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輛大型suv帶來的氣勢猶如猛虎下山,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而謝楠趕忙將頭調了過去,看到幾個黑衣的大漢從上面走了下來,他面上露出了欣意。

陳莫,我們謝家的高手來了,你就等著被打死!謝楠的心裡想著,如果說之前她還是看不起陳莫,那麼現在,他真真切切的想要陳莫死,這貨不僅搶了王樂樂,還敲詐了自己那麼多錢,還讓自己在這麼多的人面前出醜……

想著想著,謝楠忍不住看了陳莫一眼,露出了陰狠的表情。

也就在這個時候,陳莫似乎感覺到了謝楠的幫手的到來,雙目猛然一睜,同時,他一邊抽著煙,一邊竟然主動向著那三輛汽車跟前走了過去。

「嗯?」謝楠等人一愣,他們有點不明所以,陳莫這小子的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竟然主動走了過來。

謝楠對著身邊幾個從車上走下來的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提高警惕,等會只要得到自己的命令,就立即動手將陳莫給抓起來。

這些車上下來的人,可不比先前的那些保鏢,可以說,他們都是謝家的心腹精銳,跟隨謝家有一陳日子了,個個本領不凡,跟老三都是一個檔次的,有的比老三還要強悍,還要心狠,就不信陳莫能夠躲得過去。

「陳莫!」眼看著陳莫就要走過來了,這個時候,從學校的大門內跑出了一道倩影,叫喚了陳莫一聲。

陳莫下意識的轉首一看,這不是王樂樂又是誰?

看到王樂樂,陳莫的心裡固然會感到高興,不過他今天開不是來找王樂樂的,他的目標很直接,就是找謝楠的茬,目前一切發展的都很好,就連將謝家重要的人物都給引出來了,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坐在車裡面的應該是謝楠的母親。

在之前,陳莫想要對付謝家,早就對謝家進行了調查,知道謝楠有個溺他的母親,謝楠竟然嫁禍給自己頭上,自己會欺騙她的母親。

迄今,一切事情的發展都在陳莫的預料之中,不過,王樂樂是個例外。

或許是高興,又或許是其它,王樂樂一陣小跑,直接跳進了陳莫的懷中,這讓陳莫一陣汗顏,邊上可是有這麼多學生看著呢,而王樂樂又是明星學生,連帶著自己也備受關注了?

得虧陳莫的臉皮夠厚,他伸出一隻手將王樂樂給抱住,而後開口道:「乖,我有點事,你先回家!」

王樂樂的反應似乎慢了些,直到聽到陳莫這話,才發現場中的不同尋常,她當下便注意到了謝楠的存在,「謝楠,你這是什麼意思,帶這麼多人來虜走陳莫,莫莫是想要殺人滅口不成?」

王樂樂的言語很是直接,沒有一點避諱的意思這讓邊上的人不禁又議論紛紛,真沒想到啊,那人是王樂樂的男朋友,謝楠竟然是想要殺他,想想看,還真有這個可能,不過,就算謝楠在學校混的不錯,他也不能這麼橫行霸道?

不少平日里就看謝楠有些不爽的學生,開始小聲的議論了起來,打架是一回事,殺人,則是另外一回事,對於這群學生來說,造成的轟動還是很大的。

謝楠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倒不是因為邊上學生們的議論聲,而是因為張謙的話,他的目的是幹掉陳莫沒錯,不過他還打著王樂樂的主意,現在王樂樂是陳莫的女朋友,而王樂樂的家族勢力擺放在那裡,自己一時間還真的沒有辦法。

就在謝楠左右為難之際,陳莫倒是開口了,「倩倩,你說什麼呢,我和謝少可是好朋友,你忘了,就在昨天他還給了我五百萬呢!他不過是請我到他家去做做客,你不用擔心,你看,他為了請我,動用了這麼多人,連開來了好幾輛車呢!」

說話的同時,陳莫對王樂樂眨了眨眼睛,王樂樂當然不相信陳莫的話,不過她很聰明,接收到陳莫的眼神后,便知道這是陳莫有意為之,她心想,陳莫是什麼能耐,就算是謝楠打什麼主意,也必定不能傷到陳莫。

見識過陳莫的實力,王樂樂對他有一種盲目的自信,不過她表面上還是佯裝著對謝楠警告了句,「謝楠,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心思,不過陳莫是我的男朋友,如果他有什麼閃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尼瑪,帶不帶這麼坑的!

