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死去的奴隸身上、一道漆黑的怨氣便被他的雙眸攝入其中、

江雲立即盤膝而坐、這名奴隸生前的種種絕望、不甘的情緒、都衝擊著他的靈魂、不過很快就歸於平靜、

江雲睜開雙眼、血光隱去、又恢復如常了、

他感覺靈魂又變得強大了一絲、精氣神也無比飽滿充盈、

江雲眼睛的秘密、也是七天前的一次偶然、才顯現出來的、

他的眼睛彷彿有著一種魔力、能夠吞噬死者的怨念、甚至這種怨念通過眼睛的淬鍊、可以轉化為精純的魂力、讓自己的靈魂都更加強大、

這個秘密、只有他一人知道、

白天殺死這名奴隸的時候、也是因為他的眼睛突然釋放怨念、讓這名奴隸的心神失守、才趁機殺了他、

半個時辰之後、江雲又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佯裝睡眠、

突然、

一股隱晦的波動席捲而來、江雲的身軀猛地一顫、就連靈魂都感到了一絲不安、

「小傢伙、你想逃走嗎、」

忽然間、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入他的耳內、

「是誰在說話、」

江雲猛地驚醒、只見身前出現了一道透明的白色人影、正目光熾熱地看著他、

「你不僅能看到我、還能聽到我說話、」白色人影彷彿見到了救命稻草、死死地盯著江雲、

江雲渾身發毛、這白色人影渾身陰氣森森、只是一道虛影、

「你、、你不是人、你是鬼、」江雲瞳孔一縮、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我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是天生的魂眼覺醒者、萬中無一的魂力修鍊奇才、」白色人影神色瘋狂、目光灼熱無比、

「魂力修鍊、」

江雲身形猛地一顫、這種修鍊方式他還是第一次聽說、以往接觸最多的、不過是元力修鍊之法、

這個世界、天地元氣、是一切生命之源、

而元力覺醒、則是踏上修鍊的第一步、

江雲七歲元力覺醒、八歲就以元力淬體、開闢血脈、踏入了神脈境、

如今十四歲、他就開闢了八條血脈、是神脈境八重的高手、只要再開闢出最後一條血脈、就能突破神脈九重、步入氣海境、成為一名真正的修鍊者了、

只可惜、半年前的那場意外、令他經脈寸斷、元力流瀉殆盡、成了一個徹底的廢人、

元力修鍊、第一重神脈境、第二重氣海境、這是眾所周知的常識、至於魂力修鍊、他卻是聞所未聞、

看著江雲一臉的茫然、白色人影也並不吃驚、

「我就是魂力修鍊者、要不是靈魂深受重創、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白色人影右手一指、繼續道、「你看那個角落、那就是我的真身、我現在是靈魂離體、神遊物外、」

江雲順著白色人影的手指看去、只見一名衣衫襤褸的老頭躺在一個角落、一動不動、正是白天被鐵甲人押送進來的奴隸之一、

嗖、、

白色人影猛地一閃、化為一道流光湧入那老頭的身軀之內、很快那老頭就醒了過來、神色有些狡黠地看著江雲、

「小傢伙、現在相信了吧、」這老頭子並未開口說話、但聲音卻傳入了江雲的腦海之中、

「我可以傳授你魂力修鍊之法、助你脫困、」

聞言、江雲瞳孔猛地一縮、「你真的是魂力修鍊者、那你為何不自己逃、」

這老頭一看就不簡單、江雲雖然渴望離開這裡、但心中卻有著疑惑、他不相信、這老頭會平白無辜地幫助自己、

因為、他經歷了太多的磨難、根本就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免費的午餐、

「你以為我願意幫你、」老頭似乎看出了江雲的疑慮、笑了起來、


「實在是因為我時日不多、身軀老朽不堪、靈魂又幾近崩潰、而你卻不同、雖然你經脈寸斷、元力消散、但你的眼睛、是不屬於凡俗的眼睛、那是傳說之中的深淵之瞳、」


「只需三日、我就能讓你脫胎換骨、成為一名真正的魂力修鍊者、」

聽完老頭的話、江雲心頭狂跳、簡直不能自已、

「深淵之瞳、」江雲目光灼熱地盯著老頭、「你是說我的眼睛、」

「不錯、深淵之瞳、天生便蘊含九幽之力、能吸納天地間遊離的怨念、戾氣、甚至是死者的靈魂、你白天殺死那名奴隸、就是激發了你雙眸之間的怨念、別人或許沒注意、但絕對逃不過我的法眼、」

