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第二關傀儡他遇到的卻是生死法則循環傀儡,這樣的循環力速和他不在一個等級,但這樣的循環卻有著極為獨特的玄妙異力,每每都讓他失神失陷,等最終擊殺后他已經被所有人齊齊甩開。

「落後就落後吧,我的優勢本就不在第一時間的效率上。」

又輕吸一口氣,抓出幾口丹藥恢復巔峰,江守才踏步抵達了第三里位置。

他在所有人里實力本就最低,他和九轉之間哪怕只差一線,那也是有差距,其他人也都是正兒八經的九轉,還有不少超越一般的九轉。

所以一開始落後很正常,他的優勢是後勁。

他就不信前面那些傢伙各個都會不損擊殺,一次傷都沒有。

「破滅循環?這個好對付!」

等第三個傀儡出現,江守才立刻一喜,眼前他面對的傀儡是掌握殺戮和毀滅法則,形成破滅循環,不過這樣的循環在異力表現上卻不如生死和時空那麼玄妙,至少以江守的實力,完全可以像對待力速循環一樣硬碰硬,以最大效率擊殺了。

大喜中江守直接催動最強槍決就迎了上去!

時間一晃一百多個呼吸后。

三十座石橋之上,走在最前列的宿懷策兩個已經抵達了第三十里。

喬氏姐妹22里。

上索凌、祖成和等九轉武聖則分別在10里至15里,江守第四里。

一炷香時間后,宿懷策、厲兀雲兩人已經抵達了第五十二里,不過這兩位在擊殺了第52個傀儡后就盤坐於地開始療養,至少三百個呼吸再沒起身。

喬氏姐妹則剛殺到第52里,擊殺后就盤坐下開始療養。

但上索凌和祖成和等人卻分別在三十多里,四十多里的位置盤坐療養,人群已經再無法保持最初時的效率,不得不分別坐下休養生息時,江守的位置卻在穩步提升,他已經抵達了第三十里,距離他前一人,行進進度是倒數第二的那幾位只差三里之遙。

這也沒辦法,江守擊殺力速循環很快,但擊殺生死循環就慢了,擊殺時空循環更會慢得多,一千個呼吸擊殺30個傀儡,這已經是最大效率,不過江守的優勢也開始顯現,在石橋上的所有試煉者,除了他之外再沒一人還在繼續搏殺。

「快了,九轉面對八轉,殺的較快,但等這些人全部殺入九轉傀儡所在地,只會越來越慢,療傷時間越來越長,我的機會也要來了。」

穩步踏入第三十一里,面對突然出現的傀儡江守輕笑一聲,運轉星羅密布就迎了上去。 「果然不出所料,競爭最激烈的就是厲兀雲和宿懷策,他們兩個真是難分難解啊,就算最後有人被比下去恐怕也只是毫釐之差。」

「這很正常,我只是沒想到喬家那對小丫頭也這麼厲害,一直都是第三位的名次,現在更追上厲兀雲兩個了。」

「哈哈,喬兄,不是我說,雖然你家那對丫頭很爭氣,但她們有些太好勝了,明明在擊殺第五十一個傀儡后就該停下來休息了,卻非要追評厲小友兩個,依我看兩個小丫頭就算殺進了第一檔次,但她們這次休養時間絕對不會短。」

…………

第一關百聖關開始試煉一炷香時間,關隘內眾試煉者已經展開了激烈的競爭,而在試煉地外,透過水幕漣漪觀看內部形勢的眾多武者,此刻見到裡面武聖基本都在休養,也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厲兀雲兩個的進展足以讓+++3.+s+外界任何一人驚嘆,畢竟他們已經表明了足以遠甩開上索凌等人的實力,接近一倍的差距,自然讓眾多出尚小型勢力的武者心驚不已。毋庸置疑的是,除了流海星系武定宗和淺灣星系宿懷氏背後都有主神坐鎮,所以這次前來的是真神帶隊,其他所有勢力最多是真神獨尊,此時帶著後輩來試煉的最強也只是半神帶隊。

