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道身影,在茫茫沙暴之間穿梭,有幾次甚至碰到了超強的沙暴,捲動著五十萬斤的黃沙,就算是一座城池,也能頃刻碾成粉碎,

不過,在羅萬仞的帶領之下,眾人一路上倒也是有驚無險,

顏宇無意中發現了一些元門弟子的屍體,都讓沙暴撕爛了,也不知道是哪一撥弟子,

反正,他們最終是全部安全達到了仙神禁域,

仙神禁域,整個是由上百座沙山和無數巨大沙坑組成,漫天都是黃沙籠罩,天昏地暗,隱約可見一道道殘損的陣法,

然而,仙神禁域地勢複雜,光是外層的沙暴和陣法,就夠頭疼的了,還要找到仙神禁域里飲血魔宗弟子的所在,更是難比登天,

正在此時,羅萬仞手掌一翻,掌心出現一塊黑色的磁鐵,磁鐵的指針,迅速地轉動著,最終緩緩停下,指向了某個方向,

「幸好我多了個心眼,讓李師弟帶上了一塊陰陽磁鐵,雖然這裡磁場有些混亂,但大致就是那個方向,師弟們應該就在那裡,我們走,」

羅萬仞說罷,身形一卷,穿過沙暴,沖向了仙神禁域深處, 漫天沙暴鋪天蓋地,席捲交織,原本混亂的仙神禁域,不斷變化,沙山深壑,連綿起伏,

黑暗的蒼穹中,羅萬仞手持陽極磁鐵,身外籠罩著小千劍陣,呼嘯的劍氣化作一道斬天劍光,生生斬破無數風暴,開闢出一條通道,深入仙神禁域內部,

靈曦全力追隨,拖著七彩仙光,化作一條光弧,沿著羅萬仞破出的風暴通道跟了進去,

在仙神禁域外層,林墨曾布下一些陣法,而且還存在有許多強大魔寶,這些存在令沙暴變得更加恐怖,好幾個倒霉的弟子,陷入風暴渦流里,被撕成了粉碎,

當然,對於那些不慎陷入渦流里的弟子,即便是羅萬仞,都沒有出手相救的餘地,

畢竟很多沙暴的力量達到了數十萬斤,乃至百萬斤,除非元門諸位大長老,否則風荒羽進去,也自身難保,

天地一片混沌,顏宇運轉靈力,青芒漩渦結成青弧,擴散開來,視界才延伸了許多,

與此同時,青芒漩渦轉動,顏宇所經之處,巨細無遺的記錄在了識海當中,形成了一張殘缺的地圖,

沒過多久,眾人便在羅萬仞帶領下,進入到了仙神禁域的深層核心,隱約可以看到一座龐大宮殿的輪廓,

……

仙神禁域的宮殿,大廳之內,

一個滿頭白髮,眼神邪異的青年男子,手握魔劍,端坐在一張用魂獸獸鎧製成的黑色大椅上,

此時,他臉色深沉,嘴角泛著一抹陰冷弧度,手中魔劍微微鳴顫,劍紋散發出嗜血的氣息波動,

在他左右兩側,是數十根大廳的青銅巨柱,每根青銅巨柱,都纏繞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妖藤,妖藤中裹著一個元門弟子,

這些妖藤,蜿蜒蠕動,猶如一條條血色巨蟒,帶著密集的毒刺,在那些元門弟子身上爬動,吞噬精血,

而妖藤吞噬精血之後,會被白髮男子煉化,轉成自身魔氣,

有的元門弟子,已經化作白骨,還有一些則是渾身破碎,骨肉糜爛,離死不遠了,

「白毛賊,有本事把我放開,你不是精通魔道戰技么,那就讓我用魔道戰技宰了你,放開我,」其中一根青銅柱上,魏豐蓬頭散發,眼瞳凸出地吼道,

白髮男子緩緩轉過身,眼冒血光地道:「我乃飲血魔宗分舵的副舵主梁希,你出言不遜,該死,」

隨著白髮男子手掌一揮,魏豐所在的青銅柱上,妖藤竟是多了一倍,開始鑽入魏豐的血肉里,

「豐哥,梁希,你敢得罪我北冥世家,若是族老得知,一定會蕩平你飲血魔宗,還有,元門也會大兵壓境,倒是你會求死不得,」魏宸邊掙脫著妖藤邊喝道,

梁希倒也沒有理會魏宸,而是盤坐下來,吞下幾枚魔丹,開始恢復氣海,

經過跟魏豐等人一戰,他也元氣大傷,還被大沙暴衝擊到,可以說氣海大損,已經只有二印天龍階都不到的實力了,

「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有片刻懈怠,元門弟子一定很快就會攻過來,另外,傳訊給舵主,請他帶人援救,」梁希下令道,


