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進城,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不然的話,你們會受點皮肉之苦的,在此之後,我會前往你們城主府,面見城主,將你們幾個的惡行全部告訴給你們的城主。」趙長老威脅道。

像這些士兵,最怕的應該就是城主了,那可是他們的頂頭上司啊。

「哎喲喲,你還敢告狀?有本事你就去告啊,老子怕你啊!」看守城門的士兵一臉不屑的看著趙長老,他可不怕趙長老去向城主告狀,因為迪克城的城主根本就沒有在城主府中,也不知道跑哪裡閉關修鍊去了。別說是趙長老這一個外人了,就算是迪克城的副城主想要見城主一面,都是難上加難。

「呵呵,行,既然你不怕,那我就讓你們受點皮肉之苦吧!」趙長老說著便沖向了看守城門的士兵,他現在是一分鐘都不想再拖延下去了,因為此時多浪費一分鐘,那歐陽家族就會多危險一分,歐陽家族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只有七天,這期間很有可能還會出現其他變故。只有將信件成功送到林磊的手裡,讓林磊得知南域所發生的一切,趙長老才會安心。

「你還敢動手?兄弟們一起上!」看守城門的士兵見趙長老向自己沖了過來,也是嚇了一跳,連忙招呼著自己身後的士兵,一起上前圍毆趙長老。

然而,趙長老身為化靈境的修士,速度何等的快,還不等其他的士兵反應過來,趙長老便一拳打向了站在最前面的那名看守士兵,當然了,趙長老只用了一成力,他可不敢用全力,那是會打死人的,不過雖然趙長老只用了一成力,但那也足以讓這名看守士兵暫時失去行動能力了。

「砰!」只聽一聲悶響,趙長老的拳頭直接便打在了看守士兵的小腹之上。

「嗷!」看守士兵還沒反應過來呢,就感覺小腹一陣劇烈的疼痛,疼得他直接捂著小腹趴在了地上,一臉痛苦的哀嚎了起來。

「我草,好快啊!」然而此時,站在看守士兵身後的那五名士兵才反應了過來,他們也是被剛才的那一幕嚇了一跳。

「讓我進城,不然你們的下場和他一樣!」趙長老指了指依舊趴在地上哀嚎的看守士兵,冷冷的說道。

「這……」那五名士兵見看守士兵痛苦的樣子,也是有些害怕了起來。

畢竟剛才趙長老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他們根本反應不過來,那五名士兵也不是傻子,若是現在還不知道趙長老的實力要比他們強的話,那他們乾脆直接一頭撞死在城門上算了。

「你可知道這裡是迪克城,你敢在這裡鬧事,還打傷了看守城門的士兵,你還真是找死啊!」其中一名瘦子士兵冷冷的說道,他這樣說也完全是為了震懾趙長老,他怕趙長老再上來把自己也給揍了,那可就操蛋了。

「我當然知道這裡是迪克城。不過,我只是想進迪克城辦事,可這個看守士兵卻一直不讓我進城,並且還要叫人修理我,難道我就站在這裡讓你們修理不成?」趙長老挺了挺胸膛,理直氣壯的說道。

「這……原來是這樣啊,不就是要進城嘛,您早說啊,快請進!」那名瘦子士兵眼珠子一轉,連忙換了一副嘴臉,一臉諂媚請趙長老進城。

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瘦子士兵還是懂的,眼前這個老頭實力這麼高,還不是他們這幾個士兵可以惹得起的,所以還是放他進城比較好,省得到時候再受皮肉之苦。

「那還不敢趕快讓開!」趙長老冷冷的說道。

「讓開,都趕快讓開,請這位老前輩進城!」那名瘦子士兵連忙給其他四名士兵使了一個眼色,說道。

「好!」另外四名士兵連忙向兩邊走去,將進城的路讓了出來,請趙長老進城。

「算你們識趣!」趙長老也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反正所有的事情都是之前那個看守城門的士兵惹出來的,而且趙長老也已經懲罰過他了,所以這件事情也就算是過去。

