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雨猶如龍捲風一般,一呼嘯席捲,殺氣滔天,無數妖獸嘶吼倒下,就連空中的凶獸都難以遁逃,紛紛中箭墜落。一頭強壯如山的金剛巨猿,實力在二階初等,勇猛無比,連續穿透三道箭雨,衝到大軍陣前一尺開外,身上被射出千餘個血洞,卻轟然倒地,力竭而亡。

三波箭雨過後,足有兩千餘妖獸倒地,數千受傷,其中不乏十幾頭二階妖獸陣亡。

妖獸大軍已經衝鋒到陣前,與第一個方陣短兵相接,血肉相濺,遠程攻擊的弓箭已經失去威力。

「殺!」


九名銀甲戰將,飛身掠出,帶領九個方陣的騎兵,從左右兩翼發去攻擊,與妖獸展開肉搏戰。。

… 88_88040一頭十丈來長的穿山甲,遍體鱗甲,金光燦燦,是一頭二階頂級的獸王,它金剛不壞,無堅不摧,它一個俯衝,直接鑽入地下,而後大地震顫,裂開無數裂縫,彷彿魚兒游泳一般,直接在泥土之中橫衝直撞,穿梭自如,所過之處,掀起丈許高的泥浪,亂石翻飛!直接將第一個萬人方陣沖的七零八落,碾死大片,成了一盤散沙,失去整體戰鬥力!巨型穿山甲身後數千妖獸猶如洪水,蜂擁而上,瞬間將第一方陣吞沒!另外一頭獸王,是一頭粗壯如山峰般烏黑蚯蚓,渾身分泌出粘稠的枝葉,宛若膠水一般粘稠,散發出令人窒息的腥臭氣息,顯然含有劇毒。這頭巨型蚯蚓猛然沖入第二方陣,無視千百人的刀槍攻擊,粘稠的汁液鋪天蓋地飛濺而出,將許多武者粘住動彈不得,直接毒素腐蝕,化作膿血,所過之處,死傷無數。短短的交戰,至少兩萬將士血濺疆場。「這十頭獸王太強大了!我們陣容之中根本沒有武士高階的強者與之對抗!我們人數雖然多,但是都是武徒期的軍士,這樣下去,遲早會全軍覆沒!」龍宮飛燕柳眉一軒,露出焦急之色。「獨孤恨這個毒蛇,實在狠毒至極!」龍焱咬牙,冷冷掃了一眼好整以暇的獨孤恨,他的一幫人正煞有介事地圍在獨孤雲天的外圍,此時都在隔岸觀火,幸災樂禍,要藉助這馴獸師的妖獸軍團除掉龍焱這個心腹之患!即便殺不了龍焱, 符後來襲︰天尊大人請接駕 !「跟我斗,有你好果子吃!」獨孤恨嘴角溢出無情冷笑。南宮羽眼見跟隨自己征戰沙場,親如兄弟的軍士一個個倒下,被妖獸肢解,甚至吞噬,讓他雙目血紅,怒火滔天。「你們這群該死的畜生!」南宮羽怒吼一聲,殺氣滔天,武士中階的氣勢溢出,身軀一震,身後浮現一隻金光燦燦的巨箭,粗壯如山嶽,矗入雲霄!這讓南宮羽的氣勢猛然暴增,戰力也提升了一等級。「神箭武魂!」南宮飛燕就是繼承了他父親的武魂,這種武魂可以遠距離攻擊,只要實力達到,遠在千萬之外,便可一箭斃敵,毀山斷岳。南宮羽伸手向後抓取一隻金光箭矢虛影,搭在弓弦上,瞬間一道金光長虹,粗若巨柱,震撼虛空。「嘭!」巨箭直接破開那頭穿山甲獸王身上的無堅不摧的金光鱗甲,洞穿頭部,但是它依然不死,雙眸迸發烈火般的凶芒,直接遁入地下,一路破土開山,直撲南宮羽,臨死前要與他同歸於盡!「死!」龍焱抬手抽出蒼龍血劍,凌空劈出一道劍瀑。「轟!」火光熾盛,這一道煌煌數十丈的烈焰劍瀑,燒的虛空啪啪作響,劇烈扭曲,斬向地下,所過之處,泥土全部燒的赤紅,而後化作飛灰消散!那頭穿梭地下的獸王穿山甲也燒成一堆飛灰!「好強的威力!」龍焱微微心顫,沒想到這件黃階下品劍器,爆發出的威力如此霸道,迸發出的烈焰如此恐怖!「飛燕,這件黃階寶器,八寶鎏金傘你拿著防禦,你和南宮舅舅兩人在外圍,利用你們的神箭武魂,伺機獵殺最強悍妖獸!」龍焱說話間,直接將八寶鎏金傘打開,懸浮在她的頭頂之上。「那你呢?」南宮飛燕秋波閃爍,擔心地道。「我不像你細皮嫩肉,我皮糙肉厚,防禦力也超強!」龍焱嘿嘿一笑。「都這種時候,你好有心說笑……」南宮飛燕玉面一紅,噘嘴而道。「嗡!」南宮羽和南宮飛燕同時拉弓發箭,空氣轟然炸開,將那頭巨型毒蚯蚓被死死釘在地上,身軀劇烈扭曲掙扎,一群軍事見勢奮不顧身,直接撲上去,亂刀飛舞,直接將其砍得稀爛。龍焱抬頭,空中的戰鬥也異常激烈,龍家和李家的兩股勢力與那三名馴獸師正面交鋒。義王龍道元和李家家主李文淵都是半步武師境界,正與那為首的黑衣馴獸師冷心交戰,一是難分勝負。龍焱眸中精芒一閃,指掌發光,二十道符印在指尖凝聚而成,而後融入長空,溝通天地元力,風起雲湧。「天罡五嶽陣!」一座五指巨山緩緩浮現虛空,氣壯山河,恢宏無比,峰巒之上隱隱浮現三十六顆星辰閃動,頃刻間將四面八方空間籠罩住。龍焱這段時間,通過一心二用,修鍊出二十道靈印,成為一名真正的一級靈陣師!以一級靈陣師的實力布下的這座天罡五嶽陣,威力已經十分巨大!「所有人聽命,八個方陣後退!將元力打入靈陣之中!」龍焱高聲命令道。

