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能看到有一點點,你那個外甥不在這裡。」

「怎麼可能,難道這裡還有什麼秘密通道?」

「那是肯定的,狡兔三窟你不懂!」

「也就是說,我外甥逃走了?」

「嗯,而且可能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聽了此話,木風急忙奔出水簾洞。

「通叔,留下一人照顧劍影,其他人開始搜索這片山脈,一定要把小少爺找出來!」

木通不敢多問,雖然他很疑惑,他命水影留下,自己則帶著雲影,風影立刻行動。

向宇在石室內,看著外面的情況,雖然那幾人都離開了,不過他還不放心,他要等一個月,等一個月後木風等人都死心了離去他再出去!

六天以後,洞門口發生了一場大戰。幽鬼竟然回來了,他放不下水簾洞里的那些東西,想回來取走。

可他剛到這裡,一把劍就擋在他身上,是木風。兩人打了兩個時辰,最後幽鬼不敵落荒而逃。

又過了九天,幽鬼再次回來,這次又遭遇了木風,又一次不敵而逃走。

洞內的向宇不禁有些擔心。

難道木風猜到自己還藏在洞中!

還是………………

當幽鬼第三次來的時候,木風拼上全部修為,好像要徹底將幽鬼解決。

兩人激戰了三個多時辰,最後將幽鬼逼到自爆。

在這之後,木風在洞旁的石壁上刻下一行字,然後就神色黯然的離去了。

雖然看到木風離開,但向宇還是不放心,他決定在洞里待上三個月,突破到聚靈境之後再離開。

幽冥雙鬼藏的東西很多,以靈藥為主,雖然大部分都不及當日那枚萬年朱果,但勝在數量極多。

可當向宇看著石台上的一大堆靈藥,卻有些頭大。大部分的靈藥他根本就沒見過,也不知道有什麼功效,所以不敢亂用,誰知道那顆會不會有毒。亂吃說不定會死人的!

「要是有一本書,記載這些葯的功效用法就好了。」向宇有些無奈的自語道,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


「我怎麼這麼笨呢,那些書,還有那些捲軸,裡面肯定有關於藥材的介紹。」

他急忙將自己收起來的那些書都取出來,一陣翻找,果然,一部厚厚「萬葯錄」出現在在他手中。


大略的翻了翻,果然是有圖有真相,這倒是省了很多麻煩。

向宇對著書上的圖,還有描述,分辨著石台之上的那一堆靈藥。

「青靈果,低品靈藥,治療內傷有奇效!」

「天毒草,中品毒藥,熔身境三重天以下修者服之立死!」

「玄雲藤,中品靈藥,煉骨之葯。」

「紫羅葉,…………」

「冰清果,…………」

「火龍角,…………」

「九天神葉,神品靈藥,起死回生,凝神固魂,服九彩九葉可不死不滅!」

看著這部「萬葯錄」的最後一頁,「九天神葉」這四個字在向宇腦海中駐留。

「天下真的有這種逆天的神葯?」

「就算有,現在又能救得了誰!」

向宇搖了搖頭,把書合上,不再想這些。他用了四個時辰將這裡有的葯都認了一遍。

老鬼雖然收藏的挺多,但神品靈藥卻沒有一樣,畢竟神品靈藥是靈藥的巔峰,一般大的修行世家都不一定有,只有像木風的木家這樣的大世家才會有一些,而且是當做寶物珍藏著,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動用的。

向宇手中拿著幾個玉盒,這些是他從剛剛靈藥里挑出來的幾株,都是提高功力的。雖然較那顆萬年朱果還差的遠,但藥效正好在向宇自己能控制的範圍內。若是藥效太強,沒有幽冥雙鬼這樣的高手在旁協助,搞不好會撐破丹田,經脈盡碎的。

這就是飯要一口一口吃的道理。

打開一個玉盒,裡面是一株紫色的靈芝,有五六百年的年份。這是一對靈藥里最低級的,卻完全能夠無無風險的使用。

向宇將其取出,看了一看,沒有猶豫直接塞進嘴裡。

凡是靈藥,大部分都是入口即化,所以根本就不用嚼。

葯入腹中,向宇馬上盤腿坐下,他需要引導這靈藥產生的靈氣在體內經脈中流轉,到達手腕的印記處,否則那些靈氣進不了丹田會到處亂竄的。那印記就相當於一個丹田,靈氣在進入丹田后才能將藥效完全發揮出來。