半神,裡面幾乎每一個試煉者只要不死就都能晉陞半神。自然不會被人輕視。

但不輕視歸不輕視,不輕視和震撼還是截然不同的概念的。

而試煉地內除了厲兀雲、宿懷策以及喬氏姐妹外,剩餘的眾試煉者表現就有些讓人無奈的,都是既不突出也不……

「對了,那個八轉的小傢伙叫什麼名字?來自哪個星系?那個小傢伙才是不可理喻,其他武者已經全坐下休養了,連厲兀雲他們都是如此,他還在搏殺行進?」「估計那小子就是一開始落後太多,看到其他試煉者甩開他越來越遠,心有不甘才不顧損傷的行進,但那只是垂死掙扎,根本沒有意思。」

…………

除了位列最前的幾個之外,剩下的20多個試煉者都是實力差不多,基本都在幾關之內徘徊,但那真不是沒有特別落後。至少江守的行進效率落入眾人眼中后,就引起了一片轟笑。

鬨笑聲里看到其他30人都在休養,江守還在行進搏殺,這又讓那些語帶嘲弄的笑聲更加肆意了。

看不清楚裡面的具體情況。他們在外面也只能看到朦朧的人形輪廓,沒人知道江守的狀態如何,但看不到大家還想不到么?一個八轉接連擊殺30個八轉了,江守還能站穩身子就已經不錯了。

一片片笑聲在維繫。等看到漣漪水幕上江守擊殺第31個傀儡,進入第32傀儡所在地時,水幕前就有人嘲弄的道。「小傢伙快追上了,快追上倒數第二的那幾位了,真是不容易啊!」…

一聲不容易充滿了深深的感慨,語調昂長深邃,再次引得人群大笑。

「那不一定,估計他前面幾個快休養好了呢,就在他要追上時突然起身,他就又被甩開了。」

「還有一個可能,他在眼看快要追上時死在傀儡手中!九轉不斷擊殺30多傀儡都在斷斷續續休養了,他一個八轉停都不停,肯定已經受傷了,估計也快完了。」

「那你們說他能不能追上?哪怕只是暫時追上也算爭了口氣,在星空範圍內揚名了呢。」

………………

笑聲越來越濃烈,在沒有一個天才死亡隕落的時候,場外旁觀者還都是很淡然很輕鬆的,哪怕沒人知道江守的名字,這一刻還有不少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江守身上。

不過那也就是嘲笑幾聲,沒人為此浪費太多精力,直到片刻后……

當江守的身影真追上了位列倒數第二的幾位九轉,水幕前才又是一片輕笑。

「追上了,臨死前能追上最後一波,很不錯了。」

「他是追上了,不過只是暫時的,你沒見在他追上的時候,位列倒數第二的幾位都被驚動,都站起來進入下一環節了么?那小子又成倒數第一了。」

「沒辦法,他是唯一的八轉,又有哪個九轉願意被他追平?」

…………

再一次肆意的笑聲里,人群依舊在盯著光幕觀看打量,不過漸漸的原本肆意張揚的笑聲就變了味道。

江守剛踏入第33個傀儡範圍時,其他幾座石橋也在這位置休養的武聖的確都被驚動,都急忙起身進入了第34個傀儡範圍,江守只是保持一息追平。

但隨後那幾位剛擊殺過第34個傀儡坐下休養,幾個呼吸而已,江守就也擊殺了第33傀儡再次追平,屁股都沒坐熱的幾位又站起身子進入第35傀儡範圍。

不過這一次,那一批還沒把遭遇的傀儡擊潰,江守就擊殺了第34傀儡,也踏步進入了35傀儡範圍。

在這之前,第35傀儡處本就有人在休養,看到江守和後方的人群入內,一樣紛紛被驚得起身向前,如此循環幾次。

試煉地外漣漪水幕前,一個個來自各星系的武聖半神就紛紛瞪直了眼。

「怎麼回事?那小子怎麼還在繼續?」

「他從來沒有休養過啊!一直都是擊殺行進,我就沒見他停下好不好?他怎麼能一直堅持到現在?」

「超了,他竟然超了?他竟然甩開了第37個傀儡處的四個試煉者,提前進入第38個傀儡範圍?」

「還在趕超?噗~有沒有搞錯?後面十多個試煉者的節奏都被他搞亂了!該死,那小子就算在強撐,撐的時間也太長了吧?不少字」

………………

「快了,馬上就能恢復巔峰修為了,只要恢復巔峰我就算比不上厲兀雲那幾個變態,但還能進入第三梯隊,絕不會在被前面兩個傢伙反超!」

……

百聖關內某石橋第40里,感受著已經恢復了八成的修為,上索凌先是鬆了一口氣,才惡狠狠盯著在他左側前方的兩道身影,那兩道身影一個是長生族,一個是巨人族,都是在第41里休養。

