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會武很快就開始了,第一場就是徐寒上場,然後對手想都不想就表示棄權,地境高手想挑戰天境高手,除非腦子有坑。

緊接著第二場輕舞夢輕鬆地解決掉了對手,拿下第二場。

經過一輪一輪地篩選,最終徐寒和輕舞夢進入了決戰。

年青會武對徐寒來說是最沒有壓力的一場會武,因為所有人都是直接棄權,他沒有戰一場便進入了決戰。


其他人面對徐寒的時候都驚恐不已,唯有輕舞夢,不但沒有一絲緊張,還嘻嘻地笑著,背著手,悠悠地一步步走上了會武台。

看到輕舞夢這副俏皮模樣,徐寒心都覺得要融化了,尤其輕舞夢表現出來的這個樣子,和她一開始的暴躁蠻橫形象大相徑庭。

「年青會武,最終戰,開始。」弒滅心平淡地宣布。對這場戰鬥誰都打不起精神來,因為結果顯而易見,肯定是輕舞夢棄權認輸。

整個觀戰台都七嘴八舌吵鬧得很,他們只有一部分人還在留意會武台上的進展,其他人早就心不在焉地聊起各自的話題,等待年青會武結束,好儘快開始天境會戰,那才是重頭戲。

然而,那部分還在留意會武台進展的人突兀地提起了精神,甚至有些人直接站了起來。

這時候,其他人感覺不對勁,也相繼把目光轉向了會武台,隨即瞳孔不由地一縮。

面對不可能有一絲勝算的天境高手,輕舞夢竟然擺起了架勢!她這是要和徐寒開打嗎?!

眾人不禁咽了口唾沫,呼吸都感覺有些急促。對手可是天境,輕舞夢竟然敢於一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見輕舞夢擺起了架勢,粉臉上還帶著俏皮的笑容,徐寒只能無奈地搖搖頭。

「我要上咯。」輕舞夢微微俯身,亮出了幻夢劍魂,「亦夢亦幻!」

粉色的幻劍炎自幻夢劍魂瀰漫出來,如一陣輕風襲向徐寒。

眨眼的功夫,徐寒已經被幻劍炎包圍,在他陷入幻覺的最後一刻,他隱約看見了輕舞夢的唇角浮現一抹笑容,那是他從來也沒有看過的笑容。

頓時,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徐寒抬頭看去,諾大的觀戰台沒有一道人影,重賓席也空空如也。彷彿,世界上只剩下他一個人。

忽倏,徐寒的眼前的空間盪起一陣漣漪,粉色的波紋一圈一圈地擴散。

漸漸地,輕舞夢的半個身子從漣漪中探出,她的臉上掛著濃濃的笑意,甜甜的,暖暖的。徐寒知道輕舞夢不會攻擊他,於是沒有任何動作,靜靜地站在那裡。

輕舞夢張開雙臂,朝徐寒撲過去,後面的半個身子也逐漸從漣漪中浮現出來。

徐寒似乎意識到什麼,微微向後挪了一步,這時,輕舞夢已經整個身子撲到了他的身上,柔軟的雙臂也環抱住了他的脖子。

「夢姑娘……」徐寒一下子有些發懵,他猜不透輕舞夢想要做什麼。

輕舞夢雙臂抱著他的脖子,身體懸空,就這樣吊在他的身上,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就這樣從下而上地望著他。

這一刻,徐寒心頭有些酥麻的感覺。

然後,輕舞夢就這樣慢慢地靠近,直到那張俏皮的臉龐距離他的臉僅有一公分的時候,他才不自禁地想閃躲,可輕舞夢顯然不會讓他溜走。

輕舞夢的鼻尖幾乎就要碰上徐寒的鼻尖,帶著淡淡清香的呼吸撲到了他的臉上。

「夢姑娘,你這是……」

徐寒還沒來得及發問,輕舞夢輕輕地湊了上來,柔軟濕潤的粉唇溫柔地觸碰他的嘴唇。

登時,徐寒的眼睛睜大了,腦海一片空白。

而後,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抱著他的輕舞夢陡然消失了,寂靜無人的世界恢復了原來的喧鬧。

