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這句話被周家之人聽到一定會驚住的,因為這個老人很少夸人,就算周離也也沒有受到過這種殊榮。

不過王石卻是不怎麼在意,自己天賦他自己清楚,沒有別人說的那麼好,只是那顆石珠的緣故,王石相信沒有那顆石珠的話,他現在實力頂多開荒境第四層!

「既然你來了,想要一些什麼武訣?」老人問道。

「自然是品階越高越好。」王石說道。

話一說,老人頓時怒喝道:「沒出息的傢伙!你以為品階越高對你幫助越大么?」


王石一愣,有些不明白這老人的意思。

老人盯著王石,突然沉吟道:「我見你**強大,那就要好好利用**,**是你最好的武器。」

老人伸手抓向空中,四道勁風從老人手中閃現,襲向那最裡邊的書架,然後老人手略微彎曲,一下刻,在他手上出現了四本書,古樸淡雅。

「這是四本武訣,應該適合你。你挑一本吧。」老人冷哼道。

王石拿住那四本武訣,近看了一下。

「《蠻訣》,淬鍊蠻勁,蠻化身體,一拳便可碎大地。」王石一亮,這《蠻訣》居然是人階高級,這在周家也算是頂級武訣了。

「《隕落星辰訣》,需要強大**,不然**爆裂而死,修成具有強大的破壞力,一手遮天,一手暗滅。」王石看著都有些熱血沸騰了,這《隕落星辰訣》也是人階高級。

「這真的假的。」王石不禁有些懷疑。

「哼,當然是真的,只不過這隕落星辰只是殘卷,威力大大下降,不如從前!」老人莫名地憤怒道。

王石有些遺憾,不知道完整的隕落星辰會有多強?

「《千水凝冰》人階高級,可以凍結整個空間,化作冰雪世界!」王石看著感覺一股寒氣從那文字中逼迫而出,整個人都是一顫抖。

「小子,這武訣可是最痛苦不已,但是威力在這四本武訣中,也是最大的!當然若是你選擇這《千水凝冰》,我可以親自教你。」老人突然以一種十分彆扭的語氣,似乎在誘拐王石。

「嗯?」王石一愣,不過感受到這老人身上的寒氣就明白了,定是修鍊了這武訣的原因。

「《煌魄訣》,人階高級,對應需要強大**實力,**越強大,那麼其發揮的威力就越大!」王石看完了四本武訣,有些反應不過來。

「選一本吧。」老人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

王石思索了一會,道:「我選擇《星辰隕落訣》。」


「你確定?」老人有些威逼道,顯然老人想讓他選《千水凝冰》。

王石搖搖頭,說道:「就它了。」

「哼哼,小子我告訴你,這《星辰隕落訣》可是最難練成的,你好自為之吧。」老人警告他說道。

………………

「大長老,王石如何?」王石離開后,藏書閣中出現一個中年人,赫然是周宇峰。

那白袍老人語氣變緩了很多,道:「此人不驕不躁,心智,修為皆優。我想周青山就算拿出全部的實力,也只能跟他打個平手,他沒那麼簡單。就算是周離,想要贏他,也不會很容易。真是期待,他洗禮之後會如何?」

「啊!」周宇峰十分震驚,沒想到這老人居然會給出這麼高的評價。

「峰兒,一定要讓那幾個小子好好跟這王石好好結交一下。這小子從石山鎮走出來的,那這天賦,五宗盛典定有他一席之位!」老人眼中露出感嘆。

「知道了,大長老。」周宇峰滿懷複雜之情,離開了藏書閣。

; 曰子一天天流逝。

王石在凌家居住下來了,曰子倒是悠閑,周家的人倒是沒有在來找過他,洗禮馬上開始了,想來夠忙了的,而周塵他們定是在做最後的突破,除了周宏,另外都只是開荒境第六層,洗禮一定要有第七層的實力,這樣洗禮的效果才可以最大化。

而周宏也被迫關禁閉,他的天賦極好,周家想要讓他的實力在提高一截。這小胖子苦了他了。

這幾天倒是幽蒼嵐回過來看一下王石,在王石眼中,幽蒼嵐身體要比周離壯很多,也很高,足足比王石高出一個頭,就像一個北極熊。不過幽蒼嵐心思縝密,不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著實是個聰明人。

幽蒼嵐來時,都會送來一些靈液和一些丹藥,還有金幣。顯然有意要拉攏王石。王石也不說,既然送上門來的物品,他也不好意思拒絕。


倒是厲家安靜了不少,居然這幾天里都沒有來找過凌家麻煩,看著那厲閻濤的嫉惡如仇的眼神,居然沒有出手報復,這讓王石有些納悶。當然,王石也很少出去,都宅在凌家,鞏固著修為。


……………..

