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難道就放任他不管?」上官涯憤憤不平。

「不」上官岳搖了搖頭,陰狠狠的道:「此子必除!」

此刻的帝星辰,完全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直到雲飛燕這深情一吻,才讓他猛然反應過來,不由得攔住雲飛燕的柔嫩小蠻腰,笑嘻嘻的道:「你這丫頭,是被我的英姿所迷惑,想要以身相許么?」

「我….誰要以身相許,流氓。」先前只是出於激動,興奮過了頭,才會做下出格之舉,而此刻被帝星辰這樣攬住蠻腰,雲飛燕則是小臉粉紅,不好意思的推開了帝星辰。 第一一七二章神玄之上

「嗚啊~~~~」

可就在這時,那躺在不遠處的丁仇,卻是痛苦的嚎叫起來,並且他的身體一陣抽搐,氣息開始變得極其虛弱,到的最後蒼白的肌膚變得鐵青,甚至雙眼上翻,口吐白沫,彷彿將要死去一般。

「該死,不過是一場切磋而已,你竟然對丁仇下殺手!」見勢頭不對,那風火城的城主沖了上來,指著帝星辰怒斥道。

「放屁,先前丁仇出手比帝星辰還要狠辣,若不是帝星辰實力過人,恐怕已經死在了他的狂轟濫炸之下。」

「你現在竟然怪他下殺手?他如果下殺手,丁仇早就死了,怎麼還會躺在這裡喘著氣?」站在帝星辰身旁的雲飛燕,憤憤不平的反駁道。

「…………..」而對於雲飛燕的責罵,那風火城城主則是一陣無言,顯得非常尷尬,他可以指責帝星辰,甚至對帝星辰出手,但是面對這位雲家二小姐,他卻是連反駁都不敢。

「丁仇此刻的傷勢,並非帝星辰所創,乃是他自己所為。就在這時,那雲惋惜緩步走了過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風火城城主不解。「決殺天傷拳,共有七層,每一層都可激體內潛能,獲得乎尋常的力量,而這種力量也是有所代價的,每一層,都會對身體造成一定的傷害。」

「傳說修鍊到第七層,會獲得己身幾十倍的力量,但是在這力量消失之後,卻會癱瘓不起,自此喪失全部修為。」

「決殺天傷拳,大有此拳一出,必然決殺敵手之勢,但卻也是一種真正的雙刃劍,獲得的力量越強,付出的代價越大。」

「這丁仇修鍊到第三層,雖然還不至於毀掉自己的修為,但也會受到極大的創傷,至少要修養兩個月,才能下床。」看著那慘嚎不斷,承受著巨大痛楚的丁仇,雲惋惜詳細的講述道。

聽得此話,帝星辰等人都不由得將那憐憫的目光,投向了丁仇,物極必反這個道理,此刻就驗證在丁仇的身上。

不過此時此刻,雲惋惜卻將那意味深長的目光,投向了帝星辰,能夠將丁仇逼到這種地步,並且最終獲得勝利,眼下還可以跟沒事人一樣站在這裡,帝星辰給她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這樣的天才,她不知道她白虎宗有沒有,但是至少是她所見過的人中,天賦最為可怕的一個,她很難想象,當帝星辰與她同齡之時,會強到何種地步。

至此之後,新秀大會落幕,帝星辰帶給了人們一個巨大的驚喜,他與丁仇的一戰,堪稱經典,被譽為歷屆秀大會以來,最為精彩的一場對決。


而帝星辰留給人們的印象,是不可磨滅的,人們覺得他們見證了一個天才的誕生,雲城出現了一個天才。

這個天才很可能會改變一個城池的命運,所以雲城,也因此備受矚目,許多看不起雲城的人,都開始與雲白山套近乎,之所以會如此,自然也是因為帝星辰。

雲城因為帝星辰,得到了此次新秀大會的冠軍,得以免除今年的貢稅,這讓雲白山很是高興,但最高興的卻不是得以免除貢稅,而是雲城出現這樣一個人才,讓他臉上有光,讓他終於得以在諸多城主面前,抬起頭來。新秀大會就此落幕,在所有人都在圍繞帝星辰這個名字,議論紛紛之際,帝星辰卻並沒有離開朱城,而是受雲博邀請,在朱城小住幾日。對於這種事,所有人都能理解,帝星辰的天分已經展現,凡是有點智慧的人,都會極力拉攏,莫說雲博,就連其他城的城主,也是開始打聽帝星辰的消息。


