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巔峰的狀態,寒鐵戰刃在手,鋒銳刀芒凝練,隨時爆發出最強橫的戰力,斬出瘋狂的一刀。

神經緊繃,隨時準備應戰的木同,臉上卻鎮定自若,淡笑道:「六長老,不知你跟蹤我前來翠天森林,意欲如何?」

六長老特意跟蹤前來,要說沒有意圖,誰也不會相信。

只是,有些事情木同需要弄明白,六長老究竟想做什麼,還有他背後還有些什麼人。

從灌木叢走出的六長老,緩緩地收起臉上的笑容,瞬間如冰霜,雙眸冰冷地凝視著木同,讚賞之色言溢於表。

六長老雙手並沒有放在腰間寶劍,反而背負身後,一副掌控一切的模樣,沉聲道:「木同,有一件事,本長老很感興趣。三個多月前,你還沒有覺醒武脈,可如今卻是打通九竅的四級武者,本長老真得很好奇,你覺醒的究竟是什麼武脈。

只是,相比於你覺醒的武脈,本長老更想知道,你之前三個月在翠天森林究竟經歷了什麼,得到什麼寶藏。不但修為進境迅速,更是習得地階武技。若你能將其奉獻給家族,本長老保你周全。」

「六長老,你這是在命令我嗎?」

六長老的話,聽起來是在商量,但更多是在命令。

木同咧嘴一笑,極盡譏諷道:「你這老傢伙,雖然我不知你打什麼如意算盤,但既然都出手了,憑你就能保我周全,不覺得可笑嗎?」

六長老的意圖,從對方的嘴裡,他總算弄清楚了一些。

窺視他身上的秘密,窺視他的地階武技, 強勢婚寵,首席不講理

可,真得單純為了一己私慾嗎?

木同覺得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若說地階武技的話,木家武技閣也有,相比六長老也有修鍊;至於所謂的天材地寶和靈草靈果,只要六長老肯花一些代價,總能得到。

六長老前來的真正目的,自是不言而喻!

保他周全,虧他睜眼說瞎話了。

「木同,你……」

被木同一陣譏諷嘲弄,饒是領教過其目無尊長的六長老,依舊感覺憤怒,但心裡還是強忍著,一臉義正言辭道:「你這目無尊長,恃才驕縱東西,本長老這是給你一個悔改的機會,明白嗎?若你肯將……」

「廢話少說。」

木同稍微翻弄一下手裡的寒鐵刀芒,刀指六長老,銳氣凌人道:「老傢伙,想要殺我你就明說,我接著就是了。何必在這裡假惺惺,說給我什麼悔改的機會。我不需悔改,倒是你們若肯悔改,棄暗投明,興許小爺會留你一命。」

「留我一命?哈哈。」

六長老仿若聽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話,譏笑道:「木同,你真以為先前在別院能夠擋下本長老一劍,就有資本囂張了嗎?

星階武將,絕非你所想的那樣簡單。那些剛剛晉陞的一星武將,根本就不算真正的星階武將。」

木同不言一語,手裡寒鐵戰刃握了握,白色鋒銳刀芒隨時都會斬出。

「木同,若你不想被拋屍荒野,本長老勸你還是乖乖聽話,將你身上的秘密說出來,興許還有一線生機。若不然,非讓本長老動手,你只會死無葬身之地。」

雖說先前在別院,六長老和木同交過手,但他自身卻並未盡全力。

況且,真正的星階武將和通竅境四級武者的差距,就仿若一道鴻溝,就算木同再強,能一刀斬滅歸元境武者,再厲害,也絕對無法超越那鴻溝。

「老傢伙,莫非你真以為我就怕了嗎?」

戰意如刀,斬裂一切,木同傲然道:「你將會是我第一個斬殺的二星武將!」

腳下一踏,手裡刀芒一震,一道犀利鋒銳的刀芒斬出。

二星武將,手裡握著寒鐵戰刃,他還真不秫。

不戰一場,誰知曉結果呢?

