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媽媽小小地咬了一口,用手捂住嘴嚼了嚼:「帶著學生去寫生了,過兩天才回來。」

宋閔琪點點頭,咬了一口香蕉:「幸好我回來了,不然只剩你一個人在家了。」

宋媽媽點點頭:「你一個人在外面怎麼樣?」

「還不錯,每天工作很充實,回去就寫寫教案,計劃一下第二天要做的事情,看看書之類的。」宋閔琪笑笑,「同事們很友好,孩子們也很聽話。」

宋媽媽拍拍宋閔琪的手,笑笑:「那就好。」然後想了想,「來陪我插花吧。」

宋閔琪點點頭站起來。

「我也要去!」宋仁成站起來沖宋媽媽伸手。

宋閔琪笑著走過去抱起宋仁成:「好好好,我們花一樣的仁成也去~」

來到宋媽媽的工作室,正對面的牆上掛著一大幅山水畫,高山流水,意境悠遠。靠著左側的牆立著一棟很大的紅木書櫃,裡面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書,有廚藝的,美術的,音樂的,哲學的,文史的,種類豐富。書櫃對面的窗邊有一個低矮的實木桌,桌上現在擺著滿滿的花材和工具。

宋媽媽脫掉脫鞋走上台階,坐在桌后的蒲墊上,宋仁成噠噠噠地跑過去坐在宋媽媽旁邊,宋閔琪坐在在宋媽媽和宋仁成的對面。

「今天我們用盤作為花器來創作,主題不限。」宋媽媽一坐在桌前,老師的氣場全開,溫柔的笑著和宋閔琪、宋仁成作說明。

一份好的插花作品不是把所有的花材都堆上去,而是要有一個主題,然後圍繞著這個主題,選擇適當的花材,然後按照設計的好的方案,將花插在主位、副位、中間和客位,再添上一些輔助材料。

宋閔琪想了想,選了一個深青綠色,表面有豎半圓凸痕,不規則圓形托盤作為花器。

宋閔琪從眾多的花材中選了幾隻多頭薔薇和洋牡丹,用花鉗斜著將它們剪成所需的長短,再用除刺器將薔薇上多餘的枝和刺剔除。然後從輔助工具里取出劍山和濕花泥放在盤子內偏左側,用來固定花枝。

人們都說插花很昂貴,但其實花器、花材都不貴,貴的是——在這個忙碌的社會,你願意為插花用掉半個下午的時間,這才是最最奢侈的。

在插花的過程中,人的心神會很寧靜,因為你在全身心地投入,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而且看著這些盛放的鮮花,會令人心神愉悅,緩解疲勞。

宋閔琪用手輕輕握住一隻玫粉漸變的薔薇,輕輕地對它吹了口氣,花瓣就慢慢打開,呈現盛放的姿態。宋閔琪又拿起一隻半盛放的薔薇花苞和一隻完全盛開的玫瑰色反季洋牡丹,和剛才的那一隻薔薇作為主位花枝插在劍山上。然後又拿起幾隻參差不齊的洋牡丹和薔薇花苞作為副位、中間和客位插在主位花朵的周圍。

陪襯的花材,宋閔琪拿了一隻六月雪溫柔地撫摸,然後把多餘的花葉用花剪減去,配著一支尤加利葉一起斜插在濕花泥上,讓它們橫向伸出花器,然後又選了幾株花勢喜人的情人草和尤加利果作為陪襯豎直插在花束的身後。最後在花器里加了些清水,又細微地調整了一下。

宋閔琪看看自己的插花,長舒了一口氣,滿意地笑了。

宋媽媽選了一個闊口深青色不規則圓瓷盤,在盤中橫亘的枯木兩側,放置了兩枚劍山入水。主花用了姜荷花,在姜荷花之後插了幾枝斑太藺和車前草作為,向上延伸出去拉高比例。客枝為鳶尾葉和青柿。柿子本是深秋的果實,現在還是青澀之態,融入一抹果實元素,就有了秋的韻味。底盤插了些是高山羊齒、小雛菊和狗尾草,狗尾草活潑,有野趣。高山羊齒插得低了一些,在視覺上與枯木一起相互交疊,以掩飾劍山。整個插畫作品顯得動態,線條也十分活潑。

