驄毅一喜,暗道這傻逼東星果然上鉤了,但是卻表現出一副猶豫地神態:“我是華夏第一年輕的將軍,也是最優作爲的將軍,我是不會缺錢的,你要不換一些條件吧,我不缺錢。”

驄毅擺了擺手。

“嗯?”莊東星一愣,頓時也想不出能夠有什麼東西可以誘惑驄毅的,心一橫,大聲下令吼道:“全部給我上!把這把玉尺搶過來!”

“糟了!”驄毅暗道不好,沒想到弄巧成拙竟將事情變得更加麻煩!

隨着莊東星的一聲令下,莊家的走狗們便像瘋子般衝向了驄毅。

“如果莊將軍死了,咱們肯定也會死,咱們還不如拿起武器,跟着莊將軍和他們拼了!這樣說不定能博得一線生機!”小龍煽動身後罷工的神聖騎士。

“對啊!”神聖騎士中馬上就有人迴應,將丟棄的盔甲與兵器穿戴整齊,衝向了驄毅身邊死死護着驄毅。

有一有二就有三,有一個人帶了頭,剩下的神聖騎士似乎受到啓發般蜂擁向了驄毅身邊聽候驄毅的差遣。而小龍,將臣和丹尼爾也跟隨着神聖騎士的人羣衝到了驄毅身邊。

“碼的!這小子想要我的玄淨天尺?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是對方人多勢衆啊!”驄毅意識到了事情的麻煩,暗道不好,但立馬便有了主意,驄毅轉身對小龍,將臣和丹尼爾等人說道:

“所謂擒賊先擒王,我去對付莊東星,你們分別找一個武將托住!等我砍死莊東星就來助你們!這些神聖騎士就來對付莊家的小嘍咯了,以這些神聖騎士的實力,以一敵十個莊家非正規的小兵肯定沒有問題!”

“好!”驄毅馬上就得到了三人的迴應。

“哈!”驄毅大喝一聲,踩到了玄淨天尺之上,大吼着下令:“神聖騎士聽令!給我托住莊家的蝦兵蟹將!比較強大的就交給我們了!”

小龍馬上化作龍形一飛沖天,隨即從天空之上急速俯衝而下。

“嗷!!”龍吟聲響起,小龍伸出巨大的龍爪猛地拍向地上的武師。霎時間,來不及躲避的武師斃命當場!**四溢!

“嗷!!”小龍威嚴的大吼一聲,對於“獸”一族來說,雖然他們的修煉進度十分緩慢,但是他們的肉體卻是特別的強大,這強大的肉體導致他們可以越階挑戰比他們強大的人類武者或者修真者!而且獸族的力氣十分的大!而小龍作爲“獸族”中最爲高貴的龍族,小龍身旁佈滿了龍鱗,龍鱗的堅硬程度已經達到了刀槍不入。小龍作爲龍族之龍,力氣自是力大無比,這麼一拍,武師們橫屍當場也是沒有什麼可以奇怪的了。

“啊!”將臣也是大吼一聲,四隻狗腿使勁一蹬,“飛”了不低。在跳躍在空中的時候,將臣從可愛的拉布拉多幼犬漸漸轉變成了恐怖的將臣殭屍始祖原型!

將臣落地之後,翻手變出一把巨大的大刀,大笑着道:“哈哈!我終於可以大殺四方!好久沒有吸食人的屍氣了~!這次把你們殺個夠!我也正好吸光你們的精氣!”

“啊!”不少的莊家走狗看見小龍和將臣的出現,嚇了一跳,紛紛四散開來,生怕在被小龍的龍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拍死!而將臣,雖然還沒有發威,但是莊家的奴僕們便已被將臣醜惡恐怖的臉龐嚇得四散開來。

“哈哈!武將!武將在那裏?哦?那裏就有一個!”將臣發現了一名武將,快步提着大刀向前走去。

“莊東星!來決一死戰!”驄毅從飛尺之上躍下。

“可以!”莊東星十分的囂張,之前驄毅給了他不少的甜頭,莊東星現在以爲驄毅和他的實力差了十萬八千里!

