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林天倒是有些猶豫了,其實他這次來主要是為了尋找如何回到修真界的方法的,混入蔣家古武弟子中,也是為了這件事,倒不是真的想來參加這個古武盛會,更別說是什麼古武聖令了,他對一塊破鐵牌沒啥興趣。

「當然。」金秀蓮很肯定很得意的大聲喊道:「我徒弟那麼厲害,要是不去擂台上比試一下,豈不是有點暴殄天物了?」

「我還是算了吧。」林天笑道:「我對這個比試沒什麼興趣,你們參加好了,我們就站在一旁看看熱鬧。」

林天的確不想上台比試,但看熱鬧,他還是蠻開心的。

金秀蓮卻有些不悅,白了林天一眼,說道:「少給老娘廢話,這古武盛會你參加也要參加,不參加也要參加,這是你師傅的命令……難道你想違抗師命?你這是欺師滅祖知道嗎?」

林天有種想哭的衝動,真不明白自己為啥找了這麼不靠譜的師傅,只是不想去參加比試而已,居然把他和欺師滅祖給聯繫上了。

王羽翼也聽到了師徒兩的對話,看著林天冷冷一笑,說道:「林天,古武盛會可是為各家的古武弟子展現實力的一次好機會,你應該把握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上比試擂台和各家弟子切磋一下才是,何必這樣畏畏縮縮呢?或者……你擔心自己實力不濟,上了擂台被其他弟子打趴在地,丟了蔣家的臉,丟了蔣門主的臉,還丟了你師傅金秀蓮的臉?」

王羽翼說話的時候。眼神中帶著無限的鄙夷和不屑,只是一次盛會而已,要參加就參加,不參加就直接說不上,何必如此扭扭捏捏的?在他看來。林天就是害怕,害怕自己沒有實力,被其他世家的弟子給教訓,倒時候丟人現眼。

林天眼神一斂,本來他還不想參加比試的,但聽到王羽翼這幾句話。他要是不上的話,倒是有些被人瞧不起了。

走上桌子旁,提起毛筆,將自己的名字給寫到了白紙上,冷笑道:「王門主。我林天什麼時候怕過誰?好,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還有,我今天把話放在這裡,古武聖令必定是古武蔣家的,你們王家第一古武世家的位子坐了那麼久,也該易主了。」

林天話音一落,客廳中的所有人都是一聲驚呼,他們沒有料到林天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蔣家弟子是知道的。林天的確很有實力,上次可是以一人之力拯救了蔣家所有的人,但他們感覺林天的修為還不能對付王家的幾位先天之境的古武者。

難不成。林天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先天之境了?不然林天為何說出如此讓人震驚的話語?

王羽翼氣的把眼睛瞪得老大,臉色發白,甚至有些發青,雙拳緊緊的攥在一起,林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古武令牌是蔣家的?什麼王家第一古武世家的地位易主了?

這是挑戰,赤luoluo的挑戰!

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想以一人之力。挑戰他們王家所有的弟子?簡直是太猖狂了,猖狂的沒邊了……

林天看著氣怒的王羽翼。突然淡淡的笑道:「王門主,你可要小心啊。若是古武聖令,在你這個門主在位時易主他家,那可是丟了王家的臉,丟了列祖列宗的臉,丟了你自己的臉啊。」

王羽翼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眼角和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著。

「徒弟,你可要加油,師傅百分百的支持你。」金秀蓮走過來拍著林天的肩膀,說道:「只要有你在,蔣家一定所向無敵,一定可以搶到古武聖令。」

林天微微瞥了金秀蓮一眼,好奇的問道:「師傅,你怎麼不報名參加?」

「我?」金秀蓮微微一怔,隨即笑眯眯的說道:「有你這個徒弟出場,我這個做師傅的怎麼可以再上場?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們師徒兩聯合起來欺負他們呢。」

