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無妄之塔,捆縛無妄之鏈,神魂遭受無妄之火煉化的東方墨玄,此際並沒有徹底失去神智,體重的混沌元氣緩緩自行流轉,混沌世界亦在輕輕震蕩,便是那株昆墟神樹此刻竟然生出了點點神輝,散出的道蘊和說不清的氣息將東方墨玄的神魂緩緩包裹起來,以便那無妄之火不能煉化,而那一顆原本被封禁了恐怖威力的黃金心臟似乎漸漸蘇醒了一般,每一次跳動,都讓那無妄祭台震動。

東方墨玄體中的世界都在隱隱發生著各種變化,似乎在準備著什麼重大變故發生一般。

意識迷離中,東方墨玄的眼前重又出現了那環形巨石陣,更是看見了一尊堪與天高的紫色神靈,忽地張開大手,布下了萬千根直立的長矛在巨石之陣中。

虛空震顫、崩塌,強者爭鋒,血腥殘忍,殺戮染血天宇,數不盡的仙人之屍從九霄跌落,一個又一個地被掛在了豎立著的長矛之上。

「哈哈哈哈,神矛懸屍,金仙喪魂,青蓮落塵,永鎮無妄!」那紫色神靈渾身血污,半邊身子都不存在了。

蓬!

一掌天外飛來,剎那間漫天血霧飛散,紫色神靈片甲不存,只有一抹神識,化為一道紫色光點,倏然沖入下方的環形巨石之陣,化為了一瓣紫色蓮花花瓣,而在那紫色蓮花花瓣上,卻是殘損處處,行將凋落!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蓬!

一掌天外飛來,剎那間漫天血霧飛散,紫色神靈片甲不存,只有一抹神識,化為一道紫色光點,倏然沖入下方的環形巨石之陣,化為了一瓣紫色蓮花花瓣,而在那紫色蓮花花瓣上,卻是殘損處處,行將凋落!

無妄之火,無形無狀,專煉神化魂,無妄有多大,無妄之火便有多大。

此刻那一座紫蓮花所化的無妄之山,散發著道道妖異的之芒,瞬即便見紫色的無妄祭台上,一道道紫色的符文忽地一下亮起,紫色烈芒轟地一下衝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紫色的無妄大鼎,將東方墨玄裝在其間!

噗!

無妄之焰熊熊,宛如兇猛的太荒凶獸一般,瘋狂地開始了煉化起來,紫色的無妄大鼎轟隆隆旋轉著,上面一個個火焰組成的無妄符文兇猛地朝著東方墨玄的神魂撲去,想要將東方墨玄的神魂徹底煉化為虛妄。

無妄之焰瘋狂燃燒發出的咻咻之聲不絕於耳,那無妄紫焰幻化成一株株紫色的無妄無妄蓮花印記,瘋狂地衝進東方墨玄的身體。

那些紫焰幻化的無妄蓮花印記,一進入東方墨玄的體中之後,便唰地一下重又幻成紫焰,從內向外開始了瘋狂的煉化和焚燒。

「啊—」

東方墨玄驀然感到神魂劇痛,那無妄紫焰正在猛烈攻擊自己的神魂,如果不是自己的神魂外面包裹上了一層雄渾的混沌元力的話,只怕瞬間便會被這無妄之火將神魂煉化為虛無。

無妄之火宛如跗骨之蛆,東方墨玄的身體竟然被其煉化得嗤嗤作響,生出了一道道紫色的霧芒,體中的經絡、骨骼、血管、肌肉皆被無妄之焰包裹著,被瘋狂地煉化。

僵煞之軀現在等階尚低,根本不足以抵禦這無妄之火的煉化之威力,混沌兩元煉體術雖然強橫,但東方墨玄此時的煉體也只在第一階段而已,哪裡會是這無妄煉化之火的對手,所以根本不能與其抗衡。

只在短短的數息功夫之間,被紫色的無妄之焰包圍著煉化的東方墨玄,便渾身上下一片焦黑,好似一截焦炭,冒著縷縷黑煙,那情形看起來很是恐怖。

雖然無妄之火煉化的威力無窮,但東方墨玄的神魂卻是被混沌元力緊緊包裹著、守護著,所以在他的身體遭到無妄之火瘋狂煉化之時,他的神魂卻是沒有受到半點傷害,是以此刻的他迷離意識漸漸清醒過來,感到了渾身上下那難以承受的煉化之痛。

