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離離臉色更加的難看了:「鳳仙人,你好忙啊。」

鳳……仙人?

鳳襲月差點沒笑出聲:「還好,只是覺得最近我的王后食欲不振,是該改善改善伙食了。」

殷離離一愣!

改善伙食?

這傢伙鬧出這麼大動靜,原來只是來改善伙食的?


可就這麼一愣神,石階的上方,一名身穿黑紅交間短衣,手裡提著一把鋼刀的青年男人,已經走了過來:「鳳公子,我們寨主請鳳公子趕緊帶夫人進寨,酒席已經準備好了。」

我去,來的這麼快?

殷離離愈發的不明白了,可這會,男人的手已經自動伸入她的掌心裡了:「走吧,夫人。」

言下之意,這路他沒來過,她就是他的導盲犬了。

殷離離又好氣又好笑,可看到他這樣,卻不能否認,心裡一直緊繃的石頭,突然落地了……

他的文韜武略,她自然是知道的,心思縝密運籌帷幄,不要說這樣的小事了,就算是在神鳳山,面對畢方獸挑起的數次劇變,他也能坦然應對,成功化解數次浩劫危機,那麼到了這裡,她又用得著擔心什麼呢? 於是她索性啥都不管了,直接跟著他就來到了傳說中改善伙食的地方。

卻見一踏進那朱紅大門后,果然,裡面不管是擺設還是裝飾,都跟山上的何家一個天一個地,青石鋪成的地板,材質不算很昂貴,但做工都是很精良的傢具,最主要的是,這棟宅子終於不是籬笆了,換成了金黃色的泥胚,殷離離是不知道這些泥胚為什麼會變成金黃色的?但是這一眼看過去,卻真的覺得有種像是整個房子都像是被黃金給澆築出來的一樣的感覺。

看來,不管到那個朝代,那個地方,都改變不了人喜歡裝/逼的本性啊。

「鳳公子,那我相公和孩子呢?」何大嬸也跟著進來了,可是,她對廳里滿桌的美味佳肴沒興趣,更關心的,是她的丈夫,還有孩子。

殷離離也比較關心,雖然她知道何玉鼎是不會死滴,可那麼小的孩子,她也不願意見到他受苦啊。

卻聽到這被自己扶著的男人淺淺一笑:「如果我說他們兩個被這裡的人拿來要挾我們了,淳安你信不信?」

殷離離:「……」

半晌,極度無語責怪了一句:「小月,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大嬸都快急瘋了。」

聞言,總算,這男人正經了一回:「在裡面院子里呢,大嬸去找他們吧。」

說完,自己卻是拉著殷離離在那桌豐盛的酒席面前坐了下來。

何大嬸一聽,那裡還待得住,立馬就飛也似地朝後院跑去了,而與此同時,殷離離也看得一個身穿絳紅長袍長相極其瘦削清矍的中年男人從內廳走了出來,看到殷離離,那人先是微微一愣:「這位便是鳳夫人?」

這目光太直勾勾了,鳳襲月有些不太高興,將身形一遮,不動聲色把自己的女人擋在後面,嗯了一聲:「淳安你想吃什麼?」

「啊……啊?」殷離離簡直要被這人時常不按理出牌的對話給弄神經了。

拜託,人家是問你我是你老婆嗎?你卻來問我吃什麼?

這人的智商高了,思維果然跳躍的特別的厲害。

那紅衣中年男人也有些尷尬了,可不知道為什麼?即便是鳳襲月對他這樣冷漠不睬,他對鳳襲月的態度,卻還是保持著一概如往的熱情:「本寨主聽說鳳夫人已經懷有身子了,特命人給夫人燉了一些補品喝,來人啊,將補品呈上來。」

「是,寨主!」

一聲令下,立刻有人去把早先準備好的東西給端了上來。

殷離離一看——

卧槽,好傢夥,人蔘燉。乳。鴿、燕窩燉魚翅、雪蛤燉玉梨……

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人,為什麼把這裡和山上的何家比起來?她就彷彿看到了活生生的白毛女與黃世仁呢?