八個方陣,八萬武者緩緩後撤,將元力一道道注入靈陣之中!

「轟咔!」

天罡五嶽陣劇烈震動,吸收了八萬武者的元力,迸發出熾盛耀眼的光華,照亮了整個天地,五座山嶽虛影愈加清晰,彷彿化作實質,成為真正的五座矗立雲霄的雄山大岳,山嶽之上的三十六顆星辰也散發光芒,第一次清晰地浮現,緩緩流轉,形成一道天羅地網,將所有妖獸鎖在陣中。

「鎮!」

龍焱怒喝一聲,五座大山震動,從四面八方不同方向碾壓傾軋而下,威力滔天,無數妖獸嘶吼慘叫,被裂成血泥。

「昂……」

「吼……」

八隻二階頂級獸王發威,仰天嘶吼,它們可不傻,已經初步誕生靈智,它們被開唄環繞成一圈,迸發神力,居然生生將那五座山嶽推開,擊回原位!

這樣都無法奈何這群妖獸!龍焱震驚,雖然妖獸被困在陣中一時出不來,但是也無法殺死,長時間這樣消耗僵持下去,八萬武者的元力便會消耗殆盡,到時候就危險了!

「嗚嗚……」

龍焱忽然靈機一動,取出邪狼臨走送給他的那個獸角,放在嘴邊吹響起來,獸角發出低沉的鳴響,響徹天空。

片刻之後,巫山荒原深處傳來妖狼的鳴叫,震顫山林,作為回應。緊接著一個半人半獸的巨人,猶如金剛巨猿一般直接飛踏著一顆顆參天古樹,如履平地,向龍焱這邊飛掠而來,速度快的驚人。

在他身後,成千上萬的金色妖狼,體大如牛,健步如飛,穿山越嶺,猶如金色洪流,向這邊壓來。


「天啊,是具有高等靈智的黃金妖狼!足有數萬之多,彷彿是整個種群傾巢出動!」所有人驚呆了,今天這是怎麼了,又有幾萬妖獸攪了進來,這個戰場一下子將有十萬妖獸展開混戰!。

