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聖級武器,而且我也不會加入你們星羅門!」無心道人直接否決了黑星的提議。

「你……行,這樣吧,聖級武器歸你,你加入我們星羅門,加入之後,我們星羅門封你為大長老,你可以永遠不受任何人約束,可以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但有一個條件,聖級武器必須放在門派,你帶在身上也不安全,這樣如何?」黑星又讓了一步,黑星知道無心道人不習慣別人約束他,所以黑星便抓住了這點。

「嗯?這個……很有誘惑力!」無心道人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是吧!怎麼樣?你同意了?」黑星心中暗喜,看來無心道人也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嘛,只要多給他點好處,他便同意了。

「我只是說這個比較有誘惑力,但我也沒有說我同意了啊,你的腦子是不是被炸壞了?」無心道人眼中閃過了一抹鄙夷。

「你……你……你!啊……」黑星氣得差點吐血,腦袋都差點氣炸了。

「淡定,你可別死在我面前,不然我不好和你們門主交代,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殺了呢!」無心道人看著被氣的渾身抽搐的黑星,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要殺了你!」黑星仰天長嘯,雙眼中燃起了憤怒的火焰。

「那就來吧,看來你還是不夠冷靜!」無心道人立馬擺開架勢,只要黑星一有動手的念頭,無心道人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

「我說的不是現在殺了你,等我回星羅門,我一定要讓太上長老出關殺掉你!」黑星沉默了一會兒,冷冷的說道。

「噗……哈哈,黑星,你能有點出息嗎?」無心道人笑噴了,他真的沒有想到黑星竟然說出這種話來,同樣都是玄境後期強者,這黑星竟然慫了,而且還要回去搬救兵。

「哼,這叫理智,你懂個屁!我星羅門的太上長老可是比你高出好幾個境界的強者,滅殺你,還是非常容易的!」黑星厚著臉皮說道。

「那好吧,我就等著你們的太上長老來找我,現在你是不是可以滾蛋了!」無心道人對於黑星要找星羅門的太上長老來,並不怎麼擔心,像那種等級的強者,都在閉關衝擊更高的層次,哪有功夫為了一點小事而出關,所以無心道人是不會將這件事放在心上的。

「哼,無心道人,聖級武器我還沒有拿到手,你覺得我會就這樣走掉嗎?殺掉你,我暫時做不到,但搶奪聖級武器,我還是可以的!」黑星一臉自信的說道。

「哦?你根本就打不過我,我若是強行阻攔你呢?」無心道人也不知道黑星哪裡來的自信。

「哼,打不過你,拖住你就行了!」黑星淡淡的說道。

……

未完待續…… 「嗯?」無心道人愣了一下,顯然沒有聽明白黑星的意思。

「不懂嗎?」黑星嘴角一勾,轉過身,對著山頂的方向喊道:「血蒼,還不趕快現身嗎?」

「血蒼?血煞五人組!」無心道人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他確實疏忽這一點了,本來無心道人是有龍息術這種秘法的,但無奈,無心道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黑星的身上,自然沒有感應到血煞五人組的存在。

「哈哈,黑星兄,沒想到我們藏的這麼隱秘,還是被你發現了!」血蒼帶著血煞五人組的另外四名成員從遠處的一片灌木叢中走了出來。

血煞五人組都已經放棄爭奪神器了,他們出了古墓最深處后,直接奔向古墓的正殿,搶掠了很多正殿內其它的寶貝。

靈幣、珍惜藥材、丹藥等一切修鍊資源,血煞五人組都裝了好多,可謂是收穫巨大,於是,血煞五人組非常滿意的帶著這些東西,直接出了古墓,準備離開古龍山脈。

然而,就在血煞五人組從山頂下來,快要下到半山腰的時候,卻發現半山腰已經被第四等天雷劫覆蓋了,血煞五人組沒有輕舉妄動,而是躲在了一旁的灌木叢中,靜靜的觀察著半山腰所發生的事情,五人經常接一些暗殺的任務,所以都懂偽裝之術,這也是無心道人的龍息術沒有發現他們五個的原因。

