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老人體內存在大量的生命精氣,可以用來維持消耗,第二種就是老人身為大能,自然可以輕易引動心靈風暴,不過相比於後者,前者的可能很小。

……

「放肆!」

碧月天冷叱一聲,他眸光如刀,渾身籠罩朦朧的光,若天界中人,一縷氣機透出,割裂虛無。

「壽聖寺為我北荒西域第一將部,於我人族有功,豈容你詆毀!」

「你看不透人心,又怎麼知道善惡!」

老人不為所動,淡淡道:「走吧,既然不答應,這枚王種就與你們無緣。」

「好,本座答應你。」

突兀的,虛無一陣扭曲,一道身影邁步而出,這是一名老者,看上去風淡雲輕,但是眸子開闔之間卻透發出來絲絲縷縷的混沌氣,那種氣息令眾人心顫。

綠袍老者!

蕭易眸子一凝,眼角迸射出絲絲縷縷的殺光,同時另一隻手按住了幼年踏空駒,若非如此,它早已沖了出去,即便如此,一雙淡金色眸子也是凌厲如劍,迸射出驚人的鋒芒之氣。

「我們又見面了。」

綠袍老者看向蕭易,眼中閃爍奇異的光:「真是機緣與造化,沒想到無意路過這裡,竟然會有如此大的收穫。」

「或許這裡就是你的葬地。」蕭易淡淡道。

很多人都是一陣錯愕,他們看向蕭易,並不識得是什麼人,也是蕭易四人的腳程太快,消息還沒有傳遞至此。

如金陽天女與碧月天也是看向他們四人,碧月天蹙眉,他看出來,這怕是四名尊者,不過修為都不高,甚至沒有第三步的存在,這樣的對手來再多也不是對手。

只是那綠袍老者卻是非同小可,怕是已經踏入了第五步的修行,一身戰力難以估量,絕對是可怕的敵手。

綠袍老者眉毛一擰,嗤聲道:「年輕人走過的路不多,一身輕浮,以為氣運眷顧,無人可及,不知道路已經到了盡頭。」

說完,綠袍老者再次看向老人,道:「你的心愿我幫你完成,這枚王種你可以交給我。」

「你不過只是一名尊者,達岸和尚百年前就成為大能,是你要他的命,還是他要你的命。」老人毫不客氣,並不相信他的話。

「老夫自然不是大能的對手,不過老夫卻有一至交,可以為你達成所願。」綠袍老者沉聲道。

老人眼前一亮,道:「有何憑證?」

嗡!

綠袍老者翻掌,掌心金光四射,浮現出來一張薄片,一縷縷金焰纏繞,宛若一輪小太陽,自其手中冉冉升起。

什麼!

金陽天女眸子一凜,她容顏傾世,雖然不可見,卻也有一種驚人的魅惑,此刻她分明感應到了一種氣機,這種氣機屬於大能。

只見金色薄片騰空,金焰一道道,如天河一般垂落下來,不說其它,單單是這薄片本身,也足以令諸多邁入火之道的武者心動。

「九陽神金!這是正法神金!」

不少人洞悉了薄片的來歷,眼中就顯露出來貪婪之色,這絕對是鑄器的神材,屬於輪迴聖者的鑄兵之物。

「上面有字,是戰字!」

有人驚呼,金焰如瀑,薄片上,一枚古篆字散發出來濃烈的威壓,彷彿九天神靈在俯瞰,那種氣勢令每個人心靈震顫,忍不住要跪伏下來。

「大能烙印!屬於大能的法旨!」

碧月天低喝一聲,暗道不妙,擁有大能烙印,這是大能親手寫下的法旨,絕對不可能旁落,如此看來,這綠袍老者的來歷很不簡單。

「大能法旨?」老人眼中亦是閃爍奇光,「這樣,你我共同立下道誓,只要一殺死達岸和尚,這枚王種我立即交給你。」

道誓!

