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小世界中的埃索達,現在只恢復到了嬰武境九重巔峰。如果有大量的魂珠供應,說不定可以儘快的恢復到魂武境。

想到就做,葉浩將手中的魂珠仍進小世界的院落中。給正在打坐的埃索達留了短口訊后,就不再理會。

起身走到滿是塵土的床榻前,看著上面沒有絲毫灰塵的玉盒。這種灰塵中存在一顆明珠的感覺,讓葉浩知道這個玉盒絕對不是凡物。

小心翼翼的掀開玉盒,出現在葉浩眼前的竟然是一把木質的梳子。原本以為遇到了寶物的葉浩,頓時失望的搖搖頭。

強烈的反差,讓葉浩有些無語。拿出這把普通至極的梳子,葉浩試著用真元催動。可是卻沒有任何反應,大失所望的葉浩剛想把梳子人幹掉。不過抬起手來后想了想又將它放回玉盒中裝好,然後將玉盒仍進了小世界中。

「既然那怨靈這麼在意這把梳子,暫且留下了看看。說不定是一件什麼秘寶!」葉浩自我安慰的道。

其實這是葉浩那顆財迷的心在作祟,入寶山空手而回可不是葉浩的作風。雁過拔毛才是葉浩的宗旨!

隨後又將房間翻了個底朝天,實在是沒有任何收穫后。葉浩才退了出來,然後開始遊盪起來。先是尋找了幾座沒有怨靈看守的亭台樓閣,在沒有任何收穫后。葉浩不再浪費時間,而是向著怨靈做在的位置前進。

其實葉浩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找不到秘藏。那不如去找怨靈的晦氣,至少斬殺了它們還能獲得魂珠。反正它們的靈魂攻擊對自己無效,抱著這個想法的葉浩。卻沒想到,誤打誤撞的找到了正確的尋寶方法。


在連續斬殺了三隻怨靈后,葉浩又驚喜的發現了一個秘藏。此時一個念頭開始在腦海中盤旋,難道這些秘藏都是藏在怨靈的房間或附近。這些怨靈就相當於是寶貝的看守者,只有擊殺了它們才能獲得。



這個想法,在斬殺第四隻怨靈時得到了證實。因為這隻怨靈也在守護著一個銀色的箱子,在斬殺這頭怨靈后。葉浩從銀色的箱子中開出了一隊精美的短匕,試著用真元催動。這對銀色的短匕立即懸浮起來,竟然隨著葉浩的魂能在空中翻滾。

「這絕對是一套四品靈器,發達了!」葉浩興奮的怪叫一聲,連忙將一對短匕聯通箱子都收了起來。

走出閣樓,葉浩明確了目標。那就是隱藏怨靈的房間,只有那裡才有可能存在著秘藏。至於其它的地方可能也有,不過卻很少。而且名面上的建築中,絕對不會有。

這是因為歷經三四百屆的半決賽,應該早已將名面上的秘藏掏空。剩下的要麼是藏在非常隱蔽的地方,要麼是被埋在了土地中。想要找到它們,絕對困難無比。

如果有人能在天空中觀看,一定能看到有一個俊秀的少年。正活躍在秘藏大殿的西北方,腳下生風的向一個個亭台樓閣跑去。有的只是進入虛晃一槍就出來,有的則是進去不到一炷香就會出來。

前者出來時總是一臉失望,後者出來時大多數都是失望。可是還有少數是滿面紅光,眼中的興奮極為明顯。

秘藏大殿西北方的怨靈,今天絕對是倒了大霉。竟然遇到了一個免疫靈魂攻擊的妖孽,唯一的攻擊手段不管用。等待它們的就剩被滅殺一條路! 今天絕對是葉浩的幸運日,僅僅三個時辰。葉浩就將秘藏大殿西北角的一百多隻怨靈全部斬殺,不但獲得了一百多枚魂珠。更是收穫了不少怨靈看守的寶物,而這些寶物中有些葉浩感覺很值錢。有些葉浩卻沒辦法評估,因為那都是一些看似尋常的物品。