先是林磊那變態無比的第四等天雷劫,以及閃電化形,緊接著雷龍釋放必殺技,無心道人和凌坤道人施以援手,再接著便是無心道人和黑星的對決了,這一幕幕,血煞五人組都看在了眼中。

當然,他們自然不知道無心道人為什麼會和黑星打起來,畢竟他們藏身的灌木叢距離半山腰還是有一些距離的,雖然能夠模糊的聽到無心道人和黑星的對話,但想要從對話中得知一些信息還是太難了,於是,五人就一直躲藏在灌木叢中,想要仔細觀察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讓血蒼意外的是,黑星竟然發現了他,這讓血蒼也不好再藏下去了,只好帶著其他四名成員,一起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

「嘿嘿,我也是無意間看到你們的,過來吧,都是老熟人,何必躲躲藏藏呢?」黑星得意一笑,其實,並不是黑星感應到了血煞五人組的存在,而是在血煞五人組剛出古墓的時候,黑星便看到了血煞五人組。

要知道,黑星乃是玄境後期強者,不說是千里眼順風耳了,那也差不多了,況且黑星一開始就一直在留意著古墓出口,血煞五人組一出來,他便得知了。

而無心道人根本已經將血煞五人組忽略了,他一直都在觀看林磊渡劫,所以便沒有注意到血煞五人組。

黑星看到血煞五人組躲進遠處的一片灌木叢中后,也沒有說出來,畢竟血煞五人組的實力很低,所以黑星也沒有去搭理血煞五人組。

然而現在,黑星搶奪聖級武器的計劃被無心道人攪亂了,這讓黑星很是惱火,但沒辦法,誰讓無心道人的實力和黑星不相上下呢,黑星一時間也拿無心道人沒辦法了。

就在黑星心生退意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躲在一旁看戲的血煞五人組,要知道,這血煞五人組的五個人一起修鍊了一種秘法,雖然五人都是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但用出這個秘法后,他們的實力便會瞬間暴漲,五人加起來都可以和一名玄境初期的強者抗衡了。

於是,黑星瞬間便想到了一個妙計,那便是向血煞五人組求助。有了血煞五人組的支持,黑星便可以拖住無心道人,而紅虎則是拖住凌坤道人,那麼還剩下的血煞五人組就可以直接去對付林磊了,就算血煞五人組不使用秘法,以他們五個造化境後期的強者,難道還制服不了一個化靈境初期的林磊嗎?

「嗯,說的也是!」血蒼說完,扭頭給了另外四名成員一個眼神,隨即便飛向了半山腰,落在了黑星的身旁,而那四名成員自然也跟著血蒼飛向了半山腰,落在了血蒼的身後。

「血蒼,你們怎麼還沒有走?」無心道人看著落在了黑星身旁的血煞五人組,語氣變得越發冰冷了下來。

「無心道人,你這是什麼話,古龍山脈是你家開的?人家血蒼兄想在這裡待多久,就待多久,用得著你管啊!」黑星顯然已經開始向血蒼示好了,畢竟黑星也沒有把握血蒼一定會幫他,所以,黑星準備先給血蒼一些甜頭,讓血蒼得到點好處。

「黑星兄這話說的太對了,無心道人,你可太霸道了!」血蒼見黑星都為自己說話了,也變得硬氣了起來,如果放在以前,血蒼可能早已經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離開了。

「哼,希望你不要多管閑事,不然,你知道後果的,就算是你們血煞的總盟主也救不了你!」無心道人冷冷的說道。


在血煞五人組的背後,還有著一個龐大的勢力,那便是血煞盟。

這是一個雇傭兵聯盟,專門拿錢替別人辦事,而血煞五人組不過只是血煞盟的一個雇傭兵小組而已,由於這個小組是由五個人組成的,所以其他人便稱其為血煞五人組。

當然,在血煞盟種,像這樣的小組還有很多,血蒼統領的這個小組,只是其中比較普通的一組而已。

「什麼叫多管閑事?人家血蒼兄只是路過而已,馬上就要下山了。無心道人,你威脅人家幹什麼?」黑星皺了皺,非常「不爽」的說道。

別看黑星表面上對於無心道人的話非常的不爽,但他心裡其實已經快要樂壞了,如果現在周圍沒有人的話,黑星一定會大喊一聲,真是天助我也!