在凌家大院,人影稀疏,在小湖旁邊,一個少年盤坐在地上,緊閉著雙眼,白煙從王石頭頂冒出來,汗水濕染了黑衫,王石的雙手不停的變化著,冗長有序,複雜嚴整,不急不糙,一個個動作極為有力且顯得有些生疏。

漸漸,在他周圍變得虛無飄渺起來,顯得有些不真實,有些怪異。

在他旁邊,一個曼妙身姿靜靜地看著他,雙手緊握,眼中充滿柔色,和有些緊張。這自然是凌玉曦。

啪啪啪

少年一聲聲動作拍打,手勢漸漸圓潤起來,漸趨飽滿。在他周圍一尺之內變得暗淡下來,空氣中的塵埃急速顫慄起來,旋著他轉饒,以他為中心化為一個黑色小漩渦,王石猶如一個黑洞,無物不吞!

「隕落星辰訣一式!隕落星辰手!」王石猛然睜開眼睛,最後一個手勢拍打完畢,王石的右手臂透明度快速蔓延,直至手掌,如蟬翼般通透!


王石右手一伸出,那黑色小漩渦迅速融入王石的手臂中,頓時右手變得黑色!夜空的顏色,在王石手臂二頭肌處,一顆星辰閃亮著,有些暗淡。

王石的手臂猶如是夜空的縮影,極為深邃的顏色。

王石大喝,星辰手一出,所過之處,一股強大的勁風卷席而過,靈力瞬間化作黑旋風,狂暴躁動,傳出轟轟的震動聲!

王石星辰手拍向了旁邊的湖水,一股巨大的能量從湖水中爆發出來!



濺起一陣陣雪白的水花!更是在湖水中央炸出一個大口子!大地都是顫動了一下。

凌玉曦震驚地都捂住了嘴巴,盯著那個大口子,繼而又被湖水遮蓋,然後又看向少年,她有些不明白,這小小少年蘊含了多少的力量和爆發力?

「這威力倒是不錯,可以跟開荒境第九層中期相媲美了,而且這星辰隕落手才開啟一顆星。靈力消耗也才一小半。」王石十分滿意這個效果。

星辰隕落手大成需要開啟右手臂上七顆星辰,然後才可以修鍊第二式,《隕落七星辰掌》!這貌似有六式,可惜這裡只有三式,第三式就是《隕落黯然星》!

王石有些遺憾的搖搖頭,道:「這隕落星辰訣倒是難練,居然花了我大半個月。」王石想起了那守閣老人的話,果然不是糊弄人的。而且每一個修鍊失敗,**變得極其衰弱,彷彿被那黑色小漩渦吸取了精華。若是沒有很好的**,修鍊者隕落星辰完全是得不償失的。

而王石的修為依舊是開荒境第七層巔峰,只要一個契機就可以突破了,最近幾天修為也有些浮動了。

「王石,你練成了?」這時候凌玉曦試探道。

王石望著她,笑語道:「嗯,玉曦明天就要去洗禮了吧,你有沒有準備好?」

凌玉曦嫣然一笑,點點頭道:「我已經到了第八層中期了。」

王石點點頭,感慨這少女的修鍊天賦極為好,幾乎是一點就通,聰慧的很。一個月中,就再做突破,達到了開荒境第八層中期。

「若是洗禮一下,你應該可以達到開荒境第九層,好好把握。」王石道。

凌玉曦反問道:「那你呢?」

「我啊,我不一定可以達到開荒境第九層。不過不要緊。」王石道,王石很清楚自己,他要突破一個境界的靈力要比一般人要多得多,因為他的**開拓極為寬闊了,猶如容器變大了,裝得靈力自然要很多才滿。

「玉曦,發生了什麼事,鬧出這麼大動靜?」這時候蘇河趕了過來,神情擔心。剛才驚擾了蘇河。

「沒事,王石剛才在修鍊武訣,鬧出了些動靜。」凌玉曦解釋道。

蘇河聽聞鬆了一口氣,道:「沒事就好。」

「爹怎麼樣了?」凌玉曦問道,神色有些黯然。

蘇河嘆了一口氣,痛苦道:「躺在床上,我感覺老爺的氣息越來越弱了。估計不久大限將至。」

「怎麼會這樣?」凌玉曦臉色蒼白,難以置通道。

「小姐,這次洗禮過後,好好陪陪老爺吧,老爺時間快不多了!」蘇河絕望地搖搖頭道。其實凌家家主活到這麼久已經是個奇迹了。

「我知道了。」凌玉曦抽泣著,哀痛道。

王石早就知道了,不過他感同身受,他的父母雙亡,母親更是屍首無存,在王家只有衣冢。

「節哀。」王石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安慰一下,來到凌玉曦身旁,輕輕拍打了她的酥肩。

凌玉曦順勢靠在了王石的懷裡,淚水濕了王石的衣衫,氛圍顯得小彆扭和小溫馨。

…………….

翌曰,周家的廣場上,顯得極為熱鬧!來的都是一些小家族之人,也看這次洗禮盛典!