而在40里處休養的包括上索凌在內則是六位。

原本一直都只落後於喬氏姐妹幾個,厲兀雲和宿懷策是第一梯隊,喬氏姐妹第二梯隊,上索凌也一直是第三梯隊,可在持續的廝殺中,他竟被那那長生族和巨人族甩開,哪怕只甩開一里對他一樣是刺激。

上索凌並不認為那兩個就比他強多少,所以修為耗空坐下休養時,他一直都憋著一口氣。


據他估計,他應該能比前面兩個提前恢復,只要提前恢復幾十個呼吸,他就能快速擊殺第41里的傀儡,然後和對方再次齊頭並進。

心懷期待的又過了二三百個呼吸,等上索凌修為恢復到九成還多,他才猛地一躍而起,懶得再繼續等待。

不過當他準備起步時,眼光餘光卻似乎瞥到不遠處石橋上有人剛踏入40里範圍,剛剛迎上傀儡?

「後方也追趕的很激烈啊!」心下升起一股感慨,上索凌隨意一瞥,但這隨意一瞥卻讓他當場石化……

在這百聖關,你不管是觀望和你相鄰的石橋,還是觀望和你間隔很遠的石橋視覺效果都是一樣的,上索凌那隨意一瞥,捕捉到的某人竟然是江守?那個封神八轉的小子?

上索凌懵了!

江守不是在最後一人的位置么?他不是在搏殺剛剛開始就被甩的很遠,而且越甩越遠么?那小子怎麼這麼快就衝到第40里?

懵了幾個呼吸,傻傻看著不遠處江守和傀儡生死搏殺,上索凌才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看向後方,結果看到的一幕卻讓他有些牙疼。

他看到後方所有武者竟都在第38、39里兩個階段。很多人都是吐著血盯著正在搏殺的江守,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什麼狀況?

隨著時間的流逝,原本上索凌和祖成和等20多武聖之間的間隔,也從兩三里逐漸拉大到了七八里,不過不管是否拉大,因為只是對上八轉傀儡,沒人會太拼,他們也都要保留實力,這百聖關還長著呢,越向後越艱難,所以就算是被拉的最開的,也往往只是過量施展威力強大的神通秘武,修為耗空的早,不得不提前坐下去恢復修為,他們也不會讓自己輕易受傷的。

但現在後面怎麼一群吐血的?

又懵了十來個呼吸,上索凌才轟的一下腦子都差點炸開,在他發懵時,江守已經擊殺第四十里的傀儡踏步走向了41里,突然看到這一幕,上索凌再沒時間發懵了,只是一瞬間覺得有一股血氣直衝滿門,江守?那個八轉小子要超他?這是開星際玩笑!

血氣沖頂怒髮衝冠,上索凌才怒喝一聲唰的一下就衝進了41關。 「這傢伙怎麼可能這麼快?他怎麼可能這麼快!!」

「彭~」

…………

左起18橋,當上索凌受了諾大刺激,突進入41里和傀儡搏殺,但他擊殺過傀儡剛進入42里,江守就也追了上去,相隔只是幾個呼吸而已。

42里如此,43里如此,44里如此,45里……

上索凌眼睜睜看著江守穩定的追近,他卻因為過於緊張,在擊殺又一個傀儡后一不小心沒控制好,被傀儡垂死反撲轟然打碎護甲,在他左肩留下一個一指深的劍痕時,上索凌才又急又氣,氣的脫口噴出一道血箭。

這一次他即便再憤怒,也不敢深入46里繼續廝殺了,左肩的傷勢只是輕傷,但前面還有大量傀儡在,而且從51里開始全是九轉傀儡,若不以巔峰狀態應對,輕傷只會不斷累積變成重傷,到時候隨便一次休養就要十天半月,那才會讓人徹底崩潰的。