「煉吧,煉吧,你這狗日的死蓮花,就憑你也能把老子煉化了,你媽的不就是一瓣花瓣成精了嗎?來吧,老子不怕你,今天你要不把老子煉化了,便是老子把你滅了!」東方墨玄渾身上下被無妄之鏈緊緊捆縛,根本不能動彈,而且還是被封禁在無妄祭壇之上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東方墨玄心中的熊熊怒火,那無妄之焰頓時更加兇猛,便是那無妄之鏈也變得通紅,一個又一個的無妄蓮花印記烙印在他的身上,迸出兇悍的紫焰,煉化的威力瞬間便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淬鍊、增強,毀滅、重生,新生、異化;在煉化的過程,混沌兩元煉體心法在東方墨玄意念的操控下,瘋狂地運轉,一道道磅礴無匹的力量和那無妄之火相抗衡,同時還將混沌元力轉化為一道道靈氣,修復被煉化的地方。

煉化依舊在瘋狂地繼續,無妄之火的威力也在逐步攀升,達到了讓人恐懼到頭皮發麻的地步,可以說任何東西在無妄之火中煉化如此長的時間,決計是連渣渣都會被煉化沒了。

但正被煉化著的東方墨玄,心中充滿了瘋狂的怒意和暴戾的殺戮之氣,原先那一滴被他吞服下去的古神精血,也在無妄之火的淬鍊下得以徹底地暴發出狂暴的靈力和兇悍的殺戮氣息來。

只一瞬間,東方墨玄便感到身體如同被撕裂成了無數塊一般,那原本自己以為已經被徹底煉化了的那一滴古神精血,此際方才真正現出他的恐怖和可怕來,那浩瀚、磅礴而無匹的偉力,強大的殺戮氣場,無邊的獵獵威壓,瞬間便讓東方墨玄的身體急速地膨脹起來。

這一刻正在遭受煉化的東方墨玄,雖然被禁封、捆縛著,但他散發出的強大威壓,卻讓他宛如一個太荒神靈臨世一般。

東方墨玄一聲怒吼,口中發出痛苦的咆哮,如果此刻有人在旁邊的話,定然會見到在他咆哮之時,一道古神的身影隱隱幻出在其身後。

煉化,瘋狂煉化!

古神精血在他的體中瘋狂奔流,發出彷彿是山間洪流奔涌的隆隆之聲,每流經一處,那無妄之火便迅猛地煉化,將古神精血強行煉化進他的體中,一絲兒都沒有外泄。

喀嚓!

喀嚓!

骨骼碎裂,繼而重生,更強悍、粗壯,骨骼上竟然出現一個個無妄蓮花印記。

血管、經脈猛地被拓寬,更甚者直接崩斷,繼而生出新的經絡和血管來,更粗、更壯,也出現了無妄蓮花印記在其上。

肌肉一塊塊隆起,呈現出玉質的光澤來,每一塊肌肉都在震顫,散發著磅礴無匹的毀滅性、爆炸性的狂野之力,便是他的每一根毛髮,都震顫著道道兇悍的殺意。

黃金聖心臟此刻跳動得更為有力和強勁,每一下都如同九霄之上的驚雷炸響,似乎它的封印正一點點被撕開。

此刻,在他的神魂識海處,一道最為強大的無妄蓮花印記正瘋狂地和包裹著東方墨玄神魂的混沌元力爭鬥,眼見那團混沌元力就將被攻擊、擊打、煉化潰散之時,驀然間東方墨玄的神魂識海中好似響起了一聲輕哼,那輕哼之聲聽起來沒有什麼出奇之處,但是聲音所及之處,盡皆崩塌、潰散。

瞬即一對金色的眸子緩緩出現,散發著睥睨一切的威壓和高貴的氣勢來,那眼珠子只一震,頓時便見到那個由無妄之火化成的無妄蓮花印記頓時潰散,一片紫色的蓮花花瓣啪地一聲便墜入了混沌世界之中!

轟!