距離戰場一百米的書上——

“哼!這小子有點吊啊,居然隱藏實力,和莊東星實力相當,東星怕是不會佔多大的便宜。”一個謝頂的老年人蹲在樹梢上搓着自己的下巴。


“呵呵,我看,東星肯定是不會勝利的,你看那小子手上的武器。”另一個長鬍子老年人蹲在樹梢上,指了指驄毅手中的玄淨天尺。

“哦?”謝頂老年人定睛一看,大驚失色:“這品階!!是我見過最高的!!”

“對。”長鬍子老人捋了捋自己的長鬍子。

“我去把這把玉尺搶來!”謝頂老人縱身躍下大樹。

“不可!我看着孩子面相有些熟悉,咱們還是不要妄自行動,咱們只要躲在暗地裏,除非東星生命有威脅,不然咱們不可輕易出手!”長鬍子老人也躍下了大樹。

“哦!”謝頂老人似乎有些不甘,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可是吸血鬼族族長,實力在放眼全世界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這堪堪武將的小子還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的,這麼一來,拿走這小子手中的玉尺也只是活動活動筋骨的事了。

沒錯,這兩個老人中,謝頂老人便是吸血鬼族長!至於長鬍子老人,便是莊家家主!

首先,雪梨要再次感謝“神爲小說加油”大大的貴賓票和紅包!給力呦!雪梨拜謝!大家有錢的來捧個錢場啊!本書正版網站:17k.com/book/1438384.html

【求鮮花、貴賓、紅包、蓋章。沒收藏的兄弟們都收藏一下吧!】

(下一章下午6點) 邳州大陸目前以分為四大國分別是風齊國、周王國、古成國、長清國。而這個大陸上一條橫跨陸地的玉符山脈將這四大國隔成兩兩相對的地勢。風齊國和長清國在北,周王國和古成國在南。風齊國佔據土壤肥沃的中原財力、資源四國最強,周王國國土遼闊兵力雄厚。古城國佔據地理絕佳優勢易守難攻,長清國擁有最多的海岸線。我們的故事開始於風齊國……

風齊國明正九年,京城兩側閣樓金碧輝煌,商鋪裡面隨處可見正在購買交易的百姓。路邊小販在叫賣吃的、玩的、用的好不熱鬧,姑娘家們三兩成群的一起看看胭脂布料,有時又掩面輕笑不知是提到哪家的公子哥。京城衙門外有一處告示牆,百姓們集中在那不知熱火朝天的在討論什麼。

路人甲「你聽說了嗎?據說下個月咱們風齊國的太後娘娘要回京了。你看,這是皇上下的旨滿朝文武都要接駕呢」

「可不,太后在清風寺修身養性、吃齋念佛了得有小半年了」路人乙墊著腳想把告示看的更清楚些「這次回京那肯定得隆重啊」。

風齊國國君勤政愛民,太后是個信佛的老人每年都會有一段時間去相隔不近的西棱城吃齋念佛。這些百姓們自然擁戴皇家,所以太后這次時隔半年回京讓這些百姓也心情激動。

遠在西棱城清風寺的太后正在用膳,宮女在旁替太后盛了一碗燕窩小心的端近,太后雖然年事已高卻仍風韻猶存,端莊大方.是個慈眉善目的老人。太后輕抿了一口問道「怎麼不見茗兒那丫頭,又去哪了?」


「回太后」宮女碧霞遞上絲帕給太后,說道「茗郡主今早晨一起來就說去後山採藥去了,現在還沒回來呢」。

「這丫頭真是的,跟哀家在這也快三個月了還是這樣。長公主讓哀家這幾個月在清風寺管教管教茗兒女子禮儀,你說這下個月就要回宮了還是這樣」太后扶著額頭頭疼道「她這樣回宮裡我還真擔心到處闖禍啊」。