不過,他的眼神極為鎮定,似乎對於即將到來的元門援兵,並無半分懼色,之所以請林墨增派援兵,其實也不過是為了保險而已,

「諸天煉神陣和大魂魔碑的威力,恐怕你們還沒有見識過吧,要闖到這裡,絕對會扒層皮,再想硬闖大陣,簡直就是找死,」梁希暗自笑道,

之前,他太過低估元門弟子的實力,以致元氣大傷,現在自然要以大陣和靈寶來禦敵,

「風荒羽,一定是風荒羽來了,雖然我素來跟他不和,但此次我們被抓,他不敢坐視不管,」魏豐如遇救星一般,

突然間,一個身穿黑衣,肩扛千斤大鎚的飲血魔宗弟子,慌張地跑了進來,道:「副舵主,大事不妙,元門弟子攻進來了,」

「到哪了,」梁希蹭地站了起來,眼冒火星,

「到了化血靈盤陣外,」

梁希微微一笑,拍手稱快:「來得好,化血靈盤陣,讓你們有來無回,命所有弟子準備布陣,」

「是,」

仙神禁域,一座千丈沙坑上空,顏宇靜靜地站在靈曦背上,一手握著大荒蕪戟,一手持斬魔劍,長發飄揚,沙暴在靠近他時,都被一股雄渾的氣海衝散,

在他附近,王艋腳踏天龍印,常海洋和銘辰各自踏著飛舟,破空飛行,

整支隊伍,形成了一道陣法,

突然間,沙坑當中,鑽出數十個頭戴黑篷,身穿黑衣,手握直徑半丈血紅大盤的魔宗弟子,

那血紅大盤,上面交織著奇異的血紋,傳遞出恐怖的血氣波動,

相隔百丈之遠,顏宇就感覺到血氣瀰漫過來,令他氣血一陣沸騰,

「好強悍的魔寶,應該是下品靈器,這麼多血輪,恐怕是要布陣了,」顏宇神色一凝,全神戒備,

而在隊伍最前方的羅萬仞,此時也緩緩停了下來,吩咐道:「對方要布陣了,化血靈盤陣,這陣法可不簡單,能釋放出化血之力,稍有不慎,很容易爆血而亡,還有,此地地處沙坑,若是陷入沙坑裡,那就更出不來了,」

話音剛落,沙坑當中,一隻只化血靈盤飛旋而起,轟隆轉動,頃刻之間,驚天動地的力量,令整座沙坑,沸騰起來,

沙暴席捲,飛沙走石,蒼穹都是化作了血紅之色,一座雄偉的大陣,橫亘在眾人面前,

「走,破陣,」羅萬仞厲聲喝道,旋即身形一掠,沖入化血靈盤陣內,

顏宇跟王艋等人對視一眼,也沒有半點遲疑,立刻跟隨而去,

轟隆隆,

血色陣法空間之中,靈盤轉動,大風呼嘯,一隻只血氣漩渦,像是潮水般四處蔓延,霎時間將顏宇等人籠罩,

這血氣漩渦,源源不斷,踏著玄奧的軌跡,一重天重地覆蓋在元門弟子的身體之上,開始壓榨血氣,

一道血氣漩渦,自化血靈盤中垂落,罩在顏宇身上,像是抽絲剝繭一般,開始吞噬他體內的氣血力量,

頃刻之間,顏宇的肉身一陣發熱,在血氣漩渦滲透之下,不光氣血減弱,就連氣海都在潰散,

伴隨著血氣漩渦,越來越多,最終形成一座深淵,而顏宇就處在這深淵的中央,

此時,他抬頭看去,見到幾個元門弟子已經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臉色煞白地漂浮在半空,氣海已經十分虛弱,快要死了,

