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這一次慕陽閉關,需要多長時間?」梅奇輕聲問道。這前後加起來也是七八天了,但慕陽卻還是沒有任何要出關的極限。

歷豐嘿嘿笑道:「我好奇的是,慕陽這次閉關出來之時,實力到底會進步到什麼程度?」

聽到歷豐這麼一說,眾人齊齊看向了慕陽閉關的樹洞,眼中忍不住有些期待起來。後者這一次閉關是為了突破,那麼等到境界突破之後,實力必定會有一個極大的飛躍。

那時候,慕陽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強悍,已是未知。

「嗯?」

突然,林芯幾人目光齊齊閃動,全都望向了遠處寂靜的森林,在那個方向,他們感覺到了驚人的劍氣波動。

而且這劍氣波動還不止一道,而是五道。

不用提醒,幾人心裡都是警惕起來,劍氣悄然的運轉。

咻咻……

隨著五道破風聲響起,前來之人的身影立刻從森林中清晰起來,五位神情陰冷的男子,腳尖在樹枝上一點,便是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看著五人身上衣服上的星辰標識,林芯幾人的臉色微微一變,手掌虛握間,六柄樣式各異的長劍,便是閃現而出。劍鋒上劍氣流轉,讓人心驚的波動,緩緩瀰漫開來。

林芯他們之所以如此凝重,便是因為眼前的五人,實力全部在人魂境後期,這讓他們不得不謹慎。

如今,他們的實力都是大有提升,可要對付五位人魂境後期的強者,卻也不可能。不過,幾人也沒有太多得擔心,他們雖然無法擊敗眼前的五人,可也有把握,在五人的手上全身而退。

總之,這五人要想殺他們,卻是不可能。

「嘖嘖,要找到你們,還真是不容易。」長袍男子首先開口道。

接著,他又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道:「耗費了我們那多天時間,你們難道就沒有一絲愧疚嗎?難道就沒想著給我們道歉?」

「你腦子有病吧!」林芯冷哼道,「這麼白痴的話也說得出來。」

長袍男子搖了搖頭,臉上的戲謔笑容消失,瞬間變得森冷起來,道:「既然你們這麼沒風趣,那廢話也就不多說了。」

「交出慕陽,可以暫時讓你們一命。」

宋子墨嘆息著走了出來,無奈的道:「很不巧,慕陽有事先走了,你們要找他,恐怕來錯地方了。」

長袍男子哈哈一笑,道:「你們以為我是傻子嗎?」

隨後,他的視線望向了那一個個的樹洞,冷笑道:「如果我猜的沒錯,慕陽應該就在其中一個樹洞之中,你們不說,那我就讓他自己出來。」

話落,他一指點出,劍氣化為一道耀眼的光芒,瞬間轟向了其中一個樹洞。

早有準備的梅奇,反手一劍斬出,劍芒瞬閃而出,將那道耀眼的光芒直接擊碎,而後劍芒去勢不減,在地上劃出了一條數十丈長的劍痕深槽。

「別人都追到這兒來了,我們也必須要表示一下了。」梅奇劍鋒一揚,道:「動手吧!」

轟轟!

洪流般的劍氣轟然席捲而出,強悍的力量波動,直指長袍男子五人。

「哦?要動手了!」長袍男子雙眼微微一眯,一柄長劍瞬間出現在掌中,「用實力決定一切問題,也是我最喜歡的,因為簡單明了。」

刀疤男子獰笑一聲,帶著其餘三人立刻一掠而出,人魂境後期的實力瞬間爆發出來。

面對四位人魂境後期強者的攻勢,梅奇和宋子墨在最前方,林芯四人位置稍微靠後,沒有誰單打獨鬥,而是相互聯手配合,擋住所有的攻擊。

六人之間經歷的戰鬥也不少了,所以配合起來,也是比較有默契。雖然只有梅奇和宋子墨兩人達到了人魂境後期,但面對刀疤男子四人猛烈的攻勢,卻也顯得遊刃有餘。

「看來你們黑水宗和白帝城的人,都是屬烏龜的。」刀疤男子譏諷道。

對於刀疤男子的譏諷,梅奇等人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現在比的就是耐心。他們以最小的消耗防禦前者的攻擊。

這樣下去,最先堅持不住的肯定會是刀疤男子四人。

砰砰!