「帝星辰,你這傢伙又不聽我的話,忘記我告訴過你,修鍊要循環漸進么,你這樣下去,早晚會有吃大虧的。」

朱城的某座花園內,帝星辰與雲飛燕並肩而行,雖然為帝星辰此次獲勝感到開心,但這個妮子,卻也在為帝星辰急增長的修為而擔憂。

「嘿,你這丫頭就放心吧,我帝星辰是什麼人,你還不了解么?我不是急功近利的人,關於修鍊之事,我心裡有分寸,我不會害自己。」

「倒是你們姐妹,出身如此豪門,為何要選擇加入飛凌學院呢?」帝星辰感覺雲飛燕情緒不對,趕忙轉移話題。

談及此事,雲飛燕甜美的小臉頓時一變,浮現出為難之色。

「算了,如果不方便,當做我沒問就是了。」帝星辰識趣的笑了笑。

「不是的。」見狀,雲飛燕則是頓時緊張起來,似乎很怕帝星辰對她有什麼看法。小心翼翼的環顧四周之後,一把拽住帝星辰的胳膊,將帝星辰拉到了一個房間之內。

將房門關閉后,雲飛燕又透著門縫仔細的向外觀看了一會,然後看向帝星辰道:「你用精神力感應一下,看附近有沒有人。」「感應過了,很安全。」帝星辰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但越的好奇起來,因為他總覺得這裡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

「並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這件事關係重大,本是不能對任何人提起的,不過你既然問了,我便告訴你吧!」

「如果是秘密那就算了。」帝星辰笑了笑,他並不想難為雲飛燕。

而這一刻,雲飛燕則是咬了咬牙,然後道:「你覺得白虎皇朝歷代的人物中,誰最厲害?」

「白虎皇朝最厲害的自然是皇室的白虎帝呀!」

「不是。」雲飛燕搖了搖頭,道:「白虎帝慕蒼白,的確厲害,不過他並不是白虎皇朝出現過,最厲害的人物。」

「喔?還有人比他老還厲害?」帝星辰越佳好奇。

「恩,不過這只是一個傳說,一個沒得到驗證的傳說,傳說在一萬年前,這裡還是一片荒野,那時的人口,遠不及現在的百分之一。」

「白虎皇朝還沒有出現,各個宗門也沒有崛起,修武這個詞對於人們來說都很陌生,因為那個時候掌握修武法訣的人,是不會將修武之法,傳給外人的。」

「所以當時在白虎皇朝中修武者很少,只有幾個世家懂得修武之法,這幾個世家則分別佔據著白虎皇朝的九大地,而佔據著我們這塊地方的世家,叫做青家。」

「青家?難道他們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帝星辰問道。

「沒錯,九大世家都很特殊,他們九大世家實力相當,形成了各佔一地,互不侵犯的鼎立局面,這種局面保持了大概有兩百年之久,卻因為一場變故而改變了。」雲飛燕說道。「變故,什麼變故?」帝星辰越發好奇。

「那一年,青家生下一子,那子降生之日,天現金色霞光,籠罩整個天空,四隻龐大的巨獸,在空中奔騰咆哮,震動了整個大陸。」「而那子更是天資聰慧,相傳他降生一個月,已會開口說話,第二個月,已會直立行走,一歲的時候,開始學習琴棋書畫,五歲時熟讀天下古書。」雲飛燕說道。

「天下間竟有這樣的神童?」帝星辰吃驚,這樣的成長速度,的確超乎常人的認知。「這還不算什麼,最主要的是此子七歲的時候,身體骨骼已是極佳,相當於普通人十二歲的身體,所以在他七歲的時候,便開始修武。」「最為恐怖的是,在修武方面此子也是非常厲害,九歲踏入玄皇境,十一歲踏入玄宗之境,十三歲已是踏入玄尊之境,十五歲居然已經是神玄之境了,後來,此子橫掃白虎皇朝的各路高手,讓青家成為了白虎皇朝的霸主。」「竟然這麼厲害?十五歲踏入神玄之境,橫掃白虎皇朝?」

帝星辰再吃一驚,神玄之境乃是至今為止,人們所知的修武巔峰,那子十五歲便已踏入,未免也太過可怕了。

帝星辰如今已有二十一歲,修為在神玄一重天,以被許多人認為是天才之流、而那位十五歲就已踏入神玄之境,這未免太過了得了,就連帝星辰也是吃驚不已,因為自己和那位比,簡直平庸至極。