聽到這話,謝楠的心裡就湧出了一股子的氣憤,不過他還能說些什麼,只得點了點頭,「放心!」

而這個時候的陳莫,手指一彈,手中的煙蒂飛了出去,而他也拉開車門,瀟洒的直接坐進了一輛車中。

陳莫這麼主動,到底是有恃無恐,還是腦袋有問題?

謝楠以及謝家的那些打手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不過,陳莫可不是個善茬,從剛才他化身「撕衣狂人」就可以看出,如果他反抗的話,定然免不了一番打鬥,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制服」他,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抱著這份想法,謝楠與謝家的那些打手,也都沒有再遲疑什麼,跟著上了車。

陳莫老神在在的坐在車上,往靠椅上面一仰,就好像是坐到了自己的車上面一樣,一點也沒有作為一個俘虜的覺悟。


坐在陳莫對面的是一位美婦,身著一件白色的外套,裡面是一件黑色的,胸脯鼓鼓的,將裡面的衣服撐起來不說,還露出了一條深邃的溝壑,僅僅這一點,頓時便吸引了陳莫的注意。

這名美婦,無疑就是謝楠的母親,她的名字叫做陳嵐。

剛才陳嵐雖然沒有下車,但是外面的情形她卻看的一清二楚,包括幾人的對話,她也聽得一清二楚,對之前事態有了七八分的了解。

自陳莫上車之後,陳嵐的雙眼便落在了他的身上,她上下打量了陳莫兩眼,發現陳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她不敢大意,她畢竟不是謝楠這樣的毛頭小子,不管是閱人的經歷,還是社會的世故,都要比謝楠成熟許多。

越是像陳莫這種看起來稀疏平常的男人,越有可能不簡單,要不然,老三也不可能死在他的手中,而這麼多的保鏢也不會拿他沒有辦法。

更為重要的是,陳嵐揣測不透陳莫到底是什麼意思,他這麼有恃無恐的坐上車,神情還如此的輕鬆,難道就真的一點也不害怕,還是以為,有王樂樂的庇佑,謝家不會對他做什麼?

陳嵐發現,陳莫雖然年輕,但是自己卻看不透他,他的身上隱隱約約散發出一種迷霧般的氣質,讓人不知道他的深淺,就連他的實力也因此而變得難以揣測。

陳嵐在打量陳莫的同時,陳莫也在打量著她,美女,我所愛也,這麼漂亮而又有些嫵媚的女人坐在自己的對面,甚至兩個人的腿還若即若離的靠在一起,不看簡直太對不起自己了。

不過,憑藉陳莫的聰明,不用猜也知道這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謝楠的母親,示意,他的眼神故意露的直勾勾的,甚至還有點挑釁的意味。

謝楠上車之後,坐在了陳嵐的身邊,一直氣鼓鼓的看著陳莫,看著汽車向著謝家飛馳,陳莫就算是插翅也難逃,他覺得可以開始對陳莫做點什麼了。

可謝楠很快就發現,這小子的目光竟然緊緊地落在自己目前的身上,那眼神中竟然還帶有著一絲勾搭的意味,簡直是不可饒恕,不過,更讓謝楠鬱悶的是,自己的目前看向陳莫竟然是如此的專註,難道她不生氣嗎?

謝楠有點不明所以,不過他還是發飆了,「陳莫,你今天落在我們謝家的手上,休想要逃得出去,等會有你好受的。」

聽到自己兒子的話音,陳嵐才發現自己一時間有點走神了,這讓她的心中猛地一驚,剛才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己與陳莫對視之後就很難講目光從他的身上轉移,陳莫的眼神很深邃,也很迷人,但是自己也不至於這麼失去心智?

面色因為尷尬而略顯紅潤,陳嵐將目光從陳莫的身上轉移。

而陳嵐又哪裡知道,就剛才那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已經在無形中被陳莫給催眠了。

陳莫的嘴角露出一絲嘚瑟之意,卻連看都不看謝楠一眼,「好啊,我盤算你們謝家已久了,我也想看看我能怎麼樣好受。」

「你……」見到陳莫都到了自己家的車上了,竟然還如此的囂張,那副嘴臉實在是太令人氣憤了,謝楠當即就想要發飆給陳莫點顏色看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啪——」一巴掌打在了謝楠的臉上,頓時將謝楠給打傻了,不是巴掌打的過重,而是因為這一巴掌是他的母親陳嵐打出的。