林天呵呵一笑,第一次聽到如此牽強的理由,不過,他也覺得師傅不要參加的好,雖然師傅金秀蓮也是地階期的古武者,但她的修為都是靠著丹藥來輔助提升的,論到戰鬥力,她真的不適合去和別人比試,畢竟一個強大的古武者,不僅要有高深的修為,也要有十分精湛的外家功夫。

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報名,蔣家的人都是滿臉喜色,因為有了林天的參加,他們奪取古武聖令的機會就更加了很多,而另外一邊的王家,每個人的臉色都十分的難看,尤其是門主王羽翼,差點被林天氣的發飆起來,活了大半輩子,他還是第一次被一個毛頭小子諷刺的臉色漲紅。

……

王羽翼回到自己的卧房之後,回想到之前林天羞辱他的一幕,頓時怒火涌動,拿起房間的東西往地上摔,房間里一陣噼里啪啦……

庄宜從外面走進來,看到滿地的狼藉,修長好看的柳眉微微一皺,不悅的說道:「你這是做什麼?發火就發火,何必要砸東西呢?」

「我就是氣不過。」王羽翼瞪著眼睛喊道:「林天那小子也太囂張了,居然在我的面前說那種諷刺我的話,什麼丟了王家的臉,丟了列祖列祖的臉,丟了我自己的臉?有本事來啦,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本事把我手中的古武聖令給搶去。」

庄宜嘆了口氣,嗔怪道:「你一大把年紀了,何必和一個孩子過意不去呢?他年少輕狂說說大話也就算了,你呢?中年老成,應該沉穩一點,居然被他氣得上躥下跳的,合適嘛?」

「可是……」王羽翼聽了夫人的這番話,頓時將心中的怒火給壓制住了,長呼一口氣說道:「你說的對,我何必和一個口出狂言的小子一般計較?行,我倒要看看他怎麼奪走我們王家的古武聖令。」

「這樣才對嘛。」庄宜將王羽翼扶著坐下,繞到他的背後給他揉揉肩膀,淡淡的笑道:「現在我們可不能亂了分寸,等到了古武盛會那天,只要我們的計劃成功進行,無論是蔣家還是其他的古武世家,都將從這個世上消失,而我們王家就是唯一的。」(未完待續)

… 聽到庄宜的這番話,王羽翼心中的怒意終於平復了下來,深以為是的點點頭,說道:「夫人說的是,只要我們的計劃成功,什麼蔣家什麼林天,統統都給我見鬼去吧,古武聖令將永遠是我王家的私有物。」

「這才對啊。」庄宜笑著說道:「我的丈夫可是即將一統古武,成為萬人敬仰的古武尊者,怎麼會給王家的列祖列祖丟臉呢。」


「沒錯。」王羽翼得意的笑了笑,「我就讓林天那小子多活幾天,等到了古武盛會那天,第一個就滅掉他。」

林天都即將成為一個死人了,他又何必去和一個死人計較?倒不如想想滅掉其他四大世家之後,他這個古武尊者如何發展他的萬千徒子徒孫。

「對了,剛才有弟子稟報,老祖似乎提前出關了。」庄宜說道:「老祖要你馬上去見他。」

「老祖?」王羽翼眉頭一挑,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疑惑的問道:「老祖不是還有三天才出關嗎?怎麼現在就出關了?」

讓王羽翼更加疑惑的是,既然老祖出關了,就應該自己從密室中出來,又何必讓弟子通知自己去見他呢?

