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只能委屈你一下了。」

「我知道你最好了,肯定不會跟我生氣的,肯定能理解我的,對不對?」

喬綿綿知道墨夜司最喜歡她什麼樣子。

也知道墨夜司最喜歡聽她說什麼話。

她剛抱著他撒完嬌,果然就看到男人臉色緩和了點,比起剛才,明顯就是沒那麼生氣了。

見這招有用,喬綿綿趕緊又在他胸口蹭了蹭,聲音放得越發嬌軟甜膩了:「老公,別生氣了嘛。我又不是一直不和你公開,只是現在情況特殊,你就配合我一下,好不好?」

「你最好最好了,你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她埋在他胸口撒嬌,壓根沒看到男人越漸幽暗灼熱的眸光。

在她用那麼嬌滴滴的聲音喊著他老公時,墨夜司幾乎是一瞬間就有了反應。


那一瞬間,很想將她拋到床上,再壓到身下,狠狠的,狠狠的要她……

讓她哭著在床上叫他老公。

喬綿綿撒了一會兒嬌,都沒見墨夜司有什麼反應,好奇的抬起頭。

一對上男人幽深灼熱的眼眸,她心裡「咯噔」一聲,環在他腰上的手臂鬆開了一點:「墨夜司,我們,我們還是快做飯吧。我餓了……」 「寶貝,我也餓了。」男人眸光深深的看著她,開口,聲音變得低啞。

喬綿綿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我真的餓了,肚子好餓好餓,我們可不可以先做飯……」

她剛才就想著用那一招哄好他,都沒去想每次她一叫他老公,這個男人會變得有多瘋狂。

男人眸光灼熱,呼出的氣息也變得灼熱,就連她靠著的胸口,似乎也一點點滾燙了起來。

摟在她腰上的手臂,散發出烙鐵般的熱氣。

喬綿綿太清楚男人的變化意味著什麼了。

每次墨夜司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時,她那天都會被他折騰的起不了床。

她現在是怕了他這個眼神了。

好在這一次,墨夜司還沒有很禽獸的不管不顧的要了她,喬綿綿聽到了他深呼吸的聲音,抬頭看到他臉上隱忍的神色。

因為忍得有些辛苦,他額頭上有細密的汗珠冒了出來。

順著他額角,往下滑落。

男人這一臉明明動了慾望,卻又要逼著自己忍耐和剋制的神色,竟然讓喬綿綿覺得此時的他看起來性感極了。

也迷人極了。

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誘惑。

尤其是當汗珠順著他臉龐往下低落,滾過他稜角分明的立體五官時,真的是有一種別樣的誘惑感。

看得喬綿綿都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不得不說,眼前這個已經成為她老公的男人,真的是極品中的極品。

連她都會被他經常誘惑到。

要不是知道他在那方面強的有多變態,被他折騰起來有多恐怖,如此美色當前又是自家老公,喬綿綿是不介意睡一睡的。

虧得她第一次還以為他不行。


還想方設法的安慰他,怕他會不自信,會自卑。

結果……

他也就不行了一次。

之後的每一次……都能把她折騰的哭出來。

以至於到現在,雖然她有時候也很垂涎他的美色,卻也只敢在心裡想想,根本就不敢讓他知道。

要是讓他知道了……

她估計會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

「好,先吃飯。」墨夜司緊緊的抱著她,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連著深呼吸了幾次后,漸漸將體內那股躁動壓了下去,開口,聲音還沙啞的厲害。