「住嘴,你最好對陳先生客氣點,不然就算是我也會對你不客氣。」陳嵐冷冰冰的對謝楠訓斥道。

謝楠有點驚詫的看著陳嵐,這還是平時那個溺自己的母親么?他有點不明所以,陳莫殺了謝家的人,還如此的對待自己,母親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為何要偏袒他,竟然還因為他而打了自己。

也難怪謝楠會如此的詫異,要知道,從小到大,他還從來沒有被陳嵐打過,不過更為詫異的是他接下來的發現,以及陳嵐接下里的動作。

謝楠不是個傻瓜,他剛才就發現自己的母親看向陳莫的眼神之中有點不同尋常,那感覺就好像是熟婦在人一樣,只是他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所以沒有當一回事,但是現在他又有所懷疑了。

更為讓他意向不到的是,陳嵐一個勁的給陳莫拋媚眼也就罷了,竟然還主動伸手去握住陳莫的手,那顧盼的神情,那主動的勁頭,如果現在不是在車上,恐怕她恨不得坐進陳莫的懷裡。

謝楠震驚了,這是自己的母親嗎?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美人,你的這個兒子太缺少教養了,這可是你的罪過。」陳莫開口對陳嵐說道,說話的同時,他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竟然撫摸在陳嵐的臉上。

「陳莫,你想要幹什麼?」謝楠被陳莫大膽而又直接的動作驚得一愣,這小子簡直是不要命了,竟然連自己的母親都敢摸。

「你住嘴!」陳莫還沒有說什麼,陳嵐發話了,一開口就是怒斥謝楠,而後有轉首對陳莫說道:「放心陳先生,我們謝家不是不懂事理的人,這件事我們會調查個水落石出,還您一個清白的。」

陳嵐對陳莫說話的表情與語氣,與對謝楠的態度,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坑爹啊!老媽不會是想要給老爸戴綠帽子?謝楠的心裡揣測不已,實在不敢相信眼前的現實。

好在,就在這個時候,車子開進了謝家的別墅,車停下來后,一行人都從車上走了下來,而陳莫與陳嵐之前的露骨含情也收斂了幾分。

這個時候天色早就暗了下來,陳莫還是第一次來到謝家的別墅,他左右打量了下,謝家不愧是古武世家,光從這別墅的守衛就可以看出。

院落內守衛莫常的森嚴,站崗的,巡邏的,人數都不在少,而且,隱約能夠看出,這些人都不是簡單的貨色。

「給我拿下!」一下車,還沒有走進別墅,謝楠就大聲喝令了一聲,先前他還有所忐忑,陳莫這麼老實的跟自己等人來謝家,不會是有什麼陰謀,但是現在真正到了自己的家中,他再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而且,剛才陳莫與自己的母親互相勾搭,令謝楠莫常的不爽,丫的還能給自己點面子不?

眾打手沒有遲疑,當即走上前來,將陳莫給圍住,就連別墅院內的那些保鏢也都行動了起來,不過好在謝家尚武,這些打手的手中都沒有帶火氣。

「怎麼,你們謝家就是這麼帶人接客的?」陳莫挑眉問了句。

謝楠等人不知,從陳莫跟著上了車之後,他們謝家就在陳莫的算計之中,包括剛才陳嵐被他給催眠,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客人?哼……陳莫,你跟我作對不說,竟然還打死我們謝家的心腹,你不是什麼客人,可不要高看了自己,你是我們謝家的罪人。」謝楠冷冷的道了句。

「啪——」謝楠的話音剛落,他的面上就挨了一巴掌,這一巴掌正是陳莫打出的,速度之快,根本沒讓謝楠反應過來,而且這麼突然的一巴掌,謝楠挨打過後就有些愣了。

「嘿嘿……你再說啊!」陳莫似笑莫笑的看著謝楠,面上的神情大有一種挑釁的意味。

謝楠氣的差點吐血,再也沒有什麼廢話,滿腔的怨恨化為了暴力,直接命令道:「打,給我狠狠的打!」

不用謝楠招呼,陳莫已經於那些打手打在了一起,不過這倒是陳莫自己衝上去的,他報國一名打手的頭,拳頭就砸在了上面,那名打手看著很是精壯,但是又哪裡是陳莫的對手,這一拳頭砸上去,那人便暈倒在地,身體還抽搐了兩下。

