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這麼說,那也只好這麼辦了。”無奈的陳杰只能答應道,雖然還有諸多的疑問,但是現在歐陽天顯然沒有什麼心情去回答他了。

“那我帶你過去那邊吧,孫晶晶就在那,現在在她周圍的那些,應該就是孫遊派來保護你和她的異能者了。”歐陽天邊說,邊領着陳杰朝孫晶晶的孫向走去。

看見歐陽天領着陳市長朝自己這邊走來,孫晶晶可不敢怠慢,陳杰她還是認識的,趕緊站起身來。

“陳叔叔。”孫晶晶甜甜的問好道,隨後轉過身子,對着同學們說道:“這位是陳市長。”

聽着孫晶晶的介紹,周圍的同學具是一楞,這位是市長,那剛剛歐陽天跟他走在一起有說有笑的,他們的兩的關係又是什麼?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有些不打算讀書,已經步入社會的同學就開始打起了小算盤。

“晶晶阿,今天你生日不用這麼客氣,你去招呼你的同學吧。”陳杰說完,轉過頭對着那羣有些緊張同學說道:“你們不用太拘謹,當我不存在,哈哈。”陳市長又開始發揮那少的可憐的幽默細胞了!

歐陽天的那羣同學們,聽見市長居然跟自己說話,個個激動的不得了,紛紛應是。市長阿,這可不是普通人想見就見的。

不過其中就有一位同學臉色有些難看,他就是楊偉!他是在剛剛纔來的,所以歐陽天並沒有發現他,但是楊偉卻發現了,看着與陳杰有說有笑的歐陽天,他可是嫉妒的眼睛都紅了,原本一直以爲歐陽天家裏窮,沒實力,沒人緣,而且剛剛還聽說歐陽天居然送出去了一塊價值不菲的表,剛剛還以爲是開玩笑呢,現在看來……很明顯他受打擊了!居然羨慕起歐陽天來了。

陳杰找了一個離歐陽天同學堆比較遠的地孫坐下,他可不想攙和到他們的談論中,年齡大,有代溝,歐陽天的那些同學可不想他這麼早熟,跟個怪物一樣。

歐陽天一回到同學堆,就又要開始被人拉着問話了。

“歐陽天,你老實交代,你怎麼認識市長的!”小晴顯然是女同學們的發言人。

“都認識陳市長了,居然還去巴結那個趙坤,真不知道你腦袋是怎麼想的!”

“就是阿,還浪費了一個那麼貴手錶,原來你纔是最大的敗家子!”

歐陽天聽着同學們嘰嘰喳喳的說着,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說了,不過顯然他們的態度有些細微的變化,他們本來是以爲歐陽天是爲了權勢纔去巴結趙坤的,但是既然歐陽天認識陳市長,這個想法就有些幼稚了,所以都覺得歐陽天肯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目的!

“人命關天的事情!”歐陽天仍舊是這句話。 一個清澈的聲音,從識海里傳來,否定了她的想法:「主人你想多了,我們不能帶你過去的。」

好吧,既然不能那就算了。

陡然間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一個稚齡少年的聲音。

看來又是有人路過這裡,寒夜獨殤原本不打算理會,可是後面那個少年突然叫了他一聲。

寒夜獨殤一愣,轉過頭,看見一個唇紅齒白,長得秀氣可愛的少年正一臉緊張地看著她。

這少年穿著一身典型的傭兵短跑,腰上圍著珍貴的雪狐皮,腳上踩著鹿皮靴,一柄黑色的短刀握在手裡,那刀一看就不是凡品,應該是珍貴的玄鐵打造。

加上清秀的長相,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去通過殘酷測試的學生,而是一個出來打獵的貴族少爺。

看見這少年刺拉拉地跑過來,那些藏在暗處的守衛們都不由得翻了一個白眼。

自己家的少爺怎麼還是這麼天真?這麼容易相信人。一個陌生人隨便在路旁站著,他都過去打招呼,他到底想幹嘛呢?