難道怎麼出事了?可老祖的密室長年有王家的兩位護法保護,應該沒有人能夠闖進去干擾老祖修行才對。

「這個就不清楚了,你還是趕緊去一趟吧。」庄宜說道。

王羽翼點點頭,然後出了房間,向昆崙山的後山密室走去。

幾分鐘的功夫,王羽翼便來到了後山的密室前。自然,守護老祖的兩位護法攔住了他的去路。

「兩位前輩,我是奉了老祖之命,特來看望他老人家的。」王羽翼雙手抱拳,很恭敬的說道。

「等著。」一個護法冷冷的說了一句。便啟動密室的石門走了進去,很快便快步走了出來,臉色平靜甚至帶著一絲嚴肅,說道:「王門主,裡面請。」

「多謝兩位晚輩。」王羽翼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後才小心翼翼的走進密室。

進入密室之後。王羽翼便來到王家老祖的面前,急忙跪在地上,輕聲說道:「王羽翼跪見老祖。」

「起來吧。」老祖雙腿盤坐在密室中唯一的石床上,雙目緊閉,卻從嘴裡發出渾厚洪亮的聲音。

「多謝老祖。」王羽翼急忙從地上爬起來。恭敬的站在一旁。

王家老祖依舊雙目緊閉,只是淡淡的問道:「這一屆的古武盛會還有幾天?」

「三天。」王羽翼答道。


「看來我出關的日子提前了三天。」老祖說道。

「恭喜老祖順利出關,可喜可賀。」王羽翼急忙恭賀道。

老祖終於瞪開了眼睛,冷冷的掃視著王羽翼,對著他招了招手,道:「你,過來。」

「是。」王羽翼點點頭走了上去。

啪!

老祖猛地長袖一揮,一巴掌扇在了王羽翼的臉上。清脆響亮。

王羽翼在半空中旋轉了三百六十度,然後才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一隻手捂著自己的發腫的臉。很委屈的問道:「老祖在上,不知羽翼做錯了什麼?」

「你沒做錯什麼。」

「既然如此,為何老祖要打我?」

老祖瞪了王羽翼一眼,冷喝道:「我的確是出關了,但卻並不順利……我問你,三年前我閉關之時。可是再三囑咐你,昆崙山要保持安靜。以免打擾到我閉關……你是不是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

「沒有啊。」王羽翼委屈的說道:「羽翼的確按照老祖說的做了,禁止王家弟子大聲喧嘩。甚至連放屁放的都是悶屁。」

「別狡辯的。」老祖臉上的肌肉抽動幾下,喝道:「既然如此,為何昨晚昆崙山上會響起鐘鼓爆鳴之聲?」

昨夜王家老祖正在閉關的最關鍵時期,眼看著可以進階到更高一層的修為,但突然一聲爆鳴之聲而來,震蕩著他的心神,讓他無法繼續閉關。

所以說,他的確是出關了,但卻沒有順利出關,而且這次閉關他花了三年的時間,到最後一點成就都沒有,就是因為昨夜那一個突如其來的爆響,弄得他前功盡棄。

「爆鳴之聲?」王羽翼稍微想了一下,頓時臉色慘白,急忙跪在地上,哭喊道:「老祖饒命,羽翼知錯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老祖喝道。

王羽翼急忙說道:「是這樣的,昨天來了古武蔣家的一個弟子,名叫林天,他晚上閑的無聊,就去通天鼎附近轉悠,聽到王家的一個弟子說著通天鼎可以檢測一個人的古武資質,他就將手伸入了通天鼎……誰知,通天鼎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說到這裡,王羽翼便不敢繼續說下去了,跪在地上,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他怕,他害怕老祖一生氣把他給滅了。

整個王家,沒有人敢對他這個門主如何,但老祖卻有著生殺大權,他想讓你當門主,你就是門主,他若不想,你什麼都不是,連個屁都不是。

聽完王羽翼的話,老祖卻不再生氣,而是從石床上跳了下來,扶起王羽翼,笑眯眯的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王羽翼這下更加緊張了,剛才對他發火,現在又對他如此的親切,真的不適應,額頭上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

「羽翼說的都是真的,若有一句虛言,天打雷劈。」王羽翼急忙舉起自己的手,對著上天發誓。

「好好好,很好。」王家老祖長長的呼了口氣,笑道「造化,真是造化啊。」

這下王羽翼也看不懂了,老祖的閉關被林天給破壞了,他非但不生氣,反而說什麼造化……這老頭子是不是瘋了啊?

