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人曾對天光寶闕出手,可是最終卻無聲息的消失了,而天光寶闕還在,其中的緣由想來大家都明白,

天光寶闕極其寬闊,優雅的環境,精美的布局,處處都是透露著一股書香氣味,讓這些武夫都是有些不自在起來,

裡面總共有三層,第一層站著的都是一些沒有勢力的散修,當然也不排除有隱士高手的存在,畢竟扮貓吃老虎的事例略見不鮮,

而第二層如今都是六大宗門之人,他們各據一方,氣勢高昂,俯視著眾人,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屑之色,

第三層乃是天光寶闕的貴賓席,都是單獨的房間,而在房間裡面能夠清楚的看到下方拍賣的一切,可謂是盡收眼底,可是能上到這裡的人不是一方巨擘,就是家財萬貫,因為上面的消費一般人可承受不起,

而此刻李天奇就坐在第三層的一處雅間之內,愜意的品著充滿幽香的茶水,在他的旁邊,還站著一名絕色的女子,

「公子,你確定要拍賣那長槍,」女子很認真的問道,

「有什麼問題嗎,我若是不拍賣那血神槍,我能有資格坐在這裡,成為你們的座上賓,」李天奇斜眼瞟了一下,緩緩問道,

「不是這樣的,我並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在確認一下,畢竟這長槍很是不凡,」女子慌忙解釋道,

李天奇正是拿出了從莫雲涯手中奪來的血神槍進行拍賣,如今他有神皇戰戟在手,血神槍就顯得有些雞肋了,而也正因為如此,天光寶闕直接將李天奇領到了三樓,列為了貴賓一列,並且給予了他一塊黑色的玉牌,這就是天光寶闕貴賓的象徵,

此刻拍賣會已經開始,一名極其妖艷,身穿粉色長跑的女子走上了拍賣台,媚眼如波掃向眾人,讓人忍不住心神蕩漾,

首先拍賣的是一卷功法,名為天陽決,其品階不詳,但是卻具有無上威能,底價五千靈石,

六千靈石…..

七千靈石…..

一萬…..

不得不說,來這裡的主都是有錢有勢,動輒就是上萬,看的李天奇都是一陣抽動,

李天奇如今身上也有二十萬左右的靈石,但卻不敢亂用,

天陽決最終以兩萬靈石的高價被萬劫宗的一名少年拍走,不愧是東荒大派,底蘊就是雄厚,

接下來拍賣的是一粒化骨丹,底價一萬靈石,其效用不作解釋,大家都能夠明白,

一萬五…..

兩萬…..

這價格直接成倍的往上漲,最終五萬靈石被三樓一位神秘人買走,堪稱天價,

「這化骨丹這麼值錢,早知道我就委託老闆幫我賣個幾十粒……」李天奇在那裡捶胸頓足,很是後悔,

他的儲物戒指中可是有著許多的丹藥,全部都是在九幽魔龍王的傳承地所得,還有靈石,那一次可謂是撿到了一筆巨大的財富,

接下來拍賣的是一塊黑色古樸的石頭,不過巴掌大小,卻是吸引了各大勢力的注意,李天奇也感覺到了一絲生命的波動,

「這塊石頭經過長老們鑒定,裡面孕育有仙珍,至於內孕何物,就看各位的機緣了,咯咯……」那妖艷女子舉起手中那塊黑色的石頭,花枝招展,嫵媚動人的笑道,

「底價五萬靈石,」

她接著說道,

嘩…..

頓時下方一片嘩然,五萬靈石,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呢,

「一塊石頭而已,在孕有奇珍,又能好到哪去,五萬靈石根本不值,」

一些人不屑的叫囂道,

「呵呵,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也只有你們這些沒有實力的人才能做的出來,我出七萬靈石,」這時二樓仙宗的一名少年走了出來,渾身英姿散發,俯視著眾人,

從那少年的身上,李天奇感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但是卻不敢肯定,

「你…..」

一些人很是憋火,但卻敢怒不敢言,仙宗乃是東荒第一大派,一般人誰敢去觸霉頭,

「十萬靈石,」

三樓之上,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散發著一股威嚴,

「十一萬…..」那少年再次開口,顯然不想落入下風,這也是一種比拼,

一些人想要吼價,可是這價格高的有些離譜,而且僅是一塊未知的石頭,他們不敢賭,也賭不起,

此刻也就剩下了仙宗的那名少年與三樓的神秘人僵持著,互不相讓,

「二十萬……」


這時,李天奇也加入了兩人的競價之中,因為他感受到了強烈的生命波動自那石頭之中傳出,

二十萬…..