總體來說,葉浩還是蠻高興的。不過這個期間卻沒有碰到任何一人,也不知道是這秘藏大殿太大,還是葉浩的運氣太好。反正沒有人就等於沒有競爭者,更沒有會知道葉浩斬殺怨靈的秘密。

可是這西北角的所有怨靈已經被清除,遊走了一小圈后沒有任何怨靈的影子。葉浩果斷的放棄了繼續尋找這裡,而是打算轉戰下一個方向。

沿著主幹道,踏著青石板。葉浩一路狂奔,很快就走出了西北角。來到了一條十字路口中,葉浩還在道邊看到了一個路標。只不過由於時間太過久遠,路標已經破敗。從上面只能勉強看到一些圖形,還有「西區」二字。

雖然不知道,不過卻難不到葉浩。用腦袋想想流雲城以及鐵壁城,這些葉浩去過的城市。這兩個字那不難理解了,有可能是這秘藏大殿分為幾個區域。而自己所在的位置是西區,如果猜想成立的話。那麼就應該有東區、南區、北區、中心區等等……

葉浩也不知道自己猜得是否正確,是以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路想北前進,穿過一條長長的街道后。果然,葉浩在路邊的又一個路標中。看到了一個「北」字,可惜另一半卻已經腐朽。

葉浩站在十字路口,先是看看了周圍。還是沒有發現任何人影,靈魂探查中也沒有任何情況。葉浩的身後是北區,再往前行則將進入南區。

想了想后,葉浩轉身向北區內行去。靈魂探查始終開始,籠罩身周十里範圍。很快,在葉浩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時候。就從一棟破敗的閣樓中,再次看到了怨靈的身影。

在別人眼中猙獰可怕的怨靈,在葉浩的眼中卻是可愛無比。因為它的攻擊對自己無效,自己卻可以藉助火行真元斬殺它。每斬殺一隻,都會獲得一枚魂珠。說不定還會在它遊盪的地方,找到它守護的寶物。

加速前行,橫衝直撞的直接闖入它的藏身地。面對它的咆哮靈魂衝擊,葉浩好似沒有絲毫感覺般的。直接舉起已經燃燒起熊熊火焰的靈刀,狠狠的斬在它的頭上。

虛幻的影子,頓時變成兩半。哀嚎聲從它的嘴裡發出,卻被葉浩自動忽略。種族的不同,生存理念也不同。就鑄就了怨靈與人族視為天敵的事實,同一片藍天下根本不可能全存活下來。

斬殺怨靈,葉浩沒有絲毫的負罪感。更不會心慈手軟,手起刀落後。這隻怨靈在哀嚎中死亡,身體化作濃濃的黑煙。只剩下一枚魂珠就消失不見,葉浩熟練的撿起魂珠。然後快速的搜索這棟閣樓,看看守護的寶物是否還在。

一陣翻箱倒櫃,葉浩一臉鬱悶的走出閣樓。一無所獲的葉浩繼續在這片區域中遊盪,靈魂探查始終開啟。籠罩十里範圍內的一切,只要看到有怨靈出現。葉浩就會第一時間撲過去,快速的解決戰鬥。快速的打掃戰場,這種快速的效率,讓葉浩收穫頗豐。

又是二個時辰過去,就在葉浩將北區的三分之二都掃蕩了一遍。這個期間葉浩一共斬殺了六十八隻怨靈,獲得了四十八個寶箱。

還是一個人也沒碰到,也不知道白婉寧他們現在怎麼樣了。葉浩帶著些許的擔心,繼續向北區深處前進。

五個時辰的戰鬥,葉浩不但沒有絲毫的疲憊。反而神采奕奕,因為所有的戰鬥都太過輕鬆,就好似碾死一隻螞蟻般簡單。也就導致體內的真元,還保持在九成半以上。

遭遇的一百八十三隻怨靈,葉浩也總結出了怨靈的幾個特點。一是這裡的怨靈普遍等級都不高,基本都處於氣武境六重到九重之間。二是怨靈的攻擊方式雖然是針對靈魂。可是卻有三種不同的攻擊方法,第一種就是普通的靈魂衝擊。第二種則是靈魂穿刺,第三種則是靈魂震蕩。