噴出一道血箭后,上索凌也懶得理會嘴角溢出的血絲,只是怒瞪著雙眼盯著11橋上的江守,看著江守在隨後幾十個呼吸再次擊殺一個傀儡,然後穩定的深入了46里。「他沒受傷么?他難道不會受傷么?」

看到對方還在深入,他真的被反超了,上索凌只覺得心底又有一股血氣向上翻湧,刺激的他身子都有些虛晃,不過憤怒著憤怒著上索凌才突然又一驚,不對……這他媽的太不對勁了,不久前他剛發現江守時向後回望,看到的就是一個個試煉者嘴角溢著血死死盯著江守方向。

他還分外驚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這才多久,他怎麼也變成這樣了?

他竟和剛才那些傢伙一樣?

心驚之後徹底明白了什麼。上索凌又崩潰了,理智上他知道自己必須坐下來療傷,把肩頭的傷勢徹底復原。所有狀態都恢復到最巔峰才適合繼續行進,可感情上。他真想不顧一切向前沖啊。

被江守一個八轉超越,那種刺激足以要命!

表情不斷變幻,一道道思緒不斷翻轉,足足死死盯著江守看了幾十個呼吸,上索凌才頹然一嘆,盤坐在45里範圍開始療傷休養。

為了大局不能衝動,不能衝動……

一次次安慰自己時上索凌才又抓出幾顆丹藥吞服了下去。而事情發現到現在,有一點不得不提的就是。上索凌等人在剛踏入石橋時,接連擊殺二三十傀儡都毫髮無傷,等他們修為耗空坐下來靠丹藥休養,修為又恢復的差不多后,為什麼剛起步擊殺四五個傀儡就紛紛受傷?

難道是後面的傀儡越來越強大?這倒不是,前五十里範圍,五十個八轉傀儡實力是差不多的,他們在後續廝殺中表現遠不如最初,那是因為持久的搏殺殺戮,修為耗空后你可以靠丹藥療傷。但心神狀態卻是無法彌補的。

就好比普通世俗中的戰場搏殺,雙方軍士大戰之後,不止體力會有大幅度損耗。心神一樣會極度疲憊。

九轉武聖遠比普通人中的士卒強大的多,都是具有毀天滅地只能的超級存在,但他們面對的對手也是一個個八轉,你要保證擊殺八轉傀儡的同時還要讓自己一點傷都不受,那在悍不畏死的傀儡反撲下,必須時時刻刻繃緊所有心神,免得出現紕漏。

一次繃緊心神無所謂,兩次無所謂,幾十次下來心神肯定會疲憊。而心神方面……那卻是沒有丹藥可以療養的。

在心神疲憊中,即便你修為還和之前差不多。也會影響你和傀儡廝殺,再加上江守這個八轉的刺激讓他們更加無法寧靜。稍微出一點紕漏,在傀儡瘋狂反撲下就容易受傷。

這也是厲兀雲和宿懷策那種最強武聖,即便在擊殺第52個傀儡后已經坐下去療養了一炷香時間了,還沒有起身的原因,他們的修為早已恢復巔峰了,肉身狀態也孕養的差不多了,但精神狀態還是有疲憊,還在靜養中。


對於那幾個最強者,後面遭遇的傀儡全是九轉,他們比普通九轉強,也最多是江守面對八轉那樣具有優勢,再無法像之前對八轉傀儡那樣輕鬆秒殺,那樣的廝殺一場無所謂,但他們面對的還有四十多個九轉,必須把狀態孕養到最巔峰。

在上索凌也崩潰不已的盤坐下去療傷時,不遠處還有另外兩道身影在各自石橋45里出坐了下去,正是之前超越上索凌的長生族女子和巨人族。

那兩位也早在上索凌突入41里時驚起了身子,同樣被江守驚得不輕,一路緊繃著心神勉力搏殺,然後結果和上索凌差不多,都因為太過緊張心下刺激太大,不小心被傀儡不要命的攻勢打亂陣腳受了輕傷,此刻只能坐下去休養。