「厲害么?厲害的還在後面,他在十八歲的時候,已經是神玄九重天了,二十歲之時踏入了一個全新的修武境界。」

「全新的修武境界?」

「具有君臨天下之勢,掌握移山填海之能,舉手投足都可將一方城池毀滅,屠戮眾生性命若踩死一片螞蟻,乃是天下間真正的君王,主宰眾生命運,所以人們稱呼這一境界為君玄之境!也就是神玄九重天之後,便是君玄之境了」「君玄之境?原來在神玄九重天之後,還有君玄?」帝星辰吃驚不已,不由得問道:「此子究竟叫做什麼?」

「他叫做青玄天」蘇美回道。

「青玄天」帝星辰深深的記住了這個名字,因為他不得不記住這樣一個人物,一位真正的天才,真正的大人物。

「青玄天才是我星空大陸所出現過,最為厲害的大人物,只不過此事過去太久,星空大陸又發生過很多變遷,所以事到如今少有人知罷了。」 第一一七三章邪氣上身

「不過最為奇怪的是,在青玄天成為君玄之境不久,便突然消失了,對於他的消失眾說紛紜,有人說他離開了,因為星空大陸已經無法容納於他,還是因為有什麼事情就無人知道了。」

「也有人說,他逆天修武,有違武道,遭到天譴,在成為君玄那一年便死了。而目前來說,他死了的說法,最為靠譜。」

「真的死了么?那樣厲害的人物,就這麼死了?」帝星辰有些不信,那樣厲害的人物,怎麼可能說死就死了。

「這個就不是我們所知道的了,據說青玄天死後,他的武技居然被飛凌學院第一代院長得到了,而且第一代院長實力也是強大無比,當年的名氣不比凌天學院弱,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飛凌學院漸漸的落陌了。」

「如今飛凌學院雖然衰敗不堪,但是因為當年第一代院長掌握的絕學,都沒有被傳承下來,不過很有可能還在飛凌學院之內。」

「這便是我和姐姐留在飛凌學院的真正的原因。」雲飛燕道出了實情。

「原來是這樣。」而知道真相的帝星辰,更是激動不已。原來神玄之境之上居然是君玄之境。

「此事,乃是不可外傳的秘密,若是被白虎宗或者麒麟王府知道的話,定然會掀起一場大風波。」

「甚至會牽動白虎皇朝,若是被這個龐然大物知曉的話,恐怕會馬上付之行動,到時候我們就一點好處也得不到了。」雲飛燕凝重的提醒道。

「放心吧,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告訴第二人。」帝星辰舉手保證,而後又笑嘻嘻的道:「倒是你這丫頭,將這樣的秘密告訴了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上我了?」

「你…不要臉,誰會喜歡上你!」被帝星辰這樣一說,雲飛燕頓時小臉變得通紅,連那白嫩的勃頸處也是通紅一片,竟然推開房門跑了出去,而後指著帝星辰道:「這就是你住的房間,沒事別亂跑。」

到了天色將黑之際,雲博特意為帝星辰舉辦的晚宴也開始了,桌子上只有雲飛鳳,雲飛燕,帝星辰,雲博四個人。

但是這桌子卻很大,桌子上擺滿了豐盛的酒菜,基本上都是帝星辰沒吃過的,只看一眼便可讓人食慾劇增,只不過因為桌子太大,所以四個人坐的很散。

「笨蛋,你怎麼就知道吃肉啊,嘗嘗這個,素食的味道,有的時候更美味。」

不過令人無語的是,雲飛燕竟然主動湊到帝星辰身旁,不斷的為帝星辰夾菜,甚至還喂帝星辰吃,而帝星辰也毫不客氣,二人就這麼相互夾菜,喂飯,那叫一個甜蜜。

對於這樣一幕,早知自己妹妹心意的雲飛鳳,只是玉手掩口咯咯直樂,而那雲博可就滿腦門子的黑線,卻也不能說什麼,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在這酒宴之上,雲博舀出了新秀大會的獎勵,一塊上古時期的龜甲。

而對於這一舉動,帝星辰也沒有推辭,因為這是他應該得到的,如果自己沒有得到冠軍,或許這塊龜甲就是丁仇的了,想不到自己來一躺白虎皇朝居然能夠得到一塊上古龜甲,這讓帝星辰非常的興奮,這已經是第五塊龜甲了,要是自己把所有龜甲湊齊,那威力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了。

酒宴過後,帝星辰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可是剛剛回到房間,房門便被敲響了,一個丫鬟來找帝星辰,說大小姐雲飛鳳有請。