宋仁成則是拿了一個大盤子,把所有覺得好看的小花都剪了下來,一朵一朵的漂浮在水面上,雖然沒有遵循什麼規則,隨心所欲地製作,但是顏色搭配上卻很協調。


插花作品可以很好的反應一個人的心境,宋仁成的作品充滿童趣,顏色鮮麗,積極向上,可見最近心情不錯。宋媽媽的作品鬱鬱蔥蔥,大氣磅礴,偶有點睛野趣之筆,除了本身有很多插花經驗以外,可見本身也是一個心胸寬廣,卻不失活力的人。

至於宋閔琪的嘛……宋媽媽看了看,粉色、玫紅色的薔薇和牡丹,青蔥活潑的六月雪,枝葉稀疏的尤加利葉,上上下下點點斑駁的情人草和尤加利果……

宋媽媽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看看宋閔琪非常中意的表情,想了想說:「小琪,你今年25了吧?」

宋閔琪看看宋媽媽點點頭:「是啊。」

「有……喜歡的人了嗎?」宋媽媽溫柔地笑笑。

「喜……喜歡的人?」宋閔琪眨眨眼,看看宋媽媽,自己沒聽錯吧?

「嗯。」宋媽媽點點頭,「你已經長大了,如果有喜歡的人,可以跟媽媽說,也可以領回來讓我們認識一下。」

「喜歡的人?」宋閔琪想了想,腦海里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了崔勝泫盯著她看的樣子,宋閔琪眨眨眼,「沒有。」

說沒有還紅了耳朵?宋媽媽看看宋閔琪有點窘迫的樣子,沒說什麼,只是笑笑。

宋閔琪看宋媽媽明顯不相信的表情,連忙說:「媽媽,我每天見的都是小孩子和家長,真的沒有,沒有喜歡的人。」聲音越說越小聲,越說越底氣不足。

「你不用這麼緊張。喜不喜歡看你,沒有也沒關係。我們小琪這麼優秀,肯定會碰到一個很好很好的男生的。」宋媽媽把茶杯放下,拉著宋閔琪的手笑笑,「不過媽媽要給你說的是,愛情是很自然,很天經地義的緣分,它來的時候你不要拒絕,不要用最嚴苛的態度去對待它,順其自然,多去寬容、多去理解。」