他平復下來后,鬆開手放開了喬綿綿,深邃灼熱的眸光卻還凝著她白嫩精緻的小臉,聲音暗啞道:「寶貝,先餵飽你。」

這句話明顯話裡有話,聽得喬綿綿臉上一燙,眼裡帶了點害怕的看著他:「墨夜司,我明天一早還得去醫院。」

「所以?」墨夜司挑眉。

喬綿綿:「……我今晚得早點睡。」

「嗯,是得早點睡。」男人點頭,深邃的眸底劃過一絲精光,很善解人意的說道。

喬綿綿以為他是打消了念頭,頓時鬆了口氣:「你明天也得早起吧?那我們快做飯吧,吃完飯早點休息。」

墨夜司垂下眼眸,遮去眼底算計的笑意,點頭道:「好。」

*

有喬綿綿的加入,一頓飯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終於做好了。

墨夜司是真的不會做飯。 然而陽凌並不知道,他給牧涵瑤的感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但是她卻很高興,陽凌越強大,他在將來的大劫中發揮的作用就會更大!

牧涵瑤連看都沒看,直接結果鳳血玲瓏直接收進儲物戒,同時那顆地魔晶髓丹也出現在了陽凌的桌子上。

陽凌見狀卻沒有去拿丹藥,而是深深的看了牧涵瑤一眼,而後才拿起白玉盒再次打開一看,而後才將白玉盒收起來。

「謝謝牧小姐,以往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陽凌站起來,拱手謝道。顯然看似是在道謝實則是在下逐客令!陽凌對牧涵瑤的戒心依舊很重。

而牧涵瑤則好像不知道一樣,依舊坐著,彷彿在等待著什麼一樣。

「牧小姐還有什麼事嗎?」陽凌可不認為牧涵瑤看不出來自己的意思,看來牧涵瑤來這裡的目的不止這一個!

「等一個人!」 重生之美食帝國

「等誰?」陽凌追問道:「陽某在這罪惡之城並沒什麼朋友,似乎不會有什麼人來這···」

「嘭!」陽凌話還沒說完,只聽一聲爆炸聲從門口處響起,下一刻,陽凌所居住的小院的大門轟然爆碎!

煙硝散盡,一個陰鬱的灰袍老者一臉如同毒蛇般的眼睛盯著陽凌從門外走進來,一張臉難看至極,彷彿陽凌欠他一百顆神丹一樣,讓陽凌有些詫異,他並不記得自己曾經得罪過這麼一位。

「你是誰?」

「哼!在罪惡之城混,竟然不知道我是誰?可笑!」老者的臉色更陰沉了,彷彿能滴出水一般,讓陽凌不解,難道這人有病?

「老夫就是罪惡之城的最強煉藥師——龍陽!」老者臭屁的說道。

「龍陽?」陽凌被這麼個奇葩的名字鎮住了!頓時感到菊花一緊,頓時脫口而出,「老丈,我沒那種癖好!你還是另尋他人吧!」

「嗯?」龍陽老者頓愣神,癖好?什麼癖好?

「噗!哈哈哈~!」龍陽沒聽懂,但是火玫瑰卻聽懂了,頓時白了陽凌一眼,看著龍陽的疑惑,頓時狡黠的說道:「陽凌,他只是叫龍陽,沒那種癖好的。」

陽凌一聽頓時就頭皮發麻!這丫頭是解圍還是搗亂?

此時,龍陽老人也反應了過來,頓時老臉通紅,顯然是被氣得,一雙毒蛇般的眼睛此時卻演變成了怒獅,顯然被陽凌氣的不輕,「小子,你找死!」

「老傢伙,你闖進我家我還沒說話,你到時怪上了,真當我陽凌好欺負嗎?」泥人也有三分土氣,跟何況陽凌也不是什麼好脾氣,本來因為牧涵瑤在的人壓制的暴脾氣一下子就爆發了,真箇人瞬間氣勢爆棚,如同一條覺醒的王者,將龍陽有些震驚!

「哼!殺了我的人還敢跟我這麼說話,你找死!」老者向來是走到哪裡都是被溫言好語的奉承著,何時受過這等氣,直怒從心起,全身氣勢爆發到了極點,赫然是一個先天後期的高手!

二人的氣勢都是驚人無比,陽凌是因為王者之氣、劍勢、意境多方加持的結果,而龍陽老人則是十足的實力強悍!