話音落下、江雲已經完全愣住了、他感覺自己在這老頭面前、半點秘密都沒有、

「老頭、你說了這麼多、到底有什麼要求、我可不信、你會白白傳我修鍊之法、」

江雲心智極為成熟、根本不信他會有這麼好心、

「我找你、自然是希望你能為我報仇、」老頭雙眸通紅、雖然氣息衰弱、卻絲毫不掩飾心中的恨意、

「我要你滅了這群鐵甲人、滅了風雷寨所有餘孽、是他們陷害我、殺我至親、令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江雲深吸一口氣、他清晰地感覺到了老頭的無邊恨意、

「我答應你、有生之年、一定滅了風雷寨、」此刻江雲才清楚、將自己抓到這裡來的、是風雷寨的人、

通過交談、江雲知道、這老頭名為風雲墨桓、曾在一遠古遺迹之中、得到了魂力修鍊的傳承、一手建立風雷寨、

只可惜、老頭遇人不淑、他視為己出的大弟子、為了逼迫他的魂力修鍊之法、殺光他所有的親人、令他的靈魂遭受重創、

「你既然是魂力修鍊者、你的徒弟怎麼可能讓你靈魂重創、」江雲也是心有疑慮、按理說、這老頭能靈魂離體、應該很厲害才對、

「小傢伙、你心思果然縝密、魂力修鍊者、最畏懼的、就是雷劫、」風雲墨桓目光迷離、繼續說道、「如果修為不夠、就千萬不可在雷雨天神魂出竅、不然、很容易被雷電劈散靈魂、成為白痴、」

「當日、我那孽徒、就是趁我渡雷劫之時、設伏圍殺我、令我的神魂遭遇雷劈、幸好我心境不屈、才能勉強不死、」

聽完風雲墨桓的話、江雲心中有著一種不好的預感、

「也就是說、你的魂力修鍊之法已經泄露出去了、如果我沒猜錯、你的弟子、就是如今風雷寨的寨主了、」

「不錯、」風雲墨桓連忙點頭、「三千名奴隸都會被押送至一處絕地、等待我們的、將是瘋狂的屠戮、在臨死之前、三千亡靈會散發出滔天怨念、而我那孽徒、將用這些怨念來修鍊他的魂力、」

「你是說、他會將我們全殺光、、」江雲驚呆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這可是人神共憤的殺孽、為天地所不容、

「無論如何、一定要逃出去、」江雲心中暗道、逃不出去、不僅自己沒命、就連妹妹也會被火毒焚燒至死、

「小傢伙、不必緊張、他得到的是殘缺的功法、」看著江雲陰晴不定的神色、風雲墨桓頓了頓、「吸納怨念、是最低級的方法、他的心境太差、又沒有你的天資、很容易被反噬、」

「這麼說、我如果修鍊起來、會比他更快、」江雲目光炙熱、

「廢話、深淵之瞳、是天生的魂眼覺醒者、你最大的天賦、不是吸納怨念和戾氣、而是噬魂、」風雲墨桓白了江雲一眼、「只可惜你沒有發掘自己的天份、你的眼睛能夠看到靈魂、甚至可以吞噬死者的亡靈、」

「噬魂、吞噬亡靈、」江雲直接愣住了、「可我活了這麼久、就只能看到你的靈魂啊、況且、是你的靈魂離體、主動讓我看到的、」

江雲完全懵了、他甚至覺得這是天方夜譚、遙不可及、

「白、痴啊、」風雲墨桓差點罵出聲了、「要是我擁有你的天賦、早就一飛衝天了、」

「你能看到我、是因為我靈魂強大、至於你不能看到其他人的靈魂、是因為、你根本沒有用心、」

無奈的嘆了口氣、風雲墨桓滿臉鄙夷的看著江雲、

「將你的心神聚於瞳孔之中、再看看白天被你殺死的那具奴隸屍體、」

江雲咽了口唾沫、聚精會神、將所有的心神都聚集在雙眸之間、

目光落在那具奴隸屍體之上時、他的雙眸突然散發出了一道隱匿的血光、

「嗯、我看到了、」

江雲心神一震、只見一道灰白的虛影正站在屍體旁邊、一動不動、他的雙目之間、空洞洞的、陰氣瀰漫、


「你看到了、這就是那名奴隸的靈魂、他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風雲墨桓的聲音悄然傳入耳中、

「他的靈魂脆弱無比、只能在外界存活七個時辰、就快消散了、」

而就在此時、那名奴隸的靈魂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波動、他空洞的目光竟死死地盯在江雲的身上、