「你是去參加學院的測試的人嗎?」少年的眼神如同小鹿般清澈,正緊張的看著自己。

「是的。」不知不覺間就已經流露出一種酷酷的氣質。

「那麼你能跟我一起去嗎?反正我們都同路的說。」小男孩有幾分不好意思。

她現在是想走也不能走,還沒有過河的工具啊,怎麼跟他們一起走呢。不過這個小男孩為什麼找他一起走呢?他一個人走又不會有危險。這傢伙身邊一群暗衛當她沒看到哪。

「噢!我知道了!你是沒有佩劍喏!」少年瞄到她身上並沒有佩劍,這才知道這個人之前為什麼不過河,「唔,這個樣子吧!你跟我一起過。」

看到這個人沒有佩劍,讓弈奕以為這個神秘的小孩是貧窮人家的,沒錢去買佩劍,當即熱心的要帶她一起走。

看著他一副天真的樣子,寒夜獨殤也覺得心裡有些輕鬆。


反正自己如今也沒有了辦法,不如跟他一起走算了,當即歡快的答應了他。

不過,如今可算是有個嚴重的正待解決的問題擺在寒夜獨殤面前。

男孩子興奮地跳上劍,招呼她上去,但寒夜獨殤總感覺自己忘了些什麼事,當看到那群暗衛里有幾個捂著眼睛不忍直視接下來場景的樣子,她才意識到這位熱心助人的孩子實力夠不夠吶……

可如今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怎麼辦?

如果上了劍過河的話會危及自己生命安全的吧!可是如果不上的話……會不會傷到這孩子的心。

以前獨斷獨行的她是不會考慮別人的感受,但是在那六年裡她已經無可奈何地轉變了。

如果自己上劍過河,能不能在在小孩控制不住劍的時候及時的控制住..。

自己只要注意一點,應該可以吧。

********?????????????????????????????*****PS:求票!求評論!你們的支持就、是我加更的動力。想惑美人早點出場嗎? 那些同學們圍着歐陽天說了一大堆話,卻不在似剛剛那般說的那麼刻薄,畢竟本來就是同學,而且能看出來歐陽天是有目的的,雖然不知道這目的是什麼。

歐陽天一直坐在旁邊,沒有去和同學們說話,他現在仍舊一直在想着SSS級的任務,看來到時候要讓自己的同學都疏散阿,那些上流人物無所謂,但是好歹這些也是自己的同學,能關照還是關照一下的,而且他也不想讓他們自己祕密,畢竟那樣就不好相處了。

“歐陽天,你在想什麼?”孫晶晶看着歐陽天一直髮呆,忍不住問道,就連她自己也沒發現,她的眼睛從沒離開過歐陽天。

“哦,沒什麼。”歐陽天一愣,隨後有些無聊的答道。

“你會彈鋼琴嗎?”孫晶晶問了一句不着邊的話,其實是因爲她也不知道說什麼,怕冷場,只好隨意的找個話題。

“鋼琴?應該是會吧。”歐陽天含糊的說道,他學過了那麼多本鋼琴書,隨便彈兩首,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阿,真的阿?那去彈一首讓我…我們聽聽吧。”孫晶晶本來是想說我的,但是覺得太曖昧了,趕緊改口道。

“不要了吧,我彈的不好聽。”聽見孫晶晶這麼說,歐陽天趕緊搖了搖頭,他可不想出風頭。

“走吧走吧。”孫晶晶說完,居然拉着歐陽天的手,把他朝着擺放鋼琴的地孫拽去,一碰觸到歐陽天手的時候,臉色還偷偷的紅了一下,又驀然的聽見後面同學的起鬨聲,臉更是紅的厲害,不過歐陽天還偷偷的捏了捏孫晶晶的小手,感覺軟軟的!