「呵呵,姮家來的真是早,佔好了席位。」

「你們陳家也早啊,你們這次陳家可是出盡了風頭,佔得了洗禮珍貴的一席。」

「風水輪流轉,下次就是你們姮家了,別羨慕了。」

「喲,趙家也來了,慕容家也來了,岳家也來了,這此洗禮真是比往常熱鬧啊。」

「那古家也來了,他們也佔得了洗禮之位!」

「看那六個周家少爺,個個意氣風發,年輕有為啊。」

「呵呵,那是陳康靖,那是古翌,那兩個便是王石和凌玉曦?一個外城者,和一個衰敗的小家族?這太不公平了。我們憑什麼沒有洗禮席位!」

「噓,別鬧,這王石可是那六個小混混的老大,小心得罪他,你們小小家族就完蛋了,那凌玉曦貌似是他的女人,你惹不起的。」

……………

洗禮十位少年陸續出場,議論聲更加大了。

凌玉曦有些羞澀低下頭,心跳加速,她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大場面,不免緊張。

而面對他們的是一個方圓五六丈的血池,冒著滾燙的煙,好像在沸騰!

這便是洗禮池。 那個血池很大,足以裝下二十來個人,其中血水不停的沸騰著,懸浮著一些晶瑩剔透的固體,一股濃濃的靈氣從中飄逸出來。

「老大,這血池可是是大補品啊,其中有很多珍貴的藥草,還有靈獸的血液,還有十來枚靈獸晶核!我們周家也是耗巨資才得到的。」周塵在一旁說道,如今他也達到了開荒境第七層!身高與王石一般,但是姓格跟王石相比,還是顯得稚嫩一些。

「靈獸血液?晶核?」王石十分震驚,靈獸?那可是跟凝珠強者相媲美的獸!王石至今還沒有看見過靈獸,這種靈獸有了一定的智力,也不再是只會蠻力,也可以凝聚出靈力!

靈獸全身都是寶,血液更是蘊含著強大的精氣,可以給人淬體,可以轉化靈力,有助於突破境界!

而到了靈獸這種獸,在體中便可以凝聚出晶核,這種晶核可以說是靈獸體中的精華所在!靈獸越強,那麼晶核蘊含著靈力越磅礴。

「這血池,具體如何洗禮?」王石問道。

周塵笑道:「嘿嘿,老大,這就要靠自己吸收靈力的速度了。若是慢,可就要被人吸收光的啊!」

「嘿嘿,老大,我們可不會放水的。」周宏小胖子嘟著嘴,有些蠢蠢欲試。

「對啊,老大看誰厲害吧!」周凱手握雙拳,一副堅決不放水的樣子。

周萱一身緊身黃衣,略微有些前凸后翹,身材漸漸圓滑起來,聽聞后,鄙視道:「就憑你們幾個半吊子,老大的地位可是你們可以撼動的?」

王石搖搖頭,朗笑道:「等會就知道誰厲害了。」

凌玉曦在一旁無法插嘴。

而另外兩個少年曬在一旁,不敢說什麼,行為很是拘束,他們在他們自己的家族也是大少爺,天賦最好的,誰都要尊敬他們,然而到了周家就只能低頭,大家族的得天獨厚是不能比的。

「呵呵,你叫陳靖康吧,還有你古什麼來著………」周宏以一副大家族的架勢跟這兩個有些老實的少年說道。

「古翌。」名叫古翌的少年擾擾頭,有些尷尬地說道。古翌有十七歲,可是被一個十三歲的小孩如此囂張地叫著,顯然有些不適應,但是這是周家,他可不敢亂來。

「哦,古翌,你們兩個等會爭奪精華,好自為之,懂?」周宏沉聲道。

「嗯?」古翌面帶疑惑,一個未謀世面的少年,顯然很不懂。

那陳靖康卻是連忙說道:「周少爺,我們懂了。」然後跟古翌小聲說了幾句,古翌這才恍然大悟。

「是,周少爺。」古翌道。

「嗯。」周宏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王石有些無語,道:「這也可以?」這小胖子的意思顯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此一來,這洗禮對這兩個少年的作用卻是有限了!看看這兩個少年也都只是開荒境第七層,這次洗禮后,最多達到第八層。

「嘿嘿,這種方式,是我們周家慣例,不然小家族豈不是要造反了?」周謙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點點頭道。

王石知道這是大家族對小家族的限制,這種方法周家也是默認的態度。

…………………

過了不久,周玄冥一身正裝登場,面帶微笑,道:「這次是周家盛典洗禮,各位來周家,周家也是歡迎,不多說什麼,十個小子,入洗禮池吧,祝大家好運!」

周玄冥掃過十個少年,在王石身上停頓了一會,有些期待。

噗通

十個少年都是紛紛落入血池,洗禮開始!

王石一入血池, 我有一個大世界 ,猶如濃漿,陸陸續續流入王石的體內。

「好濃厚的精華!」王石有些驚訝了,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濃厚的精華。可以凝成液體,實質化!

「果然是靈獸的血液。」 美人謀:江山女帝

他看見那幾個少年開始打坐,都是迫不及待吸收血池中的精華,在他們周圍精氣逐漸凝聚起來,源源不斷地注入他們的體內!

而那兩個命運有些悲催的少年在一個角落,吸收著較少的精氣。




Leave a comment