「羅師兄,我們趕快聯手破陣,不然一些師兄恐怕支撐不住了,」顏宇用斬魔劍將血氣漩渦斬破,然後走到羅萬仞身邊,道,

這些元門弟子,大多數都是不弱於戰魂期,可是單論肉身力量來說,跟顏宇卻是差了不少,在化血靈盤陣的衝擊下,根本抵擋不住,

「這道陣法,是用二十八件化血靈盤布陣,威力太強,恐怕一時半會兒破不了陣,大家撐住,我這裡有一些固血丹,你們過來跟我破陣,」

羅萬仞拋出幾枚丹藥,丟給那些肉身較弱的弟子,然後把沒有被血氣漩渦禁錮的弟子,集中到一處,

「那裡是陣眼,給我擊破它,」羅萬仞說罷,手中天龍之氣凝結,朝陣法空間上的陣法能量核心打了過去,


二十八件化血靈盤,光紋交織,凝聚成一團巨大光雲,光雲當中,狂暴的力量,宛如顏流般暴落而下,

顏宇將氣海提升到巔峰,戰魂符籙不斷震動,磅礴的力量接連打在陣眼之上,

而此時,羅萬仞也是催動天龍之氣,與眾元門弟子一同破陣,

轟隆,

陣法空間迅速震動,磅礴的力量,衝到沙坑當中,頓時地面塌陷,出現一個海溝般的巨大無底深洞,

地面塌陷引發的吞噬渦流,一口氣就將幾個氣海虛弱的弟子,吞到了其中,活活掩埋,

「娘的,破陣引起的力量,居然令沙坑塌陷,產生空間漩渦,這樣下去,我們遲早也會掉進去,羅師兄,不如我們都施展全力,速速破陣,如何,」顏宇咬著牙道,

「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如果拖延下去,形勢對我們不利,」羅萬仞說罷,手中氣海衝天而起,化作四頭巨大天龍,朝陣眼轟去,

顏宇也施展「大都天雷體」第二訣,雄渾如山的雷力,化作萬道雷柱,衝撞而去,

片刻之後,伴隨著一聲通天炸響,陣眼破開,陣法如同碎片般崩飛而去,就此破掉,

不過,破陣的過程中,元門弟子也折損了七人,這支隊伍,只剩下了二十人,

「看來飲血魔宗還真是難對付,光這仙神禁域就折損了這麼多人,若要攻擊飲血魔宗總盟,幾乎是不可能取勝的,還真是有些棘手,」銘辰垂頭喪氣地道,

「還是先把師兄們救出來再說吧,飲血魔宗總盟,要攻下來,沒這麼簡單,」顏宇收回大荒蕪戟和斬魔劍,淡然地道,

羅萬仞凝神說道:「聽說,坐鎮仙神禁域的是飲血魔宗的副舵主梁希,此人是四印天龍階的高手,不可小覷,走,」 在化血靈盤陣碎片般崩滅之後,二十八件血紅大盤,紛紛震飛而出,