對於雲飛鳳,帝星辰頗具好感,所以自然不會推辭,便在丫鬟的引路下,走進了雲飛鳳所居住的宮殿。

而在帝星辰剛剛進入宮殿之際,兩道身影卻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一位是朱城城主雲博,另一位則是發須皆白的精瘦老者。

「安排好了么?」望著自己女兒的宮殿,雲博開口道。

「城主放心,從今以後,這帝星辰就算是我雲家的人了。」老者詭異的笑道。

雲飛鳳所居住的宮殿,不是很大,但卻很精緻,尤其宮殿內部的裝飾,獨具一格,很是大氣。並且宮殿內到處散發著芳香,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的住所。

「帝星辰少爺,請喝茶,這是大小姐特意叫我為您準備的,上等香茶。」丫鬟端上一壺香茶。

「多謝!」

帝星辰酒宴之時,吃了不少菜,也喝了不少酒,如今這杯香茶倒正是帝星辰所需要的,尤其是此茶之香氣,很是特殊,簡直有著一種說不出的誘惑力。

「哈~~好茶。」

帝星辰一口將一杯香茶幹掉,感覺尚未止渴,乾脆將茶壺拿起,灌入自己的口中,直到將整壺香茶喝光后,才意猶未盡的擦了擦嘴,道:「大小姐現在何處?」

「大小姐說她在頂樓等你。」丫鬟笑道。「喔,讓我上去么?」帝星辰感到有些奇怪,怎麼邀請他過來,又不親自來接見,反而讓自己上去找她呢?

不過仔細想想,帝星辰倒也能夠理解,雖說如今帝星辰在雲家是客,但畢竟雲飛鳳一個女孩子,臉皮薄。

想到此處,帝星辰便向樓上走去,而那位丫鬟則是詭異一笑,關上了宮殿大門,悄悄的離開了這座宮殿。

這座宮殿共有五層,帝星辰緩步而上,剛走到第二層便感覺身體有些不對,渾身發燙,腹下升起陣陣邪火,定目一望,已經支起了小帳篷。

「我靠,怎麼回事?!」帝星辰有些無言,趕忙整理一下長袍,掩蓋住自己的巨物,不然讓雲飛鳳看見,絕對會被當做流氓。

帝星辰繼續向上走,可走到第三層,下面就越來越漲,這讓帝星辰很不舒服,雖然年輕氣盛,一桿獨立是常有的事,但是如這般強硬,卻還是第一次。

「媽的,不對,莫非是今晚的酒宴之中,有什麼大補之物,激發了我的雄性?」

帝星辰意識到了不對勁,這不是他正常的狀態,此刻脖子紅連粗的,體內的血液都在沸騰,彷彿一把無名之火,將他的整個身體點燃。

而這無名之火,也就是傳說中的邪火,會讓人的大腦被慾望佔據,想要做男女之事,若不發泄,會對身體不利。

「我日,看來東西真不能亂吃。」

帝星辰發愁,趕忙調轉體內玄氣,壓制了一下體內的邪火,不得不說,玄氣的力量很是奇妙,這一運轉,的確起到了一些效果。

感到自己那沸騰的慾望,得到控制之後,這才敢繼續向上走去,可是當帝星辰走到第四層的時候,從第五層突然飄來一陣芳香。這像是某種花香,令人神往沉迷,帝星辰不由自主的被其吸引,加快了向上的腳步,可剛剛走到第五層,帝星辰便聽到了陣陣水花的聲音,並且撲面而來的是陣陣霧氣。

這一刻,帝星辰凌亂了,下意識的想到了某種可能,這樣的場景雖然他第一次經歷,但怎麼想都像是女子沐浴的地方。

「糟糕。」而就在這時,帝星辰突然發現,自己的玄氣開始急速消散,瞬間失去了所有玄氣,彷彿自己的修為被人抽干,這麼多年的修武所得,全部消失一樣。

換做平常,帝星辰也許會靜心去想,找到自己修為消失的原因,但是此刻的帝星辰,卻是一陣慌亂,因為他那被玄氣壓制住的慾望,已是狂涌而出,並且比之先前,強烈了數倍。

此時此刻,被慾望沖腦,帝星辰已是快要喪失理智,下意識的便要離開此處,否則總覺得會有不妙之事發生。

「鐺啷啷」可是慌亂之間,帝星辰卻不小心將一個瓷瓶碰倒,雖然沒有摔碎,但還是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誰?」就在這時,一道凌厲而甜美的女子聲音突然響起,正是雲飛鳳。