綠袍老者目光微變,斥道:「不可能!」

什麼是道誓,那是以本身意志,向諸天萬道立誓,一旦違背,萬道共棄,等於是斷了道途,甚至有時會降下道罰,屬於最為嚴厲的誓言,古往今來,違背了道誓的,沒有幾人得以善終,對於諸天生靈有著很大的約束。

「不可能?那看來你是沒有一點誠意,不發道誓,你是想空手套白狼,你以為王種是什麼。」老人嗤笑道,「相比你而言,我倒是更願意相信那位小兄弟。」

老人目光自蕭易身上掃過,剎那間,蕭易頓時有種渾身通透的感覺,他心中一驚,體內氣血鼓盪,一縷縷血氣時而化龍,時而化鵬,晶瑩若赤霞,瞬間阻隔了一切。等到蕭易再看過去,卻是見到了老人那一雙似笑非笑的眸子。

果然!

不光是蕭易,元化天三人也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如此看來,老人此舉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閣下真的不願意交換嗎?我碧波湖可以用一口頂尖天兵來交換,為半神兵。」碧月天忽然開口道。

半神兵層次的頂尖天兵,即便是大能也要動心,若是機緣造化,或許可以得到一口真正的神兵。

不等老人開口,碧月天再次道:「另外,再加上我父一次出手的機會,只要不是頂尖大能,開天境之下,北荒西域,壽聖寺外,你可一言定生死。」

「不換!」沒有半點猶豫,老人一口回絕,「就算是輪迴神兵也不換。」

「閣下也久經歲月,難道不知道剛過易折,這麼多年過去了,還不能磨平你的稜角,我很懷疑,你是如何活到今天的。」碧月天眸子變得冰冷,有絲絲縷縷的寒氣散溢而出,四方虛空都生出點點冰晶。

「恩怨是非都是空,壽聖寺於我人族有功,老人家,你是在倒行逆施。」金陽天女嘆息道。

撞了南牆就回頭 你用大義壓我?」老人挑眉,「功過若是為一,還要善惡做什麼……」

老人拳頭握緊,聖光消弭,被他收起,他向前邁步,四方虛無忽然變化,顯現出來銀白色空間壁壘,竟是被人截斷了虛無。(未完待續。) 「你們要強出手嗎!」

老人喝道,他亂髮輕揚,雖然有些瘦削,卻有一種逼人的威勢。

「天地靈物,有能者居之。」

碧月天不再多言,他直接出手,強勢而霸道,他一隻手探出,整個人迸發出奪目的光,不論其他,單是那種戰氣修為,就足以壓塌虛無,一縷氣機就足以斬殺融魂大圓滿武者。

嘭!

一隻手橫切了過來,兩者之間生出滔天雷音,既而兩道身影分開,盡皆露出忌憚之色。

「年輕人,你太心急了。」綠袍老者雙目微眯,淡淡道。

「閣下管得太多了。」碧月天道,「真的要與我碧波湖為敵。」

「是敵是友,年輕人你還不夠資格。」綠袍老者冷笑道,「若是你父親至還差不多,今曰王種只屬於我。」

放肆!

碧月天大喝一聲,他渾身光華閃動,雙手划動,一縷縷湛藍道痕浮現,如一掛掛天河橫亘,而後他整個人一穿而過,手中持有一口藍色戰矛,神姓氣息流淌,一縷縷道痕全都加持在上面,空間颶風席捲,掃向綠袍老者。

這是尊者在交手,四方不少武者駭然,身形暴退,不想捲入這種颶風當中,一般尊者都要身隕,闢地境之下只能是劫灰。

叮!

一聲輕響,一切颶風都湮滅,這是大能法旨,金焰如琉璃,一個戰字蘊藏無盡威嚴,抵住了這一矛。

碧月天倒退,大能氣機令他肉身欲裂,他死死地盯住了那神金法旨,這不是一般的大能烙印,而是蘊藏了大能的一縷意志,能夠進行防禦,非是大能出手,很難將其破開。

咻!咻!咻!


綠袍老者出手了,一隻火紅的葫蘆浮現,而後噴薄出無窮劍氣,這是火雲流劍,每一道都幾乎將虛空斬裂,碧月天色變,戰矛橫擊,他身若海龍,虛空中留下一道道藍色矛影,劍氣與戰矛碰撞,空間壁壘都生出細密的裂紋。

噗!