黑星就是希望無心道人和血蒼鬧矛盾,這樣黑星再站在血蒼這邊,幫血蒼說好話,血蒼一定會非常感激黑星的,這樣黑星的計劃就可以執行了,相信血蒼一定不會拒絕。


果然,血蒼在聽到黑星的話語后,向黑星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這讓黑星一陣暗喜,心道:看來是時候提一下聖級武器的事情了。

「咳咳!」黑星乾咳了兩下后,一臉認真的看著血蒼說道:「血蒼兄,你有所不知,無心道人要與我爭奪聖級武器,我們兩個交戰半天,只是打了一個平手而已。現在你們來了,無心道人以為你們是來幫助我的,所以他便把你當成了敵人,語氣略有些不善。不過,血蒼兄你放心,有我在,無心道人休想傷害到你,你現在趕快帶著你的組員一起下山吧,這裡交給我了!」

黑星並沒有直接開口讓血蒼幫忙,而是用了一招欲擒故縱,而且,黑星這樣一說,血蒼肯定會留下來幫他的。

不僅如此,本來應該是血蒼幫了黑星,黑星欠血蒼一個人情的,但讓黑星這麼一說,反而變成了血蒼欠黑星一個人情了,而且血蒼還是主動願意留下來幫助黑星的,不得不說,黑星這個人簡直是太狡詐了。

「聖級武器……多謝黑星兄幫忙,不過,黑星兄,這無心道人可不是一般人啊,你能打得過他嗎?」血蒼聽到了「聖級武器」這四個字后,眼睛猛地一亮,但他還是一臉感激向黑星道謝,只是,當血蒼想到無心道人以前的戰績后,略有些擔憂了起來,要知道,那可是三名玄境後期的強者啊,與無心道人實力相當,但依舊沒有留下無心道人,可見無心道人的強悍。

「這……唉,我確實沒有信心,不過沒辦法,這聖級武器對我們星羅門至關重要,我就算是拼上這條老命,也要把聖級武器奪回來!」黑星一臉堅定的說道。

「好吧!我們走!」血蒼點了點頭,隨即便帶著血蒼五人組的另外四人,向山下走去。

「嗯?」黑星愣住了,他本以為血蒼會選擇留下幫他的,但沒想到血蒼竟然直接帶人走了,這讓黑星徹底不淡定了,心中大罵血蒼無情無義,狼心狗肺。

「哈哈,黑星,怎麼?你的心愿落空了?」無心道人看著血蒼越來越遠的背影,大笑了起來,黑星的心中的想法,無心道人早已經猜的差不多了,此時看到黑星一臉失望的樣子,無心道人更加肯定黑星的目的了,不就是想讓血蒼加入戰場嘛,可惜黑星忘了,血蒼也是一個膽小鬼。

「什……什麼心愿?」黑星一下子沒有了底氣,沒有了血蒼的幫助,想要搶奪聖級武器,那簡直是不可能的。

「哼,我不管你有什麼心愿,我也給你兩個選擇,這一嘛,就是你趕快滾蛋,這二嘛,那就是我們再大戰三百回合了,這一次,我可不會有絲毫手下留情了!」無心道人冷哼了一聲,他也不想戳穿黑星,那樣也沒有什麼意義。

