃過,他整個人便衝了出去,暴戾,嗜血!

唐浩見到李寧衝了過來,神情之淡然,並沒有幾分着急之意,一副風輕雲淡,手臂輕擡而起,空間猛烈的波動起來,一道無形的屏障突然將李寧的身形攔住!

空間屏障!

這時武帝強者在晉級武聖的時候會領悟的招數,唐浩施展出這一招他的天賦也就顯而易見,能在這個年齡成爲武帝沒有天賦是萬萬不能的,但在這個年齡領悟到空間屏障的武帝卻是普通天賦所不能達到的!

破!

紅光閃過,一聲暴喝隨之響起,下一刻,李寧被血霧籠罩的身影突破了唐浩施展的空間屏障,渾身一股煞氣逼開,只是氣息虛弱了一點。

啪!

這一幕的來到,許多人都應接不暇,在他們還沒緩過神來,李寧的身體便被唐浩掀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地上。

介時,唐浩嘴角露出一絲陰險,一道黑霧悄無聲息的從他手心溢出,以着迅雷不及掩耳速,一掌推出,隨後那黑光便沒入了李寧的身體中。

隨即李寧緩緩從地上爬起來,血霧再次瀰漫,比之前更兇猛更濃密,他的力量再一次攀升,達到了武尊的臨界點,但是站起來之後他的雙眼失去了顏色,如同迷路了一般,他在原地叫喊着什麼,雙拳不住的向四周空氣招呼。

“弱者依舊是弱者!”唐浩輕笑道,隨後在衆目睽睽之下來到李寧身旁,一腳踢出,下一刻一聲慘叫襲來,李寧的身體頓時飛了出去。

血霧散開,李寧的身影露出來,一道道血光斂入身體之中,砰!突然一聲清脆的響聲發出,李寧站了起來,空洞的眼神中出現了幾分色彩,一道黑霧被他從毛孔中逼了出來。

“你好陰險!大丈夫豈能用這種無良手段!”

李寧憤憤的說道,雙拳不自覺的握緊了,暴戾的氣息沖天而起,但卻有形無力。

“只要能贏,一切手段皆可用得!”唐浩不以爲然,淡淡的說道。

“你此刻還有再戰的能力嗎?”他說道,隨即停下一切動作,靜靜的看着李寧,那黑霧就是他的奧義,被他以另一種手段打入了李寧的身體中,雖然被他逼了出來,但是李寧此刻卻沒了再戰之力!

“我認輸!”李寧咬牙切齒不甘的說道,正如唐浩所說,他沒有再戰之力於是他思考再三便決定了認輸!

下一刻,兩人的身影化作一道白色的弧線,衝出了擂臺中,來到臺上,空中,李寧名字後面的那兩個積分也突然消失,而唐浩的名字後面卻增多了兩個積分。

與此同時,爲風與天齊的比鬥也結束了,天齊的名字後面少了兩個積分,爲風的名字後面多了兩個積分,他與天齊的比鬥很是簡單,爲風只是進入了天人合一之境便將天齊剋制住,讓他渾身解數無處發揮,之後在他沒辦法將爲風擊敗的情況下果斷的認了輸!

此時,競爭開始激烈了,他們三人同樣是四個積分,同樣是勝了兩場,下一個挑戰的就將決定出誰是這比賽的第一,氣氛變得緊湊起來,三人目目相視,隨後一個聲音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

“我,寧爲風,向唐浩發出挑戰!”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了沒有離去的天齊和李寧的目光,兩人呆呆的望着他。

剩下的三人中只有爲風實力最弱,其次應該是蕭雪兒,但是爲風卻並不挑選蕭雪兒來戰,他竟然選了最強的一個,四星武帝的唐浩。

“嘿,我知道你會來!”唐浩冷笑一聲,隨後在衆目睽睽之下伸出手按放在肩膀處大聲說道“我唐浩接受你的挑戰!”

