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他們才終於明白,原來少年沒有被打飛,是因為後者就是那白裙女子的師弟……

飛越泡沫時代 ,在慕陽的話說出來后,不斷的轉變著,那種精彩程度,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被耍了!」

在石公子的心裡,此刻只有這麼一個聲音。

最後,石公子臉色一片陰沉,沒有了開始的風度,沉聲問道:「兩位既然是同宗之人,為何不早告訴我,難道戲耍本公子很好玩嗎?」

慕陽撇了撇嘴,笑道:「石公子不也沒問嗎?我還以為石公子知道呢!」

石公子聞言,目光轉到了韓千凝身上,只不過後者又望向了窗外,根本就沒有看他一眼。

如果到了此時,石公子還不知道,自己從頭到尾在兩人的眼裡,就如同小丑一般的話,他也就白混了。

「敢問兩位,貴宗門的名字?」突然,石公子凝聲問道。

無論他心中在如何憤怒,必須先要搞清楚對方的背後勢力,有些事情做起來才會不留痕迹。

慕陽也不打算隱瞞,淡笑道:「青葉宗。」

對於石公子,他還有些自信,能輕易應付。但如果能夠憑藉宗門的威名嚇一嚇,這也不是壞事。

「竟然是青葉宗的高徒,難怪實力如此不凡!」

「我早就看出來了,那位小兄弟年紀輕輕,氣度就如此不凡,怎麼可能是尋常人。」

「你看出個屁,你開始不還在說,那小子招惹到石公子,准沒有活路嗎!」

「哈哈,那啥……那是我剛剛酒喝多了,口誤口誤……」

各種各樣的聲音,在慕陽說出宗門名字的時候,紛紛響起,其中少不了一些讚美。

青葉宗雖然是黑水宗的附屬宗門,但在很多人眼裡,同樣是龐大的傢伙。


畢竟作為離封大陸最強勢力之一的黑水宗,那可是高高在上,常人連想一想,都覺得可怕的存在。

不過,聽著周圍這些稱讚的聲音,慕陽也沒有顯得多興奮。

這種表面上的恭維,誰人都會,何況是這些天天在生死邊緣滾爬的人。只要真正觸及了他們的利益,慕陽不敢保證,到時候這些傢伙也會像現在這般。

但石公子聽著周圍這些聲音,卻覺得刺耳無比。

這些話,剛開始還對他說過,此時又變成了對眼前這個可惡的小子的讚美。石公子難以咽下這口氣,但僅有的理智告訴他,好漢不吃眼前虧。

慕陽還好說,畢竟生死戰鬥的時候,看得還是誰的戰鬥力強悍。

可對於韓千凝,卻是讓石公子清楚的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其對手。通脈四階的實力,在這落日城都算有數的高手了。

突然,石公子想到了一個人的存在,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狠意,不過掩飾得很好。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攪兩位用餐了!」

石公子瞥了一眼樓梯口,小二端著特色美食走了上來。當即也不在這兒浪費時間,留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他現在要去找一個人,只要找到了,到時候自然能把今天丟失顏面找回來。