那名看守士兵五個小時之內估計都無法行動了,趙長老是知道自己那一拳的威力的。

於是,趙長老頭也不回的向迪克城中走去,他現在要趕快趕到那個送信的門派,將自己的信件用送信靈獸送出去。

那五名士兵見趙長老終於走了,也是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這大半夜的竟然還招惹上了一名強者,這還真是晦氣啊。

「兄弟,你怎麼樣了?」瘦子士兵走到了依舊趴在地上哀嚎的看守士兵身邊,一臉關心的問道。

「哎呦……疼死了……我活不成了!」看守士兵眼淚直流,臉上的肉也是一陣陣抽搐,趙長老剛才的那一拳實在是太狠了。


「你們過來兩個,咱們把他架到休息室去休息一會兒吧,他傷的有點重!」瘦子士兵起身,扭頭對著另外四名士兵喊道。

「嗯!」另外四名士兵立馬向這邊走了過來,來到了看守士兵的身邊。

「你們分出來兩個人,一個人抬腿,一個人抬手,把他抬到休息室吧!」瘦子士兵見另外四名士兵走了過來,開口吩咐道。

瘦子士兵說完后,另外四名士兵中便直接走出了兩名士兵。那兩名士兵分別蹲在看守士兵的身邊,一個人抬起了看守士兵的腿,另一個人抬起了看守士兵的胳膊,兩人抬著看守士兵,準備向城門下面的休息室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了迪克城的城門前。

「誰?」士兵們剛準備離去,便看到了黑影,這把士兵們嚇了一跳。

「別激動,我是要進城的!」胡王道緩緩走到了士兵的面前,說道。

剛才胡王道在不遠處看了半天,當他看到黑衣人和看守士兵起爭執的時候,也是愣住了,他沒想到一個賊竟然如此膽大,不過隨後一想,胡王道便釋然了,這個黑衣人也許並不是賊,哪有賊這麼膽大的,所以胡王道猜想,這個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歐陽家族的人,但是,歐陽家族的人大半夜來迪克城幹什麼呢?

不過胡王道見黑衣人已經進城了,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直接便化作黑影追了上去。胡王道本來是準備直接衝進迪克城的,哪成想竟然被這幾名士兵發現了,無奈之下,他也只有停了下來。

「你也要進城?大半夜的進城幹什麼?」 都市大高手 ,問道。

「我進城當然是要辦事啊!」胡王道隨口編了一個理由。

「辦事?」瘦子士兵顯然有點不太相信胡王道的理由,因為剛才趙長老也說自己要進城辦事,此時的這個胡王道也說要進城辦事,難道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情嗎?

「對啊,不然呢?難道你以為我是要進城偷東西的么?」胡王道開玩笑的說道。

「什麼,你要進城偷東西?」瘦子士兵嚇了一跳,連忙一臉謹慎的盯著胡王道,並且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我只是說笑而已,我進城真的有要緊的事情,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大半夜進城了!」胡王道聳了聳肩膀,很是無奈的說道。

「此話當真?」瘦子士兵還是不太相信胡王道。

「我騙你又沒有錢花!」胡王道白了瘦子士兵一眼,說道。

「好吧,那你進去吧!」瘦子士兵準備放行了,畢竟他們剛剛才在趙長老的手中吃了虧,所以此時還是驚魂未定呢,哪還敢輕易惹事啊。

「這還差不多,我要進城了!」胡王道嘴角一勾,心道:你們這六個廢物,連一個化靈境初期的黑衣人都打不過,還敢阻攔我,若是讓你們知道了我的實力,還不把你們嚇得屁滾尿流啊。

「您請進!」瘦子士兵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並且還往一邊靠了靠,生怕擋了胡王道的路。

其實迪克城的城門還是挺大了,城門大,那路自然也就寬了,就他們這六個士兵,就算手拉手站成一排,也不可能把路給擋住,別說是他們六個了,就算再來二十六個,也擋不住城門。