這三種攻擊,並不是每一隻怨靈都能使用的。這裡面有一個規律,那就是氣武境六重、七重的怨靈,只能發出第一個技能。只有八重的怨靈從能釋放出兩個技能,九重的能釋放出三個技能。

而且葉浩還發現,氣武境六重的怨靈。遊盪處沒有任何的寶物,氣武境七重的怨靈。遊盪處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幾率存在寶物,而氣武境八重的怨靈。遊盪處足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存在寶物。而凡是由氣武境九重怨靈,看守的地方基本百分百都有寶物。

這個規律,是葉浩斬殺這麼多怨靈而得出的。相信就算是龔炎都不知道,畢竟往屆的天驕選拔賽中。遇到奇遇者可能不少,可是遇到大道魂鍾卻不會有一個。

這也就是讓大多數人,遇到怨靈時要麼攻擊要麼逃跑。再沒有第二條路,想像葉浩這樣輕鬆的斬殺怨靈獲得戰利品。難比登天!

前進的葉浩掃視著周圍,靈魂探查始終探索一個方向。只有十里的探查範圍,不可能讓葉浩將全北區都籠罩在內。是以葉浩選擇的探查發現很原始,那就是從北區的最邊緣十里處開始探查。


然後探查到頭后,再選擇向回走。只不過這次會再選擇一個十里的範圍,這樣的搜索速度雖然不快。卻勝在沒有遺漏,也能將所有隱藏在暗處的怨靈吸引出來。

此時出現在葉浩眼前的是一個高門大院,佔地面積已經超過了葉浩的靈魂探查範圍。如果放在外界,這絕對是一個大戶人家。可是放在這裡,卻破敗得不像樣子。

剛剛接近院牆,葉浩就感應到了四隻怨靈的身影。而且這四隻怨靈,竟然全部聚集在一起。不像之前遇到的所有怨靈,都是單獨遊盪。 這種反常的情況,讓葉浩精神一震。事出反常必有妖!既然能讓怨靈打破習慣,那麼這裡就一定會有秘密。而這個秘密究竟是寶物還是其它,都無比的吸引葉浩。

葉浩雖然悄然無息的接近,不過防備的並不是怨靈。而是其它的情況,能讓怨靈打破常規的不一定是寶物,有可能也是危險物品。

靈魂探查始終觀察著四隻怨靈,連它們臉上猙獰的表情都沒有放過。可惜它們的臉上始終千篇一律,看久了雖然不再覺得可怕。可惜也別想看出什麼含義來,唯一的發現卻是它們四隻竟然都是氣武境九重的實力。

葉浩轉而又將注意力放在房間中。準確的說是放在一張桌子上,小葉紫檀製作的八仙桌。很值錢的一種傢具,只見它的表面沒有絲毫的破損。就連灰塵都沒有,這點讓葉浩很奇怪。

怨靈沒有身體,只是一團虛幻的靈魂。它們不可能去擦拭桌面,因為就連那些已經被斬殺的怨靈。所看守的寶物上蒙塵也沒有擦拭,何況是普通的桌子。

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葉浩發現了一個細節。那就是這張桌子雖然看似普通,可是其表面卻有一層薄薄的護罩。緊貼在桌子上,如果不是靈魂探查重在細緻。說不定一般人都不會注意到!