無數的劍光,猶如暴雨般籠罩著林芯梅奇幾人,每一道劍光,力量都是凝聚到了極致,然後猛地爆發開來,綻放出驚人的衝擊。

在這瞬間,林芯六人齊齊後退,並且,再後退的同時,將那劍光爆發的力量衝擊盡數化解。

「哼,我可沒什麼心情陪你們這麼玩下去。」長袍男子在一旁看得早已不耐煩了,這時候再也忍不住,冷哼一聲,身形立刻急掠而出。

劍心化作的長劍出現在長袍男子手中,而後狠狠地斬出,一道驚天劍芒,猶如將天地都分為了兩半,將林芯六人全部籠罩在內。異常強悍的力量波動,掀起了肆掠的狂風,大地在這一刻不斷有著裂縫蔓延。

而刀疤男子四人也沒有閑著,配合長袍男子的攻勢,分別也是施展出了同樣的攻勢,四道耀眼的劍芒,從各個方向封鎖了林芯六人全部的退路。

有了長袍男子的加入,五人聯手的攻勢,其威力立刻上漲了數個檔次。

五道猶如實質般的劍光,轟然劈斬下來,天地之力齊齊涌動,讓得那驚人的力量波動,愈發的強悍。

林芯六人眼中立刻有著凝重浮現,劍氣傾涌而出,化為一個巨大的倒扣碗型光罩。但是,他們的動作並沒有就此停止,各自再度有著攻勢展開。


咔擦!

劍光斬下,光罩立刻有著無數的裂紋出現。

防禦力驚人的光罩,只是稍微堅持了數息便徹底破碎,而那五道劍光依舊耀眼,繼續斬了下去。

不過,林芯六人再度施展的攻勢也是完成了,與從天劈斬下來的劍光,狠狠地碰撞在一起。狂暴的劍氣,猶如風暴般席捲開來,強大的力量衝擊,將大地轟出一個了巨大的凹坑。

而林芯六人站在這凹坑之內,臉色都是略微有些蒼白,剛才的攻擊他們雖然淡下來了,可最後爆發的力量衝擊,依舊震得他們氣血沸騰。

「不愧是年輕一輩中的天才人物,實力果然不凡,這種程度的攻擊竟然都能擋下來。」長袍男子臉上雖然笑著,可聲音卻冰冷。

「就是不知道,這樣的攻擊,你們能擋住幾次。」

隨後,他手掌一揮,對著刀疤男子四人道:「我現在想陪他們玩玩,所以出手時不要太狠了,力量一點點加重,我倒想看看他們能堅持多久。」

「大哥放心吧,我們不會要了他們的命,但會讓他們爬不起來的。」刀疤男子舔著嘴角,森然笑道。

長袍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劍鋒之上光芒流轉,然後猛地斬出,耀眼的劍芒隨之出現。

梅奇深吸一口氣,壓住沸騰的血液,劍氣再度席捲出來,沉聲道:「現在我們沒有了退路,就算拚死也不能讓他們阻擾慕陽的閉關修鍊。」

林芯幾人的臉色雖然有些發白,可卻沒有絲毫猶豫地點頭同意了。

如今的慕陽,也許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候,一旦被強行打斷,就算僥倖沒有死,必定也會因此而實力大退,甚至受到反噬,氣海破碎都有可能。

「我們不能就這麼被動,要想辦法讓他們也吃點苦頭,不然要想逼走這幾個傢伙,絕對不可能。」宋子墨凝聲道。

梅奇點頭道:「你說得對,不過眼下,還是先擋住這些攻擊再說。」

話落,無數的劍光在其身前形成了一柄巨劍,巨劍插進地面,巨大的劍身將幾人全部擋在了身後。

很顯然,他要憑藉一己之力,擋住長袍男子五人的攻擊。

但林芯幾人肯定不願意,梅奇的實力他們清楚,如果想要獨自抵擋住長袍男子五人的攻擊,必定會身受重傷。

但就在這時,梅奇低聲吼道:「都給我停下來,現在不是你們出風頭的時候!」

緊接著,梅奇又咬牙道:「宋子墨,你應該學了白帝城的那一門超凡劍技吧!現在不用,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驚雷巨響回蕩,狂暴的劍氣猶如狂風般在這片森林中肆掠,那直插大地的光芒巨劍,在這瞬間,直接破碎消失。