孫晶晶也感覺到了歐陽天的不老實,抓着歐陽天的右手用裏一抓,以表達自己的憤怒!

當孫晶晶和歐陽天來到鋼琴旁邊的時候,此時正有一位年齡20左右的年輕人在彈奏,穿着深黑色的燕尾服,梳着一頭油量的頭髮,看起來有些古怪,但是彈的倒是頗爲投入,連歐陽天走到旁邊了都不知道,連眼睛都閉上了,周圍的人也都是在認真的欣賞着,整個會場難得的安靜了下來,不得不說,這個年輕人彈的確實不錯。

3分鐘後,一曲完畢,身穿燕尾服的年輕人十指離開鋼琴,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旁居然站着一男一女,不過他只是一開始看了歐陽天一眼,隨後看見孫晶晶的時候,眼睛一亮,一直盯着就不肯挪開視線了。

年輕人彈完以後,整個會場響起了還算響亮的掌聲,更是讓這位年輕人虛榮心大漲!居然一直坐在那不肯挪位了。

“請問,鋼琴可以讓我們用一下嗎?”孫晶晶看着這位自我感覺良好的年輕人居然一直坐着,只能開口道了,這還是她家的鋼琴呢!

孫晶晶一開口,那位年輕人立馬站起身來,對着孫晶晶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說道:“你好,美麗的女士,我叫做孫子名,不知道能不能邀請您跳個舞呢?”

“對不起,我現在很忙。”孫晶晶直接拒絕道,倒是讓孫子名有些尷尬,還是從坐位上讓了出來。

歐陽天實在是有些無語了,他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心情跟你彈什麼鋼琴,不過被孫晶晶拉了過來,臺下這麼多人看着自己,就這麼下去了還真有些丟人,看見這孫子名讓開了,他也就坐下了下去,反正彈完了以後就走人!

歐陽天這麼一坐下來,還真是有些緊張,畢竟他雖然學過那些書,但是彈出來的結果就不知道怎麼樣了,不過他心裏總有一種很輕鬆就能彈出來的感覺,倒是讓他鎮定了不少。

那些來賓們,看見又有人彈鋼琴了,還真是有些好奇,又都停了下來,眼睛都盯着歐陽天。

歐陽天雙手輕輕的放在琴鍵上,隨後從第一個琴鍵一直滑落到最後一個琴鍵,輕脆的琴聲響了起來,歐陽天一接觸到琴鍵,腦袋就浮現出了許多的樂譜,歐陽天仔細挑選了一下,選中了一首幻想即興曲,畢竟人家生日,你總不能彈神祕花園之類的歌曲吧!

那孫子名看着歐陽天試過了所有的琴鍵之後,就傻愣愣的站在那不動了,心中有些小看歐陽天,不懂彈琴還敢上臺,他可不知道歐陽天其實是在“選”曲子。

又過了好一會,會場上所有人都有些等不及了,紛紛附耳交談道,就連孫晶晶也有些替歐陽天着急了。

就在這時候,歐陽天的手動了!

隨着一聲“噔”的響起,歐陽天的手快速的動了起來,在整個琴鍵上來回飛舞着,悠揚的音調在整個會場響起,原本還在吵鬧的同學,這時候也都停了下來,目光不由自主的順着聲音的來源看去,驀然發現,彈琴的居然是歐陽天!就連陳杰也是一楞,沒想到歐陽天還有這方面的天賦阿啊,元素型的異能者就是不簡單!

其他的來賓也都是聽的有些陶醉,很明顯的,剛剛那個穿燕尾服的年輕人,跟歐陽天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那位燕尾服年輕人此刻是完全愣住了,過了許久才震驚的看着歐陽天,他剛剛看着歐陽天一直不動,還以爲歐陽天是個菜鳥呢,沒想到……

4分鐘後,一曲完畢,歐陽天的手收了回來,卻意外的發現沒有掌聲,還真是有些傻眼,難道自己彈的太差了?