瞬間整個小院都被恐怖的氣息所籠罩,連空氣都被逼的散逸到其他地方,二人氣勢的交接點赫然已經是真空狀態!

剛剛從後院跑來的猴子看著二人的氣勢,嚇得冷汗直流,不知所措!整個人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恐怖的氣息之下,肉身咔咔作響,如同被萬斤巨力壓在肩頭,臉色發紫,彷彿撐不過下一刻,但是他的眼中卻沒有恐懼和害怕,只有惋惜和不甘!

牧涵瑤一直看著場中的戰鬥,自然將猴子的表現看在眼裡,心頭微微一怔,直接手上的紗巾一甩將猴子整個包住拉了過去!

猴子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下一刻就出現在了牧涵瑤所在的小屋,裡面風平浪靜,絲毫沒有收到氣勢的壓迫。讓猴子喘了口氣,卡著眼前的如同仙女一般的二人,猴子憤怒不已,「你們這些卑鄙小人,我猴子就是死了也不會出賣少爺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殺了我啊!」猴子竟然將二人當成了龍陽的幫手,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戰的過二人,頓時心存死志,怒聲呵斥,絲毫不講什麼容顏、氣質。

「賤奴找死!小姐豈是你能青煙辱罵的!」火玫瑰頓時就火了,整個人的氣勢頓時變化,從一個美艷的少女悠然變成一個火氣衝天的小辣椒,伸手就是一朵火焰玫瑰,這個朝著猴子燒去!殺機盡顯,顯然對猴子辱罵牧涵瑤憤怒至極,要殺了他!

看著火焰越來越近,猴子絲毫不懼,堅定的看著火焰玫瑰,嚴重將儘是深深的不屈!

「住手!」突然一道紅色火光閃過,火玫瑰的火焰玫瑰直接被打碎成火氣消散在天地間。卻是牧涵瑤!

「你··!」猴子話還沒說完,牧涵瑤就打斷道:「我並沒有什麼要問你的!和外面那個老毒物也沒什麼關係!」

一句話,讓猴子的腦子有些不夠用,搞錯了?!!但是猴子顯然沒心思想這個,隨即便將目光投向外面的陽凌和龍陽,經過這半個月的相處,猴子已經完完全全被陽凌的那封隨和和真誠折服,現在哪怕陽凌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皺眉!

「放心吧!若是他不敵,我一定會救下他的!」看著猴子這麼個忠心耿耿的僕從,牧涵瑤很欣賞,故此才會放下身份和猴子解釋。

猴子最動了動卻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談後繼續關注這場戰鬥,不是猴子對陽凌沒信心,實在是這差距太大了,大到猴子根本生不起哪怕一點點的希望!

對此牧涵瑤也不在意,也將目光投向小院里的戰鬥!

此時的陽凌已經額頭髮汗,顯然雖然他的氣勢很強悍卻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動用的,也是要消耗真氣的!,顯然陽凌的真氣哪怕再怎麼強悍也不可能和先天後期的高手先提並論這整整一個大境界,並不是這麼好跨越的!

「不能再等了!」陽凌心中暗暗想到,對方明明是想藉此來消耗他的真氣,再這樣下去,陽凌必敗無疑!

「老傢伙,可敢一戰?」陽凌率先宣戰!同時純鈞重劍從背後飛出,擎在頭頂!整個人的氣勢頓時再次暴漲,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直指龍陽老人的鼻尖!

挑釁,十足的挑釁!「狂妄,滿足你死前的小小要求!」龍陽憤然出手,這個人如同一條毒蛇,撲向陽凌。同時在他的背後一條碧綠色的毒蛇虛影隱現,顯然也不簡單!

但是陽凌也不是弱手,整個人立刻騰空飛起,如同蒼鷹一般,手中的的劍突然散發出屬於劍的凶煞之勢,一劍斬向龍陽,彷彿要將天上的月亮劈下來一樣,大有劈天立界之勢!正是殺戮劍勢和流雲五式中的第而二式趕月的結合!

