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看著那林羽眼神中的不屑一顧,他不由得怒火衝天!

你不過是太陰境而已,有什麼資格用這種眼神看我?龍天-怒火中燒,冷聲說道,「好!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就在這所有新生面前,我們決鬥一場!」

說著,龍天就朝著外面走去。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誰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開學剛剛一個上午,竟然就有兩個新學生決鬥!

龍天已經走出門外,而林羽也輕輕的拿起手帕擦了擦嘴,對著凌夏說道,「我出去一趟。」

凌夏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說道,「快去快回。」

眾人又是一愣——-怎麼感覺這兩個人都傻了一樣?

林羽笑笑,起身,活動了一下肩膀后,直接朝著外面大步流星的走去。

飯館內的學院面面相覷,緊接著直接把錢扔在了桌子上甚至不需要找零,奔向了外面。

這等好戲,他們怎麼會錯過?

剎那間,剛剛還熱鬧的飯館,頓時變得慘淡起來,只有幾個高年級的學員還坐在椅子上吃著,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表示,只是在竊竊私語。

跟著,這幾個高年級學員中的一個人便起身離開。

這一切,都沒有逃過凌夏的感知。

門外,三十多名學員都在一旁看著空地上的兩個人,龍天還是穿著那昂貴的紳士服,只不過這紳士服內感覺另有玄機,畢竟身為一個修行者,很少會有人穿這種東西,哪怕是衣服也一般都有一些防身效果。

而林羽,還是那一襲白衣,隨風飄揚,負手而立,手中拿著天冰劍,毫無特別之處。只不過在清風之中,氣質更加昭顯。

龍天看著林羽的眼神中充滿了陰狠,本來英俊的面孔此時顯得有些陰毒,而林羽則是一臉淡然的站在對面,似乎沒有把龍天看在眼裡。

的確,他沒有。

他看著對方那一臉陰狠的樣子,不由得有些皺眉,輕聲的說了句,「白痴。」

兩個人都還沒有動手。

龍天是在等,等所有學員都到齊之後,再去打敗這個林羽,好讓這個林羽在學員面前再也抬不起頭。

而林羽也是在等,等對方先動手,那麼事後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也都好說。

終於,龍天看著所有學員都走了出來,只有凌夏沒有出現,心中冷哼一聲,等我把你的男朋友打殘廢,看你能躲到哪去!

龍天透過玻璃窗看見了凌夏還在用餐的背影,不由得拳頭握的更緊,轉頭,看向了對面的林羽,大聲說道,「小子,你現在跪下求饒,我還可以放過你!」

跪下求饒?

眾人凝重,都覺得龍天做的有些過分了。

林羽淡淡的看著龍天,沒有說話。

對於這種腦殘行為和言語,他直接無視。

龍天看見林羽沒有答話,心中更加發狠,便冷笑說道,「這可是你逼我的,本來是同學,我還不想做到這一步,既然你想挑戰,那我就好好告訴你,什麼是太陽境!」

林羽看著龍天,不由得有些扶額,為這貨的智商擔憂起來。

明明是他挑戰的,說的好像自己欺負他似的呢?

林羽有些無奈的終於開了口,說道,「你還有多少廢話要說,我進去坐一會,你說完叫我一聲。」


言畢,林羽頭也不回的朝著飯館內走去。

眾人愕然,他們感覺到這林羽好像在說,他都同意出來欺負你了,你怎麼還磨磨唧唧的,再這樣他就不打了。

不得不說,這林羽的擔子太大了!

龍天心中一怒,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過無數次的話,來到這小子面前就像是跳樑小丑一樣!

「找死!」龍天-怒吼一聲,下一瞬太陽境的大地之力瘋狂的從體內傾瀉而出,直接席捲了整個場地!

跟著,他猛的踏向了地面,堅硬的大理石地板瞬間爆裂,伴隨著怒嘯的聲音,他沖著林羽瘋狂的衝去!

龍天整個人跳躍在空中,剎那間整個身體的周圍浮現出一個巨大無力的獅子形狀,將龍天緊緊的包裹在其中!