「太后祖母,你在說我到處闖禍嗎?我哪有啊你看我這麼乖」來人是一位約十四五歲的少女,一身淡藍色衣裙,外罩白色輕紗。梳著簡單的髮髻也沒有華麗的頭飾,一根翡翠簪子和碧綠色耳環確擋不住那傾國傾城之色。膚白如雪、鵝蛋臉、眉目如畫、翹鼻,櫻桃小嘴,未施粉黛確如如畫中般人。楊柳細腰身姿苗條,除了胸部有點平,不過用宮茗自己的話說她還小有發展的空間。

宮茗走進房間便坐在了太後身邊,抱著胳膊撒嬌「太后祖母,你看我都在這快三月了。每天看見的都是和尚尼姑,我都快無聊死了,我們什麼時候回京啊?聽說很繁華很好玩呢,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去了,我想父親和母親了」邊說邊委屈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太后祖母。

「我從八歲就自己去了葯谷跟著師傅他老人家,到現在六年了好不容易師傅說我身體內的寒氣已經修養的差不多了不會危及到性命,我娘又把我安排在這寺里跟著太后祖母學禮儀,你們是嫌棄我嗎?你們是不是都不愛我了」宮茗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個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可憐。

太后她老人家哪裡受的了自己的寶貝外孫女這樣,握著宮茗的的手道「你母親這樣也是為你好啊,你小時候身體不好,你可知道你父親母親花了多少精力把你送去葯谷葯神醫那啊。現在好不容易你身體調養好了,想讓你這個郡主風風光光的入京啊,這些年你在外邊隨意慣了,就這樣回京還不到處壞規矩闖禍啊」。太后慈愛的用手指敲了敲宮茗的額頭。 轟隆隆!轟隆隆!

鳶尾沙漠上,戰火燎天,各種無上仙寶橫空飛撞,仙霞爆綻、將天地打破,虛空齏粉,各種恐怖亂流充斥激蕩,令乾坤失色,日月無光。


這一場激戰已爆發三天三夜,整個鳶尾沙漠每一寸土壤都浸泡仙血、染紅蒼穹,宛如血色煉獄,處處都瀰漫著濃烈的戰爭、血腥、死亡之氣。

若擱在外界,像這等仙界巔峰強者之間的對決,只怕早已毀滅不知多少的仙城,葬送多少無辜生靈了。

幸好這是鳶尾沙漠,足足有數千萬範圍之廣袤,環境惡劣無比,故而並無多少生命延存於其中,方才讓這一場恐怖滔天的戰鬥沒有禍及多少無辜之輩。

不過即便如此,當這一場驚世戰鬥落幕時,整個鳶尾沙漠只怕必將在戰火中覆滅,消失於世間,化為一片廢墟死絕之地。

整整三天了!

戰場之外,左丘氏家主左丘峰也冷眼旁觀了三天,戰鬥至此,左丘飛冥一系核心力量已被摧垮七七八八,唯剩下寥寥一小部分人在負隅頑抗。

而反觀左丘峰這邊,同樣也損失不少精銳力量,但相較而言,這些損耗完全在左丘峰的承受範圍之內。

不過他依舊高興不起來,很簡單,這一場戰鬥終究是左丘氏內部的衝突,無論敵我,皆都是左丘氏族人,身軀內流淌著左丘氏的血脈,同族相殘,誰又能高興得起來?

換而言之,若非形勢所逼,左丘峰斷然不會採取如此鐵血無情的手段了!

可沒辦法,誰讓這些傢伙逼迫自己呢?

左丘峰面無表情,遙遙望著遠處戰場,聽著那戰場中傳來的慘呼聲、廝殺聲、怒罵聲……心中並無任何一絲的憐憫,自古至今能夠成大事者,哪個不是鐵血無情,心狠手辣之輩?

所謂慈不掌兵,便是如此。

左丘峰自認,換做其他人在他這個位置上,同樣會採取這樣的冷酷手段,畢竟……這一場矛盾已嚴重影響到了家族內部穩定,以及他的家主之位。

所以,他必須這麼做!