「怎麼不吃?」

「我有些難以下咽。」

「為什麼?」

「因為我想起了山芋和麵疙瘩湯。」

鳳襲月不說話了,但他的手指,卻開始有意無意的敲打著桌面。

於是殷離離立馬瞠目結舌的看到,這黃世仁大手一抓,從懷裡掏出兩大張銀票來:「來人啊,三天內,立刻將何家遷到鎮上來,還有,東西全部要準備齊全,鎮面街道口的那間鋪子,讓他挑一間。」 卧槽,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間,就好似來了個天翻地覆的大轉變一樣?

正要問個明白,可這邊,本來一直在敲著桌面的男人,停了下來,隨後,殷離離看到這人修長而又白皙的手指,拿起了手中的筷子……

這人一定有事,而且,這事一定跟這個紅袍男人有關係。

殷離離憋了一肚子的疑問,只想著說最好的謎底被揭開。

半個時辰后,兩人終於吃飽喝足,於是殷離離終於看到,那一直等了好久的紅袍男人,開口了:「鳳公子,你看你需要我辦的,我也已經辦好了,那你答應我的事……」

「我答應了你什麼?」

沒想到的是,那紅袍老者等了半個時辰的話,竟然等來的,是鳳襲月這麼冷冰冰甚至可以說是不近人情的一句話。

一句話落下,不單是那紅袍男人傻了,就連殷離離,都愣住了!

我靠,這男人真是夠了,人家為你做奴做婢半天,原來你什麼都沒答應人家啊?

殷離離忽然想笑:「夫君,他要你幹什麼?」

咦?

她第一次叫他夫君呢。

鳳公子無比的受用:「也沒什麼,說是想要弄條小蛇來玩完。」

「砰——」這一句話丟出來,殷離離還沒說什麼?對面的紅衣男人,直接就炸毛了:「那不是小蛇,那是全暹羅大陸實力最強的魔獸噬影冰魂龍。」

啊哈,原來是為了得到一隻魔獸。

殷離離當然知道,這暹羅大陸自從萬年前上古大陸滅亡后,後來新衍生出來的大陸板塊,又出現了新的物種,還是以獸類為主,這也就是殷離離他們那個時代,所有爭奪的獸元前身,麒麟、貔貅、青龍、朱雀、玄武……其他則為二等、三等以及更低等。

而千年前,這個定律也是一樣的。

那麼現在這個雲水寨的寨主要奪這隻魔獸,是不是想要它的獸元?

卻聽到這人繼續憤慨道:「姓鳳的,做人要講誠信,當初若不是我看到你身上有點本事,你以為我會下那麼大的血本?我告訴你,這事你要是辦好了,便是好事,不然,我會讓何家三口死無葬身之地!」

擦,這人居然還威脅他們?

殷離離眸光嘲諷重了:「小月,他威脅你。」

依舊慢條斯理喝著茶的男人,表示有些鬱悶:「本來還想讓你在這裡多吃幾餐好的。」

「然後呢?」

「你說我殺了他,這裡的人會不會繼續做飯給你吃?」

殷離離無語看天:「我不太喜歡土豪金。」

「土豪金?」鳳襲月沒聽明白這個新鮮詞眼。

於是殷離離一指:「喏,這房子都是金燦燦的,閃的我頭暈。」

原來如此!

男人終於恍然大悟,隨後起身,沒有絲毫猶豫,指尖的白光便穿透了那紅袍男人的眉心。

卧槽,他還來真的啊……

殷離離被嚇到了,迅速跟著站起來,她想說這裡是大庭廣眾之下,他這麼明目張胆的殺人,會給兩人帶來麻煩的,可就在這時,只見四周白霧一閃,一層淡淡的結界鋪開后,這男人,已經將一團渾濁的東西,從他剛殺死的那個紅袍男人頭頂上抽了出來! 「那是什麼?」殷離離目瞪口呆。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人的身上還能拉出來這樣的東西?像黑霧,又像是輕煙,可是等她認真去看時,又驚訝的發現,那其實是一個透明人形。

我擦,那是噬魂術?!!

