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修鍊的時間越發地長久起來,梁榆的氣息開始變得截然不同了……漸漸地多了一陣聲勢匯聚在上面。

這一種隱約之間瀰漫著無窮威嚴的力量……這是龍威!

奇怪的是,隨著初代神姬的分身愈發地重創巨龍,梁榆身上纏繞著的龍威竟然愈發地多了起來,如同潮水一般,在這個地方席捲而開,而他更是鯨魚吞水一樣將龍威盡數吸入體內,融為一體。

「不破不立……破而後立!雖然九子化龍是一件好事,但是這一種力量過於野性與龐大,不是我可以輕易掌控的。既然這樣,倒不如破而後立,全部粉碎,然後重新融合!」梁榆如是想道。 「轟!」

初代神姬的分身一掌轟出,一陣無形的大力便是在巨龍身上回蕩開來,一處處傷口深可見骨,龍血像是雨水一樣灑落,眼看就要死在這裡。

「九子化龍……我還以為能夠翻天,想不到還是在我的掌心之內。」見狀,不知道為什麼,初代神姬竟是有些黯然地說道。

既然梁榆先一步敗了,那麼凝聚出來的幾千個攻伐印法自然就失去了本來的意義,在初代神姬猶豫了一下之後,竟是手掌一動,直接以斗神煉寶訣將數千個攻伐印訣煉成了四把殺劍,懸浮在自己的四周。

「你太弱了……這四把殺劍給你一用,若然還無法贏下這一戰,那麼你就安心在這裡當我的塔奴好了。」說著,初代神姬探手一指,四把以千餘個攻伐印法凝聚而成的殺劍便是一閃到了少女的面前,懸浮不動。

看見這些殺劍,少女不禁眼前一亮……因為她的精神力方才輕微地感應了一番,就感受到裡面蘊含的滔天殺意。

「不愧為千餘攻伐大道凝聚而成的寶貝……若然直接用於對付魔神,只怕都足夠直接斬殺一尊低級魔神了吧。」少女心中想道。

魔神足有七十二尊,而根據實力與各種各樣的能力,又有著一種排名生出。

越是靠前的魔神,實力越是強大,而少女現在說著的低級魔神,則是特指排名六十以後的魔神!

雖然如此,但是可以單憑四把臨時煉成的殺劍就足以討伐一尊魔神,已經是極為了不起的了。

難怪在初代神姬的年代,她會被稱作戰神,而七十二柱魔神都不敢直攖其鋒,全部退避三舍!

「殺劍雖然還不是我的巔峰之作,但是這種程度都足以傷到我了……只是能否靠近,然後對我出手,就要看你有幾分本事了。」初代神姬將分身收回,淡淡地說道。

現在的梁榆已經奄奄一息,不足為懼,殺他僅是自己一個呼吸的事情,所以初代神姬倒是可以將他先放一放,先解決了自己這一位後輩。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應了一句,少女雙手便是抓住了兩把殺劍,然後隨著她的念頭一轉,鬥氣化作了另外兩條手臂,把餘下的殺劍抓在手中,迎風揮舞,直奔初代神姬而去!

「對鬥氣的掌控不錯……竟然可以自由地化作了兩條手臂,不分彼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倒是和我的分身有些異曲同工了。」初代神姬噙著一絲愕然說道。

可以做到這一步,不是單憑修鍊或者什麼,而是一種對於道與理的悟性。

唯有比旁人看得更遠,你才可以在同樣的招數之中,領悟出自己的東西……一如現在這樣,以鬥氣化作自己的手臂,這一點在歷代的神姬裡面,不是無人做到,而是做到的極少,更不要說在她這種修鍊不到千年的情況下,就能夠走到這一步了。

「除此之外,我的殺劍裡面滿是攻伐大道,殺氣凜然,常人就是拿都拿不穩就要被殺氣侵蝕……如今竟然一次過操縱了四把殺劍,如果不是遇上了我,想來都可以為斗神一脈帶來一個時代的輝煌。」想著,初代神姬已經動了。

雖然眼前的少女天賦驚人,但是這絕對不是自己不殺她的理由……冒犯了斗神塔之人,除非贏下自己,否則就要留下成為圖奴!