「別過來!」帝星辰下意識的呼喊,因為單單是聽到雲飛鳳的聲音,他已是無法忍受,天知道若是看到那如狐狸精一般的雲飛鳳,他會做出怎樣的事來。

「帝星辰,是你么?」聽得帝星辰的聲音,雲飛鳳的警戒明顯鬆懈,只聽一道水花濺起的聲音響起之後,一陣輕柔的腳步也是緊隨而至。

這一刻,帝星辰本想離開,可是當從那蒙濛霧氣中,看到一道妖嬈的倩影之後,他卻是不由得停下了腳下的步伐,而是將一雙邪火密布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那道倩影。

雲飛鳳自霧氣之中踏出,渾身上下之包裹著一件白色的浴巾,將那妖嬈的身軀勾勒而出,雪白的香肩美腿,全部裸露而出。

那濕漉漉的長發散落在香肩之上,滴滴水珠還在圍繞著她那細膩柔滑的肌膚,緩緩滑落,美,美到了極致,無論還是那如狐狸般的臉蛋,還是這如魔鬼般的身材,都讓人只看一眼,便慾火叢生。

「帝星辰,真的是你,你怎麼來這裡了?」看到帝星辰,雲飛鳳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嫵媚一笑,彰顯風情萬種,尤其是那柔和而甜美的聲音,更是將帝星辰最後的意識瓦解。 第一一七四章兩人都要

「嗖」這樣的雲飛鳳,換做常人都難以自控,何況早以被邪火吞噬的帝星辰,他雙臂張開,雙腿用力一蹬,以一個蛤蟆落地式,撲向了美艷的雲飛鳳。

「你幹嘛。」

見到帝星辰向自己撲來,雲飛鳳頓時花容失色,感到不對勁的她本想閃躲,可是卻發現自己的體內,竟然連一絲玄氣都沒有,儘管眼睛能夠看清楚帝星辰的動作,但身體卻跟不上反應。

「啊~~~」

一聲尖叫傳來,雲飛鳳以被帝星辰撲倒在地,被其壓在身下,這一刻雲飛鳳的雪白的臉頰,頓時漲得通紅,一雙狐媚的大眼睛,更是直直的盯著帝星辰,目光中充滿了驚愕與惶恐。

因為她能夠感受到,此刻帝星辰身上的某個巨物,正狠狠的頂著她的玉體,對於這種情況,雲飛鳳自然能夠想到是怎麼回事。

「帝星辰,你想做什麼,快起來。」驚慌失措之下,雲飛鳳想要推開帝星辰,可是卻奈何根本用不上一點力氣,而她那柔滑細膩的玉手在帝星辰的身上揉搓,反而讓帝星辰的慾望更為強烈。


帝星辰那被慾望佔據的雙眼,正在虎視眈眈的打量著身下的雲飛鳳,如條飢腸轆轆的餓狼,看著垂涎已久的小白兔。

此刻浮現在帝星辰眼中的,是一對豐滿的而挺拔山峰,可能因為剛剛的動作太過兇猛,所以此刻的浴巾被扯下了些許,露出了半片呼之欲出的圓潤雪白,看的帝星辰直咽口水。

向上觀望,便是那白皙細嫩的脖頸,以及精緻完美的臉頰,雲飛鳳那雙狐媚的大眼睛正獃滯的盯著自己,眼眸中泛著些許濕潤,楚楚可憐,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彰顯著恐懼。

那滿臉的緋紅,彷彿一種慾望添加劑,讓帝星辰喪失了所有理智,尤其是雲飛鳳那閉閉合合的粉嫩紅唇,更是散發著無盡的誘惑力。

「帝星辰,你瘋了么,快放開我…..唔」突然,帝星辰大嘴一張,狠狠的便咬了上去,雲飛鳳正在對帝星辰說話,一個不備,便感覺自己的紅唇被帝星辰的嘴唇封鎖,一條柔滑的舌頭,已是闖入她的玉口,瘋狂的索取起來。

「唔~~~」

雲飛鳳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那種前所未有,卻有獨特的感覺,使得雲飛鳳頓時玉體一酥,喪失了僅有的抵抗力,徹底的躺在了地上。

而就在帝星辰狂吻著雲飛鳳的同時,他的雙手也是一陣狂魔亂舞,將帝星辰身上的浴巾,撕成了碎片,將那完美的玉體,半遮半掩的展現在而來他的眼前。

此刻的雲飛鳳不是放棄了抵抗,而是她已經有心無力,只能任由帝星辰在她的玉體之上索取,瘋狂的佔據著她的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