紫色靈芝化成的靈氣,在流經各個經脈後進入到那印記內,一段時間后,一股壯大了許多的能量從中湧出,開始流轉在經脈里。

向宇感覺渾身一陣發熱,那顆靈芝的藥效完全發揮出來了,現在他需要不停的運功,將藥效完全吸收。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就過去了三個時辰,而向宇也停了下來。

修為稍有進境,不過與聚靈境還是有不小的距離。

向宇起身坐在石台邊上,托著下巴沉思著。

按現在的進境何時才能有打敗木風的實力。

還有,自己在修鍊,在提高修為,難道木風就停止不前嗎?

若是如此,那那個希望也就成為泡影了吧!

這樣我怎麼能甘心呢!

速度,怎樣才能將修鍊的速度提高一些!

向宇有些苦惱,想了這麼多才發現自己的希望是那麼渺茫。現在幽冥雙鬼也只剩幽鬼,而且逃的不知蹤跡,沒有人在旁指導,自己只有孤身一人獨自修行。

「也許我太心急了吧,修鍊這件事哪能那麼容易。」向宇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水簾洞內雖然安全,可總不能一直待下去,就算在這修入化天境,恐怕也不是木風的對手。而且不知幽鬼到底死沒死,若是沒死,那老鬼肯定還會回來的,畢竟這裡這麼多家當呢!要是老鬼回來,那自己就要遭殃了!

想著這些,向宇馬上做了決定,以最快的速度修入聚靈境,哪怕是不休息不睡覺,不吃東西。然後馬上離開這裡,去距離木月州最遠的地方。

修鍊之途,不能只是坐著練功,還需要歷練,需要戰鬥,需要感悟!

定下心來,向宇真正的瘋狂起來, 從魔紀

對於這部功法的來歷,向宇他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狂人才能創出這樣的功法。

而且要自創功法,那修為必須要在化天境七重天以上。這九州大地能有多少這樣修為的人,幽冥雙鬼的師父顯然不具備這樣的修為。

向宇突然腦中靈光一閃,以前他聽木風講過什麼,大概三千多年前,木家的家族實力強大的離譜,當時家中化天境的修者達三名,只是就在這巔峰時期,其中一個人練功走火入魔,另外兩人為制服其,三人最終都消失不見了,這以後木家慢慢沒落。而那個那走火入魔的人名號叫「裂天血魔」。

; 這個猜測很大膽,向宇感覺這部功法就是關鍵,也許等到自己修鍊有成,就能知道這個猜測是否正確!

現在也不想這些沒用的了,趕緊練功吧!

………………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向宇除了吃喝拉撒都在這間石室里,沒有休息,沒有睡覺,只有無休止的修鍊。

勤奮是進步的必要條件。

就算天賦再高,也不可能坐著不動就會提升修為。

所以向宇懂得,自己的天賦資質只能算一般中上,但這些自己可以靠百分之一萬的勤奮努力來彌補。

手腕處的那塊印記,每天都在明明滅滅,那是印記中的能量一點一點的在釋放出來。

又過了十天,向宇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翻騰不止,這是要突破了。聚靈境,體內的能量返璞歸真,又可重新化為靈氣,只是此時的靈氣與從外界吸收的靈氣大不相同。這種靈氣是修者自身專屬,比外界的靈氣要精粹的多。

其實靈氣也是能量的一種表現形式,只是能量是單純的質,而靈氣則是多了一些其他的屬性。

修鍊一途,能量與靈氣之間的轉化和蛻變是必不可少的。在引氣境天地靈氣被引入體內,不能做任何轉變,也沒有攻擊力,只是沖刷身體,強健體軀。到了融氣境,就可以將天地靈氣化為單純的能量。而化氣境,修者就可以使用體內的能量。到了聚靈境,就是能量轉化為專屬靈氣,聚而不散,存在於丹田氣海,修者可隨意動用。

向宇現在就是要突破入聚靈境,他的丹田被封,這些能量都會聚集到他手腕的印記內。只是正常的丹田,修者自己是可以感應的,了解其中的變化。可是向宇的這塊印記他卻是感應不進去,只知道靈氣和能量出來進去,根本不知道其中有什麼!