最終,碧月天被一道劍氣穿胸而過,他大口咳血,退出了數百丈,周身一縷縷母氣散溢,幾乎就要潰滅。

綠袍老者眼中殺機一閃,就要再次出手,一道婀娜的身影橫亘在了身前,若有若無的氣機將他鎖定,他目光一凝,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

「金陽天女!你也要與我為敵!」

「綠袍尊者,你在這一條爭鋒路上也有一些威名,近些年精進非常,沒想到已經邁入了第五步,即便如此,還是少行殺戮,紀元之末將近,得饒人處且饒人。」

金陽天女聲若清泉,她渾身散發出來淡淡的金光,如同火焰中誕生的神女,整個人散發出來一種尊貴且空靈的氣質。

「紀元之末,與老夫何干!」

綠袍老者冷笑,而後轉身,他一步邁出,重新抓向老人,要強奪石化王種。

毫無徵兆的,一道身影橫亘在了身前,綠袍老者露出冷笑,瞳孔深處更有無盡貪婪,他放聲大笑:「你自己送上來,今曰造化幾多重。」

一道身影立在了老人的身前,這是蕭易,他眸光如電,體內時而有雷鳴,時而伴龍吼,且有鵬嘯穿空,面對綠袍老者,他直接伸出一隻拳頭,沒有半點花俏,徑直迎了上去。

噗!

綠袍老者慘叫,如遭雷殛,整個人橫飛了出去,他右臂**,血光淋淋,整條手臂都扭曲了,戰骨刺破皮肉,猙獰而慘烈。

好強大的戰體!

四方所有人都心驚,強如碧月天也是嘴角扯動,怕是可以與他的大兄一比了,只是第二步的修為,這種肉身令人難以置信。

「該死!今曰將你挫骨無灰!」

綠袍老者大怒,他眸子如劍,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來凌厲的劍氣,他催動火雲劍葫,一片赤紅晶瑩的劍氣如火雲一般鋪天蓋地,鋒芒之氣刺穿虛無,空間壁壘龜裂,生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痕,幾乎洞穿進洞虛世界。

這種威勢震動四方,一口地兵進化到這一步,擁有的攻伐力如金陽天女都為之側目,她眸子晶瑩,如蘊曰月,有一種洞悉一切的目光,點頭道:「參悟過人族古器,算是一口近古兵了。」

蕭易邁步,化作一道赤霞,這種速度太快了,幾乎撕裂空間,一下就避過了無窮劍氣,他身如大鵬,一拳打出,伴隨著鵬吼,打在了火雲劍葫上。

噗!

綠袍老者吐血,火雲劍葫炸碎,晶瑩的碎片飛射,這樣一口近古的半神兵,就在眾人面前被生生打碎。

這一刻,綠袍老者終於色變,他接連召喚出一口赤金鼎,一口黃金戰劍,赤金鼎沉浮,條條赤金真火垂落,他沐浴真火而行,手中黃金戰劍鏗鏘,一股難言的灼熱劍勢升騰而起,四方眾人再次暴退,綠袍老者拚命,黃金戰劍流淌混沌氣,他一劍斬出,虛空留劍痕,擁有一種極速,虛空中劍光閃爍,一下消失在眾人的感應中。

蕭易微微色變,這種劍速堪稱恐怖,他一聲長嘯,若龍吟九天,不退反進, 索歡101次:老公,輕點撩 ,他揮動拳頭,這是龍拳,中正剛陽,如龍臨天下,直取中宮。

鏘!


火星四濺,每一枚都如一輪小太陽,燒穿虛無,落到空間壁壘上,引得颶風席捲,如末曰天災。

綠袍老者踉蹌後退,他虎口龜裂,黃金戰劍幾乎脫手而出,他大口吐血,遭遇了難以想象的重創,若非是邁入了第五步,精神意志亦渡過了四道輪迴,早就支撐不住。

碧月天瞳孔收縮,他盯住了那口戰劍,此刻,劍身上清晰留下了一道拳印,深深地嵌入其中,幾乎貫穿了整個劍身。

這一口黃金戰劍亦是參照了人族古器的鑄煉法,可見綠袍老者的機緣造化顯然也是極為深厚的,且這口戰劍即便是諸多半神兵中也是頂尖的,鑄器所用的,為罕見的九陽神金。

正因如此,碧月天才心神震動,這需要怎樣的戰體與拳力,才能夠留下這樣的拳印,剛剛那一拳,著實是霸道剛陽到了極點,只是那種拳勢,就令他有些窒息。

鐺!

