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槍打在冰玉之上,轟然爆炸開去,凌亂的劍舞肆虐,眼見周邊無數蔓藤被劍氣削斷。

「哇,娘子你幹什麼?」一道劍氣從衛小雨臉龐擦過,雖然沒被觸碰到,但白皙的臉上忽見一道血痕,若真被劍氣接觸,自己不得瞬死當場不可。

而陸少卿更是駕駛著木馬東奔西跑,道道劍氣在他身後炸開,他似乎連說話的時間都沒有。


青璇一臉苦笑,手臂傳來的絲絲酸痛,這才警覺到趙雲還在不停壓來,顯然是不肯放過自己了。

挽劍棄力,飛身趙雲身後,趙雲手中銀槍並未向前飆射而去,而是瞬間挽轉,槍芒再次將青璇籠罩其中!

「這也可以啊?」青璇有些不敢相信趙雲反應力竟然這麼強,退步想了想,自己恐怕合衛小雨力量,也不可能制服的了趙雲,所有的希望便是石壁上那些金色蔓藤。

退到衛小雨和陸少卿身邊,倆人皆是看向她,「該怎麼辦?」

看著石壁上的金色蔓藤,青璇開口說道:「那金色蔓藤乃嗜血之物,我們只能把趙雲逼到石壁,利用藤蔓對付他,除此別無他法!」

「就那破蔓藤能對付得了他?」衛小雨顯然有些不信。

此時青璇正想給他解釋,不想陸少卿說道:「此乃龍舌藤,極其少見得異種植物,只有在陰暗潮濕的地方才能生長,其特性乃嗜血,只要嗜血就能加速它們生長。」

聽這陸少卿一字一言道來,青璇一臉崇拜,何曾想到他竟是這般博學多才,似有種錯覺,他不是一個普通的書生,倒像是一個經歷種種磨難的大俠。

雖是如此,但衛小雨還是有些不信,一把拉過青璇,在她耳邊呢喃道:「娘子,你不覺得陸書獃子很可疑?」

「可疑?」

「是啊,剛才躲避趙雲的時候,我總感覺他在用一股力量驅動木馬,你想,不過就一普通木馬,拿來的如此速度,而且行動力還那麼矯健,難道不可疑?」

聽衛小雨說完,青璇看了一眼陸少卿,然後道:「別瞎說,少卿說不定只是藏著本領,不讓外人知道呢!」

說著,她又向陸少卿走了過去,一臉嬌花綻放,笑著道:「少卿,你和死人負責石壁上的蔓藤,等我將趙雲迫近,你們就用蔓藤對付他!」

「不行!」身後傳來衛小雨堅決的聲音,「娘子,身為男人,我怎麼捨得你去冒險,還是我來對付趙雲。」

見他堅決的眼神,青璇淡淡一笑,那笑沁入心脾,讓人陶醉,只聽她細雨甜音般道:「沒事的!」

輕輕一句沒事,那青衣女子手持仙劍冰玉扶搖而上,雖然強勢,卻還是那麼美麗動人。

「傻愣什麼,衛小子,璇兒將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我們,你可別丟臉了!」

「哼,陸書獃子,你給我等著瞧好了!」

!! 說罷衛小雨雀躍而上,陸少卿駕駛著木馬也遊刃有餘,似乎坐下就是一匹活力四射的天馬。

「有鳳來儀!」

一聲高唱,青璇手中仙劍冰玉綻放光芒,嘶吼間一隻玉藍鳳凰出現,她輕輕一動指,帶著玉藍鳳凰撲了過去!

趙雲也不說話,拂袖一揮,銀槍在手中光芒暴漲,一點銀槍,怒芒先發制人。

嘭!

怒芒迸裂,玉藍鳳凰嘶吼不斷,也就在此時,鳳凰身體中一道玉芒飆射而出,以極光的速度打在趙雲槍芒之上。

鐺!

一聲脆響,槍芒碾碎,仙劍冰玉散失光芒,趙雲一怒提槍砸來!

這破天荒的一擊,宛如豆粒星辰開始無限覆蓋而來。

青璇也不示弱,小嘴一瞥,提及真氣,在手中快速化成一掌。

「繁花若夢掌!」

一掌撲出,龍捲鳳飛,瘋狂沖向趙雲!

嘭,嘭…

兩聲悶響聲起,青璇被銀槍砸飛,而趙雲同樣被一掌拍飛,向石壁砸去,手中銀槍「哐當」一聲掉落在地!