輕舞夢在另一端溫柔地看著他,咧嘴笑了起來。

徐寒還沒有完全回過神來,怔怔地呆在那裡,嘴唇上似乎還殘留著濕潤的餘溫。

那一吻,只是個幻象,輕舞夢自始至終沒有靠近他,在所有人的眼裡,輕舞夢都只是站在那裡看著他,帶著一絲傻傻的笑容。

能感受到這一吻的,只有徐寒。

這時,輕舞夢忽而轉過身子。

「副盟主,我棄權。」說完,輕舞夢邁起輕巧的步子,背著手,悠閑悠閑地走下會武台,嘴裡彷彿還哼著輕快的小調。

這下子,眾人都不解了。

輕舞夢這是在幹什麼?

擺起架勢好像要和徐寒開戰,結果只是使了一招「亦夢亦幻」就棄權了。

頓時,關於輕舞夢的各種猜測也從大家的口中傳出。

「我知道了,夢小姐的亦夢亦幻被徐寒輕易破解了,所以她棄權了。」

「可是徐寒是天境高手啊,想都不用想,肯定能輕易破解她的劍訣。」

……

就在眾人猜測不斷之時,輕舞紗的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年青會武的第一,毫無懸念地由徐寒奪得。

這也是弒神盟有史以來第一次由族長級別的人物奪得年青會武的頭銜,同樣的,也是第一次將由一位族長級別的人物連續參加年青會武和天境會戰。

年青會武,徐寒以天境之修俯視群雄,第一之位毫無懸念。但到了天境會戰,徐寒就不怎麼被看好了。

天境會戰以一個家族內所有天境高手為一個單位,沒有人數的限制,哪怕家族裡有十個天境高手,都可以一起出戰。

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的會戰很不公平,因為會出現以少敵多的局面。但天境會戰的意義只是考驗一個家族的實力,與公平無關。

會戰的規則,是由下級家族挑戰上級家族,一旦挑戰成功,下級家族將取代上級家族的地位。

不過,家族的挑戰也不是沒有條件限制,必須要滿足兩個條件才能挑戰,第一,年青會武前八名中要有該家族的成員,第二,家族有兩個天境高手或一個天靈期的高手。

當然,被挑戰的一方沒有任何限制。

揭幕戰是排名第八位的空氏一族想挑戰排名第七位的古氏一族,這兩個家族都有兩名天境高手,只是天賦相對平庸,且只有天相前期境界,可謂勢均力敵。

所以,空氏一族覬覦古氏一族第七的位置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場二對二的戰鬥打了很長一段時間,非常激烈,但無論雙方如何全力傾出,都不會波及到觀戰台上的人群。