旋即,顏宇等人沒有任何留情,將布陣的飲血魔宗弟子全部誅殺,

羅萬仞帶著諸弟子穿過沙壁,翻越幾座沙山,終於是將那魔宮納入到了視野之內,

只見整座魔宮呈現灰黑之色,全部是用沙塊和金光石、補天石鑄成,銘刻有強大符文和陣紋,

「那裡應該就是飲血魔宗弟子所在之處了,這裡地勢複雜,我們萬萬不可分散,否則很容易被一一擊潰,」羅萬仞目光凌厲地道,


而在他身後,王艋血紅的右眼,帶著一股魔性,凝望著黑色宮殿,一股灰白色的天龍之氣,破體而出,

「這地方雖然複雜,可對我來說,卻幾乎沒有任何障礙,」顏宇低聲說道,

他暗中催動青芒漩渦,青虹覆蓋一方空間,不光將仙神禁域大半個地圖都銘刻在了識海當中,就連一道道大沙暴的運行軌跡,都計算了出來,

若是他想遁逃,恐怕不出幾個瞬息,就能離開仙神禁域,

突然,常海洋笑道:「羅師兄,我們一鼓作氣衝過去,滅了魔宮如何,破了化血靈盤陣,仙神禁域只怕也沒有什麼防禦力了吧,」

「不可魯莽,聽李師弟講,這仙神禁域可不簡單,再說了,魏師弟他們的隊伍,實力不弱,居然在此全部被擒,都來不及用傳訊符傳遞消息,不要小看這裡,」羅萬仞鎮定地道,

此時,梁希身前,一個魔宗弟子單膝跪地,面帶惶恐地道:「副舵主,化血靈盤陣已被攻破,對方折損七人,還剩二十人,領頭的是個五印天龍階的武者,」

「五印天龍階,那還好辦一些,聽說那什麼風荒羽是六印天龍階,有點棘手,若是五印天龍階,就容易多了,傳我命令,祭出大魂魔碑,」梁希眼中浮過一抹妖異的魔芒,


而在魔宮外,一座巍峨的沙山之巔,陡然間風沙席捲,地動山搖,炸起萬丈沙浪,

然後,一陣轟隆隆巨震,一座青黑色的石碑,伴隨著陣法的引動,緩緩升起,

青黑石碑高達百丈,上面有著數百座陣法加持,還融煉著魔煞之氣、死氣和魔靈,如同煉獄之門,橫亘在仙神禁域當中,

自青黑石碑當中,暴射出恐怖駭人的魔氣波動,席捲整座仙神禁域,黑色光芒如同海潮般呼嘯而開,

「這是……大魂魔碑,」凝望著那無窮巨大的青黑石碑,羅萬仞也是不禁驚道,

在來到仙神禁域之前,他便是聽到李傲風說,仙神禁域的魔宮外,有著大魂魔碑和諸天煉神陣兩重恐怖的防禦存在,

不過,他卻是沒有想到,這大魂魔碑的力量,竟是這般強橫,

「大魂魔碑,我在遠古戰場里也聽那雷霆符傀和血紋銀僵說過,似乎它們的主人,就是到遠古戰場深處尋找這東西,那究竟是什麼存在,」顏宇問道,

「這大魂魔碑是由凝魔元石,加上魔煞之氣、死氣和魔武者的神通融合而成的魔寶,魔武者的神通死亡之後化成魔靈,就封禁在其中,經過林墨銘刻陣法和符文,它便成為了飲血魔宗的大殺器,威力也強化了不少,看樣子,就算是普通的五印天龍階強者,都有些難以應付,」盤龍元靈說道,

顏宇微微沉吟,然後便是低聲道:「若是連羅師兄都捉襟見肘,那魏豐等人被擒服,也就情有可原了,」

就在眾人的目光交織於大魂魔碑上時,顏宇卻見到碑面中央,浮現出一個黑色的圓盤,圓盤中黑色符文交織,瀰漫出顏流般的魔氣,

然後,幾個飲血魔宗的弟子,取出銀血龍根,用氣海碾碎成粉,打在黑色符文圓盤之上,

轟隆隆,

銀血龍根的元氣,引動圓盤上的符文時,大魂魔碑頓時爆發出滔天的力量,黑色光柱,帶著鋪天蓋地的魔氣,從沙山之巔狂涌而下,

「你們退後,我來試試這大魂魔碑的威力,」羅萬仞一聲怒喝,令顏宇等人退後,然後便是身形一掠,衝上前去,

狂暴的煞氣、死氣、魔氣,如浩瀚大海一般沖向羅萬仞,

只見羅萬仞虛空站立,指印交疊,體內五枚天龍印懸浮而出,化作五頭青龍,盤繞而起,雄渾的天龍之氣,頃刻間攀升到巔峰,

而在羅萬仞掌中的天龍之氣達到最強時,羅萬仞兩掌狠狠地拍去,青色光芒,跟黑色光海重重交接,

霎時間,排山倒海的能量波動,令沙山都崩塌開來,大魂魔碑轟隆隆顫動,

旋即,羅萬仞臉色一白,整個人被震飛而去,不過那大魂魔碑的力量,也被減弱了大半,

「糟糕,這大魂魔碑的確有些難以應付,這樣吧,我們結成庚心劍陣和紫龍大陣,來抵禦大魂魔碑,兩道陣法,以我為中心,一同推進,另外,我需要幾個人,趁機穿過大魂魔碑的防禦,深入到魔宮當中,」羅萬仞牙關緊咬地道,

畢竟,在此之前,他絕對沒有想到,仙神禁域的防禦,竟然這般恐怖,難怪魏豐等人深陷其中,

而且,大魂魔碑里封禁的魔靈能量,可以摧毀傳訊符,這些元門弟子就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碰上這等情況,即便是羅萬仞,都是相當頭疼,

「這樣吧,羅師兄,我和王艋去吧,我們兩個的實力,稍強一些,他雖然是新晉外門弟子,實戰經驗不足,但有我帶著,應該不成問題,」這時,一個身材高大削瘦的青年挺身而出,道,

這青年就是這支隊伍里實力僅次於羅萬仞的真傳弟子程陽,是三印天龍階巔峰修為,

「這……不行,我看還是王艋和顏宇去吧,你要留在這裡,跟我一同抵抗大魂魔碑,否則根本無法將它鎮壓,」羅萬仞斬釘截鐵地道,

「可是,如此一來,他們兩個,如何是梁希的對手,他可是五印天龍階的實力啊,」程陽說出了一個最棘手的問題,


羅萬仞微微搖了搖頭,神色格外凝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