梅奇身體一顫,雙腳踩進地面,然後拉出兩條百丈深痕,鮮血噴洒,身上的劍氣都是隱隱崩潰。

憑藉一人之力擋住五位同階強者的攻擊,總會付出一些代價的。

「梅師兄!」林芯連忙催動劍氣,將剩下的力量餘波擋下,扶住了身體即將倒下的梅奇。

梅奇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壓住喉嚨間再次冒出的血腥味,搖頭道:「我沒事。」只是,蒼白的臉色,卻說明了他此時狀況,與這句話完全不同。

「大家退開點。」


與此同時,宋子墨略顯低沉的聲音響起,洪流般的劍氣在他周身席捲。原本英俊的臉龐在這一刻,變得有些猙獰,彷彿在忍受著什麼極大的痛苦一般。


駭人的力量波動,從宋子墨身上散發出來,猛地席捲擴散,所有人的臉色都是在此時變了變。

嗡!

空氣不斷顫抖,嗡鳴響徹不停,暗金色光芒從宋子墨身後匯聚的劍氣中擴散,整個天地彷彿在這一刻,都被披上了一層暗金色的外衣。天地之力猶如浪濤般激蕩起來,颳起的狂風,形成了一個個漩渦,對著長袍男子五人橫掃而去。

蔓英的臉上,在此時有著明顯的擔憂之色浮現。

林芯和歷豐也是有著震驚,他們沒想到,宋子墨竟然真的修鍊了這一招,並且看其模樣,已經初步掌握了。

白帝城有一門劍技,一門威力強得可怕的超凡劍技,比之星辰宮的星辰九式還要厲害。至少,如今離封大陸公認最強的超凡劍技,便是宋子墨此刻所即將要施展的——萬劍歸元斬!

這門超凡劍技的修鍊之法,沒有具體的記載,有的只是一塊生鏽鐵片。

萬劍歸元斬便是蘊含在鐵片之中,要想參悟並且修鍊成功,卻是難之又難。而且就算感悟出來了,傳給另外的劍修,但除感悟的本人之外,其餘任何的劍修都是無法修鍊。

所以要想修鍊這萬劍歸元斬,便只有靠自己。這無疑,讓萬劍歸元斬這門超凡劍技修鍊的難度,大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也正是因為這樣,林芯和歷豐才會驚訝。

如今,宋子墨雖然只是初步掌握,但憑藉這萬劍歸元斬的威力,就算半步地魂境的強者,也無法將其接下。

以長袍男子五人的實力,想要擋住這萬劍歸元斬,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這個問題,長袍男子五人自然也明白,他們看著宋子墨身後逐漸成形的無數暗金色劍光,臉色陰沉到了極點。他們沒想到,白帝城數百年來,都沒有人掌握的萬劍歸元斬,竟然被一個人魂境後期的年輕人施展了出來。

那種略顯可怕的波動,讓他們情不自禁的有種心悸感。

如果沒有別的應對方法,或者更加強大的底牌,那麼這一招,絕對會讓他們吃大虧!

但,長袍男子五人敢如此自信的能夠擊殺慕陽,其手段自然不止這些。宋子墨將萬劍歸元斬修鍊成功了,雖然出乎了他們的預料,可要想憑此讓他們知難而退,卻還是不可能。

「大哥,我們也該展現一些手段了,不然他們還以為,我們是軟柿子呢!」刀疤男子低聲獰笑道。

長袍男子點了點頭,現在的確沒有繼續隱藏的必要了,萬劍歸元斬已經有了威脅他們的資格。

見到大哥同意,刀疤男子四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左手抓住長劍劍鋒,然後猛地用力一拉,鮮血將整個劍身都是染紅了。

與此同時,長袍男子也是做出了同樣的動作,鮮血侵染劍身。

下一刻,五人同時一劍刺出,而五人身上席捲的劍氣,在這瞬間連成了一片。同時,這猶如湖泊般的劍氣,遮住了五人的身形。

林芯幾人的神情,在此時凝重到了極點,他們能感受到一種可怕的波動,在那如湖泊般激蕩的劍氣中飛速醞釀著。

這種波動,超越了人魂境後期,甚至超越了半步地魂境!