流雲劍法是陽凌的殺手鐧,不到最後關頭陽凌都不曾動用,而這次一上來陽凌就施展這等地級劍技竟然將殺戮劍勢加入其中,可見陽凌對此次戰鬥的重視,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陽凌實在是沒有信心,此時的陽凌說是在拚死掙扎也不為過!不過他並不擔心,畢竟刀皇這個大殺器還沒出動!

所以陽凌並沒有死拼,而是在藉助龍陽壓榨自己的極限,挑戰自我!

果然,這一劍之威恐怖至極,即使是先天後期的龍陽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盤蛇擊!」龍陽雖然有些驚訝卻也不怎麼在意,畢竟他有強大的修為作為後盾!直接虛空一抓,一條盤蛇杖出現在手中,龍陽的氣勢真正的變成了一條毒蛇,背後的毒蛇在盤蛇杖的加持下更加清晰,已經化成一條碧綠色的毒蛇,一雙凶戾的眸子盯著陽凌,朝著陽凌殺來!陽凌能看見它那粉紅的蛇信和那猙獰的毒牙!

「叮!」陽凌的殺戮之劍和毒蛇撞到了一起竟然發出一聲金屬撞擊般的聲響,緊接著陽凌的身形竟然被蛇形虛影撞飛了出去!

好在陽凌能御使風之力,將自己的身形停在了空中,才沒被撞到小院子之外!

就在這時,陽凌突然感覺到體內的鳳凰靈火一陣悸動,「難道鳳凰靈火要進階了?」陽凌頓時震驚,沒想到一朵赤狐妖火竟然真的能讓鳳凰靈火進化!

「小子,連我一招都擋不住,還妄談和我動手,想好怎麼死了嗎?」龍陽高高在上的看著陽凌說道。

「老頭,就算是死,你也讓我死個明白,我究竟哪裡得罪你了?」陽凌不甘心的數道,眼中精芒一閃,卻是在等待,等到黃級上品鳳凰靈火現世!

「哈哈哈哈!」龍陽張狂的大笑,得意之色盡顯,彷彿施捨一般,輕蔑的說道:「想知道老夫為什麼要殺你?好!老夫就不計前嫌,告訴你!」

「你可知道,赤虎此人?」說到這裡,龍陽竟然有了一絲絲的傷感,看來和赤虎的關係非同一般!

「赤虎?」陽凌詫異,竟然是他?!!

… 在做飯這塊,也真的沒有天賦。

後面的兩塊牛排,差一點又讓他給煎糊了。

最後在喬綿綿的極力挽救下,牛排勉勉強強還能吃,就是賣相特別的差。

*

有喬綿綿的加入,一頓飯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終於做好了。

墨夜司是真的不會做飯。

在做飯這塊,也真的沒有天賦。

後面的兩塊牛排,差一點又讓他給煎糊了。

最後在喬綿綿的極力挽救下,牛排勉勉強強還能吃,就是賣相特別的差。

糖醋排骨也差不多做了兩次,第二次,依然是在喬綿綿的各種挽救下,才勉勉強強能吃。

等到晚飯做好,喬綿綿是真的餓到肚子都在咕咕叫了。

最後做了四個菜一個湯。

一個糖醋排骨,兩份牛排,還有兩道菜都是喬綿綿一個人獨立完成的。


墨夜司有些挫敗的從廚房裡走出來。

他再不願意承認,也不得不認清他在廚藝方面的確是沒什麼天賦。

看起來很簡單的菜,他做出來卻不是那麼回事。

哪怕他一步一步嚴格按照菜譜上去操作,但不管是賣相還是味道,都很差強人意。

他剛才,還差一點把廚房燒起來了。

第一次就這麼出師不利,而且還是當著喬綿綿的面,這讓他覺得沒面子極了。

畢竟當時他放話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沒想到,這麼快就打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