「要怪,就怪你們和我作對,哪怕先祖復生,也沒有任何理由來怪罪於我了……」左丘峰心中喃喃。

「啟稟族長,敵人已只剩下十七人,逆賊左丘飛冥兀自死不悔改,負隅頑抗,而我們這邊損失六名半步仙王境長老,另有三十五名半步仙王和煌臨老祖在持續作戰,形勢對我方完全佔據優勢。」

便在此時,一名魁梧中年憑空而現,拱手朝左丘峰說道。

左丘峰猛地從沉思中清醒,漠然道:「繼續打壓,決不能放走一個!」

「喏!」

魁梧中年肅然領命,轉身而去。

「哈哈哈,恭喜左丘家主了,按照這種形勢,不出一個時辰,大局可定!」一旁的魏刑見此,不禁大笑出聲,恭賀不已。

左丘峰聞言,心中卻微微有些不舒服,嘴上卻是不咸不淡道:「這還要多謝魏先生鼎力支持啊。」

說著,他不經意瞥了一眼魏刑身後。

那裡立著九位身披黑色斗篷,渾身氣息晦澀無比的身影,那黑色斗篷充斥著一股神異的力量,令人根本無法窺伺到這九人的模樣,顯得極為神秘。

但左丘峰很清楚,這九位神秘斗篷人便是七尊仙王境存在!是太上教在這無垠歲月中安插在仙界各大頂尖勢力中的核心棋子!

這樣的通天角色,自然不可能自曝身份了。

左丘峰才懶得理會這些神秘斗篷人在仙界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但心中卻不敢有任何大意,相反,自打魏刑將這些核心棋子帶來之後,就讓他心中變得警惕無比。

這些神秘斗篷人總計有九個,除此之外,魏刑身邊還另有六十九名半步仙王境的強者,這些強者同樣帶著黑色斗篷,同樣是太上教安插在仙界中的棋子。

簡而言之,單單是這次魏刑所帶來的強者中,都有九位仙王境存在,六十九名半步仙王境存在,這樣一股恐怖勢力聚合在一起,甚至都可以橫掃仙界那些頂尖大勢力了!

面對這等力量,左丘峰心中如何能不警惕了?

若僅僅只是為了和左丘氏合作,一起擒殺陳汐,左丘峰自不擔心什麼,可怕就怕這魏刑所代表的太上教勢力在對付了陳汐之後,順手也將他們左丘氏滲透控制了!

這才是左丘峰最為警惕和戒備的。

「其實,如果左丘家主願意,魏某絕對敢保證,分分鐘便能輕鬆解決掉眼前這一場戰亂了。」

在左丘峰思緒如飛之際,魏刑再次笑吟吟開口,眉宇間涌動著強烈的自信。

「不必了,這終究是我左丘氏內部的事情,外人插手可說不過去。」

左丘峰心中一凜,斷然拒絕。

在這一場戰鬥爆發之初,他便拒絕了魏刑指揮那些盟軍一起對付左丘飛冥等一眾叛徒。

原因正如他所言,這畢竟是左丘氏自己的事情,他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別人去屠戮自己的族人?

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哪怕他日後能繼續坐穩家主之位,但左丘氏那些族人只怕會對此心生各種芥蒂了。

簡單而言,此次左丘峰之所以答應和魏刑合作,無非是要藉助太上教的力量,去威懾、敲打那些和自己對抗的族人。

而真正要動手清理這些族人時,他是決不會藉助太上教力量的,這是他的底線,為的就是防範太上教勢力對左丘氏的滲透和掌控。

見此,魏刑不再多言,心中卻是冷笑不已。

在他看來,左丘峰此舉何止是愚蠢,簡直是蠢不可言,若非因為他三番兩次拒絕自己,這一場內亂只怕早在三天前就被鎮壓撫平了。

可惜,這左丘峰偏偏不答應如此做。

這讓魏刑心中也是極為不滿,要知道他此次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才請來九個仙王境核心棋子,以及六十九位半步仙王境重要棋子。

這樣一股恐怖力量,若是加入這一場戰鬥中,可想而知會能發揮出多強大的力量,可如今卻因為左丘峰的拒絕,這支力量卻只能蟄伏在此,做一個旁觀者了。

這讓魏刑心中又如何能甘心了?