「我……」黑星一臉的不甘,他不想就這樣放棄,可是這一次,好像只能放棄了……


未完待續…… 「你什麼?難道要我幫你選擇嗎?」無心道人冷冷的問道。

「無心道人,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小子跟你到底有什麼關係?你為何要這樣幫他?」黑星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只好又將話題扯回到了林磊和無心道人的關係上,黑星實在不理解無心道人為什麼要一直幫助林磊。

「沒有為什麼!如果你非要問的話,那就因為正義吧!」無心道人微眯雙眼,稍加思索了一會兒后,淡淡的說道。

「什麼狗屁的正義啊,你無心道人是大俠嗎?還正義!我呸!」黑星快要瘋掉了,若是林磊和無心道人有什麼親屬關係、師徒關係,就算是利益關係,黑星也就認了,但無心道人竟然說他幫助林磊的是為了正義,這讓黑星一時間無法接受。

什麼狗屁正義,這年頭有這個東西嗎?貌似早就消失了吧!

「愛信不信,快點選吧,不要拖延時間,對你沒好處的!雖然我斬殺不了你,但和你拼個兩敗俱傷還是可以的!」無心道人說道。

「我選第……」黑星剛想說出自己的選擇,但卻突然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我幫黑星兄選吧,我選第二!」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在無心道人的背後響起。

「嗯?」無心道人皺了皺眉頭,直接轉過身向後望去,當無心道人看清楚來人的面孔后,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訝。

「血蒼?你怎麼又回來了?」無心道人很是疑惑,他真的沒有想到,血蒼竟然去而復返了。

「哼,黑星兄乃是星羅門的長老,你這樣逼迫他,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血蒼冷冷的說道。

其實,血蒼是不想插手這件事的,畢竟無心道人和黑星都是玄境後期的強者,而他一個造化境後期的修士,在兩人的面前是非常弱小的,所以,剛才血蒼沒有猶豫,直接帶著人離開了。

但當血蒼走了一會兒后,便有些後悔了,畢竟黑星幫助血蒼好幾次了,在古墓的時候,還有剛才,都是黑星幫血蒼撐腰的,這讓血蒼很是感激,所以,血蒼準備報恩,於是便又帶著人返回了半山腰。

而當血蒼回到半山腰的時候,正好看到無心道人逼迫黑星做選擇的一幕,這讓血蒼很是氣憤,若是他今天不返回來了的話,那黑星豈不是就要吃虧了?

「血蒼兄,你回來了!」黑星看到了血蒼后,激動的差點哭出來,他沒想到,血蒼竟然又回來了,這確實讓黑星挺意外的。

「嗯,黑星兄,我和你聯手對付無心道人!」血蒼點了點頭,說道。

「啊?哈哈,不用。血蒼兄,其實你幫我對付那個小子就好了,聖級武器就在他的身上,你幫我搶過來。無心道人我來對付!」黑星愣了一下,連忙笑著搖搖頭,然後指向了不遠處的一片灌木叢,也是就林磊所在的地方。

「好,放心!」血蒼順著黑星的手指向灌木叢望去,當他看到林磊的身影后,直接點了點頭。

「哈哈哈,無心道人,來吧,你他媽的不是要和我大戰三百回合嗎?來啊,別說三百回合了,就算是打上三天三夜,我也和你打!」黑星頓時囂張了起來,他之前不願意和無心道人硬拼,那是因為就算和無心道人拼個兩敗俱傷,也得不到聖級武器,畢竟兩人都受傷,誰去搶林磊的聖級武器啊?