短短十餘米,這獅子或者龍天的速度一掠而過,朝著林羽瘋狂的襲去!

而林羽在對方剛剛動的慘案,就將自己的意境瞬間開啟,跟著輕聲吐出兩個字,「行光。」

其實如今他對行光的研究甚至比修神之怒還要多,這是蕭失交代給他的,所以如今對於行光的應用已經爐火純青。

林羽的身影在原地開始變得異常的閃動,與此同時,那龍天的巨大獅子也已經怒吼的向下撲了下來!

從天而降,彷如一尊無可匹敵的戰神一樣席捲而至,將林羽薄弱的身子席捲在內!

轟!

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剎那間林羽所站的地方爆炸起來!

碎石崩飛,林羽所站之地揚起了巨大的灰塵!

眾人不忍心的眯了一下眼睛,卻駭然發現那裡根本沒有林羽的影子!

「我說傻獅子。」林羽的聲音悠悠響起,在十米之外,「你這獅子難道沒有長眼睛嗎?」


眾人心中一驚,朝著一旁看起,那站在原地依然輕鬆的人不是林羽是誰?

龍天也是心中一驚,但是對方只不過是速度快樂一點而已,他又不是看不到,便冷哼說道,「小子,有你跪下來求我的時候!」

跟著,龍天剎那間將雙手和在了一起,與此同時,龍天周身浮現的巨大獅子,也是猛地將兩個爪子合在一起!

林羽看在眼裡,心中不由得凝重幾分。

看來,是要用什麼功法了嗎?

林羽眼看著龍天,說實話,這龍天足足比他高了三個境界,的確不是他現在能夠抗衡的人,他頂多與對方糾纏,而不是打敗對方。

再加上這龍天肯定來自什麼大家族,林羽看著龍天周身那散發著恐怖氣息的獅子影響,就知道這也絕對是一個地級功法。

能拿得出地級功法,肯定是背後有著超級家族的支持。

實力比自己高那麼多,又有著地級功法,哪怕是林羽也不得不多加小心。

他只要拖著,拖到有人管理這裡的事情,就可以了。他心中傲氣,但也不會做送命之事。

龍天這種人,看起來斯文,其實就是敗類。

終於,龍天的手勢結印之後,嘴角裂開了一抹冷笑,他目光如狼的看著林羽,陰冷的說道,「你為自己慶幸吧,可以在我用出這功法后才慘敗。」

林羽哀嘆一口氣,扶額,心想這腦殘又開始廢話了。

眾人見狀后一愣,隨即都捂嘴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 超級兵王俏總裁

只不過,剛剛他竟然能躲過龍天那雷霆萬鈞的一擊,讓所有人都不再敢小覷他。

剛剛那種攻勢,哪怕是陽明境的人也不敢說能夠躲過去,而林羽則是那麼輕描淡寫的躲開,這林羽果然也是有些底牌啊。

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看著林羽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敬意。

只是,太陰境和太陽境之間的差距,可不是憑藉什麼底牌就能彌補的啊。

眾人心中暗暗搖頭,這林羽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尤其是這龍天不知道使用出了什麼功法之後。

而就在龍天冷笑之後,只見他周身的獅子猛然變換,周身的大地之力不停的扭曲著,跟著旋轉起來!

在短短的幾秒之後,那變幻莫測的大地之力開始重新變得如同實質,而這一次林羽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抹凝重。

龍天周身不再是一個獅子,而是—–盤踞著一條龍!