似乎因為極度的怨恨、他的靈魂都在顫抖、猶如一道翻滾的波浪、

「怎麼辦、被他發現了、他一定記得是我殺了他、」江雲心中驚駭、

「怕什麼、不過是一縷殘魂、還是最弱小的那種、」風雲墨桓的聲音立即在江雲耳中暴喝、「快上去、用你的深淵之瞳、將他吞噬、」

「吞噬、怎麼吞噬、」江雲愣住了、因為那名奴隸的靈魂已經朝他撲過來了、

山洞之中、陰風嘶吼、

森寒的氣息席捲而至、那名奴隸的靈魂似乎在瘋狂燃燒、空氣一下子寒冷到了極致、

「快、釋放你的怨念、將他震懾、用心神將他捲入你的瞳孔之中、」風雲墨桓忍不住咆哮、

「好、」

話音落下、江雲雙目暴睜、

「深淵之瞳、吞噬、」

他定在原地、雙眸炙熱、滔天怨念洶湧而出、形成一道極速旋轉的血色漩渦、將這縷殘魂包裹、瘋狂的扯入了瞳孔之中、

吞噬的瞬間、江雲緊緊閉上眼睛、這名奴隸生前的各種念頭、都在識海之內瘋狂反撲、不過很快就失去了抵抗、被江雲的靈魂鎮壓、消磨一空、

緩緩的睜開眼睛、江雲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乎變強了、周圍的一切聲息都更為清澈、就連目光也變得更為明亮了、

「不錯、果然是魂眼覺醒者、擁有天生的魂種、修鍊起來就是不一樣、」風雲墨桓忍不住驚訝、江雲實在太妖孽了、普通人修鍊十年都未必能凝練魂種、更別說吞噬亡靈了、

江雲的起點、確實太高了、

「魂種、就是靈魂之根基、你乃深淵之瞳、這就是你的魂種、」

聽完風雲墨桓的話、江雲又開始疑惑了、他覺得這老頭就是在故弄玄虛、

「老頭、你能不能一口氣把話說完、」

狠狠的白了江雲一眼、風雲墨桓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這小子明明極有天份、卻又連基本的常識都沒有、

「魂力修鍊者、最為重要的就是魂種、以魂種為根基、方可修鍊一切魂術、」

「深淵之瞳吸納的怨念、戾氣、這些能量日積月累、在你識海之內根深蒂固、早就凝練成了魂種、不信、你仔細感應、」

聞言、江雲連忙閉上眼睛、聚精會神、頓時感應到識海內有一粒森白的種子、凝聚在虛空之中、無比渺小、

他覺得神奇極了、以往從未發現過這些秘密、這一刻、他對靈魂的認知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彷彿在做夢一樣、

江雲已經完全相信風雲墨桓的話了、或許、真的只要三天、自己就能脫胎換骨、成為一名真正的魂力修鍊者、

「老頭、我感應到了自己的魂種、是不是可以傳授我修鍊之法了、」江雲有些迫不及待、

「當然、我將要傳授的、是元魂出竅之法、」風雲墨桓說道、

「元魂出竅、就是像你一樣、靈魂離體、」江雲愣了一下、他實在不明白靈魂離體有什麼用、難道能拋棄**、逃離這裡、

他唯一擔心的、就是這老頭心懷鬼胎、趁自己元魂出竅、用他的靈魂佔據自己的身軀、到時候、自己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畢竟自己經脈寸斷、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去、就算佔據了自己的肉身、也沒用、

「元魂出竅是最基本的魂術、現在你仔細觀看我的頭頂、」

江雲猛地被風雲墨桓驚醒、只見他已經閉目沉神、頭頂之上很快就湧現出了一道虛影、是一座由魂力凝聚而成的巍峨高山、

江雲靈魂強大、很快就將這座高山的虛影牢牢銘記、

虛影消散之後、風雲墨桓猛地睜開眼睛、

「在你的識海之中、冥想這座高山、自己一步步蹬上去、在最高的山巔一躍而下、元魂就能出竅了、」

江雲閉上眼睛、開始冥想、很快識海之中就出現了一座巍峨高山、在登上山頂的時候、突然寒風陣陣、他心神都是一顫、有些不寒而慄、

「快跳下去、」

突然、風雲墨桓的聲音出現在識海之內、江雲把心一橫、猛地一躍而出、跳了下去、

轟、

天旋地轉、

江雲感覺身體猛地一輕、好似飄浮一般、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身軀、甚至整座山洞都呈現在了眼底、

「這就是元魂出竅、」

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無比玄妙、非常的不真實、

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