紅虎那邊還有一個凌坤道人呢,所以說,如果黑星和無心道人死拼的話,那可是非常吃虧的。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黑星可以和無心道人死拼了,因為他多了一個幫手,那便是血蒼。

黑星牽制住無心道人,紅虎牽制住凌坤道人,那麼還剩下的血蒼,可謂是根本沒有一點阻礙,非常輕鬆的就能將林磊的聖級武器奪過來。

「哼,血蒼,那可是聖級武器!動動你的腦子,若是你們血煞盟的總盟主知道你搶了一把聖級武器的話,肯定會直接氣暈過去的!」無心道人淡淡的說道。

「氣暈過去?為什麼?這可是聖級武器啊!這可是至寶啊!這可是只有遠古家族才有的……啊?遠古家族!聖級武器!這是遠古家族的聖級武器?」血蒼本來是非常疑惑的,自己搶了一把聖級武器,血煞盟的盟主知道了一定會高興才對啊,為什麼無心道人說總盟主知道了會氣暈過去呢?

然而,當血蒼想到聖級武器的來歷后,便徹底明白了。

要知道,只有遠古家族和遠古門派這樣的遠古勢力才可能擁有聖級武器的,而今天血蒼竟然要去搶遠古勢力的聖級武器,這要是讓血煞總盟主知道了,別說氣暈過去了,直接氣死都很有可能。

血煞盟雖然也算一個比較強大的門派,但在遠古家族和遠古門派的面前,那算個屁啊!

想到這裡,血蒼渾身猛地一顫,連忙向後退了數步,一臉不解的看向了黑星。

血蒼真的不明白了,這黑星是活膩了嗎?為什麼要搶奪遠古勢力的聖級武器呢?

「血蒼,別被無心道人騙了!那小子根本就不是遠古勢力的人,他的聖級武器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你可以想想,若他是遠古家族的人,他背後的家族會讓他把聖級武器帶出來嗎?就算是族長的兒子也帶不出來吧?就算族長讓他帶出來了,那也一定會派很多強者保護他吧?」黑星將自己的猜測告訴了血蒼。

「嗯,有道理!」血蒼仔細一想,黑星說的確實沒錯,聖級武器這種至寶,一個遠古家族也只擁有一件而已,可見聖級武器的重要程度,遠古家族怎麼可能會讓一個毛頭小子拿著聖級武器出門呢?而且還不派高手保護,這顯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血蒼,遠古家族的想法,我們是猜不透的,如果你想讓血煞盟徹底消失在這個大陸上的話,那就去搶吧,反正我已經提醒過你了!」無心道人繼續說道。

「這……」血蒼又猶豫了,他覺得無心道人說的也很有道理……

未完待續…… 「這……」血蒼又猶豫了,他覺得無心道人說的也很有道理,遠古家族的想法,確實不是他這個造化境後期的強者能夠猜測的,萬一人家就是讓家族子弟拿著聖級武器出來歷練呢?這雖然不太符合常理,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所以,血蒼現在是進退兩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血蒼,無心道人那是在嚇唬你呢,你放心的去搶奪聖級武器,如果遠古家族怪罪下來,你就往我身上推,就說是我搶的!出了事,我負責!」黑星也是狠下了心,他現在也不管林磊到底是不是遠古家族的人了,畢竟已經到這份上了,開弓沒有回頭箭,黑星也沒有辦法退縮了,為了聖級武器,他準備拼上一把。

「嗯?這個……好吧!」血蒼猶豫了一下,便點頭同意了。既然黑星都說出了事由他負責了,那血蒼也就不再顧慮那麼多了,直接奔向了林磊。

「林磊小友,你小心!」無心道人皺了皺眉頭,扭頭對著不遠處的林磊提醒道。

無心道人真的沒有想到黑星搶奪聖級武器的決心這麼大,這簡直是瘋了,連遠古家族都不怕了。

「我草,怎麼又來一個造化境後期的強者!」看著向自己飛奔而來的血蒼,林磊面色微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小龍淡淡的說道。

「唉,關鍵我身上沒有聖級武器啊,那個黑星老頭也真是的,一直盯著我,我根本就沒有見過聖級武器,更別說擁有聖級武器了。」林磊嘆了一口氣,很是鬱悶。

「沒辦法,那個天地能量光柱確實是只有聖級以上的武器才有可能引動出來的,帝神劍劍影此時的等級雖然還沒有到達聖級,但由於它本身的特殊性,這才引出了如此龐大的天地能量。」小龍也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在林磊和小龍談話的時候,血蒼已經來到了灌木叢前。