「嗯,我知道了。」宋閔琪第一次和媽媽談這個話題,有點害羞地點點頭,然後笑著說,「如果我有喜歡的人,一定會先讓媽媽知道的。」

「嗯。」宋媽媽摸摸宋閔琪的腦袋,「不過有喜歡的人先別告訴你哥,不然他肯定會給你添麻煩的。」宋媽媽笑著對宋閔琪眨眨眼。


宋閔琪想起自家嚴肅正經武力值爆表的哥哥,也忍不住笑了。

「為什麼不能告訴爸爸?」宋仁成聽到這話,抱著自己的花認真地眨著眼睛問宋媽媽和宋閔琪。

「噓。」宋媽媽用食指擋在唇邊,「這是奶奶、姑姑和你的秘密,不要告訴其他人。」

宋仁成捂住嘴巴點點頭:「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可是爸爸不是別人呀。」

「別人的意思是除了我們三個之外的人。」宋閔琪點點宋仁成的額頭,「答應姑姑不告訴爸爸的話,姑姑晚上給你做檸檬派。」

宋仁成想了想,伸出小指頭:「拉鉤~」

宋閔琪笑笑,伸出小拇指鉤上宋仁成的小拇指:「拉鉤~」

晚上宋爸爸和宋閔昊回來的時候,就看見宋閔琪圍著圍裙在餐桌前為檸檬派擺盤。

「小琪。」宋閔昊走過去叫了她一聲。

「哥哥,你回來啦~」宋閔琪抬起頭和宋閔昊打招呼,又對著後面的宋爸爸笑著說,「爸爸,來吃飯吧。」

宋爸爸點點頭,去洗手了。宋閔昊則走向廚房,擁抱了一下宋媽媽:「媽,我回來了。」


宋媽媽伸手摸摸宋閔昊的肩膀,笑笑:「嗯,回來就好,去洗手準備吃飯吧。今天辛苦了。」

宋閔昊微笑:「不辛苦。謝謝媽。」

宋媽媽主廚,晚飯是韓式泡菜湯、大醬湯、米飯、各種菜和水果。

宋閔琪用勺子喝湯,不小心被燙了一下,低下頭吐舌頭試圖降溫。

「出去住了幾天,餐桌禮儀丟完了?」宋爸爸坐在主位上看得一清二楚,挑挑嘴角似笑非笑地說。

「嘿嘿。」宋閔琪抬起頭,不好意思地沖宋爸爸笑笑,「不小心的。」

宋媽媽給宋爸爸夾了一筷子豬肉炒豆芽,笑著問:「你嘗嘗,我今天是不是把糖放多了?」

總裁的古妻 ,吃了一口炒豆芽,微微笑笑:「沒有,很好吃。」

宋媽媽抿嘴一笑:「那就好,我都怕我的廚藝退步了呢。」

「媽你每天又要上班又要給我們做飯,辛苦了。」宋閔昊站起來給宋媽媽添了一碗大醬湯。

「閔昊真懂事。」宋媽媽笑著對宋閔昊說,「今天我和你妹妹、仁成插了花,等下你挑一個放在書房裡吧。」

「謝謝媽。」宋閔昊笑笑,看了看宋爸爸。

宋爸爸在心裡嘆了口氣,都是宋媽媽慣的,兒子女兒一個個看著溫順,實則主意一個比一個大,越來越管不住了。

「爺爺,給你吃這個——」宋仁成用筷子夾著一塊餡餅伸長了胳膊試圖遞給宋爸爸,「雞蛋是我選的!」

「好,讓爺爺嘗嘗。」宋爸爸這回笑得燦爛,手托著碗去接宋仁成夾的餡餅。

好不容易宋仁成把餡餅放進了宋爸爸的碗里,宋閔昊伸手把宋仁成扶著坐下,虎著臉說:「一點規矩都沒有了,滿桌亂竄。」別以為他剛才沒看見這小子趁他不注意,把不喜歡吃的蘿蔔偷偷夾給了宋閔琪。

宋閔昊只說了宋仁成這一句就不再說了,但是宋仁成馬上就乖乖地坐端認真吃飯了。

宋閔琪看他們這樣,心裡偷笑,這個家裡可真是一物降一物。

吃過飯後宋閔琪打算回去了,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

「姑姑,那我呢?」宋仁成對著宋閔琪眨眨眼睛。

「你啊……?」宋閔琪看看笑著的宋媽媽,又看看沒表情的宋爸爸,戳了戳宋仁成的額頭,「你今晚就乖乖的呆在家裡,咱們明天幼兒園見~」

宋仁成癟癟嘴,揉揉額頭,不情不願地說:「好吧,姑姑再見。」

宋閔琪揉揉宋仁成的西瓜頭,笑著對宋爸爸和宋媽媽說:「那爸媽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宋閔昊從樓梯上下來,他剛剛把宋仁成的插花拿進書房。

「不用了哥,我一個人慢慢地就回去了。」宋閔琪笑笑。

「天都黑了,就讓你哥送你回去吧。」 撒旦總裁寵嬌妻 ,「花你也帶去吧,有個好心情。」說完還給了宋閔琪一個別有深意的wink。

宋閔琪眨眨眼,抿抿嘴笑了:「好。」

宋閔昊開著車載著宋閔琪走一會,不經意地問:「你和媽今天在家幹了點什麼?」

宋閔琪想了想:「就插花,聊天,做飯。」

「聊了點什麼?」宋閔昊把車拐了個彎,進了過江隧道。

「聊……聊你什麼時候給家裡添個外甥女。」宋閔琪偷偷笑笑。

宋閔昊挑挑眉:「還有呢?」

「還有,仁成什麼時候才能有個弟弟或者妹妹。」

「嗯……還有呢?」

「沒了。」

「沒了?」宋閔昊從後視鏡里看看宋閔琪,可惜隧道太暗,看不清楚。

「真沒了。」宋閔琪眨眨眼,快速岔開話題,「哥你之前不是說公司要擴建嗎?現在怎麼樣了?」

「很順利,已經在動工了。」宋閔昊提起工作,表情有點嚴肅。

宋閔琪點點頭:「哥你和爸爸平時不要太辛苦了,有什麼事情就讓手下的人去做。」

宋閔昊點點頭:「知道了。」說完伸手摸摸宋閔琪的腦袋,「你也別太辛苦了,照顧好自己。」

很快車就到了樓下,宋閔琪站在車外和宋閔昊揮揮手:「拜拜,路上小心。」

看著宋閔昊的車開走了,宋閔琪打算上樓。

「宋老師~」

宋閔琪轉身看看,發現崔勝泫領著李東賢從不遠處走來。崔勝泫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穿得很正式,淺藍色的襯衣,配上黑色的牛仔褲,頭髮梳得整整齊齊,也沒有戴眼鏡,劍眉星目,炯炯有神。

