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頭高大的靈獸,雙眼很大,身材有著幾層樓般大小,每一次噴出的氣息都能夠吹翻身邊的靈獸,在它的四周根本就沒有敢站立者,可以說它就是這片地域的王者。

暫時不可能殺掉那麼幾頭靈獸,只能選擇一頭最強的了!

秦寧也判斷了一下自己與這靈獸之間的情況,這頭箭獸應該是元嬰中期的修為,但是,它的戰力卻遠超元嬰中期。

能否拿得下它?

秦寧對於這箭獸是眼熱的,如果能夠拿下這頭箭獸,就可以製成大量的皮符,自己的攻擊力會大幅得到增強。

戰!

秦寧抖手中已是大把的皮符祭了出去。

「毒霧陣!」

「困陣!」

「迷魂陣!」

「風刃陣!」

一把把的皮符完全祭了出去,四個陣法套在了一起,產生出一種種疊加的力量。

昂!

那頭箭獸完全沒有想到會有人敢於挑戰自己,瞬間已是陷於大陣之中,怒吼之中,大量的箭矢噴涌而出,朝著那四處就射了出去。

太厲害了,就這瞬間的一次噴射。秦寧布的那些陣法就在動搖。

「固!」

看到皮符陣有些動搖,秦寧又是一大把皮符祭出,一個盾陣就在這些陣勢之中布了出來。

盾陣一出,那陣法之中就出現了大量的石壁。

咻咻咻!

箭獸暴怒了。

不止境地攻擊著。

那些箭矢打在石壁之上。打得石壁也是光芒四射,不斷消融。


秦寧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不停的把自己的那五花八門的皮符都祭了出去維持著陣法不潰,引誘著那箭獸不停噴吐。

大量的靈獸更快的狂奔而去。

箭獸的怒吼嚇壞了靈獸們,這片地域早已失去了靈獸的身影,除了這頭被困住的箭獸之外,已是見不到任何的靈獸。

「那小子要幹什麼?」

遠處的幾個元嬰高手看到自己設計的獸潮竟然這樣就結束了,根本就沒有傷到秦寧時,互相望望,全都是一陣無語。

這也太扯蛋了一些吧!

那可是獸潮啊!

想到那麼多的靈獸包圍之下秦寧竟然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全都是一陣無語。

再看到秦寧竟然想用陣法困住一頭元嬰中期的靈獸時。更是驚得眼睛都睜得老大。

「那小子不會真的存了留下那頭靈獸之心吧?」

瘋了!

大家都是看到的,這頭箭獸可不是一般的靈獸,擁有的戰力擺在那裡,他們就算是去圍攻也不一定能夠取得勝利。


一個剛進入天界的新兵!

大家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這小子也太能整了一些。


「箭獸完全就是一種適應千軍萬馬中攻擊的攻擊性靈獸。只有一些大修為者才能夠馴服,這小子膽子不小,敢惹箭獸!」

「各位,沒想到這小子有那麼厲害,看到沒有,只要他布起了防禦,很難有人攻破。」

「我們怎麼辦。是否攻擊?」

第一資助,大家有些遲疑了。

開始的時候他們也只是認為這秦寧難整一些,現在才發現秦寧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弱。

能夠在群獸中無事,又祭出了那麼多的符,大家知道,想用陰謀讓他不明不白中死去的想法有些不行了。

「再看看。這小子的符太多了,讓他消耗一些再說。」

幾個人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剛剛到來的新兵竟然會有那麼厲害,在那裡看著也是心驚不已。

說話時,大家的心中更加猶豫,與這秦寧直接面對時。真不知道是否拿得下他。

秦寧這時更多的把風刃擊向箭獸。

那頭箭獸不愧是一頭強大得變態的靈獸,就算是在這裡面噴射了那麼長的時間也沒有看出衰弱的情況。

秦寧這時也同樣心驚,這頭箭獸太過於變態了,無論防禦還是攻擊力量都足以瞬間許多元嬰期的高手。

不過,越是這樣,秦寧就越發興奮,如果拿下了這頭靈獸,自己的皮符攻擊力就必將會大幅的提升。

必須要拿下它!

毒霧瀰漫!

也不知道是什麼靈獸的劇毒向著那頭箭獸覆蓋而去。

在皮符的疊加陣法之下,毒霧所過之處草木化為灰燼,那種毒力完全就穨著箭獸籠罩而去。

隨著毒霧的進入,那正在攻擊著的箭獸惱怒交加,怒吼聲更加高昂,口中噴出的箭矢也更多,更加的猛烈。

靈獸就是那種有著一種靈性的野獸,箭獸明顯知道今天是自己的死局,為了活命,在那裡瘋狂的噴射起來,試圖把那困住它的陣法打破。

秦寧快速祭出一道道的皮符鞏固著自己的陣法。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秦寧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補充了多少次的皮符,那頭箭獸已是到了強弩之末了。

噴出來的箭矢越來越少,噴出的間隔也長了起來,往往好長時間才能夠噴出一次。

吼叫聲也變得越來越弱了起來。

差不多了!