「四隻怨靈打破常規,難道就為了保護一張桌子?」葉浩有些不理解的道。

不過卻沒有再耽誤時間,既然確定了房間中除了四隻怨靈外。沒有別的危險,葉浩就也放下了心中的防備。

堂堂正正的走到房間的門外,抬起腳重重的踢在門前。已經腐朽不堪的木門,頓時化作了碎渣漫天飛灑。

圍繞著桌子遊盪的四隻怨靈,頓時驚醒過來。紛紛對葉浩發出第一波靈魂衝擊,葉浩早就準備好了大道魂鐘的護罩頓時開啟。將四道靈魂衝擊全部擋了下來,葉浩想個沒事兒人似的。直接衝進了房間,右手靈刀揚起,一套《烈焰刀法》施展開來。

道道刀芒飛舞,威力不算猛烈。卻能剋制怨靈,每一刀都能在怨靈的身上留下一道刀痕。氣武境九重的怨靈的靈魂體很堅韌,不像氣武境六重的怨靈只需一刀就能解決。

不過它們的攻擊對葉浩無效,這就導致了雖然殺的慢了一點。卻可以讓葉浩只攻擊,不用防禦。這就無形中,又增加了葉浩的攻擊速度。

一炷香后,四隻怨靈先後倒地。濃濃的黑煙瀰漫的房間中,地面上只留下四枚魂珠。還有那張被陣法保護的八仙桌!

撿起魂珠隨手仍進小世界,葉浩來到了八仙桌的面前。圍繞著它轉了一圈,同時也釋放出一絲魂能試探了下。

卻沒有發現任何的出奇之處,更沒有發現絲毫的危險。葉浩站在原地撓撓頭,小心翼翼的伸出雙手。抓住桌面的一角,輕輕的抬手。

八仙桌的左邊竟然在葉浩的力量下,左邊的兩條腿竟然被抬起來。不過其上始終繚繞著陣法,讓葉浩再怎麼使勁也沒有辦法在八仙桌上留下些許的痕迹。

不信邪的葉浩,使出了一半的力量。頓時八仙桌整個離地而起,桌子下沒有絲毫的出奇之處。陣法也沒有變動,葉浩想了想后不再糾結。而是直接將它收進了小世界中,等有空找師父問下。

隨後又在這個庭院中,搜索了一陣。在沒有任何收穫后,葉浩迅速的離開。一直被葉浩信賴的靈魂探查,並沒有觀察到。在葉浩收走八仙桌后,桌面下的地板。有一處輕微的動了下,更不會知道。在他離開后,地底中響起了一陣充滿喜悅狂笑聲。

只不過這笑聲,卻被限制在一個微小的範圍中。一道巨大的身影,在原本八仙桌下面的地板中突然出現。如果埃索達在此一定會認識,因為它竟然是一個魔族。魔族九族中的大力神族!

「有意思的小傢伙,竟然作者元武境就掌握了一定的魂能應用。十萬年的囚困,我莫桑魔君終於脫困了!人類血肉的氣息,永遠都是那麼鮮美。不過看在你放我脫困的情面下,我就暫且放你一馬。」莫桑放聲大笑道。

狂笑了一陣,莫桑深深的戲了口氣。遊離秘藏大殿中的天地元氣。頓時源源不斷的從它的鼻息中進入,瘦弱乾癟的身體頓時膨脹起來。

等身體度過了虛弱期后,一股屬於神武境的強大威壓覆蓋在秘藏大殿中。莫桑高大的身體,霸氣側漏。恨恨的道:「雪漫天你這個卑鄙小人,將我從封魔陣中救出。竟然是為了我魔族先天魔功,想將神魔兩道功法融為一爐,走出逆天之路。你想得美!就算是殺了我也不會讓你得逞,何況你還沒有能力殺我。只能趁著我虛弱而囚困我!現在我脫困了,除非你早已飛升。要不然這狂圖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當這股魔臨天下般的氣勢出現時,正在前方收繳戰利品的葉浩。突然打了個寒顫,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不自覺的向後方看了一眼,等了一會兒卻沒有出現任何情況。

而且那股氣勢也是一閃而逝,這讓葉浩都不確定感覺的強大氣勢。究竟是錯覺還是幻覺?!