「娘子…」

衛小雨和陸少卿心生擔憂,但不殺趙雲恐怕幾人都要丟了小命,眼看著趙雲越來越近,更不能大意。

也就在此時,趙雲居然定住了身體,衛小雨和陸少卿都是一驚,這麼近在咫尺,可蔓藤沒法將他覆蓋。

焦急之下,忽然對面一道光芒突然閃爍而來,「嘭」一聲刺碎趙雲身上盔甲,仙氣雲繞的一劍直直貫穿了他胸膛,活活將他推到了石壁上,鮮血順著他盔甲一點一滴落在金色蔓藤之上。

衛小雨兩人見狀,急忙將早就編織好的巨,向他了去!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鋪天蓋地爬向趙雲,盔甲上的鮮血被蔓藤吸食乾淨,接著那些蔓藤繞開劍鋒,狠狠扎入他身體里,吸血的蔓藤開始無限生長,金色葉子漫無目的的延伸開去。

「收!」

青璇抱著疼痛的身子,伸手一招,仙劍冰玉「嗖」一聲回到自己手中!

焦急的衛小雨和陸少卿也急忙奔向她。

「娘子…」

「璇兒…」

身體被倆男子從左右扶住,青璇劍上微微一紅,「我…沒事…」

說著沒事,嘴角溢出絲絲嬌艷的鮮血,衛小雨和陸少卿都看在眼裡。

不知道這樣一個嬌弱的女子為何那麼拼,想不到是什麼賜予她堅定的勇氣,剛才那一擊明明受了重傷,還強顏歡笑說著沒事。

人漠視一眼,皆向趙雲看去,眼看著他鮮血被金色蔓藤一絲一絲抽干,最後崩壞。

「看那是什麼?」青璇說著,急忙指向蔓藤上快速逃離的蟲子。

陸少卿皺眉,道:「是蠱蟲!」

「的確是蠱蟲。」衛小雨點點頭,「可這一切也太奇怪了,趙雲不是死了千年之久?

為什麼他身上流淌的鮮血像是活人的?這下蠱之人究竟是誰?這一切太奇怪了。」


「不!」突然,陸少卿又道:「結合以前遇到被蠱蟲控制得人來看,是有人用換血之法,讓趙雲重獲生機,只是這人究竟想幹什麼?著實奇怪。」

聞言,青璇像是想到了什麼,道:「那就是說,偷屍體得賊人就應該在這裡面了!」

!! 現在青璇所想的便是趕緊找到出路,出去之後好飛鴿傳書浩天門,告知這裡發生的事。

趙雲已死,可面前擋住去路的十尺金鳳的卻是個難事。

青璇上前查看了一番,這金鳳高約十尺,直定頭頂石壁,想要爬上去繞過去顯然是不可能。

「我來試試。」

衛小雨說著,提及真氣催動指力,指尖一朵花蕊光芒綻放沖金鳳襲了去。

鐺!

空洞的脆響,嬌艷的花蕊還沒來得及開放就化為點點星星散去。

「怎麼可能?」衛小雨有些想不通,自己這一指破石穿金都不是問題,可面前這金鳳卻紋絲未動,一點都不給他面子似的。

陸少卿亦是上前一步,道:「我用木馬試試。」

坐上木馬,只見他操縱著木馬,只聽「砰」一聲巨響,木馬嘴裡吐出一枚雷火。

雷火砸在金鳳身上,「嘭」一聲爆炸開去,三人都以為金鳳被炸碎了,待煙霧散去,金鳳始終一點裂痕都沒有,而且還比以前更加光鮮亮麗,著實把陸少卿氣的差點吐血。

陸少卿怒髮衝冠,本想著來第二炮,但卻被身後青璇拉住了,「少卿,這金鳳表面看來沒什麼,可我隱約覺得金鳳身體力似乎有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似剛似柔,十分奇怪。」