看到這情況,秦寧已是祭出了大量的藤條對著箭獸纏繞而去,更多的毒霧在消融著箭獸的力量。

纏住了!

大量的藤條進入,那箭獸怒吼著想噴出箭矢射毀藤條時,卻已是力不從心。

風刃!

秦寧這時又把大量的風刃朝著這箭獸的脖子部位射了出去。

大量的打擊落到了箭獸的身上。

開始時箭獸還能夠有一些反抗。逐漸的,箭獸的防禦正在縮回。


開始時風刃只能射在箭獸的一丈之外,連續不停的打擊之後,那防禦已是到了體表。

噗!

終於。從那箭獸的體內噴射出一道血水。

破了!

箭獸的防禦破了!

秦寧知道到了關鍵的時候了,又是大量的風刃符祭出,更是把一些槍符、刀符祭出。

大量的符朝著那箭獸攻擊而去。

血水更多的噴射而出。

昂!

箭獸大吼一聲,有著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箭獸完全弄不明白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以前自己在獸群中往來行走,根本就沒有敢於招惹自己的靈獸,今天怎麼就有著那麼多的攻擊!

秦寧卻是知道勝利在望,擁有了皮符,自己根本不必出現,就足以擊殺箭獸。

血水飛濺。那箭獸的身上更多的噴出了血水。

差不多了!

看到箭獸這個樣子,秦寧知道該是到了自己動手的時候。

身上又祭出了幾張冰盾防禦,然後手中把那把軍刀也拿了出來。

目光投到箭獸的身上,秦寧並沒有任何的仁慈,這種箭獸活著的時候太厲害。肯定殺死了大量的靈獸才成長成這樣,在這修真界裡面就是一種弱肉強食的情況,只有擊殺了箭獸,自己才能夠得到大量的這種箭符,相信自己的戰力會大幅的提升。

「斬!」

「戰刀如虹!」

第二招戰刀訣祭出,秦寧的身形已是展開,朝著那箭獸就沖了過去。

獅子吼!

秦寧先就是祭出了一道對於神識攻擊有著增幅作用的皮符。然後一聲獅子吼震得那箭獸一陣獃滯之後,軍刀已是朝著箭獸的脖子而去。

破防!

軍刀太強了,完全就是一種能夠破防的武器。

加上這時那箭獸的防禦早已不行,大刀已是切了進去。

噗!

咔嚓!

隨著聲音的傳出,這頭剛才還聲威震動四方的箭獸竟然被秦寧一刀斬斷了頭顱,巨大的身軀轟然倒下。

轟!

那身子太大了。如山一般的身軀倒下之時,那大地都在震動。

成了!

秦寧的臉上露出驚喜之情,終於搞定了這頭靈獸。

封!

秦寧快速手訣展開, 我的潛能大爆炸

那頭巨大的箭獸已是被他收進了戒指。

雖然消耗了大量的皮符。秦寧還是心中高興,有了這頭靈獸就完全可以大幅的增加自己的力量。

放眼看看這一地的靈獸死屍,秦寧更是驚喜,這次獸潮死傷的靈獸太多了,有不少雖然看似戰力不行,但是,它們表現出來的天賦仍然很強,只要把它們的天賦融於皮符中,皮符的威力會更強。

心神閃動中,秦寧已是快速進入那洞穴,然後隔絕陣法布上了幾層,又布上了防禦的陣法。

這時的秦寧並沒有急於去收拾那些靈獸的屍體,而是要用最快的時間把這箭獸的皮製成皮符。

這次的事情太怪了,秦寧一點也不敢於大意,他有一種感覺,那些背後暗算自己的人看到獸潮都沒能幹掉自己,想必這時會很快出現。 箭獸的屍體太巨大了,秦寧只是把那頭顱上的皮剝了下來,然後就快速的祭煉起來。

必須要用最快的時間把這皮符制出!

秦寧有著一種極為強烈的危機感,他知道肯定有人暗中正在盯住自己,一個不慎,可能就是一個死局。

絕對不能夠讓他們的陰謀得逞!

秦寧的心中是有著一種深深的擔憂感的,他並不知道那些暗藏著的高手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只有把箭獸的皮符製成一些攻擊和防禦隆的符,自己才有著更多保命的可能。

現在秦寧也在玩一種虛虛實實的手段,就是要讓對方看不出自己的真實情況,只要對方無法看出自己的真實情況,他們到來的時間就會拖后一些,就能夠給自己更多的時間把皮符祭煉出來。

天界絕對不是想像中那麼美好的地方,這裡充滿著的是更多的不確定性,這裡更加兇險!

到了這樣的地方,並沒有感受到藍星族高手的存在,秦寧的這種不安全感更加強烈起來。

「融!」

真火把那整塊的箭獸皮快速融化著,秦寧盤坐在那裡也有些緊張。

「他竟然真的殺了箭獸!」

就在秦寧在那裡緊張的融化祭煉著皮符時,遠處觀戰的幾個元嬰高手互相望望,全都是滿臉的驚愕。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那看似強大的箭獸竟然真的被一個築基層的人用符殺掉了。

箭獸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