徐寒目光微微一凝,他發現在會武台的邊緣覆蓋著一層空間結界,次元的密度極高,顯然是弒滅皇布下的。

「難道,弒滅皇真的也會空間規則嗎?」徐寒不禁看向弒滅皇,臉色漸漸地沉了下來。

如果弒滅皇不會空間規則,又怎麼能布下次元密度這麼高的空間結界?可是,徐寒總感覺哪裡不對。

天境高手過起招來,威力是毀天滅地的,如果沒有弒滅皇布下的空間結界保護,觀戰台上的人群恐怕有一部分早就灰飛煙滅了。

除非修為與弒滅皇相當,否則誰也無法突破這層空間結界。然而,這只是一般人對空間結界的認知,徐寒卻不這麼看,以他在空間上的造詣,要突破這空間結界並非難事。

… 最後,這場二對二的會戰以空氏一族的落敗告終。空氏一族挑戰還是失敗了,沒能奪下第七名的位置。

第二場,是排名第五的輕舞一族向排名第四的天宇一族發出的挑戰。

其實,輕舞一族自輕舞紗踏入天境之後,在人們心裡地位已然超越天宇一族,甚至比納蘭一族還要強。但只有經過聯盟族會,才能確定最終的家族排名。

輕舞鏡花,天相後期境界,天賦異常卓越,在輕舞紗未入天境之前,每次聯盟族會都是輕舞鏡花以一人之力毀滅風尋氏、空氏、古氏三族晉陞排名的想法,保住第五之位。

風尋一族、空氏一族、古氏一族都擁有兩名天境高手,可就是敵不過輕舞鏡花,其實力可見一斑。

如今,有了新一代的「天才」輕舞紗與她並肩作戰,輕舞一族在這次聯盟族會能走多遠,每個人都期待看到結果。

天宇一族族長天宇星宗雖是天靈前期境界,但天賦實在一般,血脈力量在八大核心家族中也是最弱的,天宇一族能排到第四,完全是憑天宇星宗一己之力奪下的。


即便天賦不行,血脈力量不行,但天宇星宗的劍修擺在那裡。不過,天宇星宗年齡也是八大族長中最大的一個,據說已經達到八百歲的高齡,而且天宇一族沒有極具潛力的後輩來繼承他的衣缽,再這麼下去,天宇一族的沒落也是遲早之事。

然而,天宇星宗雖然劍修比輕舞鏡花高一個等級,實力卻相差不大,他們二人幾番交手都能暫時戰個平分秋色,現在輕舞鏡花再也不用孤軍奮戰,輕舞紗的天賦毋庸置疑,甚至比輕舞鏡花還高得多,這一點納蘭雲已經領教過了。

「你們兩個一起上,老朽還真不是對手。」天宇星宗無奈地笑了笑。

天宇星宗是一個很謙和的人,他的頭髮全白,卻梳理得很整齊,以星斗發箍紮起,兩邊的銀白鬢角修長而柔順,給人一種仙風道骨的感覺,十分的乾淨舒服。

「多年來,天宇族長苦苦保住第四的位置著實不易,從我個人出發,實在不想為難於天宇族長,但從家族利益出發,我必須戰勝你。」輕舞鏡花和天宇星宗的關係不差,八大核心家族只有他們二人是單槍匹馬,孤軍作戰。

現如今,輕舞鏡花的身邊有了輕舞紗,於是天宇星宗成了唯一一個獨自挑大樑的族長。

「看來,今日我天宇一族第四位置不保。」

「天宇族長。」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輕舞紗站了出來,目光冰冷淡漠:「久聞天宇老前輩大名,晚輩初入天境,想單獨請你賜教一番。」

此話一出,震驚四座!

什麼?輕舞紗要單獨與天宇星宗一戰?

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就算她輕舞紗天賦超群,畢竟只是個初入天境的新人,竟然要去挑戰天靈期的老前輩?

別說其他人,就連輕舞鏡花也是一下子沒緩過神來,露在薄紗外的眼眸流露出驚愕之色。

不過,這一場戰鬥是輕舞紗自踏入天境以來第一次在天境會戰上亮相,也難怪她想要表現自己。若她此戰一戰成名,那她在弒神盟的地位恐怕要一口氣提升好幾個檔次了,至少某些追求者已經高攀不上。

「紗,不可盲目自信,天宇族長實力很強,不是你這等晚輩可以對付的。」輕舞鏡花勸阻道。

「族長,請尊重我的決定。」輕舞紗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輕舞鏡花愣了一下,而後微微點頭:「我明白了。」說著,她後退了一步。

天宇星宗也懵了,「丫頭,你當真?」

輕舞紗冰冷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微不可察地笑意,輕輕地挪出一步,「天宇族長,請賜教。」

天宇星宗無奈一笑:「好,丫頭有膽識,老朽佩服。」說罷,他對輕舞鏡花說道:「輕舞族長大可放心,老夫不會傷她性命。」

「多謝。」輕舞鏡花投來一個感激的眼神。

天宇星宗點了點頭,作出一個「請」的手勢:「丫頭請出招。」


輕舞紗的目光頓時沉了下來,淡淡地冰劍炎從身上浮現,整個會武場的氣溫驟然降至冰點,陣陣寒意襲來。

「純粹的冰屬性么。」天宇星宗滿意一笑:「單一的屬性不如多重屬性,但能把單一屬性修鍊至天境,需要極高的造詣,難度也比多重屬性大得多,丫頭果真不同凡響。」

或許在地境高手中,修鍊單一屬性的強者不如修鍊多重屬性的強者。但到了天境,單一屬性強者的恐怖之處就會體現出來,多重屬性強者反而不敵。

「天宇族長過獎。」輕舞紗完全沒有因為讚譽而流露出一絲喜色,冰冷的眼眸中只有她的對手。

「玄冰劍。」輕舞紗低吟一聲,劍魂玄冰便出現在手。

天宇星宗雖然年長,但臉龐非常乾淨,掛著淡淡的笑意,沒有亮出劍魂,彷彿根本沒有出手的打算。

輕舞紗也不言語,玄冰劍微微一顫,極快地斬了過去。

「凝空裂冰!」

咻!