這……就是斗神塔的規矩!

一旁,巨龍奄奄一息,出氣比進氣的多,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不過在巨龍的身體之內,卻是另外一副光景!

隨著巨龍的身軀越發地潰散起來,梁榆這一邊倒是煉化順風順水,不多時,已經有了陣陣龍吟在身體上邊隱約響起。

與此同時,九子圖裡面的仙狐兒和滅天老人,同樣察覺到事情不對勁……因為巨龍在龍威散去之後,非但沒有返回到九子圖裡面,而是朝著梁榆身體的一個方位涌動而去,好像被吸收煉化的樣子,極為神奇。

「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這些能量的流動這麼古怪?」仙狐兒皺眉說道。

儘管她執掌九子圖的歲月談不上太長,但是在融合了上一任器靈的記憶之後,對於九子圖的事情倒是了解得七七八八了,可是在這裡面,倒是沒有任何關於化龍的資料,更不要說在化龍之後被人擊敗了的這種情形了。

「主人,化龍本來就不在九子圖的範疇之內……而且上界的生靈估計都沒有料到,梁榆小友可以帶著這一件神物穿越三界,將三個地方都走了個遍吧。所以會出現超過預計的情況,談不上多麼奇怪。」滅天老人遲疑了一下,如是說道。

的確,九子圖本來落下的位置為神州大陸,但是現在梁榆不止去了一趟月靈之地,甚至還跑來了玄天戰域這裡,這樣在三界之內跑來跑去的,大概古往今來就只有梁榆一人而已啊。

故而,光靠器靈傳承下來的記憶無法解釋眼下的狀況,又說不上多麼奇怪的了。

「轟!」

「轟!」

「轟!」

……

空間之內,少女手執四把殺劍猛地攻向初代神姬,聲勢浩蕩,完全沒有給對方半點喘息的機會。

見此,初代神姬的眼神之內終於第一次有了凝重出現……她覺得,自己可能有點小看這一位後輩了,說不準對方的天賦,還遠在自己的預料之上。

「不過,光是這樣還不足以難脫塔奴的命運……給我破!」說著,初代神姬更是一指點出,直接點在了其中一隻鬥氣凝聚的手臂上邊!

「轟隆!」

下一刻,鬥氣手臂應聲而破!

這個時候,巨龍的體內同樣有著一陣響動傳出,聲勢驚人,還在兩位神姬激戰之上!

「轟隆隆!」

聞聲,初代神姬下意識地朝著梁榆這個方位看去,只見這一條血肉模糊的巨龍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竟是周身都化作了九色靈光,在體內不斷地穿梭起來,這個樣子,像是要發生什麼變化的前兆!

「終於將龍之力全部吸收完畢了……既然這樣,那麼下一步就是二次化龍!」忽然,梁榆一直禁閉的眼睛猛然睜開,沉聲說道。

PS。推薦一位好友醫無雙的新書爽文《都市神醫高手》,老作者的新作,值得一看。 二次化龍……顧名思義,就是第二次蛻變成龍!

之前的九子化龍雖然成功,但是野性太大,完全依靠本能行事,一如初代神姬說的一樣,空有神力而無法自由催動,簡直就和野獸無疑!而他們這等人物,是不會敗給區區野獸的。

故而,哪怕巨龍強橫如斯,同樣被初代神姬轟得七零八落,險些被當場鎮殺!


幸好,這一位號稱歷代最強的神姬沒有急著斬殺梁榆,所以才給了他一個反擊的機會……二次化龍!

只要又一次蛻變成龍,而且將一切真龍之力掌控在自己手上,那麼初代神姬又如何,不見得就一定鎮壓得了他梁榆了!

望著巨龍逐漸化作無數靈光重新匯聚在一起,看樣子像是在編織著一個光繭的模樣,初代神姬的眸子不由得微微凝起,道:「化龍么……第二次化龍,看來他倒不是白痴,竟然看出了剛才化龍的缺陷。」


「不過,我可不會讓一個註定死在這裡的傢伙有哪怕一絲的反擊之力……獅子搏兔還需全力,我不會給你蛻變的機會。」說著,初代神姬便是一步踏出,眼看就要化作一道光影,前去鎮殺梁榆!