見木同居然毫不畏懼,一道刀芒斬來,六長老怒極反笑:「木同,星階武將的手段,可不是你這連歸元境都不是的螞蟻能夠揣摩。

既然你非要走一條死路,那誰也幫不了你。到時候到了陰曹地府,可不要說本長老不給臉木河。」

話語落下,六長老身上一陣浩瀚玄妙氣勢升騰而起,玄妙的星光瀰漫而出,那瀰漫在空氣的天地元氣似乎都凝結,不敢動彈半分。

玄妙的星光氣息瀰漫,凝結的元氣轟然凝練,在星光牽引下,凝練成一股元力,向著木同籠罩而去。

天地元力,乃天地間的元氣凝練而成,無論是精純度,還是玄妙,都遠非當天地元氣所媲美。

這,也是星階武將和武者之間最大的差異之一。。

… 87_87355咻。

隨著六長老聲音落下,其周身玄妙的星光氣息瀰漫,凝結在半空的元氣轟然凝練,在玄妙的星光元力牽引下,凝練成一股元力,仿若一道囚籠一般,向著木同籠罩而去。

這乃是純粹的天地元力凝練而成的囚籠,玄妙萬分,若無超越元力的攻擊力,根本無法將其轟碎,從其中逃脫出來。

利用星光元力,操縱天地元氣,凝練成元力,甚至組成元力囚籠,這乃是真正的星階武將擁有的本領。

玄妙的星光從六長老身上瀰漫而出,木同只感覺,一股滔天的壓力,仿若山嶽巨石一般碾壓而下,臉色一陣劇變,差點沒有壓得跪伏下來。

「哼。木同,根本無需本長老出手,這星光元力控制下凝練的天地囚籠,就足以困住你。若不想死,趕緊將一切說出來,不然本長老會讓死得很難看。」

冷哼一聲,六長老身上瀰漫而出的星光元力再次濃郁幾分,周圍天地元氣籠罩而下,天地元力凝練的囚籠,更是強橫不少。

先前在別院,時間短暫,他只想一心斬殺木同,自是沒有時間施展這需要心神和星光元力操縱的星光元力囚籠了。

如今六長老有的是時間和木同玩,更遑論他還想查探出木同身上隱藏的秘密,自是用天地元力囚籠鎖住木同,讓他無處可逃了。

手握鋒銳刀芒,早就想動手的木同,猛然感覺到周身被一股天地元力包圍,完全束縛他的行動,讓他想要動一根手指頭都有些困難。

星光元力牽引,凝練天地元力囚籠,這才是武將的真正實力嗎?

之前,就算木同再怎麼不承認,他確實低估了星階武將,一直以為星階武將也就凝練元力,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之處。

「這樣就想困住我?」

木同冷冷一笑,裂金真意瀰漫而出,整個人就仿若一柄出竅戰刃,鋒銳不可匹敵!


這究竟是什麼武脈,居然如此強橫?

感覺到木同身上散發出來的武脈真意,面對那一股鋒銳的氣勢,六長老眼眸一抹震驚閃過,臉色卻變得更陰沉。

木同天賦越強,就越不能留。

現在已經往死里得罪木同了,若讓他成長起來,屆時倒霉的將會是他們。

此刻,六長老也總算明白,為何大長老一定要將這毛頭小子斬殺后,才繼續之前的計劃,實在木同的成長太讓人感覺到意外了。

「破!」

爆喝一聲,周身凝練的鋒銳氣勢,猛綻放出來,轟然地撕裂一切。

六長老仿若看到一柄凌厲鋒銳戰刃,當空直斬而下。

氣勢如刃!

咻。

氣勢戰刃斬落,束縛木同周身的天地元力猛然被斬碎,再無法影響木同行動。

天地元力囚籠被斬碎,六長老臉色閃過一抹蒼白,卻瞬間恢復過來。

束縛木同的星光元力囚籠,乃是以他的星光元力為基礎,如今被斬碎,六長老自是受到一些反噬了。

眼眸散發著濃郁殺意凝視著木同,臉上兇狠瀰漫,六長老腳下一頓,腰間赤玉色寶劍鏘的一聲掌握在手裡,周身玉色星光元力爆發,劍指不遠處的木同,喝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非闖。那就休怪本長老無情了。」