那瘦弱少年,看到自家公子離去,也是急忙跟了上去。不過臨走時,很有骨氣的丟下了一句狠話,「你們給我等著!」

看著石公子兩人下樓的身影,眾人笑得更歡了。

而此刻,慕陽和韓千凝身前的桌子上,已經擺了七八樣美輪美奐的美食,看起來就如同藝術品一般。

「你何必為了賭氣,就浪費一萬元晶,那有多珍貴,你知道嗎?」

韓千凝看著這些美食,輕輕搖了搖頭。

「元晶沒有了,再賺就是!」慕陽說的是滿不在乎。主要是他這元晶來得太容易了,至少和其餘人拚死獵殺妖獸,販賣妖獸材料相比,要輕鬆許多。

既然來得容易,慕陽自然也不覺得元晶有多難賺,花起來也就沒有任何心理壓力。

如果旁人知道了慕陽心裡的這般想法,肯定要氣的亂跳。


望著少年臉上的淡然,韓千凝嘴角忍不住掀了掀,然後也不再說什麼。

「果然千金買得美人笑,我這一萬元晶砸下去,韓師姐終於肯在我面前露出一個笑容了!」

看到韓千凝這淺淡到了極點的笑容,慕陽彷彿發現了新世界一般,咧咧嘴直盯著前者。

被慕陽如此毫無忌憚的盯著,韓千凝雪白的俏臉上,閃過一道極不自然的紅暈。下一刻,她便掩飾了起來,道:「既然點了這些東西,就嘗嘗吧!」

第二天一早,慕陽和韓千凝便出了落日樓。

此時的落日城,人流還不是很多,甚至還有些店鋪都還沒開門。不過兩人本也沒有打算去購買任何東西,所以直接朝著城門而去。

落日峽谷,在落日城的西面。

當慕陽和韓千凝出了城門之後,稍微辨別了一下方向,立刻加快了速度。

但,就在出城的時候,同樣有三人也是出了落日城。

其中兩人,如果慕陽在這兒,一定能認出來。因為他們便是石公子,以及他的跟班瘦弱少年。

而另外一人,同樣是一位青年,長發披散,普通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表情。

這人,慕陽也許不認識,可落日城的人幾乎都認識。

在這落日峽谷附近的三公子,其中石公子好色,而且心胸狹隘,但實力在三人中最弱。

三人中實力最強為戰公子,實力在通脈四階,為人最喜歡與戰鬥。如果比他弱的人,下場只有死,但實力強於他的,卻每次都會被他逃了。

此刻,這位披散著頭髮的青年,就是那三公子之首的戰公子!

「你確定她有通脈四階的實力?」戰公子的聲音響起,猶如金鐵撞擊一般,很是刺耳。

石公子站在旁邊,不時看向戰公子的目光,有些極為隱秘的恐懼。後者看似冷漠,但是每次交戰之時,只要對手不敵,就一定會將其擊殺。

聽到戰公子的問話,石公子眼中閃過一道殘忍之意,點了點頭。

「不過,他們兩人是青葉宗的弟子。」石公子看似好心的說出了對方的來歷,但其實是在刺激身旁的青年。

因為戰公子最受不得別人的刺激。

果然聽了石公子的話,戰公子嘴角掀起一抹血腥的弧度,淡淡道:「就算是黑水宗的弟子,我都殺過,何況其青葉宗。」

石公子面上一喜,但心裡卻是有些鄙夷。


戰公子是擊殺過黑水宗的弟子,但卻只是最普通的記名弟子。真要讓前者去找黑水宗的內門弟子,他絕對不敢。

先不說黑水宗這個龐然大物,就是其內門弟子的實力,至少都在通脈五階以上。戰公子和這些人相比,無疑顯得有些弱小。

不過,現在對付青葉宗的兩人卻是夠了。

抓住兩人後, 傲嬌帝少,寵入骨 。那位讓他丟面子的小子,就地擊殺,屍體扔進落日峽谷,讓妖獸給吃了。

至於讓石公子現在都還心癢難耐的白裙女子,他已經和戰公子商量好了。這次後者不會下殺手,而且還會幫他抓住白裙女子。

只要他抓住了白裙女子,自然有的是辦法,慢慢調教!

戰公子好戰,已經斬殺了眾多的同境界之人,所以他也不擔心前者,不能收拾那位白裙女子。

想到這裡,石公子心情大好,望著慕陽和韓千凝消失的方向,哈哈一笑,伸手道:「戰公子請!」

趕往落日峽谷的慕陽和韓千凝,自然不知道有人已經盯上他們了。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慕陽首先發現了不對勁,他那逐漸變得有些恐怖的感應,在此時有了些許異樣。

但就在這時,韓千凝卻突然停了下來。

慕陽自然隨之停下,就連韓千凝都沒有繼續前進,那說明真的有麻煩上門了。 慕陽和韓千凝剛停下腳步,便有三道身影,從後方迅速接近著。

三道身影的速度很快,不過數息的時間,便在兩人的視線中變得清晰起來。

「石公子!」

慕陽看清明顯來者不善的三人後,立刻認出了其中的兩人。但他的眼中同時也有著凝重浮現。

如果只是石公子和他的跟班,慕陽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不過,另外一人相貌普通的青年,身上所散發的強大氣息,告訴著所有人其通脈境的實力。

「通脈四階。」

韓千凝美眸閃了閃,說出了青年的實力境界。

聞言,慕陽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氣來。顯然石公子也是有備而來,通脈四階的實力,正好和韓千凝一樣。