「老祖,你說的是什麼意思?」王羽翼輕聲的問道。

老祖瞥了王羽翼一眼,笑道:「你有所不知,這通天鼎中蘊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它的確可以檢測一個人的古武資質,但它還有另外一個特殊的用途。」

「是什麼?」王羽翼驚訝的問道。若不是聽到老祖親口說出來,他還真的不知道通天鼎還有其他的用處。(未完待續)

… 王家老祖雙手背在身後,微微抬起頭呈四十五度仰視的姿態,看著前方密室的石牆,若有所思的說道:「這通天鼎不僅僅是一尊大鼎,其中蘊藏著一個很隱秘的陣法,名叫通天陣,相傳,只要開啟了這個陣法,古武者就可以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是什麼樣的世界?」王羽翼問道。

老祖搖了搖頭,說道:「不清楚,但據先輩們代代相傳的一些信息,這個世界似乎有利於古武者更加進一步的修鍊,羽翼,你也應該知道,在地球上修鍊古武,最高的境界也就是先天之境,人的壽命也只能延長到三五百年之久,可那個世界卻可以讓修為超越先天之境,甚至可以達到長生不老的地步……」

「果真如此?」王羽翼一副驚為天人的模樣,激動的說道:「若是真的進入那個世界,豈不是真的可以達成長生不老的夢想?」

修鍊古武不僅僅追求強悍的實力,更主要的,就是追求長生不老的夢想,可在地球上,古武者的修為最高的只能達到先天之境,但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卻是寥寥數幾,其他眾多的古武者還有達到,就死在修鍊的路上了。

但若是能夠如此老祖所說的世界中,長生不老簡直是唾手可得。

老祖卻是苦笑一下,「你別得意,想要進入那個世界可是很困難的,我們必須要開啟這個通天陣才可以。」

王羽翼深以為是的點點頭,問道:「這麼說,關鍵所在還是在這個通天鼎上了,如何在能夠開啟它呢?」

「你應該知道通天鼎有可以檢測人的古武資質的能力。這恰恰說明它具有靈性的。」老祖說道:「我聽爺爺講過,我們王家在以前就有一位古武者開啟過通天鼎,進入了那個神秘的世界……但是,想要開啟這個通天鼎,必須要消耗一個先天之境的古武者一生的修為……所以。當時的王家有兩位先天之境的古武者,他們還是兄弟兩,弟弟為了哥哥能夠進入那個世界,心甘情願的犧牲了自己……」

王羽翼聽后臉色一變,開啟這個通天陣居然要將一個先天之境的古武者給血祭了,難怪之後的幾百年間再也沒有人開啟過通天陣。試想一下,若非有至親的血緣關係,誰能夠心甘情願的去為了另外一個人而犧牲性命呢?

別人不知道,王羽翼覺得自己是做不到的。

老祖看了王羽翼一眼,笑問道:「羽翼。你也早就達到先天之境的修為了,若是我想去那個世界,你願意為我犧牲嗎?」

王羽翼頓時咯噔一下,心裡氣罵道,怎麼想什麼來什麼?而且來的還是要命的事情。

可面前站的是王家的老祖,縱有千萬個不同意,王羽翼也不敢說出口,嘴角劃出一絲勉強的笑意。說道:「老祖說的哪裡的話?只要老祖想去那個世界,羽翼甘願犧牲小我。」

哈哈……

老祖頓時大笑起來,拍了拍王羽翼的肩膀。說道:「行了,你有這片孝心就好,但光有一個先天之境的古武者可不行,還要符合另外一個條件。」

「是什麼?」王羽翼頓時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老祖要讓他去血祭通天鼎呢。

「就是機緣。」老祖說道:「能夠開啟通天陣的人,不僅要是一位先天之境的古武者。還需要是他能夠和通天鼎產生共鳴,現在我似乎找到這個人了。」

王羽翼頓了一下。說道:「他,就是林天?」

「沒錯。昨夜的爆鳴之聲就是最好的證據。」老祖笑道,「只要將此人血祭於通天鼎之中,通天陣便會開啟,我也可以順利的進入那個神秘世界。」

王羽翼鬱悶的翻了翻白眼,計劃的確很美好,可林天又不是傻叉,怎麼會心甘情願的給血祭掉?