搖搖頭,葉浩不再糾結此事。而是走出閣樓,繼續前進。混不知,他在無意間已經釋放出一頭恐怖的魔頭。

再次前行的時候,葉浩小心了起來。剛才的那股心悸的觸動,讓葉浩不敢再肆無忌憚的亂闖。誰知道這秘藏大殿中究竟隱藏了多少秘密,能成為雪漫天那位絕代天驕的隱居之地。

怎麼可能是個普通的地方,這裡本來就充滿了玄奇的色彩。就算再想獲得寶物,也要注意安全。只有命還在,才能將收穫變成享受。

如果命沒了,就算獲得的再多。也是為別人做嫁衣!報著這個想法,接下來的行動葉浩小心了很多。就是與怨靈戰鬥時,也會盡量的將響動弄得小一點。 當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時辰,想象中的危機並沒有出現。緊繃的心弦也隨之放鬆下來,不過葉浩也沒有大意。只是速度會加快了一些,要在這裡熬過五天五夜。哪怕就是知道這裡有危險,可是沒有出口。只能在這裡呆著,乾等不是葉浩的性格。

還不如找怨靈的晦氣,斬殺它們來緩解自己的壓力。順便還能收穫一些戰利品,說不定還能遇到白婉寧幾人。

懷著這種的態度,並在心裡暗示自己。葉浩這種自我催眠的方法還真管用,只是歷經三次戰鬥。葉浩就不再那麼小心翼翼,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

光棍的精神,葉浩永遠不缺。

放開手腳的葉浩,收割速度再次加快。很快就將這一片的所有怨靈全部消滅,獲得了一些不知價值的戰利品。

原路返回,路過那座巨大的宅院時,葉浩顯得很小心,可是一直到走出街道。身後的宅院也沒有出現任何情況,葉浩有些疑神疑鬼的猜疑了一會。

就被遠處一道聲響吸引,順著聲音的源頭一看。頓時隱約的看到了幾個人影在逃奔,身後有幾團虛幻的影子的追趕。

肉眼看不清,葉浩只能釋放出靈魂探查。頓時六人的身影出現的葉浩的腦海中,可惜的是這六人葉浩並不認識。至於那幾團虛影,則是三隻怨靈。

看著狼狽不堪的六人,葉浩的俠義心腸可不會在這裡發揚。這些人不但是葉浩的競爭對手,最重要的是不是大景帝國的人。

五大帝國共同存在於東江大陸,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和諧。邊疆的區域時有小規模的戰爭發生,每年因為此而死的人至少幾十萬。


是以五大帝國的民眾,相互都看不順眼。如果碰見不過拔刀相向也差不多,可能只有跨過商會才好一點。

而且自己免疫怨靈攻擊的事情,葉浩也不想被人知道。剩得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煩,是以葉浩在看到這些人在向自己這邊逃跑后。葉浩果斷的繞開,並小心的避開怨靈的感應距離。

六個外國人,三隻怨靈消失在葉浩的眼中。葉浩不再理會,而是順著六人的來路奔跑而去。那個方向是西南,正好是葉浩沒有搜索過的區域。

偌大無比的秘藏大殿,一共分為五大區域。分別是東城、西城、南城、北城、中城。葉浩所在的區域位於西城,這裡的面積極為廣大。

好在葉浩用了六個時辰,將兩個小區域搜索完。整下的兩個小區域,等待著葉浩的來臨。

一路前行,還是按照之前的方法。來到這裡,葉浩終於看到了人影。不過看到的人中,大部分都是其它四國的百強天驕。也有一些大景帝國的百強天驕,可惜的是這些人並沒有狠人大隊的成員。