… 88_88040「邪狼果然不食言,是真兄弟!」龍焱內心激動,狂喜之色不言而喻,身軀騰空而起,向邪狼招手。

邪狼人立而起,嘴角微微一咧,向龍焱一笑,顯得猙獰醜陋,卻顯得比人類更加真誠。

「殺……」

邪狼抬起寒光閃爍的黃金利爪,聲音低沉而兇狠,猶如在嘶吼一般,直接向身後的黃金妖狼下令。

「嗷吼……」

六七萬狼群齊聲嘶吼,宛若海嘯一般,震顫天地,之後宛如紅色的海潮,直接撲向困在天罡五嶽陣之中的妖獸。

兩股妖獸,一觸之下,便爆發最狂野兇殘的搏殺!一隻體大如牛的金狼,猶如一柄鋒利的匕首,最先沖入敵陣,利爪兇狠刺出,帶著狂暴的蠻力,直接將一頭二階初級妖獸龍鱗巨鱷撕成碎片,緊接著張開饕餮大口,咬斷一隻花斑蠍尾虎的脖子,一隻渾身堅固如頑石一般的暴猿狂怒,磨盤一般的拳頭掄出,直接將這頭兇猛的黃金妖狼砸進泥土,下一刻,只聽咔嚓一聲,暴猿腿骨被這頭妖狼臨死之前生生咬斷,疼得他仰天發出凄慘的獅吼!

妖狼前仆後繼,悍不畏死,讓直接將妖獸軍團壓制住,血氣和殺氣瀰漫天際,凄厲的慘叫猶如鬼哭狼嚎,令整個荒原淹沒在死亡的恐怖之中。

「咻……」

龍焱正專心操縱陣法,忽然身後傳來一陣冰寒的危機,一聲劍鋒震動的鳴響令人毛骨悚然。

「砰!」

龍焱面孔一凜,猛然回身轟出一拳,真元滾滾,轟擊在一柄橫空斬來的利劍之上,緊接著兩隻血紅的蝙蝠利爪凌空抓下,掏向他的心窩,快的不可思議,瞬間便到了他的眼前!

是嗜血妖蝠和那年輕的馴獸師!他見龍焱操縱大陣,將妖獸困住,局面陷入被動,便凌空發動偷襲,要將龍焱斬殺!

「烈陽戰體!」

「飛天龍爪!」

龍焱目光閃現狠色,直接無視血紅利爪的攻擊,同時手臂凝聚出金色龍爪,直接探出,同樣抓向嗜血妖蝠的心窩!

「噗嗤……」

龍焱身體外浮現一道熾盛的烈焰光圈,血紅利爪猶如抓在鋼板上一般,而同一瞬間,龍焱凝聚的飛天龍爪勢如破竹,直接穿透嗜血妖蝠心口,直接將一顆遲紅如玉的妖丹抓了出來。

嗜血妖蝠慘叫,墜落大地,將那青年馴獸師摔個狗啃屎。

「小子,你敢殺我的坐騎,嗜血妖蝙?我讓你陪葬!」那青年暴怒,隱藏在面具之後的面孔扭曲,瞳孔噴發怒火。

「這便是偷襲的代價!」龍焱神色淡漠,「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惹我!」

「旋風狂龍斬!」

那青年馴獸師一言不發,手中雙劍狂舞,密集的劍芒漫天激射,形成一個殿宇般大小的龍捲風,風的中心卻是一頭猙獰的龍頭,彷彿在怒吼,噴吐璀璨劍芒!

龍焱目光冷冽,腳掌跺地,借勢騰空而起,手中黃階下品寶器蒼龍血劍凌空劈下,同時施展一心二用手段,另一隻手直接拍下,施展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一,千葉觀音手!

「咔嚓!」

蒼龍血劍居然凌空騰出一條火龍,粗壯若山峰,帶著滾滾岩漿,將龍捲風劈得寂滅,手中雙劍居然直接融化成鐵水,蒸發掉,這讓他目露恐懼震驚與恐懼。

下一刻,龍焱的觀音千葉手降臨,黑衣青年慌亂之中抬手揮出,狠狠與龍焱對擊一掌。

剎那間,黑衣青年心中巨顫,感覺像是與一頭凶獸對拼一般,力量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他腳掌搓地,直接倒退,手臂開裂!