眾人都是倒吸了口涼氣,到目前為止,這可算是天價了,很多人都懷疑,這塊破石頭,真的值那麼多錢,

此刻即便仙宗的那少年與三樓的神秘人都是保持了沉默,畢竟二十萬卻是不是小數目,

「就先暫放在你那裡,哼,」仙宗的那少年狠狠的看了李天奇所在的方向一眼,低聲說道,

李天奇將那塊石頭握在手中,心裡在滴血,二十萬啊,若是裡面什麼都沒有,自己恐怕真得找塊豆腐撞死,

一下子掏出二十萬靈石,李天奇頓時囊中羞澀,好在接下來拍賣的就是血神槍,還能撈點回來,

「接下來是替別人拍賣的一件神器,名為血神槍,雖然有損,但也依舊是神器的存在,品階神器,大家可自行掂量,底價十萬靈石,」妖艷女子聲音動聽的說道,

當血神槍一擺出來的時候,青峰山的眾人都是橫眉冷豎,眼神之中出現了強烈的殺機,

莫雨肉身被廢,莫雲涯身死道消,令青峰山李君涯甚為震怒,揚言要將無妄碎屍萬段,可是經過調查,無妄的身份並非他的真實身份,這讓青峰山陷入了無助,而御魂宗也是頗為憋屈,在萬般無奈之下,青竹交代了一切,無妄身死,卻還有人打著他的名號為非作歹,

這一件看似很小的事情差點讓得兩派開戰,最終還是青竹道出了事實,化解了一場危機,

神器…..

女子話畢,便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神器居然都有人拍賣,真是太敗家了,無數人捶胸頓足,仰天長嘆,

李天奇愜意的坐在雅間,他倒是忽略了青峰山的存在,此刻想起來,不禁露出一絲賊賊的笑容,

血神槍乃青峰山之物,想來他們會不惜血本買回去吧,就讓他們當一回冤大頭吧,

也正如他所想,青峰山不可能讓血神槍流露在外,今日出現,必定要掌握在手,而且還要揪出兇手,

「二十萬,」青峰山一上來就加了十萬,想讓眾人知難而退, 二十萬,好大的氣魄,

眾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氣,這血神槍雖為神器,但是那女子也言明,有破損,花如此代價換取一件破損的神兵,有意義嗎,

「小道消息,據說這血神槍乃是青峰山之物,卻是被人奪走,所以眼下他們自然要不惜代價的奪回,明搶肯定不行,這裡是天光寶闕,」

有些人小聲的嘀咕,道出了為何青峰山不惜重金也要得到血神槍,儘管聲音不大,但在場的哪個不是一方強者,自然都是盡收耳底,


如此一來,倒也是情理之中,

「二十五萬…..」

這時三樓一道嘶啞的聲音響起,將價格再次提高了五萬,

此刻許多人都知道這血神槍乃是青峰山之物,自然會賣個人情,可是沒有想到還是有人覬覦神兵,不想放手,

「繼續叫,別停啊……」李天奇此刻在雅間里聽著報價,心裡也是跌宕起伏,自然是希望價格越高越好,

「三十萬靈石……」

青峰山那邊,一中年男子再度開口,眼神陰沉的掃向三樓,

「三十五萬……」

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顯然也不想放手,

神器在拍賣會上很難見到,而此番卻是出世,人們都想要得到,可是那代價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這血神槍本是我青峰山所有,還請道友賣個面子,」此刻那中年男子也是額生冷汗,在這樣下去,此番他們的靈石將會全部毀在了這血神槍之上,可是放棄又不可能,

「面子值幾個錢,如今我誰的面子都不給,就是想要血神槍,有實力就繼續叫價,」三樓之上,那神秘人的聲音也是帶著一絲怒氣喝道,

「這人簡直是在打青峰山的臉,居然不給一點面子,真是膽識過人,」

一些人此刻也是望向了三樓,低聲議論到,

「四十萬……」那中年男子咬牙說道,這已經是他的底線了,若是對方還要加價,他也無能為力,

「看來這青峰山勢在必得啊,居然將價格抬到了這麼高,」李天奇坐在雅間里,淡淡的掃向下方,

當中年男子喊出四十萬的價格時,周圍頓時間變的安靜下來,如此天價倒是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就在中年男子抹了一把冷汗之後,那嘶啞的聲音再次傳了傳了出來,


「四十五萬,」

此刻即便李天奇都是坐了起來,心中很是激動,沒有想到價格會抬到如此之高,

那中年男子此刻青筋暴漲,顯然被氣的不輕,

「流風長老,算了吧……」

此刻在中年男子身後,一些弟子出言安慰道,

「我出四十萬靈石外加一張古卷殘片,」流風不肯放棄,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青銅色的殘片,上面銹跡斑斑,一看就有些年代,