「對,就是噬魂術,而據我所知,千年前,暹羅大陸是沒人會這門邪術的。」

不對,不是千年前暹羅大陸沒有人會這門邪術,而是從上古大陸被滅亡后,這門邪術就徹底的消聲滅跡了,因為,這邪術的創始人,就是來自上古之獸——畢方元武!

殷離離完全驚呆了,因為這噬魂術,她也只是在牧連清幽身上見到他用過,而牧連清幽呢,又沒有任何隱瞞告訴過她,那是畢方獸教給他的。

於是這一剎那,兩人心底都劇烈狂跳起來。

雲水寨出現了噬魂術,那也就是說畢方獸真的一起跌進來了?而且,他還就在附近?!!

那既然他在附近,白澤錦鸞也一定跟他在一起了,那也就是說,只要找到了畢方獸,就能找到白澤錦鸞,只要找到了白澤錦鸞,就可以拿她的鱗片救鳳襲月……

殷離離抬起頭,忽然覺得前面一片光明:「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小月,看來老天還是很眷顧我們的。」

鳳襲月也比較驚喜,可是,他畢竟是和那兩頭古獸來自同一個時期的人,所以,在驚喜過後,他慢慢冷靜下來,便開始思索裡面的問題了。

雲水寨只是南蠻一個邊遠小寨,物產不豐富,百姓也不富裕,畢方獸為什麼要看上這麼一個寨子?還有,他為什麼要教這人噬魂術?這明明就只是一個普通人,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教他噬魂術,除非是以他的神獸力來強行過渡給他,要不然,這人是根本就學不會的。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才會讓他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噬影冰魂龍?為什麼我覺得這名字像在那裡聽過呢?」

鳳襲月一愣:「什麼?」

殷離離使勁撓自己的腦袋:「我真的好像在那裡聽到過一樣,噬影冰魂龍,噬影冰魂龍……啊!!」

她終於眼前一亮,想了起來:「在無妄城!小月你還記得不記得?就是當初我們一起去找鳳隱神炔散落的神魄珠,然後地圖顯示,有兩顆是在無妄城外那條黑水河裡的,而當時,我們進去后,看的那條大黑蛟龍,它的眼珠就是那兩顆神魄珠,就那大蛟龍,就叫噬影冰魂龍!!」


殷離離的記憶力真的特別的好,這事雖然都過去快一年了,可那地方是兩人鬧翻后新的轉折點,所以,她記得很清楚,當時,就是在那條河裡,她助他奪了神魄珠,而他亦為了救她,一起跌入了真正的無妄城。

是了,就是那條大黑龍,難怪凌素衣說那條大黑龍年代已久,沒想到,它真的是來自千年前啊。

鳳襲月經過這麼一提醒,也想起來了……

噬影冰魂龍,原來是那個東西,可是,如果真的是那個東西的話,那它的攻擊力是非常大的,當初就算他和淳安兩人聯手,也沒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兩顆神魄珠取下來,而現在,畢方獸竟然讓一個普通人類去獵殺那樣的魔獸?他是不是太腦殘了? 「噬影冰魂龍到底有什麼用?」

鳳襲月擰眉:「吞噬人的影子,冷凍人的魂魄,有著天下第一頭號魔獸之稱。」

殷離離錯愕:「那畢方獸找這樣的魔獸幹什麼?難道他要駕馭它?」

應該不可能,以畢方的實力,雖然他現在是被淳安傷了,但假以時日,修鍊一下,就能恢復過來,既然能恢復,那他又怎麼會把這麼一直區區人界魔獸放在眼裡?

可是,如果不是馭獸,那他要來幹什麼呢?