千金成長有空間

胡王道點了點,直接便向迪克城的城門內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被兩士兵抬著的看守士兵突然不樂意了,他今天晚上本來就一肚子火,剛才又被趙長老揍了,自然是更加不爽了,此時正好看到又有人進城,於是他便起了刁難之心。

看守士兵也顧不得小腹上的劇烈疼痛了,直接對著胡王道的背影大喊道:「前面那個雜碎,你他娘的給我站住,我沒讓你進城,你也敢進城?」

「嗯?」胡王道剛走了兩步,便聽到了身後傳來的叫罵聲,這讓他直接轉過了身子,看向了聲音來源的方向。

「嗯什麼嗯!就是說你呢,你給我回來,傻逼,我特么有讓你進城嗎?你敢私自進城,你知不知道這是死罪!」看守士兵罵罵咧咧的說道。

「你再說一遍,你罵誰是傻逼?」胡王道皺了皺眉頭,身為玄境強者他還從來沒被這樣侮辱過呢。

「說你呢,傻逼,怎麼?你不服來咬我啊!」看守士兵眉毛一挑,囂張無比的說道。

雖然現在看守士兵還被兩個人抬著呢,但他依舊還是沒有忘了囂張。

「你是不是剛才挨打沒挨夠啊?我看剛才那個老傢伙揍你揍輕了!」胡王道冷冷的說道,他一邊說,一邊向看守士兵走來。

瘦子士兵看著面色冰冷的胡王道,心道:壞菜了,這個看守城門的傻逼怎麼亂說話啊,剛才得罪了一個強者不說,現在又要得罪其他人,這還真是不知死活啊。

「你怎麼知道有人揍了我?你和那個老頭是一夥的?」看守士兵心有餘悸的問道。

「不是!」胡王道搖了搖頭。 「不是就好!」看守士兵一聽胡王道和剛才的趙長老不是一夥的,頓時鬆了一口氣,他也真的是怕了趙長老了,萬一眼前這個胡王道和趙長老真的是一夥的,那看守士兵絕對會立馬道歉的,但現在看來,兩人應該是沒什麼關係了,所以看守士兵也就不怎麼怕了。

「你什麼意思?」胡王道似笑非笑的看著看守士兵,問道。

「沒什麼意思!」看守士兵冷笑著搖了搖,隨即看向了瘦子士兵,說道:「兄弟,我現在有傷在身,不能動手,還勞煩兄弟幫我教訓一下這個傻逼。」

看守士兵現在被兩個人抬著呢,動都動不了,所以他便請求瘦子士兵出手了。

「什麼,讓我動手?我……」瘦子士兵看了一眼一臉淡然的胡王道,他總覺得這個胡王道非常的不簡單,搞不好就是什麼大人物,所以瘦子士兵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好了。

「怎麼?兄弟,這點小忙你都不肯幫啊?」看守士兵見瘦子士兵好像不太願意的樣子,頓時有些不滿了起來。

「不是不願意幫,要是教訓其他人,我肯定幫你,可眼前這個人有點不簡單啊。要不咱們還是算了吧,放他入城吧!我知道你有火沒地方撒,等天亮了,我帶你去找幾個姑娘,你看行不?」瘦子士兵總有一種預感,那就是眼前這個胡王道堅決不能惹,惹了就得出事。

「不行,我今天就要拿這個人撒氣,要是你被人揍了,你能忍?哥幾個,誰去幫我把那個傢伙揍了,我就請誰喝酒!」看守士兵顯然是準備將怨氣都撒在胡王道的身上了,讓看守士兵去找趙長老復仇,他可不敢。