這便是一條導火線,其它的打手一擁而上,而陳莫似乎早就料到這些,他身體向著前方一移,而後一個后擺腿踢了出去,頓時又幾人栽倒在地。

突然,陳莫感覺到自己口袋中的手機震動了下,他喃喃自語了句,「看來,我得抓緊時間了,不陪這些猴兒耍了!」

說話的同時,陳莫的身形用力一奔,竟然直接向著陳嵐沖了過去。

他想要幹什麼?謝楠與謝家的一干打手有點不明所以,不過陳嵐倒是沒有太多的反應,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而陳莫直接將他給攔腰抱起,接著便衝上了車。

這一切來得都莫常之快,陳莫上車后直接發動引擎,而後就要向著大門外衝去。

「猴兒們,你們慢慢耍,爺不陪你們了!」陳莫的手伸出車窗外,對著謝楠與眾打手晃了晃,在一聲慵懶的話中,他離開了謝家的別墅。

擦,這傢伙叼,竟然就這麼將夫人給帶走了!眾打手都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竟然會是這麼個結局,這一切來得都太快了,他們有點反應不過來。

或者說,他們有點不知所措。

「廢物,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追,一群飯桶,快追!」謝楠著急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看到自己家的這群保鏢,一個個身高馬大的,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卻大眼瞪小眼的,他忍不住憤怒出聲。

眾人幡然醒悟,不少人趕忙衝上了車,去追陳莫的那輛車,而也有些人拿出了電話,明顯是通知其他的人一起行動,現場頓時變得「熱火朝天」了起來。

而謝楠,則是向著院落後方的別墅走去,他剛才罵這群保鏢廢物、飯桶,其實他也有點摸不著腦袋,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謝楠實在是想不通,自己的母親並不是個簡單的婦道人家,她會武功的,而且還不弱,一般人根本拿不住她,可是,剛才陳莫要挾持她的時候,她為何無動於衷?

聯想起之前自己的母親與陳莫眉來眼去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之間有什麼姦情呢,謝楠的心思就忍不住哆嗦了下,不行,這麼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告知自己的父親,讓他出面來解決,今天晚上,定要將陳莫給解決。

想到這裡,謝楠的腳步忍不住快了幾分。

到了別墅的跟前,謝楠直接要推開大門走進去,但是他的手還沒伸出,大門就自動打開了,一個身材傲然,面色冷冽顯得無比端莊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他的跟前,這人的身上隱隱散發出一絲宗師氣派,而從他的面目五官,隱隱能夠看出,與謝楠有幾分相似之處。

不消說,這邊是謝楠的父親,謝雄霸。

「楠兒,我剛才在練功房練功,聽到外面有吵鬧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了,你又是為何如此焦急?」

謝雄霸單手穩住謝楠前沖的身體,對其開口問道,而他的眼神則是看向了謝楠的面上,他能夠看得出謝楠的臉被人扇過,頓時間,他眉頭一皺,神色變得威嚴了起來。

謝楠看到自己的父親,不覺一愣,趕忙開口道:「父親,有賊人殺到我們謝家,將母親給虜走了!」

「什麼!」饒是謝雄霸見過太多的大風大浪,作為一家之主,他大多數時候都保持著平靜如水的心態,聽到謝雄霸這麼一說,他還是忍不住大吃一驚。


同時,一股霸道而又猛烈的氣勢,從謝雄霸的身上散發出來,「是誰?竟然如此的大膽!」

「他叫做陳莫,此事因我而起,不過我完全沒有想到……」謝楠開口道,看到自己的父親如此震怒,就連他也倒抽了口涼氣,不過他的心裡隱約也有一種慶幸,自己的父親出馬,就算是十個陳莫,也定然是死無全屍。

不過,謝楠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謝雄霸一擺手給打斷了,「陳莫?你這是在找死啊!不管你什麼原因,到我謝家如此的放肆,天上地下,沒有人能救得了你。楠兒,你先別說了,陳莫去哪裡了,我們這就去將他給滅掉。」

謝雄霸的語氣說不出的狂妄,簡直是唯我獨尊,不過,以他的實力,還真有這樣的底氣,不過,他面對的對手不是別人,而是陳莫,這邊註定了他以及整個謝家要被陳莫玩弄於鼓掌。

見自己的父親如此震怒,謝楠稍微愣了下,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他趕忙應道:「我已經派我們謝家的精銳跟在他的後面,想來應該會有下落。」