是以葉浩選擇的方法是避而不見,就算躲不過葉浩也會快速的消失在這些人的眼前。而那些人中確實有一些想要攔下葉浩,或者是抱著減少競爭對手的態度。

可惜有靈魂探查的協助,讓葉浩對方圓十里的面積都了如指掌。尤其是一些縱橫交錯的巷子,只要一頭鑽進去。那些追趕而來的人,就別再想找到葉浩的身影。

利用一些大街小巷的複雜,葉浩甩開了三波追趕的它國天驕。雖然每次都能成功的躲開這些人,卻讓葉浩一陣憋屈。

如果不是想儘快的找到白婉寧等人,葉浩狠不得停下來與這些人大戰一番。就算全殲不了,也能斬殺幾個。讓他們知道知道,不是什麼人都能惹的。

「蠻哥快跑,我殿後!」

就在此時,一道急促的聲音傳入葉浩的耳中。緊隨其後的是一陣怨靈刺耳的尖叫聲,奔跑的葉浩頓時停了下來。

「放屁!我王蠻是那種拋棄兄弟獨自活命的孬種嗎?看招!」讓葉浩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伴隨著的是一陣呼嘯的風聲。

「沒用的蠻哥,這怨靈沒有實體。咱們根本就傷不到它,你快去找人幫忙。我看過古籍,其中說怨靈最怕的是火行、雷行與冰行。只要找到老大或是嫂子,咱們就有救了!」

「這是應天佑與王蠻的聲音!」一直在尋找隊友的葉浩,頓時驚喜的自語。不過看來這兩個胖子遇到了點麻煩,其實想想也是。這兩胖子一個天生親近金行,一個天生親近土行。一個擅長攻擊,一個擅長防禦。

可惜的是,這攻擊與防禦都是針對於物理。對於這種偏向於靈魂類的攻擊,卻沒有任何的幫助。只能藉助靈魂類靈器防禦,可惜想使用靈魂防禦靈器。至少需要修鍊至魂武境,才能做到。

不過能讓王蠻與應天你有這麼狼狽的怨靈,應該是一隻氣武境九重的怨靈。因為這裡雖然滿是怨靈,這裡的場所畢竟是天驕選拔賽的半決賽舉行地點。

不可能設置那種能輕鬆虐殺選手的難關,其實狂圖武院當初的用意。只是利用怨靈,讓這些剛入武道的天之驕子們。能放下心中的驕傲,讓它們懂得自己的弱小。

面對這種氣武境的怨靈,最好的方法就是緊守心靈。利用真元封鎖耳膜,不讓它的尖叫聲與靈魂穿刺進入自己的耳中。然後只要保持本心不失守。雖然不能戰勝怨靈,可是怨靈也拿你沒辦法。

當然這一切針對的考驗對象,基本都是元武境的武者。氣武境的武者卻不在此列,因為真元可以化形凝聚。真氣卻不行,這才是葉浩真正擔心的主要原因。

畢竟狠人大隊中的九人里,只有葉浩與白婉寧是元武境的武者。其餘七人卻都是氣武境的武者,而王蠻與應天佑的實力最低。只達到了氣武境八重初等!

靈魂探查開啟,王蠻與應天佑還有一隻怨靈同時出現在葉浩的腦海中。只見這兩死胖子,竟然躲在一處院落中。正圍繞著一棵需要三人合抱的巨樹繞圈,那隻氣武境九重的怨靈則緊隨其後的追趕。 「不要慌,我來了!」葉浩一聲大吼,人卻從地上騰空而起。雙腳連點快速的上了院牆,身體一扭就翻進了院子中。

院子中正狂奔的王蠻,聽到葉浩的聲音后。竟然不自覺的停下腳步,使跟在後面狂奔的應天佑,沒有剎住車直接撞上了王蠻。兩個人猶如滾地葫蘆般,滾做一團。

後面追趕的怨靈再次撲來,漂浮在暈頭轉向的兩人頭頂。長大猙獰大嘴,對著兩人釋放出靈魂穿刺。

中了靈魂穿刺雖然不致命,卻讓兩人白眼狂翻。口吐白沫,四肢在地上無意識的抽搐起來。這一幕剛好被跳進院牆的葉浩看到,兄弟有難當老大的責無旁貸。

何況葉浩將王蠻視作自己的親弟弟,何曾讓他受過這種罪。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葉浩大吼一聲,身體表面出現了一層透明的光罩。