「喝酒?」另外四名士兵一聽揍人還有酒喝,眼睛頓時亮了。

「對啊,到時候請你們喝好酒,再找幾個小娘子陪酒,怎麼樣?」看守士兵也不讓瘦子士兵幫忙了,而是去誘惑另外四名士兵了。

「好,我幫你揍他!」果然,聽看守士兵這麼一說,四名士兵中,頓時有一名士兵答應了。

「我也答應!」又有一位士兵答應了。

「我們兩個也答應,可是我們兩個現在正抬著你呢,騰不出手啊!」

「對啊!」

那兩名抬著看守士兵的士兵說道,他們兩個也被看守士兵的條件打動了。

「這好辦,你們先把我放到地上,然後你們四個一起去教訓那個傢伙!」看守士兵提議道。

「好嘞!」那兩名士兵連忙蹲下了身子,將看守士兵輕輕的放在了地上。

「你們四個上吧,回頭我一定兌現諾言!」看守士兵躺在地上,對著那四名士兵說道。

「放心,我們一定把他揍得滿地找牙,滿臉桃花開!」四名士兵一個個摩拳擦掌,顯然是已經準備動手了。

「嗯,動手吧!」看守士兵下令了。

「干!」四名士兵直接沖向了胡王道,準備圍攻胡王道。

而瘦子士兵則是默默的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切,直搖頭嘆氣,他現在只希望過會兒不要波及到自己。

「你們這四個不知道死活的東西!」胡王道看著向自己衝來的四名士兵,眼中閃過了一絲不屑。

胡王道身為玄境強者,就算站在那裡,讓這四名士兵全力打上一天,他也會毫髮無損的。

不過現在,胡王道顯然沒有那麼多時間了,他還要去跟蹤趙長老呢。

於是,胡王道緩緩的抬起了右手,輕描淡寫的微微一揮動右手,只見一道無形的波紋向那四名士兵飛去。

「嗡!」無形波紋的速度非常的快,在四名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便直接擊打在了那四名士兵的身上。

「噗!」頓時,那四名士兵就如同被汽車撞了一般,還沒有衝到胡王道身邊呢,便直接倒飛了出去。被擊飛的四名士兵在半空中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隨後便失去了生機,顯然這四名士兵直接被胡王道秒殺了。


「砰!砰!砰!砰!」四道重物落地的聲音響起,那四名士兵的屍體落在了地上,正好落在了看守士兵的身邊,四名士兵的屍體與看守士兵肩並肩躺在了一起,看守士兵被夾在四具屍體的中間。

「媽呀!」看守士兵真的快要被嚇死了,他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便有著四具屍體躺在了自己的身邊,這還是大晚上,真是太恐怖了。

而且這四名士兵的死相非常驚悚,皆是七竅流血而死,兩個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看守士兵越看越覺得害怕,他想移動一下身子,遠離這些屍體,可是,他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因為趙長老的那一拳正好轟在了他的丹田之上,給他造成了重創,沒有五個小時是根本恢復不過來的。

「找死!」胡王道拍了拍手,一臉不屑的向看守士兵走去。胡王道不是趙長老,他可不會顧及那麼多,像這種小人物,他想殺就殺了,絲毫不會憐惜。因為像看守士兵這種人,在他眼中就如同螻蟻一般。

「你想幹什麼?」看守士兵抬起頭,看著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的胡王道,嚇得渾身都哆嗦了起來,他現在好想站起來跑啊,可是他越是緊張,四肢就越是沒有力氣。

「不想幹什麼,只是覺得你和這四具屍體躺在一起還挺般配的,所以我也準備將你變成一具屍體!」胡王道一臉冷漠的說道。

「你別胡來,這裡可是迪克城的城門口,你要是把我殺了,你會惹上大麻煩的。我告訴你,我大表舅的師弟的姐夫可是迪克城的執法隊長,我二姨父的師兄的遠房親戚也是迪克城的領導,其地位僅次於迪克城的副城主。」看守士兵哆哆嗦嗦的說道。

「你說完了嗎?」胡王道不耐煩的問道。

「我說完了,你知道我的背景了吧?我也是有背景的人,你是不是準備放過我了?」看守士兵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聽完你的話,我覺得你挺煩的,所以我決定提前送你上路!」胡王道冷冷的說道。