混沌世界中轟然間掀起了驚天之浪,巨大的震響響徹九霄,混沌世界中立刻掀起了驚天的殺戮之氣,朝著那一片蓮花花瓣絞殺而去。

而那一片紫色的蓮花花瓣在混沌世界之中,散發著妖異之芒,同混沌世界中的殺芒抗衡,竟然還隱隱佔了上風。

「哼!」一聲冷哼,從符皇神像口中發出,須臾間便見到鎮守混沌世界的符皇身上,倏然飛出幾道符文,將那株紫蓮鎮壓。

混沌世界中殺浪很快便將那一片蓮花花瓣絞殺為齏粉,須臾間,混沌世界重又歸於平靜!

「啊—」

紫色的無妄之山頓時一陣震動,居然還發出了轟隆隆的聲音,瞬間便見那無妄之鼎潰散、無妄祭台潰散,便是那捆縛在東方墨玄身上的無妄之鏈,也隱隱有了些鬆動。

一聲震吼,如同驚雷,東方墨玄霍地睜開雙眼,頓時雙目之中精芒爆射,宛如實質,似乎還繚繞著道道藍色的電芒,東方墨玄看了一眼依舊捆縛住自己的無妄之鏈,驀然間東方墨玄冷笑數聲,雙手抓住,一發力,嘿地一聲暴喝,便將那無妄之鏈掙脫。

「這根無妄之鏈,倒是一件不錯的寶貝!」東方墨玄瞅著鏈子,不禁大笑了起來。

「此番再遇機緣,本以為要被滅殺在這無妄之火下,卻不料反利用其煉體、淬體了,如此一來,我的煉體已經突破到了第四層,現在就是遇上了築基後期大圓滿修士,本大爺也能一拳讓他斃命,金丹修士嘛,本大爺也無所畏懼了!」東方墨玄大笑著,猛然間抬起大手,緊攥成一個拳頭,爾後狠狠一拳搗出。

一個碩大的手印破空而出,擊打得虛空都發出了一陣陣嗡鳴聲,手印中明顯挾著一個無妄蓮花印記,散發著兇悍的殺伐之氣。

轟!

巨響,崩裂,巨石成末,帶著一絲無妄之火的氣息!

沒有靈氣,只有元力,兇悍異常,鎮壓碾殺,這便是東方墨玄從紫蓮印記中領悟到的一種殺戮之式。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既然是從紫蓮印記中領悟出來的,就叫你無妄殺吧!」東方墨玄很是滿意地看看手掌,快意大笑道。

就在他快意大笑之時,忽然感到腳下猛地劇烈震蕩起來,尚未作出反應,便感到在紫色迷霧之中的那一座無妄之山上,轟地一下像是被什麼從內向外一把撕裂一般,一個碩大的散發著紫芒的大山洞倏然出現!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既然是從紫蓮印記中領悟出來的,就叫你無妄殺吧!」東方墨玄很是滿意地看看手掌,快意大笑道。

變就在他快意大笑之時,忽然感到腳下猛地劇烈震蕩起來,尚未作出反應,便感到在紫色迷霧之中的那一座無妄之山上,轟地一下像是被什麼從內向外一把撕裂一般,山腳下一個碩大的散發著紫芒的大山洞倏然出現,無數的人影如同光影一般從內向外急湧出來。

東方墨玄心下一震,當即毫不猶豫地將一個符文世界加持在自己身上,反身急縱,想要離那無妄之山遠一些。

「轟隆隆—」


震響不斷,天崩地裂一般,瞬間之東方墨玄身前身後出現了無數的紫色人影,,東方墨玄大駭,根本就沒看清楚這些紫色人影是如何便到了自己身前身後的,反倒像是從地下冒出來的一般。

那些紫色之物不是別的,東方墨玄很是眼熟,一眼便認出了它們正是被懸挂在長矛上的那些屍體肉乾!

東方墨玄心下頓時掀起了驚駭狂濤,這些此刻看起來渾身上下泛著紫芒的懸屍,一個個步履僵直、呆板,手中執著那一根根原本用來懸挂他們屍體的長矛,此刻他們便如同一個爆發出無可抵擋的殺戮氣息的軍陣,屍體們平端著手中的長矛,一步一步朝著東方墨玄圍殺過來。

「狗日的,這可是仙人屍體呀!」東方墨玄頓時便倒吸了一口涼氣,即便說他們已經被碾殺了仙魂仙魄,早已死了無盡歲月了,可此際見他他們竟然還能衝殺,雖然明知他們是被人動了手腳操控,但這麼多仙人屍體衝上來,那情景依舊讓東方墨玄頭皮發麻,手心不禁生出了冷汗!