隨後,一股詭異的吸力將兩人拉扯進中間的擂臺中,四方空間緩緩封閉,形成一個全新的戰場。

這個戰場被深化,四周開始冒出一片片蔥鬱的森林,整個場地被無限化拉大了,鳥叫之聲,魔獸咆哮的聲音四處可尋,四周顯得非常寂靜。


“最後一場比鬥臨時變更一下!”

正在這時,玄老的聲音在空中迴盪,隨後其餘的擂臺緩緩與中間那擂臺融合在一起,一股怪力將蕭雪兒也拉扯進了擂臺中,隨後擂臺在衆人眼中變得巨大,將大半個天空覆蓋。

“爲了比賽的公平,最後一場比鬥變成自我獨立戰鬥,三人處在同一片場地中,直到有兩人的積分全部爲零,這次的比鬥就算結束每一個積分歸零的人將會失去比賽資格,被擂臺送出來,這次比鬥也是有着時間限制的,限制時間是一下午希望你們把握好時間!”

玄老宣佈着,整個擂臺翻天覆地的變化已經結束了,三人也聽到了玄老的話,每個人都在一片不同的空間,三人相隔並不是很遠,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知道這一切的只有觀看的衆人。

“這片空間使用了空間摺疊法,將整片狹小的空間無限的擴伸了,這些樹木都是虛幻出來的,不過對於沒達到極道級別的你們來說這就如同真實的一樣!”毛球懶洋洋的聲音傳來,頓時爲風打了個機靈,空間摺疊,嘿嘿,他在遠古圖書館恰好見識過一次,而且也略微知道一些破解的方法!

“不要去想了,這個空間摺疊的手法哈那個不同,這可以說是全空間擴展摺疊,並不是分空間摺疊,所以這裏並沒有其他空間存在,所以你知道的那一點破解方法可以說是無用的,你和他們起點也都一樣了!”

爲風剛升起的一絲興奮火焰就被毛球無情的熄滅,頓時爲風嘆了口氣,知道這一切的緣由之後便順着一條小路前進。

除了他之外,蕭雪兒和唐浩也一樣,看着眼前凸起的森林眼裏一絲異樣之色劃過,隨後他們也和爲風一樣,選了一個方向前進。

爲風穿梭在虛擬的森林中,整個人隱約被一層綠光覆蓋,如同與森林合一,精神力不夠強大的根本就辨別不出來爲風的方位。

“看來我看錯了!”

行了一段時間,毛球突然出現在爲風肩膀上說道。

“這片空間應該是某位極道強者的領域,這裏面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只不過這是類似於空間摺疊的手法醞釀出來的!”毛球的聲音略帶幾絲苦澀“這裏面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所以裏面的魔獸也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已經被一頭魔獸察覺到了!”

“領域?奧義化形?”爲風喃喃道,不禁感嘆這造就出這一切的人的強大,身體頓時從這一顆樹上飛過,竄到另一顆樹上,改變了原先的方向。


與此同時,擂臺下方的衆人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空中本來只有三個光團,此刻竟然又多了五個光團,這一切衆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紛紛不解的看着身旁的導師。

“這是副院長的手段,他的奧義化形塑造了這一切,裏面多出來的幾個光團就是他塑造出來的生命,也可以說是他的攻擊手段!”一旁的導師爲他們解答了心中的疑問,頓時衆人恍然大悟,盯着空中那八團光目不轉睛。

時間過去莫約一刻鐘,而擂臺中已經變成黑夜,一輪圓月高高的掛在空中,擂臺中的時間比例完全是和外面相反,是一比十的比例。

黑夜,爲風在一顆樹上略微停留了一陣隨後竄上另一顆比較茂盛的大樹上,用樹的枝丫將自己的身形掩蓋過去,他敏銳的感知告訴他有生物正在向這邊靠近,不過他卻不確定是否是這森林中存在的生物,所以爲了保險起見他暫時選擇了躲避。