這塊殘片乃是昔年他在一處山腹之地尋得,可以一直都不能悟透,當初也曾請教過一些聖賢,可是他們給出的答案也不確定,有人說這只是一張寶圖的一角,也有人說這是一卷功法的一角,究竟是怎樣,無人可堪透,

「這,」這時拍賣台上那妖艷女子有些為難了,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這時,李天奇猛的站了起來,緊緊的盯住了流風手中的殘片,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絲驚異,最後叫來了門口的侍女,低聲說了幾句,然後便靜靜的坐了下來,

這時,拍賣台上的女子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直接宣布了此番血神槍最後的歸屬,歸於青峰山,並表明,這一切都是賣主的意思,

流風派人去打聽究竟是何人拍賣血神槍,想要將那人給揪出來,可惜天光寶闕對於客人的資料是一點都不泄露,他們沒有得到想要的一切,

但是有人眼尖,發現了正主在三樓的一個雅間,正是李天奇的房間,此刻他已經默默的鎖定了這個房間,只要出了這裡,便會將其拿下,

這拍賣會還沒結束,李天奇就得罪了仙宗的少年,青峰山,可惜他自己還一副不知所謂的樣子,

此刻他翹著二郎腿坐在那裡,手中握著那塊青銅色的殘片,仔細的打量,半天都沒看出名堂來,便直接收入了儲物戒指中,

拍賣會仍舊繼續,其中不乏有許多奇珍現世,更是引起了一番爭搶,但是大家都知道見好就收,也明白真正的壓軸之物還在最後,所以說大家都還留有一線,

「接下來將要拍賣的乃是一具神皇的骸骨,說來慚愧,這具骸骨留在寶闕已有些年月,可是卻一直不能有所獲,所以決定今日將其拍賣,成全有緣人,」

女子的聲音很好聽,笑容也很嫵媚,聽的大家如沐春風,不自覺的就沉迷在了其中,

一具閃爍著銀白色光芒的骨骸被抬了上來,頓時間一股壓抑的氣息便是將此地籠罩,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好強大的威壓……」

眾人不禁感嘆,死去萬載還具有如此的威壓,生前必定是一方強者,

「得到此骨機緣之下便能感悟前人之道,免在修行路上誤走許多彎路,此遺骸不已靈石交易,可用稀世奇珍來換,」

妖艷女子唇紅齒白,一笑傾城,扭動著腰肢不停的為眾人講解,

「我願以九宮咒來換,」一名男子拿出一卷經書,大聲吼道,

「我願意用先天神光的法訣來換……」

「朱雀法…..」

神皇骨一出,人們頓時熱情高漲,可謂是拿出了一件又一件奇珍,想要換取神皇骨,

「阿彌陀佛,貧僧願以一枚天龍果來換,」這時一道聲音自三樓傳出,

李天奇眼神一亮,這聲音在熟悉不過,血河神君果然也來了這裡,想要拍下這具神皇骨,

李天奇皺眉,以他的見識一眼就看穿了這具神皇骨有缺,血河神君沒道理看不出來,可是血河神君卻還是想要將其拍下來,其中恐怕有內情,

以李天奇對血河神君的認識,沒有利益的事情他基本不屑去干,

「天龍果…..天啊,這世間居然真的有存在,」

許多人眼神都是露出震驚之色,即便拍賣台之上的女子表情也是一變,

天龍果,世間罕有,據聞只有在一些絕地、死地,或者大凶之地才會存在,而且必須要在充滿死氣的地方,千年一開花,萬年一結果,而且一棵天龍樹上的天龍果不會超過五指之數,

天龍果的效用不僅能夠快速的恢復靈力,而且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便能短時間恢復如初,堪稱神葯,

「這禿驢,有這種好東西我居然都不知道,真是隱藏的夠深啊,」李天奇看向血河神君的方向,咬牙切齒的說道,

相對於這神皇骸骨,如今李天奇更加關注天龍果,若是能夠弄來一枚,簡直是奇妙無窮,

經過激烈的競價之後,神皇骸骨最終被血河神君拍到手,付出的代價是一枚天龍果與一瓶魔龍血,

這些東西都是哪來的,這禿子究竟瞞了自己多少事情,李天奇都有種衝動,想要立刻弄明白這些,又是天龍果,又是魔龍血,每一樣可都是珍貴無比,居然被他隨便的拿了出來,

「美女,我見識少,你別騙我,那真的是天龍果與魔龍血嗎,」


一些人質疑,因為這些東西的珍貴程度也不比神皇骸骨小多少,為世間難尋,眼下卻是被一個人拿了出來,容不得他們不懷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