「東賢。」宋閔琪捏捏李東賢的小臉,笑著和他打招呼。

「宋閔琪xi。」崔勝泫打招呼,語帶笑意。

「崔勝泫xi。」宋閔琪笑笑,「剛回來?」

崔勝泫點點頭,瞟了一眼她手裡的花:「很漂亮。」

宋閔琪聽他這麼說,不好意思地紅了臉,移開目光:「謝謝。」

崔勝泫看宋閔琪表情羞澀,愣了一下,挑起嘴角笑笑:「花很漂亮。」

宋閔琪一聽崔勝泫這話,一下子頓住了,然後馬上反應過來:「你——」

「你也很漂亮。」崔勝泫認真地看著宋閔琪,聲音渾厚富有磁性,「比花漂亮。」

宋閔琪本來想說的話一下子都忘了,只能眨眨眼看著他,過了半天才結結巴巴地說:「謝,謝謝。」

李東賢站在崔勝泫和宋閔琪中間,扭頭看看這個,又扭頭看看那個,不太明白現在是什麼情況。

崔勝泫輸入密碼把單元門打開,伸伸手:「請進。」端得一派紳士風度。

李東賢邁著小碎步跑了進去按電梯,宋閔琪抱著花走進去,崔勝泫跟在後面,低頭笑笑低聲說:「還很香。」

宋閔琪感覺到崔勝泫的熱氣噴洒在自己的脖子上,伸手捂著自己的脖子,轉頭去看崔勝泫,沒想到一下子撞在了他的下巴上。

「嘶——」崔勝泫倒吸一口涼氣。


「你沒事吧?我撞痛你了嗎?」宋閔琪伸伸手想去摸摸,但是又覺得不太好,把手收了回來。

「沒事。」崔勝泫摸摸自己的下巴,笑著揉揉宋閔琪的腦袋。

「舅舅,宋老師,你們快來呀,電梯來啦~」李東賢在拐角處叫道。

「來了。」宋閔琪回應了一下李東賢,扭頭跑了。

崔勝泫看看宋閔琪急匆匆的背影,摸摸下巴,跟上了她。 今天是幼兒園的秋遊日,宋閔琪背著雙肩包從家裡出門準備去上班。因為今天不在教室里活動,所以不用整理教室,上班時間也比平時晚了一點。

宋閔琪剛進電梯就聽見了防盜門響的聲音,想了想,按住了電梯的開門鍵。過了沒多久,宋閔琪就看到了領著李東賢,打著哈欠的崔勝泫緩緩走來。

「早上好。」宋閔琪笑著朝崔勝泫和李東賢招招手,「一起走吧。」

李東賢背著一個小的雙肩包,蹬蹬蹬地拉著崔勝泫跑到了宋閔琪的身邊:「老師,我們今天去哪呀?」

宋閔琪摸摸李東賢的小臉:「漢江公園,東賢喜歡嗎?」

李東賢興奮地點點頭:「喜歡!」

「江邊風大,你穿的太少了吧。」崔勝泫看看宋閔琪,宋閔琪只穿了一件黑色的衛衣和牛仔褲,看起來有點單薄。

宋閔琪笑笑:「不會的,今天太陽很好,天氣預報說是晴天。」說完又看看準備戴口罩的崔勝泫,歪歪頭問,「你又感冒了?」

「咳咳,沒有,只是嗓子不太好。」崔勝泫咳嗽了兩聲。

宋閔琪擔憂地伸手給他拍拍背:「感冒的前奏就是咳嗽,你注意點,最好提前預防,多喝點水。」

「嗯。」崔勝泫點點頭,「你也是,最近會降溫。」

說話間電梯就到了,三個人下了電梯向外走。

早秋的清晨,初陽溫暖和煦,空氣中還有微微的薄霧瀰漫,深吸一口氣,鼻尖微微泛涼。崔勝泫和宋閔琪兩個人一時找不到話題,一路默默無語,但氣氛並不尷尬。李東賢一手拉著崔勝泫,一手拉著宋閔琪,專註地看著腳下的落葉,時不時地踩上幾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