「我不會讓你過去!」少女手持殺劍擋在初代神姬身前,漠然說道。

「不讓我過去……就憑你?」初代神姬冷笑說道。

事到如今,她已經不準備留手了……而這一位當代的神姬,就殺了吧,反正自己這裡的塔奴極多,不缺她一個!

「轟!」

「轟!」

「轟!」

……

初代神姬幾乎肉身無敵,拳頭猶如神兵一樣,直接和匯聚了上千攻伐之道的殺劍轟在一起!每一下都激起無數靈光,有著攻伐之印潰散,使得殺劍的威力驟然暴跌!

「九子圖之主啊……我可支撐不了太久,你一定要在我被斬殺之前化龍成功。」少女如是想道。

這個時候,梁榆正被無數光華籠罩在內。

這些光華並非一體,而是彼此獨立開來。

有的為龍鱗,有的為龍血,有的為龍牙……這些竟然是剛才巨龍身上的每一個部分!

巨龍竟然化整為零,直接又一次匯聚在這一道身影之上!

不過和先前不一樣,現在的光華顯然是梁榆在有意識地吸收著……從內到外,龍骨,龍血,龍肉等等,一系列龍的一部分,都被梁榆像是在拼著拼圖一樣,一塊塊地拼了上去。

隨著梁榆身上的真龍部分愈發地多了起來,他的氣息終於是發生了一種天翻地覆的變化……剛剛不斷有龍威聚攏在他這裡,但是這些龍威沒有被梁榆吸收。

或者說,梁榆無法吸收龍威。

因為龍威絕非是第一塊拼圖,它恰恰是最後一塊拼圖!

先有龍而後有龍威,所以梁榆在成為真龍之前,無法將龍威完全吸收到自己的身體當中。

可是伴隨梁榆重組在自己身上的龍之部分越來越多,龍威不等他主動吸引,已經先一步自動依附在他的身上,漸漸地融為一體。

龍威浩蕩,這一種力量的強悍程度遠在九子之上。

無論是哪一尊九子……不,即使是九尊九子加在一起,都不如眼下樑榆身上的這一種龍之力來得強大。

只因這根本不是單純地一加一等於二,而是一加一大於二!

即便九尊九子本來就是龍子都好。

不過龍子不等同於真龍,與真正的龍之間,還是有著一絲差距。

差之毫厘,謬之千里!

這……恰恰就是九子在化龍前後的最大區別!

「萬萬沒想到,他竟然可以做到這一步……二次化龍,他是怎麼樣想到這種做法的?」滅天老人駭然說道。

他在月靈之地征戰了一個時代,一心滅天,雖然最後沒有滅掉蒼穹,但是卻見證了無數強人的崛起。

六元至尊、十二戰將等等,無一不是照耀了一個時代的大人物。

可是這一些老對手裡面,卻沒有一人有著梁榆這等驚人的機遇,更加沒有膽敢和梁榆這樣,拿著天大的造化去賭上一把!

要知道一旦敗了,可是沒有任何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啊……初代神姬,不會給梁榆這個機會!

故而,現在梁榆成功二次化龍才更是讓滅天老人感到震撼,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實的!

「他是不同的……即使是四皇五帝當中,都不見得有超過他的傢伙。現在他還沒有走到這一步,若然他可以將手上的一切真正收為己用,萬法歸一,不知道又是一個多麼恐怖的人物,想來整個神州大陸都會為之震動吧。」仙狐兒展顏笑道。

她很期待……期待梁榆在返回神州大陸之後,究竟會是一個怎麼樣的光景。

是站在她從前都沒有去過的高度俯視神州,還是如何……總之,在化作了九子圖的器靈之後,仙狐兒已經許久沒有像現在這麼期待了。

「嘭!」


初代神姬一掌轟出,硬生生地將最後一把殺劍粉碎之後,少女的手上已經沒有任何能夠與之對抗的寶物。

初代神姬從前的戰神之名可不是白喊的,舉手抬足之間,玉手一樣可以化作遮天大手,鎮壓一切,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有著上千攻伐之道的力量匯聚在一起,最多就是能夠與她過上兩招,鬥上一斗而已。

多的……絕無可能!