血蒼身為造化境後期的強者,速度自然快的很,從無心道人那裡跑到林磊這裡也只用了五秒鐘而已,他剛剛站穩腳步,便對著灌木叢中的林磊大喝道:「小子!休想逃跑!」

「跑?」林磊面色古怪的看了血蒼一眼,自己有逃跑嗎?貌似連動都沒有動吧。

其實,當林磊看到來人是一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后,便直接打消了逃跑的念頭,林磊就算再厲害,能和造化境後期的強者比速度嗎?那不是找虐嘛。

所以,林磊乾脆直接待在原地,等待著血蒼的到來,反正在血蒼獲得聖級武器之前,是不可能殺掉林磊的。

「呃……我的意思是,你乖乖的將聖級武器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血蒼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口誤,連忙糾正道。

「哦!原來你是來要聖級武器的啊!」林磊摸了摸鼻子,眼珠子微微轉頭,他準備拖延一下時間。

「當然,別廢話,趕快拿出來吧,你只不過是一名化靈境初期的修士而已,我若是想要殺你,還是非常簡單的!」以血蒼那造化境後期的實力,自然可以看穿林磊的境界。

「急什麼,先聊會兒天唄!」林磊直接從灌木叢中走了出來,大大方方的走到了血蒼的面前,毫不畏懼的說道。

「聊什麼?我就是來搶聖級武器的,沒有空!」血蒼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顯然是不想和林磊多說廢話。

「聊……聊你的職業吧,我看你做這種事情挺熟練的!」林磊繼續東拉西扯,反正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給無心道人爭取時間,只要無心道人擊敗黑星,那林磊就安全了。

「職業?我是血煞……咳咳,我憑什麼告訴你!」血蒼本來是想將自己的身份告訴林磊的,但又仔細一想,林磊乃是遠古家族的人,萬一他回去后,直接帶人前往血煞盟報復,將血煞盟滅了,那豈不是就悲劇了!所以,血蒼話剛說一半,便停住了。

「血煞?你是血煞五人組的成員嗎?」林磊見血蒼說到「血煞」二字后,突然停住了,這讓林磊很是疑惑,難道這血蒼的身份非常保密不成?

「你怎麼知道我是血煞五人組的?」血蒼大驚,林磊竟然一語道破了自己的身份,那豈不是說在不久的將來,血煞盟就要從這個大陸上徹底消失了。

「我暈,難道你忘了,在古墓門口的時候,你們血煞五人組裡那個穿紫色裙子的女人親口說的!」林磊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對,我就是血煞五人組的成員!」血蒼仔細一想,當時紫裙女子和無心道人起了爭執,所以便亮出了身份,貌似進入古墓的人都應該聽到了「血煞五人組」這個名字。

「哦,你們具體是幹什麼的?」林磊並沒有在血蒼的身份上想太多,而是繼續問道。

「我們是干……不對吧,小子,你趕快把聖級武器交出來!」血蒼剛想回答林磊的問題,卻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是來搶奪聖級武器的吧?怎麼開始和林磊聊天了?

「聖級武器啊……你還別說,這聖級武器我還真的沒有!」林磊見血蒼反應了過來,也不好繼續拖延下去了,只能攤了攤雙手,將事實告訴了血蒼。

「什麼?你說你身上沒有聖級武器?」血蒼愣了一下,回過頭看向黑星,想要問問黑星這是怎麼回事,然而,黑星那邊已經和無心道人打起來了。

血蒼見黑星和無心道人打的非常激烈,也不敢出言去打擾黑星,畢竟無心道人和黑星都是玄境後期的強者,萬一血蒼一說話,讓黑星分神了,露出了破綻,那無心道人很有可能抓住黑星的破綻,從而一舉擊敗黑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