「哼,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若非忌憚你左丘氏族中還有兩個封神境老不死坐鎮,老子早殺了你這愚蠢無比的白痴東西了!」

魏刑心中也是頗為憤恨,可卻也只能忍耐著,幸好,這一場內亂已經快要解決了,而他的目標便是擒下左丘飛冥等幾個重要之輩,以此來要挾陳汐主動送上門來,從而達到奪走道厄之劍和河圖碎片的目的。

這才是魏刑最關心的。

「啟稟族長,敵人已只剩下九人,已被煌臨老祖他們牢牢困住!是徹底抹殺,還是留他們一線性命,單憑族長吩咐!」

一炷香后,那威猛中年再次來報。

「終於到了這一刻……這一場延續數百年的內訌也是時候徹底解決了!」

左丘峰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氣,揮手道:「走,我們一起去看看!」

說罷,他和那威猛中年一起憑空挪移而去。

「我們也跟上!」

魏刑見此,眸子中精芒一閃,用意念傳達了一聲,便帶著那些神秘斗篷人一起跟隨了上去。

……


鳶尾沙漠深處。

戰鬥出現了一種短暫的停滯狀態。

以左丘煌臨為首的左丘氏高層大人物,分立四面八方,形成一個嚴密的陣型,將左丘飛冥等人死死困在中央,徹底斷了所有退路。

「三弟,放手吧,這些日子我們左丘氏已經流了太多血,死了太多族人。你應該清楚,正是你的一念之差,才釀成了今日的一場慘劇。」

左丘煌臨雙手負背,嘆息開口。

「哼,二哥,你該不會忘了當年大哥是如何死的吧?是太上教!到得如今,你們卻居然依舊執迷不悟,藉助太上教力量來戕害族人,簡直是罪該萬死!」


左丘飛冥神色怒發須張,渾身染血,怒瞪的眼眸中充斥殷紅血色,猶如一頭瀕臨絕境殊死掙扎的困獸。

在他身邊,僅剩的八位左丘氏高層長老也都是一臉憤怒,神色間寫滿了無盡仇恨,他們一系眾多同伴在這幾天內被無情屠戮,早已令他們憤恨到了極致。

「當年的事情,本就是大哥做錯了,孰是孰非,我也懶得和你爭辯,念在彼此血脈相連的情分上,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現在認錯,我可以出面保你們一命。」

左丘煌臨略帶憐憫地看著左丘飛冥等人,聲音中帶著一股勝利者獨有的高高在上味道。

「煌臨老祖所言極是,只要爾等願意投誠,我以族長的名義起誓,保證給爾等留下一條活路,這麼做,也是不忍心咱們左丘氏再動蕩下去,以免淪為外界笑柄。」

這時候,左丘峰也是抵達到場,凜然開口出聲。

不止是左丘峰,魏刑也帶著一眾人馬悉數趕到,佇足在一側,目光戲謔地望著左丘飛冥等人,猶如盯上獵物的禿鷲,殘忍無情。

「投降?哈哈哈,你以為我會像你們一樣,給他們這些太上教充當走狗?」

左丘飛冥目光從左丘煌臨、左丘峰、魏刑等人身上一一掃過,知道大勢已去,想起這些天逝去的那些族人,心中禁不住悲愴欲狂,再忍不住憤怒大笑出聲。

——

ps:今晚2更一起發了,刷新一下,應該可以看到第二更。 「其實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宮茗從自己一旁的口袋中拿出自己找到的寶貝草藥放在太後面前「你看,我從葯老那學了一身辨別草藥製藥的本領呢,等我過兩天采夠了草藥製成藥丸賣給藥鋪,絕對能掙不少銀子呢。」宮茗沉浸在自己要成為獨霸京城的製藥師美夢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