所以這一刻,整個百聖關內除了厲兀雲、宿懷策、喬氏姐妹之外,江守已經是最前列的存在,已經是眾試煉者中的第二梯隊。


身在第二梯隊江守不急不躁,只是穩步向前搏殺,第46里、47里,48里,直到他殺入50,將最後一個八轉傀儡也斬在槍下,江守才長舒了一口氣。

向前看一眼厲兀雲幾人還在52里處靜靜療養,向後看一眼,距離他最近的上索凌三位也還在45里處療傷。

「所有八轉全部搞定,我有這樣的效率不奇怪,只是沒想到前面的幾個會這麼快。下一個就是九轉傀儡了,第一次面對九轉啊……」

每擊殺一個傀儡要麼用時二三十個呼吸,要麼上百個呼吸,五十個傀儡下來江守已經用了幾柱香時間,這已經是他全力施為的結果。

他只是沒想到宿懷策等人也會這麼恐怖。

最開始還沒有人踏入石橋搏殺時,江守還想過先看看宿懷策等人的效率再決定要不要全力施為,如果宿懷策那種妖孽一路破關都需要一個月,他卻只用一天左右,難免太讓人驚粟,可現在呈現在江守面前的形勢都讓他都為曾經冒出的念頭而不好意思了。

人家這樣的效率,破這百聖關怎麼可能用一個月?他就算全力施為都不敢保證是否能真正追上呢。

又深吸一口氣,江守才踏步進入了51里。

剎那后,在江守身前就出現一個新的傀儡,那傀儡還是金屬材質構造,但在氣機判斷上,江守卻發現這傀儡竟是雙重循環。

時空循環凝聚法則,力速循環還在領域階段。

「怪不得,我之前還在疑惑,傀儡若沒有在功法神通或肉身等各方面有極為突出的優勢的話,怎麼樣才能成為九轉之神,原來是雙重循環!」

心下恍然中前方傀儡則一槍掃出,一股恐怖的壓迫感就猶如天塌地陷一樣對著江守碾壓而下,江守剛要反擊,卻突然像遺忘了一切似的呆在了石橋上,等他再次清醒時,傀儡手中長槍已經刺在江守眉心,撕開他肌膚體表,攜帶著無窮神力橫衝而下。

如果不是江守肉身妖孽,強橫的令人髮指,恐怕這一槍內蘊含的衝擊力就已經沖碎了他的大腦。

可就算用恐怖的肉身骨骸暫時擋住了那神槍的繼續突刺,槍身蘊含的神力一樣震得他大腦發懵,彷彿被人用鐵鎚一次次轟砸在頭頂,強烈的暈眩感也轟燃爆發。

啪的一聲,江守來不及施展任何神通,只是一身神力爆發,猛地伸出左手抓住了正在繼續深入的長槍,眉心熱血四溢,腦部劇烈震蕩中江守又快速抓出一把丹藥吞下,等不死之身效力發揮,正在發懵暈眩的大腦才猛地一清。

清醒那一刻江守又咽喉巨疼,是傀儡放棄神槍,欺身而來一拳砸在他咽喉部位,他咽喉處也咔啪泛起一陣碎裂輕響,好在不死之身正在瘋狂汲取著丹藥之力,那些碎裂的骨骸血肉剛剛有破碎趨勢就又癒合,然後繼續破碎,繼續癒合。

每一次都是襲擊在咽喉處的神力剛剛沖裂血肉就被恢復,也幸虧如此,否則一旦被一拳徹底打碎血肉,不死之身也要一定時間才能徹底修復的。

「星羅密布!」

當傀儡又突然消失,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江守身後一拳轟向他後腦時,江守才跨出一步,單腳落地后運轉槍身揮灑出一片澎湃星雨,點點星光在虛空灑出一片殘影,快速擊向後方。

這一槍卻在剎那后撲空,傀儡不知何時又出現在江守懷中,側身一靠,恐怖的神力就伴隨著傀儡肩頭轟然砸落在江守左胸位置,在江守被轟殺的踉蹌後退時,他也再顧不得反撲,又匆忙抓出一捧丹藥吞下,利用不死之身瘋狂修復體內正在爆發中的傷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