「這一戰要落幕了……你要死在這裡。」初代神姬淡淡地說道。

她的本意是將這一位神姬煉成塔奴,生生世世只能活動在斗神塔之中,但是在真正想這麼做的時候,她卻猶豫了。

因為現在的少女給了她一種奇怪的感覺……若然今天不將她完全滅殺,只怕後患無窮。

聞言,少女的臉色同樣蒼白如紙……一是與初代神姬鬥了這麼久,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了;第二則是在真正面對死亡的時候,她卻發現自己並非想象之中那麼無畏無懼,她一樣怕死!

「唔……!」

然而,正當初代神姬神色陰冷,準備抬手鎮殺眼前少女的時候,一陣先前沒有的古怪力量卻從她的體內驀然湧起,讓她的一邊眸子迅速化作了紅黑之色,邪異如妖。

「這是……魔念?」見此,少女的眸子驟然緊縮,詫異說道。 魔念……一如字面的意思,即是正道之人不應該有的東西。

一念成魔,一念入魔!

有了魔念,恰恰就是一位武者已經逐漸不在正道之上的最好證據!

斗神一脈古往今來盤踞在玄天戰域的中域,寓意鎮壓四方,正氣浩然!

換言之,斗神一脈繼承了斗神力量的神姬,正是當今最為閃耀的正道化身!

故而,東、西、南、北四域的武者方才心甘情願地被斗神一脈統領,對抗七十二柱魔神!

初代神姬……又名戰神,她一生無敵,不是斗神但是卻勝似神靈,為玄天戰域帶來了一個和平的時代,掌控八荒六合!

若是說神姬之中誰最百邪不侵,群魔退避,絕對是初代神姬無疑!

可是……現在初代神姬的身上出現了魔念!

顯然,她已經成魔……或者說,魔根深種,不是魔,卻勝過了魔!

「你……你看到了?」初代神姬神色痛苦地說道。

很明顯,現在的她在和魔念對抗,而魔念正是她不願意被人看到的一面!

「看見了……而且很清楚!你不是初代神姬,你究竟是誰?」少女冷聲說道,而且趁著對方分神的同時,連忙撤到了百丈之外,與對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我就是初代神姬……殺了你!」說著,初代神姬不顧眼中的邪異之色愈發地濃厚,竟是探手就要對著少女抓去!


「一個入魔之人竟然鎮守斗神塔……呵呵,看來歷代葬身於斗神塔的神姬,都是另有隱情的了。不管怎麼說,斗神大人可從未說過一旦敗在了斗神塔當中,就要成為塔奴,生生世世為斗神塔驅使,而這樣的規矩乃是你成了器靈之後傳出的,豈不是說一切都是你的陰謀,你才是斗神一脈最大的敵人!」少女不懼對方殺氣凜然,而是深吸一口氣,沉聲喝道。

「不……我一切都是為了斗神一脈,我沒有入魔!我是初代神姬,我是無敵的玄天戰神!啊……我沒有入魔啊!」果然,這些話語對於初代神姬來說,有著一種致命的影響,使得她衝刺到了一半又猛地停下,雙手抱頭哀嚎道。

哭聲動人,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彷彿現在哭泣著的,不是無敵的戰神,僅僅是一位柔弱的少女而已。

「這……主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下子事情就大逆轉了?」看到這一幕,滅天老人不禁愕然說道。

本來他還憂心著若是當代的神姬被殺了,那麼接下來肯定就是輪到梁榆……而現在後者又處於緊急關頭,假如真的要救下這個小子,就唯有讓主人出手了。

可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對方卻突然魔性發作,而且還與魔性對抗,沒有顧得上斬殺哪怕一人!

不過就和少女疑惑的一樣,神姬……本是正氣凜然的人物,但是現在不但滿是邪氣,而是還一念入魔,這樣的事情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嗎?

「逆轉?我看未必……很快就要有大人物出來了,就是不知道在這一位大人物出來之前,我們的希望能不能化龍成功啊。」仙狐兒頭疼地說道。

現在的梁榆顯然修鍊到了緊要關頭,能否二次化龍成功,就看接下來的這一段時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