「哼,仙人屍體有什麼了不起,此際也不過是被人操控的屍傀而已,活著的仙人本大爺沒有弄死過,但你這些已經使得死翹翹的玩意兒,本大爺難道還要懼怕不成,都說金仙之軀,萬物不侵,本大爺倒要看看,你們的軀體是不是像傳說中的那樣了不得!」

東方墨玄眼見身前身後皆是默不作聲衝上來的仙人屍傀,忽地呵呵冷笑數聲:「你們既然能被那紫蓮神靈滅殺在此,那本大爺就讓你們再死上一次,便拿你們來試試我的新領悟的無妄殺的威力好了!」

雙拳一握,東方墨玄幻出了一個蓮花狀的詭異手印,頓時無妄之地中的無妄氣息受到了這一個手印的牽動,瞬間急速朝著東方墨玄匯聚。

大手高舉,猛地握拳,那滿天的無妄之氣瞬間也在空中凝結出一個拳頭來,這一刻東方墨玄身上猛地綻射出兇悍的毀滅之氣。

「殺!」

拳頭望空狠狠砸擊而下,一聲聲動九霄的咆哮驀然響起,擊打出去的拳頭在虛空中幻化出的碩大拳影,狠狠地砸落在那些仙人屍傀之間。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震響,讓這片空間震抖,拳影擊落的地方,一個巨大的蓮花狀的巨坑赫然出現,巨坑之中,那些仙人屍傀幾乎被這一拳影擊成齏粉,而那些所謂的神矛,亦被衝擊之力震成了齏粉。

然而其他那些仙人屍傀根本不懼,依舊不緊不慢地衝殺上來。

「來吧,來吧,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死了一次不夠,還要來找虐死第二次!」東方墨玄目中露出了瘋狂之色,無妄蓮花印記大手印不斷結出,爾後再瘋狂砸下。

任東方墨玄如何瘋狂,這些仙人屍傀卻是殺不完的,東方墨玄頓時焦躁了起來,照這個樣子繼續下去,自己不被累死,起碼也要被他們折磨瘋的!

「這些仙人之屍已經腐朽到了不堪一擊之地步,恐怕也就相當於鍊氣期的修士吧,雖然不經擊殺,但多了也不是好對付的,這發動這仙人屍傀禁制的,他媽的到底在哪裡呀,若是不能破壞那個禁制中樞,這些仙人屍傀便會一直這樣毫無知覺地追殺我,媽的,必須找到控制屍傀的禁陣中樞!」

東方墨玄此刻有些氣喘吁吁了,高強度的暴戾擊殺,消耗的混沌元力實在太多,此時讓他也感到了體中元力有所不濟了,不禁暗暗著急起來。

「這無妄之山有古怪,似乎便是那紫色蓮花所化,看來此間的秘密便在此處了!」東方墨玄殺出一條血路,將那些兒仙人屍傀遠遠扔下老遠,很是疲倦地打量著這座無妄之山,心下暗暗道:「看著仙人屍傀是從那洞開出來的,這麼說此前我們身處的環形巨石陣便是在紫色蓮花的腹中?」

這一想,不禁讓東方墨玄悚然一驚,這紫色蓮花到底是荒古神族的什麼樣的神靈存在呀?竟然恐怖到在自己體中布下結界禁制,而且這結界和禁制還能與其他空間傳送、往來,這半仙神族到底妖孽到了何種程度,如此的變︶態!