只見,六長老身上玉色星光元力爆發,手裡的赤玉色寶劍,瞬間化成一道光芒,撕裂空氣,直奔木同而去。

「玄階上品武技—【赤練一劍】。」

空氣爆鳴聲響起,赤玉色劍芒直奔木同要害而去。

赤玉寶劍一出鞘,木同就知曉,那絕對是一柄下於他手裡寒鐵戰刃的神兵利器。

況且,赤玉寶劍在六長老這二星武將的手裡,再配合地階心訣【青木訣】,爆發出來的威力絕不容小覷。

「地階下品武技-【爍金震天訣】。」

面露凝重之色的木同,周身精純元氣炸開,手裡寒鐵戰刃化成一道白色鑠金,毫無畏懼地迎上那一道劈來的赤玉色劍芒。

這武技是木同從木格身上偷學而來,只是他將其改造,變成用戰刀爆發出來的一式強橫刀芒。

嘭。

劍光刀芒撞擊在一起,鋒銳的精純元氣和星光元力相撞,一股的元氣震蕩開來,掀起一股遮蓋一切的沙塵。

咻。

一道破空聲,從沙塵中響起。

只見,撕裂那赤玉色劍光的白色鋒銳刀芒,當頭向著六長老直斬而下。

「他的刀芒,怎麼會那麼鋒銳?」

望著那直斬而來的白色刀芒,六長老心神一驚。

先前他已經高估了木同的實力,卻想不到最終還是低估了他的戰力。

單純這一道破開他赤玉色劍芒的凌厲一刀,就足以讓他慎重。

一驚后的面容瞬間恢復過來,凝視著那臨身的刀芒,六長老並沒有驚慌,手裡握著赤玉寶劍,一道道赤玉色劍芒劈出。

鐺,鐺,鐺。

赤玉色劍芒劈下,瘋狂將那凌厲的白色刀芒劈碎。

「木同,死吧!」

劈碎那凌厲的白色刀芒,一股股玉色星光元力瀰漫到赤玉寶劍,赤玉色劍芒劃過一道詭異的痕迹,橫劈而出。

「玄階上品武技——【橫劍】。」

赤玉色劍芒蘊藏著一股濃郁的生機,源源不斷地有著星光元力洶湧。

咻。

伴隨著破空聲響起,橫劈向木同的赤玉色劍芒,看起來是他自身攔腰送上去一般,匪夷所思。

與此同時,六長老左手握手成拳,一道道玉色拳影,撕裂空氣,如炮轟一般,夾帶著一股狼吟虎嘯聲奔騰而去,不斷地向木同轟擊而去。

【狼虎拳】。

拳影劍芒,配合無雙,完全籠罩木同周身。

察覺到木同那鋒銳無匹的刀芒后,六長老知曉,絕對不能夠讓其戰力完全釋放出來。不是他沒有信心抵擋木同的攻擊,只是能化最小的代價,斬殺木同自是最好。

望著迎面而來的拳影劍芒,木同面色凝重。

低估了六長老二星武將的戰力,瞬間讓他陷入被動,若無法扭轉過來的話,恐怕今天他就真的有危險了。

地階下品身法—【隨波逐流】。

身上元力爆發,腳下玄妙的步法踏出,在拳影劍芒之下,木同身影隨波而起,逐浪而行。


每一道拳影劍芒都驚險萬分地避讓開來,差一分半毫,就轟在木同身上,徹底了結他。

「玄階上品武技—【驚濤駭浪】。」

驚險地多閃開六長老的拳影劍芒,木同手裡刀芒亦是升騰而起,一道仿若驚濤駭浪的刀芒,直來直往,向著對方碾壓而去。。

… 87_87355「玄階上品武技—【驚濤駭浪】。」

驚險地多閃開六長老的拳影劍芒,木同手裡刀芒亦是升騰而起,一道仿若驚濤駭浪的刀芒,直來直往,向著對方碾壓而去。

刀芒如驚濤駭浪一般霸道地碾壓而下,仿若讓人置身凶濤駭浪,隨時都會被顛覆。

玄階上品武技,但在裂金真意武脈的加成下,威力直追地階下品武技。

「小畜生,你找死啊!」

木同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不斷斬來的刀芒,徹底激怒六長老了。

冷喝一聲,六長老手裡赤玉寶劍再次爆發出一陣陣赤玉色劍芒,劍尖旋轉,如同一個黑洞,瞬間糾纏直斬過來的刀芒。

玄階上品武技—【裂旋刃】。

劍芒旋轉,每旋轉一圈,星光元力就強橫上一分,且足以化解任何攻擊。

旋轉的星光劍芒,就仿若一道道星辰軌跡,玄妙萬分,瞬間承接住那直斬而下的驚濤駭浪刀芒。

星辰痕迹每旋轉一圈,驚濤駭浪就減弱一分,那鋒銳凌厲的元氣亦是被化解一分,完全陷入泥澤,無法突破劍圈,形成致命的攻擊。

咻!

赤玉色劍芒旋轉到極致,就仿若一道鑽頭,粉碎那驚濤駭浪,撕裂空氣,如一條玉色蛟龍,撕咬向刀芒后的木同。

這一劍,有些門路!

面色凝重望著那如鑽頭般旋轉而來的星光劍圈,木同腦海光華閃爍,瞬間剖析這一招的玄妙,卻發現想要用寒鐵戰刃使出來,有些難度。


「【金猿鎮天】。」

刻不容緩之際,心裡爆喝一聲,腳步一踏,身影仿若一道巨猿,厚重瘋狂卻又如戰刃般鋒銳,從沙塵穿越而出,手裡如波浪浮動瞬間化成一道白色鑠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