好強!黑衣青年膽寒,自己可是貨真價實的武士初階,居然抵不住一個武徒九重的武者!

龍焱一步跨出,殺氣騰騰,根本不給對方喘息之機,手中血劍揮出,火龍劍氣橫空斬出,帶著寂滅的氣息,要斬滅一切!

「轟!」

黑衣馴獸師身體倒退,心神一動,頃刻間天空便有幾頭猛禽被他控制,凌空撲下,甘願赴死,擋在他身前,被狂暴的火龍劍氣燒成飛灰!

黑衣青年趁機掠上一頭巨大的烏鴉,騰空遁去。

「就這個點本事,就想殺我……」

那黑衣青年坐在火鴉背上,冷笑著說道,然而話還沒說完,笑容便凝固了,因為一柄冰冷的長劍早已懸浮在他脖子的半寸之外,令他徹底絕望。

下一刻,一道血珠渲染長空,黑衣青年身軀石頭一般墜落大地。

龍焱在他跳上火鴉背上的瞬間,就已經激發一道萬劍歸宗劍氣,操縱一柄長劍,埋伏在半空等著他撞上去!

龍焱走上前去,摘下他手指上的儲物靈戒,卻見他手腕上一個熒光閃閃的護腕極為精緻特別,引起他的注意。

「這是靈獸護腕!極為珍貴,內有空間,就像武者的儲物靈戒一樣,唯一與儲物靈戒不一樣的是這護腕可以放活物,馴獸師專門用它來裝靈獸戰寵!」身後的南宮飛燕有些羨慕地道。

「好東西……」龍焱咧嘴一笑,鄭重地將其收起。

此時,靈陣之內的妖獸大戰,黃金越戰越勇,加上八萬武者支撐的天罡五嶽大陣,妖獸大軍死傷慘重,橫屍遍野,數萬之眾,現在不住五千之數!

「嗷吼……」

忽然一隻黃金妖狼仰天嘶吼,聲音震耳欲聾,渾身爆發璀璨金光,氣勢暴漲,直接從一階高進級二階低等妖獸。

「怎麼回事?那頭金狼直接發生蛻變了!」所有人驚奇震驚。

「應該是妖狼殺死對手,吞噬了妖獸妖丹,發生蛻變,直接晉級了……」有人看出了端倪,解釋道。

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緊接著,長千上萬的金狼渾身爆發金芒,紛紛晉級,熾盛的金光照耀天地,場面極其震撼,令人嘆為觀止!上萬頭金狼同時晉級,那是何等壯觀場景,想想都令人激動!


「轟!」

一頭黃金妖狼渾身金光炸開,猶如烈陽崩裂,它仰天狂嘯一聲,居然騰空而起,轟然生出兩張金色羽翼,毛髮化作細密的金黃鱗片,猶如披了一身美輪美奐的黃金戰甲。這頭妖狼的氣質徹底發生了蛻變,渾身洋溢著霸氣威猛的王者之氣,睥睨四方。

這頭妖狼湊巧吞噬了那頭巨型穿山甲和毒蚯蚓的內丹,那是兩頭二階頂級的妖王,獸丹內蘊含極其強大的能量,讓這頭妖狼發生完美蛻變,連血脈都得到改造,直接從一階高等晉級成二階中等!

它儼然成了整個黃金戰狼種群的王,所有金狼都不由自主地露出敬畏之色,匍匐在地上,朝拜這個至強的王者。

「吼!」

這頭黃金妖狼王,翅膀一顫,直接騰空,渾身綻放睥睨的王者氣勢,煞氣衝天,一個俯衝而下,黃金利爪探出,猶如閃電雷霆般出擊,一頭二階高等的妖王倒下,奄奄一息!

那是一頭身軀龐大,霸道威猛,力可撼山的魔牛,但是頭顱瞬間被狼王洞穿,腦漿迸裂!讓剩下的七頭獸王微微戰慄,眸中迸發怒火,不由自主地擠在一團,與之對峙!