宋子墨猙獰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狠色,一道道沉浮在身體四周的暗金色劍光,開始瘋狂的吸收天地之力。原本讓人心悸的波動,此刻出現了一絲狂暴之感,彷彿隨時要爆發開來一般。

「萬劍歸元斬!」

就在這瞬間,宋子墨猶如劈山般,長劍狠狠地斬出,低沉的咆哮聲隨之從口中傳出。

無數的暗金色劍光,在這一刻,齊齊的飛上高空,而後劍光首尾相連,形成了一柄暗金色光劍。光劍之上的光芒愈加耀眼,最後,在眾人的視線中,只能看見一道光芒,攜帶著駭人的力量,對著那劍氣湖泊猛然斬下。

轟!

暗金色光芒從天斬下,彷彿將這片空間都是斬成了兩半,而那籠罩著長袍男子五人的洶湧劍氣,在這力量的壓迫下,猶如海浪般劇烈翻騰。

剎那間,狹長的光芒,轟然斬在了洶湧的劍氣上,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而後,那洶湧的劍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撕裂開來。暗金色光芒彷彿無可阻擋,兇悍的想要將那片劍氣湖泊徹底劈開。


見到暗金色光芒勢如破竹,林芯幾人連呼吸都閉住了,萬劍歸元斬的威力果然強的可怕。想來,這一劍足以讓長袍男子五人付出一些代價了。

於是,林芯以及梅奇等人的身體都是不約而同放鬆了一些。


砰!

突然間,暗金色光芒的斬擊之勢猛地停了下來,被撕裂的劍氣湖泊,猛然有著紫黑色光芒綻放。下一霎,洪流般激蕩的劍氣,瞬間四散開來,緊接著一道數十丈高大的身影,清晰的倒映在了每個人的眼瞳中。

這道人形身影,手握著一柄劍氣形成的巨劍,巨劍如同實質的一般。

在林芯幾人震駭的目光中,高大身影從下至上一劍揮出,將那足以重傷半步地魂境的暗金色光芒硬生生斬碎。

肆掠的劍氣,形成了狂暴無匹的衝擊,轟然席捲開來。宋子墨的身體,在這瞬間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筆直的倒射出去。

蔓英最先反應過來,身形一躍而起,接住了宋子墨倒飛的身體,但是從後者身體上傳出的力量,依舊讓兩人撞斷了數顆參天古樹才停下來。落地的瞬間,蔓英也是一個踉蹌,嘴角有著明顯的鮮血流出。

同一時刻,從那渾身紫黑色的巨人身上,有著地魂境初期的駭人氣息散發出來,所有人臉色都已是徹底大變。

地魂境初期!

感受著那席捲的劍氣中所蘊含的劍壓,林芯幾人原本略微放鬆的身體,此刻已然緊繃到了極點。

「哈哈,我感受到了你們的恐懼,不過現在已經晚了,你們所有人都去死吧!」長袍男子的聲音,從那巨人的體內傳出,帶著說不出的張狂。

這一門強大而詭異的劍技,必須五人同時修鍊,而且還要五人心意相通。從星辰宮創建至今,只有他們五人修鍊成功,今天是第一次施展,卻也代表著他們從此便要在離封大陸上崛起。

合五人之力,他們成為了真正的巔峰強者,步入了堪稱絕頂的地魂境!

雖然只是地魂境初期,可整個大陸能匹敵的對手,也是屈指可數了。不過,眼下還是先解決了眼前的幾個年輕天才,免得以後成為真正的威脅。

林芯咬牙道:「想殺我們,沒那麼容易。」

話落,她便是身形一掠,劍氣自體內瘋狂湧出,八卦翻海印瞬間施展出來。這神秘而又強大的劍技,如今在面對實力已達到地魂境初期的巨人時,卻是不堪一擊。

那柄巨劍,猛然橫掃,八卦光印直接粉碎,那股衝擊力讓林芯直接吐血倒飛,瞬間失去戰鬥力。

而巨人的攻勢並沒有就此停止,而是繼續揮動巨劍,將韓千凝、歷豐和蔓英全部擊成重傷。然後,巨人停下攻勢,一步步走向林芯。

黑水宗宗主林化君的女兒,自然要先解決了。

「就從你開始吧!」低頭看著連站立都困難的林芯,長袍男子那冰冷的聲音再次傳出。這巨人雖然是合五人之力幻化出來的,但最後控制巨人的,顯然還是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