「這紫色蓮花神靈實在太過詭異和變︶態了,竟然在腹中布下一個藏仙人屍體的法陣,真他媽的變︶態,噁心!」東方墨玄一想起那如林的矛林和肉乾一半的仙人之屍體,禁不住一陣噁心,此時正好有一個屍傀衝到了身前,東方墨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一拳過去便直接將那屍傀的身子打暴了,頓時散出一團齏粉。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忽然之間,東方墨玄腦中靈光一閃,驀然大叫道:「這個紫色蓮花神靈,他媽的竟然能夠想出這樣一個逆天之術,太他媽的恐怖了,太他媽的恐怖了!」

東方墨玄猛地打了一個寒顫,頓時便明白了為什麼紫色蓮花腹中會有那麼一個散發著死亡氣息的矛林懸屍的法陣,而且在那個環形巨石陣外還有其他無數的巨石陣。

「奪靈,一定是為了奪靈,那是一個個的奪靈陣!」東方墨玄目中精芒大盛,一下子便明白了為什麼,喃喃自語道:「紫色蓮花神靈在腹中布下奪靈陣,而將死去的或者尚還活著的仙人抓走,懸挂在神矛上,奪取那些仙人們的生機和修為,以及他們的仙魂仙魄,一則是將奪來的修為、靈氣轉化為自己的,二則是療傷,三則是煉化一批仙人屍傀!」

「我道為什麼這個地方會陣套陣,禁套禁,一陣比一陣厲害、恐怖,原來如此,如此推斷來看,那紫色蓮花化生的神明恐怕在體中的其他部位也布下了各種法陣,現在看來,我依舊還在其腹內,只不過是從一個法陣,進到了另一個法陣罷了,我能自保,可青嫻呢,她能自保嗎?」東方墨玄不禁揪心了。

「如此看來,要救青嫻,倒不必急著去尋找她在哪裡了,更重要的是最好趕快尋找到控制這個紫色蓮花所化的神明的體中各個法陣的中樞,只要找到並破壞它,青嫻便不會遇上什麼危險了,可這法陣中樞到底在哪裡呢?」東方墨玄不禁冥思苦想起來。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如此看來,要救青嫻,倒不必急著去尋找她在哪裡了,更重要的是最好趕快尋找到控制這個紫色蓮花所化的神明的體中各個法陣的中樞,只要找到並破壞它,青嫻便不會遇上什麼危險了,可這法陣中樞到底在哪裡呢?」東方墨玄不禁冥思苦想起來。

「奪靈之陣,聚靈奪靈,怎麼奪?奪得的靈氣和生息又到哪裡去了?」東方墨玄看著無妄之山,心念急轉。

此刻從那無妄之山上散發出的無妄之氣愈發的濃厚,想要徹底地將東方墨玄引入無妄之幻里,消去意識,煉化了他的魂魄,奪取他的生機。

「呵呵呵呵呵,紫色蓮花,不過就是一瓣殘存的蓮花瓣修鍊而成,我倒要看看你能泛起多大的水花來,想要奪我之靈,嘿嘿,恐怕你是想的太美了吧!」

東方墨玄忽地呵呵冷笑,反手一拳狠狠地砸在一具仙人屍傀的腦袋上,頓時便將其震碎,但其剩下的半邊身子,依舊舉著長矛狠狠地刺殺上來。

「哼!」東方墨玄一聲冷哼,抬手便抓住那根長矛,手臂一震,頓時便將那仙人屍傀剩下的半邊身子拋上了半空,嘭地一聲將其震成齏粉。

抓著手中的這個沉重的長矛,東方墨玄眯縫著雙目,看著神秘而森然的無妄之上,露出若有所思而且意味深長的眼神來。

「心乃靈之存在的根本,無靈則心不成,無心則靈不聚,心有靈則可生,能生方能衍化生出軀體、意識……」東方墨玄看著那無妄之山,腦海之中驀然劃過了一道亮芒,目中殺芒驟然爆漲,輕斥道:

「是了,紫色蓮花之心,便是其體中萬陣的中樞,所有的大陣皆與其心相通,所奪之靈悉數為蓮心所用,既然這紫色蓮花現在幻形成了無妄之山,看來皆是由蓮心操控所為,而且這蓮心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意識,只有摧毀了它,這些由那紫色蓮花所化的神明布下的各個奪靈之陣方才能崩潰!」

「哼,是與不是,一試便知!」東方墨玄暴喝一聲,覷准無妄之山峰腰之上一處如同蓮花狀的高處點,猛地將手中的那根神矛直接猛貫而出。

咻!