雙腳在地面一點,身體頓時飛撲上去。右手靈刀在握,一道火焰從刀身上燃起。火光讓昏暗的環境變得透明起來,也讓害怕光明的怨靈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死!」靈刀劃過一道明亮的刀芒,仿似混沌開天一般。狠狠的斬在了怨靈的頭頂,三萬斤的力量,作用在靈刀上。充分訴說著勢大力沉的含義!

靈刀燃著火焰,將怨靈一劈兩半。哀嚎從它的嘴裡發出,卻伴隨著滾滾濃煙。分開的兩半屍體上依然燃燒著火焰,直至它的生命走向終結。

這個期間葉浩一直沒有去理會,已經斬殺至少三百隻怨靈的葉浩。對於怨靈的各種情況,早已摸得一清二楚。

知道用什麼樣的力量與火行真元,可以將氣武境六重、七重、八重、九重的怨靈一擊必殺。葉浩迅速的來到王蠻與應天佑的身邊。

先是檢查了下兩人的身體,發現沒有任何傷勢。可是兩人始終保持著抽搐的模樣,雙眼無神眼白上翻。

這個情況,明顯是精神被傷害的癥狀。如果是別的武者絕對速手無策,因為這種傷害只有魂武境以上的存在才有辦法治療。

可是卻難不到葉浩,因為葉浩有太一真水與生命樹葉。這兩種天材至寶,都擁有非凡到逆天的治療效果。不論是身體還是靈魂上的創傷,都可以藥到病除。而且還留不下絲毫的隱患!

迅速的拿出一片生命樹葉,從中掰開兩瓣分別給兩人服下。不是葉浩小氣,不再多拿出一枚生命樹葉。實在是兩人的實力太低,身體根本就承受不了太大的量。

生命樹葉不像真的樹葉那麼苦澀難以下咽,反而入口即化。而且釋放的芳香,就帶有安神定心的功效。不到十息的時間,兩人蒼白的臉上就恢復了血色。雙眼也不再上翻,身體也不再抽搐。

葉浩知道生命樹葉已經開始起效果了,不過要想快速的讓兩人恢復過來。還需要太一真水的幫忙,是以葉浩又拿出一個裝滿太一真水的水袋,分別給兩人服用了少許。

收回水袋,葉浩來到已經化為灰燼的怨靈前面。撿起地面上的魂珠,剛想放入小世界時。突然右手一頓,突然想到。這魂珠的功效,不就是增強靈魂強度嗎?

反正這玩意對自己也沒有,還不如全拿出來。幫助王蠻等人增強靈魂強度,如果再遇到這種純粹的靈魂攻擊也多少有些防禦力。

想到就做,葉浩直接將儲存在小世界中的三百零七枚魂珠,全部轉移到黃金戒指中。剛才在放進小世界的時候,葉浩特意的詢問了下埃索達。問他這魂珠對他恢復實力是否有幫助,埃索達卻搖頭說沒有幫助。

葉浩想想也是,這魂珠畢竟是增強靈魂強度。而不是治療靈魂,本來還沒想過怎麼處置這些魂珠呢。現在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吃了半瓣生命樹葉,喝了幾口太一真水。王蠻與應天佑快速的恢復過來,最先醒來的反而是應天佑。畢竟他擅長的土行防禦雖然對靈魂方面沒多少用,可是作用在恢復身體上卻極為快速。

清醒過來的應天佑,先是看了眼身邊無意識的王蠻。然後快速的翻身而起,抓起地面的雙斧。護衛在王蠻的身邊,警惕的看著周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