… 龍。

這種生物,是在這個世界中最古老,也是最強大的存在。

早在遠古時期,據說這世界長達上億年被龍族所主宰著,那個時候,萬物朝服。

哪怕是在現在,龍這種生物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以說龍在整個大陸歷史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位置。

哪怕是現在根本再也找不到一條龍,但是但凡和這種古老的生物有一丁點聯繫的東西,都是異常強大的。

無論是天地靈物,還是功法,所有的東西都一樣。


而此時此刻,龍天周身不停盤踞著一個長達五米的龍,這龍雖然不是多麼偉岸,但是卻實實在在的存在著,刺激這每一個人的眼睛。

龍,沒想到剛來到帝國學院的第一天,就能見識到這種東西。

隱隱的能聽見龍天周身的龍吟聲,每一聲龍吟都會讓所有人心中為之一顫。

直到現在,周圍已經圍了很多人,不再是那區區的三十幾人,很多老學員也較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

太陰境和太陽境對決,一字之差,卻是天地之別。

這時,龍天突然低喝一聲,身體爆射而出!

速度足足比剛才提升了一倍,幾乎是一閃而過,沖著還呆立在原地的林羽瘋狂的撲去!

周圍有人已經不忍看下去,接下來就是鮮血橫飛的場面了吧。

但是,林羽出了更加凝重一些以外,並沒有多少慌亂。當日李中天都不足以讓他畏懼,更何況面前的這個龍天。

林羽看著對面急速的襲來,低喝一聲,「來得好!」

跟著,他身影再次模糊,與此同時全身爆發出一種來自地獄般的氣息,這種氣息無聲無息,卻無孔不入!

下一瞬,他雙拳齊出,沖著狂襲而來的龍天猛的轟出!

「修神之怒!」

「天龍之威!」

兩個功法同時用出,所有人都專註的看著這一幕,或許這一招之後就要分出成敗!

跟著,兩人劇烈的碰撞在起來!

龍天周身的巨龍直接涌到了整個右臂之中,巨大的龍頭首當其衝的攻向了林羽站在原地的身體!

而林羽那一拳,帶著一種模模糊糊的氣息,如同一把鋒刃一樣,直接將這條巨龍從中破開!

眾人心中大驚!

這是什麼功法?

就連龍天也是感覺到了一種威壓,一種來自功法的威壓,似乎他這條百戰百勝的巨龍竟然穩穩的被這道氣息壓了一籌!

下一秒,兩人的拳頭相撞!

剎那間,一股勁風席捲勁風席捲而來,將地上的碎石如同子彈一樣朝著四周吹起!

在場之人有很多強者,很多學員將自己的能量外放,去抵擋這些碎石,而目光依然停留在這一幕。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境界懸殊的戰鬥,此時此刻卻如同勢均力敵一樣!

在兩人相接處的一瞬之後,林羽便皺起眉頭,跟著腳下步伐變換,剎那間身體倒退起來!

龍天的身體原地未動,只是輕輕的顫了幾下,而林羽的身體卻足足在地面滑行了二十餘米,才堪堪停了下來!

一圈之後,林羽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紅暈。

沒有大礙,林羽心中想道,和預想的一樣,剛剛那一拳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只不過,他的整個右臂有些發麻,再對轟幾次就無法使用了。

跟著,他站直了身體,目光平靜的看著龍天,經過對過一拳之後,他也知道了太陽境的確無法抗衡。

畢竟少陰境就已經讓他焦頭爛額了,更何況太陽境。

但是這一幕看在別人眼裡,卻是另外一種情況!

太陽境的修為,再加上地級功法的全力一擊,竟然被這白衣少年以太陰境接下來了?

眾人口乾舌燥的看著這一幕,哪怕是那些老學員也難以接受。他們看著這個少年,幸虧這少年修行天賦一般,只是太陰境,否則豈不是太過逆天?

龍天的感受尤為明顯,剛才那一拳他可是用出了全力,本來還怕把這人打死,卻沒想到對方安然無恙的接了下來。

龍天雖然陰狠卻也不傻,知道林羽這小子不簡單。


越有壓力的對手就必須越早剷除,這是家族告訴他的信條,如果讓這種人成長起來,那就晚了。

想到這裡,龍天竟然動了殺念。

林羽遠遠的看著龍天不停閃爍的目光,心中一動,猜到了對方可能想什麼。

在龍天把林羽列入黑名單的時候,林羽也將龍天列入了自己的生死簿里。

這時,龍天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突然覺得不對,竟然沒有說出口!

該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