百思不得其解,鳳襲月忽然心底一動,將那條人形往紅衣男人頭頂一塞,便撤回了自己的白光:「說,那人要你找噬影冰魂龍到底是幹什麼?」

卻見那人魂魄一歸位后,就像個迷失了心智的人一樣,直接就把知道的全部給說了出來:「取魔核,斬龍翼,抽龍筋,治白澤姑娘。」


我靠!

這話一說出來,兩人全愣在了那裡。

原來,獵殺噬影冰魂龍,是為了救白澤?!!

殷離離胸口終於急劇起伏了起來:「小月,我知道了,我在進入無極之門時,把那女人的雙臂用生化腐朽力給熔了,你不說古獸修鍊到一定的境界,可以用別的獸臂來代替自己殘缺的肢體嗎?那噬影冰魂龍的龍翼,恰恰就是可以修鍊的啊,還有它的魔核,你想,它既然是暹羅大陸頭號魔獸,那魔核肯定不會差到哪裡去,我猜,畢方獸一定是想把魔核也給白澤錦鸞,幫助她儘快恢復。」

其實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不難猜出了,當初在千鈞一髮之際,白澤錦鸞想要以鳳襲月的性命做要挾,讓他們停手,可殷離離一看卻是怒不可遏,於是勃然大怒下,將她的手臂給熔了。

不但如此,她還重傷了她,如果不是最後畢方獸趁著大家不注意,將她捐出來,恐怕她早就死在裡面了。

所以,這個時候畢方獸要這個男人去獵殺噬影冰魂龍,不難理解。

鳳襲月聽到這麼一分析,也覺得道理很說得過去,於是也心頭狂喜:「那看來白澤真的就在附近了。」

「對,可是我們要怎麼找到他們呢?」殷離離有些發愁,以畢方那麼囂張的性格,換成之前,他一定會無所顧忌的操控這一切,甚至很有可能自己去取噬影冰魂龍的魔核和龍翼。


可是現在,他不但沒有出現,反而用噬魂術來控制這個普通人幫他取噬影冰魂龍,那說明了什麼?說明了他現在重傷未愈?還是擔心再次被兩人發現,遭到追殺?

「可能後面這個原因更多一些,你想,當初在上古陸地,他完好的時候都被打不過你,那現在他和白澤兩人都傷了,就更加會避免和我們兩人的衝突了。」

殷離離點頭:「應該是這樣,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才能找到他們?」

鳳襲月微一沉吟,片刻,道了句:「不如……我們將計就計?」

「將計就計?」

「對,他不是要噬影冰魂龍的魔核和龍翼嗎?那我們就如了他的願,到時候等著他上門!」 殷離離微微錯愕:「你的意思是……讓這人去獵殺噬影冰魂龍?」

鳳襲月搖頭:「以他的本事,當然不可能掠殺成功,所以,我打算親自去一趟,待魔核到手,我們在這裡守株待兔便是了。」

噬影冰魂龍,雖然是暹羅大陸的頭號魔獸,攻擊力和危險指數都是位列第一的,可是在鳳襲月看來,那不過是區區一隻人界小獸而已,完全沒有半點威脅。

所以,這個時候他打算和這雲水寨的寨主一起去。

可殷離離一聽這話不幹了:「那不行,要去也是我去,你現在身上有傷,眼睛又看不到,我怎麼能讓你去?」

鳳襲月急了:「你怎麼能去呢?我聽說南蠻森林地中海,是從未被人踏入過的地方,你現在懷著孩子呢,怎麼能去呢?」

笑話,他眼睛都看不到了還能去,憑什麼她擁有著輻射防禦衣的生化人,反而不能去?

殷離離被惹到了,直接翻臉:「一句話,要麼你和我兩人去,要麼我打暈你,我一個人去,自己選!」

至尊小村醫 ,這話不要太蠻橫!

鳳襲月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他知道,以他現在的能力,以這女人的脾氣,他若是再堅持下去,真的會說得出做得到的。

沉思半晌,最終,他還是無奈答應了:「那你要記得,一定要小心,你現在可是有……」

「有身子的人嘛,我知道,你都說了多少遍了,放心,我會用我的力量把孩子護住,不會出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