結果卻是相反,歐陽天彈的太好聽了,反而讓他們楞在了那裏,許久都沒反應過來。

安靜的情況一直持續了1分鐘,總算是有人反應了過來,舉起了自己的雙手,輕輕的拍了起來,有人帶頭,在場的所有人也都反應了過來,紛紛拍起了自己的手,掌聲由弱變強,一直持續了許久,才總算是停息。

拍的最歡的,還數歐陽天的那些同學了,各個都有些面紅耳赤的,顯然是太過激動了,沒想到歐陽天唱歌厲害,彈鋼琴也是十分厲害阿!

“歐陽天,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在彈一首吧。”孫晶晶的手都拍的有些紅腫了,高興的對着歐陽天說道。

看着這麼給面子的觀衆,歐陽天笑了一下,就拉着孫晶晶下臺去了。 想起自己的靈力要比同齡的人高上很多,對技巧問題也已經很熟練了。

不會有多大問題了,她自信地一笑,難道自己還控制不住一把劍:「走吧!」

奕奕看到黑色斗篷里露出來的幾縷黑色秀麗的髮絲,不禁對這個人的身份有幾分好奇。

「還不走嗎?」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驚醒了發獃著的奕奕。

「哦哦!」他連忙手忙腳亂地站好了位置。

寒夜獨殤可不知道這個小男孩剛剛在想什麼,不過她看到了他起劍動作的生疏,有點懷疑這小孩真的學過御劍飛行嗎?


就這程度,也可以上半慕學院?

當初看到這孩子就感覺他的身份不太一樣,難道他是打算靠自己的身份入學?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倒挺爽的。

「小心,準備起飛了。」


等了半天,寒夜獨殤看著他搞得這麼慢,有種想讓小男孩跟自己位置換一下的衝動。

刷———

弈弈專心致至的操控著劍。

「好吧,」寒夜獨殤默嘆,」總算飛了起來,希望不要讓自己動手。。

過了一會兒,這劍就已經被操控地時上時下,還有一次險些撞進水裡,看得人心驚膽戰,不由得為他們捏了把汗。


劍上面的少年已經滿頭大汗,而身穿黑斗篷的寒夜獨殤則抓著自己的帽檐。

低低罵了句,反正風聲掩蓋了聲音,誰也聽不見。

他御劍太不穩定了,沒辦法,還是暗中去助他一把吧。

悄悄運轉起靈力,向著腳下的劍射去。

很好,控制住了。

要讓這劍勢不穩住,她可不想等會兒掉進水裡,落得一身濕。

其實在這種時候,奕奕用來操縱劍的靈力早已經與寒夜獨殤縱劍的靈力相互溶合。

而且由於寒夜獨殤的實力比他強上很多,所以這把劍的主控權已經在她的手中掌握。

御著劍,奕奕感覺與剛剛那種情況有了幾分不一樣:好輕鬆吶?難道是自己又變強了不成,太棒了,那麼自己通過測試的幾率又增大了!

壓抑住內心的喜悅,他從容傲然地立在劍上,想讓身後的人看清自己的實力,說到底就是想秀秀自己比她強大。

而寒夜獨殤壓根沒注意到站在前面的人身上透露出的傲氣凜然,她在專心致志的控制自己的立身之所,也就是劍。

可是奕奕在劍上站了一小會兒,發現後面的「貧小子」沒有半點像樣的反映,心裡有點不樂意。便扭過頭,想看看那個人的表情,心裡想著:也許他沒說話是因為被自己的實力嚇到了。

完全沒有顧及到自己的劍還在飛行中。寒夜獨殤原本在自然悠閑地控制著劍,沒料到他突然回頭。

給驚動了,劍不穩地抖了一下。把站姿原本就很危險的奕奕抖得掉下了劍。

底下是墨色的河水,這可不是一條平靜的河,河水常常撲到殘缺的死樹上去,而且河水還很是湍急,形成一個接一個兇猛的浪花。

「啊———」奕奕失聲尖叫,不要掉進墨河,他還不想被淹死啊!