經過幾個呼吸的時間,一道黑色的身影猛地從一個角落竄了出來,落在了爲風起先停歇過的那顆樹上。

來到的正是唐宇的死敵,爲風這次的目標唐浩,他此刻略微有些狼狽,可能是在途中遭遇了什麼東西的襲擊,他手臂之上還掛着傷,傷口已經結痂,紅色的外殼包裹了傷口。

“若不是勞資跑得快,還差點洗白在這裏!”唐浩喃喃自語,看了看手臂上的傷口,隨後警惕的放開神識查詢了一番。

在唐浩放出神識那一刻爲風敏銳的感知到這唐浩不簡單,他除了元修應該還是一名丹修,而且和自己差不多的實力,隨即爲風在毛球的刻意掩蓋之下避過了唐浩的探查,唐浩可以用陰險手段,那麼他也一樣可以,爲風悄悄的隱匿的身形,潛伏下去如同鬼魅一般慢慢的接近唐浩。

“真不知道宗主是如何想的,這樣一個小人物能讓他這樣重視,還讓我用性命去試探他!”唐浩說着一些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不過這些話聽在爲風的耳中卻掀起了一陣風雨。


“又是宗主!”爲風恨恨的說道,正在這時,他通過毛球提供的視野發現唐浩嘴角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他眼角的餘光竟然飄向了自己這邊。

“出來吧!早知道你在這裏!”唐浩站起身來,望着爲風隱匿的那個方向說道,手中赫然多出一把匕首,黑光涌現,幾絲陰風呼嘯而來。

“在這個領域中你的身形從一開始就暴露了,只是我沒去找你而已!”唐浩說道,“不過現在來找你也不顯得有多晚!嘿嘿!”

“你是什麼人?”爲風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一舉一動都非常小心。

“等你打敗我你就知道了,不過你應該沒機會了!”唐浩舔了舔嘴脣說道 “這裏的一切信息都發不出去,嘿嘿,所以不要想招你的逍遙來,沒用的!”

隨後,唐浩身體上猛地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他的實力竟然直接突破了四星武帝,一直向前飆升,達到了六星武帝的程度!

六星武帝狂暴的氣息將四周的樹木吹得東倒西歪,而他本人的眼裏也泛起一絲血色,此刻的唐浩與那天在他手裏被打得狼狽的唐浩判若兩人。

“這一切可能都是一個陰謀,一個針對你的陰謀!”毛球的聲音響起,頓時爲風便明白過來,或許真的是那樣,這一切都是某人刻意安排的,他通過毛球的知識瞭解到在別人的領域中無論什麼都傳不出去,一切都掌控在別人手裏! “那就戰吧!”

聽完毛球的話,爲風頓時將全身所有的力量爆發出來,十二分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唐浩身上,此刻,他能感覺到唐浩給他帶來的威脅,那種死亡的威脅。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不同,值得宗主這樣在意!”唐浩咧嘴笑道,手中的那泛着黑光的匕首已經隨之揮出。一道半月形的元力斬頓時出現在爲風眼前。

下一刻,長達半米的元力斬撕扯開空氣的阻力,迅速的拉近與爲風的距離,一股毀滅的氣息鋪面而來。

對此,爲風也不敢有絲毫大意,對手的實力高出他兩個等級,雖然有着毛球這逆天的存在,但是他不認爲與他相拼自己能夠討得到多少好處,畢竟境界的體會是擺在那的,即使他進入天人合一之境也不行。

呲啦!

虛空被劃破,元力斬帶着寒光襲來,一個照面之下,爲風便進入天人合一之境,雙拳之上泛起點點金光,兩個龍頭在拳頭上若隱若現,隨即他雙拳轟出,一聲高昂的龍吟在空中乍響,一股氣流從爲風身體四周迅速的蔓延開來,介時一個半米之深的黑坑頓時出現在爲風身下。

“元力足夠,不過這力量嘛!就差得太遠了!”唐浩咧嘴說道,他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開始迅速的在原地飛略,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便留下了不下數十道殘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