三人在慕陽和韓千凝丈許之外停下,劍氣波動隨之暴涌而出。

「兩位,不好意思,可能你們今天要留在這兒了!」石公子笑著,有了幫手和底氣,笑容又恢復了往日的風度。

慕陽挑了挑眉,沒有與石公子虛與委蛇,淡淡道:「石公子就這麼有把握,把我們留在這兒?」

這次沒有等石公子開口,戰公子便是往前踏出一步,身上那充滿了血腥味的氣息,對著慕陽兩人猛衝而去。

「他當然沒有把握,但加上我,不就有了嗎!」

慕陽望著這位聲音猶如金鐵交擊的青年,輕輕一笑,道:「就算加上你,結果未必就如你想的那般。」

看到慕陽能在自己的氣息籠罩下,神色如常,戰公子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不過前者的話,卻讓血腥的舔了舔嘴唇。

「就憑我戰公子的名號,你們不想留下,也得留下!」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戰公子突然身影一閃,下一瞬便到了慕陽的前方,一拳轟出。

那雄渾到了極點的猩紅劍氣,瞬間在其手臂上暴湧出來。

攻勢才剛剛展開,已是勁風四起,道路兩旁的樹木,在這一霎,齊齊向後彎了腰。

面對著這猛然而至的攻擊,慕陽臉色一變,緊縮的瞳孔內,有著凝重湧現。氣海內的火屬性劍氣,毫不猶豫的催動到了極致。

劍心化作的妖異長劍,更早已是被握在了手中。

擋不住!

就算如此,慕陽還是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力量壓迫,遠遠超越了他能承受的極限。

慕陽緊咬著牙關,肉身之力在這瞬間,同樣全部爆發出來。不過在戰公子的攻勢下,依舊顯得脆弱不堪。

呼!

就在這電光火石間,一道白色的身影,忽然而至,站在了慕陽的身前。

砰。

下一瞬,低沉的悶響驟然出現在這片天地,兩股潮水般的劍氣狠狠相撞,無形的氣浪席捲開來。

周圍向後彎腰的樹木,在這股氣浪之下,竟是全部攔腰斷裂。

而慕陽,在兩人的力量爆發開來的剎那間,已是猛然急退。就算如此,那強悍的劍氣衝擊,依舊讓他臉色有些蒼白。

當慕陽穩住身體,望向剛才自己所站的位置,此時有著一位白裙女子。

慕陽知道,如果不是韓千凝出手,就剛才一道攻擊,他現在已經躺下了。

「實力還是太弱了……」

平息著體內震蕩的氣血,慕陽所在袖袍中的手掌,悄然緊握了一些,嘴唇微微抿了抿。

原本那份突破到氣海中期的喜悅感,在這刻也是緩緩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變強的決心。畢竟站在女人的身後,可不是慕陽的習慣。

何況,他想打敗的人,可是壓在所有年輕一輩頭頂上的紀蒼!

能夠站在那個位置,所擁有的實力,肯定也是恐怖之極。


「小子,你不過短短的兩個月,就有這樣的實力了,應該感到知足了。」八爺的聲音,在其腦海中響起。

慕陽聞言,到是輕輕笑了笑,也不在給自己太多的壓力。

不過,必須儘快變得更強的決心,卻是深深紮根在了心底。

「你沒事吧?」韓千凝退回到了慕陽的身旁,望著後者的目光中,有著一絲連自己都沒察覺到的關心。

慕陽搖了搖頭,望向了也不在追擊的戰公子,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剛才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那戰公子突然的攻擊,根本沒有所謂的試探,直接是打算擊殺他。

「可惜,你身旁的小妞反應倒是挺快,救了你一條小命。」

戰公子看著慕陽,神色頗為遺憾,不過身上的劍氣波動卻是更加劇烈的翻滾著。


「這小子還是留給你應付吧!」戰公子偏了偏腦袋,對著身後的石公子兩人說道。然後又看向了韓千凝,血腥無比的笑了笑。

「小妞,你的實力不錯,值得我出手了。」

聽著戰公子話語中毫不掩飾的森寒殺意,韓千凝那雙漂亮的眸子,也是變得冰冷了許多。

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