******************PS:晚上可能還有一章,這章是補昨天的。 「啊———」奕奕失聲尖叫,不要掉進墨河,他還不想被淹死啊!

眼看著自己距離洶湧的河水越來越近,奕奕卻沒有半點辦法。

人只有在危急關頭才會真正感受到自己是渺小的。

他還只是個沒有完全長大的孩子,心裡沒有什麼愛恨情仇,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十分寵愛自己的父母,心中湧現出濃濃的害怕和思念家的情感。

站在劍上的寒夜獨殤當然不會不管他,控制著劍掉了個頭換了個方向向著正往下墜去的奕奕飛去。

這本來就是人家好心帶她過河,結果這小孩還掉下了劍,要是出了事自己又怎能逃脫得不關係,儘管主要原因並不是因為他,但她卻也算是其中唯一的一個參與者。

再說對於這小孩她心裡感覺還是不錯的,並不討厭他,還挺喜歡他這種性格的。

儘管說在這種人吃人的世界裡面,他的這種性格會吃虧,但也會因此給他帶來很多的好人緣和不同的機遇。

不管是從自己的方面來說還是從這小孩的方面來說,自己都不會視而不見的。

她直接伸手,把他抱了個滿懷,懷抱裡面的小身體還在瑟瑟發抖,眼睛還在放空中,這小孩還真挺輕的,不過貌似嚇壞了呢。寒夜獨殤直接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著他,飛快的御劍去了對面的岸上,路上還在輕聲安慰他:「呃!別怕!」

在劍離地面還有幾百米遠的時候,寒夜獨殤輕輕一跳,身體如同一隻飛燕般輕巧落地,沒有發出半點聲響,這就是功力深厚的好處。

對岸的侍衛們當看到主子掉下去的時候,都匆匆跑了出來,恨不得跳上去給接住了。而現在當看到自己的小主子平安無恙之後,又一個接一個地回到了原本藏身的地方。

看到這些人又重新躲藏了起來,寒夜獨殤總感覺怪怪的,難道他們不用跟過來查看自己主人的安危嗎?恰在此時,一個弱弱的聲音輕吟著:「哎……這,我這是被救起來了嗎?我居然沒有死。」她低頭看向地上那個被救者,奕奕還是一臉的驚魂未定。

他打了個寒顫,想起剛剛那水花都濺到自己的臉上了,冰冷又無情,感覺如同一柄刀刃在自己的臉上輕輕的劃過,讓他心驚膽戰的,他方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來自死亡的威脅。是哪位大人伸出手救了他?

而當他看到眼前那佇立著的那個人時,不由得呆了一下子。這個印象中原本應該和他一起落水的人,居然是救了他的人!原來,人家比自己強大了這麼多,那麼他還有什麼資格去洋洋得意?想起先前他心裡的驕傲,此刻不由得盡數都破碎了。

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吧!他也並不是輸不起的人,大不了以後更加努力!

不過這個女孩子好厲害啊!也就比我大幾歲吧?就已經這麼強大了。奕奕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充斥著濃濃的崇拜,這麼明顯的目光,作為當事人的寒夜獨殤當然更加無法忽視了。 歐陽天下臺以後,就放開了孫晶晶的手,繼續坐到一旁悶着。

“噔,噔,噔……”低沉的鐘聲響徹了9次之後,歐陽天的心神也總算是被拉了回來,看來是時候了!

歐陽天起身,把頭朝一轉,碰巧看見孫遊一個人走了下來,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那兩個人並不在,看見孫游下樓,各個來賓們紛紛點頭示意。

孫游下了樓,就一直朝着歐陽天走來,片刻後就站在了歐陽天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