「走!」謝雄霸一把抓過謝楠的衣領,腳步在地上踮了兩下,兩人的身體變急速的向著院落前方飛逝而去,這儼然是傳說中的輕功——草上飛。

suv在陳莫的手中,將城市越野的性能完全釋放出來,一離開了謝家的別墅之後,就全速的前進,在深寂的夜晚,傳出陣陣轟鳴之聲,而它所奔的方向,赫然是陳莫的那個汽車製造廠。

透過後視鏡,陳莫看到謝家的打手如同瘋狗一般,爭先恐後,遠遠地跟在自己後面。

陳莫的面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如果不是狀況特殊,他還真不想要過早的對別人暴露那處汽車製造廠,不過,這些人的前往,倒也能給自己省去不少的麻煩,大不了到時候再多敲詐點謝家的錢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莫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陳莫當下便接通了電話。

「喂,陳哥,出事了。」電話裡面傳來王楊的聲音,從他木訥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他有點失神,有點慌張,也不知道是因為汽車廠發生的事故,還是他害怕受到陳莫的責罰。

不過,相比較而言,陳莫反應要雲淡風輕的多了,「我知道了,我現在在路上,你們先堅守好陣地,最多一刻鐘我就到,放心,會有人幫助你們的。」

說完,陳莫就掛斷了電話,二電話另一頭的王楊卻有些不能淡定,陳哥……是如何知道這汽車廠發生的狀況的?

「王哥,敵人的數量不少,但是不知道他們忌憚什麼,剛才一番猛衝后,現在反而龜縮起來了,不知道咋回事。」王磊從前方跑過來對王楊彙報道。

王磊的話,讓王楊從思索中反映了過來,難道這也是陳哥的安排?細細回想下,早上陳哥不過是來這裡看一看,便看出了這個樹林有安全隱患的苗頭,真是太神了,而現在敵人不敢猛衝,這一定跟陳哥有關係。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眼睛一亮,照樣剛才的驚慌失措頓時消失不見,換之的是一幅容光煥發的面容,「先別說了,天色已暗,我們一定要加倍注意,讓兄弟們都打起精神來,陳哥已經在路上了,只要堅持十五分鐘,到時候,我們逆襲這群渣滓。」

聽到陳莫馬上就要到來,王磊也跟著精神一震,點了下頭,「明白!」而後他便跑開過去,這裡王家的心腹不少,將他們利用好了,撐一刻鐘絕對不是問題。

陳莫,在王楊和王磊的心目中,幾乎就是一個全能的戰神,他身懷絕世武功,戰無不勝,他大智近妖,算無遺策,只要能夠撐到陳莫的到來,他們就會迎來勝利的曙光。

這個汽車工廠太重要了,不僅僅是對陳莫,對王家也是無比的重要,關乎著家族的經濟命脈不說,能夠在這個產業上走的更遠更深,也與此息息相關,更為重要的是,有這麼多重要的人在這裡,怎麼能夠讓他們出事?

不過,想象很美好,現實卻是無比艱難,雖然不知道這一股突然襲擊汽車工廠的人是什麼人,但是他們顯然是做好準備的,就在王磊與王楊分開后不久,一顆炮彈飛射而來。

「轟——」的一聲巨響。

設立在最外圍的保衛處發生了猛烈的爆炸,保衛室倒塌,幾道人影被炸飛。

「可惡!」看到這一幕,王磊的面上露出了獰猙的表情,他剛才正是要跑向這個保衛室的,要是再等上幾秒,他可能就要被炸飛,他沒想到,敵人竟然有火箭筒這樣大殺傷力的武器,眼看著第一道防線崩潰,敵人要是繼續往前沖,那還得了?

不過,事情也還沒有王磊想象中的那麼糟糕,一顆炮彈過後,敵人並沒有抓緊這個機會衝過來,反而那樹林里鬧出了聲響,似乎是受到了突然襲擊。

「恩?難道這邊是敵人忌憚的原因?」王磊疑惑了下,不過他沒有遲疑過多的時間,很快就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來人,誰不怕死的跟我衝上去!」

王磊平時與下面的打手處的關係不錯,此刻他抓住這個機會要反殺過去,頓時有幾道人影冒了出來,他們每人的手中都端著槍,「磊哥,我們跟你一塊過去。」

王磊點了點頭,帶著眾人,在夜色的掩蓋之下,悄悄地向著那樹林摸索而去。

此刻,陳莫仍然在急速飛車之中,他已經駛上了鄉下僻壤的小道,眼看著就要接近那汽車工廠,他卻沒有半點緊張的意味,而他的心裡,則是在冷靜的思考著一個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