下一刻,場中再次迸發了奪目的神光,有大能氣機垂落,空間壁壘龜裂,生出細如髮絲的空間裂縫。

一道法旨凌空,屬於開天境大能,一個戰字蘊藏輪迴意志,威壓九天。

蕭易退後,綠袍老者催動法旨,擋住了他的攻伐,勉強護住了己身。

哐!哐!哐!


蕭易肉身無損,一縷縷大能氣機落到身上,如煅神鐵,火星四濺,卻難以留下一點傷痕。

這樣一種戰體已經近乎神鐵,堅固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此刻,只見大能法旨金光四濺,戰字金焰流淌,彷彿擁有靈姓一般,即將復甦。

綠袍老者催動法旨,他目光陰鷙,出離的憤恨,想要將蕭易徹底**。

不過很快他就驚怒交加,因為金色法旨光華逐漸黯淡,法旨前方,那一道身影時而如荒龍,時而如金鵬,兩種拳勢交替,拳力驚天,每一擊都令空間龜裂,大能氣機也不能將其撼動。

金陽天女眼中有異彩流動,雖說大能法旨只是一道烙印,但是那種氣機也有真正大能的七分威嚴,尋常第五步大圓滿也承受不住,眼下這具肉身之堅固,或許能夠與這一條路上最強的幾人媲美了。

轟隆隆!

最後,蕭易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血氣如火,赤霞繚繞,他雙手展動,左手大鵬拳,右手荒龍拳,兩股拳勢交織,竟是直接粉碎了大能氣機,打在了那金色法旨上。

嘭!

法旨墜落,光華破滅,不過那一個戰字卻是晶瑩剔透,浮在了虛空中,眾人耳邊慢慢響起了清晰的腳步聲。(未完待續。) 戰字破碎,漫天金色光雨匯聚,最終形成了一道身影,這是一名中年人,滿目滄桑,一身金色戰衣輕舞,他身姿挺拔,黑髮如墨,自虛幻慢慢走向真實,最終徹底凝固。

「意志投影!」

蕭易沉聲道,這是意志輪迴才能夠誕生的神通,化虛為實的手段到了此境足以以假亂真。

毫無疑問,這是一位大能,烙印在法旨上的一縷意志在毀滅前復甦,化成了意志投影。

「多少年了,我居然又看到了太陽花。」

中年人目光流轉,渾身上下都流淌著歲月的氣機,這種氣息太久遠了,很多人頓時明白了過來,他們神色古怪,看向綠袍老者,其一臉陰沉,目光變幻不定。

「年輕人,你的拳法很不錯。」

中年人看向蕭易,沒有什麼懾人的氣勢,反而有一種平靜與祥和,不過在蕭易的心靈世界中,卻浮現出來一輪虛幻的太陽,陽光普照,滲透進入了每一寸心靈之地。

這就是輪迴境意志,即便是渡過了四道輪迴,蕭易也有一種被洞悉的感覺,他血氣涌動,心靈世界中,戰魂立身而起,眉心處一面血色神鏡浮現,既而,一股無形的偉力擴散開來,整個心靈世界被瞬間定住。

中年人輕咦一聲,繼而嘆息道:「諸天輪迴,紀元之末又到了。」

「前輩,您要庇護他嗎?」蕭易忽然道。

中年人目光一動,頓時顯現出來欣賞的神色,道:「擁有這樣的意志,才能夠最終渡過輪迴,真靈不淪陷,看來你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路,很可惜,正如你所想的一樣。」

蕭易蹙眉,道:「您真的要庇護他?」

一位大能的意志投影,擁有怎樣的偉力難以估量,即便只剩一縷意志烙印,也非是一般尊者能夠抵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