說著,青璇走了過去,對身後倆人道:「我們都找找,看看有沒有機關之類的。」

三人一番尋找,並沒有發現機關什麼的,哪知衛小雨一怒,一跺腳,腳下石板突然迸裂。

「連你這破地板也欺負小爺。」衛小雨說著又剁了去,「啪」一聲,忽然想起他殺豬般的叫聲,「你大爺,疼死小爺了。」

青璇走了過去,他本以為她是關心自己,豈料她竟然他退後一點。

陸少卿似也發現了什麼走了過來,倆人將迸裂的石板清理開,下面竟然是一個不過手臂粗的洞。

「似乎少了什麼!」陸少卿道。

青璇點點頭,四處看了看,隨後目光落在旁邊趙雲丟失的銀槍上。

「娘子,少什麼?你和陸書獃子說什麼?」衛小雨摸著後腦勺,有些不明所以。

青璇只對他淡淡一笑,然後起身走向旁邊,將銀槍拾起。

看了一眼地上的小洞,又看看青璇手中銀槍,衛小雨這才煥然大悟,翹嘴抱手,道:「我早知道機關在這裡,厲害吧。」

青璇吐了吐舌頭,道:你厲害? 前任攻心記 !」

「這個?這個嘛…人家這是故意將發現給娘子你看。」

「得了吧,不過也幸虧有你!」

說著,將銀槍放進小洞里,果不其然一陣顫抖,金鳳金光綻放,「嘭」的一聲碎裂開去。

「哇,發財了,真是金子做的!」

見地上滾落的金鳳碎塊,衛小雨急忙拾了幾塊放進包里,其餘的都散落到行廊兩邊的深淵去了!

「璇兒,有東西。」陸少卿指著前面發光的物件道。

青璇點點頭,「我也發現了!」

信步走了過去,挽身拾起地上發光的物件,拿起一看居然是兩枚金丹。

衛小雨急忙湊了過來,看著她手中金丹瞳孔放大了好幾倍,用著極為震驚的語氣,說道:「金丹,金丹,發財了,哈哈…」

「你個財迷!」青璇狠狠恨了他一眼,似在說沒出息。

又看了一眼陸少卿,道:「少卿依你看,這金丹是做什麼用呢?」

「這金丹應該是…」突然,陸少卿好像意識到什麼,話鋒一轉,急忙道:「應該是古人留下來的,具體什麼用,我一時也說不好。」

!! 衛小雨盯著陸少卿,腦海劃過一絲警覺,「這陸書獃子不簡單,定然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我得提醒青璇,不要落入此人圈套里。」

手握金丹,青璇有些犯難了看著兩人,道「那金丹,給你們吧。」

「別,金丹你還是收好吧,或許對你有用!」

「是啊,娘子,金丹還是你收著!」

見倆人此時態度堅決,青璇只好點點頭,將金丹收好。

在腳下行廊盡頭,迸裂得金鳳身後,矗立這一道石門。

倆扇石門上似有龍有鳳等圖案,兩邊更有石刻上書!

「剎古丹心自長存!」

「卧龍俯視傲蒼生!」

楷文上書,刻寫的生動靈活,給人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而石門上方「龍騰鳳翔」四個大字,更是威武霸氣,給人以無限遐想。

這究竟是誰的墓?這究竟是誰造了這座大墓?想掩蓋什麼?還是想告訴世人什麼?

三人有些迷茫了,先前都以為是鳳雛先生,龐統的墓,可現在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

那個制蠱的人一步一步留下線索,青璇也尋著線索而來,如果仙劍冰玉冰不被刁鷹叼來,或許自己也回來,自己秉著將盜屍賊繩之以法的初衷,似乎這一切倒像被人玩弄股掌之中。

黑暗中似有一雙無形的眼睛,看著發生的一切。

「想不到,這三隻小老鼠,竟然能找到這裡,還真是讓人吃驚!」

隨著話音落幕,青璇三人都警覺起來,幽暗的一腳慢慢走來倆人!

那男子一襲黑袍,銀色長發飄飄揚揚,被遮住半張臉,身上透漏出一股莫名的寒冷氣息。

「是他嗎,蕭問…」

青璇內心翻湧著,不知為何,那個人明明進在眼前,卻給人一種無法觸摸的感覺,明明陌生,可為什麼那麼熟悉?

「蕭問…」

衛小雨和陸少卿一驚,急忙擋在青璇身前,就好像護衛著公主一般!

蕭問,一身凄寒走來,周遭空氣似乎凍結成冰一般,讓人難以呼吸。


而他身旁的魔教聖女玉嬌奴,渾身上下無不散發著女人那嫵媚氣息!

這玉嬌奴在青璇眼裡是越看越覺得噁心,甚至覺得就是有這種人的存在,蕭問才墮入了魔道。

不過,蕭問的眼神是那般清澈,可為何要墜入魔道?是什麼樣的打擊讓他這般淪落?

「你這小賤人,命還真是硬賤,掉下深淵還不死!」

一聽玉嬌奴說這話,衛小雨頓時不答應了,怒眼看著她,道:「你這賤貨,若不是仗著蕭問,小爺早將你碎屍萬段。」

醫流武神 ,當即就不答應了,說著便開始出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