「老祖,照您這麼說,林天是那個與通天鼎有機緣的人,可他同樣是一位先天之境的古武者,我們該如此抓住他?」王羽翼問道。

「這的確是個難題。」老祖捋了捋自己長長的白鬍須,稍微思索了一下,頓時靈光一閃,笑著問道:「這個林天是否參加了古武盛會?」

「自然是參加了。」王羽翼苦悶的說道:「而且這小子還口出狂言,居然想從我們王家奪取古武聖令。」

「很好。」老祖笑道:「這樣,你安排一下……在三天後的古武盛會上,讓王家有實力的弟子輪流和林天比試,盡量的消耗他,然後我再生擒他,將他投入通天鼎血祭……」

同樣是先天之境的古武者,老祖和林天對決,自然要拼個你死我活,就算最後抓住了林天,他也是元氣大傷,而且老祖也在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開啟通天陣之後,他便進入另外一個世界,若是他受了重傷進入的話,保不準會被那個世界的人幹掉。

所以,一切都要小心謹慎,優先保存自己的修為。

「羽翼明白。」王羽翼雙手抱拳,保證道:「一定讓老祖心想事成。」

「很好。」老祖滿意的點點頭,又說道:「在我進入那個世界之前,還是要將這邊的事情做個了結。」

「老祖的意思是?」王羽翼看著老祖,問道。

老祖笑道:「自然是五大古武世家的事情,你的願望不是一統古武世家嗎?我這個做老祖的自然要成全你,該聯繫的勢力都聯繫好了嗎?」

「都妥當了。」王羽翼心中十分的開心,笑道:「除了我們王家弟子之外,我還讓皇家騎士團和米國的殺手組織前來幫助我們,此事絕對可以大功告成。」

老祖微微的點點頭,說道:「藉助外來勢力的確走的是一步好棋,但不要過分依賴,那些洋人都是陰險狡詐之徒,完全不能長久的信任,等這次事情之後,想辦法把他們給除掉,以絕後患。」

王羽翼微微一怔,不得不說,老祖這三百多年不是白活的,心機比任何人都深,手段也比任何人都辛辣狠毒。(未完待續)

… 「老祖放心,只是一群見錢眼開的洋人,只要利用完他們,我馬上滅了他們。」王羽翼點頭應道。

的確,無論是范迪克伯爵,還是殺手組織的老闆傑斯,兩人都是一樣的卑鄙無恥,滅掉其他四個古武世家之後,保不准他們還會向王家進行敲詐勒索,與其如此,倒不如將他們全部幹掉。

這樣一來,倒是走了一步妙棋,完全可以將四大古武世家的滅亡歸咎在這兩個勢力身上,就是皇家騎士團和殺手組織聯合起來攻打昆崙山,企圖滅掉所有的古武世家,在王家的英明領導之下,徹底消滅了這兩個組織,但其他四個古武世家卻在此次事件中遭到滅頂之災。

當然,這種消息宣傳出去,一定會有很多人不信,但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王家成了唯一的古武世家,那些抱有懷疑態度的人,不信也得信。

「恩,這樣做才算是萬無一失。」老祖笑呵呵的點點頭。

「不過,我夫人庄宜卻說,我們還需要小心隱門的人。」王羽翼說道。

「隱門?」王家老祖冷哼一聲,說道:「幾十年前,我們幾個古武世家和隱門展開了廝殺,最終我們贏的了勝利,也確定了五大世家的地位,而隱門的人死的死、逃的逃,我不信他們敢來鬧事,若是真的來了,以我們的實力,又何必害怕他們?」

「老祖說的是。」王羽翼笑道。他也覺得是庄宜多慮了,只是幾十年而已,隱門的人能有多大的進步?再說,他們古武世家這些年的進步也是不小的。完全不必害怕他們。

「好了,我還需要休息三天,等古武盛會召開的那天,我會出去的。」老祖說完,腳尖一點。整個人便飄到了石床上,繼續盤腿打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