此刻,向宇只能靠能量與靈氣的轉化來判斷自己的境界了。

那塊印記不斷的釋放出能量來緩解身體經脈里正在翻騰的靈氣,這些能量一遇靈氣就被同化。

而那印記中似乎有無窮無盡的能量,持續不斷的釋放了近三個時辰,向宇經脈內的靈氣已經在飽和,將經脈暫時性撐的擴寬了三倍有餘。

如果此時這些靈氣還不能進入丹田內聚集起來,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轉化,那全身的經脈都會被撐破,那就相當於半個廢人了。

而此刻向宇體內就是這種情況,越來越多的靈氣找不到丹田的位置,因為那塊印記還在不斷的輸出能量。

現在向宇的身體膨脹的像一個氣球,七竅都流出血來。他咬著牙堅持著,嘴裡還嘟嘟囔囔的。

「這破功法,怎麼回事,是不是要爆體而亡了!」

到了現在,那印記還在輸送能量,根本就不管向宇的死活,他的身體還在膨脹,皮膚表面已經滲出血了,身體內已經有些經脈被撐爆了,龐大的靈氣衝擊著血肉,疼痛再次升級。

劇烈的疼痛讓向宇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這樣?

果然啊,沒人練過的功法,我果然是個實驗品!

就在向宇的意識快要消失的那一刻,一個白衣青年的影子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面無表情。

這道身影讓他的意識瞬間清醒。

不能死!

一定不能死!

這次的機會我一定要把握住。

這是我的希望啊!

他咬著牙強行開始運功,調整身體內暴漲的靈氣。

給我沖,衝進那印記。

龐大的靈氣順著經脈流向一個方向,儘管那印記還在向外輸送著能量,但輸送的速度終究比不上這一刻全身經脈里的靈氣的量,這些靈氣一舉沖入那快印記。緊接著,全身的靈氣突然遇到一股強大的吸力,那塊印記發出的吸力。

膨脹的身體漸漸恢復過來,向宇那全是鮮血的臉露出一絲略帶苦澀卻又興奮的笑容。

終於是成功了!

印記吸收靈氣還在繼續,漸漸的經脈里的靈氣已經十去仈jiu了。就在向宇以為應該停止的時候,那些靈氣還是不斷的湧入印記。

這還真是徹底啊!

不到一刻鐘,向宇全身的經脈中已經沒有一絲靈氣了。

而吸入大量靈氣的印記在閃了幾次光后就再沒有任何變化。

可現在向宇身體還有很多受損的經脈,這些都需要靈氣的滋潤修復,偏偏這時候那印記沒動靜了,向宇也感應不到其中的情況。

等了有一刻鐘,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向宇現在動都不敢動,渾身撕裂般的疼痛。

他娘的,用得著這麼折磨我!

向宇感應到自己的經脈有一些都開始萎縮了,這要是再不用靈氣修復,就要殘了,甚至會死。而且萎縮后的經脈只怕非上品靈藥不可治了。

向宇咬了咬牙,忍著劇烈的疼痛站起來,在那堆靈藥里翻找,終於他找到了那顆「青靈果」。

不管了,活命要緊!

向宇將那顆青靈果塞入口中,馬上就感覺一股清涼之意從口中蔓延到腹中,緊接著全身的經脈都是一陣輕鬆。

他長出一口氣,暗自慶幸,多虧自己找了本「萬葯錄」,要不然現在有葯也不知道用那個。

就在青靈果的藥力修復滋潤著向宇體內受損的經脈時,那快印記卻有了動靜。

一股強大的靈氣釋放出來,向宇一驚,暗道倒霉。可當他感應到那股靈氣緩緩的溫和的流經自己的經脈時,不禁鬆了口氣。

真是夠狠的,這不是耍我嗎!

不過還不錯,進入聚靈境了,實力算起強大了一截。

向宇滿意的感應著體內的情況,不過回想起剛才的過程,又心有餘悸。

這要是每次突破都這樣,命懸一線的,指不定那次就掛了怎麼辦!


向宇突然想到什麼,眼睛微眯。

我的丹田是被木風封印的,也就是說能封印也就能解封。若是以後我實力強大了將這丹田上的封印解開,是會和印記衝突,還是會正常的可以修鍊。

若是可以正常修鍊,那我多了一顆「丹田」,會不會比一般同境界修者強大。

向宇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很期待,若是有一天自己真正的丹田解封了會是什麼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