空間凝結的嘎吱聲響起,一道極寒的劍光極快閃過,隨即,凝固的空間出現一道冰裂之痕,迅速擴散,爆碎開來,頓時,一道漆黑恐怖的空間缺口出現在那,散發著令人毛骨悚然的黑色氣息。

「好……好可怕……」

「這是……破空之力?」

這一刻,所有的歡呼都停止了,彷彿同那塊空間一起被凝結。

眾人只覺得背後一陣極寒,就連從鼻腔吸進去的空氣都冷得生硬。

眾所周知,輪迴境的空間密度要比武境劍塵大陸強億倍不止,就算是攻擊性極強的劍訣,也只能斬裂空間,留下一道空間裂縫。想要斬破虛空,光憑實力是不行的,必須對屬性的領悟修鍊達到空間概念的層次,才有可能斬破虛空,除卻這一必要因素,就算是天境高手也做不到。

輕舞紗只是一個剛剛踏入天境的強者,卻具備了「破空之力」,其天賦強到令人窒息。

天宇星宗沒有停留在原來的地方,他早已極快地避閃開來,遠遠地、怔怔地看著輕舞紗。

凝結爆碎的空間,正是天宇星宗上一秒所在的地方,如果他沒有及時避開,這具備「破空之力」的一劍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他自己都無法估量。

「只有對屬性領悟修鍊到空間概念的層次才能擁有『破空之力』,顯然,這丫頭已經達到了。」天宇星宗的臉色有些凝重,他低低喃道:「這丫頭將冰屬性修鍊到了空間概念的層次,能夠凍結空間,造成虛空頓凝,再以裂冰之力破開凝固的空間。」

天宇星宗活了八百多年,經驗老道,眼界極廣,僅僅只是一眼,便看穿了輕舞紗的「破空之力」。

「天宇族長,請全力以赴。」輕舞紗目光冷淡依舊,她那一劍其實只是一個下馬威,因為在天宇星宗的眼裡,她只是一個實力和經驗都不足的年輕人,不展現一點實力,天宇星宗是不會認真對待的。

天宇星宗感慨地笑了一聲:「長江後浪推前浪,丫頭,你的實力值得老朽認真。」

「多謝天宇族長誇獎。」輕舞紗不驕不喜,輕輕地挪了一步,玄冰之劍緊握在手。

天宇星宗微微點頭,右掌陡然托起,頓時,如星辰般璀璨的劍炎在他的掌心浮現。

見狀,眾人無一不驚嘆萬分,天宇星宗修鍊八百餘年,領悟了三種不同的劍境,而這三種劍境都是雙重屬性,分別為冰火屬性的兩極劍境,雷光屬性的極閃劍境,風與大地屬性的狂沙劍境。可惜,他的劍境多而不精,每種劍境都不能達到很高的境界,所以才自嘲天賦平庸。

單論冰屬性,他根本不如輕舞紗。


相比之下,初入天境的輕舞紗更加耀眼奪目,光芒甚至就要蓋過輕舞一族的族長輕舞鏡花。

「天宇族長不愧是被譽為『百通長老』的人物,晚輩佩服。」能夠掌握三種劍境,恐怕整個輪迴境也找不出幾人。

「這個稱呼可不是什麼讚美喲,丫頭。」天宇星宗自嘲一笑。百通長老是大家給他起的外號。他在弒神盟擔任的是長老之位,百通,指的是他掌握三種劍境,樣樣都通,可惜,樣樣通卻無一樣精。

天宇星宗右掌輕握,璀璨的劍魂星辰劍呈現在眾人的眼眸中,無比奪目。

「丫頭,『破空之力』不是每個人都能掌握的,就像老朽。」說罷,天宇星宗忽而橫掃一劍,星辰劍釋放出來的璀璨劍炎輕輕地帶過空間,留下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