神矛宛如一顆流星,瞬間洞穿虛空,撕裂得虛空之氣,發出尖利的咻鳴,隱隱然那神矛矛體上,發出灼亮的芒焰。

轟!

宛如長虹貫日,兇悍無匹,殺氣激蕩,那神矛拖曳著長長的璀璨焰尾,轟然從高空刺殺向那個蓮花狀的高處點。

嗡!

一聲輕鳴,那蓮花狀的高處點上忽地爆發出一層紫色的光暈來,形成了一朵紫色的光暈蓮花護盾,將那蓮花狀的高處點一下子護在其下。

喀嚓之聲不絕於耳,東方墨玄看著那根堅硬的神矛在和那紫色蓮花光暈護盾甫一接觸之時,便寸寸斷裂,化為點點齏粉,繼而被那紫色蓮花光暈護盾震散開去。

「哼,果然不出所料,那一處蓮花狀的高處便是蓮心大陣所在,否則何必要以蓮花狀的紫色光暈護盾相守,呵呵呵呵!」

看著那依舊護著蓮心大陣的蓮花狀紫色光暈護盾,東方墨玄目中劃過一道亮芒和喜色,再次寒聲低語道:「那就讓我在領略領略你的防護威力到底強悍到了什麼程度吧!」

張手一把抓取了數十根神矛,東方墨玄冷眼看了一眼那紫色光暈護盾,忽地一下便將那些神矛接連擲出。

虛空中神矛一根一根,宛如漫天飛舞、激射的箭矢、流芒一般,挾著磅礴的毀滅性的力道,宛如一隻重拳,狠狠地敲砸在那護盾之上。

轟!

一聲巨響,地動山搖,整座無妄之山都為之重重一震,那一個紫色蓮花狀光暈護盾猛地散發出一道璀璨的紫色光芒來,光芒之中,萬千紫色的蓮花花瓣旋轉、激射,猶如一柄柄銳利絞殺之刃,在護盾之中捲起一道紫色的殺戮之風,頓時便將那些洞射、刺殺而至的神矛根根絞殺成齏粉消散。

雖然數十根、百根神矛被其護盾絞殺,但那護盾亦遭到強力破壞,光芒瞬間便黯淡了下去。

「哼,當真是恐怖,千萬萬載之後還有這般恐怖的威力,當真是不能小覷的!」東方雙目微微一縮,看著那紫色護盾,若有所思,忽地雙掌一拊,笑呵呵道:


「算是又學到了一點,收穫不小,這紫色蓮花護盾和我那符文世界似乎有些類似,我的符文世界的殺戮符文所化的殺戮刃浪是將對方禁錮在內絞殺,而這紫色蓮花護盾卻是將符文化成絞殺之刃在其外絞殺,看來我的符文世界似乎也可以這般建構,若能成功,符文世界未必就不是一件威力強大的護身護盾,而其外的符文殺刃自然是殺敵的好幫手了,如此一來,豈非是攻防一體的好寶貝了,哈哈哈哈哈!」

「現在老子就趁你病要你命,一鼓作氣,破了你這護盾,早早除掉控制中樞,找到青嫻才成!」東方墨玄冷眼看著那峰腰之上的高處點,嘿嘿冷笑數聲。

結出蓮花狀手印,無妄之氣瘋狂地操作匯聚,一隻碩大的手掌頭大手印瞬間凝聚而成,朝著那些仙人屍傀一把抓取,頓時這一把便抓了上千根神矛在手。

「殺!」

東方墨玄眼刺目亮芒暴漲,口中發出一聲暴喝。巨大的手影幻影提著那上千根神矛,猛地從半空沖那紫色蓮花狀光暈護盾重重擊去。

這一擊直如石破天驚,威勢極度駭人,便是那紫色蓮花狀護盾上方的空間,猛地一下子也被矛尖急速洞刺而下生出了一團烈芒。

嘩啦一聲震響,巨大的紫色蓮花光暈護盾依舊沒有被其破去,但護盾的靈光已然又黯淡了些。

反震之力直接讓東方墨玄身形倒飛了千丈之遠,饒是他此際已經是煉體第一階段的第四層修為了,肉身又經過無妄之火的淬鍊,已經是強橫之極了,但在這反震之力的衝擊之下,依然是經受不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