「老天,這狼王好強!雖然只是二階中等,但是連二級高等的獸王都可以秒殺,戰力實在太恐怖了……」

就連龍焱瞳孔都微微收縮,若是能將這頭狼王收復,自己畢竟如虎添翼。心中又不禁想到那頭寧死也不拖累自己的金狼小金,不知道它是死是活?。

… 88_88040那立於三頭火鷹背上的黑衣馴獸師冷心見此情形,眸中閃現冰冷的毒芒,自己苦心訓練的妖獸居然淪為黃金妖狼進階的口糧,讓他恨意滔天!他手掌一揮,身後即使頭強大的飛禽纏住龍道元和李文淵,他身軀倒退,口中念念有詞,噴吐出一個個璀璨的符文,宛若和尚唱念經文一般,發出刺耳的音浪。

「吼……」

黃金妖狼們被這神秘音符干擾,發出躁狂的嘶吼,個個雙目赤紅,有的像入魔一般,開始不分敵我,撕咬攻擊同伴,場面頓時一片混亂!

那些本已經被逼入絕路的妖獸,瞬間反擊,金狼群互相撕咬,自顧不暇,死傷成片,形勢瞬間發生逆轉!

「這……一級頂級馴獸師實在強大,頃刻之間,成千上萬的金狼都被她控制,這如何是好!」所有人都目露震驚,感到不可思議。

龍焱也不禁愁眉緊鎖,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些黃金妖狼為他而戰死,這可都是邪狼帶來的!是他的朋友!

「獨孤恨,你這卑鄙小人!你隔岸觀火,笑話看夠了吧,要等到我,我們流干最後一滴血,你才出手嗎?」龍焱狂怒,目光如劍,盯著盤膝守在獨孤雲天身前的獨孤恨,破口大罵!

「傲天候,你一向都如此狂傲嗎?求人就要有求人的姿態!」獨孤恨嘴角一扯,露出和藹親切的笑容,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說道,「跪下來,說求我出手!然後重新溫習一下你當初走出牢城之時,向我宣誓效忠的誓言!我便會命令我麾下武師境強者出手,頃刻之間將這些妖獸斬殺殆盡!」

「你真是一條冷血無情的毒蛇!」龍焱咬牙罵道,同時目光掃向獨孤雲天,卻見他盤膝懸浮在水面上,緊閉雙目,彷彿不食人間煙火,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無情道,果然無情!成千上萬的人為他而橫死,獨孤雲天居然連睜開看一眼都不曾,任由獨孤恨肆意妄為!

「獸……角……」

這時邪念黑塔一般的身軀人立而起,艱難地張口,向龍焱吐出這兩個字,那意思是他可以用那個獸角解除馴獸師對那黃金妖狼的干擾。

龍焱心中詫異,還是將獸角遞了過去。

「嗚嗚……」

邪狼接過那個晶瑩如玉的獸角,放在唇邊,鼓盪渾身真元,吹響獸角,爆發震顫雲霄的嗚嗚之聲。

緊接著,那整個獸角綻放璀璨的靈光,騰起瑞彩千條,瀰漫天際,最後居然緩緩幻化出一個龐大凶獸的虛影,摸樣極其怪異,長著獅頭龍角,馬身鹿腳,渾身遍布龍鱗,口中噴吐水火雷電,威武非凡,睥睨天地。

「吼!」

那上古凶獸猶如復生,神獸降世,神威綻放,昂首嘶吼,聲音撼天動地,山林呼嘯,群山戰慄,人群站立不穩,感覺耳膜都要爆破,恐怖至極!

這一吼乃是上古獸中皇者的怒嘯,那聲勢堪比武師強者的驚天一擊!所有人妖獸、黃金妖狼都渾身戰慄,眸中恐怖至極,猶如卑賤的奴隸朝見至高無上的王,全都匍匐在地上,顫顫巍巍,不敢動彈。

就連戰場之外,巫山荒原深處的所有妖獸都感到驚駭,心中惶恐不安,遙遙朝著這個方向跪下,虔誠臣服!