「大俠,別啊,我真的錯了!」看守士兵哭了,自己引以為傲的「背景」都沒用了,那豈不是死定了。

「你太煩了!」胡王道微眯雙眼,他現在在想用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幹掉看守士兵,會比較省事。

「大哥,求您了,放過我吧,只要你放過我,我就不煩您了,真的!」看守士兵現在真想跪在胡王道的面前,給胡王道磕幾個響頭,可惜,他現在根本站不起來,只能老老實實的躺在地上等死了。

「我覺得,殺掉你,我也會不煩的!」胡王道冷冷的說道。

「別殺我了,您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吧!」看守士兵真的是怕了,剛才胡王道斬殺四名士兵的一幕現在還在他的腦海中回放著呢,看守士兵知道,眼前這個傢伙絕對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狠人,從剛才那一下就能看得出來,這可要比剛才的趙長老厲害多了。

「我不喜歡放屁!」胡王道想來想去,他覺得用任何一種方式殺掉看守士兵,都是浪費力氣。

「大爺,求求您放過我吧,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特么是王八蛋,我特么該死,我不應該招惹您的!」看守士兵哭喪著臉說道。

然而看守士兵的話,胡王道一句都沒有聽進耳朵里,胡王道在一直掃視著四周,他在想用什麼方法幹掉看守士兵會比較省力氣,因為像看守士兵這種弱渣,胡王道連動手的慾望都沒有了,但胡王道又不想放過他。

「有了!」胡王道四處看著,突然看到了默默站在一旁的瘦子士兵,這讓胡王道頓時有了主意,於是他直接對著瘦子士兵開口道:「喂,那個瘦子!」

「啊?」瘦子士兵正在愣神呢,剛才那四名士兵被胡王道秒殺的那一幕可是把他給驚壞了,與此同時瘦子士兵也在暗自慶幸,若是剛才自己也上去了,恐怕現在死的就是自己了吧。一想到這裡,瘦子士兵後背就一陣陣冒冷汗。然而就在瘦子士兵愣神的時候,胡王道的聲音卻打斷了他,這可把瘦子士兵嚇了一跳。

「啊什麼啊!我問你,你想活命嗎?」胡王道白了瘦子士兵一眼,問道。

「大哥,我可沒有要找您麻煩的意思,您可千萬不要殺我啊,我剛才一直站在旁邊,都沒動手,不僅如此,我還一直勸他們,讓他們不要找您的麻煩,可是他們不聽啊,我也沒辦法啊!」瘦子士兵還以為胡王道也要殺自己呢,頓時嚇得不輕。

「我知道。但畢竟你和他們是一夥的,雖然你沒動手,但你也是他們的同夥。」胡王道說道。

「啊?」瘦子士兵本來就瘦,此時聽胡王道這麼一說,直接站不穩了,一屁股便坐在了地上。

「別啊了!雖然你也是要死的,但我可以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胡王道繼續說道。

「什麼機會!」瘦子士兵一聽自己還有機會,頓時眼睛一亮。

「去給我殺掉地上躺著的那個傢伙,我就可以饒你一命!」胡王道指了指躺在屍體中間的看守士兵,說道。

「什麼,您讓我殺了他?這……」瘦子士兵顯然有點不理解胡王道的意思。

「怎麼?你不願意嗎?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殺了他,我饒你一命,要麼我把你們兩個都殺了,你自己選吧。」胡王道到冷冷的說道。

「我……我殺了他,以後我還怎麼在迪克城混啊,若是讓城主或者迪克城執法隊知道了,那我就死定了!」瘦子士兵猶豫道。

「呵呵,看來你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啊,我的意思是,讓你幫我殺了他,也就是說,實際上這個傢伙是我殺的,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條命算我身上。」胡王道笑了笑,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瘦子士兵恍然大悟。

「怎麼樣?動不動手?殺了他,你就可以活命,不然的話,你們兩個都要死!是死一個比較值,還是死兩個比較值,這就不用我告訴你了吧?」胡王道淡淡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