「這……這道虛影不是傳說之中的上古神獸麒麟嗎?」

「天啊,這狼人手中的獸角到底是什麼東西,吹響之後居然會有麒麟神獸虛影浮現天際……好恐怖!」

「你看這些妖獸,全部跪在地上,絲毫不敢動彈了……」

所有人震驚,看到眼前景象,感覺不可思議!這個獸角應該對妖獸有用,因為麒麟是上古排名靠前的十大神獸,天生對妖獸具有血脈的剋制作用。

那馴獸師冷心的咒語失去作用,無論他如何口綻蓮花,拼盡全力誦念咒語,妖獸們的都不在聽他使喚,跪在地上一動不動。就連他坐下那頭三階妖獸三頭火鷹都躁動不安,巨大的翅膀狂舞,身軀撞向遠處的崖壁,要脫離他的掌控,將他生生摔下山崖!

冷心駭然之餘暴怒不已,面具之下那眼閃現滔天-怒火,這也太邪門了!那個破獸角是什麼玩意,居然令自己的馭獸手段徹底失靈!

就連一直緊閉雙目,不問世事,雷打不動的獨孤雲天都微微睜開雙眼,掃向眼前混亂的場景,眸中卻是已然波瀾不驚。

「沒想到,老子今天在陰溝裡翻船!」冷心強行穩住三頭火鷹,一把抓起太子獨孤霸和另一個黑衣青年,直接遁入高空,頃刻間遁逃的無影無蹤。

「小子,你給我等著!下次讓我碰你,讓你死的很慘!」虛空之中傳來一陣無比怨毒的聲音,是那馴獸師撂下的狠話。

龍家和李家之人見獨孤霸被人黑衣人救走,本想追下去,斬草除根,但是三頭火鷹的速度何其之快,飛天遁地,也就是剎那間的事情,如何能追的上?

「殺……」

邪狼喉嚨之中傳來沙啞如磨鐵一般的聲音,生澀地吐出這個血淋淋的字元!

「吼!」

群狼奮起,吼聲如浪,全部沖入妖獸群中瘋狂,進行這一場空前血腥的饕餮大餐。妖獸軍團失去了馴獸師的操控,只是本能地處於求生地反抗,不多時便被狼群吞沒。

整個現場到處都是妖獸屍體,堆積如山,獸血成河,令人觸目驚心。戰鬥雖然平息,但是龍焱卻沒有將天罡五嶽陣收起,目光冰冷無情地從龍家和李家人群之中掃過,彷彿一頭擇人而食用的凶獸。」

獨孤雲天掃了一眼三皇子獨孤恨,聲音平淡地說道,「恨兒,以後就由你代行儲君之位!父皇還有些事情要辦,會皇都之後,便正式舉行冊封大典!封你為大秦帝國太子!現在風波已經平息,你們都退下吧!

「謝父皇!」獨孤恨雙膝跪下,匍匐在地,狂喜之色溢於言表。

「龍家和李家表象不錯,能夠棄暗投明,足見真心悔過!以後你們歸我我的麾下,戴罪立功,不得懈怠!」獨孤恨起身,目光掃向義王龍道元和李文淵,威嚴而道。

「願為太子殿下效犬馬之勞,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龍道元和李文淵兩人稽首,異口同聲說道,他們改口直接稱呼獨孤恨太子,毫不掩飾諂媚逢迎之態,這正好拍中獨孤恨的馬屁,讓他受用無窮。

「走,我們回皇城!」獨孤恨心情大暢,對著眾人說道,原本因為龍焱橫插一杠的攪局,他輸得一敗塗地,但是現在總算扳回一局,雖然沒有達到預謀的目的,一步登天,君臨天下,但是至少登上了太子之位!也算收穫頗豐吧!

獨孤雲天只醉心於追求武道,對於皇權似乎並不熱衷,甚至有意放棄,只要他耐心等待一段時間,就會順理成章登上王位,想到這裡獨孤恨興奮不已,似乎內心對獨孤雲天的恨意也減輕了許多。

武王墨家、義王龍家,還有公孫家和李家等人皆是亦步亦趨,跟在新太子獨孤恨身後,就要離開。

「你們就這樣走了?」龍焱面色陰沉,聲音透著冰寒,臉上噙著挑釁的冷笑。

「嗯?」獨孤恨目光一凝,臉上騰起怒意,倨傲而道,「傲天候,讓開!」。

… 88_88040「讓開?太子殿下,你們這群人剛才全都想置我於死地,就這樣走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龍焱一步逼近,氣勢凜然地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